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劇《數到十就親親你》第一章:事情其實是這樣的

泰劇《數到十就親親你》第一章:事情其實是這樣的

2021年又出來一部腐劇啦!那就是《數到十就親親你》,是《待到重逢時》飾演前世的Dean的Korn,歡迎九哥新劇,集美們趕緊追起來!

‘事情其實是這樣的…’
當我耳朵裏傳來某輛機動車那由遠及近漸漸響亮起來的發動機聲音時,我那十根正打算緩緩降落在蘋果電腦鍵盤上的手指,就像被點了葵花點穴手一樣凝固在了半空中。由於此時周邊的環境出奇的安靜,所以一旦出現了一些零零星星的噪音,我幾乎不用浪費時間豎起耳朵,就能清清楚楚地接收到這些擾人的聲音。
我坐在床邊那一張高腳圓桌旁邊,眉毛已經不聽使喚地皺成了一團,內心裏的小人已經像坐在教堂裏十指交叉作祈禱狀的老神父,默默禱告著,希望這輛車只是來打醬油的而已,這樣我就能繼續把註意力放回我面前的電腦鍵盤上來,然鵝…叮咚!
看來今天幸運女神又放假了。
我把攤開的手掌緊握成拳頭,然後再迅速攤開。接著我把頭往身後仰了起來,以一種沮喪到極點、甚至有點生無可戀的表情慢慢合上雙眼。最後我擡起雙手,在自己那帥氣的臉頰處使勁拍了幾下,此時我的心情已經超級煩躁,也不知道該拿什麽來出氣了。
“Gene哥!”
“…”
“Gene哥!在不在家啊?給我開個門唄。”
我擦!這混蛋!
我像個泄了氣的大氣球一樣,深深地嘆了一口氣,擡起手迅速把眼鏡摘下來,最後跳下那張高腳椅子——這椅子是我從酒吧那裏搞來的,這樣就能夠跟我的那張高腳桌子湊成高度一致的一套。我腳步沈重地走過去開門,門上的那幾個鎖被我一一打開,從最上方的插銷到門把手上的鎖,最後才把防盜鏈松開。
當我把那一扇厚實的大門打開之後,才看到那位一大早就來擾人清幽的小個子——甚至可以用矮個子來形容他,他正站在門外傻乎乎地看著我。
“混蛋Hin…”
“Gene哥,你好哦。”
“你來這裏幹嘛啊?我不是跟你說過了嗎?這個星期都不要被我看到你這張蠢材的臉。”
那個被罵的家夥卻絲毫不覺得難為情,反而擺出一個憨憨的笑容,同時舉起手來對我行禮,“真不好意思啊哥,但我真的有急事要找你啊。”
“那應該也沒有我那初稿緊急啊,這不是你自己說的嗎?這本書只給我五個月時間,我昨天才把資料搜集完,正打算開始打字,你就來騷擾我了。”
“哎呀哥,你先別這麽急躁呀,我真的是有很重要的急事跟你商量啊。”
“…”
“真的嗎?你發誓?”
“如果你敢玩花樣,我就一刀捅到你去見馬克思。”
“嗯,珍珠都沒有那麽真。但你也要站在我的角度來看啊,這對我來說真的很緊急呢。”
此時我真的超級想伸出兩根手指照著面前這個家夥的雙眼一頓猛戳,但最終我想到這家夥過來估計也是因為我那個初稿的事,所以只好轉身把他領了進房。我這邊廂才一轉身,就已經聽到那家夥身手敏捷地把自己的身體擠了進來,生怕我會隨時改變主意似的。
我把自己放倒在沙發上,沙發前面的那張茶幾上堆滿了各類書籍,還有一些用圓珠筆和鉛筆隨手塗鴉了一些東西的紙張。茶幾上面還有一些被我揉完後狠心拋棄的紙團,當然還少不了一個粘滿吐司面包碎的空盤子和一個掛滿了咖啡漬的杯子。
我伸手過去把咖啡杯推了推。
“去給我沖杯咖啡吧,去吧。”
“老規矩喝拿鐵對嗎?”他說完,就把杯盤狼藉的桌面收拾了一通,把所有東西放進了洗碗槽裏。
我用眼角的余光掃視了一下他的後背,然後才把自己的目光聚焦回面前的那一堆資料上。昨夜我在那一堆資料裏埋頭搜索了將近大半個晚上,當我把一切都整理好提溜著自己的身體上床時,鐘上的時針已經跨過了數字三,正馬不停蹄地朝數字四奔去,原來是都淩晨三點多了呀。早上醒來時一看鬧鐘,才發現原來快九點多了,我忙不叠往口裏塞了點幹糧,就打開電腦準備開始碼字。
我的主要工作就是‘寫小說’。
沒錯,就是寫小說啦。畢業後的三四年時間裏,我也曾經試過向好幾家專業對口的公司遞交了簡歷。但是隨著日子一長,我才發現自己不是那種喜歡按部就班、被人使喚來使喚去、渾渾噩噩地混日子的人。所以最終我決定找到一份最適合自己的工作。
最近幾年,做一名自由職業者越來越成為年輕人的首選,什麽時候想工作,在哪裏工作都行,什麽時候想睡覺也行,只是有一個“截止期限”而已。因此,那段時間我就先試著找了一下圖形設計的兼職來做。
雖然這些工作不算很枯燥,卻也沒能給我的生活帶來多大的改善。日子就這樣在正職和兼職這兩項工作並駕齊驅中白駒過隙般地流走了,到了後期我都漸漸開始麻木起來。有一回我在吃飯時隨手打開一部科幻電影下飯,那一刻就如同一個開關被打上了,我開始突發奇想,想著自己也能寫一點屬於自己的作品出來。
其實我是個很喜歡看電影的人,幾乎每種類型的片子我都喜歡看,尤其是關於外星人啊或者是吃人怪物的那種。從巨獸片到B級片我都愛不釋手,有時候我連自己都不敢相信,我的口味竟如此獨特。然後我就寫了一部科幻類型的小說發到一個知名小說網,萬萬沒想到其閱讀量竟然出奇地高。而在我的印象中,明明大部分人喜歡看的是愛情小說或者喜劇類小說。
也就是從那時候開始,我才發現,手指輕敲在鍵盤上,把腦海中的那些奇奇怪怪的想法和畫面描述出來,不僅趣味盎然,而且還能讓我全身心放松。這種生活比做兼職或者在辦公室裏坐得後背發硬要舒坦多了。
所以在經歷了幾年的職場生活,我毅然決然辭掉了正職和兼職的工作,打算全副身心投入到小說寫作中去…實際上,在我現在這個25、26歲的年紀,偶爾回想起當時奮不顧身辭掉工作的決定,也會在心中暗自長籲短嘆地怨罵自己一通。
我他媽的真是太瘋狂了!萬一到時候寫的小說火不起來,我豈不是要哭到肝腸寸斷死無葬身之地?但是我腦海裏的彼岸還有另一把聲音在幫自己辯解,‘你真是走了狗屎運啊Gene,還好事實不是那樣,因為你這臭小子的小說真的是賣得很火呀!’
所以從那時候起,我就一直在寫神秘科幻小說和恐怖小說。
我的生活也開始過得滋潤起來,然而…大概滋潤了兩年後。五個月前,負責跟我對接的編輯大哥給我打了一通電話,並跟我煲了一通很久很久的電話粥。那時候也不知道他嘴巴裏的那五條大河決堤還是咋地,說起話來滔滔不絕於耳,概括起來的意思就是說,他想讓我幫忙寫一本其他風格的小說,他好拿去參加書展。由於書展即將開幕了,但他們出版社還沒有找到一本能夠入他法眼的像樣的小說。‘就一部小說,我相信你肯定能做得到的,總編也允許了。’
再言簡意賅一下就是…讓我寫一本耽美小說。
“Gene哥,咖啡沖好啦!”
一個馬克杯伴隨著這把聲音出現在我們眼前,我立馬回過神來,連忙伸手去接過來,把杯子邊沿貼近自己的嘴唇,“謝了啊。”
“不好意思啊,在你寫初稿的時候來打擾你了哥。”
“嗯。”
“就是那部腐劇《粗暴的工院老攻》兩位男主的選角…”
“…”我手中的咖啡差點灑出來,因為我的手抖了一下,但我還是及時變換了一下手指的姿勢,把杯耳緊緊捏住了。
“就是你的第一部耽美小說《粗暴的工院老攻》。”
“臭小子!我知道我那部小說叫什麽,你幹嘛要在這裏一直強調啊!”
他聽了之後竟朗聲大笑,很明顯他是故意這樣說,想讓這裏的氛圍變得稍微輕松一點吧。但我怎麽感覺自己聽完之後腦袋更加像一臺蒸汽火車頭了呢。“不好意思哈,就是這個,我就是想說,你這部小說的兩位男主角,第一輪海選已經結束了哦。”
“…”
我的臉上還保持著僵硬狀態,所以並沒有給他任何的回應,只是保持著這種發楞的姿態。
請先讓我回到剛才的回憶殺那裏哈,就是編輯打電話過來求我寫一本BL小說…編輯大哥不斷在給我洗腦說,最近幾年耽美小說灰常受歡迎。我所掛職的這家出版社可不是那種小孩子過家家一般的小出版社,所以平時出版的書籍都是按照上架類型分成好幾個部門運作的,包括科幻類、恐怖類、浪漫愛情類,還有輕小說類,甚至還有翻譯中文或者英文小說的專職部門。所以呢,說到男男戀的這類小說,要說我們沒有,那才是滑天下之大稽呢。
但是…說實話吧,為什麽要來跟我這個平平凡凡的鋼鐵直男過不去呢,我甚至連一本耽美小說都沒看過呢。
毫無疑問,我的反對之聲就像是觸碰到了天花板的氫氣球一樣無路可走,也許永遠都不會有重見天日那一刻吧。我一開始的回絕有點斬釘截鐵,但由於我跟人打交道的經驗尤其不足,一心想著自己有拒絕編輯哥哥的資格,但事實證明,我還是嫩了點。盡管我的小說銷量還不錯,但出版社裏又不是只有我這麽一個簽約作家。假如這一次嚴詞拒絕了,我以後的作品估計寄到哪個出版社都會碰門板了吧。最終,我只好向編輯舉白旗投降,嗯,為保險起見,我把鑲白旗也舉了起來。
其實我也很能理解編輯哥哥的處境,這次書展他們也想搞大一點,但無奈找不到讓自己稱心如意的作家。正好平日裏總編輯對我的文風也是青睞有加的,當編輯大哥把劇情簡介發給我試著寫寫看之後,事情就開始一發不可收拾起來。我除了要寫書,還得負責漫畫版的制作,搞到我要把國內外的那些耽美小說都研究個遍。
這不明擺著是綁起我的雙手暴揍我一頓嗎?哦不對,這應該是把我的雙腳都綁起來了。
首先聲明一下,我並不是歧視書中的這些男生與男生之間的感情,我也是以一種平常心把這個當作諸多愛情種類的其中一種,這種小說對我來說也算是一種很平常的類型,在閱讀的時候我也是抱著一種打開新世界大門的學習態度的。只是說…如果要我真正動手去寫的話,我真的招架不住呀,這題材對我來說真的過於新穎了。
但現實總是事與願違,最終我只好暫時放下手頭上的一些不著急的工作,按照編輯的要求開始寫BL小說。當我寫了大約有4章的時候,我就給小說起了一個英文名字發給編輯,沒成想他卻在郵件裏回復說,要把名字改為《粗暴的工院老攻》。
他大爺的,這名字跟我的風格一點都不搭呀!
最終…誰也沒想到我的這本小說居然火到飛起,還即將要被翻拍成電視劇。編輯部那邊差點就要大擺筵席慶祝個三五七天了,而我的收入也水漲船高。我寫BL小說用的這個筆名開始有了點名氣,我也只好直接跳下了這個腐之海。
“別生氣了啊哥,腮幫子都鼓成河豚啦。”
“你才是河豚!”我咬牙切齒地反駁,然後大力地把咖啡杯放回小碟子裏,故意弄出很大的聲響。“然後呢,第一輪海選不是結束了嗎?”
“進入第二輪的名單已經交到了編輯部那邊,他們說讓你有空過去瞅瞅。”
“你讓他們決定就行啦。”我趕緊打太極。
“哎呀不行呀!”
“為什麽不行啊?”
“我來跟你說這些都是為了你好啊,這樣你可以去給點意見啊。最熟悉角色設定的人就是作者本人了。”
“但是選角我覺得誰來都行呀,你隨便找一個讀者來,他都選得出來呢。”
“這是要瘋了吧!怎麽會有人比你更了解角色呢?”
“你也很了解啊Hin。”
一臉兇相、醋王上身的工程學院攻,然後就是嬌弱可愛的小受受,即使你每頁看五行,都能猜得出這些角色的模樣吧。
“但不管怎樣,你都應該去一趟啊Gene哥。”
“你不要再把事情搞得更復雜了行不行啊?我這正忙著弄新小說的初稿呢,你沒看到嗎?”
“編輯大哥跟我說了,他說讓你先把這個放一放。”
我的眼尾猛地抽搐了一下,“他上個星期才十萬火急地說要我在最短的時間內搞定的啊。”
“這種事情是可以臨時改變主意的呀。”
“媽蛋!去你大爺的!”
“你是在罵編輯嗎?”
“我那時是在罵老天爺的大爺。”
“第二輪試鏡是後天,在WK娛樂公司的大樓裏,至於哪一層哪個房間我晚點再發給你。”
“…”
“哦對了,我還帶了通過第一輪試鏡的那些演員的照片和簡歷給你。”說完,Hin就把一疊照片甩在了桌子上,蓋住了我那堆零亂不堪的資料。“已經拍過劇的有經驗的我也已經整理好了,很詳細的。你有空記得看兩眼哦,也許會有哪個被你看中,到時候第二輪面試你跟選角導演打聲招呼,他們就會特別留意的。”
“嗯嗯,知道啦。”我擺擺手。
“那就這麽決定啦,我不打擾你寫初稿啦。”
“你覺得今天我還有心情繼續寫下去嗎?”
“嘻嘻,那我一會給你發信息哦,我走啦!”
說完,Hin又在旁邊發出一些煩死人的怪調子,才走過去打開房門出了外面。我的耳朵聽到發動機啟動,然後漸行漸遠的聲音。不消極幾分鐘,周圍的環境又恢復了剛才的寧靜怡人。
我大口地嘆了一口氣,把杯子裏剩下的咖啡一飲而盡,順便起身走過去把咖啡杯放進洗碗槽裏,打開水龍頭往杯子裏註了一些水。看這汩汩流出的水,我突然把手掌攤開在水流中間,接了一些水就朝臉上潑,以解除自己的疲憊感。
起床都還沒到中午,身體就像被掏空了一半。
我對Hin給我帶來的那些資料並不是很感興趣,一點看它們的心情都沒有。我拖動著疲勞的大腿走過去打開隔壁那扇小鐵門走了出去。我遠眺眼前那一片青蔥的草地,盡頭有一個小小的果園,面積不過幾平方哇(譯者註:“哇”:泰國長度單位,一哇約等於兩公尺)。在遠離市中心的這一塊郊區,灰塵都只有零星可數的幾粒。當我深深吸一口空氣進入到自己肺部時,頓覺體內的能量已被我喚回了一個刻度。
…但也只是整個能量盤裏的一個刻度而已。

最夯bl耽美小說推薦網的泰劇《數到十就親親你》第1章到這裏啦, 劇還沒開始追起來,但是看起來小說來很帶感,感覺生活都有了拼勁了,哈哈!還不錯的小說!

文章来源: 天府泰剧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