清明時節愛上我原著BL文第23章-妳說和我在壹起,是以什麼身份呀?

最夯腐文網的小編就給您清明時節愛上我原著BL文第23章介紹到這裏了,Than為Mew算是做了很多,不過Mew的侄女還是有點虧的,畢竟也毀了名聲。

時光終不負笑顏

直到最後,我還是不知道他所說的奇跡是什麽。
我只記得壹件事,那就是我請求他不要結婚。但我之所以說出來是因為要告訴他我心裏在想什麽,只是為了表露我的心思,並不是希望他真的按我所說的去做。
難道,他所說的奇跡真的是要取消婚禮嗎?
壹想到這壹點,我的身體不由自主地發冷,頭腦壹片混亂,想著Than應該不會真的那樣做吧?雖然在我內心深處,我的確不想他結婚,但我也深知,在結婚當天取消婚禮是多麽離譜的事。
到了那壹天我看到Than為了婚禮緊張地籌備著。壹開始我為他沒有真的取消婚禮感到高興,但很快,我又為此感到沮喪。
壹開始我壓根沒打算去參加他的婚禮,但那天他的話語,真的在我心中激起了壹陣波瀾,於是我答應他參加,因為我真的想知道他打算做些什麽。
為了準備婚禮的相關事宜,Than在婚禮開始前兩個小時就到酒店了,並到訂好的酒店房間坐下。
當其他人都離開房間,只剩下我們兩個的時候,房間裏壹下安靜了下來,過了壹會兒Than才慢慢轉向我這邊來。
“Mes哥,妳閉上眼睛。”
我按照他的指示閉上了眼睛,因為想知道他到底想幹什麽,同時我也聽到了他走近的腳步聲,然後我感到我正坐著的床陷了下去。
當我再回過神來時,我的後背感受到了厚實的擁抱和緊接其後的溫暖。
我對他的行為無動於衷,故意楞在床上什麽也不做,因為真的想知道他接下來到底想幹什麽。
"Mes哥害怕嗎,我要結婚了。”他在我耳邊輕輕問,靠得很近,近得我可以感受到他在我耳邊輕輕拂過的氣息,而他的手,在輕輕地撫摸著我的發絲。
我沈默著,沒有回答他。
不是我不想回答,是因為我在猶豫著,不知道應該給他壹個怎麽的答復。從昨天發生的事來看他應該大致能猜出我對他的感覺了。
因此我認為他根本不需要這個回答。
“其實,我想聽妳說出心裏的感受並且能夠更勇敢地去做妳想做的事。”Than淡淡地說道。他的氣息在我耳邊清楚地回蕩著,清楚得讓我感到不安,想著要不要睜開眼。“但只是妳說的那句讓我不要結婚,我就已經心滿意足了。”
說完Than就抽身離開,那壹刻我突然睜開眼,剛才那個壓抑的氣氛讓我害怕得什麽也說不出來。
當我慢慢回過神來,正想問他那句話是什麽意思時,壹陣敲門聲打斷了我。
“Than,可以出來了,新娘已經在等妳了。”
那個聲音是Than的父親的聲音沒錯,雖然聽起來稍微嘶啞了點但我還是能記得住他的聲音。Than站起來,然後去打開了門。我也探出頭去看。
Than的父親站在在房門前,旁邊是新娘。但壹看到新娘的臉我楞住了。
新娘正是Than給我看過的照片上的女孩。
通常這樣好看的有魅力的人,只要見了壹次應該就不會忘記。但我確定我之前真的沒有見過她,除了在相片上,為什麽會莫名其妙地對她有種熟悉感。
我努力地挖掘我深處的記憶,卻還是沒有眉目。
我看到Than和新娘走在壹起,考慮了壹會兒後跟著他們走了出去。但當我走到婚禮殿堂,看到新娘的家屬們,我便知道所有事情的來龍去脈了。
我壹度以為這麽巧的事情是不可能在我生命中發生的,但看來這次真的超出我的預料。盡管是我認為這輩子都不可能會再遇見的人,居然就在我眼前。
我不知道如何描述我現在的感覺,復雜,難受,疑惑,所有壹切情緒攪和在壹起。
除此之外,我被他騙了,之前卻還傻傻地相信他。
Than壹開始就打算讓我把我所有的感受都告訴他,但是關於結婚的事是真是假,我也猜不透。
當看到眼前這個熟悉的面孔,我屏住了呼吸。壹邊看著坐在輪椅上的男人,壹邊大步移動著我的腳步,想要靠近點看清楚他的臉。
盡管二十多年過去了,他的外表也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但我永遠不會忘記他的樣子。
因為他是我從小看到大的親戚。
到了這個時候,我才知道Than打算做什麽,還有他所說的奇跡是什麽。但我不想猜他是否真的會像我所想的那樣做出那些事情。
過了壹會兒我徑直走向他,淡淡地問道。
“坐在輪椅上的男人是我的叔叔對不對?”
我問他是想確認壹下,當看到他只是低了下頭我真的很想給他壹巴掌。
我明白了。為什麽Than會知道我的大名,會知道我的生日,還包括他在回國後的生氣,現在壹切都有了合理的解釋。
很好!我確實沒有經常照鏡子,但Than比我更頻繁地看到我的臉,當他看到他的未婚妻時應該就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了。因為我的臉和新娘的臉那麽像,他才知道我說沒有親戚是騙他的,所以當他從國外回來才會那麽生氣。
但那之後的發生的事情可能也讓他明白,我之所以撒謊,是因為害怕萬壹壹切問題解決了,我就要去投胎了。相信之後Than應該也有去查閱有關的資料。
壹開始我也不明白為什麽Than會無緣無故地跟我說起關於那個見死不救的人的事情。但當我聯系所有的事情,我大概猜出了他的目的。
但是唯壹壹件令我感到疑惑不解的就是,Than接下來到底打算做什麽。
壹開始我嚇了壹跳,想到Than真的要跟我的侄女結婚,但應該不可能,因為昨天他說要幫我報仇,也就是說從壹開始就不打算真的結婚。
只是想把這場婚禮作為復仇的工具。
其實我還有很多事情要問他,比如正在瘋狂地計劃著什麽,為什麽要帶我來這裏,明明昨天都說了我的案件跟別人沒有關系。
但Than被叫過去拍照了,看起來也不太方便聊天,我沒有機會能跟他說上話,而這邊,婚禮正要開始了。
婚禮來了許多賓客,我還不知道我的叔叔居然可以把我的公司運營得如此風生水起,連許多記者都前來參加報導婚禮現場。也就是說,他除了擅長搞陰謀詭計,白白看著我死去然後順理成章接手公司之外,還確實有管理公司的能力。看到這樣我感覺舒心了許多,我還擔心我死後公司會壹團糟呢。
過了壹會兒,婚禮正式開始了,Than走上了舞臺,並從主持人手中拿過了話筒。
“請允許我講幾句。”
我屏住了呼吸,在Than接過話筒的時候他看了我壹眼,難過和害怕正席卷著我的心。
盡管Than的臉上沒有壹絲怯色和其它我能感受到的感覺,但我的心卻不由自主地為他害怕起來。
“眾所周知,我的新娘特別美麗。”Than壹邊說壹邊笑著,當說完那句話,鼓掌聲和歡笑聲此起彼伏,“除此之外,她還聰慧過人,但是可惜……”
在Than說話期間,有壹刻我感覺到世界停止了運轉,我看了看身邊前來參加婚禮的記者,賓客,突然知道了Than要做什麽。
但看起來好像已經太晚了。
我壹邊跑過去找他,壹邊喊著不要,但我卻還是慢了那麽幾秒。
“她行為不檢點,不守婦道,蕩檢逾閑,還打算騙我讓我跟她結婚,這些大家知道嗎?”
當Than說完那句話,婚禮的氣氛先是陷入猝不及防的寂靜,然後記者們紛紛湧上來對Than發問。
“什麽意思呢?”
“新娘做錯了什麽呢?怎麽騙妳的呢?”
記者們紛紛湧到舞臺前,我看到新娘的父親、我的叔叔都十分地生氣,新娘的父親氣得臉都扭曲了。
但很奇怪,新娘的臉的確是被嚇得慘白,但她卻沒有表現出任何的狂躁和激動,盡管被說到這個地步了,卻沒有壹點反抗和反駁。
“妳說的是什麽意思!”新娘的父親壹邊走近來想找Than問清楚,壹邊推開了記者們伸過去的話筒,“不要胡說八道,否則我要告妳誹謗!”
“妳可以問問妳的女兒,問她在瀑布那裏做了些什麽。”Than平靜地說道,臉上還帶著笑容,遞過去了壹張紙,“以防妳不清楚,我給妳照片作為證據,上面還有我的地址和聯系方式,什麽時候要上法庭就告訴我,但我希望是星期五,因為其他時間我沒空。”
新娘的父親生氣地從Than的手中搶過那張紙,但當看到紙上的照片時,臉色馬上收斂了起來。
Than說完,就把話筒還給了主持人,滿不在乎地從舞臺後面離開了,那壹刻記者們紛紛轉向采訪新娘。
我馬上跑著跟上Than,同時視線落在那張遞給新娘父親的紙上。
我看到紙上是壹張新娘和另外壹個男人親吻的照片,時間就是在他丟下我壹個人在瀑布那裏等了他壹個小時的那壹天。
那壹刻我真的什麽都想不出來,壹切都發生得太快了,我有點亂,沒反應過來。不知不覺我已經跟著他走到了壹條只有我們兩個人的小路。
“妳這家夥都做了些什麽!”
這是我第壹次叫他“家夥”,有壹部分原因是因為我嚇到了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所以隨口壹叫便叫出來了。
當看到我跟著他跑了出來,Than走得慢了下來。他沒有跟我爭辯什麽,只是按了壹下房間樓層的電梯按鈕。
“Mes哥為自己的家人生氣是嗎?”
“才不是!”
我並沒有為家族的人擔心或是生氣,我知道不管怎麽樣他們都能處理好,但用什麽方式解決就是他們自己的問題了。
而我真正擔心的,是Than。
如果Than還有點理智的話,他應該知道那樣子說是會被告誹謗的。更何況他是在那麽多媒體面前說,事情更加嚴重了,很難和解,壹不小心可能還會坐牢。
有壹次Than跟我說過他想當法官,但是如果有案底就不可以去考法官了。
我承認在我內心深處,我很高興報仇了,但我又不想讓他為了我毀了他的美好前程。
不管怎麽樣我已經死了,為我報仇已經沒有什麽用了,我的案子也不能根據法律來審判,但眼前這個人居然為了給我報仇也將慘受命運的摧殘。
“妳擔心我會坐牢嗎?”我陷入壹陣沈默,因為不知道從哪裏開始講起好,Than卻突然說出來,就好像能讀懂我的心壹樣,“不用擔心啦,誹謗初犯,最重也只是罰款而已,不至於坐牢的。”
壹聽到這樣的話,我更說不出話了。
“還有,我不會被告誹謗的。因為我說得很模糊,我之所以要在記者面前說就是想讓他們自己去挖掘到底發生了什麽。”Than壹邊聳肩,壹邊漫不經心地說著"從壹開始我就沒想過要結婚,但Mes哥的叔叔比想象中還要固執。”
當電梯聲響起提醒我們到了的時候,Than就從電梯走了出去,在房間前停下,拿出房卡開門,進入房間後把房卡插到房門前便把門關上。
“不管怎樣,我覺得這樣做壹切才會真的結束,還能為妳報仇,明天公司的股票壹定會跌得很難看。”
聽完他的話,我想了好壹會兒,然後淡淡地說道。
“妳比我想象中的還要冷血。”
“我也這麽覺得。”Than輕易地接受了我的話,就好像對於在婚禮現場捅出這麽大的簍子壹點感覺都沒有。
我開始懷疑自己之前誤會了,壹直以為他是個溫文爾雅的人。
但不管怎麽樣,我已經喜歡上他了,不會因為他的性格不像我想象中的那樣就不喜歡他。
但我想不明白的就是在瀑布的事,我真的不知道是偶然還是Than從壹開始就打算好去那裏的。
至於Than和我的家族之間,我認為這只是個偶然,即使我之前從未想過這個世界真的就那麽小,但是如果不是,Than也不可能會在出國前壹天那麽擔心煩惱。
“那,妳問點什麽吧。”
“嗯?”
“如果要跟妳結婚的不是我的家族的人呢,妳會怎麽做?”
“就逃婚呀!”Than毫不猶豫地回答了我的問題,就好像完全不用想了,“逃了之後帶妳壹起走,過二人世界,好不好?”
我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只是問道:“那新娘有其它男人的事情,妳怎麽知道的?”
“那個真的只是偶然。”
我半信半疑地看著他,自從跟他壹起住,我不太相信巧合,因為有關他的壹切都是“偶然”,“巧合”,“那如果新娘真的打算跟妳結婚呢?”
“Mes哥不要再假設了,不要想太多。”Than打斷了我的話,然後走過來靠近我,“不管妳想不想我結婚,我都選擇不結,因為我想和妳在壹起,夠清楚了嗎?”
當被他的甜蜜炮彈包圍,我不知如何是好,越聽他的這些話我越是不敢看他,“妳說和我在壹起,是以什麽身份呀?”
“愛人的身份呀!”
我在想我是不是在做夢。
如果真的是夢,我也不要醒過來。
“但Than曾經說過如果我是女性,是人類,年紀也與妳相仿,妳才會和我交往呀!”
“哦,那個啊……”Than做出思考的樣子,“我是說如果妳是那樣的話,我會馬上跟妳告白,但因為妳跟我實在是有很大的差別,我才需要時間考慮呀。”
當聽到這裏我才突然想起來,有壹次Than問我如果喜歡上跟自己差別很大的東西,會不會很奇怪。那時我不確定Than指的是什麽,所以只給了壹個很泛的答案。
但誰會想到他說的就是我呀。
“那……”
“我想了又想,覺得隨便吧,無論怎麽說我只有壹條生命,想得太多我可能沒來得及跟妳在壹起就已經死了。”
我不知道Than說那句話是故意說來刺激我的還是怎樣,但我感覺好像被罵了壹樣,心有點痛。
“但我也錯了,不應該強迫妳說出自己心中所想。”當看到我沈默了Than馬上接著說道,“我對妳做了很多事情,但妳都不曾表露妳的感受。當我讓妳選擇要留還是要走的時候,我好害怕,害怕妳萬壹真的選了要走,那我應該怎麽辦。”
“……”
“但當看到妳不回答,我真的很高興,因為那也是壹種回答,表示妳也還想和我壹起,只是不敢說出來。”
我聽到他積壓許久終於噴湧而出的表白時,感到更難受了。
正如他所說的,我不曾敢於表達自己的感受。
有壹部分原因是因為我覺得我跟他的差別太大了,我已經死了,年紀跟他父親相仿,而且還跟他是同性的,不管怎麽看他都不可能會喜歡我。因此我才決定把自己的感情深埋於心底。
還有壹點就是我害怕我會像過去的四十年多裏壹樣遭受壹次又壹次地失望,所以我才變成今天這樣,不敢說,不敢做。
沈默籠罩著我們,過了壹會兒,我鼓足勇氣,擡起頭來看著他的眼睛。
“Than以愛人的身份愛著我對嗎?”為了給自己更多壹點信心我再問道。壹看到他點頭,我便笑逐顏開。
“那從今往後,我會努力多說出自己的想法給妳聽哦!”

最夯腐文網的小編就給您清明時節愛上我原著BL文第23章介紹到這裏了,要是Mew不理解的話,其實Than在壹定程度上是不好的,以後便以愛人的身份在壹起了,快樂的事情在後頭,傷心的事也在後頭吧!

文章來源:天腐泰劇字幕組 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刪除

上一篇:清明時節愛上我原著BL文第22章-如果妳還相信我,明天我會讓妳相信奇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