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劇《數到十就親親你》第14章:我到底是在幹嘛啊!越來越搞不懂自己了

泰劇《數到十就親親你》第二章:我在你身上留下的印記

2021年又出來一部腐劇啦!那就是《數到十就親親你》,是《待到重逢時》飾演前世的Dean的Korn,歡迎九哥新劇第14篇,戀愛中的孩子就總是會亂想,這是正常現象,gene真的很可愛!不過三個披薩也不貴吧!劇裏三個披薩變成了一個蘋果最後還被sib啃了一口!

我瘋了吧居然真的點了三份比薩。
點餐的時候沒有想太多,看著外賣平臺的圖片時覺得這個也想吃那個也想吃,所以我毫不猶豫地加入購物車,結果就是……坐下來吃了二十分鐘左右我的肚子已經吃得圓滾滾了,最後只能坐在那裏看著開著盒子鋪滿了整個矮桌的三份比薩發愁。而且每盒比薩也都是只吃了一兩塊,扔掉的話有點可惜了。
撐得我不想起身,現在已經快要到零點了我還癱坐在沙發上。我坐在這裏已經兩個多小時了,電視開著,現在放映的是帶泰語字幕的歐美電影,但我的註意力完全不在電影上。
Nubsib到現在還沒有回來……
這是跑到哪吃飯去了啊?珠穆朗瑪峰頂還是新絲綢之路啊?
還是吃完了還有其他節目今晚不回來了?現在……哎!我這腦袋又開始胡思亂想了。
你知道嗎?從開車起到回到公寓拿出手機點比薩,然後再下樓取餐回來坐在這吃的時候,我腦子裏一直很奇怪地不停地想著Nubsib和Oei的事情,一直在心裏問自己他們在一起了沒有?
我現在怎麽變得這麽八卦了?
哢嗒
正坐著安靜思考問題的我嚇了一大跳,因為電影的畫面剛好是主人公拿著一把斧頭安靜地站在樓下,所以我很清楚地聽到了門把輕輕轉動的聲音。
Nubsib回來了……我立馬收起葛優躺的姿勢坐直,抓起遙控器,另一只手拿起一塊比薩裝作正在認真地觀看電影裏的男主和變態殺人狂英勇激昂的打鬥。
我到底是在幹嘛啊!越來越搞不懂自己了。
“Gene?”
我微微轉了下頭,把手中的比薩放回了盒子裏說:“哦回來了啊。”
“嗯Gene還沒有吃完飯啊?”
“呃……邊吃邊看電影。”
“三份比薩?一個人?”Nubsib靠過來,眼睛掃著沙發前矮桌上的比薩盒,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
“嗯,你呢?”
“已經吃飽了啊。”
聽到這我只得把一些話咽了回去,拿起桌上的百事可樂猛吸不再接話,Nubsib見狀轉身回自己房間拿浴巾準備洗澡,當他再次出來時讓一直在暗中觀察的我差點被嗆到,我迅速把視線移到電視屏幕上,裝作沈迷在打鬥畫面裏。
殺人狂頭上套著麻布袋慢慢地拖著腳走,然後就……見到有六塊漂亮腹肌的男性身軀。
“嘿?!”
Nubsib僅下半身圍著一條浴巾停在我面前。
“搞什麽呀,擋著電視幹嘛啊?”
我擡起眼看到18號在對著我笑時努力地收集自己那潰散的精神回來。
“我只是想提醒一下你別吃太多,很晚了,小心變胖。”
……就這樣?!
“知道啦,洗你的澡去。”我用手推趕著對方離開,Nubsib說完就轉身朝廚房旁邊的浴室走去,耳力超好的我在他轉身的時候聽到從他嘴裏飄出了一絲細微的笑聲。
我的視線隨著他的身影移動,現在沒有其他人,所以我就肆無忌憚地盯著他的肌肉看,盡管努力把自己的註意力集中在前面的電影上,但內心一片混亂的我還是忍不住眼睛一直往浴室瞟。當我的腦子能夠正常思考後,發現Nubsib和Oei一起去吃飯這事讓我很不開心。
直接問真的好嗎……這要怎麽問啊?如果Sib反問我問來幹嘛時我回他只是隨便問問這樣子嗎?
我為什麽那麽想知道啊?對啊為什麽啊?但就是想知道啊!
當這兩種想法在我腦海裏打架的時候,Nubsib帶著洗發香波的味道從浴室裏出來了,讓我也想進去洗個澡把一身的疲憊沖掉然後跳上到自己的床上躺著,但剛才腦海裏那強烈的好奇心還沒有消散。
Nubsib回了自己的房間後又出來朝廚房走去,我偷窺著看到他給自己倒了杯水喝後拿著自己的杯子再次走回自己的房間,不到一分鐘又從房間裏出來……然後笑著在我對面坐下。
“說吧。”
“哈?”
“想問我什麽?”
柔和的聲音突然響起我慫得結巴起來:“問……問什麽啊?”
“一直盯著我是有事情想問吧?”
“……”
“如果Gene問的話我一定會毫無保留地告訴你。”
我驚得微微張開了嘴……這家夥是怎麽知道我一直盯著他的?
“我沒有……”我辯解否認的話說到一半被打斷了,或許是真的很想聽對方回答吧,所以我掙紮了一下接著說:“也好,既然你這麽說那我就問問你,你感覺如何?”
“很好啊。”
……靠!
“不是這件事。”
“嗯?哪件事啊?”
“去吃飯的事。”
“哦,還行,飯菜很可口,如果Gene想吃的話下次我們可以一起去。”
“我不想知道這些。”我撅著嘴巴鬧別扭似的拉長聲調說,也不知道為什麽我總是有種被Nubsib戲弄了的錯覺,明明18號那張帥氣的臉上沒有任何表情,只是嘴角邊的笑意比之前的加深了一些而已,這讓我有點火大。
“那究竟是什麽事啊?如果你不直接問的話,我不知道要怎麽回答。”
被那雙犀利深邃的目光緊盯著,我的思緒更混亂了。最終我敗下陣來一口氣把心中的疑惑問了出來:“你和Oei吃飯時都說了些什麽啊?你和Oei在一起了嗎?現在是情侶的關系?”
“……”
“……”
客廳裏變得鴉雀無聲,只有電視裏邊傳來斧頭劈木門的嘭嘭嘭響聲。
見到對方沈默,我才反應過來,恨不得給自己找個地洞轉進去,弄成這樣挺尷尬的。我別開臉思考著要是Nubsib反問為什麽這麽八卦時,除了‘想知道’這個理由之外我還可以用其他借口回答。
“就這事?”
“……”
“為什麽Gene覺得我和Oei是情侶呢?”
“因為……”
我不想把Oei向我坦白的那事告訴Nubsib,因為現在不確定他們兩人進展到哪裏了,我首先想到的是Oei在停車場裏和Nubsib告白的事情,但是現在聽他這麽說感覺不能直白地把這個事說出來:“我事先聲明我不是真的想要偷看的,只是我回來的時候剛好看到你和Oei在停車場裏。”
只是這麽一提Nubsib立馬明白了,臉上的表情也開始起了變化,連嘴角邊的笑意也消失不見了。
“Gene見到了?”
“呃,嗯!就碰巧看到了。”
Nubsib的那雙劍眉緊蹙了起來,但那雙犀利深邃的眼眸並沒有看向我,讓我覺得他現在露出復雜神色並不是因我而起的,沈默了一小會他解釋說:“我答應和Oei去吃飯是因為有點事情想要跟他好好談談,不是你所想的那樣。”
“談事情?什麽事……”
話都快說完了我才反應過來然後趕緊閉嘴,我這也管得太寬了吧。
“今天Oei和Gene聊過了不是嗎?看你一臉心煩氣躁的樣子。”
“……”
心煩氣躁?哦!那可能是Oei求我幫忙的時候……他剛好見到了?決定要和Oei去吃飯也是因為Oei讓我為難了這樣而已?
聽到他這樣的回答,我的心裏生出了一種無法表述的異樣感。
也就是說Oei還沒有向Nubsib表白對吧?而Nubsib也還不知道他被自己的朋友喜歡上了?我現在才知道Nubsib喜歡和認定了我,他和Oei所說的那些話並不是為了讓他自己和朋友產生嫌隙。
“你……沒有和Oei吵架吧?”
“沒有啊!”
“……哦!”
“而且也沒有接吻。”
我還沈浸在自己的臆想裏,緊接著Nubsib丟出來的那句話讓我猛地擡頭看向他,對方沒等我開口就自動把我想要問的第二個問題答案說了出來,“沒有接吻?”
“Gene覺得我會吻我自己的朋友嗎?”
“我……就……嗯?”
我不知道要怎麽回答,因為我的腦海裏還一直記著Oei告訴我他喜歡Nubsib的這句話。我擡眼看向Nubsib發現他也正盯著我看,那深邃的眼眸像是要把我吸進去一樣看看他那顆心一樣。
最後對方用那一貫低沈柔和卻比往日大一點的聲音說:
“Oei只是我的朋友,就醬,不存在超越友誼的可能性。”
“……哦。”
“吃醋了?”
“吃醋?”
“如果知道Gene會吃醋,我肯定不去。”Nubsib嘴角上揚含笑說。
我那顆已平靜下來的小心臟又再次躁動起來,被這話炸得我楞住了將近一分鐘然後才緊緊蹙起了眉頭。
這就是吃醋?我為什麽要吃Nubsib的醋?只是問一下怎麽就被說成吃醋了?
“有毛病吧,我就只是好奇想八卦一下而已。”
“嗯?”Nubsib像是不相信我的話那樣微微歪了一下頭,滿眼戲謔地說:“不是因為看到我和Oei接吻後才想多的嗎?”
“我只是見到網絡上都在說你們的事,剛好在停車場又撞見你們那樣,所以才覺得你們可能是真的相互喜歡著對方。”
“Gene也知道那只是他們的一種推廣宣傳的手段對吧?”
“就……就看起來太過真實了些吧。”
“那如果看起來不夠真實又會有誰相信呢?”
“嗯,那也是。”
“還有……除了Gene之外,我沒有親過任何人,我以為…… Gene是不記得了?”
“……”我無言以對。
不知道怎麽解釋那種了解對方給出的理由後進退兩難的尷尬之情,在聽到Nubsib這樣解釋後,我對於之前導演一直在角落裏放個機位的這個疑惑也一掃而光。
剛剛他重提了親我的那件事多半也不是故意的吧,只是想讓我負責及向我邀功罷了。
“以後不要再吃醋了哦。”
“別搞笑了,不是說過了嗎我沒有吃醋。”
“喔?”
那小子挑了挑眉嘴角含笑地看著我是幾個意思我一點都不想知道!
我別開視線,當把臉轉向另一邊不去看那人的臉時坐在我對面的人突然伸手捏住我的臉,我被他的舉動嚇到了。
我迅速反應了過來慌忙推開對方的手,往旁邊的位置移動,像是在兇小孩子那樣瞪著對方說:
“搞什麽啊!”
“超喜歡看你耍小脾氣後氣鼓鼓的臉。”
“……”
“那個樣子好可愛啊。”
我平靜的內心再次被打破……
雖然常常聽到Nubsib說我可愛,好像也習慣了他這麽說,但每次聽到還是覺得有點別扭。
那雙眼睛緊盯著我的臉頰和嘴角,見到這情形,我用牙齒輕輕咬住兩邊鼓起的臉頰,抿著嘴註視著被對方手臂圍住之處,現在我不再像只鼓著嘴的蛤蟆那樣滑稽了吧?
“我先去洗個澡。”
Nubsib沒有回話,而我也不再給對方任何眼神,旋風般迅速地蓋上比薩盒,然後從沙發上站起來,迅速朝自己房間走去。
“哇!今天過來了啊!”
Tum的聲音讓獨自坐在陰暗角落裏狂按手機玩消消樂的我擡起頭,他看起來一臉訝異像是剛好路過突然見到我,那表情顯得他特搞笑。
“我來好久了啊。”
“哇塞!今早一大早就有拍攝了,我朋友居然也一大早起床了,是什麽讓你鬼迷心竅般地一大早就出了門啊?Sib嗎?”
我朝他翻了個白眼:“關Nubsib什麽事啊?”
“啊,那和什麽有關啊?”
“和我昨晚兩點睡有關啊,今早10點就醒了。”
“哦……就這樣……而已?”他頻頻點頭,那怪異的表情看起來真的很欠揍。他突然出手用手臂鉗著我的腦袋說:“那Sib看到你來了嗎?”
“不知道,應該還沒有見到吧,之前我也只是遠遠地見到你家那孩子進了棚,我去和Mai聊了點事情,分開後就到這來坐了。”
“去看一下他唄。”
“你看見那東西了嗎?”我指向不遠處正開著的工作人員搬過來讓我吹的大風扇說:“我坐這裏就好,很舒服。”
“呃,隨你,一會兒Sib他也能發現你在這裏,他已經秘密關註了你的定位。”
“……”
“哼!一會兒我再來,先去打個電話。”
“嗯,該幹嘛就幹嘛去。”我擺擺手地趕他走,轉頭繼續玩我的遊戲。
明明是個弱智的休閑遊戲,但不知道為什麽還一直輸,為此我和這個遊戲死磕上了,一心想要翻盤過關所以沒有註意到身旁的情況,直到……直到隱約中發現旁邊多一張折疊椅,上面還坐了一個人。
“來了怎麽不和我說一下啊?”
……Nubsib.
“呃……這一定要說嗎?”
Nubsib微微挑了下眉毛:“必須的啊,我們現在在一起了。”
之前也沒有說一定要和他報備啊!
“那下次我發Line給你吧……如果我記得的話。”見到身旁的這個人對我會心一下,那笑容極具攻擊和誘惑力,讓我不得不移開眼睛去看自己的手機屏幕:“你們幾點收工啊?”
“快了吧,導演讓我們先吃飯休息一下,Gene吃飯了嗎?”
“我不餓。”我搖搖頭接著說:“一大早就開始拍了,一會兒完了還要去學校嗎?”
“今天只需要去領個文件資料而已。”
我輕輕地回答,不再問什麽,而Nubsib則剛好有工作人員走過來跟他說這些什麽,我則全心全意的重新投入到我之前的遊戲中去。這個關卡我還是玩得很菜,一次也沒有清關過。
也不知道玩了多久,我的唇邊出現了個滿了飯菜的塑料勺子,我不假思索地就張嘴咬住,把那勺配比適中的炸雞肉及飯嚼碎吞下去後,下一勺飯也到嘴邊了,我還一直盯著手機屏幕,直到看到通關成功的字和各色的煙花躍在屏幕上我才擡起臉。
“……”
然後在看到Nubsib和所有工作人員的探尋的目光後我整個人直接懵了。
哈?!
“Gene,快嚼啊!”
“……”
循聲看過去見到坐我身旁的那孩子手中正拿著一把勺子在等著我,看到我含著滿滿的一口飯沒有嚼動後立馬皺著眉催促。
“你是把自己當成倉鼠了嗎,這些飯是不能這樣存儲的哦。”
那語氣中夾帶著細微笑意的聲音輕輕飄過來時,我趕緊慌亂地嚼起來並迅速地咽了下去,同時伸手推開那個持著塑料勺子的大手退後了一些。要不是顧及到他的面子同時也不讓別人覺得我過分的話我早就搬起我那張折疊椅躲到旮旯角落裏去了。
“搞什麽啊?”
“餵飯啊!”這警告味十足的表情直直戳進我眼睛。
“我又不瞎。我是問你幹嘛餵我吃飯?”
“到了飯點就要吃飯啊!”
“那你自己吃就好啦,我不是說了我不餓嗎。”
我盯著對方那拿著勺子的手,眼神警告著不讓他的手靠近,還好Nubsib很快妥協從了我的意,把勺子放回了塑料盒飯裏,至於那份炸雞盒飯只剩約摸還不到五口飯的量了……臥槽!我到底吃了多少勺飯了啊!
“水在這裏。”
Nubsib抓了一瓶還冰涼的水放到我面前,我還沒有來得及說些什麽感謝的話,工作人員那邊就傳來了準備開拍的信號,Nubsib站了起來,又指了下那瓶水然後才離去,我看著那寬闊的後背轉身離去後才轉頭看向那瓶水。
我已經沒有了玩任何遊戲的興致,把手機橫放在膝蓋上,伸手去拿水來喝,但拿過來來了卻擰不開瓶蓋,只好把水放回原位,然後突然瞥見了一雙眼睛讓我突然一滯。
Oei……
對方站在離我很遠的地方,但因為我戴著隱形眼鏡的緣故我很清楚地看到他臉上的表情和站姿。那張可愛的臉一臉木然地朝著我這邊定定地看著,往日的笑眼也消失了。在我們眼神交接時對方皺了下眉露出一臉煩躁和不滿的表情,這讓正在對他揚眉以示打招呼的我覺得有點奇怪。
想著估計是我眼神不好看錯了沒多想就給對方回了個微笑,但是對方卻別過臉逃開然後往別的地方走去。
就說吧。
現在我的心跟個明鏡一樣無比堅定剛才我絕對沒有看錯而且還被人誤會了。
我是知道Oei喜歡Nubsib,而且還是對方親口告訴我的,所以看到18號剛才的那些舉動Oei會生氣一點兒也不奇怪,雖然我和Nubsib之間並沒有什麽,但仔細一想又有誰會給關系一般的人餵飯呢?而且也不知道昨晚Sib和Oei都說了些什麽。
我輕輕地嘆了下氣,把腦海中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掐滅掉,不想再和那些孩子們過多糾纏,現在關系再好又如何,到時候拍攝一結束哪還有什麽機會見到面啊。
“Gene……”我正漫遊外太空,打了一個世紀那麽長電話的Tum朝我狂奔過來說:“一會兒Sib就拜托你幫忙照顧一下。”
“哈?!”
“公司有點事,我先回去一下,剛才已經和Sib說過了,他說結束後和你一起回去。”
“去哪啊?”我沒有聽清他說了什麽。
“回家啊混蛋,幹嘛一付吃驚的樣子,沒問題對吧,拜托了啊,我有點急先走了啊,下次見。”他像炮仗似的嘴巴一直叭叭叭地講,我根本就插不上話。在說完他輕輕地拍了拍我的肩膀接著又跑過去草草地和全體工作人員道別後就火急火燎地離開了健身房,看來剛才在外面聊那麽久的電話是真有急事。
在送Nubsib回去這件事情上我沒任何意見,本來我就計劃好收工了和他一起回去的。
一個小時後,我還是和之前那樣一頭紮在遊戲裏,直到導演下令收工我才收起手機,走去找Nubsib的途中被Mai和Kae導演叫住了。
“Gene先生,麻煩稍等一下。”
“怎麽了?”
“之前我們有聊過的,現在制片人已經把平臺方面的事情已經談妥了。”說著對方面露微笑地擡起手把我的肩膀拍得啪啪啪響,對著我眨巴一下眼睛挑了挑眉接著說:“總之……電視劇大概是在12月初的時候播放。”
“12月初啊?”
“是的,開心嗎?哈哈哈……比我預計的時間早多了,現在我們的拍攝進度也差不多達到60%了,熱度也很好,領導們也在討論相關工作行程的安排,確定好了他們會正式地下達布告通知下來的。”
“好的,謝謝你!”
Kae導演笑得連胡子都跟著抖動了起來。
“不客氣,最近經常能見到Gene來我很開心,怎麽沒有見到Hin啊?”
“最近他在做明年的出書項目的計劃準備工作。”
“哦!怪不得老是見不到他呢!”
聽著的人點點頭表示了解,寒暄了兩三句之後便和我道別回去繼續工作了,我也一樣從另外一個出口走了出來,環顧了一圈也沒看到Nubsib,想著他可能正在換衣服,所以就站在一旁等著想著關於電視劇播放的事情。
如果問我這麽快可以播出開心不開心的話,就……一般般吧,沒有特別開心,無論怎樣都會播出的對吧。激動是肯定會的啊,等剪輯和相關後期都做好之後就可以在屏幕上見到Nubsib和其他小鮮肉們的表演了。
據我所知,泰國有些電視劇是拍完了再播的,有些是邊拍邊播,優點和缺點也都截然不同,但邊拍邊播也就可以隨時修改調整劇本……這點好處而已。
我只能祈禱平臺方面都最終不會要我們修改部分大綱的內容。以創作者的身份來說,雖然起初我不是很想寫這個故事,但是我也不想看到自己寫出來的東西被魔改後拍成電視劇。
“站在這想著什麽呢?”
“……!”我嚇了一跳。
正當我安靜地站在那裏想事情的時候,Nubsib突然湊到我耳邊輕聲說……這個臭小子。
“跑哪去了這麽久,可以走了嗎?”
“好了,一起回家吧。”
聽到這樣子的回答我點點頭表示贊賞,走到到外邊時我先四處張望了一下,主要是擔心他這學校的粉絲們都跑來這裏等他,而且今天的戲還是中午這個時段拍的,還好劇組的工作做得相當好,找人守著出入口不讓閑雜人等進入,上次停車的那個地方也很安靜沒有任何喧鬧聲。
“Gene要急著回去嗎?”我剛打開車門Nubsib突然問道。
“哈?幹嘛啊?”
“我要去學校拿一下課程資料,Gene要去學校門口的那家店吃蛋糕嗎?”
“蛋糕?”我的食欲就這樣被勾起來,啟動並倒好車出來了之後轉頭問Nubsib:“好吃嗎?”
“我不吃甜品,但是那家店有被登報推薦過。”
“那好,你去拿東西我在那家店等你。”
決定好了之後,我立馬踩了下油門開車離去,劇組用來拍攝的這所大學和Nubsib所讀的那所大學離得有點遠,還好現在這個時間段塞車沒有那麽嚴重。我打開了車載音響放歌來聽,時而安靜地開著車,時而跟著歌聲哼唱幾句。而Nubsib看起來像是在和他同學詢問關於學習的事情,一直在那裏打字發Line忙個不停。
開到Nubsib學校的學生活動區域時開始有點塞車了。
“Gene停在這裏也可以,剛好有車位。”
“啊?不開車進去嗎?”
“沒關系,開著車進進出出的也很麻煩,就先停在這兒吧,我先帶你去那家店。”
Nubsib指著路,我見狀便不再多說什麽。我熄了火,為了降溫我把兩邊的後視鏡調低了一些,然後緊跟著Nubsib也打開車門下了車,Nubsib走到我旁邊,輕輕碰了下我的手臂,然後雙手抵在我的後背推著我往前走。
18號的學校門口沒見到有什麽學生在瞎幌,估計現在還是上課時間的緣故。當Nubsib給我拉開甜品店的玻璃門時,我的耳朵裏傳來了一陣小小的尖叫聲,這家店裏有兩三桌的女生坐著,估計是Nubsib還在門外時女生們就見到了他,見到他也進來了就激動和興奮地尖叫了起來。
我嘔……哼!有顏了不起啊。
Nubsib絲毫不在意,像是習慣了那樣,把我帶到靠落地玻璃窗邊的一張桌子坐下,然後拿起菜單放在我面前。
“等我回來哦。”
“嗯,好的。”
“就坐在這裏不要走開啊,要是慢了的話我會打電話來跟你說的,知道了嗎?”
“嗯,我又不是小孩子,快去!說這麽多我都快拿回來了。”
Nubsib盯著我笑了起來,把手放在我的頭頂,轉身朝店外走去,徒留手裏拿著菜單坐在座位上一臉慌亂的我目送他離去。
這個小屁孩和他相處越久,他就越來越把自己當做大人了。
我收回視線開始專心看菜單裏那十幾種蛋糕準備點單,這家店菜單上所有的蛋糕都配有實物圖,看著讓人垂涎欲滴。其實我的飯量不大,但是個甜食愛好者,因此抑制不住地點了兩份,我見到菜單裏有甜蛋絲蛋糕,(譯者註:甜蛋絲是一種泰國甜點,是用蛋黃和白砂糖油炸而成。)因此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媽媽……之前回去只是呆了一小會兒,後天還是再回去探望一下他們好了。
等服務生把甜點端上來後我坐在那裏一邊玩手機一邊品嘗起來,讓我有點微微不爽的是剛才見到Nubsib就尖叫的女生們現在都在盯著我看。
哢嚓!
“……?!”
我嚇了一跳。
快門聲傳入我的耳朵,轉過去看到一群女生快速地把手機反扣在桌面上,而拍照的人正被其他小姐妹們的推拉著像是在責備她忘記了關快門聲讓我發現了他們。
“對不起!弟弟太可愛了,以至我朋友的花癡病又犯了。”
“Tim!”
“……”我只是呵呵地笑著沒有說任何話,也沒有對他們搞錯了我的年齡做出任何解釋,回頭繼續和我前面的蛋糕奮戰,但是這一次是背對他們的。
才吃完了一份就開始覺得有點飽了,另外一塊需要暫停休息一下再吃,就在這時尖叫聲再次響起來,連猜都不用猜就知道肯定是Nubsib回來了。
Nubsib手裏拿著一本透明封面的文件夾走了進來,但來得並不是只有他一個,身旁還跟著兩個男生,Tum那個孩子的身高真的很有優勢,走在大街上絕對是百分之百的回頭率。
“和Sib這小子走在一起感覺我的顏值都下降了七成。”
“你這也叫帥?”
他們走到我桌子旁互懟著,而我則一臉懵逼地看著他們。
“等了好久吧?”Nubsib問。
“還好,我都還沒有吃完呢……你的朋友嗎?”
“是的。”
“一會兒是要和朋友出去嗎?”
“不是,他們想要吃蛋糕,所以跟著我一起來了。”Nubsib邊說邊拉開我旁邊的椅子坐下來,他的朋友也在我們對面坐了下來。兩人嘴角邊都掛著和善的笑容,其中一人見到我正在看著他時還給我回了一個見牙不見眼的大笑容。
“您好!”
我差點來不及舉手回禮:“你好!”
“你就是Gene啊,圓圓的臉蛋大大的眼睛真的好可愛啊,我叫Win,他叫Sing,之所以頂著個鹵蛋頭出門是因為開學時剛出家回來。”
“辣雞!你有這個必要見人就提這茬嗎?”
“不是啊,那把這話剔掉。”
當我收到了Win那眼帶笑意的探尋目光時禮貌性地對他回以友好一笑:“聽Oei那小子提到Gene哥好多次了,今天終於見到真容了。”
“Oei弟弟?”
等等,Oei弟弟提起我幹嘛……
“是啊,Sib這家夥如果我們不問他是不會說的,現在我朋友還住在您家裏是嗎?”
“是的。”
“Sib如何?”
這問得沒頭沒腦的因此我也含糊地回答:“還好,性格蠻好的。”
“贏了!”
好端端的Win突然喊一句,轉過去抓住他身旁的朋友使勁搖晃,這舉動讓店裏的人全都盯著他看,我的臉則由原來的茫然迅速變成了詫異:“贏了什麽啊?”
“Win,Sing你們要點蛋糕嗎?”
坐在我身旁的Nubsib把菜單放到了他的朋友面前,他那兩位朋友就突然頓了一下,然後嘿嘿地笑了起來,立刻拿起菜單看起來,看了不到5秒鐘就起身往櫃臺那邊點東西去了。我把視線轉向我身邊坐著的這個人,見到他正在對著我寵溺地笑。
“這家店的東西好吃嗎?”
“嗯,很好吃。”
“那要再點個打包回去嗎?只能再點一份,要不然肚腩就出來了。”
見到那雙銳利深邃的目光垂下來看向我的肚子,我忍不住伸手摸摸自己的肚子說:“不會的,不是我在吹,我是真的很慶幸自己擁有這麽一個無論怎麽吃也吃不胖的體質。”
Nubsib抖了下眉,但是嘴角邊還掛著笑意,就在那一瞬間,他擡手繞過我的手在我肚子上輕輕地摸了一小會,然後做出吃驚的樣子說:“嗯!真的耶。”
“……”
“但是肚子這樣子軟綿綿的小心血糖過高啊!”
我舉起手想要打對方的手被對方避開了,我氣急敗壞地低吼:“我也沒有吃很多好吧!”
“是是是。”
Nubsib現在臉上的笑容真的超級欠揍。
不一會兒,Nubsib的那兩個朋友兩人各端著一份蛋糕回來坐到了之前的位置上,一臉開心地看著前面的蛋糕,除了本來就是喜歡甜食的我之外,真的好久沒看到還有男生見到甜品時雙眼放光的可愛樣子了。
“先發個IG,隨便錄個快拍小視頻,Gene哥要一起拍個照嗎?”Win弟弟特意很熱情地轉過頭來提醒我,起初我打算拒絕的,但是在看到那孩子雙眼放光的看著我,忍不住就點點頭同意了。
自從認識了這幫年紀比我小的孩兒們才發現自己原來是個心軟的人。
“和Sib拍一張吧。”
那孩子把攝像頭轉過來,在聽到說要幫我和Nubsib拍合照一張合照時我楞了一下,但是見到那張滿臉笑容的人沒有說什麽我也跟著湊過去對著鏡頭笑。
“都要掉出鏡頭外了,我想把兩位的肩膀全都拍進去,靠近一點啊!”
我和Nubsib同時挪了一下,變成了肩膀緊貼的樣子。Nubsib的肩膀比我的高一些,拍的時候我必須把一只手臂放到後背躬身往前。
“好了,你們看一下,不行就重拍。”
我搖搖頭不想多事,但是Nubsib伸手接過來查看,像是很滿意似的說:“發來,一會兒我自己發IG。”
“嚇?你自己發?”
“嗯!”
“謔!那你自己發吧,那樣那些看客們就可以在你的IG和話題裏見到老子了。”
Nubsib沒再搭腔,拿起自己的手機一通亂摁。而我也不再那麽緊張了,我平常也沒怎麽上傳IG圖片,一般都是發一些咖啡或是其他一些成年人覺得非常有內涵的東西……也就只是為了立個人設嘛哈哈。
盡管我也不知道立這麽個人設來給誰看,因為我的IG總共也就不過百來人關註而已。
“Gene,你的ID名叫什麽?一會兒我標註一下。”
“GENE -1418。”
說完我就坐了回去繼續吃那個剩下的蛋糕,Nubsib的朋友們今天也都沒有課了,所以一起在蛋糕店坐了一個多小時,起初我覺得有點怪怪的,好端端地幹嘛和這幫孩子們坐在這裏吃甜品,但是在Win弟弟的引導下你來我往的問答裏我們竟然也聊了很多,而且居然還聊得相當愉快。
直到這家店裏陸續地坐滿了慕名來見Nubsib人,我開始覺得有點煩躁所以才提議說要回家。
“你的朋友也太可愛了吧!”坐上車後我主動開口說。
“是嗎?”
“對了,他們是剛入學時交到的朋友嗎?”
“對啊。”
“我都沒見過你有和哪位朋友出過門呢!難道你所有的朋友都有對象了?”
Nubsib皺了皺眉說:“Gene打聽這個來幹嘛啊?”
“嗷,就隨便問問解解悶啊。”
“如果真想問的話那就問問我的事情吧。”
我一臉訝異地反問:“為什麽要問你的事情啊?我全都知道啊。”
“確定?”
聊到這裏時剛好碰上了紅燈,我趁機轉過頭看著坐在我旁邊的人,見他咧著嘴一臉壞笑地說:“那你知道我喜歡什麽嗎?”
“知道,我啊。”
當聽到我擲地有聲地說出來時,Nubsib輕輕地說:“很好!很棒棒!”
“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誰,我就知道你吃這一套。”
交通信號燈變成了綠色,我回過頭來專心地繼續開車不再說話,我努力著讓自己融入這個有點異樣卻無比舒適的氛圍裏。

最夯bl耽美小說推薦網的泰劇《數到十就親親你》第14章到這裏啦,今天跟老大發脾氣說,你要是想讓我走就直接說,不要拐彎抹角搞些事情出來,我看不懂!結果的結果,他們說我很勇敢!

文章来源: 天府泰剧

上一篇:泰劇《數到十就親親你》第13章:你這樣看我幹嘛啊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