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夥伴們腐文網站要記得點擊收藏哦,側邊欄底部的廣告也幫忙點擊下,賺些小廣告費來給網站續命用的,辛苦了,萬分感謝!

泰劇《數到十就親親你》第15章:還要在家過夜啊?

泰劇《數到十就親親你》第15章:還要在家過夜啊?

2021年又出來一部腐劇啦!那就是《數到十就親親你》,是《待到重逢時》飾演前世的Dean的Korn,歡迎九哥新劇第15篇,這點粉絲,真的不用太驚訝,講真,現在沒個2000萬粉絲,我都不覺得他可以算得上當下熱門明星了。所以我就特別在意我粉的人的關註量,但我無力回天!

我醒了,閉著眼手伸到枕頭旁胡亂摸索著找手機。
就是已經躋身為人類重要物品的那個四方體破玩意啊,一開鎖屏,強烈的光線射入眼中讓我不得不別開眼,把光線調低到能夠讓自己的眼睛適應後,看到第一條信息提示的我直皺眉頭。
Kookzuza、Notter13等315個人開始關註了你。
什麽情況!
我猛地眨了好幾次眼睛,盯著那Instagram的圖標看了好久,都不知道完了多久了一直都沒有過任何提示,今天突然湧出來這麽多關註我的以及給我之前的圖片點贊的人,最奇怪的是今天居然有三百多個人關註了我。
三百多個?三百多個人啊!
記得昨晚最後登錄時看到的僅僅只有110多個人關註而已啊,這三百多又是從哪裏冒出來的啊?我滿頭的黑人問號臉,忍不住點了進去看,見到粉絲數量那裏一夜之間漲到了四百多差不多五百人,然後再逐一點擊進去看到關註我的清一色都是我不認識的人。
我靈光一閃,好像突然想起了什麽。
……昨晚Nubsib標註了我,在他問了我的IG賬號後就關註了我。但我從蛋糕店回來之後就忙著埋頭寫小說或是看劇了,睡前都沒有再看過手機。
我點進了Nubsib的IG主頁。
Nubsib的官方IG賬號我是知道的,之前選角的時候已經看過了,至於這個賬號應該是他私人的,上面只發一些照片,關註的人也比官方賬號要少一些,但也有30多萬人關註,人氣可謂是相當的高。
Nubsib.t [圖片] 1/2
55,497位用戶點贊
共789條評論
23小時前
Nubsib只發了兩張照片,沒有配任何文字。第一張照片是我和他的合照,我對著鏡頭燦爛地笑著,Nubsib則和平常一樣的嘴角微微往上揚,下巴抵在我的腦袋上,看起來一副酷蓋的樣子。見到照片裏那過於燦爛的笑容的自己,我忍不住皺起眉頭,如果是更得體地微笑的話或許會更加好看一些。
另一張是Win和Sing兩人分別舉著自己點蛋糕一臉大笑著的照片。當我點進去開始看評論時,還有很多點贊的提示彈出來,搞得我差點就被退出來。
Asnaka : Nubsib旁邊的那位叫‘Gene’,是Nubsib現在正在拍的那部劇的小說作者。
(回復)jemini2015@asnaka: 作者是個男生嗎?
(回復)prewpro-@asnaka: 呵呵,除了選角好之外,原來和作者的關系也這麽好啊。
(回復)allymycat@asnaka: 好可愛啊,關註一下他哈哈哈……(回復)hi-earn08@asnaka: 推特上有個話題叫#Gene不是司機#Tang.Mo: 那個笑得很燦爛的叫Win對吧?另外那位就是Sing吧,拿小本本記下了,但另一位叫什麽名字啊?好可愛啊。
--已讀評論回復[ 4 ]
Jrmit- : 又帥出新高度了,我的小心臟啊!
“……”
裹在被子下的我冷汗都要冒出來了,看到那些評論嚇得我差點摔下床。
見鬼了,他的粉絲現在全部都知道我是那部劇的原小說作者了,也不知道他們是從哪裏得知的,但是見到自己的照片被這樣分享出來,我真想挖個坑把自己藏起來。現在對於無故多出三百多位粉絲不再有任何疑惑了。
在看了部分的評論之後我就退出了IG,然後接著打開那個藍底白色小鳥圖標的軟件,打開搜索框把#Gene不是司機#這幾個字粘貼上去,還好這個話題的熱度還不是很高,但位居第一條的是……我的照片。
熱門
熊熊群@fcscandle
見到Nubsib IG照片裏那個眼睛大大,臉頰圓鼓鼓的那個可愛的男生了,所以就試著去搜索了一下,功夫不負有心人,終於知道了他叫‘Gene’是《兇巴巴的工院老攻》這本小說的作者,是出現在前天某些人發的兩人單獨去餐廳吃飯,推文中站在Nubsib身旁的那個人,據說是Tum哥的朋友,還和Nubsib住在一塊。PS.這個照片來源於真主的IG.#Bad Engineer Theseries# #兇巴巴的工院老攻# #Nubsib(圖片)(圖片)(圖片)
評論22 轉發2489 贊896
(評論)ben77TM:哇,好可愛啊!這位就是作者啊,剛見到的時候有點訝異作者是個男生,哈哈哈……(評論)找個人來支持SS大學:嗯哼?這就是所謂的#Gene不是司機#(評論)MAX?:是他嗎?Nubsib上次直播時候抓的是這位的手嗎?是這個人吧[圖片]
(評論)愛Lisa﹤3:這照片靠得也太近了吧!哈哈哈……(評論)nanagirl Coco:求指路IG.
我看了兩三篇推文後就退了出來,說不清這一大早起來就發現自己像個明星一樣被別人關註和議論是什麽感覺。雖然人不多,但這個數量也算是了吧。
起初感覺是害羞,我又不是明星,自己的照片被這樣公開當然會害羞啊,而且還是用手機前置鏡頭拍的原圖,當然最羞恥的是現在大家都知道我是個耽美小說的寫手了。雖然在我的小說要拍成電視時我有和家人說過這事,但是除了家人和很親密的朋友之外我沒有向外人提起過……我又害羞地在床上蒙著頭躺了一會兒最後用力地甩了甩頭,不想讓自己過多糾結和想太多,加上我和Nubsib或是Oei這些明星又不一樣,過段時間自然就不再有人提。
這麽自我催眠後心情開始順暢起來,起身刷牙洗澡,但剛走到客廳時被正坐在討論事情的兩人給嚇到了。
“啊,Gene,你醒啦。”
“嗯嗯。”
“最近你起床還蠻早的嘛。”
“最近我睡得早嘛,昨晚4點就睡了。”
“淩晨4點這個不叫早睡好嗎?”Nubsib低沈的聲音響起,我順著聲音看過去,之前站在另一邊的他已經走到我身旁,伸出手一把抓住我頭頂那坨還濕漉漉的頭發說:“怎麽不先擦一下啊。”
“嗯?哦,隨便啦,一會兒就幹啦,這位經紀人先生你來這裏幹嘛啊?今天沒有戲要拍嗎?”
“今天戲是沒了,但有個劇照宣傳要拍。”Tum回答。
“哦!”
我想起來了昨天導演已經跟我說過這部劇是邊播邊拍的,所以現在需要著手推進開播的各項宣傳工作了。
“要去看看嗎?一起去吧。”
“我可以去嗎?”
“嗷,當然可以啊,你是作者,怎麽老是問這些傻問題啊!”
我的臉瞬間變得明媚起來,本來打算先下樓隨便吃點東西,然後回來坐在電腦前構思一下下個章節,自從上次和編輯聊過之後現在還沒有任何頭緒,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去片場導致了我的進度有點拖延。
出去逛逛轉換一下心情也好。
“那你們等一下,我去換件衣服帶個隱形眼鏡。”
“嗯,別急,時間還很充裕。”
我回房換了件衣服,沒多久就穿戴整齊地出現在他們面前:“好了,現在走還是怎樣?”
“Gene你不是還沒有吃飯嗎?”Nubsib問。
我點點頭,Tum接下話茬子說:“廚房裏有個盒飯,是Sib讓我買來給你的,你先去把它吃了,我和Sib簡短地講一下今天拍攝的內容。”
“好的,3Q。”
說完不再理他們自顧自走到廚房坐下吃了起來,不一會兒就被我光盤了。
不久Nubsib就過來叫我出發了,一個小時後我們來到了攝影棚。今天我是坐Tum的車來的,因為他說今天這個拍攝結束後沒有其他工作了,我想著結束後我們仨可以一起出去吃個飯然後再讓他送我們回公寓,所以我就沒有開車。
攝影棚在一棟大廈的十樓,從電梯出來前往攝影棚的路上我們遠遠就看到了室內那一幅熱火朝天地工作景象,棚內緊挨著墻壁中央位置布置著白色的落地帷幔背景,旁邊立著反光傘、柔光箱等各種需要用到的攝影輔助器材。
我仔細地端詳著這四周的環境,想要把它們刻進自己的腦海裏,以便下次寫到有關娛樂圈的情節時可以派上用場。
“Gene。”
“哈?”
“一會兒就待在Tum哥身旁啊。”
我朝他翻了個白眼:“求我啊!你還真當我是個小屁孩啊,快滾去準備工作吧你。”
Nubsib和其他人要先去做準備,除了宣傳團隊人員、攝影組人員以及Nubsib和Oei兩個男主之外還有這部劇的其他主要演員。
在我看到Oei的那一刻見對方也看到了我,我們就這樣對視一小會兒,最終Oei還是像之前那樣別開臉避開了。自從那天Nubsib和Oei聊過之後,他就再也沒理過我……有點遺憾和難過,原本我們的關系還可以,我努力安慰自己不要在意。
我站在那裏看著他們忘我地投入工作,但看了好久還沒輪到Nubsib就開始覺得有點無聊。轉頭看Tum,見到他正來回對比地看打開著的手機屏幕和手裏拿著的文件,所以我跟他說了句我去樓下買咖啡就走開了。
“別太久,一會兒Sib拍完回來見不到你我會被揍的。”
“我又不是Nubsib的兒子,能不這麽誇張嗎?”
“哼!”
這回答超欠揍,聽得我想給他呼個巴掌了,但一想到他那些長篇大論歪理,索性識相地轉身轉動門把打開那扇厚重的房門朝電梯間走去。
剛才上樓前我看到樓下有一間小小的咖啡屋,點杯熱乎乎的咖啡到樓上慢慢喝著等。
“一杯熱卡布奇諾。”
“謝……”
“再來杯冰摩卡,我付錢。”
一張紫色的鈔票被放在了櫃臺上同時還用手把鈔票往店員的方向推過去,當我轉過去看到那張帥氣的臉時,臉上露出和店員小姐姐一樣的驚訝之色。
對方對上我的視線後挑了下眉說:“我請。”
“Saimok弟弟?”
對方點點頭,指著面包房裏的玻璃櫃說:“還要點其他的嗎?”
“不了……等一下啊,不用你請啦,一會兒我自己付。”
“沒關系啦,一杯也花不了幾個錢。”
站在我面前雙手插褲袋裏的男生叫Saimok,他是之前參加選角的男主攻5號選手,我曾跟他說過他的形象很好只是和劇中的人設不太相符,現在他剛接了Tawan的劇,前兩個星期才開始進組拍攝。我一直記得他的臉,也見過他好幾次,但直到今天才有真正的交談機會。
“Gene哥幾歲了啊?”
我的卡布奇諾已經好了,但請客的那位還要在那裏等他的冰摩卡。
“快26歲了。”
Saimok瞪大眼睛說:“真的?看你的臉那麽嫩,要是你不說的話,我以為是高中生呢!”
“是嗎?”
一聽到這話我立馬看向玻璃裝飾的墻壁,看到玻璃上映照出來的模樣,我左照照右照照,還忍不住伸手撩了一下自己額前的頭發。
看來我要抽個時間去美發店讓發型師幫忙設計一個符合我的發型才行。
“現在他們那劇拍完了嗎?”
“暫時休息,把大結局的那場戲拍完就殺青了。”
“哦!”
剛好Saimok的摩卡也好了,我們一起走回去。Saimok的性格和Nubsib的同學Win一樣都是個自來熟,和Win比起來Saimok少了點戒備心。只是從咖啡店走到電梯前以及等電梯那丁點閑聊時間我就得知了他現在讀大三,入演員這行好久了,他本人更喜歡唱歌,明年會以歌手的身份出道。
“因為我姐一直纏著我所以才報名參加了您那部戲的選角試鏡,她是個腐女。”
居然還知道腐女這個詞……不錯嘛。
“我姐還是您的粉絲,買了兩本工院的書,一本拿來看,一本用來收藏,之前還托我拿書來讓哥幫忙簽名呢。”
“真的?我可以簽名啊。”
“真的嗎?”Saimok反問,看到我點頭後笑著說:“要是我姐知道了肯定會開心到尖叫的。”
我也跟著笑了,每次聽到有人說喜歡這部作品時,不管起初我有多抗拒寫這本書,或是如何不認同現在都已不重要,反正到最後當我得知有人喜歡它時自己還是會開心得像個二百五那樣。
“那下次我帶來讓哥幫忙簽名,下次哥什麽時候來能提前和我說一下……嗎?”
“……?”
“Sib。”
我們剛回到攝影棚,Saimok就喊了個名字,我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見到Nubsib那高挑的身型在那杵著。
Nubsib看向Saimok一臉平靜地說:“你不知道工作人員在找你嗎?”
“怎麽了?我只是去買了杯咖啡而已。”
“……”
“好吧。”Saimok聳聳肩故作輕松地答道,然後對我說:“別忘了我們說好的哦,下次我拿來。”
我點點頭目送他就朝工作人員那邊走去,估計是要重新化妝做造型吧。我盯著他的後背才看了一小會就被Nubsib用四根手指頭戳著我的下頜,把我的臉轉回來。
Nubsib雖一副笑嘻嘻的樣子,但那眉頭皺得像是打了結:
“別忘了說好的?”
“哈?”
“說了什麽啊?”
“哦,Mok弟弟想讓我給她姐買的小說簽個名。”我開心地說:“下次他拿小說來給我簽名。”
“哦。”他點點頭接著說:“下次不要再這樣魯莽地和別人搭訕了,很危險。”
“哈?怎就危險了?”
我一臉疑惑地反問,而Nubsib卻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只是伸手拍拍我後背然後再輕輕地推著我走去往相反的地方走去。
聽說現在就剩這組照片,拍完就可以收工了,工作人員說這組不會拍太長時間。最終在所有工作人員團結一心的互助下,毫無意外地按照原定計劃結束了拍攝。一結束演員們都去換衣服卸妝了,盡管我是第一次來而且並沒有提前和他們打招呼說我是這部小說的作者,但還是有工作人員過來邀請我去觀看他們剛才所拍的原片。
這次的拍攝概念在相關工作人員和演員們的努力下,通過鏡頭語言很好地表達及詮釋了出來讓人印象深刻。
“走,吃飯去,我請客。”我走回去找到他們兩人後說。
“請吃什麽?六巷口的粿條?”
“MK。”
Tum瞪大眼睛說:“是誰前天說只請粿條的啊?”
“哦,你想吃粿條對吧?”
“壽喜燒,壽喜燒,走走走……走啦。”
Tum像害怕我會變卦那樣趕緊一邊挽著我的胳膊另一邊挽著Nubsib走出攝影棚。
這頓我請客,我向來都不是吝嗇之徒,就放開讓他們自己隨意點。我們選擇到位於我公寓附近的一家商場裏的MK分店就餐,一來方便Tum開車送我們回去,二來我等下要去Bakery面包店買點蛋糕零食等拿回去給爸媽和鄰居,剛好朋友也在,就順便讓他們幫忙選一下也好。
回到公寓我立馬把所有的零食和甜品收拾好放到冰箱裏,邊整理邊說:“明天起往後兩三天我都不在這裏。”
“還要在家過夜啊?”
“嗯,應該要住一兩晚吧,一個人住可以吧?”
“如果說不行呢?”
“那我倒要問問你今年幾歲了?”
“我會無聊啊。”
我邊收拾東西邊翻了個白眼,決定換個話題:“麻煩你幫忙看家了哈,有什麽事情發Line給我。”
“要是想你了也可以發Line嗎?”
沒想到會聽到這樣的問題,害得我差點被自己絆倒,回頭見到對方倚著一邊肩靠在廚房的門上嘴角含笑地站在那裏盯著我看,我見狀打哈哈地笑著說:
“如果不是什麽重要的事情我不回的哈。”
這小屁孩的笑話一點都不好笑,讓我都不知道要怎麽回答了。
次日
因為計劃好了要回家,所以我定了個一大早的鬧鐘,盡管昨晚睡得比較早但剛聽到鬧鐘響時還是小小賴了下床,當我洗漱完畢走出房間去取出準備要帶回去的東西時,時間還是很早,估計Nubsib還沒有起床。我盡量輕手輕腳地收拾,平常我要是回家過夜的話都會檢查好門窗等所有的東西,但這次回去還有人幫忙照看,所以不用怎麽檢查。
我家在城外很遠的一個村裏,還好一大早出城的路上沒有塞車,再加上我出城的路線本來就沒有進城上班上學的車流量大,所以沒多久我就到家了。
在路過了保安亭,繞過村子盡頭的那個大泳池,就看到了我家那籠罩在清晨的陽光裏的屋頂,而從我家往後邊數兩後第三棟的房子是我們這片地區最貴也是最大的房子。
我拿著鑰匙下車打開大門的柵欄,但是還沒有來得及推開,個子矮小的Kham大叔跑了過來。
“Gene,我來幫你開。”
我擡手行禮說:“沒關系,麻煩您一會兒幫我關一下就好。”
我家裏沒有什麽傭人,只有Kham大叔和他的妻子Im阿姨兩人陪著媽媽順便幫忙打理家務而已。之前他是父親公司的一個保安,勤快得不得了幾乎沒有休息過,後來他上了年紀,爸爸就讓他帶著自己的妻子到家裏來工作,我很小的時候就認識他了,他也把我和我們家的人當做家人了。
一踏進客廳發現媽媽正在玩手機,我拿出零食分給了他們,開口和媽媽打招呼:
“在玩什麽啊?”
“哇哦!”媽媽被我嚇到了,擡眼看到是我故作兇我的樣子說:“回來也不提前說一下。”
我一臉燦爛地笑著站在門口說:“又在和朋友聊天了啊?”
“那我還能做啥啊?”
“來吃點甜品,嗯,我是特意買來孝敬您的哦,”我把所有的東西放在沙發前的矮桌上。盡管前些天剛回來過,但見到媽媽還是忍不住上前去抱她,當下我立馬挪到她身旁坐著,然後張開雙手緊緊地抱住了她,在我的感染下媽媽也會抱我。
“怎麽突然想要回來了啊?前些天不是剛回來嗎?我還以為要等到下輩子才能再見到你的臉了。”
“前天有個弟弟帶我去吃蛋糕,見到甜蛋絲蛋糕就想起媽媽來了。”
“哦!沒見到就想不起媽媽我了?”
“想啊。”
“在哪兒啊?帶甜蛋絲蛋糕回來給媽媽了嗎?”
“沒有。”見到媽媽一臉愕然的樣子,我就拉出袋子解開給媽媽看:“我買了一些低糖的雜糧蛋糕,前天媽媽已經吃過甜蛋絲蛋糕了,而且還吃了很多,小心糖尿病找上門來啊。”
“媽媽哪有經常吃啊,要是Gene不回來媽媽都沒有吃過。”
“喜歡叫Jaep哥和爸爸買,還以為我不知道嗎?”因為怕沒有她喜歡的東西媽媽會鬧小別扭,所以我趕緊岔開了話題:“外公呢?還有Saimai今天怎麽沒見它跑來接我啊?”
“外公在上面睡覺,估計得傍晚才起床,Saimai被Im阿姨抓去洗澡了。”
“哦,那我先和媽媽吃點甜品吧,我先去拿碟子過來。”我走進廚房裏拿了碟子後坐下來和媽媽一起吃甜品,然後又和媽媽聊了大約兩三個小時才告訴媽媽今晚我要在家裏過夜。盡管她一臉驚訝,但是還是可以看得出來她很開心。和媽媽聊到不知道要聊什麽了,媽媽才拿起手機繼續和她的朋友聊天。我則往屋後走去,幫Im阿姨吹狗狗的毛,然後和它玩到了傍晚。
差不多六點,爸爸和Jaep哥從公司裏回來了,今天中午媽媽發了Line和哥哥說我回來了之後,哥哥回家手上提著酸湯和還有很多其他的菜。
“如果只是天天待在屋裏寫小說,那回家住也可以啊Gene.”
我把埋在飯碗裏猛吃的頭擡起來說:“那爸爸的房子不就被荒置了?我在努力存錢買了。”
“就那樣子放著也沒有什麽啊,什麽時候去曼谷再住也行啊。”
“最近在忙那個被改編成電視的小說等相關事情,我會好好考慮的。”
“對了,自從上次你打電話來說你的小說要拍成電視劇我一直都沒有問你,現在怎麽樣了啊?”這一次換作哥哥問我。因為Jaep哥提到了這件事,爸爸立馬變得安靜起來一言不發地坐在那裏吃飯。
估計還覺得有點別扭吧……
當我把我的小說要拍成電視劇的消息告訴家人時,媽媽和哥哥聽後很開心興奮,但爸爸很平靜地不發一言,實際上他也很替我開心,只是不湊巧我那本小說是耽美向這類型的。在發現自己兒子寫的是這種類型小說的情況下,他不知道該說些什麽好,也不知道可以向誰炫耀,這點我能理解他。
我的家人對於同性戀並沒有什麽偏見,雖然現在同性戀已經得到越來越多人的理解和接受,但對於長輩們來說還是有點難以啟齒。其實本來我不想說的,要是沒有拍成電視劇的話估計我這輩子都不會說出去。之前我也是考慮了很久到底要不要說出來,但我想到要是上映後他們才知道的話到時候估計問題會更大,所以我最後決定還是要先向他們坦白。
我至今都還記得當時全家人的表情……我花了一天多的時間努力地跟他們解釋,最後他們才相信了我不是Gay。
“快要播出了。”
“是嗎?那男主和女主是誰演的啊?”
“他們的叫法是男主受。”
“差不多啦,到底是誰啊?我認識嗎?”
“不知道啊,都是一些小鮮肉明星和新人演員,他們也都是第一次演戲。”
其實關於這個劇的演員陣容早就發過通告了,只是大家不認識他們很正常,這和受眾群體不同的原因有關,像Nubsib在青少年群體中就比較有名,重點是這是他出演的第一部電視劇。
“出名了不要忘了媽媽啊!”
“哦豁,媽媽這怎麽能忘記啊!”
就這樣邊吃邊聊了一個小時,然後我幫媽媽上樓去給外公餵飯,然後做這做那的直到九點多十點鐘才洗好澡回到自己的房間裏忙自己的事情。我靠在床頭吹著空調挑選著照片準備上傳到我那已經兩三天沒有更新過的IG,選照片的時候看到有張自己頭發和衣服都濕了的照片,我卷著小褲腳,拿著吹飛機對著鏡頭燦爛地笑著。但是圖片的重點在於頂著一身濕漉漉毛發坐立於畫面中央Saimai,我有意讓它成為這張照片的主角。
這張照片裏的我看起來不太像個成年人,但是看到Saimai那麽可愛所以選擇把它發布了出來。
白色的Saimai,今天只是濕了還好沒有被水給化掉。哈哈哈哈……嗯……這文案好像有點中二,照片裏的我毫無形象可言,一點也不精致,不能用這麽中二的標簽,最終我換了個簡短的詞:Saimai後邊再加了個狗狗的表情符號替代了上面那句中二的話。
發布了之後像往常一樣退出了App玩其他的,但IG的提示音卻噔噔蹬地響了起來,讓我不得不再次點進去查看新信息……都是因為那些最近新關註我的人啦,以前哪有過這種待遇啊。
nubsib.t:好可愛啊!
cheery22:什麽可愛啊?人還是狗狗啊?科科科……Im-supergirl:是嗎?Gene哥哥很可愛對吧……
tobTH:要是我改嗑SibGene大家會有意見嗎?哈哈哈哈。
Ortum-:軟萌的Gene哥哥這簡直就是犯規啊,還讓不讓人睡覺了!可以多上傳一些照片嗎?哈哈哈。
jameJr:Gene哥哥和Saimai都好可愛啊。
“……”
這小子來評論是為了……
給我評論的人不多,但是在Nubsib那條評論裏留言的人特別多,看完了不知道要怎麽回答,最後只好都給他們點了贊,然後退了出來,不再理他們的那些評論,然後坐在那裏瞎瀏覽,我都決定準備睡覺了,因為明早還要早起,但是……Line!
nubsib:還沒睡嗎?
已收到的新信息……
Gene:還沒,有事嗎?
nubsib:想你了。
臥槽……
Gene:你是來搞笑的嗎?
Gene:(發了個表情)
Gene:無聊的話就不要再發來了,我說過了不是重要的事情將不再回復。
nubsib:那現在不也回我了嘛!
Gene:還不是以為你有重要的事情我才回的啊,我不會再回復了哈。
nubsib:(發了個表情)
看到那個表情包就來氣,對方發了很多個橙色小狐貍呆坐在地上的表情,那麽可愛的表情真的和他的性格完全不搭邊。
nubsib:又對我這麽狠心了。
Gene:狠心個鬼啊,很晚了,快去睡覺。
nubsib:不困。
nubsib:可以打電話嗎?
Gene:不可以。
nubsib:不要老是發照片到IG上。
我看著對方發過來的文字皺了皺眉頭,文風突然變了:
nubsib:你現在的粉絲也開始多了,我不想讓其他人看到啊。
Gene:像你這種每天都被自己帥醒的人居然也會嫉妒別人?
nubsib:我看起來像是那樣的人嗎?
這話編得,我發誓18號一定私下偷著樂了,我腦補著著那張帥氣的臉正偷著樂的畫面,看完了那行文字我忍不住按下編輯鍵回復他。
不知不覺就和Nubsib像個小學雞那樣互懟到了半夜十二點……“唉……”
我長長地嘆了口氣,並不是因為自己壓力過大緊張而嘆氣,而是因為過得太舒服暢快了,忍不住一邊跟著耳機輕聲哼起歌來一邊伸手擡腿地活動筋骨。
昨晚是我這段時間以來最易入睡及睡得最舒服的一晚了,一大早起床也沒任何困倦和不適感,也不知道為什麽,可能是因為在家裏睡加上睡前心情很好的緣故吧。
到底是幾點睡著的我已經不記得了,好像是和Nubsib聊Line時睡著的。我打開Line看到一條信息:‘睡了嗎?’接著他還發了一條晚安的信息來,我沒有回,估計在那之前我已經睡著了吧。
其實這是我第一次可以和一個人聊Line聊到一個多小時這麽久。
“Gene。”
媽媽的聲音隱隱傳來,我側耳細聽,從吊床上起身然後轉頭看過去回答:“在?”
“兒子,廚房桌子上放的那些點心是誰的啊?怎麽就那樣亂放在這啊?”
“哦,媽媽那是Orn阿姨的東西啊。”
“哈!那怎麽還不拿去給她啊?媽媽做飯要用桌子。”
“哦!那我一會兒就拿去給她。”說完頓了一下接著問:“Orn阿姨在不在家啊?”
“你Orn阿姨天天都在家啊,快拿去給她吧,哦!對了,媽媽也有些橙汁要你幫忙帶給你Orn阿姨,就放在冰箱裏。”
我用力地點點頭,關了隨身聽然後踱著小步走到廚房拿起放在桌子上所有的點心和橙汁,步履輕快地出了門。
Orn阿姨是我們家的鄰居,也就是住在我家後面那棟最貴的房子裏,不僅如此,她丈夫還是我們這個村裏所有項目的開發者。小時候我常常去他家裏玩,因為他家有個泳池而我家沒有,因為經常去所以和他家的小孩關系很好,好到就只差歃血為盟結為兄弟了。
沿著舊時柵欄邊的小捷徑慢慢走著,感覺就像是回到了小時候,但估計是隔了很長時間時間的關系,很多記憶都變得模糊了。因為自從上了高中在我的央求下得到了爸爸媽媽的準許搬到城裏學校附近的宿舍裏住了,而Orn阿姨的兩個兒子也都一起出國念書去了,加上我平常也很少回家,所以就這樣漸漸地斷了聯系。
Tanakijpaisan,金黃色字的姓氏門牌緊挨在門鈴旁邊,我伸出手。
哢嗒哐哐哐……
……我都還沒有按下門鈴,
開鎖聲響起連同那扇大門也徐徐地自動打開,我不由自主地擡起了頭。
起初我以為是有人在監控器裏看到了我所以給我開了門,在我一臉不解之時,一輛黝黑發亮土豪級的歐系轎車從裏面開了出來。
嗶!
“……!”
“Gene!”
“Neng……Neng哥?”我沖著車內那張大太陽鏡下的帥氣臉龐輕聲問道,因為我的三魂六魄被剛才的那個喇叭聲嚇跑了還未歸位,在看清人之後我抱怨道:“哥你幹嘛這樣按喇叭啊!”
“呵呵……抱歉,來找我媽嗎?”
“嗯。”我點點頭。
Neng哥頓了一下,然後一如既往地笑著說:“我媽在家的,我剛剛送她回來。”
“哦!那哥呢?是要去公司了嗎?”
“是的,剛送媽媽回來然後順便拿個文件,現正要回公司。”說完他擡手把那黑色眼鏡往下拉下了些像是在查驗什麽那樣盯著我的臉說:“都好久沒見到你了。”
“就我平常比較少回家嘛。”我尷尬地笑著,因為被這樣質問讓我突然覺得自己是個沒有不孝子。
Neng哥是Orn阿姨的大兒子,他年長我兩歲,這還是五年前他從國外回來時我才知曉的,據說他一回國就進了自己爸爸的公司幫忙,我久不久回來偶爾也會見到他,但是見面的次數也是屈指可數。
“Ran阿姨和Tip叔他們都很想你。今晚就在我家吃飯吧,我媽媽應該會很開心的。”
“那我要先和家裏人說一下,我這次回來只住兩晚。”
“好的,那我邀請Ran阿姨和Tip叔和Jaep一起來吧,先這樣,回頭再聊,要不然趕不上開會了。”Neng哥朝我揮揮手說著然後用手指了指裏面示意我走進去,我點了點頭,緊接著他按下了柵欄門的關閉遙控鍵,開車離去。
直到那輛車消失在我的視線後我才轉身朝那棟大房子走去,但是當我看到大門口到房子之間的距離時感覺到自己的臉色像是被雷劈過一樣變得超級難看。
額的天啊!剛才還不如自己按門鈴等人來接呢,哥就這樣幫我開了門,我要靠自己這雙腿走到何時才能到啊。
走過停車場中央的噴水池,穿過那座豪華的停車場時媽媽的橙汁裏的冰塊幾乎都快融化完了,最後我還是拿著它們來到了這棟房子的門口。我還沒有來得及探頭看向屋內就耳邊就傳來了主人和朋友講電話的聲音。
“Orn阿姨。”
我開口打招呼,坐在大沙發上那身材略豐滿的人轉過頭在看到我之後立馬從沙發上彈了起來。
“Gene?!”
“您好!”我舉起拿著袋子的手向Orn阿姨行禮,但是卻被對方緊緊地抱住。
“我的天啊,我都快想死你了孩子,最近怎麽樣?來,讓阿姨仔細瞧瞧!”她伸出手摸摸我的肩膀、臉龐、眼睛、耳朵等等,然後心滿意足地笑瞇瞇地看著我,又來回捏著我的臉左左右右地瞧了好幾遍,最後又再次緊緊地抱住我。
……我媽媽都沒有做到這種地步呢!
Orn阿姨在我孩提時就已經很喜歡我了,小時候我經常和她小兒子吵架,她經常都是護著我,所以那孩子就經常跟她鬧別扭說Orn阿姨對我比對他還要好。見到她現在還這麽喜歡我,我也張開雙臂抱住她。
“怎麽不常回來啊,哈!想死我了。”
我傻笑著說:“對不起啦,我工作忙……”
“哦!Gene現在寫小說是吧?什麽題材的啊?驚悚類型的是嗎?”
“是的。”
“……”
“真棒!”
“……”
我傻傻地笑著。
不是啦……如果我寫的耽美題材小說沒有爆紅的話,就憑我現在的平均月薪估計也就剛好維持溫飽而已。
“來,到這來坐,坐這裏來陪阿姨聊一下天,今晚就留下來吃飯吧!”
“剛剛我遇到Neng哥了,他也和我說了。”
Orn阿姨拉著我和她坐在同一張沙發上,叫了個年輕的女傭拿了零食和甜品過來,然後拉著我坐下來問了很多各種各樣的問題,而且只問我個人的事情。
我和Orn阿姨聊了好一會兒,直到我想起了來這裏目的時才熱情地舉起我手上拿著的點心和蛋糕袋子遞給她。
“哦,對了,這是蛋糕和一些甜點。”
“在哪呀?”她甜甜地笑著,眼睛緊隨著我的手轉動,我從透明塑料袋裏把蛋糕拿了出來放在沙發前的矮桌上說:“你居然還知道Orn阿姨喜歡吃覆盆子味的蛋糕呀。”
聽到這樣的話幫我選這個蛋糕的那人的臉浮現在了我的腦海裏,一想到那小子我就忍不住笑了起來。
“是有個弟弟幫忙選的,Orn阿姨也知道我不懂得怎麽給別人選東西不是嗎。”
“那倒也是,不過Gene買什麽我都喜歡。”Orn阿姨笑容滿面地說:“那我們移到院子外面去吃吧,那裏的風涼爽些。”
我贊同地點點頭,Orn阿姨又喊了剛才那個年輕傭人把蛋糕拿去裝碟配勺子等,然後跟我說她要上樓拿一下披肩,讓我先坐在這裏等。
所有的人都走開了,我無聊地拿出手機來玩,因為剛剛沈迷於和Orn阿姨聊天,我都沒有察覺到有Line信息進來。
nubsib:起床了對吧?只讀不回?
nubsib:我好傷心啊。
這小子……
昨晚都聊了那麽多還不夠嗎?真有這麽無聊嗎?
看到這些文字,我根本無法抑制住自己那瘋狂上翹的嘴角,抱著想著要扳回一城捉弄一下他的心態,我照舊只讀不回,然後收起手機塞進了包裏。
我從沙發上站起來,在那柔軟的羊毛毯上踱來踱去,擡頭看了一下還沒有見Orn阿姨下來因此在大廳了閑逛了起來。左手邊是樓梯,靠近電視的地方有個博古架,上面擺滿了各種各樣的東西。我看到上面放著很多國外的擺件,因此猜出這是Orn阿姨的老公Wat叔叔收藏的東西,直到來到了壁爐前,壁爐上方擺放著很多相框。
上面有Orn阿姨和Wat叔叔年輕時的合照,有Neng哥抓著氣球手持學位證書的照片,有Orn阿姨兩個兒子小時候站在花園裏的照片,有Orn阿姨一臉幸福燦爛地笑著站在一個男生旁邊的……等等。
“這……”
我立馬拿起那個相框仔細端詳。
這不就是……Nubsib嗎?
我詫異的緊緊皺起眉頭,我雙手捧起那個相框再仔細端詳想要看得更清楚些。
沒錯,可以確定這個男生絕對就是Nubsib,那高瘦的身材,帥氣的臉以及那笑起來的樣子和Nubsib一模一樣,和他同住一個屋檐個把月我是不會記錯的。
Nubsib和Orn阿姨靠得很近,Nubsib的手一邊還環抱上了Orn阿姨的腰,背景還是這棟房子前面的泳池……18號怎麽會來這裏拍這麽一張照片呢?他們是認識的嗎?還是Orn嬸是他的粉絲?想結識他所以邀請他到這裏來了?以Tanakijpaisan家族的勢力這也不是什麽難事。
我的視線一直停留在那張照片上,內心揣測著這種種可能性。
“我回來了,剛才也順便給你找了一張披肩,Gene可以拿來圍……嗯?”
Orn阿姨的聲音突然從左邊傳過來,我微微嚇了一跳,轉過頭看到她手上拿著披肩朝我走了過來,見到我拿著相框便把視線轉移到手中的照片上。我見狀趕緊把相框放回原位,然後向Orn嬸致歉,Orn阿姨笑著溫柔地跟我說:
“這張照片是去年年底拍的,照片上的男生就是Sib啊。”
“Sib……?”
“Gene還記得他對吧?他去年就回國了哦。”
“……”
那一刻,我的身體立馬變得僵硬……

最夯bl耽美小說推薦網的泰劇《數到十就親親你》第15章到這裏啦,小時候經常吵架的話,怎麽會忘記呢?好吧,這是小說,這是小說,我又要開始說服自己!

文章来源: 天府泰剧

上一篇:泰劇《數到十就親親你》第14章:我到底是在幹嘛啊!越來越搞不懂自己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