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夥伴們腐文網站要記得點擊收藏哦,側邊欄底部的廣告也幫忙點擊下,賺些小廣告費來給網站續命用的,辛苦了,萬分感謝!

泰劇《數到十就親親你》第17章:可以吻你嗎?

泰劇《數到十就親親你》第17章:可以吻你嗎?

2021年又出來一部腐劇啦!那就是《數到十就親親你》,是《待到重逢時》飾演前世的Dean的Korn,歡迎九哥新劇第17篇,結果愛情都是要從小抓起的節奏,現在的小孩子也都很快成熟,愛啊什麽的,網絡上充斥一片,可得好好做選擇呢!雖然我沒有這個煩惱!哭泣!!!

‘以後我就會經常回家啦,不要再一副皺著眉頭的樣子啦。‘Gene說道。
‘…‘
‘今晚去Sip自己的房間睡也行啦‘
‘…‘
‘那過來親一下臉‘
眼前是一個穿著肚兜可愛得讓人差點忘了呼吸的小男孩。另一方在用很溫柔的語氣努力哄著,睜大著眼睛向我這邊看來,與此同時手也移動到小男孩面前,想要將他摟在臂彎裏,但也還是做不到啊。
我清楚地意識到現在那個人不是我,那個面帶笑容把臉湊過去讓他親臉的人不是我。但明明十四年前,那個人就是我啊。
再一次睜開眼睛,看到的已不是那張記憶中的可愛臉蛋。卻是木天花板和環繞著自己的蚊帳。不用花太多時間去回憶,我便清楚地記得自己在Gene郊區的家裏。我皺了皺眉,將頭轉向一邊去看,但也沒看到人。
枕頭和床單都是原來的樣子…Gene?
我立即從床上起來,覺得有點頭暈。只是想小睡讓眼睛休息一下,但現在再從窗外看出去,卻發現太陽也下山了。
打開房門,安靜得就如意料之中。在看到Gene蜷縮地睡在小沙發上,還努力地留出一塊地方來時,忍不住嘆了口氣,他可真倔。我努力地將他抱起來,抱他進房間裏睡。
“嗯…”
我鉆進被子裏,扯過被子的一角,而被子的另一角則被房間主人在一沾床後就緊緊地抱住了。我將他那白皙的手拉過來放在自己的腰上。
看著他疲憊的面容和黑眼圈,便不禁覺得很糟。但那笑容和姿態卻像睡得正香。那張柔軟的臉蛋貼在我的胸口上,我的嘴角也跟著不知覺地向上揚。
我沉迷地註視著眼前這個人。
能在睡覺的時候這樣緊緊地抱著這個人還是第一次呢,越是這樣越是覺得愛得心顫抖。想抱得比這個還緊,直到把對方融進自己的胸口裏。這幾年裏,兩人也只能在不同半球互相觀望著。但另一個人也是很愛惜,不想讓自己生氣或者不滿意,最後只能忍著不去吻那個可愛的嘴唇,而換成只是輕輕地親一下臉而已。
我從太陽穴一直吻到下額線,將自己的臉埋進他的頸窩裏。鼻子與他身上淡淡的肥皂味交匯融合。當知道Gene就在這裏的時候,我安心地松了一口氣。
Gene因為之前的事而生氣的畫面再一次在我腦海裏浮現。看著對方那難受的表情,我也跟著被牽制住了,即使之前也已經盤算了很多。但一想到萬一Gene不理解並堅持再也不見我了那該怎麽辦,與此同時,手也麻了起來。
那條被對方枕著的手臂也移動著手腕,將手插進柔軟的發絲裏。輕輕地撫摸著Gene的後腦勺。天也慢慢亮了起來,頭發的主人應該覺得很舒服,才會在喉嚨裏輕輕地發出哼哼聲。
我躺著看了他那張小臉龐好一會兒,可能是因為能夠真實地觸碰到身邊這個人,在鼻尖觸碰到這個小小人的太陽穴時,便找了個適合的位置慢慢閉上眼睛。
第一次見到Gene時,我才五六歲…
如果是重要的事情,就算再怎麽小都不可能忘記的。那天天氣有點熱,我逃掉了鋼琴課。從家了跑了出來,沿著大花園抄捷徑到一個高而細的白色柵欄邊,靠著白色柵欄坐了下來,想著在那裏躲著,躲到課結束。因為也知道反正一定會被媽媽罵。如果沒記錯,當時只是坐著不動,臉上也沒有表現出任何一點情緒。
直到…柵欄的外面出現了一個人的腦袋。
那個人有一張可愛的臉,臉頰鼓鼓的、眼睛圓圓的。我坐在下面,他跟我對視的時候更是把那雙圓圓的眼睛睜得大大的。
“Jaep哥哥,這裏有個小孩子欸。“
“Gene,下來!怎麽可以去爬鄰居家的墻?”
“弟弟弟弟,要不要下來一起玩,你會踢球嗎?”
“Gene!!!再不下來我要向媽媽告狀了啊”
那時候我是怎麽做的呢…如果沒記錯的話,好像我什麽都沒有回答,從驚嚇中緩過來後,就直接躲開了。因為媽媽說過不要跟陌生人說話。
但在對方突然跳到我面前擋住我路的時候,更是被嚇得厲害。明明柵欄那麽高,樹枝又多,他還能那麽敏捷迅速爬上去,再毫發無損地跳下來。
雖然那時的他也比我高大,但動作卻像一只淘氣快樂的小倉鼠。
我驚愕地看著他,我爸媽是從不讓我爬樹的。他拉著我的胳膊朝著柵欄的大門走去,我們偷偷地溜出了家門,村子裏有個大的中央花園,我們在那裏玩了好幾個小時。
那天傍晚遇見媽媽後被她狠狠地罵了一頓,我還記得當時Gene跑過來抱住我說想跟我玩。像是很懂得如何討長輩歡心似地笑得很燦爛,還用撒嬌的語氣說道,要是有機會讓他時不時這樣對我撒嬌也是很不錯的…想著想著就伸出手去捏捏他那圓鼓鼓的臉蛋,他睡得很熟,但還是聽到了他呢喃的聲音,也看到了他那張有點淩亂的臉。
跟著臂彎裏這個人又一次睡過去之後,再睜開眼睛已經是下午六點了。
“Gene”
“嗯…”
“起來啦,不然今晚睡不著了。”
他還是一動不動,可能真的是太疲憊了,最後還是不忍心把他叫起來。我便慢慢地從那溫暖的懷抱裏挪了出來。覺得有一點點可惜,但也只能把被子拉過來給他蓋嚴實了。天氣實在是太涼了。
開門走出去後覺得比裏面冷多了,窗戶大開著。在聞到隨著風飄來的面條樹的臭味後,我不禁皺了皺眉。在把窗戶關上後,我就拿上車鑰匙走了出去。除了木屋附近有一盞小燈,之外的另一盞燈在一個比較遠的地方。所以就比較暗。
我的車停在另一邊的一棵大樹後面…兩天前就停在那了。
那天Gene開車離開家後,在內疚之余,我還擔心得不行。就算是再怎麽安全,只要不在我的視線內就怎麽都無法放心。也能猜到如果不是回家,那他就一定在這。
我知道Gene喜歡在這個郊區的房子裏做自己的事情,但不知道具體位置在哪。在打電話問了Ran阿姨後,便打電話讓人開著我的車,跟著一起來。
從第一天透過玻璃車窗看到那熟悉的身影時,就想過去緊緊抱著他、想跟他道歉、想讓他消氣,想看到他對著我的可愛笑容。因為很清楚Gene的性格,如果不想讓事情變得越來越復雜,就得等到他冷靜下來。
我打開了手機的電筒,解鎖後打開後備箱拿出一件衣服。這件衣服是從儲物櫃裏拿出來放在後備箱以備不時之需的。幸好還有兩三件衣服,這樣即使Gene要在這住多幾晚都沒問題。
在關上後備箱的那一刻,手裏的手機便震動了起來。
[嗨嘍,Sip,怎麽樣,聊明白了嗎?]
“好了。”
[Gene氣消了對吧]
Tum哥的語氣像是在表達祝賀,同時還隱約帶著舒心的呼氣。[那讓他手機開機跟我聊一下,還是說他還沒消氣?]
“Gene他沒有生哥你的氣,不用擔心啦。”
[怎麽可能不生我的氣,是我把你帶到他的小木屋的!]電話那頭大聲地嚷嚷著。
我緩緩地嘆了口氣。自從那天Gene開車離開後,即使沒有心情,但還是得像平時那樣去拍攝,必須跟經紀人保持聯系。知道了我跟Gene不在公寓裏後,也就知道了Gene生我氣的事。雖然Tum哥是對我比較客氣的,但有時候也是絲毫不客氣的。
被對方這樣大聲嚷嚷,雖然覺得震耳欲聾,還不好聽。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Gene有這麽擔心他的朋友也挺好的。
[我認真地問你噢,Gene讓你一起去幫忙挑禮物的時候,你就應該知道他是要回家了不是嗎?為什麽不事先攔著他不讓他回去呢?還是說你…]
“…”
[你故意讓Gene回去的?]
我什麽都沒有回答。
[對吧,認識你也有一年了,我還是搞不明白你的腦回路。]
“不見得我就必須向哥你解釋,只要知道我愛Gene就夠了。”
[嗯,稍微收斂一下也行,你他媽真的…]
“…”
[等著看吧,我要告訴Gene我也是被你騙了,我就說嘛,平時你都不來公司睡覺,好端端的,姐一說要用房間,你也要用。還有電視劇演員這件事也是,之前明明說好只拍想拍的雜誌。一知道是Gene寫的劇本你就答應演戲了是吧。]
“…“
我走過去開車門,彎腰把儲物箱裏的個人用品拿了出來。
[餵你有沒有在聽我說話的,蛤!?肯定沒在聽…該死的臭小孩,我希望Gene不接受你的愛。]
“嗯?“
[沒!沒什麽!]
“…”
[雖然我確實是前幾天就知道你喜歡Gene的,但我現在才知道原來你喜歡他已經喜歡了那麽久了,瘋批。]
“…”我的手靜止了一會兒。
瘋批…?我想了一下經紀人說的話,最後也只能苦笑。
除了Gene,我對其他人從來沒有這種感覺,這種感覺是從小時候就開始積累的。我將跟這個人有關的一切都收集起來。長大後更是堅定,愛他愛到無法放開他,所以才會為了靠近他努力做著一切。這麽多年來只能從照片中看到他,從別人口中聽到他,這樣的日子我實在是受夠了。
我知道Gene的一切,但Gene是那種專註當下的人,所以現在不記得我也不奇怪…[嘿!怎麽不說話,生氣了嗎,我開玩笑的,開玩笑的。]
我皺了皺眉,“沒有,在想點事情。”
[混蛋…算了。明天沒有拍攝,你也不用跑來跑去的。]
“好的.”
[有沒有休息,要是比要拍攝休息得少,等一下化妝師要打爆我的頭了,說我沒好好照顧你。]
“哥你不用擔心,已經沒什麽問題了的。“
[嗯,那就行,照顧好我朋友,我先去吃飯了。]
掛掉電話後,我就一支手提著衣服,另一只手打開手機的手電筒照著雜亂茂盛的草地,直到擡頭上樓梯時,便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站在門口,他披著披肩,一臉疲憊地看向外面。
可愛…
我笑了笑,“睡醒了?“
“去哪了?“
提著衣服的手向前伸給他看,“拿衣服“。
那張小臉還緊繃著,眉毛也皺成了一團。“外面黑得要死,要去哪也提前說一聲啊,周圍確實是沒有什麽人,但那邊有園地,有很多人在工作,危險得很。““你是在擔心我嗎?“
這個問題問出來後,聽到的人就一動不動地定了會兒,盯著我的那雙大眼睛一會兒看看這,一會兒看看那。最後轉身離開這裏躲進家裏去了,能看到的只有他的側臉和蒼白的臉頰。我想著要再說點什麽逗他,在想著要怎麽做才能看清楚剛才那個樣子時,那個頭再一次伸到門框外。
“還站在那幹嘛,趕緊進來。“
“…“我沒有回答他。只是跟著他進了家。
只是知道對方擔心我,心中便有一股暖流湧了上來。
“Gene先生,您是什麽時候醒的呀?”
“我隱隱約約聽到開門聲,走出來後你已經走了,是你把我弄進房間睡的嗎?”
我把從車上拿過來的衣服放在沙發上,邊放邊回答Gene的問題,“是的,是我抱你進去的,外面比較涼,抱在一起睡會比較暖。”
“…”Gene的嘴半張了一下,像是要說些什麽,但好像是想到反駁後會更害羞,就只是鼓起腮幫子獨自嘀咕了幾句。
“現在餓了沒?”我詢問道。
“有點啊…你呢?“
“如果Gene先生你餓了,那就去吃飯吧,你想吃什麽?“之前那家店估計現在已經關門了,如果要買吃的就要開車出去了。“說完這個後,那雙深黑色的眼珠往上看著,像是在思考些什麽,“出去也行,外面還有個小市場,但有點遠,不過你也可以順便去買條毛巾。”
“Gene先生願意給我留下來過夜了嗎?“
“你衣服都拿來了,我說讓你回去你願意嗎?”
我咧著嘴笑,寵溺地看著他。在直接回答他說他可愛的時候。他就馬上轉換話題說要去洗漱,然後就走進房間了。我站在原地站著等他,沒多久後他便出來了,在那張小臉蛋上,還多了一副眼鏡架在鼻梁上。可能覺得不用出去多久,就沒怎麽整理了。
那雙深黑色的眼睛朝我瞟來,走出家鎖上門後還是沒說什麽,我就明白了他是想讓我來開車。
我的車停在比較暗的地方,在踏上最後一級臺階時,我伸手去抓住旁邊這個人的手。在那一刻感受到旁邊人被嚇了一跳,但一會兒他就放松下來了。
看Gene沒把手抽出去,也沒反抗,我笑得更滿足了。
“這是你的車嗎?”
“是的。”
聽到後身邊的人臉稍微拉了下來,小聲地嘀咕道,“就說了,那天去酒店接我的時候就開了自己的車了。”
我什麽都沒回答,輕輕牽著他的手,把他帶到副駕駛的位置上。幫他把門關上後,我也跟著上了車。
“記得跟我說一下路。”
“嗯,就一直直走,會看到一個學校和村莊…等一下再告訴你也行。”
我點點頭。
公路很空曠,更像是那種通往外府的公路,兩邊都是茂密的深林。有些地方也有點著小燈和掛著手寫招牌的小攤子在招呼顧客。再往前開一會兒,Gene就指著前面讓我左拐。
是那種商人與顧客約好傍晚時分出來交易的市場,對面是一所小學與中學合在一塊兒的學校。再走過去點是一家飯店和7-11便利店。人群有些許嘈雜。
“新阿斯頓馬丁Vantage和城外市場…把車鎖好啊。“…似乎還在因為我車的事情而憤憤不平。
“如果車不見了,等一下我親自抱你回去。“
“我有腳。“說話的人癟了癟嘴,“那你在這裏吃可以嗎,還是想打包回去?”
“在這吃就行了。”
“想吃什麽?叉燒面可以嗎?”
我輕聲地笑了笑,Gene應該還是那個我一直覺得可愛的Gene.就算比這再任性多少倍都行。就是他那樣更讓我覺得他依賴我,並且需要我順著他的意願。即使他自知也好,不自知也無所謂。
“你要點什麽?”
在一張打著可樂廣告的紅色塑膠折疊桌坐下後,對方就問道。看樣子他是想作為照顧人的那一方,這又再一次讓我想要輕咬他。即使如此還是想讓他繼續照顧我,我便回答道,“你幫我點吧。”
“嗯,阿姨,要正常份量的叉燒面不加雲吞,還有…一份面條加量的,一碗給我,一碗給我弟弟。”在推車下面的菜單上掃了幾眼後,身材修長的Gene就舉手向在燙粉的阿姨叫道。阿姨又得做老板又得做廚師的。
聽完後,我兩邊的眉毛互相向對方擠了過去。
“…”
“那樣子看著我是什麽意思,不喜歡面條嗎?”
“我弟弟?”
眼前這個人眨巴了一下眼睛,“額,幹嘛,那你就是弟弟啊。”
我眼睛稍微地瞇了一下,但是臉上還是保持著笑容,“我不是說了嗎,我不想當弟弟。”
“嗷,不當弟弟,那要我怎麽叫啊?”
“不見得就要問我…”
“…”
“腦攻怎麽樣?”
“瘋了吧你!”
接下來的好一會兒,我都被這句話逗笑了,看著眼前這個人向左看看,向右看看,好像害怕被別人聽見了。“你比我小了五歲,叫你一聲弟弟也是正確的。”
看著他舉起來演示五根可愛又細長的手指,就想抓過來咬著玩。
“正不正確我不知道,但如果再這麽叫,我就要懲罰你了。”
“懲罰?”
“親你”
那雙本來就大的眼睛睜得更大了,“你不敢的。”
“那你就試著叫叫看。”
“Sib弟弟。”
我的手立即舉了起來,但還沒來得及把那白皙的手腕抓住,拉過來把我的嘴狠狠地印在他的嘴上。兩碗熱氣騰騰的面就被身材豐滿的老板娘親自送到了桌上。她剛好看到我們兩個的舉動便開心地開口說道。
“在吵什麽啊年輕人,世上最好吃的面來了餵。”
我呆滯了一會兒,至於瞪著大眼睛看著我動作的Gene也稍微放松了下來。像是要報復回來似的,那軟軟的唇漸漸變成了一個笑容。
“阿姨啊,我弟弟他不聽管教,只知道頂嘴。”
“…”
“兄弟就是這樣的啦,但我們做哥哥的要讓著弟弟點,哥哥要懂得犧牲,明白嗎?”
在看到Gene由一副得逞的臉變成黑臉時,這一次換我笑了。
“但有時候孩子不聽管教,我們也要罵的。”
“當然可以罵,但是要適可而止,他怎麽說都是弟弟,也不能太過分,不然以後他要是煩我們不跟我們說話,那才是真的麻煩。”
“阿姨啊,我弟弟他脾氣不好…”
“無論他脾氣好還是不好,我們都要用正確的方式去勸告他,如果總是爭吵來爭吵去的,當弟弟的就會…”
“沒關系的阿姨,我是這位哥哥的老攻,不是親生弟弟。”我輕聲笑了笑,張嘴打斷他們的對話,從籃子裏拿出一雙合在一起的木筷子給面前這個人,並拿一雙放在自己的碗上。直到坐在我對面的人用很兇的聲音喊我的名字,我才揚起眉毛來看他。
“Nubsib!”
“怎麽了呢?”
Gene斜視著這個看情況不妙而漸漸遠去的老板娘阿姨的背影,然後轉過頭來瞪著我,一臉嚴肅地說,“不要再老攻老婆的叫了,不然我就拿筷子捅你。”這個威脅我的人試圖努力地讓自己看起來很兇,但不知道為什麽在我看來就是很可愛。“我們什麽關系都不是,你這樣子說會讓其他人誤解的。”
“才沒有誤解,再等一段時間就是了,先叫著。”
“你哪來的信心?”
“Gene先生有說過喜歡我,只要你承認我們就是了。”
“…”
“你先去洗澡,毛巾也買來了,我用會兒電腦。”
一回到家,小個子Gene就指向洗手間,然後伸手把我手上裝食物的袋子和那些新鮮蔬菜拿過去,並走向了廚房。
“要接著碼字嗎?”
“不是,檢查一下白天碼的那些。”
我點了點頭,幫他把東西都放進冰箱後,就拿上新買的毛巾進洗手間洗澡去了。過來一會兒,洗完收拾幹凈後就出來了,看著那坐在沙發上的熟悉身影。筆記本被他從靠近窗戶的大圓桌搬到了一張小矮桌上。他低下身子認真地盯著發亮的屏幕看,完全不知道我就在他身邊。
他專心致誌做某事的時候,完全不去在意身邊的事物,有時候挺令人擔心的…我緩慢地走到他身邊坐下,我們近到可以感受到彼此的溫度,但即便是這樣,他可能還是不知道我在他旁邊。
“…Sib?“
“…“
“坐在這裏幹嘛,怎麽還不進去睡覺?“
幾乎整整一個小時了,終於響起了他輕輕的詢問聲。當我眼睛離開手機擡起頭來看時,便清楚地看到了他那亂糟糟的臉上,暗藏著對我的關心。
我便對他笑了笑,“那不是在等你嘛。“
“等我幹嘛…“他低聲呢喃抱怨道。但還是合上了他那臺Macbook,並站起身來,同時也扯著我的胳膊把我拉起來,”我要去洗澡了,把外面的燈關了吧。““好。”
外面的那盞黃色的燈暗了下來,氣氛也與白天不一樣,黑暗得有點可怕。但也變得舒適和幽靜。
起初我還以為Gene會讓我在外面的小沙發睡著挨凍,但在對方催促我進房間睡覺時,我才意識到我錯了。
善良、可愛到我膽怯…
“關燈啦。”
他從洗手間走出來的時候身上帶著淡淡的肥皂清香味,白皙的手掀開被子就往裏鉆了進去,在床的另一邊躺了下來,即使床不是King size的,但我們兩人之間也足夠留出一塊空的地方。
“不能越過這條三八線,不管,你要是過來我就一腳把你踹下床。”
他像是從我眼裏看出了什麽才威脅的,但我聽了之後便一臉傷心地調戲他。
“不能抱著嗎?”
“你要是敢過來,我就向Orn阿姨告狀。”
就只說了那麽一句話,床頭那個燈的開關便像外面的一樣被關掉了。整個世界瞬間就陷入黑暗中,從外面照進來的光線也幾乎是沒有的。過了一會兒,眼睛似乎適應了這黑暗,借著從外面穿過窗簾照進來的月光,甚至能將黑暗中的一切看清楚。房間裏有一個長長的、有點可怕的黑影,但我反而不在意。
“Sib”
“…嗯。”
“今天午睡的時候,我突然想起一件你小時候的事情。”
我的眉毛揚了起來,“…“
“其實也記不太清楚了,都這麽多年了,但想起了一件事,你那時候生我的氣…“說到這,一開始背對著我睡的人轉了過來,那雙可愛的大眼睛在黑暗中註視著我。
聽Gene講我們小時候的故事時的語氣,我也跟著笑了起來。
“你以為Orn阿姨更愛我一點,就很生氣,那時候還不願意讓我去你房間裏睡,該死的熊孩子。““有嗎?“
“什麽嘛,現在不記得了嗎?“
“我只記得,你說過要嫁進我家。“
“赫?“聽的人張嘴說道,”什麽時候,才沒有。““不記得了嗎?“
“我之所以不記得是因為本來就沒有啊。“
“第一次見你的時候我已經五年級了,不是什麽都不懂,才不會說這種瘋癲話。““可以吻你嗎?“
“蛤!?“
“就現在。“
“…“在對方還沒來得及用混亂的眼神看我時,我就挪得離他很近了,我伸出一只手去抓住他那放在幹凈床單上的手,觸碰到他那因為溫度而變得有點冷的手。所以就輕輕地摩擦他的手,想把自己手掌的溫暖傳遞給他。
最後便十指相扣在一起了。
我的臉離那張小臉龐更近了,知道每一次這麽笑著並註視會讓看著的人腦子一片空白。我將我的嘴唇緊緊地貼上我身下人那軟軟的唇上。
即使Gene就在這裏,但如果還未全部屬於我,我就還是無法安心…

最夯bl耽美小說推薦網的泰劇《數到十就親親你》第17章到這裏啦,你知道,不討人厭的節節逼近的追求方式,是很能成功的,現實裏可就沒這麽簡單了!

文章来源: 天府泰剧

上一篇:泰劇《數到十就親親你》第16章:讓你只屬於我,只讓我一個人抱,滿心滿眼都只有我,只愛我一個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