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劇《數到十就親親你》第12章:你也是我的大寶貝,我也喜歡你!

泰劇《數到十就親親你》第9章:當男主角因為愛上某人而得不到回應傷心時

2021年又出來一部腐劇啦!那就是《數到十就親親你》,是《待到重逢時》飾演前世的Dean的Korn,歡迎九哥新劇第12篇,抱柱子什麼的也太可愛了吧,有人喜歡自己的感覺太棒了,特別是那種深受大家喜愛的人那感覺就更好,這句話太沒毛病了,所以日常羨慕明星的女朋友!

距離信息發送出去已經有好幾個小時了,對方還是沒有回復。到了晚上差不多十點鐘的時候,正在洗澡的我聽到外邊隱約傳來好幾次手機來電的鈴聲,等我洗好從浴室出來時看到手機屏幕上顯示有好幾個來自Tum的未接電話。中午發了那條信息之後,Nubsib再次進我房間來時還帶了香氣四溢的飯菜一起進來,在他把一盒藥和一杯倒好的水遞給我之後,拉了我辦公桌前的那把椅子來到我旁邊坐下,然後盯著我看,那架勢感覺像是在等著幫我收拾碗筷。而我在這種目光的洗禮下不得不以最快的速度拼命把飯菜往嘴裏塞。
在我光速一樣把Nubsib給我的飯菜狼吞虎咽地光盤後,拍著圓滾滾的肚子和他說還想要再睡一下時,對方才同意笑著和我說了聲晚安,然後趁機搓了一下我的臉,揉了揉我的頭發,最後才心滿意足地離去。
我用怪異的眼神盯著那寬闊的後背……不對, Nubsib才是奇怪的那個人。
[ 哈啰!]
我一邊回想著一邊打開了衣櫃雙手摸索著尋找我的睡衣,夾在肩膀上正在往外撥號的手機裏突然傳出了Tum的聲音。[ 剛才在幹嗎啊!為什麽不開視頻!]
我直接無視了他的問題,單刀直入地問:“你究竟什麽時候回曼谷啊?”
[ 啊?怎的?要請我去哪喝酒啊?]
“你家啊!”
我這輩子估計對含酒精類飲品敬而遠之了。
“周二能及時趕回來嗎?”
[ 應該能,大概周二淩晨到吧。]
“那就剛好。”直到這時我的語氣才開始變得明快一些:“你回來時順路去接Nubsib走唄。”
[ 接Nub……啊?!]
“嗯。”
[ 接Sib啊……接你的人啊!接去哪裏啊?]
“哦,接他去別的地方住啊,周二剛好在我這住滿一個月了。”
Tum像是努力在Nubsib身上尋找答案那樣沈默了好久,然後接著用低了好幾度的聲音不敢置信地輕輕問:
[ 你……和弟弟談過了嗎。]
“談過了啊,之前還和你提過,你不記得了?”
[ 哦!]他的聲音聽起來感覺恢復了正常。
[ 那Sib他怎麽說啊?東西都收拾好了嗎?]
“還沒”
[ 哦也是,他的東西不多。]
“不是,Sib說還會繼續住這裏,所以就沒有開始收拾。”
[ 咳!]突然聽到電話那頭傳來了被口水嗆到的聲音,緊接著還傳來了好幾次連續咳嗽的聲音,讓電話這頭的我聽得眉頭緊緊皺成一團。
[ 等等……等等等等……等一下,Sib他還打算繼續住下去?]
“是啊,讓你來接他真的是一個正確決定。”
[…]
我打開揚聲器,把手機往床上一丟,抓起睡衣往身上套,頭剛剛從衣服領口鉆出來也不去管那還堆掛在脖子上的衣服就立馬轉過頭看手機。
“幹嘛不說話?”
[ 我覺得你還是事先和他商量下好些。]
“我們商量過了啊,但是……好吧,遇到了點問題所以就沒有再繼續討論,還是直接讓你幫忙解決好了。”
[ 別啊!這樣肯定不行,我覺得你還是先和弟弟商量一下,征得他同意之後再說吧,若是弟弟決定要搬出去,等他收拾好東西了再來找我,我保證到時候一定會火速驅車前來把他東西搬到新住處那裏。]
“真是浪費我的口水,你就當作是來幫你家孩兒收拾東西不行麽?”
其實……我之所以要這樣做是有苦衷的。我不想自己親口和他說,也不想見到Nubsib那一臉責備的表情。
那還不如在此之前主動出擊把這件事給解決掉,現在我已經沒有了那厚得可以媲美城墻的臉皮可以舔著去和對方商量了。
[ 你先和對方說一下好點,真的,信我沒錯。]
“搞什麽鬼啊你!”
[ 餵!Gene,我不敢……]
“不敢你妹啊。”
我擡眼瞟了一下鐘的方向:“不管!周二你不要忘了來啊,如果你不來的話我一定讓你見識一下我的好。”
[ Gene!!!]
我絲毫不理他那慘無人寰的哀嚎,走向前拿起手機按下掛號鍵,然後再給手機插上充電線,做完這些後一屁股坐在床尾地拿起毛巾擦著那濕漉漉的頭發。此刻我臉上的混亂表情就是我真實的內心寫照,因為直到現在我都還沒有理清我那混亂的思緒。我擦著頭發陷入自己的思緒,約莫十分鐘過去了依舊沒有理出個所以然來,最後甩甩頭,把手裏的毛巾扔到一旁。
平常的我是懶得穿棉拖鞋的人,但今天卻主動把腳伸入床底把它們撈了出來,因為穿上了它們走路的時候就沒有聲響,那樣就可以悄無聲息地走去客廳,不用擔心會被Nubsib發現。
因為自從早上Nubsib給我送來的那頓飯之後,就再也沒有任何東西落肚了,我現在餓得前胸貼後背了,所以這才想要煮碗方便面來墊墊肚子。
小心翼翼地轉動門把,把門拉開了一條小縫隙,當我把頭探出去的時候發現外邊已經熄了燈,陷入一片漆黑裏。
估計已經睡了吧,明天還是大學開學的日子呢。
我松了口氣,躡手躡腳地走過去打開廚房裏面那盞小小的橘黃色的燈,然後拿出鍋裝好水放在電磁爐上煮,在等待水開的間隙裏查看了一下冰箱,看看有沒有什麽東西可以一起煮。
青菜……肉末?我家的冰箱還會有這些東西?
“這能吃嗎?”
“當然能啊。”
“臥槽!”
手上拿著裝著肉末的盒子脫手飛了出去差點投向地板的懷抱,好在有雙手從我腰後下方伸出來接住了它。我松了口氣,但一想到現在的這個狀況,立馬迅速地轉身向後退去。
“Nub……Nubsib?”
Nubsib穿了套寬松的睡衣安靜地站在那裏,我在心裏嘀咕著:也不知道這小子是何時站在我身後的。然而耳邊突然傳來低沈的聲音嚇得我的小心臟差點罷工停擺。
“在煮方便嗎?”薄唇微咧嘴角上揚地微微笑著。
“呃……嗯。你呢,你怎麽還沒有睡啊?現在已經那麽晚了。”
我表情有點不自然地說著,之所以強忍著餓意在房間裏待了那麽久就是不想碰見他,為此我還隱忍著把原本計劃的大披薩晚餐改成了方便面。
“廚房的燈光從門縫漏進我房間來了。”
“哦……OK,我明白了,我會煮快點的,你先去睡吧,一會兒煮好了我立馬關燈。”
“我還沒困。”
“回去躺一會兒就困了。”
Nubsib輕輕地搖了搖頭:“我還不想睡啊。”
“閉上眼睛冥想一會兒就困了,相信我沒錯!”
眼前這人失聲笑道:“這麽著急趕我走,是還在因為昨晚的那件事而害羞嗎?”
那盒肉末差點再次從我手中滑落:“關……關昨晚什麽事啊?只是覺得你明早要去上學,不早點睡明天又怎麽能早起啊。”
“明天我沒有課,唯一的事情就是下午兩點劇組有拍攝任務。”
“哦……”
總之,我再也沒有任何借口把他趕回房了。
雙方都陷入了沈默,我突然感到有點尷尬,不知道接下來說些什麽好。好在鍋裏的水開了,翻滾著咕嚕咕嚕地冒著泡,及時替我解了圍,我趁機轉過身去拿勺子舀塑料盒裏的肉碎。
噗通!
“啊……臥槽!”
因為察覺到背後有道淩厲的視線一直盯著自己,所以有點心浮氣躁,導致了我舀出來的肉末不小心以自由落體的姿勢重重地滾落到鍋裏,濺起了一些水花,而我的手很理所當然地被濺起的熱水燙到了。
很好,屋漏偏逢連夜雨人倒起黴來連喝水都曬牙縫,現在就連這破肉也要來欺負我一下了?
我一臉混亂,在我還沒來得及作出反應時手中的塑膠盒被一只寬厚的大手給拽走了,同時我那只被燙到了的手被對方另一只手拉拽著放在水槽裏的龍頭下方,打開了水龍頭,讓那涼爽地自來水沖刷著,還用拇指輕輕擦拭著被燙到的地方。還沒站穩的我眨巴著眼睛來回看著自己的手和Nubsib那張眉頭緊皺的帥氣臉龐。
“額……”
“去那邊坐著!”
“哈?”
“我幫你煮。”
“不用,我自己來。”
Nubsib瞇了瞇眼睛:“再像剛才那樣就不好了吧。”
“只是被水濺了一下而已,又不是被整鍋的水燙到了。”
“可不也是被燙到了嗎?”
“就這程度誰都被水燙過吧!”
“別人有沒有被燙到我不管,但是我不能讓你再次被燙,坐在那等著啊。”
“……”
怎麽肥事?這話怎麽聽著那口氣都像是在命令小孩子的語氣。
盡管我很自己煮,但最終站在電磁爐前面的人是Nubsib,至於我只能一臉懵逼地站在那裏。在對方把剩下的肉末收拾好,把方便面放進鍋裏,然後安靜地站在不遠處照看著。
“要放點青菜嗎?”
“你買回來的嗎?”我見到Nubsib打開冰箱從裏面拿出了一棵白菜,於是開口問道。
“是啊,買回來給你做飯用的啊。”Nubsib和往常一樣用低沈的聲音說著,那語氣聽著並沒有什麽特別,但突然讓我幌了一下神同時感覺有一絲絲異樣的情愫爬上了心頭。
“像這樣經常吃方便面也不好吧!”
“就除了方便面之外也沒有其他吃的了啊……”
當Nubsib把方便面裝到碗裏放到餐桌上的時候,我禮貌性地先向他道謝,然後一屁股坐在餐桌旁的椅子上,看到那碗上面鋪著那滿滿的肉和菜,肚子不爭氣地又開始叫起來了而且那聲音叫得比之前還要響亮。但當我拿起筷子夾了些面條放在勺子裏準備往嘴裏送的時候,不得不停了頓了一下手上的動作,擡起頭來神色淡然地問:
“你……怎麽不回房啊!”
Nubsib把椅子拉出來在我的對面坐下。
“你是變態嗎?這麽喜歡看別人吃飯,今天中午已經看過一次了。”
“如果對象是Gene的話,應該是吧。”
“……”
我尋思著再找幾個借口趕他回房,但一見到眼前這碗他做出來的面,便把自己的這點小心思斃掉了。當我張開嘴把勺子上的方面面吃進去的時候,才感覺到對方那銳利異樣的眼神,嘴角邊那微微浮現的笑意,讓正在嚼著食物的我差點窒息。
坐下來不到十分鐘那碗面就被我吃光了,我拿起碗放到水槽裏然後用著標準的泰語發音無比清晰地表明自己明天再洗。
“我先回房了啊。”
Nubsib面帶著微笑點點頭:“晚安!”
“嗯……晚安!”
周二早上
我之所以會一大早醒來,是因為放在我枕頭附近的手機一直在嗡嗡嗡地不停地震動著。可能是昨晚睡得比較晚的緣故,我絲毫沒有察覺到有人給我打了好幾個電話。
我閉著眼睛手順著手機震動發出的聲響摸索了一會兒,抓到了我的手機拿起起來滑下了手機的接聽鍵接了對方的電話, Tum的聲音立馬從電話那頭傳了過來。
[ 哈啰!怎麽才接啊,你這個沒良心的損友。]
“嗯……”
[ 你怎麽還在睡啊?那有你在睡覺卻叫我來幫你解決問題的道理啊!我現在已經在你公寓樓下了。]
“公寓樓下?”我迷迷糊糊地重復著剛剛從電話裏聽到的話,直到大腦開始運行捕捉到了那句話的重點才猛地睜開眼睛,盡管還有點萎靡不振,但還是從床上坐了起來。
[ 哦,剛才我打電話給Sib了……]
只聽到這裏就立馬睜大了眼睛。
“打給誰了!?等一下Tum,昨晚你沒有看我發給你的Line麽!?”
[ Line?什麽Line啊?我還沒有上Line呢!昨晚開車回去時路上網絡太差了,所以我才給你打電話沒有和你視頻啊,估計睡得太死了沒有察覺到你發了Line給我。]他開始長篇大論地碎碎念起來,不留給我一絲一毫的插話空間。
[ 算了吧!我都到你的公寓樓下了,sib他剛剛也說了一會兒就下來,至於你……也一起下來吧,來替我收屍,就醬,真是浪費錢!]
“Tum,等一下!”
電話被掛掉了……
我立馬變得嚴肅緊張起來,耳朵裏聽到從外邊傳來隔壁房開門的輕微響動聲。我突然反應過來那個人是Nubsib,立馬從床上一躍而起直接沖出了房間。
Tum這家夥怎麽還不讀Line啊?
昨晚……我回房了之後躺在床上想了很多關於Nubsib的事情,想了很久很久。還不是因為那個孩子實在太暖了嘛!又是買東西回來囤給我又是幫我煮方便面的,盡管之前發生了那樣的事情,但那只是一個意外,況且我還是那個挑起事端的罪魁禍首。輾轉反側思來想去覺得Nubsib可能還沒有找到住的地方,就這樣子逼他搬出去也太……所以昨晚最終在淩晨兩點的時候我發了一條Line告訴我朋友。
告訴他說不用來接了,我會抽出時間再和Nubsib好好談談,但是誰知道Tum這個損友卻告訴我說來之前沒有看到我的Line。
“Nubsib!”我大聲地叫著我室友的名字。
“怎?”
高挑熟悉的身材,上半身穿著一件居家服下半身穿著一條長睡褲站在廚房門口,看到我突然沖出來楞了一下。
那張臉蛋還是一如既往的帥氣,神色也與平常無二,這讓我立馬平靜了下來。
Nubsib估計見到了我的怪異舉動,笑著說:“怎麽了?做噩夢了?”
“沒有!你這要去哪啊?”
“哦!去找Tum哥。”對方沒有絲毫緊張或是毫無它想,還是我平常認識的那個Nubsib。邊朝著我走了過來邊說:
“Gene你還是回去接著睡吧,你看起來像還沒有睡醒的樣子。”
“嗯……哦。”
我很困惑,起初我以為18號會因為被要求搬出我的公寓沒有地方住而慌神,但是現在見到他的狀態和平常沒有什麽不同,我急匆匆從房間裏沖出來想要告訴他不用搬到別處去的那些話也就只能藏在了心底。
也就是說……Nubsib無怨無悔地同意搬出去了?
“你……”
“怎麽了?”
“沒事!”
我搖搖頭,Nubsib露出了一個明晃晃的在大清早裏顯得很是紮眼的燦爛笑容,他擡起那寬厚的手掌放在我的頭頂上,電光石火間我就這樣被他的笑容迷惑住了,傻傻地在原地靜靜站著。然後Nubsib向鞋櫃走去,等我回過神來時眼前的那扇門早已關上了,靜謐的屋裏只剩下我一個人。
那孩子……
“怎麽能那樣抓著比自己年長的人的頭呢!”
盡管Nubsib讓我繼續睡,但是我已經不想再睡了,感覺自己隱隱地有點擔心,所以也想要下去和那兩個人好好地談一談。一方面是我怕Nubsib知道我是打電話給Tum來接他的始作俑者後他會傷心難過……我拿著門禁卡出了門,因為天色還很早,整棟樓還沈浸在一片安靜裏,目光所及的只有電梯前面那柔和的燈光。
一推開電梯和大堂之間的玻璃門走出去,我就聽到Tum的聲音先響了起來。他們站在距離出口不遠的地方說著話,有個大柱子擋著,所以他們看不到我,但是我卻能清楚地看到他們。
“趕緊回去收拾一下行李,一會兒才能盡早出發。”
“去哪啊?”
“……”
我立馬停下了腳步。
當我聽到Nubsib的回答立馬閉上了那張開著正準備要喊人的嘴。
“哈!?就去……”
我改變了主意站在那根柱子的後面探出半張臉暗中觀察著他們兩人,看到此刻Tum的臉上是一副不知該從何說起的為難表情,和Nubsib面面相覷地靜靜地站在那裏。
“不是還沒有幫我找到房子嗎?”
“你不是告訴我先不要找的嗎?”
先不要找?
“那現在讓我去哪裏啊?”
“可以先搬去公司我的那個房間住,然後再慢慢找房子,我搬出來讓你住,以後我就住自己家吧,開車來回也方便。”
Nubsib像是聽到了什麽不中聽的話那樣面露難色,那張臉依舊帥氣迷人的臉卻讓我眉頭緊鎖。
Nubsib……看起來有點煩躁,或許是真的還沒找到房子的原因吧。先不用找……是還沒準備找還是沒有錢啊?
我的神色立馬變得緊張起來。
“老鼠。”
Tum擺出一副被人踹了肚子的痛苦表情:“等會兒我打電話到公司讓他們搞一下衛生收拾一下,你收拾好行李後就直接去公司樓下等著,最遲傍晚肯定能搞好,保證幹幹凈凈的。”
講到這裏時,我望過去剛好見到Nubsib哼著重重的氣息從他那好看的鼻子裏噴出來“哥你覺得我應該要去嗎?”
“嗯……也不一定啊。”
“這樣就不用說了,先回去吧。”
“……”
Tum苦著臉,我忍不住頻頻看向Nubsib,決定去告訴他們說:不用再爭論了。但我那朋友接下來說出來的話讓我有點不安。
“嗯……Sib,你也知道的是吧,我之所來接你是因為昨晚Gene打電話叫我來的。”
草……我打電話是真的,但是我改變主意了啊。
我立馬轉過頭去看Nubsib聽到這句話後的反應,然而我見到的是一張神色平靜的臉。
“……”
“如果你不想讓他為難那就收拾東西吧,我起初也是不想打擾Jeen的,但因為也沒有其他人選了,再加上你有自告奮勇地說如果對方是Gene的話就沒有問題,所以我才聯系他的。”
“……”
“Gene他就是這樣的人,一直以來都是這個樣子,這是他慣用的方式他不是想要趕你走,你不要想太多,他只是喜歡自己一個人住,那樣會更方便他寫小說一些。Gene的脾氣……”
“Tum哥。”
Tum肚子裏還有好幾十句長長的話沒有說出來半途就被Nubsib發出的不疾不徐的溫軟聲打斷了,對方還微微揚起嘴角,露出那熟悉的笑容,但臉上和眼睛裏卻沒有一絲笑意。
“說得有點過分了哦。”
“嗯,好好地怎麽就突然煩躁起來了呢!”
“Gene是怎樣的人,脾氣怎樣,我很清楚,不用哥哥告訴我。”
Tum呆滯了一會兒,然後眼睛突然瞪得跟鵝蛋那樣大:“Sib……你這是在吃Gene的醋!?”
“……!”
我嚇了一大跳,在我正在想著要出去說些什麽更適合一點時,Tum轉過臉朝我站的方向看了過來,他突然那麽大聲地嚷嚷讓正要說話的Nubsib突然停了下來。
不用說了他那舉動……Nubsib的視線立馬緊跟著掃了過來,見到我像只大蜥蜴那樣一臉不知所措地抱著柱子。
四目相對,我從眼神中讀到了18號的一些緊張和不安,以致我無法再繼續躲著,必須走過去和他們面對面地聊一下。
“Tum哥,是你叫Gene下來的嗎?”
“嘿……我沒有啊!”
“呃……是我自己下來的。”
我說完,Nubsib的表情微微頓了一下,才把那副臭臉色收了回去,語氣也變得柔和了起來:“不困了嗎,我不是說了讓你繼續睡嘛!”
“沒關系,一會兒再睡也不遲,我們還是先解決一下這件事情吧。”
“……”
“……”
我話音一落,周遭的一切都陷入了一片安靜裏。
我來回盯著他們兩人的臉,至於Tum則是來回盯著我和Nubsib的臉,只有Nubsib一直在肆無忌憚地用那直勾勾眼神地盯著我。
最後Tum建議說上樓去坐下來好好談談,我立馬附和贊同。
這情形看來得多費點時間解決了,一到樓上打開門後,我立馬領著Tum和Nubsib魚貫而入,但是Tum一脫好鞋子就猛地飛朝我奔過來,兩條胳膊搭在我的肩膀上,用力地把我往臥室的方向推,同時跟他家的小孩說要先和我聊一下,進了臥室立馬把反鎖上了,整個過程動作迅速猶如行雲流水一氣呵成。
這敏捷利落的手法讓我有點反應不過來:“Tum,你幹……”
突然!!!
但是他猛然地把兩只手搭在我的肩膀上,然後把一臉嚴肅地朝我的臉湊近。
“Gene,Sib他憑什麽要受到你這樣的對待?”
“哈!?”
“他這樣粘著你,不對,我是第一次見到他這麽粘一個人……”
“等等……你再說什麽?”
“就Sib這孩子啊!”
“你還沒有消停散播Nubsib粘著我的這些鬼話啊?”
“呃,現在看來不只是黏人這麽簡單了,恭喜你啊,你中獎了!我跟你說吧Sib這孩子平常就是個混世魔王,也只有在你面前才是一副乖寶寶的樣子,他是用什麽態度跟我說話的剛剛你不也親眼見到了嗎!”
“嗯,住的事情出了問題,在這件事情上Nubsib會煩躁一點也不奇怪啊!”
“煩躁!?煩躁個鬼啊!”Tum繼續嚷嚷著:“去你媽的煩躁,我都快被這個搞瘋了。”
“你喊什麽喊啊!我耳朵快要聾了。”
Tum意識到自己情緒失控了,立刻把音量降低了下來:“他現在超級地不爽我來接他的,你又不是沒有見到剛才的情形,我都把我的房間讓給他住了他都不願意去。”
“也……嗯。”聽他講到這裏我也跟著疑惑了起來,於是脫口而出問道:
“是你房間很亂嗎?”
“不是,老鐵,他是想和你住在一塊。”他一邊說一邊拍了拍我的肩膀。
“……”
“因此我才跟你說他很黏你啊,一提讓他搬走就他立馬就不樂意了。我擦!我就說嘛突然搬出來,然後跑來和我說沒有房子住了,還佯裝問起你,最終我只好帶著他來你這裏,要是我那時候就發現的話……”然後他就在那喃喃自語,聲音小得跟蚊子叫似的,有些聽得很清楚,有些聽不清楚完全不知道他在說些什麽。最後Tum深深吸了口氣:“哎,要早知道是這樣,我一開始就不應該來打擾你的Gene。”
“現在才說這話有什麽用啊。”
Tum拿開了放在我肩膀上的手,緊挨著我說:“也是,那你打算怎麽做啊?要是你不想讓他繼續住下去就直截了當地和他當面說清楚,到時候估計他會體諒你的……吧。”
“一會兒我自己去和他說吧。其實,昨晚我已經發Line給你了,只是你沒有讀我的Line。”
“Line?哦,就是剛才你和我說的那個吧!”
“嗯,我都和你說不用來了。”
“噢!”他撓了撓頭:“我這是專程跑來給Sib這小子當免費出氣筒了?”
“還不是你自己不看Line啊。”
“看來你和Sib之間也沒有什麽問題嘛,Sib那小子在你面前也是一副乖寶寶的樣子。他還在你這裏住我也放心不少,要不然他哪天突然哪天對我用強的話,我一定會悔恨到死的。”
我嚇了一跳:“用強……什麽亂七八糟的啊,你才全家都被強了!”
我像是在自言自語說說著,因為臥室裏安靜很安靜的緣故,所以我才清楚地聽到了Tum說的話。當下關於那晚的那些模糊記憶立馬在腦海中上演,我感覺自己那平靜的臉突然像是被火燒似的熱了起來。
‘我想要你。’
臥槽……
這麽羞恥的事估計會時時刻刻在我的腦海裏要多年後才有可能散去吧。
Tum你可能想不到吧,那個被強的人不是我,而是你家那個小孩吧。
“其實自從在劇組開工時看到他和你相處的時候總是顯得特別乖巧,我就覺得有點詫異了。我真正不再擔心你們的是有次你喝醉了酒一直喊Sib那次開始的,從這一點來看至少說明你們的關系很好。算了,你們先聊一聊吧,有事情再找我,但如果Sib這家夥發貨的話麻煩你不要叫我去跟他解釋或是要我來幫你滅火好嗎?”
我看著他殷殷叮囑的樣子以及那些語重心長的話,最終送了他一個白眼。
“嗯……抱歉又讓你白跑了一趟。”
“沒關系,這樣子也好,若你是真的要趕他出去,我也不知道要怎麽收拾殘局,但是可以肯定的一點就是我一定沒好日子過。”
“……”
這家夥在對損Nubsib這件事情上還是一如既往地誇張。
我又和他聊了一些其他的事情,得出結論後就拽著他的手臂走出了臥室。誰讓這家夥玩了這麽一出,一進門就突然把我拉進臥室裏,現在也不知道Nubsib會不會在腦補我找各種借口花式把他趕出去而暗自傷神啊。要真那樣做的話看起來好像也蠻缺德的。
一打開房門就見到Nubsib安靜地坐在沙發上,和想象中一樣他並沒有回自己的房間等,聽到門聲響立馬擡起頭朝我們這邊看過來。
“Sib啊,你一會兒自己和Gene好好地聊一聊吧。”Tum先開口說。
我看向Nubsib的眼睛,然後垂下眼眸,因為實在是想不起來要說些什麽好。突然我身旁的Tum把臉湊過來在我耳邊低語道:
“送我下樓一下。”
“不一起吃個早餐嗎?一會兒我請客。”我低聲回答。
“不了。”
“當做是我給你賠罪……”
“夠了Gene,不要再和我說什麽悄悄話了,我都快要被那個眼神紮得滿身窟窿了,快點送我下樓吧!”Tum擺出一副為難的表情,伸手推了我一下,我腳步趄趔了好幾步與他隔開了點距離,但下一秒就被他直接拽著往玄關的方向走去,這拉拉扯扯地讓我有點頭暈。
最終我只得舉起了白旗轉頭說要送他下樓,盡管沒有指名道姓,但Tum還是立馬狗腿地點點頭。
一到樓下,他便不再碎碎念了,跟我揮揮手後就上了車。見到他如此火急火燎的樣子,我感覺有點過意不去。他剛從外府回來應該很累,應該也是很想盡快回去休息吧,因此我只是說下次請他吃飯然後就幫他關上了車門。
現在剛好是早上7點,天已經亮了好一會兒了,而此刻我的肚子也開始咕嚕咕嚕地抗議起來了。
想到Nubsib肯定還在上邊等著我回去,所以立馬轉身進電梯,一打開門就見到Nubsib還是像剛才那樣安靜地坐在沙發上,我趕緊脫了鞋子走到他身旁。
剛走到沙發前面的對方就站了起來。
“……”
“是在生我的氣吧!”
開口第一句話就是這種溫軟的語氣讓我有點愕然。
生氣……?生哪門子的氣?我嘗試搜尋了一下,但沒有感覺到我體內存有這個叫生氣的情緒。
“如果我繼續住在這裏。”
“如果你真有這個需要的話,我也沒什麽意見啊。”
“有需要的。”
“……”
“非常需要。”
“因為我擼過你老二了所以必須對你負責……”我差點忍不住想要口吐芬芳。
但是他也不先設想一下我會不會提到這件事情,所以忍不住輕聲笑了笑。
“你要這樣認為也可以。”
“我可以讓你繼續住,但是我不負責照顧你哈,不怕告訴你我現在自己都還照顧不好我自己呢。其實……”我試圖解釋給他聽。為了顯出我對我們的這次對話的真誠,我決定要看著他的眼睛說。
“如果你沒有做什麽我為難的事情,我是不會管你那麽多的。如果需要要你幫忙做一些事情,你不想做也可以不做,你只需要像平常那樣就好,不用費盡心思老想著為我做點啥。”
Nubsib定定地看著我,為了證實他剛剛聽到那些話的真實性,我點點頭把我剛剛說過的話重復了一遍。
18號自己也說過想要讓我們之間的關系變得好一點不是嗎?為此還硬逼著自己去做那些本不需要他做的事情……例如我醉酒時幹的那事。但也因為如此讓我更加了解Nubsib這個人。
“你也沒有……嗯……做什麽啊!”
“握手。”
“那個我知道,但握手來幹嘛?”
聊得好好地Nubsib突然伸出他的手一把握住了我的手同時低頭看了一眼我的手,然後擡起頭來沖著一臉不解的我笑。
“聽說如果握住了對方的手就能感受到對方的真心。”
“……”
神經啊……
“我讀不懂你的心,這樣可以讓我讀懂你啊!”
“我所說的每一句話都是真心的啊。”他的聲音聽起來有點反常的粗嘎,我沒有把自己的手拉回來,兩只忍不住眼睛偷偷地往下瞟,見到他那修長的手指微微動了一下。
當兩只手沒有一絲縫隙地緊緊握在一起時,我才發現Nubsib的手柔軟而寬厚。
“Gene。”
“嗯哼?”
“我們互擼那件事,我不是被迫的。”
“……”
“我也有和Gene說過了我不是嗎?我是真的想要幫忙的。”
“那……嗯。”
“那現在究竟……Gene還想要我搬出去嗎?”Nubsib把討論的話題重點了拉回來,聽到這樣的話我努力地觀察著對方的臉色,然後我選擇了反問對方:
“為什麽你這麽想要住在這裏啊?”
“因為我想和Gene住在一起啊。”
“那為什麽又非得要和我住在一起啊?明明你有很多朋友可以選擇啊。”
“我喜歡Gene啊。”
“喜歡……哈!?”
我的身體突然僵了一下,睜大了眼睛一言不發地看著站在我面前離我只有一步之遙的人。
Nubsib……喜歡我?
“呃……等等。”我舉起另一只手晃了晃:“喜歡?”
“是的,喜歡。”
聽到這句話的第一秒,我血管裏的血液像是沸騰了起來一樣,覺得有種很奇特的異樣感正在不受控制地噴湧而出,滿滿的歡喜沒有一丁點的厭惡成分摻雜在裏。緊接著那劇烈跳動的心臟才一點點地平靜下來。
停停……停下。我這是想到哪了啊這是!
“你……沒有其他喜歡的人了嗎?那個可以安放你整顆心的人。”
“……”
見到Nubsib沈默我就更加確信,於是繼續說:“所以是因為這樣你才更喜歡住在這裏吧。”
因為Nubsib喜歡我,而我也曾在醉酒的那次跟他告白過。我們有這一層的良好互動關系讓我面前的人可以隨性舒心一些,或許是Nubsib才想要和我一起住而沒有選擇和別人的原因吧。
一想到這裏不知道為什麽內心升起了一絲絲的快樂和自豪感。
啊!有人喜歡自己的感覺太棒了,特別是那種深受大家喜愛的人那感覺就更好,就像那孩子一樣。
“Gene這是……”
“哈!?”
起初Nubsib還只是平靜地坐著,但現在臉上的笑容在慢慢擴大,盡管不是很燦爛,但還是差點融化在Nubsib的笑容裏。Gene輕輕地搖了搖頭:
“就是因為這樣我才喜歡你。”
“……?嗯。你也是我的大寶貝,我也喜歡你。”
盡管有點羞恥,但在這之前還是要把某些話說開好一點那樣才不會讓對方把事情想太過嚴重。最終我總結性地說:“如果你想住在這裏就住,那就先暫時住著,等你的拍的那部劇殺青了再說吧。”
“Gene不再趕我走了?”
“嘿!不是說過了嗎,沒有人要趕你走啦!其實一開始我並沒有真的想要趕你走。”
“是的!沒有趕!”
“明白了就好,手可以放開了,雞皮疙瘩都起來。”
“……”
Nubsib笑著安靜地站在那。我呢則把我的手拽了回來:“去吃點什麽吧,我餓了。”

最夯bl耽美小說推薦網的泰劇《數到十就親親你》第12章到這裏啦,這部劇其實挺好看的,但是熱度好像沒有很熱,主要被第二名奪筍了吧,果然不能跟大熱播劇同期!

文章来源: 天府泰剧

上一篇:泰劇《數到十就親親你》第11章:看到你疼,盡管只是一點點我也受不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