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劇《數到十就親親你》第四章:這是房間鑰匙

泰劇《數到十就親親你》第三章:這是房間鑰匙

2021年又出來一部腐劇啦!那就是《數到十就親親你》,是《待到重逢時》飾演前世的Dean的Korn,歡迎九哥新劇第4篇,這部小說還蠻猛,無論是劇還是小說,車的部分還蠻靠前的,請繼續期待我的更新

“嗯嗯,很好,男主攻像這樣冷漠無情一點就挺好的,最近比較流行。”編輯大哥說著就把手中的Ipad放在桌子上,Word文檔上那密密麻麻的文字讓人看了眼花繚亂。“這個算通過了,繼續努力吧Gene。至於合同我到時候再讓Hin聯系你。哦!但我希望這一次的開車畫面能夠更勁爆一點,勁爆到讓人難以忘懷的那種就最好了。”
“啊!?”
“呃…哥。”我皺了皺眉頭,脖子瞬間直了起來,但是我的黑色眼珠子正在敏捷地左右轉動,神情慌張不已。因為我感覺到對方說出每一個字的分貝都絲毫不低,再加上這個下午時分的咖啡蛋糕店環境格外安靜,店裏每個人說的每一句話幾乎都能被別人聽見。
“我是想讓你這部分的描寫更加標新立異一點,與眾不同一點,比如加一點言語上的挑逗啊捆綁啊之類的情節,要讓這部分比第一稿更性感或肉欲一點。至於那些所謂的常規步驟或者體位沒必要循規蹈矩的。總編輯不是讓人給你寄了很多那方面的書嗎?試著看一些國外的優秀作品,劇情方面基本上沒什麽問題的了,但如果你再把我說的那些添加進去,你這部小說肯定會更加完美的!”
“OK,OK,我知道啦。那我一會回去就拿來看看,這個到時候再說吧,還有六七章才到那一步。”
“嗯,但你記得按照我說的來寫喔,我一會還有事要處理,要先走啦,今天只請了兩個小時的假。”
“嗯,謝謝哥。”
我目送著編輯大哥拿起公文包推開店裏的玻璃門走出外面,才輕輕地舒了一口氣。
前幾天我還在為新小說的第五第六章內容擔憂著,一開始我打算發個電子郵件給編輯的。但正巧他的行程安排了今天需要出來一趟,而他也正巧想跟我當面聊聊,所以就約了在這個店裏碰面。
這個咖啡店就位於Silom路的一棟寫字樓樓下,從店裏往外看去,會看到車水馬龍的景象。而靠近咖啡店這邊的人行道上,有一個阿姨在推著手推車賣石榴汁。我出神地看著阿姨那高速削石榴的雙手,思緒萬千。
上一部寫的耽美文…不得不承認最讓我痛苦的就是這些開車的場景。長這麽大歲數了,我並非不知道男生之間發生性關系的時候是在哪個部位或者需要用什麽工具。但是當初我在描述這些畫面的時候,不但找來大量的書籍,還在網上搜素了很多資料來看。那時候我還想著,萬一爸媽不小心看到我的網頁瀏覽記錄,肯定十有八九會覺得自己的兒子是個同誌了吧。
我坦誠我不是那種比較放得開的人,所以最終我那部小說在這方面的描寫還是比較中規中矩的。也許這就是為什麽編輯會有此擔憂了,他害怕我新小說的床戲描寫跟上一部比起來毫無新意,於是才苦口婆心給我進行了一番教導。
我再一次嘆了一口氣,現在對這些都毫無頭緒,所以打算回家裏閉關一下,讓自己把思緒從頭到尾整理一番。於是我拿著賬單走過去結賬,完了後步履維艱地穿越下午暑氣蒸騰的熱浪,回到自己的車上。
但就在我發動車子,準備掛倒車檔從停車位裏出來的時候,手機連招呼都不打一個就響了起來。

看到來電顯示是“Tum”——前幾天我們互換了手機號碼,我原本喪氣的情緒立馬來了個一百八十度大轉彎,我興奮地拿起手機接聽。
“餵咋啦?怎麽突然這麽有閑情逸致給我打電話啊?”
多年不見,這次跟Tum這個大學好友的重逢讓我特別開心,在開機拜神儀式那天我們就積極地交換了手機號碼和加了Line。自那天以後我們偶爾會在Line上面聊天,還說著要再找個時間出來敘敘舊。Tum還跟他之前那幫好朋友聯系,但感覺我們兩個工作都比較忙,所以總是找不到一個合適的時機出來見面。
[Gene,我有急事要找你啊,有空見面嗎?]
“哈!?…”
Tum甩過來的第一句話就讓我猝不及防,電話那頭傳來的語氣讓我感受到他的焦灼心情,同時也隱含著一種不好意思,“有空呀,我現在在Silom,你可以來找我啊。”
[那這樣吧,在你那個公寓碰面可以嗎?]
“我的公寓?”
[嗯,到了你公寓再說,一會你把地址分享給我,我馬上出門。]
“嗯嗯,也行,但我還在外面,你先到了就在下面等我一下,我馬上趕回去。”
[那謝了啊,一會見。]
他說完就急匆匆掛掉了電話,而我呢,雖然對朋友的這一番操作表示一頭霧水,但一時半會也得不出什麽符合邏輯的答案。於是我隨手把手機扔在副駕駛座,就踩離合器把車駛出了停車位。
話說,他為什麽一定要去我房間聊啊?朋友要來家裏做客,我倒不會平白無故會為這一點而胡思亂想。但心裏就是覺得怪怪的,這麽多年沒聯系,這一次重遇我們倆的關系也暫時沒有之前的親密或是更親密。突然間他就打電話過來說有急事找我,還不說是什麽事,而是堅持要在我房間碰了面再說,換了誰都難免會心生疑惑吧。
一路上我腦海中的這種想法都揮之不去,直到我把車開到公寓樓下的專屬停車位停好。正當我拔出車鑰匙,打開車門剛要往車外邁出去時,我卻楞住了,此時我的那只腿都還懸在半空中。
“Gene!”
Tum此時正站在玻璃門前,朝著我揮手。
我的兩條眉毛同時朝眉心的部位擠了過去一點,但還是按照正常步速走到了Tum面前…他身邊還站著18號選手。
沒錯,Tum並不是一個人來找我,他後面還立著一根他們公司的“旗桿”。其實一開始我看到的就是Nubsib的那張帥臉,而不是距離我更近的好朋友,沒辦法,誰讓18號選手更加出眾呢。我看到這個根本不太可能在這裏出現的人,臉上不禁泛起了疑惑的漣漪。這還不夠讓人震驚,因為我留意到Nubsib的身邊還立著一個超大號的行李箱。
什麽?是準備出差去外府拍東西嗎?
“嗯我來啦。”我的眉毛開始像兩條打架的毛毛蟲,“什麽急事啊?為什麽要來我家說?”
“還是上去再說吧。”
“啊!?”
這一回我的眉毛更是直接被打成了一個蝴蝶結,感覺Tum也留意到我的神情,所以他先是沈默了一下,接著面露難色,“會不會打擾到你?”
我靜悄悄把一口氣從唇邊噴出來,再一次看著他,“好啦,你來都來了,房間就房間。”
“如果我讓你為難,我先跟你說聲不好意思啦。”他還在擺出一副客客氣氣的表情,我只是皺了皺鼻頭。
哎呀這個死家夥,突然打電話過來說有急事要商量,還要指定在我的房間談。都到了這份上居然還有臉給我擺出一副不好意思的樣子,一看這情形我就超級想彎起中指在他的腦門上敲一記重重的。
我把門禁卡從口袋裏拿出來放在玻璃門邊的感應器上,然後順便對站在門邊的Nubsib點點頭表示打招呼。
“…”
毫無疑問的,Nubsib仍然是對我微微一笑,但他這個笑容還是散發出一股強大的迷死人的氣場。
我引了兩人進去,盡管我超級想問為何他們要帶著一個這麽大的行李箱來這裏,但是內心深處卻在跟自己暗示,千萬不要主動開口問這個。我再次在電梯樓層按鈕旁邊的感應器刷卡,然後按了自己房間所在樓層的數字17。
這個公寓是我在畢業第一年的時候是借了爸爸和哥哥的錢來買的,我找他們每人借了一半。那時候在公司工作了五六個月,公司就在市中心,而我家離公司超級遠,所以我就去逛那些樓盤的展銷會,想找一個靠近地鐵站的好房間。從那以後才慢慢攢錢還給家裏人…現在把錢都還清了,車的貸款也快要還清了,但身上的存錢少得可憐,連找個硬幣來刮痧的都沒有。
我的房間位於走廊的盡頭,刷門卡擰開把手的時候,我隨口一說。
“房間有點亂,最近有點忙,也沒空整理。”
“沒關系沒關系。”
Tum馬上熱情地回應。
“哎呀…”
但是進去之後,我先是聽到朋友的一聲驚嘆,隨之而來的就是一陣沈默,我的嘴巴都耷拉下來了。
他這聲驚嘆估計不是想說我的房間有多豪華吧,應該是在為我房間的淩亂程度而驚嘆。雖然房間是有點亂,但並不臟啊,客廳中間放著一張小矮桌,還有一張可以坐在上面看電視的沙發。而此時無論是桌子還是沙發上都鋪滿了小紙團,當然也少不了各類耽美小說和卡通——這些是我找來研究,以便讓自己有靈感寫新小說的資料。
盡管有一點害羞,但起碼不是被不知就裏的別人看到這景象,因為這兩位本來就知道我是寫哪種類型小說的。
“嗷,你們就坐這裏吧,水在廚房的冰箱裏,我先把書放回書架上。”
“我來幫你。”
就在我把沙發上那些礙手礙腳的耽美小說收集起來準備拿到書架上的時候,Nubsib突然走過來擋在我面前,並在還沒得到我允許的情況下接過我手中的那一壘書。
“要放在哪裏?”
“…”我還站在原地,雙手已經自然垂下緊貼自己身體,然後瞇起眼看著對方。
但是Nubsib卻對著我微笑,“你這個可愛…呃這個樣子的表情,是什麽意思呀?”
“嗯?哦!”我的眉毛往上揚了一點,因為我只顧著在心中暗想,這個18號選手到底要巴結我到什麽地步。當我看到對方的表情後,只好趕緊指了指身後,以掩飾自己的想法,“那個櫃子裏,盡頭那個房間的門口那裏。”
高個子點點頭,然後走過去輕松地單手打開櫃門。我看到有人自告奮勇來幫忙,也沒多加阻攔,這樣我倒樂得輕松。於是我回到沙發上坐下來等那個去廚房找水的Tum,不久之後就看到Tum一臉舒爽地回來,還遞了一瓶水給Nubsib。
我把手機放下,對坐在自己對面的朋友和他的藝人點點頭,“好啦,現在你可以說了吧,你那所謂的急事。”
“嗯哼…”
“…”
“Gene,你這裏好像有三間臥室哦。”
“嗯。”
自從那天交換了Line,我和Tum就一直在聊著彼此的近況,包括雙方目前的住宿情況。我知道他還住在家裏,但偶爾也會住在模特公司旁邊的員工宿舍。而他也知道我買了公寓一個人住,但我之所以選擇這麽多房間的,是為了將來讓家裏人來這小住幾天的。
“現在你也一個人住,所以我想讓Nubsib…”
“不!”
“媽的!我還沒說完啊!”
“你話都說到這份上了,你以為我還猜不出來嗎,你這個死仔!”我一臉不爽地盯著老朋友的臉。當然,我剛剛發出那一聲快刀斬亂麻般的拒絕時,我是一眼都沒來得及朝Nubsib身上看的。
我剛才還想著Nubsib之所以提著這麽大一個行李箱過來,估計是一會在我這邊聊完,他們兩個就會去外府出差什麽的。所以順便提著行李箱過來也是屬於情理之中的事,可能他們是那種比較謹慎的人,不想把行李箱放在車裏吧。但我一聽到這個臭小子談到我家裏有三個房間…怎樣啊,早知道就不應該心軟讓他們上來的。
“餵!Gene!就當我求你啦,現在我們在住宿上出了點狀況啊,你讓他在你這裏住一個月也行,一個月就夠了。”
“不。”
“那三個星期。”
“不要。”
“兩星期。”
“混蛋,幾個星期都不行!”
Tum一臉的焦慮,“當我求你了也不行嗎?我拜你了。如果我不是走投無路了,我也不會想著來打擾你啊。Sib的家很遠,因為他又要上學又要工作,所以我一開始是打算讓他住在我們模特公司的員工宿舍,但好死不死我姐姐她剛好又簽了兩三個新人,然後就讓新人住了進去。”
“…”我努力逃避Tum的眼神,因為我感覺他正準備用他那一雙可憐兮兮的眼睛盯著我,企圖攻陷我的防線。
“那幾個小孩也在找房子住,但是Sib…嗯!話又說回來,這事也怪Sib這臭小子。我不知道他當初是怎麽跟我姐談的,最後事情變成這樣,搞到自己沒地方住了。”Tum說完之後擡起手捏了捏自己的額頭,在口中絮叨著,感覺是要換一種戲路,“現在搞得很麻煩啊,這之後還要拍劇的呢。”
“那就回家裏住啊,你也說了只是一個月而已。”
“我剛說的一個月只是個大概的時間,我是想著如果能夠安排好房間的事,我會盡量在一個月之內幫他找到新房。”
“那你可以住酒店啊,你家裏又不是貧下中農,幫公司裏的藝人出一下也是九牛一毛吧。”
再說…根據我之前對Nubsib那身打扮的觀察,他家估計也窮不到哪裏去。剛才說他家就在郊區,那就主要是有兩種情況了。第一就是家裏吃的用的都剛剛好,沒余錢在市中心買公寓,第二種情況就是大家族需要一大塊的地皮來建造莊園般的家。而我個人更傾向於後一種情況咯。
“你瘋了嗎?”Tum瞪大眼睛,“Sib是個名人,住在酒店不就惹來一大堆麻煩了嗎?”
“…”
“粉絲圍堵啊,私生飯跟蹤啊,住酒店一點隱私都沒有的。”
“那你就找一個只有外國人入住的酒店啊,一點都不難。”
“Gene,你忘了這個世界上還有一種職業叫狗仔隊嗎?如果Sib被曝出經常出入酒店,那麻煩可就大啦。就算你采訪的時候說自己暫時住在酒店,但這年代誰會信啊!”
我嘆了口氣,“你咋就這麽多理由呢,那幹脆睡你家啊。”
“一開始我也打算這樣安排,但是我家也在郊區啊,甚至比Sib家還要偏遠,他要上學工作,肯定更加麻煩。”
“…”
我聽完他這一輪又一輪的反駁之後,差點都要抓住他的頭使勁往小矮桌的桌角撞去了,但最終我還是什麽都沒說。
我大腦飛速運轉,希望趕緊幫他想出一個最佳方案來。我思來想去,突然忍不住朝那個一直在旁邊默不作聲地坐著的Nubsib看去,然後就看到對方也正在看著我。
18號選手的表情…很客氣,很歉疚。
別別別,別這樣看著我啊。他這個眼神讓我瞬間覺得自己是那種毫無同情心的老百姓。他這個王子在王位爭奪戰中一時失利流落民間,而我在得知他的身份之後卻不願意伸出援手,眼睜睜看著自己的王子流落街頭。
我拒絕那也是我的事啊,我的公寓,我的房間,我並沒有錯。但誰能想到我竟突然間覺得自己是一個十惡不赦的大壞蛋了啊。
“那…”
“…”
“你理解吧,我跟Nubsib的關系並不親密。”我說得很小心翼翼,因為我也理解這番話會讓聽者感到難堪,“雖然你說只是住一小段時間,但我的工作需要在家裏完成,我們人都是需要一些私人空間的,不僅僅是我,Nubsib也是啊。”
“Sib在這方面是沒什麽問題的,對吧?”
“…”
我轉過去看Sib,看到他點點頭。
我擦!感覺被自己搞砸了!
“我認真再問一遍啊,真的沒有別的住處了嗎?”
“我也很認真地回答你…這兩天我開著車到處找,還不停給別人打電話,打到我手機都要爆炸了。Sib他學校附近的那些公寓或者宿舍,由於最近不是畢業季,基本上沒有什麽空房騰出來。我也知道我們倆才剛剛聚在一起,突然間就跑來給你惹一個這麽大的麻煩,確實是不太好。但現在我真的不知道該找誰了呢,所以你是我們最後的希望啊,你就大發慈悲吧。”
“…”
“Gene,我求你啦!Sib也不會白白住你房間的,水費電費就讓他幫你出,還有…”
“…”
“還有…還有就是…呃…”
“我可以幫你整理房間的。”
我原本盯著Tum看的目光,自動自覺地轉向了說話者。
“整理房間?”
“嗯,如果你沒有時間收拾,我可以幫你。”
這回我的眉毛上揚了一點。
“嗯,這小子可會做家務啦,保證搞完衛生之後一塵不染,無論是房間裏的哪個縫隙還是你床上的哪個汙漬,他都能幹凈利索地搞定。”Tum冒出來的這句話簡直就像是在模仿那些清潔劑廣告,他臉上的表情比廣告裏的主角還要誇張十倍。
“是嗎?”
我把目光收回來,不再問什麽。我一看就知道這家夥在撒謊,於是我的大腦像縫紉機上的那根高速運作的機針一樣工作起來。我一時拿不定主意該如何是好,同情歸同情,但這樣也給自己帶來挺大的不便啊。
一個月…
“就一個月啦Gene。”Tum好像看出了我猶豫不決的心理活動,於是趕緊發功,“然後Sib也說了,你可以使喚他幹活,想讓他做什麽盡管開口,真的就麻煩你啦!”
“…”
“水電費想收多少也盡管說。”
“哼!你真是夠上心的啊。”我禁不住挖苦Tum一下,還一臉嫌棄地看著他。Tum也只是在嬉皮笑臉。
我用眼睛不停在Tum和他的藝人身上來回掃視,持續了好幾分鐘,其間一字不說。最後我長長舒出一口氣,然後把後背靠在沙發上擺出一個讓自己最舒服的姿勢,讓肌肉放松,像是做出了決定。
“所以你…”
“好啦好啦,你不要再給我擺大道理啦,一個月就一個月吧。”
“Geneeee!”Tum一臉感動地把我的名字拉長,而Nubsib的嘴角比剛才上揚了一點。我從眼角的余光能看得出他很想感謝我或者跟我說話,但碰巧我沒有直接面對著他。
“但是家務這些就不用做啦,還有水費電費也不用啦。”我擺擺手。我對著小孩子可不像那種苛刻的長輩,再說…Nubsib怎麽看都像是個養尊處優的王子,讓他做清潔搞衛生,怎麽應付得來呢。
“你真TM是個大好人啊Gene,比那些我打電話求的人好太多啦!”
“…”
“真的是超級大善人!心地善良,品格高尚啊!”
“你夠啦,我要吐了。”
Tum還在那裏露出欣慰的笑容,一臉的放松和輕松,讓我看到就想給他來一腳。他擡起手推了推眼鏡,然後挪了挪身體,“我也許有時候會過來找Sib聊工作的事,但我會盡量不打擾到你的。”
“嗯。”
“還有…也正好呢,Sib要飾演你這個小說裏的主角,如果你對他的揣摩有什麽不滿意或者有什麽修改的,你也可以盡管指導他。”
接著Tum又講了一下跟Nubsib工作相關的事項,以及住在我這裏的一些註意事項,之後他就跟自己的藝人聊了起來。我看了他們一會就決定起身來到電視櫃旁邊的置物櫃那裏翻出一大串鑰匙——那是各個房間的鑰匙,當時剛搬進來的時候我就順手放在這個櫃子裏,從那以後就再也沒有動過了。
我這裏的確是有三個房間,大的房間我正在住,而另一間則小一點,但是是精裝修的,家具樣樣俱全,只是浴室是在外面的。至於如果要泡浴缸,就只能用我的浴室了。平時我自己住都是不鎖房門,但由於有人要搬進來了,我就把自己房間和那個房間的鑰匙取了出來。
我把鑰匙緊握在手中,一回到沙發那邊就看到Tum站了起來。
“Gene,我一會還有事,就是我姐那邊和Sib搬出來的事啦。”他說。
至於我,有點郁悶,為什麽他這麽火急火燎地要走啊。帶18號選手過來我這裏一“扔”,我都還沒來得及適應就讓我跟他家藝人獨處一室啊?
“我晚點再過來一趟,有什麽需要的可以隨時給我發信息啊,不,打電話也可以。”
“嗯。”
“反正…”Tum的目光先是越過我的肩膀看向我身後,他看了一眼Nubsib,然後再次把目光的焦距收回來放在我身上,擡起手輕輕拍了拍我肩膀,“麻煩你照顧一下Nubsib哦。”
“…”
“真的超級感謝你!”
我長嘆一口氣,再一次重復自己的回答,“嗯。”
“那我走啦,拜。”
他正準備把門關上,但我趕緊伸手擋住了,他一臉的懵圈,“怎麽了!”
“你下去怎麽開門啊?你沒有門禁卡。”
“哦!嗯嗯還真是。”他發出古怪的聲音,然後幹笑,欠身讓我走出了門外。
當我轉身往房裏面看的時候,看到Nubsib正準備邁開步子往我們這邊走過來,所以忍不住對他說,“你就在房裏等我吧,我送他下去就行了,洗手間在廚房裏面,如果你要去的話。”
“好的。”
在關門之前,我像條死魚一樣波瀾不驚地看著Nubsib的臉。他臉上雖然掛著淡然如水的微笑,卻有一股王子的光芒噴薄而出。我邊走邊在心中默默暗示自己,就像一個看破紅塵、對自己所做的選擇不曾後悔的人。
好吧,照顧就照顧咯…
十分鐘後,我轉動著門把手再一次回到屋裏。但是當我脫掉鞋子收進鞋櫃裏、再伸伸懶腰的時候,我突然有一種輕微的驚愕。因為我這才發現門口玄關處早已有一高個子站在那裏了,也不知道他什麽時候站在那個地方的。
“呃…Nubsib。”
“送Tum哥出去了嗎?”
“嗯,搞定啦。”
我那樣回答之後,Nubsib原本淺淺的微笑升華成另一層次的咧嘴笑。我看到之後心臟都不由自主地亂躥個不停,我只好躲開他的眼神。
那些演員的微笑真是威力十足啊。
我楞楞地站在原地,感覺突然間這個房子已經不屬於自己的了。直到我大腦裏的理智部門在呼喊我讓我搞清楚狀況,我這才邁開腳步,同時對他說,“你房間在這裏,拿著行李跟我來吧。”
我要讓Nubsib住的這個房間,平時我沒有打開給別人看過,也就只有家人來住過一兩回,距離上一次有人住也時間挺久的了,裏面的床還蓋著一張防塵罩。我一打開門,臉上的五官就擠成了一團,於是我轉過頭來看著那個正拖著行李跟過來的Nubsib。
“我一個人住,所以沒怎麽用這個房間,所以灰塵會多一點,一會我拿清潔用具來幫忙一起把衛生搞一下。”
“我自己一個人搞就行了。”
“我可以幫你,剛好我今天有空,那你先把這些家具上的防塵罩拿下來吧,小心別吸進灰塵。”我說出最後一句話,擔憂地提醒他。一開始我害怕Nubsib不會弄,所以在想著要不要幫他做。但想來想去,最終還是我幫他把所有防塵罩拿了下來。
我出去把所有能用得上用不上的清潔工具捧了進來。平時房間亂了臟了我基本不會收拾打掃,一直等到房間亂到我找不到東西,才會打電話讓公寓裏的清潔阿姨過來幫忙。所以,當我把這些工具放在臥室中間之後,我還傻站在那裏楞了好一會。
“那我幫你吸塵,剩下的,你就自己搞定咯。”
如果搞不定,到時候再打電話叫清潔阿姨過來吧。
“嗯。”
我拿起吸塵器,按動開關開始吸塵,我看到電量還挺充足的,就放心吸起來。
房間裏的灰塵有點厚,我把吸塵器從地板上移動過去後,才發現吸塵器吸走了一大片厚厚的灰塵。清潔阿姨來搞衛生的時候,我也沒有讓她清潔這個平時不怎麽用的房間。但還好小沙發和床鋪都有防塵罩蓋著,所以沒有粘到多少灰塵。
“Gene先生。”
“…”
“Gene Krub(譯者註:Krub為男性語氣助詞,表示有禮貌)。”
“…”
“Gene。”
“呀!”我嚇了一跳,猛地把右手從那個溫暖的手掌中抽離出來。
我正在吸得津津有味,突然這個18號選手也不知道哪根筋抽了風,居然不聲不響地走到我身邊,然後在我毫無防備地情況下把他的手放在我手背上。
當我按下關機按鈕之後,吸塵器那轟隆隆的嘈雜聲也隨之消停。我趕緊轉過頭去皺起眉頭質問他,“什麽?有啥事?”
“被嚇到了嗎?我喊Gene先生你好幾遍了,但是你沒聽到。”
當對方跟我解釋之後,我的情緒才稍微平復下來,我看了一眼手中的吸塵器,才明白應該是機器工作時的噪音太大,我一開始才沒聽到。“哦!不好意思有什麽事啊?還是說你不會做?確實不行也沒關系啦。”
“不是,我正打算告訴你…”那雙伶俐的眼睛把目光往下移到我手中的吸塵器上,“如果你不是吸地板,是不用把整個機器擡起來吸的,還有一個小一點的吸頭,這些都是可以拆換的。”
“…”
說完Nubsib就彎下腰按了其中一個按鈕,把一個小的吸頭換了上去。
“如果要吸床上或者桌上的灰塵,用這個吸頭更好一點。”面前的人用一種斯文的語氣說道。他把我手中的那個大機子接過去,然後遞給我一個像熨鬥大小的機器。
這一番操作,我感覺自己連一個小孩都不如了。
“哦!哦對!我自己都糊塗了,謝啦!繼續吧,不然搞不完。”
雖然這話聽起來像是在給自己找借口,但我真的不是那種科技白癡呀!我這個從日本進口的吸塵器雖然自己沒怎麽用過,但我也是知道它有個部位是可以拆下來並且換個吸頭單獨使用在房間其他角落的,我只是忘記而已。
我覺得灰塵都被我吸得差不多之後,就把吸塵器關掉靠在房外,轉過頭來再次看一眼房間,才發現房間已經被我搞得幹幹凈凈了。看到這情形,我忍不住要轉身去找Nubsib。
“你做得來嗎?”
“嗯?”
“確定自己可以哦?自己一個人住也要多練習一下。”
一聽到那番話,Nubsib就楞住了,最終在喉嚨深處爆發出一陣笑聲,“嗯,是有點麻煩,但沒關系的。”
“如果太累了,就先休息吧,晚點再收拾東西放好。房間裏的東西不多,你都可以拿來用,但上洗手間會有點麻煩,因為你要到房間外面上。至於廚房裏的用具你想用就用,我都無所謂。我的房間是左手邊這一間,有什麽事可以去敲門問我。”
Nubsib還是淡淡一笑,對著我這番長篇累牘般的叮囑點點頭表示回應。
OK,隨你怎麽弄吧。
我也跟著他點頭,然後走出了房間,以讓他有更多的私人空間。但就在我正要幫他把門合上時,我正好又想到一些重點,於是我把頭歪了進來再次交代他幾句。
“哦,對了…我的睡眠時間跟別人不太一樣,如果大晚上我還在外面走動,希望你能忍忍,我會盡量輕手輕腳的。但如果我不小心把聲音弄得太大了,你可以直接出來提醒我,不用不好意思。”
“沒關系,Gene先生你隨意就行。”
“…”
“搬過來你這裏住,是我打擾到你了才對。”
“哦,那好吧,給你,這是房間鑰匙。”
Nubsib再一次對我笑了笑,伸手過來拿了鑰匙,他的指尖觸碰到我的手掌,讓我感到一股微弱電流穿過,“謝謝。”
…還挺有禮貌的啊。
我笑了笑,出去時把門給他帶上,然後走去冰箱那裏隨手拿了瓶飲料回房間喝。我洗了個熱水澡,讓剛才吸塵時全身粘上灰塵的汗水隨著水流淌走,最後才思考著自己該在大白天補個覺還是繼續寫自己的新小說好。

最夯bl耽美小說推薦網的泰劇《數到十就親親你》第4章到這裏啦,最近一直在創造營,從滿心歡喜到現在真的怨氣滿滿,真的好多的腦殘粉,說著哪些自認為很偉大的話,很正義的話,這個世界也許就是到處充滿著這樣的人,線上跟線下判若兩人!

文章来源: 天府泰剧

上一篇:泰劇《數到十就親親你》第三章:這家夥居然包養了一個小白臉啊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