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夥伴們腐文網站要記得點擊收藏哦,側邊欄底部的廣告也幫忙點擊下,賺些小廣告費來給網站續命用的,辛苦了,萬分感謝!

泰劇《數到十就親親你》第五章:你這麽看著我,我會害羞的啊

泰劇《數到十就親親你》第一章:事情其實是這樣的

2021年又出來一部腐劇啦!那就是《數到十就親親你》,是《待到重逢時》飾演前世的Dean的Korn,歡迎九哥新劇第5篇,Nubsib真的好奶狗,太可愛了,也很直球,這個人設真的百吃不厭的!

當再一次恢復意識的時候,我第一時間把手中緊握著的手機拿起來,想看看現在幾點鐘了。
才早上9點啊?
我只記得自己大概是在淩晨四點跑去睡覺的,就是這樣拿著手機迷迷糊糊地睡著了。昨晚我坐在手提電腦的屏幕前廢寢忘食地碼字,淩晨一點的時候還起來跑去煮了個泡面、看了一會搞笑綜藝節目。但我一吃完就回到座位上繼續為新小說的初稿奮鬥,直到寫完那一章的內容才把腦洞的大門關上,扭了扭那早已經虛耗過度的腰部。
只睡了5個小時,還沒有到自己平時那8個小時的睡眠配額呢。因此我敢打賭,一會中午肯定會犯困的。至於現在,我也不能勉強自己繼續睡回籠覺了,所以我趕緊伸了伸懶腰,就起床去洗臉,最後抓過眼鏡戴起來。
但就在我打開門走出臥室的時候,我被眼前的景象驚到差點都要尖叫起來了。
“啊…Nub…Nubsib!”
當看到那高個子正好從廚房裏走出來的時候,我趕緊把自己的驚愕之情堵在了胸口。
“Gene先生?”對方那兩條厚厚的眉毛往上揚了一點點,接著他的嘴角微斜,露出一絲笑容,“醒來了啊?我還以為你沒那麽早起來呢。我看到你昨晚吃方便面的碗還在洗碗槽裏。”
哎呀我都忘記了呢,我讓Nubsib在這裏暫住一個月呢。
“呃…剛起床的時候我都是這麽迷迷糊糊的啦,那你這是…”
我的目光在對方的身體上上下下地遊走著,仔細端詳著對方。今天他穿著一件白襯衫和一條黑色的西褲,襯衫的袖子被他挽到了手肘處。盡管他頭發有點淩亂,但仍然不失一種自然氣質。
“準備去上學了嗎?”
“一會再去,Gene先生你醒來得正好呢,我剛才出去買了早餐,你要吃嗎?我給你熱一熱。”
“早餐?”
“嗯,雞蛋和火腿。”
“哦!好呀。”
看到我懵懵地點了點頭之後,18號選手就走進了廚房。於是我也邁開腳步跟了進去。只見在廚房中間的那張飯桌上,有兩三個碟子被擺放得整整齊齊的,碟子上面還有一個小小的菜罩子蓋著。
Nubsib走過去利索地打開罩子,並把食物放進微波爐裏加熱。我一邊看著他的動作一邊坐到自己的椅子上等待著,其間一言不發。我心裏想著,Nubsib應該是在討好我,即使不是討好奉承我,也是在報答我讓他暫住在這裏吧。所以呢,讓他服侍一下自己也並無不可。
“好啦。”
正當我看著他那個寬闊的肩膀神遊太虛時,Nubsib突然轉過身來,把一個裝著純白牛奶的杯子遞給了我。這突如其來的動作,讓我差點來不及把臉朝向別處,“我看到冰箱裏有這個,覺得應該是你平時在喝的。”
“哦!睡不著的時候會喝一點,謝了。”
“吐司面包要不要來一點?”
“也行,我要草莓醬哦,塗多點,塗得像座山那樣就最好了啦。”我不假思索地回答對方的問題,但很快我拿著牛奶的那只手卻停頓在了半空。我趕緊扭過頭去打探對方的反應,因為剛才自己一個不留神像個小孩子似的說了那些話。
Nubsib腳步停止在桌子的對面,用一種光芒萬丈的氣場笑看著我,這種光芒晃得我睜不開眼睛。但讓我更不敢睜開眼睛的是,我居然在一個年紀比自己小的大學生面前說出那種丟人現眼的話…如果Nubsib不是我那個劇的演員,而是日常生活裏認識的一個普通朋友,我倒不會對這件事太較真。但由於他是我工作上所認識的人,所以我只想把自己比較嚴肅認真的一面展示給他。
“可以,那就塗成一座山哦。”
“…”
臭小子!
幾分鐘後,面前的這個人就把一份惹人垂涎的早餐放在了我眼前,同時配上刀叉。於是我就一言不發地挪了挪身體,低下頭津津有味地吃了起來。在吃早餐的過程中,我的眼角余光正透過眼鏡的鏡片投射出去,從而看到Nubsib正在把吐司從烤面包機裏拿出來,坐在了我對面。然後他開始遊刃有余地在吐司上塗起了紅紅的香甜草莓醬。
“嗯…那你怎麽去上課啊?有人來接你嗎?”對方把塗好的吐司放進一個小盤子裏,然後推到我跟前。我把手伸過去拿起吐司的同時抓住時機跟他搭話,以免讓現場的氣氛變得過於尷尬。
“我一個人去,也許是打的,或者坐公交也行。”
“公交!?”我吃驚地把聲音提高八度,“你會坐嗎?坐公交不會很麻煩嗎?萬一遇到粉絲豈不是壞事了?”
“戴上口罩就沒事了。”
“你確定?”
一聽到我如此反復的質問,Nubsib才面露難色,“其實也不太確定。”
“我就說嘛,你這麽帥,個子又這麽高,戴上口罩就更加此地無銀三百兩了。”
“…”
“笑什麽笑?”
因為我對面這個人突然就沈默了起來,當我再一次擡起頭想瞧個究竟的時候,才發現18號選手正坐在那裏微笑,同時還瞪著那雙大眼睛看我,這…呃…讓我有一種怪怪的感覺。
“沒什麽,看到你這麽贊美我,覺得有點錯愕而已。”
“嗷…”
這一回這個小夥子倒是讓我害羞了起來,差點都不知道該如何回應他了。“我只是實話實說啦,再說…你也沒必要這麽驚訝,你顏值這麽高,估計我也不是第一個這麽贊美你的人。”
“其他人我就不管了,但我更喜歡讓Gene先生你贊美我。”
“…”
又來啦,又來獻媚討好咯。
我悄悄轉動了一下眼珠子,選擇不對此作出任何回應,而是低下頭繼續把手中的吐司吃完。來自果醬的香甜讓我的大腦瞬間得到了放松,我把那杯牛奶一飲而盡之後就舒舒服服地靠在了椅子上。我心裏知道自己剛剛吃了很美味的早餐。18號選手仍然坐在原處面帶微笑地看著我,但我懶得去理他。
平時起床之後,我起碼要等上兩小時才吃得上東西,但是今天一起來就把肚子填得滿滿當當、實實在在、溫溫暖暖的,心情瞬間就像中了特等獎一樣開心。
“打算幾點去啊?”
“嗯…應該是10:15左右吧。”
我拿起手機看時間,“那我一會送你去吧。”
“嗯?”聽者楞了一下,“你要送我去?”
“嗯嗯,看在你給我買早餐的份上啦。一會送完你我再回來洗個澡繼續睡算了。”
“謝謝。”
“嗯。”
“Gene先生你真好人…可愛。”
此時我正打算合上眼睛閉目養神一會——眼睛正朦朧迷糊著,當我一聽到他最後一個單詞時,眼睛猛地瞪得老大。於是我趕緊把目光投向對方那雙魅力非凡而睿智優雅的眼眸裏。這時我才看到,他的雙眸就像天上那浩渺的銀河系,深邃神秘而又讓人無從解釋,儼然一副“星漢燦爛,若出其裏”的即視感。
Nubsib把他的目光往下移到了我的鼻子處,一會之後又移到了我的嘴巴那裏,在那裏 徘徊良久。
我不由自主地抿了抿嘴巴,趕緊正襟危坐,“你趕緊準備一下吧,不然我一會睡著了,你得自己坐公交去哦。”
“好的。”
Nubsib已經走出了廚房,我的視線則像在他身上裝了追蹤器一般,也跟隨著他的步伐看了過去,同時眉毛也已經被我皺成了波浪線。但我突然想到自己也要趕緊換個衣服什麽的,因為我一會雖然可能只需要待在車裏,但如果穿著這個老幹部背心和短褲衩出去,也不成體統呀。
當我再次開門出來,就已經看到Nubsib正儒雅地坐在了沙發上。
“走吧,不然一會遲到了。”
我抓起錢包和車鑰匙在前面引路,而Nubsib則帶著他那個高挑的身材跟在我後面,我留意到他手裏還拿著一份薄薄的文件和一本書。上車之後,我就等身邊的人坐下來,才自認為很帥氣地準備發動汽車。
“你是在X大學上學的對吧?從這裏去你學校那邊的路紅燈有點多,來不來得…嘿!”我這句話都還沒有說完,我就發出一個大大的驚嘆聲,因為這個本該在我身邊乖乖坐著的人在我毫無防備的情況下把他的臉湊到了我跟前。
Nubsib那半邊帥臉離我鼻子和嘴巴不足一掌的距離,這一猝不及防的舉動讓我渾身僵硬,於是我趕緊把身體往後靠,幾乎要跟駕駛座的靠背融為了一體。
“你忘記了,我幫你系安全帶。”Nubsib用他那充滿磁性的聲音對我說,還一邊說一邊把頭轉過來跟我打了個照面。
對方那暖煦的呼吸在不停地吹拂著我的嘴唇。
“…”
我只知道像黑貓警長一樣把眼睛瞪大得像銅鈴,不敢蠕動嘴唇說出哪怕一個字。因為我害怕如果我的嘴唇輕舉妄動了,身體上的某一部分器官會碰到對方的身體。
“搞定啦!還有四十分鐘才上第一節課,有點堵車應該沒什麽問題。”當他把身體拉回副駕駛位的時候,Nubsib才微微一笑,同時善解人意地回答了我剛才的那個問題。
“…”
老子…心臟都要停跳啦!當我恢復神智的時候,肌肉也隨即放松下來,然而眉毛卻快要撞到了一起。但是當我重新坐好準備轉過頭去說他幾句的時候,卻看到了他那張嘴角含春的帥氣臉龐。從他的表情我可以清楚讀出以下的意思,’有什麽事嗎?’於是我只好獨自在心裏郁悶了個寂寞。
“OK,你也要系一下安全帶,來。”說完,我就伸手過去粗暴地把他身邊的安全帶拉過來插進了卡扣裏。然後我朝對方露出一個笑容,像是剛才並沒發生任何事一樣,“出發了哦,坐好一點,別調皮搗蛋喲。”
“遵命。”
還有膽子給我擺出一副天真無邪的表情來回答我?
三十分鐘後,我終於把車開到了X大學的門口。
我是在當初面試的時候看到了他的簡歷,才知道他在這個大學讀書的。在我看到他的樣貌、身材、身高和聽到他的聲音,尤其是知道他在哪裏讀書之後,我更是對他的完美表示無限驚訝。這都什麽鬼人設呀,長得又帥學習又厲害。因此,當時我才會暗地裏為他覺得可惜。
不過話又說回來,這家夥本身就像個充滿神秘感的王子一樣,其實也不賴嘛…
“Gene先生。”
“…”
“Gene,你要開過頭啦!”
“哎呀!”
我再一次感嘆,今天從起床到現在,都不知道被這個Nubsib嚇了幾次。
正當我出神地想著一些跟自己小說相關的事情時,18號選手再一次把他的臉湊到了我眼前。但這次我一感嘆完畢,就趕緊伸出手掌推了推對方的肩膀,讓他趕緊遠離我的私人距離。
“為什麽你這麽喜歡靠近人家的臉說話啊?會被你嚇死的知道嗎?”
“我叫了你好幾遍,但是你走神了。”
“那你可以拍拍我肩膀啊。”
一看到我接近發飆的邊緣,他馬上露出一副內疚委屈的小神情,“對不起。”
神經…
“那到底有什麽事啊?”
“我是想說,你把車開過我的學院大樓了,如果繼續在這條路開下去,會很難掉頭的。”
“嗷…”
我趕緊把踩著油門的腳松下來,Nubsib伸手指了指他們學院教學大樓的方位給我看。從我們目前的這條路開過去,估計還有一段距離。路的兩旁被種上了各種各樣的園林樹木,樹木的枝椏正彎彎地低垂下來,而枝條上的樹葉交相輝映,疊翠成蔭。微風拂過,枝葉搖曳。無須暇想,走在外面的林蔭小道肯定讓人心曠神怡。我再往前開了一會,Nubsib就讓我停車了。
“OK,那我停這裏咯。”
“好的。”
我透過車窗望出去,發現這裏是學院大樓門前的一片寬闊的平地,裏面擺放著幾張長椅子。我看到那些大學生有的坐在椅子上閑聊,有的在吃零食,有的在玩手機,不時還有三三兩兩的學生意氣風發地從旁邊校道走過。看到這情景,我不禁懷念起自己讀書的那個時代。
我的母校不像Nubsib的學校這樣名列前茅,而且我也不是那種彬彬有禮的乖孩子。我爸爸以前還說過我比哥哥叛逆多了,但盡管我叛逆,我還是跟別的普通男生一樣,偶爾跟朋友吹吹牛或者玩玩遊戲。還沒有惡劣到去酒吧玩到夜不歸宿或者換女友不重樣的地步。
我一邊回首當年,一邊看著Nubsib的教學樓。我的車不是那種很引人註目的豪車,開過來停在這裏,就瞬間跟周圍的環境融為了一體,並沒有多少人關註。但是我身邊這個臭小子才是最引人註目的主兒,就連厚厚的車門都阻擋不住他的魅力。有幾個從車前面經過的學生妹透過我那沒有貼膜的擋風玻璃看進來並發現了Nubsib,於是停留在那裏指手畫腳。當中有幾位膽大的幹脆假裝不經意走過來明目張膽地往車裏面掃視,以印證自己跟姐妹們的打賭。
哎喲…
“為什麽這樣看著我啊?”
“木有!”我聳聳肩膀,“我就知道你是個名人啦,哦,還真的是呢。”
我這才想起某件事,於是伸手拿起自己的錢包,在存放十幾張各式各樣的卡片的隔層裏翻找著,直到看見一張白得亮瞎眼的卡片,我才抽出來遞給對方。
“給你,門禁卡,昨晚我忘記給你了。早上你買早餐的時候是拿了房間鑰匙給門衛大哥,他才給你開門的對吧。這個你拿去用吧,拿來進公寓大樓、進電梯和按電梯樓層,如果你懶得用,也可以輸密碼。這個卡你保管好啊,不要丟了,不然重新辦一張很貴的。”
Nubsib打量了一下我手中的東西,然後邊微笑著邊收下。
“Gene先生給的東西,我是絕對不會弄丟的。”
好唄,你這個就知道奉承人的臭小子。
我在心裏默默譏諷他,之前只是看不慣他這種做法,但現在卻覺得他有那麽一丁點的可愛?“OK,OK,趕緊去上課吧,不然遲到了。”
“好的,謝謝你送我來哦。”
“嗯,認真上課吧。”
我也只是出於禮貌隨口那麽一說,但是卻收獲了對方一個意味深長的眼神。我還沒來得及解讀這個眼神,Nubsib已經伸手打開了車門。只見他走下車後來了一個帥氣的轉身,接著把頭伸進車內微笑對我說。
“Gene先生開車回去也要註意安全哦。”
“…”
我怎麽感覺自己是個金主爸爸,正在送包養的小鮮肉來上課啊…
我瞇著眼睛看到Nubsib後退幾步,腦海裏忽然冒出這種想法,於是我趕緊大力甩了甩自己的頭,意圖把這種弱智的想法甩掉。最後,我把手放在換檔桿上,準備換檔倒車離開。
碎叫碎叫,趕緊回去碎叫啦!
然後,我的回籠覺再一次順利結束。當我再一次醒來的時候,已經找不到太陽的半點蹤跡,天空黑得一絲不茍。我還沒有掙紮著從床上起來,而是胡亂抓過手機打開來看,然後我就看到了Hin給我發過來的信息。
Hin:Gene哥,一會幫我填一下這個做專欄的表格啊,我已經把文件發給你了哦。
我給Hin回了一個表情,然後就看到Tum在三四個小時之前也給我發了信息。
Tum(工作請聯系工作號):Gene,我明天大概11點來找Sib,定妝照有一些需要修改的啊。
Tum(工作請聯系工作號):你記得跟他說一聲,讓他準備一下,到時候我到樓下一響他電話,他就可以下樓出發啦。
Gene:幹嘛不自己說,就知道給我找麻煩。
我在聊天框輸入這句話,但還是斜眼瞟了一下房門。於是我從門框處看到了射進來的燈光,心知Nubsib已經從學校回來了,也許出去辦事了,所以還留著客廳的燈。
我睡著的時候也沒聽到什麽聲音,雖然我是個睡得很死的人,但看來Nubsib在家裏的時候還是挺輕手輕腳的。
Tum沒有看我的信息也沒有任何回復,也許正在忙什麽事吧。於是我伸手把房間的燈光打開,然後走進浴室洗了一個舒舒服服的熱水澡。當我睡夠所需要的時間之後,我立馬變得神清氣爽,心裏暗暗給自己加油鼓勁,今晚一定要思如泉湧有多長寫多長啊。我還想著一會要到樓下的小超市多買點盒飯和甜品,把籃子裝得滿滿當當的。
我拿起眼鏡戴上,推開房門走了出去。
這一次我倒是想起了自己正在跟Nubsib住在一起,不會過於吃驚…呃
“Nubsib…”
不吃驚才怪!幹嘛光著上身在客廳裏走來走去呀!!!
“Gene先生。”高個子也楞了一下,當時他正拿著一塊小毛巾在悠閑地擦拭著濕發,但他看到我之後馬上停止了動作。“我吵醒你了嗎?”
“沒有。”
我的聲音在喉嚨深處咕嚕響著,至於我的眼睛呢,正在目不轉睛地盯著對方那令人噴血的身材。我並不是不知道自己正在盯著人家看,但我身體上的某個器官早已做了叛軍,不聽大腦指揮了呀。
“Gene先生?”
“嗯…”
“你這麽看著我,我會害羞的啊。”
他的這一句話讓我成功把自己的目光從他那完美的腹肌上挪開。但是當我把目光挪到他的帥氣臉龐時,我更是想原地找個地縫鉆進去。因為他的迷人笑容和眼神像是早已預料到我會盯著他看,所以他臉上並沒一絲一毫的羞澀感。
“你…呃…身材不錯哦,經常健身吧。”…我居然會問出這種傻裏傻氣的問題。
“偶爾去,如果你有興趣,也可以跟我一起去哦。”
“也好啊,到時候記得叫我啊,哦,還有…”我剛好想起Tum的那條信息,於是趕緊順便轉換話題,“Tum給我發信息說明天大概十一點過來接你哦。”
“十一點來接我?”
“嗯,他說定妝照還需要修改。”
“哦!OK。”
“開機拜神儀式之前就已經拍了定妝照對吧,怎樣啊?”
也不知道為何我突然想知道這個,我腦子裏一想到這個話題,嘴巴已經像開了閘的大壩般一瀉而出。而在我打開房門之前還在思考著一會下去超市要把盒飯和甜品狂掃一通,因為實在超級餓了。
“還不錯,服裝還挺多的,Tum哥那裏有照片,你可以找他要來看哦。”
“呃,有空再找他要咯。哦對了,我小說裏的男主在左胸口那裏有塊紋身的,有沒有工作人員跟你溝通過了?看看到時候怎麽處理?”
“聽說已經預約了特效紋身化妝師過來,如果你想看,明天要不要一起去啊?”一看到我問這個,對方就笑了起來。
“我打算今晚熬夜寫東西呢,估計起不來啊。”
“真可惜…”
“那這樣吧,如果我到時候起得來,我就去咯。”我趕緊換了個模棱兩可的答案。接著我走到門口,打開鞋櫃從中翻出一雙拖鞋準備穿上。Nubsib還是光著膀子走過來問我。
“Gene先生你要出去外面嗎?去哪裏?”
“下面的小超市而已,準備去找點吃的。”
我一說完,他就楞了一下,“我也想去一趟,等我一會可以嗎?”
“哈!?等一下,你要去幹什麽?”
“買飯,我都還沒有吃飯呢。”
聽到他這麽說,我趕緊看了一眼電視機上方的掛鐘,“還沒吃飯?這都晚上九點多了啊!”
“我打算等著和Gene先生你一起吃。”
“…”
這一句話讓我差點把持不住,我趕緊滴溜著眼睛,“餵!等我幹嘛?我跟你說過了啊,我的作息時間很不固定的,吃無定時的,你餓了就先吃啊,不用等我。”
再說…Nubsib只是來借住一個月而已,又不是我的正式室友或者跟我關系親密的死黨,沒必要每次都等我一起吃飯…這小屁孩是出於禮貌還是出於想奉承我的私心呢?搞到我都開始有點摸不著頭腦了。
“我想著,如果你還沒起來,一會十點鐘我就去買飯,但還好現在你已經醒了。”
“…嗯,那好吧,趕緊去穿衣服吧。”
於是在他走進房間換衣服的時候,我就站在原地一邊刷著手機一邊等他。不久之後,Nubsib就穿著一套寬松的衣服出來了,那估計是他的睡衣吧。只見他上身穿著T恤,下身穿著一條寬松的長褲,頭發沒有做定型,還有一點點濕,但他那王子的氣質還是被掐得死死的。
我們兩個並肩走到了樓下,其間大家都不說話。一進入小超市,我就徑直走向那個擺放著各種速食盒飯的冷藏櫃,而Nubsib則慢悠悠地跟在我後面。
我拿起各種盒飯來做比較,因為夜深了,冷藏櫃裏剩下的選擇有限。但好就好在大部分商品都打折出售,讓人看到就開心。當我選好之後,正好有一個購物籃子從旁邊伸了過來,像是看穿了我的心思一樣。我順著那提著籃子的寬厚手掌看過去,看到了那強勁有力的手臂、性感的喉結,最後才看到Nubsib那帥得毫無人性的臉龐。
又靜悄悄站在旁邊盯著我了。
“那你的呢?趕緊選啊,不然一會餓出胃病來。”
“我不知道該吃什麽好…”
Nubsib說完,就左右為難地看向食物冷藏櫃,我也循著他的目光看過去。看著眼前這位讓人不省心、且需要照顧提點的年輕人,我暗地裏嘆了一口氣,“那我幫你選吧,吃不吃這個?”
“Gene先生,那個快要過保質期了。”
“哈!?”我趕緊去看保質期,果然如他所料,“哦,那就吃這個吧。”
“好的。”
Nubsib輕輕一笑,但是從他的表情我可以輕易看出,他對此非常滿意。我又繼續選了一些甜品和冰淇淋放進購物籃裏,然後順勢把購物籃從對方手中接過來,跟對方說一會我來買單。最後我還沒等對方拒絕,就趕緊把籃子放在了收銀臺上。
正在後面倉庫整理貨物的女員工趕緊小步跑過來提供服務,但是當她擡起頭看到我身後的Nubsib時,卻怔住了。
“…”
從她那花癡一般的眼神看來,她不是被18號選手的顏值所迷倒,就是覺得這張臉異常熟悉吧。
我也忍不住跟隨收銀小妹的目光轉過頭去看了一眼Nubsib,他看到我轉過頭來,也趕緊對我露出一個迷人的笑容。就是他這種“不問世事獨自暢快”的氣質,更是讓我忍不住對他小小嫌棄了一下。當我再次把頭轉回來的時候,看到小妹仍然像是遭了葵花點穴手一般楞住不動。於是我只好嘆了一口氣,自行把籃子裏的商品拿了出來。但是此時Nubsib卻往前走了一步,把手從我的腰間伸過來幫我拿出這些商品,我心裏不禁咯噔了一下。
我不做過多想法,趕緊把那個小妹的魂兒召喚回來,好讓她趕緊掃描商品算錢。直到把購物袋遞給Nubsib,她才鼓起勇氣問了出口。
“不好意思,請問你是Nubsib嗎!?”
我當時正在把錢包塞回口袋裏,此時也楞了一下。一開始我以為自己會看到對方大吃一驚的表情,但也許他早已經見慣了這種場面,只見他輕輕微笑。
“不是哦。”
“誒…是嗎…不是啊?但是長得…我記得…”最後一句話她只是在自言自語。
“你記錯了吧,經常有人這樣認錯我的。”
收銀小妹還在皺著眉頭,一副不相信的樣子,“那…那樣子啊,剛搬來這裏住嗎?”
“嗯,剛跟男友搬過來這裏住,我先走了哦。”
“啊!?”
我嘴巴張大,估計能塞得下一個大拳頭。
…那個收銀小妹也把嘴巴張大,但還沒來得及做任何別的反應,接過購物袋的Nubsib已經用另一只手臂摟住我的腰部,“挾持”著我走出了小超市。
走出來好幾步之後,我的眼睛才開始胡亂地眨巴起來。當我理智上線之後,我趕緊停住腳步,猛回頭看著身邊的人。
“剛才你說什…”
“就是故意這樣說,讓她覺得我不是我啊。”18號選手慢條斯理地回應,像是對我這個疑問已等候多時。
如此迅速敏捷的回應,讓我措手不及,只得楞在那裏。接著我才反應過來,於是不禁責怪起他來,“怎麽可以這樣啊?你這樣說我豈不是要倒大黴啦!你住一個月拍拍屁股就走了,但我還要繼續住在這裏的啊。”
“我剛剛也沒說我的男友是你啊。”
“我們一起去買東西,他們肯定會往那方向想的!”
“那也沒什麽大不了的呀。”
“Sib你這個混蛋…”我一時氣上心頭對他吼了一句,然後伸手到腰間把對方的手掰開,一副沒好氣的樣子。
但18號選手非但不慌張,反而在一旁輕聲笑起來。而此時他的臉和眼神更是純天然無公害地魅力四射。我差點要被這臭小子那無法阻擋的魅力光芒所吞噬,都幾乎忘記該怎麽對他惡言相向了。
“有什麽好笑的?”
“沒什麽,我只是開心。”
“你們那裏的人開心是這麽笑的嗎?”
我覺得不是單純的開心,而是存心跟我過不去…
“我是很開心啊,我喜歡Gene先生你用這種關系親密的口吻跟我說話。”
我楞了一下,然後皺了皺眉毛,“就是因為我剛才喊你Sib這個混蛋?”
呃…當我再次回想的時候,才發現剛才自己一時怒火中燒,對Nubsib粗言相向了。當然,他實在是不至於受到我這般責罵的。
“嗯。”
但Nubsib卻心滿意足地對著我笑了起來。
“…”我實在罵不出口了。
“我希望Gene先生你跟我在一起的時候,不要這麽拘謹。我就是想讓我們關系再親密一點而已。”
“那你還在喊我Gene先生呢。”
聽者單單挑起一根眉毛,然後嘴角帶笑,“Gene先生,那你想讓我喊你別的稱謂嗎?”
“…”
那張臉慢慢靠了過來,“喊你Gene哥?”
當“Gene哥”這個稱呼被Nubsib用他那獨有的厚重嗓音說出時,我呆呆地站在了原地。我的耳朵和心都像是被人施展了“撓癢癢大法”一樣,有一種輕微的酥軟感。
最終我只好別過臉去躲開他,趕緊疾步向前走去,“不就是個稱呼嘛,你想怎麽喊就怎麽喊吧。”
“我不想把Gene先生你喊做’哥’。”
“…”
他正在表示自己並不想把我當作一個前輩來尊重嗎?信不信我一刀捅到你懷疑人生,然後把你之前奉承我所積累下來的十分全部扣掉啊!
我轉動著眼睛,腳步還在挪動但是嘴巴卻不想說任何的話。耳邊只聽到Nubsib跟隨其後的腳步聲,但是Nubsib的腳步聲聽起來拖得很長,給人一種漫不經心的感覺。
“等我們更熟悉之後,我再換個稱呼哦。”
“隨便你咯。”
“Gene先生有點小生氣的樣子我也喜歡。”
“…”
誰生氣了啊!哪有!不知道是誰!我只是覺得無語而已。
我心裏超級想回過頭去跟他爭辯,但是又想到如果這樣做,會顯得自己很幼稚。最後我覺得還是不要跟他一般見識比較好,於是我僅僅轉過頭去看了後面的人一眼,才噴出一口沮喪的氣。我才拿出門禁卡打開門進去。
我也不知道Nubsib此時的表情是怎樣的,我也不願意承認,當時我分明聽到了對方的笑聲正乘著一陣微風拂拭了過來。
想跟我更熟悉?
Nubsib是那種文質彬彬、氣度不凡的高個子,常常嘴角帶著微笑,像個有教養的王子。但也不知道這家夥是不是會魔法,每次當我想在他面前表現得像個值得他尊重的長輩時,他都有能力讓我瞬間破功。而這才只是他搬過來的第二天啊。
…Tum這家夥到底給我塞了一個什麽來頭的小惡魔啊!

最夯bl耽美小說推薦網的泰劇《數到十就親親你》第5章到這裏啦,今天是國內的清明節,咋天還很強烈的太陽,今天看不見了,天空灰蒙蒙的,熱搜有句話叫做:只要你還記得我,我就還在!是的,是這個理,不是說人的死亡其實是有3次嗎,只有在當全部人都忘記你了,那麽你才是真正意義上的不在了!

文章来源: 天府泰剧

上一篇:泰劇《數到十就親親你》第四章:這是房間鑰匙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