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劇《數到十就親親你》第13章:你這樣看我幹嘛啊

泰劇《數到十就親親你》第13章:你這樣看我幹嘛啊

2021年又出來一部腐劇啦!那就是《數到十就親親你》,是《待到重逢時》飾演前世的Dean的Korn,歡迎九哥新劇第13篇,第五集裏up看自己老攻和男三在洗手間吻戲那段的演技,真的很棒,又氣又心酸,感情處理太到位了,super棒!

[ Gene最近關於情事的描寫技巧進步了很多哦。]
“真的嗎?”
[ 嗯,細節寫得很真實,現在你也開始描寫一些男主受的感受了,比工院老攻那本寫得好了很多。]
編輯的表揚從電話那頭傳了過來讓坐在筆電前的我幾乎要蹦起來了,另一只沒有抓電話的手握成了拳頭,要不是在編輯面前的話我估計直接大聲‘耶’出來了。
工作成果受到誇贊且寫作水平也有進步,任誰聽了都會開心吧!
……今晚吃點什麽好呢?大比薩套餐感覺還不錯。
[ 這麽反常,是不是得到誰的教導了啊,哈?]
“……!”
正想著要怎麽犒勞自己的我不由得一頓,臉上的笑容停滯了一下:“沒有啦前輩,雖說寫小說需要一些真實經歷,但不至於到那種地步啦!”
[ 只是開一下玩笑而已,你至於嚇到聲音變尖了嘛!]
“就前輩說得好像我喜歡上男生了一樣。”
[ 我只是說是否有人教你而已,也有可能是女生對吧!]
聽到電話那邊的解釋我的臉紅得簡直可以滴出血來了,並且有向全身蔓延的趨勢。還好只是講電話看不到人,我輕咳了一聲以掩飾此刻的尷尬同時把大腦裏那些瘋狂腦洞驅散,然後迅速找了個新話題岔開了它。
幾分鐘之後對方終於掛上了電話,我轉過頭去看我那小筆電桌面,把鼠標滑到昨天已經發給出版社的那個帶車的章節,按下打開鍵再次重溫起來。
“……”
我發誓……絕對不會和任何人提起這段的描寫是我來源於喝醉那天幹的那些蠢事,我腦海裏僅存不多的模糊的片段記憶拼湊而成的。
和Nubsib的那破事給在寫中的這部小說帶來了多少靈感我自己都數不清了。
想著想著又想到了那晚的事情,我的臉又再次紅了起來,不知道為什麽我有時很輕易就臉紅身熱,有時還會熱到有點煩躁。我伸手把筆記本合上,低著頭出去喝點水緩解一下,給自己敗敗火。
自從那天和Tum的那小孩約法三章了之後,我就投入到了寫小說的忙碌工作中去,除了有天起了個大早回家探望媽媽之外,之後每天24個小時都是貓在自己房間裏的忙碌狀態。
今天Nubsib一大早就出門上學去了,而我睡到下午才起床,我們的作息時間很不一致。今天我醒來第一時間就打開了Hin很久之前發給我的拍攝日程表,看到上面寫著今天傍晚攝制組有拍攝,現在距離今天攝制組開工的時間還點早更別說要等收工了……所以18號今天肯定沒那麽快能回來。
就說嘛,在好奇心驅使下我回房間拿手機想要了解一些關於攝制組的相關消息,點開由小說改編成電視劇劇名的話題#Bad EngineerTheseries#,組裏有人發些工作照片出來也說不定。

熱門
FarLaLa @farla14 6月18日
因為有人圍觀問到關於弟弟的事情,這種回答又是幾個意思啊?感覺Nubsib好像是有什麽心事啊。#Bad EngineerTheseries# #Sib Oei# #Kint Namcha # #兇巴巴的工院老攻#(小視頻)
評論16 轉發2654 贊1431


我抖了抖眉,剛點進去見到的第一條推文的人氣已經這麽高了,這還是一周前上傳上來的。是這個推主艾特出來的那人當時看IG直播時的錄屏小視頻,看到Nubsib的名字我在好奇和期待中按下了播放鍵。
鏡頭對著Nubsib,白色T恤外套著一件牛仔丹寧外套,畫面飛快閃過感覺像是坐在大型商場一家很出名的咖啡店裏,揚聲器裏傳來嘈雜的說話聲,當拍攝中的手機往聲源靠近,那熟悉的聲音根本不用仔細聽就能猜出是誰了。
‘Sib 有人提問說你和Oei弟讀的是同一所中學嗎?’
……Tum的聲音。
我知道Sib有工作室官方IG賬號的,Tum是那個賬號的運營者……看他說話的語氣和規規矩矩的用詞,沒有一句粗口,這也太能演了吧,如果我不知道他是Nubsib經紀人的話,估計會以為他和Nubsib那孩子是同行吧。
‘怎樣?來,看一下鏡頭。’
這次Nubsib配合地按要求看向鏡頭,盡管不是真人,但還是察覺到那掃射過來的眼神有點淩厲,屏幕左下角彈出了一條評論,白色T恤下擺之處有很多愛心呼呼地不停往上冒著。
‘嗯。’
‘哇,看這條,還有問到你們是不是很熟的朋友。’
‘不知道。’
搞得好像真的有什麽一樣。
盡管這回答明顯是拒絕,但反而讓人覺得私下裏的關系比那句‘不知道’更顯得意味深長和耐人尋味,接著小視頻就結束了。估計所有看完這個小視頻的人包括我以及那個被@出來的人的想法都是一樣的吧,所以這暴漲的轉發量才能僅次於熱門的那條,也僅次於另一個我剛剛見到新話題:SibOei

我盯著那兩個字看了好一會兒……
最近耽美劇越來越被大眾所接受,無一例外地所有參演過耽美劇的演員也被打造成了熒幕CP捆綁在一起工作,Nubsib和Oei應該也不會例外。我的小說改編劇甚至還沒播出就得到這麽多人關註,相關的話題也有了那麽多的熱度,估計是因為我只顧埋頭忙新小說創作所以不知道吧。
去劇組看一下吧,只是去看一下他們的表演就回來,真的覺得自己是個超級懶的作者。
然後手指向下滑動著繼續看。

金泰亨的媽媽粉@tear_1998 6月22日
哢哢哢……照片來源於S大學的朋友,好像他們一起研究劇本,一起對戲,卿卿我我的,媽呀,好想看他們狂吻啊。#SibOei# #Bad# EngineerTheseries#[照片][照片][照片]
評論37 轉發3654 贊1036

因為是拉近了來拍所以畫面看有點模糊,但還是看得出坐在折疊椅上那個高挑身影是Nubsib。他手裏拿著劇本在準備下一場戲,旁邊有個木箱,上面堆放著一些瓶裝水和飯盒,而另一邊是身材較小的Oei正滿面春風地和Nubsib頭挨著頭地聊天。
那畫面讓人按捺不住自己那顆想八卦他們究竟在聊什麽的心,最終我還是點進了SibOei的話題,裏面各種各樣的推文、小視頻、IG上截的圖片真的是應有盡有,簡直就像Nubsib的IG小號。每當Nubsib發了推,Oei都會過來評論點贊然後照片就全部被下載轉發。
等我反應過來我已經刷了這個話題快有一個小時了,看到眼睛幹涉才舍得把手機收起來隨手擱在桌子上,然後洗澡換衣服,帶上隱形眼鏡抓起包包和車鑰匙出門下樓。
“Gene先生您好!”
“你好!正在拍是吧?”
……跑到片場來了唄。
“是啊,今天拍的是啦啦隊社團室旁洗手間裏的那場戲。Gene先生從這個門進去就可以了。”一位認識我的員工給我指著路說,我看向他所指的方向然後朝他點頭致謝。
走過旁邊那扇小小的門後,我像是很關心這個將會出現很多次的啦啦隊社團室場景一樣仔細地打量著每個角落。這個場景的取景地是在一個健身房裏,這個時間點出現在這裏不可避免見到各種各樣粗細不一的黑色電線繁復交叉地散放在地板上,擡眼看過去見到那邊通道兩頭各有反光板和各種拍攝器材緊緊圍在站著的兩人身上,這是在演兩人面對面走,在錯身而過時相互撞了一下肩膀那一幕的戲。
我在離他們不遠的地方停了來,努力往不認識我的工作人員身邊靠過去,免得打擾他們工作。拍攝正在進行,畫面是那身材高挑頂著個微卷的發型妝容完整的Nubsib站在另一個男生對面,而那男生也是一身的大學生制服,那制服看起來很合身養眼襯托得氣質更加溫文爾雅。
這是Kint和Tawan兩人吵架搶Namcha的那一幕嗎……剛開始拍的是男主故事的前情梗概,那個飾演Tawen男生還沒有戲份要拍,但現在已經開始進入中段部分的劇情了,所以劇本需要多加些Tawan的戲份從而讓兩個主角的形象更加鮮明,故事情節更有戲劇性。
“Gene哥。”
在我正目不轉睛地盯著那一對人兒的表演時,清亮甜糯的聲音響起來,與此同時衣袖正被人輕輕扯著,小個子的Oei不知道什麽時候來到我身旁,正對著我露出那可愛的笑容:“啊~”
“今天居然來了啊!”
“今天剛好有空。”
“要常來啊,我都好久沒見到Gene哥了。啊,對了,我還買過Gene哥的小說呢。”
小個子的Oei熱情地說,那雙銳利的眼睛像星星那樣閃閃發著光,接著他說:“我剛好帶來了,Gene哥能給我簽一下名嗎?”
聽到我的書又多賣出了一本我也跟著眼冒星光起來。
“可以啊,拿來吧,一會兒我給你簽。”
“謝謝!”Oei很開心地比了個‘耶’然後大步走過去拿自己的包,不一會兒就拿著一本書和一支甜美系的粉紅色簽字筆折了回來。
我迅速地簽上我的名字還額外畫了個很可愛心形圖案作為額外獎勵。
我把書還給了Oei,但是他不願離去,我們就那樣站在那裏聊了很久,直到劇組的工作人員發現了我們,分別各自給我們搬了一把折疊椅和一瓶冰水給我們。
“Gene哥來了我比平常激動和開心。”
“一會兒還要拍嗎?”
“是的,洗手間裏的一場戲。”說著那白色的臉上慢慢沁出了一絲血色,我眨巴著眼睛看著這一切。
洗手間裏的戲?
腦袋飛速地在回想自己小說裏的情節,Kint和Tawan相遇了之後,Kint知道了Namcha和Tawan一起出去那件事然後醋意大發拉著男主受進了洗手間,大力地關上了洗手間門,把男主受摁在墻壁上強吻……情節就是那樣,我的表情變得尷尬起來。
“哦,加油啊!”
罪過啊!我忘了Oei喜歡Nubsib了……知道可以和自己喜歡的人接吻,他羞成這樣一點都不奇怪啊。
“好的,謝謝!”
然後我們開始沈默,不知道接下來要說些什麽,Oei也一樣,氣氛突然變得緊張壓抑起來。
“嗯,我先去……”
“Gene哥。”
我站起來剛想說要上洗手間,但身旁的Oei伸手抓住了我的手,我只好又重新坐回去。
“Gene哥也知道我喜歡Nubsib對吧?”
臥槽!給我點時間編個謊話好嗎?
“Gene哥覺得我接下來要怎麽做好呢?我應該和Sib表白嗎?但我怕表白了之後Sib他就不理我了。”Oei繼續不經大腦口齒不清地說著,感覺像是了很久,根本就沒給我任何逃跑的機會。Oei一臉沮喪悲傷地說:“Gene哥也見到了是吧,現在Sib根本就不想理我。”
“……”
“我不知道該怎麽辦,我覺得Gene哥能寫出這樣的小說應該能理解我吧。”
“嗯哼,我覺得Nubsib是個直男吧,若他喜歡的是女生,他對你沒有那種想法一點也不足為奇啊。”我中立地回答。
“也就是說我沒有希望了對嗎?”
“也……”
我也不知道啊!我真不知道啊……他這樣子把自己代入讓人根本不知道要怎麽回答啊,況且我本就不打算回答。
我沒再回答,可是看到Oei一副快要哭出來的樣子時,為了不讓他真的哭出來,我慌忙反問:“那Oei想要試試嗎?比如寫告白信?”
“寫告白信?”Oei沈默了一下,轉頭看向我,強忍笑意說:“Gene哥也太可愛了吧,但這方式不會顯得太過時了嗎?”
“Line啊。”我這麽說是因為我看出來了:Oei是一個臉皮很薄的人。
“那Oei還有其他更好的方法嗎?”
“其實我已經決定了試著主動和Sib表明。”
“主動?”
“是的。”Oei臉上的陰霾一掃而光,繼續說:“今天收工後我想試著邀請Nubsib一起去吃個飯,我聽說他最近都是住在Gene哥家,吃完飯後再開車送他回Gene哥公寓,你覺得這樣子可以嗎?”
Oei說的時候臉上的表情就像一朵盛開的花那樣神采飛揚,問完後就耐心等我的回答,那充滿希望的眼神讓我忍不住點頭贊同,但心裏卻像吃了黃連一樣苦澀。
額滴神啊,為什麽Oei要問我這樣的問題啊。
對於我來這真的讓人超級無語,盡管我是寫愛情小說的,但我對情情愛愛的那些事並不是很擅長啊,我連個對象都沒有,讀大學時好友找我傾訴他的那狗血戀情以及尋求幫助時我從來都幫不上任何忙。
“那這樣的話,Gene哥幫我說一下唄,就叫Sib和我一起去吃個飯……等類似的話。”
聽到這樣的話,我再次沈默。
“好嘛!”
“這個事情我覺得Oei弟還是自己去和Nubsib說好一點。”
事先聲明一下不是我不想幫忙啊,Nubsib現在是暫住在我的公寓裏沒錯,但我並沒有任何權利要求人家做這做那的啊,但很顯然Oei無法理解這一點。
“只是幫我說一下而已,好嘛哥,要不然……”
“卡!!!”
導演那如鐘聲般洪亮的喊聲救了我一命,Oei立馬停了下來轉頭去搜尋Nubsib的身影。我輕輕地從嘴裏呼出一口氣,緊接著見到Oei站了起來,拿起一支水熱情地遞給向我們走來的Nubsib。
“Sib,來,水給你。”
身材高挑的那位輕輕地點頭以示感謝,伸手接了過來卻沒有打開喝,然後轉過頭對我說:“今天來了啊。”
“啊!嗯。”
“我見你一直在這聊天,不去看一下我的表演嗎?”
自從我和Sib說讓他做真實的自己不必刻意曲迎之後,他就經常這樣對我說這些半戲謔半開玩笑的話了,就像現在這樣,在我和那雙充滿魅惑的眼睛對視上後發現盡管說這話的人故意做出一副委屈的樣子,但事實卻不盡然。
“看膩了啊。”
“一點都不像我,我無論看Gene多久都不會覺得膩。”
“嗯哼……去那坐著休息一下吧。”
“那Gene和我一起去吧,Tum哥也在那邊呢。”一邊說著一邊伸出他那寬厚的手,用指尖輕輕撓了一下我放在折疊椅扶手上的手背,見我一臉嫌棄地拍開後大笑了起來。
“不了,坐這裏也蠻舒服的。”
“Sib。”
在我和Nubsib像個小學雞一樣互相擡杠的時候,Oei已經站在旁邊觀察了很久,所以他才輕聲叫了一下Nubsib的名字,語氣裏隱隱夾雜著一絲的埋怨。因為對方剛剛請求我做他的愛神丘比特幫忙撮合他們的緣故所以我立馬領會到了Oei現在的想法。
造孽啊!還不是因為Nubsib那渾小子只顧著跟我聊天啊。
“嗯?”
Nubsib聽到叫聲立馬轉向聲音傳來的方向,Oei迅速換上了一副開心的表情,把手臂從朋友的大手裏掙脫了出來對著Nubsib說:“今天一起吃個飯吧,我請客。就去上次的那個M酒店吧,吃完飯我再送你回Gene哥的公寓。”
“……”
……但Nubsib反常地微微皺起眉頭說:“改天吧。”
“為什麽啊?就今天吧,接下來Sib也沒有什麽地方要去不是嗎?Gene哥他一會兒還有事,現在回去的話也是自己一個人待著無聊死了。說好了哈一會兒我請客,就這麽定了。”
Oei臉上的笑容逐漸變大,那微微拉長的尾音像是有意在討好對方,至於我,由於轉頭看Oei時轉得太快差點扭到了脖子。
“Gene還有事啊?”
我也想問一下我到底還有什麽事要忙?
“我……”
我還沒有說完,導演讓各部門就位的喊叫聲再次響了起來,因為擔心太晚,所以就沒有讓演員和工作人員休息太長時間,所有化妝師迅速地朝男主跑過來手忙腳亂地補妝。
Nubsib和Oei必須一起去那邊做準備,我追著他們的背影看了一小會兒,看到Oei還張嘴說了一些話試圖說服朋友,Nubsib則側歪著頭回應了幾句,但因為太遠不知道那兩人說了什麽。
直到有工作人員過來請我去另一邊坐,接下來要拍攝的內容是受空間限制的洗手間戲份,只能讓少量的幾件設備進到裏面拍攝,主要都是一些攝像機。當然那些設備拍攝到的畫面都被保存下來傳送到位於外邊的監控器上,導演和好幾個助理坐在那裏看著那些監控器。
我所坐的位置同樣也可以很清晰地看到那四塊監控屏幕,約摸過了二十分鐘,演員、工作人員、機器都同時埋好了位,導演立馬大聲下令開拍。
第一個鏡頭是洗手間前面的那條路,先聽到有腳步聲響起來,然後才見到一個身材高挑穿著大學生制服模樣的人拼命地拖著一個身材較小的人跟在身後,走在前面的那位打開了洗手間的門,然後嘭的一聲門又被重重地關上,身材較小的那位撲騰雙臂掙紮著,直到後背被緊緊地抵在墻壁上。
鏡頭往Kint的臉上懟過去,現在他的臉上很精準地表達著正在發火但還極力克制自己情緒。
“Kint學長……我疼。”
“疼才好,那樣你那腦瓜才會學聰明些,以後不會再幹惹我生氣這種蠢事。”
身材較小的那位由於兩邊手臂被那孔武有力的大手同時按壓著,整個身體被禁錮在那高大的人和墻壁之間。位於中部的鏡頭慢慢地轉變了方向朝外拍攝,以便能夠拍攝到兩位演員的神態和更多的近景特寫。
那兩張臉越靠越近,直到兩人的氣息相互交融現場的呼吸聲也越來越重,重到不遠處緊挨著攝像機的收音器都收聽到了,雖然只接收到很輕微的聲音,但很異常清晰。
所有人的眼睛幾乎一眼不眨地盯著接下來的那一幕,而我卻收回了視線站了起來。
“Gene先生有事嗎?”
離我最近的工作人員開口詢問,我搖搖頭說:“沒事,只是覺得有點熱。”
我拒絕了工作人員試圖要去搬多一臺大風扇來讓我吹的好意抽身朝外邊走去,盡管天空已經暗了下來,但因為這裏有個超大路燈的緣故所以這裏還是很亮。
感覺這裏的天空更加開闊明朗,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再緩緩地呼出來。
幾點才能收工啊……
正當我站著神遊太空的時候,有個低沈的聲音飄進了我耳朵裏。
“好好好,好的,我知道,我們也經常上傳啊,還不夠嗎?想要讓他紅到什麽程度啊?弟弟他不接的那些工作,您可以拿去奶其他人啊。我剛剛找Em妹妹談過了,最近她想要多賺點錢,拍這種傳統的刊物讓妹妹去也可以啊。”
我立馬循聲找過去,然後清楚地看到……我的朋友。
“Tum。”
“臥槽!”他嚇了一大跳:“G……Gene?你這臭小子,突然從暗處跑出來,嚇死我了。”
“抱歉。”
他轉過頭對我做了個兇狠的表情,擺手示意讓我稍等後轉過去繼續聊電話:“不是啦姐,是我朋友啦,好的好的我知道,一會兒多發些照片。嗯,那先這樣吧。沒問題,哦!先上傳到谷歌雲再分享給我也行。好的,好好好,那我先掛了啊再見。”
Tum收起手機,轉過來瞇起眼睛看著我:“今天是什麽風把你給吹來了啊?”
“哦,今天在家待著有點無聊。”
“在家待著無聊?這是太陽從西邊出了啊,像你這種人待在家裏也會覺得無聊?那Sib知道你來了嗎?”
“知道啊,剛剛拍這場戲前還聊過天來著。”
“哦,呃。你來了也好,今天我就不用開車送Sib去你公寓了。”我們聊了一會兒,然後轉移了陣地,走到不遠處的石凳坐下。起初Tum邀我回到片場,但是他們現在正在拍攝現場又熱又嘈雜,外邊現在沒有什麽人視野也比較開闊感覺很舒服。
我們閑聊了將近一個鐘,當導演收工喊‘卡’的聲音透過健身房的墻壁從裏面傳到我們耳朵,我和Tum只好走回片場。
“我擦,好癢,被蚊子咬了。為什麽只有我一個人被咬啊!”
“你的血甜唄,所以它們就專門咬你了。”
“這種話拿去騙你家的那小孩吧瘟神,我曾看到一篇科普文裏講過:蚊子並沒有偏愛哪一種類型的血,它們只是比較喜歡同一種氣味,例如腳臭味。”
Tum開玩笑說:“哦,原來你有體臭啊。”
“混蛋,剛才是誰說我的血甜來著的。”
“Gene先生。”
我和Tum邊說邊笑著走到了位於看臺下方劇組拿來用作演員私人休息室內,Nubsib那低沈的聲音響起來,一擡頭就見到了那雙劍眉微微抖了下。
“去哪裏了啊?”
“哦,和Tum一起在外邊閑聊,還沒換衣服啊。”
“我剛剛忙著找Gene先生。”說話的同時還不忘用那淩厲的眼神盯著我,讓剛才和朋友聊天聊得滿面春風的我根本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我還沒來得及開口回答,對方的聲音又響了起來:
“以後麻煩不要離開我的視線範圍可以嗎?”
“哈!?”
“要不然我會擔心到無法專註工作的。”
“……”
我直接僵了,Nubsib朝另一邊走去,拉上簾子開始換衣服。過了一小會兒我才稍微挪動了下身體,眨了眨眼睛,轉頭看向Nubsib那邊。
……只是去了一下外面而已,至於讓人擔心成這樣麽?
“那倒不至於。”站在我身旁的Tum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
“不至於什麽鬼啊你。”
“餓了。”
“那趕快幫忙收拾一下Sib的東西。”
Tum指著放在桌子化妝箱裏那些擺放得亂糟糟化妝工具以及其他雜物說。那真皮面料的化妝箱上邊印著個奢侈品牌的標簽,箱子正開著。見到朋友給自家孩子使用的化妝品居然舍得下這麽大的血本,我驚訝到眼睛瞪得像鵝蛋一樣大,同時輕手輕腳地把東西收拾好放入另一個包裏。
剛收拾好,Tum就朝我擺擺手示意剩下的那些他自己來收拾,我有點無聊所以只好坐在長條凳上玩手機。
“沒錯,今天已經收工了。”
“……?”
“等會兒就出來了哦,等會兒哈,保證還是像之前那樣帥氣。”
聽到朋友那略帶興奮的聲音我立馬擡起頭看,見到朋友站在那裏一臉燦爛地笑著對手機說話。
“你在幹嘛啊?”
“噓!我在直播。”他轉過來小聲地說。
“哈!?”
“在做Sib的IG直播。”這一次他用手掩住一邊嘴,企圖讓我領會似的用唇語慢慢地低聲說著,說完立馬轉頭對著鏡頭笑小聲說:“好了,一會兒就能見到嘍,嗯哼?剛才在和誰說話?哦,作者啊,他來探班了,可以關註一下他哦,輸入作者的筆名搜索就可以搜到他的推特啦。”
見到他如此老練麻利地接過話題我有點疑惑地閉上了嘴……居然還向粉絲們安利了我。
一般有些有名氣的演員、明星、網紅或其他名人,平時他們都會在IG或者臉書上做一下線上直播,但大部分都是他們本人自己直播的。一般都是彈彈吉他給粉絲們看或是和粉絲們互動聊天等等。但顯然現在這個是一種新的模式,因為18號是由他的經紀人自己一手包辦全權負責包括直播和IG的官方賬號內容更新。
嗯……對於Nubsib也只能用這種模式,想讓他做這些事情應該很難因為他是個不愛說話的人。
嘩啦!!!
“哇,來啦來啦……”
更衣室的簾子剛被拉開,Tum立馬湊到鏡頭前說然後把鏡頭對準自家的娃。
我見到Nubsib的眉毛微微抽了一下,緊接著習以為常般地面微微笑著對著鏡頭說了幾句簡短的話,朝我們這邊走過來。
Tum轉了鏡頭緊跟著往回走,當Nubsib走到離我很近的地方時,我很得體地站了起來不想讓自己出現在他的直播裏。但我的屁股還沒來得及離開椅子,Nubsib就緊挨著我一屁股坐了下來,而我的另一側是柱子,前面橫放著一張桌子,我根本就沒辦法躲開。
“Sib,幹……”
我差一點脫口喊出來,還好及時反應過來立馬閉上嘴,用手推了推對方的手臂。
“要去參加Paragon的活動嗎?嗯,要看一下行程,那段時間有空嗎Sib?”
“應該可以。”
……Nubsib根本就不理我,只是忙著聽Tum說話和回答粉絲們的問題。在我推了好幾來回之後,他像煩躁似的微微挪動了下胳膊伸出手緊緊握住我的手放到他自己的膝蓋上。
我更加困惑了,轉過臉去輕聲問:“Sib,你在幹嘛?”
“哈?”
“讓一下,我要起來。”
“等Tum哥結束直播先吧,再稍等一下。”我剛說完Nubsib就低頭湊在我耳邊輕聲回道。
我滿臉無奈,最後只好先把我的手拽了出來,用唇語對著Tum說:‘不要把我拍進去’。
他做出了個OK的手勢……
接著Tum開始讀粉絲們的留言讓Nubsib回答,整個過程妙趣橫生。
也就是說我要坐在這裏等他把那些留言讀完,幾分鐘之後Tum像其他明星一樣作出可愛的表情和觀看直播的粉絲道別後關掉直播把手機反扣在桌子上。
我忍不住數落:“搞什麽啊,幹嘛非得在這直播,回到家再弄不好嗎?”
“我們現在不住在一塊平常已經沒有什麽時間開直播了,要是那些迷妹們跑去爬別人家墻頭了怎麽辦啊。”
“你可以去我那直播啊,我啥時制止過你了?”
“嗯……不要一餓起來就發火啦,回……”
篤篤!篤篤!
Tum的話被敲門聲打斷,這個看臺下的房間門是玻璃材質,平常是拉上布簾遮擋,但現在簾子是拉開的,所以就很清楚地看到門外站著的人。
一個身材纖細的靦腆地微笑著站在門外,身上的大學生制服外還套了一件兔耳朵連帽衛衣。Tum走過去給他開了門,對方微微點了下頭以示感謝,然後走到Nubsib面前停下。
那雙圓溜溜的眼睛先瞟了一眼緊挨著他心上人坐著的我,然後才轉移開視線對著Nubsib開心地笑。
“Sib已經好了對吧,我們去吃飯吧。”

……又來了。
我微微挪了一下身,想要起身但還是無法站起來,我別無選擇只得安靜地坐著盡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不想與他們兩個扯上任何關系。話說如此但事實上我的眼睛還是忍不住瞟向旁邊,眼角余暉瞟到Nubsib的眉毛微微挑了一下。
“不是說好了改天嗎?”
Oei的臉垮了下來:“今天真的不行嗎?如果現在回去那Sib吃什麽啊?”
“……”
“不會占用太多時間的,吃完飯我送你回去,好嗎?”Oei小聲哀求了一小會,或許是因為那張臉以及那可愛的動作的緣故看著不會讓人心生厭惡。
“Gene先生覺得呢?”
當我正裝傻扮懵安靜地呆坐時,18號的聲音響了起來並點名讓我回答他的問題。
“哈!?什麽?”
“Gene先生想讓我去嗎?”
“……”
為什麽非得問我啊……
Nubsib這麽一問,不管是Oei還是Tum兩人從不同的方向齊刷刷地朝我發出窺探及關愛的眼神。
“如果Gene先生說不的話我就不去。”
“呃……”我的眼睛四處瞟著不知道要怎麽回答,最終我小聲地說:“隨你啊,去還是不去,這取決於你自己不是嗎?”
“也就是說如果我去的話Gene先生沒有意見對吧?”
“……”
我的腦袋突然宕機了,直到看見有淡淡的笑意出現在Nubsib那帥氣的臉上。
如果Nubsib去……?
在我想要說點什麽前Nubsib滿眼笑意地看著我一邊點點頭一邊說:“那你今晚早點睡吧,我回去的時候會盡量小聲一些。”
也就是說已經決定了要和Oei一起去吃飯了唄。
“嗯……”
說完Nubsib站了起來,走過去和Tum說了一小會話,這期間起初一臉萎靡不振的Oei眼睛裏開始煥發了神采先是沖著我燦爛一笑以示謝意。直到看見Nubsib走到了外面開始驚慌失措起來,趕緊轉身小跑著跟了出去,但是在那之前還不忘轉過來跟我說:
“Gene哥,謝謝您!今晚我會和Nubsib坦白的,我先走咯再見!”
直到腳步聲漸漸遠去。
房間裏只剩下我和Tum,氣氛立馬變得安靜到可以聽到外邊工作人員輕輕收拾東西準備回家的窸窣聲,我微微出了神,當我回過神來時先是搖了搖頭,然後轉頭看向我的朋友。
“……?你這樣看我幹嘛啊?”
“沒事。”他用手指頭推了推眼鏡,走過來拿起我前面那個放在那桌子上的包包說:“弟弟們已經走了,我們也回去吧?”
“好啊。”
“今天不用送Sib回去,要一起吃個飯嗎?”
“吃,對了!”我突然靈光一閃笑瞇瞇地說:“我提議點個比薩外賣吧,你要吃嗎?我請客。”
“比薩!?你腦子凈想些什麽啊混蛋,想吃,但是下次再吃可以嗎?今天還有點事情,我要回去見一下老大。”
“僅限今天,沒有下次哦。”
“混蛋,今天我沒空你才跑來跟我說你要請我吃東西,哎,那下次有機會再說吧,到時候我請客。”
“我先請你吧,這個還是有效的。但不是比薩,比薩是今日限定,其他時間吃六巷的米粉。”
我們走出房間和所有的工作人員一一道別後並肩走到健身房外邊時已經是晚上九點了,這個大學的健身房因為今天有拍攝所以沒有對外營業,因此比往日更安靜,我把車停在健身房外邊的戶外停車場裏,Tum的車是停在了另一邊的一棟樓裏,我們要分開各自去取車了,盡管我很想再和朋友聊一會兒,但估計他也幫不了我。
還有好多輛車靜靜地停在那裏,估計全部都是拍攝組的車吧,我沿著路走過去,因為我的車剛好停在一個巨型的路燈柱子旁,所以不難找。
鞋子踩踏在那鋪著白色鵝卵石光潔平整的路面上發出踏踏的腳步聲,在我正糾結著是要打電話點餐還是自己開車去哪家商場打包時,我那舉起遙控器準備按下開鎖鍵的手突然頓了一下。
“……”
緊挨著我的下一個車位也是緊挨在巨型的路燈柱子下的另一個車位那裏站著兩個人。
Nubsib和Oei……
我微微皺了皺眉頭,有點驚訝地盯著他們,我覺得此刻的我應該在車底。這兩個人已經出來很久了,怎麽還在這啊!
身材高挑的Nubsib背對著我站著,因此我沒看到對方的臉,至於身材較小的Oei弟弟側身站著正在說著什麽,因為距離得有點遠,所以聽不到他說了些什麽。當然我不想聽到也不想去偷看他們,所以在我收回視線的時就決定了一會兒上了車就悄悄地把車開走,但我還沒走到我的車旁,眼前的景象讓我的眼睛逐漸瞪大。
就在剛才,那笑意盈盈的Oei往旁邊那人靠過去,伸出手臂掛在對方的脖子上踮起腳尖……我立馬別開頭,感覺自己的心跳突然加快,我躲在一輛深色的豐田穿越者車尾箱後不再往那邊看。
我擦!接吻了?
我靜靜地站著不敢亂動,盡管我的呼吸聲有點重也不敢動彈半分,過了一會兒我的理智叫我應該去自己車裏但我的心卻不想這麽做。
直到我的耳朵聽到了輕輕的關車門聲,緊接著聽到了車輪壓過路面的聲音逐漸遠離,直到這一刻我才透過別人的玻璃車窗觀察那邊的情況。
Oei吻了Nubsib?那一瞄我見到Nubsib的身體沒有任何反應,臉也看不到,Oei和他告白了嗎?沒有制止是因為那小子已經作出決定了?Sib也喜歡Oei?在一起了?
各種各樣的問題在我的腦海裏旋轉,轉得我的腦袋快要炸開了,我都不知道自己是何時按下了遙控器的開鎖鍵,怎麽上的車,又是如何啟動車的。最後我偷偷下了個決定……今晚我他媽的要點三個比薩。

最夯bl耽美小說推薦網的泰劇《數到十就親親你》第13章到這裏啦,這部劇其實挺好看的,防彈粉真的隨處可見,好多人都是防彈的粉,一直覺得蠻嫉妒的,太火了吧!

文章来源: 天府泰剧

上一篇:泰劇《數到十就親親你》第12章:你也是我的大寶貝,我也喜歡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