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時節愛上我原著BL文第7章-緣由

清明時節愛上我原著BL文第7章-緣由

今天最夯BL耽美文網的小編繼續分享泰劇清明時節愛上我原著小說文第7章, 小說描寫得很細膩,Mew的心路歷程都描寫得很細膩,其實小編也感同身受過,只不過我不是為了愛壹個人,而是面對自己糟糕的人生而在痛苦中!

察覺到自己不知不覺的流淚了之後,我止不住的抽泣著,就像是心中積壓已久的情緒壹下子同時宣泄了出來。
我自己都沒法交代清楚說自己為什麽會流淚。
在這之前我壹直努力忍受著擔憂、害怕、難過和失望等壹系列情緒的折磨,然後還將這些情緒都強埋藏到心間的最角落,角落到甚至都要感受不到了。
但事實上這些情緒並沒有消失不見,它反而是日積月累堆積了起來,只等著有壹天全面爆發出來。
我對現在所經歷的種種都感到好心累,包括過壹天是壹天的浪費時間守在原地等候壹個壹年僅來找自己壹次,而自己卻根本不能去找他的所謂喜歡的人。
此外要是有壹天Than突然來個不告而別,然後從此再無音訊也是有可能的。
只要壹想到這,我心裏邊就越是悲傷、害怕失望乃至想就此壹睡不醒,這樣就不用再去面對明天的殘酷現實了。
但最後的最後我死後的生活仍在繼續,哪怕久候成疾備受煎熬至何廝也罷。
我放任自己痛哭流涕到足夠了為止,哭到胸口處那壹抽壹抽的抽痛感覺逐漸消失,只剩下那心口被壓的透不過氣以及傷心的感覺。壹直以來我努力讓自己忙起來,以此來讓自己忘記傷痛,然後讓自己不再想起那天所發生的事情。但幾乎是徒勞無功,可能是原來還作為人時的我就是壹個喜歡多想的人,越是有事情讓我思考,我越是會停不下來的想啊想啊想….
我不知道我壹共想了多長的時間,我無法放下這件事無法停止想它,盡管想得越多我胸口處的抽痛就越頻繁,讓我痛的死去活來難以呼吸。
甚至於再有恢復意識之時,夏日已悄然而至。我把壹天天的時間都用於讓自己沈浸在無意識的思緒裏,我放任自己天天都沈浸在無意識的神遊狀態中,再次開始對外面世界的時間有了概念的時候,是因在周身傳來了旁人喧鬧聲之時。
壹年壹度清明節又到了,我專心致誌的守候著那孩子的到來,盡管在心底深處還因去年所發生的事情耿耿於懷。
我很清楚自己不算什麽良人,盡管在嘴上說希望那個他能幸福,但在心底深處我其實還是暗暗祈禱著Than能別心想事成。
盡管很清楚說哪怕這次Than並沒有成功,而他也還是會再找其他的人,當然那個人不會是我。
我心悅他,雖然明知道不可能會得到他的回應。
在我的世界裏只有他。
然而在他的世界裏還有那麽多那麽多的選擇。
那Than何須選擇壹個已經身處另壹個世界且年齡大了兩輪的老男人呢?!而且還是壹年只能見壹次的那種。
好幾次我都忍不住的想Than所做的這壹切是不是都因為憐憫我,除此之外並無他意,即便如此,但我所感受到的還是跟在茫茫大海中找到了唯壹壹根救命稻草般感覺壹般無二。
我坐等了沒幾天,奈何這等待的滋味卻是如隔三秋啊。
然後那輛我無比熟悉的車終於向這裏行駛而來。
這次也還是像上次壹樣只有Than壹人開車獨自前來,我感到無比欣慰,因為如果Than的父親或者其他人壹起來的話,我和他兩人幾乎是說不上話的。
我看向拎著包拿著涼席正緩緩走來的他,不知道是不是因為上次我說了地板臟或者是其他的原因,所以他這次才連涼席也帶來了。
祭拜完旁邊的墓之後,Than就靠近了過來然後把香爐放到我的墓前,然後再開始在祭臺擺放專門準備好了的祭品。
“紅色飲料和丸子?”我在看向裝著紅色飲料的玻璃瓶的同時皺起了眉,似是不確定的問,在笑出來之前我逗趣道:“我可不是土地公哦。”
“我也沒說妳是土地公呀!”Than壹邊還因我剛剛的逗趣之語笑了出來,壹邊否認道。“是這樣的,剛好看到別人去祭拜神龕的時候都喜歡用紅色飲料,我就以為說在另壹世界的妳也會喜歡。”
“喜歡用紅色飲料來祭拜的人,他們是因為要拿紅色飲料來代替血液而已,但是我並不喜歡飲血呀。”我辯駁道,在用目光炯炯的鎖住眼前正把三柱香插到香爐裏的他,然後那丸子以及紅色飲料就出現在了我的手上。
我屁股往下壹坐坐到了那張涼席上,然後吸著杯中的紅色飲料,其實講真的,我不是很喜歡紅色飲料,因為它顏色有點怪怪的可怕,所以當我還活著的時候也壹次都沒喝過,但到真正嘗試著喝上了之後才發現其實味道也還不錯的呢。
“好久不見,妳還好嗎?!”我壹邊把紅色飲料杯放到旁邊壹邊吃起了手中的丸子同時問。
“我過的挺好。妳呢?好些了沒?!”Than坐近我了些的同時反問道。“對不起哦,去年我太急著離去,所以就沒能壹直陪著妳到妳停止掉眼淚了為止。”
“呃…哦…沒事兒!”當我想起了去年那丟人的事情,我便用支支吾吾含混不清的聲音回答。
努力把自己的情緒藏了那麽久,沒想到卻在快要結束時爆發了出來,想到自己當時居然哭得稀裏嘩啦就覺得羞愧難當。
“話說妳和那個她發展的如何了呀?!”Than安靜的沈默了壹會兒然後轉過頭來看著我,就那壹瞬間,我和他的目光在無意中相交到了壹起,那壹秒間眼中滿溢而出的恐懼使我不得不提前先閉上眼睛。
“忘記告訴妳了,我跟她交往了哦。”
我沈默許久。
Than所說的,並非什麽奇怪之事或者大大超出了我的預想的那種,因為Than是何其的善良、溫暖,而且外型也如此有魅力,所以女孩會喜歡到答應他的追求也並不奇怪呀,哪怕我是個男的不也迷糊的傾倒在他的魅力之下麽。
突然我不知道自己該做何反應來回復他,盡管我知道出於禮貌,我至少應該向他表示祝賀之意,但現如今我卻陷在哪怕只是吶吶的動動嘴唇的動作也難以做到的狀態之中。
好在沒像上次那樣的喝水,要不然必定又要被嗆到了。
“這樣啊……”我勉強展開笑顏,在我正要轉移話題繼續詢問之前,Than語氣清晰地開口說道。
“但我跟她也分了手。”Than 嘆了口氣說道,那神態看起來滿滿的不樂意及煩躁,“我難得交心與她嘮叨給她聽,然後她居然把我的事當日常話題般講給別人聽,而且我已經千叮嚀萬囑咐過她說誰都不能告訴,壹知道後我便跟她分了手。”
當我聽到Than的述說我目光如炬看著他的臉龐。
必須承認的是第壹瞬間所閃現的感覺是高興的,但接下來的感覺則變得糟糕極了,因為自己的開心居然建立在了別人的不幸之上。
“那樣會不會有點太狠心了呀?!她只犯錯了壹次而已耶。”
“就這樣吧,挺好!”Than回答的語氣略顯平淡,“如果我要跟某壹個人交往,我就想找壹個可信賴的人來做我的愛侶,而那個人不是把我的事拿出去跟別人到處說。”
“話說…”我猶豫了好壹會兒後開口喚他說,“Than跟她嘮叨了什麽事兒呀?”
話音剛落我才剛想起說這可能是隱秘的,要不然Than應該也不會暴躁到直接分了手的程度,因此他為何要講給我聽呢。
當我正要說道歉的時候,Than先開了口。
“是關於引起我和我父親吵架的根本緣由。”Than的神態像是想起了某些什麽後才說道,然後當有人走近的時候,他就拿耳機起來戴,可能是因為想從根源上解決引起路人投來奇怪眼光的問題。
“Mes哥,我曾把我見過其他幽魂的經歷講給妳聽對嗎?”
我點頭回應。
“是這樣的,我其實對妳的死因很好奇。”
“心臟衰竭而死。”我在作進壹步解釋說明前說,“我自打出生以來就患有心臟病,偏偏很不幸的是在病情惡化的時候都沒有人看見,所以就死了。”
Than沈默了壹陣,他的臉色看起來差到讓我覺得疑惑了起來,“妳倒下的地方有閉路電視嗎?”
“我也記不得了,應該是有的吧…呃…為什麽突然問起這個事情來呢?”我用疑惑不解的語氣問道,看到他的臉色越是凝重我的感覺也隨之越是不好。
“妳看起來與我之前見過的那位姐姐年齡相仿。”Than平淡的語氣娓娓道來,話音落下後,像是正在猶豫著該說還是不該說而陷入了沈默。
我看到這樣也不開口催他,然後雙手抱膝保持冷靜的坐等著聽他開口。
“那個姐姐是溺水而死,當時那位姐姐看見她認識的人眼看著她溺水卻不肯施予援手,所以就來請求我幫她報警,屢次三番,三番五次,但是我最終也沒能幫到她,因為警察根本不相信我。”
我被所聽到的震驚到睜大了雙眼,直到神智開始清醒,便忍不住的笑了出來。
“別告訴我說Than以為我是因為在臨時前有人看到了卻並未施以援手,然後我才來找的妳?!”
我反過來開玩笑的逗他,故意想讓他笑出來或者重拾笑容。但是Than特平靜,平靜到讓我感到害怕了起來。
“我只是覺得有可能所以就問問看。”Than停頓了壹會兒之後說道,“有時候可能是因為其實妳還沒到壽終正寢的時候,但是看見的人卻沒有對妳施予援手,所以才會這樣。”
“但是…”我開口反駁,然後就那樣的頓住了,在我的腦海裏可能還對所聽到的事情感到混亂不清,導致我對接下來該說些什麽才對。
事實上Than所說的情況的確是有可能的。
當時我並沒有看見誰在不代表說那壹帶當時真的沒人在,有可能他當時正處在視線死角或者站在我看不見的角落。
但是……
“但是我並沒有什麽仇家呀。”這是我唯壹敢很理直氣壯的說出來的事實。
當我還活著的時候,我幾乎沒有機會跟外人接觸,除了父母、醫生和親戚之外就是護士,因此怎麽會有人憎恨我憎恨到想讓我死的程度呢。
“Than妳可能不太了解當我還活著的時候,我幾乎沒有跟除了父母和醫生之外的其他人接觸聊天過。”當我想起真正的事實的時候,我就開始冷靜了下來,然後用輕微的聲音緩緩開口說道。
不知道我是想解釋給Than聽,讓他理解,還是想安慰自己那激動恐懼的情緒。
Than因我的話而沈默不語,沈默了很久很久,久到他仿佛是正在思考著壹些什麽,直到最後我忍受不住這壓抑氛圍便開口打破沈默。
“算了吧。”我借故搪塞,盡管心中還介懷著壹些Than所說的事情也罷,“這樣好了,如果Than有什麽心事需要找個樹洞來傾訴的話,都可以來找我噢,我不是那種多嘴的人,再者說了,應該沒辦法說給別的“人”聽。”
也許是因為他見我有意規避這件事情,Than就沒有再繼續聊這件事,換成嘮叨其他事情給我聽,例如像大學裏發生的事呀,父親的事,看起來Than對關於父親的事情尤其的郁悶壓抑,所以才跟我嘮叨了壹籮筐不止。
直到再次回過神來才發現時間已接近晌午,我跟Than真的聊了好久,差不多有兩個小時,壹發現這樣,我的心裏“噗”的壹驚,然後趕緊拉著對方跟他說抱歉耽誤了這麽長的時間。
“對不起,拖延了妳的時間,明明知道Than接下來還要去祭拜妳的母親。”
“沒關系,在來見哥哥妳之前我就已經先去祭拜過我母親了。”Than在做出想摸我的頭之前開口說,然後對方的他在中途突然停止並迅速把手抽出,“對不起哦,我不是故意的,但每當看到在我將要離開時哥哥妳的表情,我總想摸妳的頭或者擁妳入懷來安慰 p妳。”
我的臉麽……?
我自己伸手抓了抓自己臉,但也並未發覺有哪裏不對勁呀。
不知道自己是作出了什麽樣的表情才讓別人想要摸我頭來表示安慰,如果可以的話,我也想照照鏡子看看自己現在的臉色,但卻卡在鏡子裏面是看不到我的鏡像的呢。“那我先走咯,照顧好自己哈。”Than壹邊說壹邊欠身來把我緊緊的抱在懷裏,我激動不已的微笑著然後伸手去摸對方的頭作為回應,“非常謝謝妳能聆聽我所說。”
我點頭回應,除了走到他的車門邊送他之外沒有再開口,直到Than上了車後還把車窗搖了下來。
“通常情況下哥哥妳能坐車嗎?”Than在面露笑容前開口道,“如果哥哥妳能坐的話,我想開車帶妳兜兜風可好?”
我因這句邀請高興的瞪圓了雙眼,然後不假思索的馬上點頭回應,盡管不管我努力嘗試想上車了多少次,我的腳總是會踩回原來的地方。
我努力了好壹陣才終於放棄的。
“我上不了車,看來是不能壹起去兜風了,不好意思哈。”我說,盡管心中升起不小的失落情緒,但在表面上我還是微笑著跟他揮手告別。
因為我無法壹起去,所以Than難掩失望之神色,但最終在互相辭別後他還是發動車子向外開了出去。
目送著Than遠去的同時我腦海裏還在想剛不久前跟他所聊的話題。
會有什麽人厭惡我厭惡到想讓我去死的程度麽…

最夯腐文網的小編就給您清明時節愛上我原著BL文第7章介紹到這裏了, 有可能的,即使Mew妳沒有做什麽,可是總會有那麽壹些人用著不是理由的理由在埋怨其他人,在怨恨其他人,人類實在太脆弱了,不僅身體上,還是心靈上,而心靈上的脆弱是最恐怖的!

文章來源:天腐泰劇字幕組 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刪除

上一篇:清明時節愛上我原著BL文第6章-我多努力想要抓著它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