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劇《數到十就親親你》第三章:這家夥居然包養了一個小白臉啊

泰劇《數到十就親親你》第一章:事情其實是這樣的

2021年又出來一部腐劇啦!那就是《數到十就親親你》,是《待到重逢時》飾演前世的Dean的Korn,歡迎九哥新劇第三篇,Nubsib的占有欲躍躍欲試,而且有時候緣分就是這樣,小說裏!!!畢竟現實中,在工作中遇到以前的同學的概率zero!

今天一大早Hin那個臭家夥就來把我喊醒…
毫無疑問的,我需要極力遏制著自己那厭煩的情緒,不然我怕自己會在第一時間跑去廚房拿起菜刀來怒劈頑石(譯者註:Hin在泰語裏表示“石頭”)。在毫不客氣地把門鈴摁到快要爆炸之後,他直接跑到臥室裏把才睡沒幾個小時的我拉到浴室洗白白換衣服。最後,在我神智不清的時候把我帶到了公寓樓下。
昨晚我花了一整晚的時間寫新小說,閉上眼的時候都已經是早上六七點鐘了。平時我本來就不是那種在寫小說時思如泉湧的人,也許這是我的習慣造成的吧。如果我發現自己寫得不好、不夠讓自己滿意,我寧願選擇中途停止。在寫作過程中,我時不時會刪掉一些內容然後重新輸入。甚至有時候我還會跑去沖杯咖啡讓眼睛休息一下,但不管怎樣,只要我還沒有按時完成目標,我就會繼續坐在電腦前奮鬥不止。
昨夜在電腦前大戰了一整晚,也才寫了半章的內容…至於睡覺時間,算上來我也才睡了三個多小時而已。
臭Hin把我拉出來塞進了車裏,然後一言不發地使勁一腳踩下了油門,最後我實在忍不住了,才開口問他。直到他扭過頭來回答我,我才知道這家夥那叵測的居心,但此時我想打開車門溜回家裏,都已經來不及了。
“你就別這麽固執啦Gene哥。”
我瞪大眼睛,“什麽固執啊,我一路上說個不停,就是想跟你說我很不爽,現在我沒有精力了。”
“但我已經跟對方約好了啊,昨晚我給你打電話的時候你也答應了的啊!”
“真是搞笑!我沒有說…等一下!”
昨晚…我稍微在腦中來了一下回憶殺,突然覺得有點印象了,好像Hin這家夥真的有給我打過電話。但那個時候我正在碼字,所以看到手機響的時候就只騰出了一只手來接電話,另一只手還在孜孜不倦地打字。
想到這,我的眼珠子就開始瞪得比100瓦的燈泡還大,“你也知道的啊,我在工作的時候隨口說的話,就不應該當真!”
開車的那個人眨巴眨巴眼,但是這個動作真的超級做作,“哦?這我就不知道了呢,這可是你自己答應的喲。”
“混蛋Hin!你這明顯就是故意的!”我用食指懟到他的臉上,憤懣地說,“早知道就不應該把樓下密碼鎖的密碼告訴你!”
沒錯,能夠讓我如此郁悶和無語的也沒幾件事啦。
不正是那個什麽腐劇的會議嗎?
自從那天在面試現場跟導演見面之後,已經過去了好幾天。那時候Hin和導演都說到會有一次全體會議什麽的,但是最近我在忙著寫新小說的初稿,就逐漸把這茬兒給忘記了。而且我本來就是想著讓Hin去幫我出席,然後回來向我傳達“會議精神”。由於這一次會議的主要議程就是給演員們講解劇本設定的一些細節,至於我這個原著作者在這次會議的角色不算很重。但是現在我卻被人拉上車,而這輛車正在往會議地點飛速奔馳而去…總有一天,Hin這個混蛋會被我一肘子懟死的。
會議地址還是設置在WK娛樂公司的那棟豪華大樓裏。從我的公寓到這個公司其實路程不算很遠,但仍然需要花費一點時間在路上,因為它位於一條繁華而擁堵的馬路邊上。盡管此時並不是上下班的高峰期,但是路上的車也並不少。所以我利用這個碎片化時間把座椅的靠背放下,雙耳插上耳機閉目養神,暫時沈浸於自己的世界裏。
我也不知道路上花了多少時間,因為當我再一次清醒過來的時候,Hin已經正在用一股很大的力氣在搖著我的肩膀。
我甩甩頭,想把困意和疲倦感悉數甩掉,然後才跟著Hin進了那棟大樓。一開始我的腦海裏還是一片空白,因為大腦還沒有完全運轉起來。但是當我進入電梯,身體隨著電梯往上升到目標樓層時,我的意識才漸漸跑回來。
“Hin,那邊有沒有給一些會議的提綱啊?”
“已經通知了一些具體事項,比如開機的日期,還有一些其他的細節。今天的會議就開始跟所有的演員分析角色。而平臺那邊也希望能夠盡快開機盡快殺青,這樣能夠播出,不會白白浪費這段黃金時間,因為這段時間熱度還是挺高的。”
“哦!”我拖長了音調,“看起來你對這些細節也很了解啊,為什麽你不替我來參加,然後再跟我匯報。”
“你是作者,搞得自己一點熱情都沒有,這樣說得過去嗎?”
一聽到這個我就一臉不爽。
之前我一直在跟Hin強調說,我不是那種對自己的創作很堅持的人,跟制作公司把合同一簽,我就不太想管了。說實在話吧,我更相信制作公司和導演的能力,而不是我這種門外漢。他們在這一行裏是專業的,如果不是什麽大型重要的會議,就不用喊我過來。
最近我一門心思放在了新小說的初稿上,我是那種一開始做什麽就會專心致誌把它完成為止的人,所以我沒有過多的心思去管別的事。
“還有十分鐘會議就開始了,我們進去坐著等吧。”
說這個話的工作人員把我們引領到一個房間的門口,那是一扇毛玻璃門。Hin輕輕敲了敲門,說了聲“打擾了”,才輕輕推開門進去。我也跟隨其後,但是當我看到房間內的氛圍時,還是稍微楞了一下。
還有十分鐘會議才開始…我以為一會時間快到的時候那些人才會陸陸續續進來。但沒想到房裏已經有好幾個人坐著了,反而是我和Hin兩個像是遲到者。
“哎呀Gene先生你好啊,還有Hin弟弟你也來啦!”
“你好。”
我們趕緊對這個向我們打招呼的人行合十禮,她就是我們在面試那天認識的副導演。因為她是我們在這個房間內認識的唯一一個人,所以自告奮勇帶著我們跟房間內的其他人做了介紹。
我盡自己最大的努力擺出一副很有禮貌很正式的表情,跟房間內的眾人打招呼。好幾個人在做了自我介紹之後,都不免會提到我的那部小說,就像是個既定儀式一樣。而毫無疑問的,有些人的狐疑目光也在朝我身上沖過來。
“Sib弟弟你在面試那天已經見過面了哦,而坐在Sib身邊的這位叫Oei,到時候在劇中將會飾演Namcha。”
我的目光自動跟隨著副導演姐姐的手看過去。
在與對方四目交接的那一瞬,我才發現對方那如炬的目光從那一天開始就已經牢牢地烙印在我的記憶深處裏了。我有點如墜雲裏的感覺,而Nubsib卻還是一副巋然不動的樣子,不久之後他才露出一個清淺的笑容。他的一舉一動還是那麽像一個少爺,我每次看到都幾乎無法呼吸。因此我只好點點頭,然後迅速把目光投向坐在他身旁的另一人。
“您好Gene哥。”
那個人綻放出一個向日葵般的笑容,並主動跟我打招呼。他的嘴唇小得就像一顆櫻桃,看起來清秀婀娜,笑起來時梨渦泛泛。他那雙圓圓的大眼睛散發出一種朝氣和天真,這面相既可愛又惹人憐愛。
簡直就像是我小說裏的男主受Namcha從書裏走出來的一樣。
我馬上報之以微笑,並友好地回應他,“你好哦,Oei弟弟。”
“而接下來的就是Saimok弟弟,將要飾演Tawan,這位是Kla弟弟,將要飾演Mail,還有就是Amp,飾演Rain。”
“啊,你們好啊。”
那幫主要演員都齊刷刷地給我行了合十禮,我趕緊轉過身去給他們回應…我感覺自己瞬間變成了他們的前輩。
“先等一下制片人哦,先坐下來吧,先坐先坐。”
我按照對方的指示在一張椅子上坐了下來,這個椅子的位置正好位於兩個主演Nubsib和Oei的對面。至於Hin,由於他是以我助理的身份來參加會議,所以就被安排坐在了我身後的長椅子上。我轉過身去對著他打手勢,讓他一會準備做筆記,或者打開手機錄音功能把最重要的事項記錄下來。
十分鐘過後,我就看到有一個男人推開會議室的玻璃門利索地走了進來,它應該就是副導演口中說的制片人吧。至於Mai先生,我今天到現在為止都還沒有見到,也許是他沒必要參加會議,又或許有事在身來不了吧。
“我們打算在9月14日開機,劇本已經全部完成了,而且前幾天也有工作人員給你們送了過去。眾所周知,我們的拍攝不會按照故事的時間線來的,哪個場景的置景先完成,或我們做好了準備,就會先拍那一部分的內容。到時候我會讓藝人統籌通知你們的經紀人,把每一次的通告表發到你們手上。至於劇名呢,我們也要做出相應的改動,這樣才更適合拿去電視臺或者視頻平臺上播出。”
制片人一邊翻著資料,一邊在說,我認真聆聽著。
“雖然我們這個劇已經受到很多粉絲的關註,但是我們還會開展一些別的宣傳來提高熱度。比如說一些小型的商演,或者在商場舉行公開見面會,接受媒體采訪等等,希望大家能夠盡量抽出時間來參加。哦!還有一件事需要說明一下的…我們這個劇的內容是非常遵循原著的,所以不會跟原著偏離太多。”
“…”當說話者把頭轉向我這邊的時候,我正襟危坐了一下。
“在這裏我想先感謝一下我們的原著作者,希望您能在別的方面給我們一些支持,也許是演員們的角色揣摩方面的。Gene先生您是作者,肯定比任何人都了解角色,到時候讓演員們都跟您交流,才能把人物的多面性刻畫出來。如果我們的劇質量高,在各大排行榜就能榜上有名。還有一些在社交網絡的宣傳,我們公司這邊的宣傳部門會安排好的。”
我的嘴角像是抽搐了一下,被人點名到這份上了,我除了使勁點頭還能做什麽呢?
“記得多多提拔演員弟弟們哦。”
“好…”
別的作家也許會很開心,因為被劇組高度重視地拉過來參加會議,並且能夠隨意發表自己的意見。然而只有我…覺得有點左右為難,其中的一個難處就是,我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能否根據劇組的需求給予適當的幫助。
我對娛樂圈的事情不太精通,據我所知的就是,把合約簽完之後就沒這個作者什麽事了,就好像這個劇本是屬於出品方的了。雖然原則上出品方也會在劇本定稿後詢問原著作者的一些意見,但如果作者的意見不合適,他們也有權利不聽從的。
過了一會之後,制片人聊到了一些其他的話題,這些話題對我這個原著作者來說,別說八竿子打不著,就連八十竿都打不著了。待在一個舒適涼快的空調房裏,早上那三個小時的睡眠明顯嚴重透支,睡魔開始進攻我的大腦。一旦我沒有在玩手機或者專註於某事的時候,我的上下眼皮就像久別重逢的新婚夫妻一樣,開始“粘”在了一起。
我趕緊用盡最後一絲精力假裝活動脖子,然後再轉頭的瞬間看向身後的Hin,沒想到這家夥卻在那裏聽得津津有味,如沐春風。我只好再次把頭扭回來想辦法抵禦睡魔。最後我拿起筆來,開始在那一疊資料的空白角落處信手塗鴉起來,還要不時用眼睛瞟一下四周,以免被人發現。
畫了一個大惡魔Hin被聖劍騎士Gene一刀捅死…
捅不了真人,那就在塗鴉裏痛快淋漓地酣戰一番吧,還要給他洋洋灑灑“戳戳戳”地加好多滴血。
“哼…”
“…”
…但是當我擡頭的一瞬間,我卻楞住了。
當我看到坐我對面的那位高個子正在饒有興致地盯著我看時,手中的筆戛然而止…也不知道從何時開始的。
Nubsib看了看我的塗鴉,然後把他那雙充滿魅力的眼睛往上移動,直勾勾地看著我的臉。
我腦海中首先想到的就是,對方應該會給我投來責備的眼神,畢竟在我眼中18號選手就是那種一本正經的人。但我接收到的卻是…笑容?!對!我感受到對方給我投送過來的微笑了。
所以說,我正在被一個小孩子笑話嗎?
我的兩根眉毛都要擠到了一塊,然後我趕緊假裝輕聲清了清嗓子,擺出一副認真得不要不要的表情,最後順手把手中的資料翻頁以蓋住剛才的塗鴉。一想到自己開會時在搞小動作的模樣被一個年齡比自己小的孩子看到,心中就泛起千千結,呃,郁結的結。
要死啦!趕緊把我放回去睡覺覺吧!
最終,會議結束了。
我留在會議室裏跟他們聊了一會,等他們陸陸續續要離開會議室的時候,我趕緊雙手合十跟他們道別,並說要去一趟洗手間。當然我還表現出一副超級不舍的樣子,讓他們覺得我實際上很想留下來跟他們做更多的交流。但當我發現沒人留意到我這邊的時候,我趕緊扯住Hin的衣領朝著另一個方向離開…我已困到可以當場“以天為被、以地為床”啦!
“哎呀呀,Gene哥,我的脖子都快要斷啦!”
“斷了就最好!”
“心情還是那麽爛嗎?會議都開完了啊。”
“我心情這麽爛還不都怪你啊,請你正視自己的錯誤。”
我用一種殺死人不償命的眼神瞪著Hin,然後拿出我的錢包,打開來找硬幣。接著,我把硬幣塞進那一部飲料自動販賣機,按下了上次自己喝的那個特甜咖啡,打算喝個痛快,讓自己恢復生氣勃勃的樣子。我估摸著一會再過十幾二十分鐘,會議室門口的人才會全散開各回各家各找各媽,到那個時候我再跑去坐電梯,然後坐車回家。
“不過話又說回來…看這情況他們對你的小說還挺上心的呢,哥你真是好運啊,有個平臺來幫你做推廣。”
“是嗎?”我質疑他的話,把自己的背部靠在墻壁上,舉起咖啡罐子喝起來。
“原著作者有資格表達自己的意見,而劇組也很樂意接受,這麽大的機會,可不是常有的呀。”
嘆氣聲從我的口裏傳出來,“我知道。”
我也在暗自責罵自己,沒有對這個項目付出更多的關註,明明一個大好的機會就擺在自己面前了。
“哥你就應該按照剛才會議說的來做哦,如果這部劇的反響好,你的名氣就會越來越高,到時候搞下一部小說就更簡單了呢。”
“等一下。”我的眉毛緊繃起來,“你說這些,就是一門心思想讓我往BL這個大水缸裏跳,以後都寫耽美文嗎?”
“不是不是,哪有啊,但說實話吧…我差點都忘了你之前是專門寫恐怖小說的呢。”
“你這個臭小子!”
“誰讓你的這些耽美小說更出名啊!”
他還擺出一副自己沒有說錯話的表情,又對我說了兩三句讓我舒服的好話,才拿起手機來看時間。看完之後他說,到時候整理好今天會議的筆記再發給我一份,說著還打開相機功能準備拍照。
我沒再多說什麽,而是睥睨了他一眼,才慢慢合上眼睛閉目養神。我心裏想著,等我把這罐咖啡喝完,就飛奔回家休息。現在睡著的話,估計要等到晚上九點十點才能起來了,到時候起來再慢慢跟新小說的初稿奮戰。
在腦海中如斯計劃著,有板有眼的,但是當我再一次把眼睛睜開的時候,卻硬生生實證了什麽是雞飛狗跳。
“臥槽!”
卟!
“哎呀!”
“Gene先生。”
我臉部表情扭曲,下意識擡起手來摸了摸自己的後腦勺。
本來就已經困意十足,這時候更是滿天繁星了。
“你沒事吧,痛嗎?”
我的眉毛開始火星撞地球般擠到了一起,我睜開眼睛後看到18號選手那高大頎長的軀體佇立在我面前,離我只有一步之遙。那張帥臉慢慢朝我這邊移動過來,想要查看我是否安好,但這一舉動更是讓我心臟驟跳不止。我下意識往後一靠,但卻忘記了自己正靠墻站著,所以後腦勺實打實地撞了個大滿貫。
Nubsib也不遑多讓地受到了驚嚇,當他看到我這個狼狽樣,更是忍不住要靠過來查看我。
“讓我看看。”
對方說完,就把右手伸過來把我拉離墻面。接著,只見他把手插進我的頭發裏,指尖順著發絲遊走至那受到猛烈撞擊的部位。而那個部位本來已經被我的手撫摸著了,所以兩人的手無法避免地觸碰到了一起。
我的表情比剛才扭曲得更加厲害,趕緊想用另一只手來幫助自己。
“等一下,先等一下…”
“撞得還挺嚴重的,可能會腫起來。”
“嗯,應該吧。”
“還是趕緊找點冰塊來敷一下吧,這樣不會那麽痛。”
“OK,OK,我知道了…你先後退幾步可以嗎?”
最後我一邊說一邊把手翻過來抓住對方的手腕,意圖讓他往後退。Nubsib好像已察覺到我慌亂的神情,於是表示出一種明顯的歉意,慌忙後退至我所需要的社交距離。
等到面前少了一個高大的影子,我頓時感覺到呼吸順暢了很多…其實我個子也不算很矮,但是18號選手可是個身材高大的大二學生呀。
“對不起啊。”
一開始我表情還是有點不耐煩的,但是當我聽到對方那句魅力十足的道歉,心情馬上好了一大半,於是我趕緊擺擺手,“沒事沒事。”
反正被撞的那個部位已開始沒那麽痛了,所以就不想再生事端。
當我完全清醒過來之後,就有時間來認真打量對方了。他看著我的眼神中還殘留著一絲擔憂之情,但這個眼神搭配上他那紳士十足的形象之後,並沒有給人一種弱不禁風的印象,而是更加的彬彬有禮了。他今天穿的衣服不再是面試那天的痞子風格——我那小說裏男主攻的風格。
就連是日常的便服,都搞得像是隨時要去拍模特照一樣…就是那種喬裝打扮的王子私自離開王宮到外面遊山玩水的感覺…那一雙銳敏的眼睛正在看著我,盡管這讓我有點難為情,但我也努力對他擺出微笑。
混蛋Hin!你跑哪裏去了啊!這臭小孩又來巴結我了,你沒看到嗎!
“來上洗手間嗎?”
“不是。”
我眉頭輕蹙,瞥了瞥左右,我的右方是走廊的盡頭,至於左邊…“哦!來喝水的?”
“不是,我是來找你的。”
我當場僵住,“啊?來找我?”
“嗯,一開始我還以為你回去了,我問了工作人員,他說你去上洗手間了。”
“哦!那你有什麽事呢?難道是劇本的事?”
看到我這麽一問,面前的這位則馬上顯露出怪不好意思的表情。“是的,我還是不太理解一些劇本和角色的設定,所以想來向你請教一下。”
“哦。”我恍然大悟,趕緊轉身把手中的咖啡罐扔進身邊的垃圾桶,再次轉過身來時我已恢復了一本正經的狀態。“哪個地方呢?”
“不是現在請教,但我想要…你留個聯系方式,好方便以後交流,可以嗎?”
“沒問題沒問題,哪裏需要我幫忙的盡管說,給個電話…哦不對,還是留Line吧。”
我伸手進口袋裏拿出手機,打開那個綠色的軟件,並嫻熟地打開自己的二維碼。
剛開始的時候我是打算留個手機號碼的,畢竟這也算是工作上的事情。但是正好我是那種生物鐘紊亂的人,如果Nubsib在我睡覺時打過來吵醒我,我估計是沒什麽心情跟他討論劇情、給他提什麽有建設性的意見的。如果不是很緊急的問題,他大可在Line上留言給我,這樣對雙方來說都是最方便不過的了。
“Sib!”
然而就在對方準備拿出手機掃描時,他被某人大聲叫住了。
我和18號選手都不約而同地轉過頭去看向聲音來源處,接著我就看到一個個子小小的人往我們這邊跑過來。然後他們力度適中地互相拍了一下對方的手臂。
“Sib,我找你好久了,你還回學校對嗎?”
原來是飾演男主受的Oei弟弟。
“嗯。”
Nubsib錯愕片刻,那雙銳利的眼睛像是被蒙上了一層薄薄的冰。
我一邊看著他們倆一邊把懸在空中的手機放下,看到他們兩人舉止如此親密,我不禁心生好奇。
這一次我能把Oei弟弟看得更清楚了,這時候我才發現弟弟長得確實惹人憐愛,個子又小小的,應該比我還要矮幾公分。他的手臂也很纖細,穿著的那件長袖外套,其袖口部位都已經延伸到手指中部了。
“咦,這不是Gene哥嗎?”
就在此時,他才轉過頭來對著我,然後用一種清脆的聲音疑惑地問我。“Gene哥你還沒回去啊?聽導演說你已經回去了,一開始我還打算找你交流一下呢。”
我淺淺一笑,有禮貌地回答,“正準備回去啦。”
“哦…”
“Oei弟弟你跟18號…Nubsib是同學嗎?”最終我還是沒忍住,問出了口。
平時我不是那種喜歡八卦的人,這個要事先聲明一下。但是碰巧這兩位都是我那個劇的男主角,而且從外形來看他們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雖然跟Nubsib的體型比起來,Oei的個子顯得有點小巧玲瓏,但大部分觀眾都喜歡那種小鳥依人的女主角或者男主受什麽的。個子小一點,就會讓人頓生一種保護欲,就像照顧一只小貓咪一樣。我看到他們關系如此親密,心裏早已綻放出了姨父笑。
“是的,我跟Sib是同系同學。”
“哦!所以就結伴來參加面試呀。”
“其實也…不算是吧。”Oei弟弟窘怯地笑了笑,“我不經意聽到Nubsib和他的經紀人在聊面試的事,所以也來參加試鏡了。一般我只參加廣告或者時尚雜誌的拍攝。這可是我第一次演劇呢。”
…原來如此
我聽完對方的解釋輕輕點點頭,“你們兩個能一起通過試鏡也挺好的,本來就關系不錯,到時候演起來就不會那麽尷尬。”
Oei可愛地瞪大眼睛,“也許可能會更害羞吧。”
“哈哈,但也總比在陌生人面前害羞好吧。”
“謝謝。”
我擺出一副長輩的姿態笑了笑,“OK,那下次再見咯,我要回去啦。”
我舉手向Oei道別,但是當我把目光瞥到Nubsib那邊時,我卻吃了一驚,因為我看到他那雙銳敏的眼睛正盯著我看。我解讀不出來這到底幾個意思,也不打算站在原地試圖解讀。所以呢,我選擇對他點了點頭,就趕緊轉身離開了。
離開時耳旁還間或聽到身後兩人對話的只言片語,但我卻對此興趣不大。突然,我想起了某人!
話說…Hin這個臭家夥真是該打啊,所以這小子到底跑哪裏去了啊?
上一次會議結束了,可別以為這樣就沒事了。拍攝一部劇涉及到的步驟可以說多到就像風箏的尾巴一樣。會議結束之後,接著就是…開機拜神儀式。
這一回我讓Hin幫我跟劇組那邊說,這一次我只能後半段時間到場,因為那天有事情要辦。我口中的事情,是真正的有事情,而不是自己偷懶的借口。此前我帶著兩三套衣服離開公寓回了老家,已經有好幾天沒有碰新小說的初稿了,因為我要在醫院裏照顧剛做完手術的外公。
我剛開車把他老人家送回家裏,就接到了Hin給我打來的電話。
“你這電話來得正是時候啊。”我按了接聽鍵,疲憊不堪地跟電話那頭的人說。
[你說了大概會在這個時候結束,我當然要設個鬧鐘提醒自己呀。你把外公送回家了嗎?他老人家怎麽樣?]
“嗯,挺好的,沒什麽大礙了。如果不是這次生病,其實他老人家本來身體就很好的。”我邊說邊給自己戴上耳機,騰出手來換倒車檔,準備把車倒出巷子口。
[那就好,那哥你呢,怎樣啊?來得了嗎?]
“如果我說來不了呢。”
不行也得來啊,之前拍定妝照你都沒來了。]
我鼻子裏對他哼了一句,“嗯嗯,現在不正是在來的路上嗎?二十分鐘後到。”
掛掉Hin的電話之後,我就把註意力集中在開車上。
其實我已經對Hin三令五申過了,如果不是真正重要的、需要我這個作者幫忙的事情,就沒必要讓我過去。但是他每次都給我發信息過來說要來接我,一有點什麽雞毛蒜皮的事情就想到我。說要我親自去現場跟劇組那邊溝通,從拍定妝照那天開始,一直到開機拜神儀式都這樣不厭其煩地找了我好幾次。
我開車到達Hin給我發的定位上的地點後,給他發了信息告知已到達,不一會他就急匆匆地從裏面出來,我看到他還穿著一身素衣,顯得很正式。他看到我的車之後趕緊對我揮揮手,讓我把車停在另一邊的空車位上。
“大師們準備誦經了啊,哥。”
我點點頭,看著眼前那個舉行儀式的場地,但馬上瞇起了眼睛,因為大白天的陽光著實把人曬得頭暈目眩。
現場有三四頂大大的太陽傘,我還看到有一張供桌,上面還擺滿了進行儀式要用到的金色供盤。在正午陽光的照耀下,從蠟燭和供香頂部裊裊升起的熏煙讓眼前的景象變得一片模糊。出席拜神儀式的眾人皆穿一身白色素衣,他們正在虔誠地面對著供桌合起手掌。他們偶爾還會看著前方那位扛著攝像機的人,也許到時候是要拿去給媒體宣傳的吧。
“那一會等他們誦完經我再進去吧,”我做好決定。
“那樣也行,那你先在這等一下,我偷偷過去給你拿點喝的,還有三文治,要嗎?”
“給我礦泉水就行,謝啦!”
Hin點點頭,然後就跑來跑去給我張羅。而我接過他手中的礦泉水瓶之後,就呷了一口為自己降暑。接著我開始轉動眼珠子打量起四周的風景,不料被我看到不遠露天處有幾張藍色的塑料椅子,但我最後還是選擇站在樹蔭底下,因為待在原地確實比較涼快。當我把周圍景致都看到無聊之後,才拿出手機玩起來。
在我所在的那個編輯群裏,我看到有人發了一張推特的截圖,截圖上的內容就是今天拜神儀式的現場。我忍不住把照片放大來看,然後就看到了導演、制片人、Nubsib、Oei以及還有好幾位演員在現場恭恭敬敬地站著,真是一道亮麗的風景線。群裏緊跟在截圖下面的信息當然少不了一番對演員的彩虹屁。
我認真讀著其中一條信息:一定要好好感謝那個選了Nubsib做男主的人,現在我們這本小說的熱度更高了呢,網上下單購買的人突然暴增了很多。我看到這個不禁皺了皺鼻頭…你們這些人真是太不矜持了吧。
“Gene…?”
“…”
“你是嗎Gene!?Gene!”
我正打算在群裏發條信息跟他們調侃一下,耳邊就聽到一把激動的聲音在喊我的名字。
我擡起頭…就看到一個穿著白色襯衫的男人,他鼻梁上架著一副厚鏡片的近視眼鏡,樣子看起來一點都不精明,因為他那淩亂的發型讓他整個人看起來都呆頭呆腦的。我看到他正在左右搖擺打量著我,離我沒幾步的距離。
“呃…”我挑了一下眉毛,“嗯。”
“Gene真的是你啊!是我呀,我是Tum啊!”
“Tum?”
那個Tum馬上笑得露出了兩排大牙,驀地奔到了我眼前。“怎麽這個表情啊?可不要說你不記得我了啊!畢業都還不夠十年,別搞得自己像個七老八十的老頭一樣。”
對方那只大手掌已經在我的肩上輕輕拍打起來,而我則還在皺著眉頭審視對方。
“Tum?…Tum?混蛋Tum?你就是Tum啊!?”
“哈哈哈,是呀,不就是我嘛!”
我馬上瞪大眼睛,嘴巴也張大得能擠下一頭牛,然後用眼光在他的全身上下掃描起來。
讀大學期間,我身邊有一個關系不太親密卻在同一個專業學習的朋友,叫做Tum。要說那Tum是個書呆子也不算,說他是個愛惹是生非的人也不準確。盡管他平時背的書包鼓鼓的,但是煙酒他倒是一樣不缺。他想戒煙戒酒的時候還跑來找我這個從高中時就已經戒癮成功的人商量,讓我給他出謀劃策說該從哪一步開始。
由於我們倆的關系還沒有生死之交的地步,所以畢業之後就沒再保持聯系了。不過話又說回來,就連是當時一起耍的那幫好朋友,即使剛畢業的那一兩年還偶爾保持聯系,但隨著時間推移,大家那所謂的情誼總會有“偃旗息鼓”的一天。畢竟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生活環境了…這本就是生活之常態罷了。
我一邊這麽想著,眼睛則還在忽上忽下地盯著他看,當然嘴巴還是沒能合上。
“你這樣子看著我,是幾個意思啊?”
“沒…就想著你就是Tum,說你變了也好像沒變,說你沒變吧,但也跟以前的你不一樣了。”
我的話讓他忍俊不禁,“畢竟都好幾年過去了呢,倒是你啊,臉看起來還是像個小孩子,但你皮膚卻比以前白了不止三個度啊。”
“因為我不太出門啊。”
“不太出門?可別說你待在家裏做啃老族啊?”
我瞇起眼睛,真的好想把手伸過去大力拍幾下這位大學同學的頭。
換了是別人,也許早就生氣了,但我很清楚這個家夥的脾性。我知道他之所以這麽說,不外乎是想要跟我拉進一下關系而已,畢竟我們都有這麽多年沒見面了呢。
“搞笑,我不出門也可以工作的啊。”
“工作?”他眼睛裏初次閃現的目光充滿了疑惑,接著他飛速旋轉起自己的眼珠子,像是在高速運轉思考。不消一會,也許他已經得出了一個結論,所以他的眼睛馬上停止轉動,而是瞪得老大,“等一下,Gene先生Gene先生,他們經常提到的那個作者Gene…可別說…”
他把話說到一半就打住了,我也跟他大眼瞪小眼。雖然還是覺得有點難為情,但我還是假裝淡定,酷酷地擡起手撓撓頭,“嗯,是我啦。”
“臥槽~”
“…”
“從上次就一直聽到Gene這個名字,我們家孩子(譯者註:泰國經紀人喜歡喊自己家的年輕藝人為“孩子”,同時金主也喜歡把自己包養的人喊做“孩子”)也在一直說你。可我真沒想到他們口中的Gene跟我認識的朋友是同一個人啊,這個世界真TM的小啊。”
雖然這番話聽起來就像是一種很平常的驚訝之詞,但我還是聽出了一個關鍵詞。
“等一下,你的孩子?你的孩子說到我了?”
“嗯,來參加你這個小說的面試啊,還有機會參演呢。”他說完還在朗聲大笑,但這一回則換做是我目瞪口呆。
這家夥居然包養了一個小白臉啊…
“你們家孩子,可別說是Oei啊?”
他皺了一下眉毛,擺擺手,“不是不是,你應該跟他聊過了啊,Sib啊,Nubsib。”
“Nubsib!?”
“是呀,喊這麽大聲幹嘛啊!”
“你在包養Nubsib嗎?”我說完之後嘴巴就已經合不攏了,感覺自己像個傻子一樣。兩三分鐘後我才漸漸控制住自己的思維,然後皺起眉頭看著他,以確保這次能夠把面前這個人全面看透。
Tum平時看起來也算是個挺有男子氣概的大直男,至於他的身高肉眼看過去的話,也跟我不相上下。之前我就留意到Nubsib比我高一截,那這樣的話就說明Nubsib肯定是比他高了…雖然有人說過身高並不是決定攻受的主要因素,但是這個樣子,也著實讓我嚇一大跳啊。
“等一下,你這個賤人!你都想到哪裏去了啊?真不愧是個作家啊。”他搖搖頭,“不是那種孩子啦,在這個圈裏的意思是我照顧的藝人,我現在是一個明星經紀人啦。”
“明星經紀人…”
我跟著他最後一個詞語在口中念叨著,慢慢消化了他那番話的意思之後,表情才稍微放松下來。
我暗地裏松了一口氣,這並不是說我歧視同性之間的感情,只是當我知道這個的一瞬間,還是有點手足無措,畢竟以後我還要面對這兩個人。一想到我的大學好友跟帥氣少爺範十足的18號選手做那種事,我就已經渾身起雞皮疙瘩了。
“誰讓你不一開始說清楚啊,你這麽說,換了誰都會那樣誤會的啦。”
“哈哈。”他又在那裏笑,看起來很好笑。
“那你怎麽突然跑去做經紀人了啊?你以前的理想可不是這樣的哦。”
Tum聳了聳肩,“你也知道我姐姐是做模特經紀的,那會剛大學畢業的時候什麽都不想做,就被她拉過去幫忙,幫來幫去也不知道自己怎麽就進了這一行。”
“哦,那也挺好的,可以給家裏人幫忙。”
“單純幫忙,但不是很喜歡咯。”
“但你家藝人看起來挺乖挺聽話的啊,對這份工作要求這麽多幹嘛。”
“很乖很聽話!?”他瞪大眼睛,然後擺出一副尷尬的神情,“那個臭小子很乖很聽話…他才是最可怕的小惡魔呢。對了說說你吧,怎麽兜兜轉轉的你倒跑去做了作家啊,還寫出這麽有名的小說,還被改編成電視劇呢。”Tum面帶微笑,再一次擡起手來拍打我的肩膀,“我讀過Sib那一份劇本,劇情真的超級刺激啊。”
“哎呀!”我輕聲嘀咕著,“讀這個幹什麽啊。”
“嗷,我可是Sib的經紀人,當然要了解一下自己家的藝人會飾演什麽角色之類的啊。”
“…”我沮喪地轉動著眼珠子,不再說什麽了。
Tum好像看出我的難為情了,於是他大笑了幾聲,還模仿起我的表情來。不過還好他很快就轉換了話題,我們兩個這麽久沒見,心裏倒是有一大堆話要跟對方傾訴和吐槽。最後我們聊到了一會結束後即將舉行的宴會。
一開始我還是有點疲倦的,但是一直到Tum這個家夥也要出席,我馬上就覺得到時候應該會歡樂那麽一點點。
“既然我們這麽久沒見了,今晚一定要聊到天荒地老啊。我換了Line的賬號和電話號碼,趕緊交換一個,下次我們再…”
“Tum哥!”
我和Tum同時把頭扭向聲音來源的那個方向,如此沈重而溫柔的聲音,不難猜出是誰…18號選手正穿著一件幹凈得有點晃眼睛的白色襯衫,手腕處戴了一只金色手鐲。盡管他看向我們的眼睛有點呆滯,但並沒有那種老伯伯去齋堂吃素的老氣橫秋的感覺。“嗷,Sib,誦經完畢了對吧。”
“嗯。”他在喉嚨深處簡短應答,然後轉向我這邊,“Gene先生。”
看吧…Tum!你們家藝人很明顯就是想要討好我啊。
我內心深處冷笑了一下,而臉上則擺出一副彬彬有禮的笑容,同時點點頭,“你好。”
“來很久了嗎?”
“來這裏有一會了,但是正好在這裏遇到了老朋友。”
“朋友…”Nubsib念叨著,接著把目光投向自己的經紀人那邊,“Gene先生你跟Tum哥是朋友啊?”
“嗯,Gene是我的大學同學啦,我現在才跟他見上面,才知道他也在這個劇組呢。”Tum代替我回答。
“哦!…”
我點頭表示強調,我看到Nubsib不再說什麽,就轉過去看著身邊的朋友,看到他正在用手整理胸前的衣服,“好啦好啦,在這裏站這麽久,都開始熱了。我們過去那邊吧,誦經已經結束了,去那邊等著吧,不然一會工作人員會到處找我們的。”
Tum擡起雙手同時拍在我和Nubsib的肩膀上,於是我和Nubsib分別站在他左右兩邊往前走去。一遇到老朋友,我就把Hin忘得一幹二凈了。我們仨走到太陽傘下跟工作人員打了個招呼,就分開坐了。一會之後我覺得無聊,趕緊給Tum打手勢讓他坐過來自己這邊。
起碼在這個遍布著陌生面孔的劇組裏,我不再像一開始那樣感到郁悶和無聊了…

最夯bl耽美小說推薦網的泰劇《數到十就親親你》第3章到這裏啦,這對cp真的蠻好磕的,小地球對不起了,期待你的新劇!哈哈!

文章来源: 天府泰剧

上一篇:泰劇《數到十就親親你》第二章:我在你身上留下的印記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