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ifah&Zon特別篇-愛這樣子的他,而不是努力要成為某人的他

Saifah&Zon特別篇-愛這樣子的他,而不是努力要成為某人的他

最夯腐文網的小編今天帶大家壹起看看泰劇緣來誓妳原著小說Saifah&Zon特別篇, 最近在看他兩的參加的壹檔綜藝,就是去日本的篇章,兩人的互動小編覺得還不夠,然後驚奇發現,他兩相差5歲,之前都沒認真比對過,這年上受與年下功的搭配是很不錯的啦!

Saifah & Zon 特別篇:思念

Saifah的獨白
“知道啦Fighter學長,但是…OKOK。那我到時候再跟妳說壹聲,好…知道啦。”
“哎呀Hwa…這個項目要趕緊上交的啊…啊…別這樣啊,不要生氣嘛Hwa…Hwa!!!餵餵,居然還掛掉了電話。”Day壹臉沮喪地嘀咕著,同時輕輕搖搖頭。此時的Tutor也跟他沒差多少,雖然Tutor只是輕聲嘆了壹口氣,但我還是能輕易猜得出Fighter學長也在跟他慪氣。也許是因為最近我們三個把心思都放在了這個緊急的課題上,所以才讓身邊的人覺得忍受不了。
但我們也沒辦法呀,誰讓這個課題如此重要呢?因為它可值20個學分呢,這20分對我們的績點高低來說可是至關重要的啊!
因此,每天下課之後我都要跟Tutor跑到Day的家裏,就是為了早日把課題完成。而現在我們只剩下壹點點內容了,但是照目前的狀況來看,我們必須要把課題的事情擱置個三四天才行了。
“要我說,要不這個星期我們先把課題的事情放壹邊吧,下周我們再繼續。”Tutor先開口提出要把課題的事情擱置壹下,而平時他可不是這樣的呢。
“對呀,起碼這個周末能休息壹下也是極好的,最近Hwa已經對我很不滿了呢。剛剛還打電話過來說,她已經在中區飯堂等著我了,如果今天我不跟她去看個電影,我肯定會被她甩掉的啊。”
“那就休息壹下吧,反正最晚可以等到下周五才上交,我覺得不管怎樣還是會趕得及的。”我這樣跟兩位老鐵說,因為我們的課題完成度已經接近100%了,還剩下壹點收尾的工作而已。
“那就這麼定咯,今天不用去我家做課題咯,壹會我們直接分道揚鑣吧。Tutor應該要去找Fighter學長,我也要去找Hwa,至於妳…Zon沒有給妳打奪命追魂call嗎?”
“沒有啊,他說他能理解。”
“真好,有壹個這麼善解人意的男友。”Day小聲嘟囔著,“如果Hwa也能這麼善解人意就好了。”
“…”我瞬間沈默了,不再說任何的話。看到Zon這麼理解我,不來打擾我,我也不知道自己該不該開心。
“那我先走了哦,Fighter學長在等著我了。”
“嗯,路上小心。”我對這兩位朋友點點頭,然後就慢悠悠地獨自壹個人回宿舍了。其實自從Zon搬到我隔壁宿舍的時候,我們的關系也在穩步發展中。也許每個周五周六周日我都會有點不爽,因為這幾天Zon他要跑到朋友家過夜,去跟壹只戲精狗狗Namtarn玩。這只狗簡直就是全世界最會撒嬌的狗了,每次我看到都無名火起。
但還是不計較這麼多了,至少他搬到我隔壁之後,我們的相處時間就越來越多了,況且大部分時候他都會跑過來我這邊跟我睡。也就是最近這段時間我每天都很晚才回來,那時候他都已經睡著了,因為第二天他要上早課,所以我們幾乎沒有什麼機會跟對方說上話。
再到後來他就直接跑回自己房間睡了,我也不想吵醒他。所以我壹心想著要早日把課題做完,這樣我們就可以像之前那樣有更多的相處時光了。
超級想抱著他啊!
鈴~~~
我剛回到家,來電鈴聲就響起來,打斷了我的思緒。
“到家了嗎?”
(嗯。)
“妳在做什麼啊?”我壹邊問他,壹邊把身體放倒在床上,目光疲倦而又帶有點呆滯。
(正在跟Namtarn玩呢。)
“又是Namtarn,好煩它啊。”
(它只是壹條狗啊,Saifah。)
“戲精狗。”
(妳幹嘛要這樣說它啊。)
“…”
(…)
“Zon。”
(啥…)
“這段時間我們都沒什麼機會談談心,或者壹起去玩哦。”
(那我也沒辦法啊,還不是因為妳有個緊急的課題要做。)
“妳呀…真的是很善解人意啊。”
(為什麼用這種語氣說話。)
“沒啊,就是在想,妳為什麼會這麼懂我。”
(…)
“就是過於懂事,搞到有時候我也在偷偷覺得…有點委屈。”
(妳在說什麼,Saifah?)
“沒什麼,我是說我要去洗澡睡覺了,累死了。”
(今天不用去做課題了嗎?)
“是呀,Tutor和Day都分別被Fighter學長和Hwa抱怨了,說他們沒有時間陪自己,所以這個周末就打算先把課題的事情放壹放。”
(這樣啊?)Zon的聲音超級輕柔,我差點就聽不見了,(哥,媽媽叫妳去吃飯。)
(知道啦,再等我壹下下。)
(快點啊哥,爸爸回來啦!)
(哦,馬上下來啦。)
“妳先去吃飯吧Zon,壹會我們再聊吧。”聽到他妹妹的聲音突然冒出來,我就這樣跟電話那頭的Zon說。
(OK,那我去吃飯咯。)
“嗯,記得吃飽壹點哦。”
(肯定很好吃,肯定會吃得很飽。)
“我想妳了Zon。”
(…)
(我也…)
(哥!!!)
(嗯嗯,知道啦!這不正下來了嗎?臭丫頭真是夠煩的!)
“哈哈,妳妹妹就是這麼活潑的啦,去吧,今晚記得做個好夢哦。”
(妳也壹樣。)
Zon掛掉電話已經有壹會了,而我卻還在嘴角露出淡淡的微笑,因為此時我心中的那份思念之情正在砰砰直跳。
我很想念Zon,雖然這份思念並沒有到水漫金山的地步,但我仍然是思念如泉湧。
我想念關於他的壹切,想念他的撫摸,思念那壹聲聲從他小嘴巴裏冒出來的輕吟。但還好,至少我沒有Fighter學長去實習那段時間的Tutor慘,因為如果真像他們那樣的話,我肯定會生無可戀的。
“唉~”我輕輕嘆出壹口氣,然後走進浴室洗澡。洗完澡之後我連晚飯都沒吃就直接爬上床睡覺了。興許是因為最近睡眠嚴重不足,這壹次難得揪住機會睡覺,就毫不含糊地睡了個天昏地暗,外界任何的聲音都沒聽到了。但是到半夜的時候我卻被躺在身邊的某人的酒精味驚醒了。
小個子正在緊緊地抱著我,他的嘴巴緊靠著我的脖子,他的壹呼壹吸都赤裸裸地在我脖子上遊走。他渾身散發著壹陣陣酒精味,就感覺他剛剛被人泡在酒缸裏壹樣。
“Zon。”
“嗯。”
“妳什麼時候來的啊?”我問他的同時,把手伸過去床頭燈那邊,把燈擰開。房間亮堂之後,我看到自己之前偷偷買回來囤在冰箱裏的啤酒,已經被某人擺得壹地都是。
我大力揉了揉自己的頭,然後轉過頭去看著身邊這位嘀嘀咕咕的小醉鬼。
“真是個酒鬼。”
“我才不是呢,我壹點都沒醉。”我壹臉寵溺地看著這個聲稱自己並沒喝醉的家夥,無奈地搖搖頭,然後準備坐起來。壹開始我是打算起床去收拾壹下那些把房間搞得亂糟糟的啤酒瓶,但是某人卻迅速把雙手伸過來,緊緊抱住了我的腰部。
“妳幹嘛。”
“…”他並沒有回答為什麼要抱著我的腰,而是把自己的頭輕輕靠在我的肩膀上。
“九點!”突然間,他就毫無征兆地說了壹個時間。
“啊?”
“妳剛剛問我的啊,我什麼時候來的。”
“哦。”
“我九點鐘就來了,壹來到就看見妳睡死在床上,怎麼叫都不醒,然後我就看到冰箱裏有啤酒,就…”
“全部灌完了對嗎?”
“對!喝完啦!冰箱裏都沒有咯,嘻嘻~”
“妳還有臉在那裏笑啊。”我對著身邊這個還在咯吱咯吱地笑的人搖搖頭,“以為自己是千杯不醉啊,喝這麼多。”
我真是忍不住要說他兩句,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居然把冰箱裏的啤酒都喝完了。
“…”
“怎麼了,問妳話呢,都不見妳回。”這家夥再壹次把頭靠在我肩膀上,我擡起手來撫摸著他的頭,但是他還是沒有回答我,而是蠕動著身體坐在了我的大腿上“幹什麼?”
“撒嬌。”
“撒什麼嬌。”我繼續追問,此時他把自己的雙腿纏在我的腰上,然後把臉枕在我的肩膀上,就像壹只正在向主人撒嬌的小貓咪。
“就是向妳撒嬌啊。”
“為啥?”
“想妳了唄。”
“啊?”
“就是說想妳啊,傍晚聊電話的時候妳說了想我,對吧?”
“對呀。”
“因為當時我妹妹打斷了,所以我就沒有回答到妳。我後來想了想,沒有給妳回應,這確實是有點奇怪的。”Zon用壹種糯糯的聲音說,然後擡起頭來用壹種發嗲的眼神看著我。
妳信不信,現在他的樣子可真是萌翻了,我看到之後超級想把他撲倒啊。
“妳想吃什麼嗎?”我岔開話題,生怕自己會壹時把持不住,對這個喝醉酒神智不清的小可愛做出壹些兒童不宜的事。
“想。”
“吃什麼好啊?”
“想!!吃!!妳!!”說完,Zon就立馬朝我的肩膀咬了下去,盡管他的力氣不算很大,但我還是能夠感受到自己的肩膀上已經留下了他的壹排牙印。
“痛啊。”
“痛嗎?那我幫妳吹吹。”Zon說完就把我的衣領扯了下來,然後輕輕地在我的肩膀上吹起,吹了幾口氣之後,他才輕柔地在那排牙印上吻了壹下。我並不是不想對他做點什麼,但是現在他喝醉了啊。我更想在雙方神誌清醒的時候做那種事“Saifah…”
Zon喚了壹聲我的名字,然後把柔軟的嘴唇靠近我的耳朵,半真半假地輕輕咬著。
“妳喝得很醉了吧。”我再壹次問他。
“不是很醉。”
“如果不是喝得很醉,怎麼敢說這種話呢?”
“我就是敢啊。”Zon說完就擡起頭來看著我,只見他雙手捧著我的臉,然後嘟起嘴巴朝我靠近,“我真的想吃妳啊。”
“妳要幹什麼啊?”
“想親親,來親親嗎Saifah。”
“…”
“…”
“那就親啊。”我對著小個子挑了壹下眉毛,只見他笑了笑,才把嘴巴迎了上來。但估計是因為他喝得太醉了,本應該是軟綿綿的壹個吻,卻生生被他搞成了粗暴的強吻。
“痛痛。”
“妳還有臉說自己痛啊,這話不是應該由我來說嗎,妳這麼粗暴地撞過來。”
“對不起。”
“沒事啦,我看看妳嘴巴,看有沒有出血。”我扶著Zon的臉,想看看剛才的壹番強吻有沒有弄到他的嘴巴,還好並沒有什麼傷痕。
“妳呀!”我說了他壹下,同時壹臉無奈地用手指在他的額頭處輕輕彈了壹下。他微微嘟噥了壹下,然後擡起手在我彈他的那個地方揉搓起來,“所以妳到底要吃什麼,我給妳叫個外賣。”
“妳很餓嗎?”
“也還好啦,點壹些東西來吃也好,我今晚就沒吃晚飯。”
“要不妳吃我吧。”
“Zon?”
“妳確定不想吃我嗎?”說完,Zon再壹次把自己的頭埋在我的脖根處,那壹股酒精味再壹次撲鼻而來,我對著他搖搖頭,無奈壹笑。
“所以妳到底要吃什麼啊?”
“吃我還是吃別的?”
“妳搞什麼啊Zon。”正準備打電話叫外賣的我把手機放下,接著把他那埋在我肩膀上的頭輕輕扶起來,好讓他的臉正對著我,“妳到底怎麼了?”
“沒什麼。”Zon在腮幫子裏鼓了壹口氣,然後把臉別了過去,我只好再壹次把他的頭轉過來,強迫他跟我對視。
“怎樣啊?是不是有話要跟我說啊?”
“我聽到妳說自己委屈。”
“啊?”
“傍晚聊電話的時候啊,妳說妳在為我理解妳做課題的事而感到委屈。”我對他點點頭,表示回答,“但妳知道嗎?”
“…”
“我還真的沒有妳想象的那麼善解人意啦,有時候我也很想對妳發發脾氣,就是想撒撒野罵妳,為什麼就只知道工作,對我壹點興趣都沒有了,就知道妳的課題。每天都回來這麼晚,有時候還跑去Day的家過夜,我真的很不想理解妳這個,但是我…”
“…”
“我呀,就是不想讓妳左右做人難,我不想讓自己成為妳的負擔,想做壹個成年人,所以就假裝是壹個很堅強的人,跟妳說理解妳的壹切決定。而其實我壹點都不懂,也不打算做壹個通情達理的人,但我很怕啊,Saifah…”
“…”
“我怕如果我過於打擾到妳了…妳會厭倦我。”
“搞笑啊Zon,誰舍得對妳厭倦啊,我從來都不會覺得妳煩,妳也知道。”
“未來的事誰知道。”
“我自己的未來,我肯定知道啊。”
“…”
“話說,妳哪來這麼多瓊瑤奶奶式的想法啊?為什麼會覺得我厭倦妳呢?”
“…”Zon再壹次不回應我,他轉過臉去,打算從我的大腿上離開,但這壹次我趕緊伸手抱住了他的腰部。
“本男友在問妳話哦,聽到了嗎?”
“聽到。”
“聽到就要回答哦,這位先生,您的這些想法是從哪來的啊?為什麼會覺得如果自己發脾氣或者粘人,就會讓我厭倦呢?”
“Zol。”
“妳說啥?”
“是Zol說的。”
“說什麼?”
“她說我這種人沒人能忍受得了,還說我任性,壹點都不成熟,什麼都不懂,整天給別人帶來麻煩。如果我還這樣不改,總有壹天妳會跟我分手的。”
“妳跟Zol說這個的時候,妳們正在吵架吧?”就算沒有上帝視角,我也猜得到,如果Zol說出這樣的話,那就說明當時他們肯定是在吵架,而且還是吵得很兇的那種,所以Zol才會說得這麼過分。
“算是…為了壹點小事吵架,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她會扯到我任性不成熟那裏去,但是她說的話真的被我聽進去了,所以我整天想著這個。”
“妳這個家夥啊,個子本來就不高,為什麼還那麼笨!”我說完就嫌棄地推了壹下他的頭,“我永遠都不會對妳感到厭倦的,Zon,我愛的是妳這個人。如果妳偶爾對我發脾氣或者無理取鬧,我也是可以接受的。盡管有時候妳蠻不講理或者不理解我的壹些想法,我也不會生氣。因為我知道妳是哪種人,我愛的就是那樣的妳,我愛那個偶爾哭鬧,那個偶爾成熟,還有偶爾幼稚的妳啊。”
“…”
“如果妳時刻都那麼成熟,在生活中的分分秒秒都那麼講道理,我應該也不會愛上妳。”
“妳是特地說這些來討好我的吧?”
“我為什麼要故意討好妳啊?”
“真的嗎?”這個小酒鬼再次用壹種撒嬌的語氣說,我也再壹次對他堅定地點點頭,就是為了讓他知道我愛的是最本真的他。他不需要為了讓我愛上,而去成為某人,或是努力去做壹個怎樣的人,只是做最真實的自己就已經足夠了,“真好。”
Zon在喉嚨深處呢喃著,然後把整個身子壓在了我上面抱緊了我,而我則只好輕撫他的頭,讓他理解壹下。
“那妳當時因為什麼而跟妹妹吵架,吵到這麼嚴重啊?”
“因為我搶了她的東西來吃。”Zon小心翼翼地說,感覺這聲音只是在他喉嚨裏打了個轉就被吞回了肚子裏,而不是特地想讓我聽見的。
“妳說啥?妳居然搶妹妹的東西吃?”
“嗯!!我搶了她的東西來吃,媽媽給她買了壹份很大的日料,當作她幫助了媽媽幹活的獎勵。但我就是看不過眼,所以就把東西都搶過來吃光了。”
“但妳並沒有幫妳媽媽幹活。”
“那倒是。”
“那妳還去搶人家的東西吃。”
“嗯。”Zon點點頭承認錯誤。
“那妹妹氣成那樣子,也是應該的啊。”
“妳居然站在Zol那邊,也不跟我站在同壹戰線嗎Saifah?”
“妳看看妳對妹妹做的好事啊,簡直就是個長不大的小孩子。”
“我哪有啊。”Zon嘟了嘟嘴,“但我都跟她道歉了啊。”
“我就知道妳會那麼做。”
“妳怎麼知道的。”
“誰讓我男友這麼可愛啊。”我壹臉寵溺地把手伸過去搓了搓他的頭發,“所以妳現在醉意全無了嗎?居然能夠跟我頂嘴了。”
“我覺得應該是吧。”Zon說完就把臉埋進了我的脖子那裏。壹開始我以為他就只是想抱抱我,想讓我安慰壹下他之類的。因為我的腦海中想著,過壹會等他情緒恢復壹點了再給他點東西吃。“Zon。”
“妳知道嗎,自從妳開始這個課題之後,妳就沒跟我為愛鼓掌了。”
“…”
“妳的臉都紅了哦Saifah。”
“這麼暗,妳怎麼知道的啊?”
“暗什麼暗啊,床頭燈這麼亮。”
“…”
“…”
“因為我剛才的話感到害羞對嗎?”
“嗯。”
“那要不要做壹下?”
“妳醉了。”
“那又怎樣。”
“我不想在妳意識不清的時候跟妳做。”
“我可是清醒得很啊,Saifah。妳就跟我做吧,我想死妳了,超級想讓妳抱著我。妳知道嗎,自從妳開始做這個課題以來,我就壹直在忍著,但是現在我再也不會忍著了,壹定要做!”
“做什麼?”我用壹種狡猾的語調問他,,Zon聽到之後掙紮著擡起頭來看我。只見他性感地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然後慢悠悠地咬住自己的下嘴唇,最後給我拋了壹個媚眼。
我愛Zon。
愛最真實的Zon。
愛這樣子的他,而不是努力要成為某人的他。
“只要那個是妳,就足夠了,Zon。只要那個人是妳…我就已經無法自拔地愛上了。”

最夯腐文網的小編今天帶大家壹起看看泰劇緣來誓妳原著小說Saifah&Zon特別篇 就到這裏先了, 這個特別篇主要是Saifah的角度來看他兩的關系,小學雞的愛情故事也是很迷人呀!本文由“深夜的男朋友”小姐姐友情提供,請期待我的下次分享吧!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刪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