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劇《數到十就親親你》第六章:你怎麽可以跟男生接吻啊

泰劇《數到十就親親你》第六章:你怎麽可以跟男生接吻啊

2021年又出來一部腐劇啦!那就是《數到十就親親你》,是《待到重逢時》飾演前世的Dean的Korn,歡迎九哥新劇第6篇,哈哈,這個小說真的很可愛,寫得讓人看完嘴角上揚,不用親熱部分也嘴角上揚!

從昨晚為新小說初稿奮戰的戰績來看,我並沒有高估自己的能力。我再度醒來的時候都已經是大中午了,我邊打哈欠邊走出房門,沒看到任何人。Nubsib應該是去了補拍定妝照的現場——昨天Tum在Line上面跟我說的那個。
我走進廚房給自己沖調了一杯甜甜的咖啡來喝,就在此時我隨身攜帶的、猶如我身體上第三十三個器官的手機在毫無節奏地響個不停,我看了一眼手機屏幕,原來是Tum在給我發照片過來。
Tum(聯系工作的辦公號碼):(發送照片)
Tum(聯系工作的辦公號碼):(發送照片)
Tum(聯系工作的辦公號碼):你的男主角,帥嗎?
我一點進去看的時候,就看到他給我發的兩張Nubsib的照片。照片中的Nubsib正在跟一個應該是造型師的工作人員站在一起,他穿著便服的樣子有一種痞氣外露的感覺。從他的發型和配飾看來,這簡直就像是從我小說裏走出來的那個活生生的男主角Kint。還有一張照片就是Nubsib穿校服的造型,但是跟他平時穿校服的方式又有不同,因為照片裏他的發型比平時更加清爽,而褲子也從平時古板的西褲換成了牛仔褲。
Gene:挺好,你的藝人總算沒讓我失望。
Tum(聯系工作的辦公號碼):你醒了啊?聽Nubsib說,你應該會睡到世界末日。
我還沒來得及輸入信息回復他,那家夥卻一個視頻通話打了過來。
“嗯。”
我接通電話,走過去靠在沙發上。現在的網絡信號有點差,所以我只好不斷移動著手機,以讓畫面更清晰一點。
Tum那家夥笑口嘻嘻的,把手機攝像頭轉來轉去讓我看周圍的環境[我是讓你看服裝,這是Nubsib的戲服,也就是你小說裏男主角的衣服哦,怎樣啊,喜歡嗎?]
“你以為我是那種跟風時尚的人嗎?”
[哈哈,那你大可以相信我們的專業性啦,Gene你真的不用擔心。就算你的衣服不好看,一旦給我們家的Nubsib穿了,保證你從此無憂。]
“切!”我撇了撇嘴,又喝了一口咖啡。
[難道這不是事實嗎?你也看到我發給你的照片了,多酷啊!到時候不知道又有多少無知少女被迷得不要不要的呢。]
“有什麽好炫耀的啊!”
[嗷,這是我們家的藝人,當然要拿出來曬一下啊。]
“…”
最煩你這種人了。
[對了,第一天拍攝的時候…]
[Tum哥!]
[啊?什麽事?]
我聽到有一把熟悉的一驚一乍的聲音在喊Tum,於是他的大臉龐就轉過去了另一邊。他轉過去的時候感覺有點笨手笨腳的樣子,因為他一不留神把手機放了下來,這下子我只看到了他的雙下巴,哦應該不止雙層,得有四五層吧。
[在跟誰聊天呢?]
[Gene。]
[Gene醒了嗎?]
當Tum走到對方的身邊時,我才終於知道那個聲音原來是屬於Nubsib的。但是那一頭的聲音還是有一點斷斷續續的,不是十分清晰。我正準備告訴對方可以掛線了,但是感覺對方並沒有把註意力放在我這頭,還把攝像頭轉來轉去,我看在眼裏都覺得天旋地轉起來。
[嗯,他回復我信息了,所以我就給他打了個視頻通話。]
[視頻?]
[哎呀我自己跟他聊就行啦,你趕緊去把戲服試完…]
我懶得再聽他們瞎扯,於是把手機放在桌上的手機支架上,然後站起來跑去冰箱裏翻找東西來吃。我看到一袋吐司面包即將過期了,所以趕緊把一整袋拿了出來。我也不烤,也不塗果醬,直接就吃了起來,因為我實在是懶蟲上腦了。接著我再回到沙發上一屁股坐下去,當再一次把手機拿起來看的時候,我卻有點小小的吃驚。因為我看到屏幕上的人已經不再是Tum了,而是他家藝人那張微笑舒展的帥臉。
“呃…”我嘴巴裏還在咬著吐司面包呢。
[Gene先生,醒來很久了嗎?]
“呃。”我趕緊把面包嚼完,然後連忙回答,“剛剛才醒呢。”
[早餐就吃吐司面包嗎?]Nubsib輕輕皺眉,看了一眼我手中的東西[只是吐司?]
“嗯,看到什麽就吃什麽。”
我一邊說一邊把手伸過去拿起咖啡來小啜一口。雖然我用的是速溶咖啡,但是香味一點不輸給“星爸爸”裏面的呢。再加上我可以隨心所欲地加上自己想要的糖量,喝上一口之後,我的舌尖都充滿了香濃的咖啡味,忍不住想要用舌頭舔舔嘴唇。
但當我轉過頭去看了一眼手機,我不禁楞住了。
“Nubsib…”
[嗯?]Nubsib輕柔一笑,眼神在我的嘴唇邊停留片刻,然後馬上調轉鋒芒跟我對視了一下[怎麽了?]
“呃,沒事。”
對方笑得如沐春風[今天Gene先生你要一整天都在房間內寫小說對嗎?]
“嗯,是這樣打算。”
在過去的幾個星期我一直在鍵盤上進行著不懈奮鬥,現在也快寫到整部小說劇情的高潮部分了。在剛開始寫這部新小說的時候,我心裏想著一定要在編輯規定的截稿日期前提前好幾天寫完。因為這樣我就能夠有很多的休息時間,說不定到時候還能有充裕的時間重操舊業——繼續寫自己最擅長的科幻驚悚小說。
“那我去洗澡然後校對初稿了,走啦。”
我那樣說了之後,Nubsib就跟我說了一句“加油”,還面帶笑容地跟我道別,但這一舉動倒讓我有一種怪怪的感覺。至於我呢,我一說完再見就趕緊掛掉了手機,然後將它扔到沙發的另一端。我不停地搖頭,希望盡快能夠甩掉剛才腦海中那些關於Nubsib表現奇怪的想法。最後我拿起那只殘留了一點咖啡漬的杯子,放進洗碗槽裏打開水龍頭泡了起來。
由於昨晚我買了很多盒飯和零食回來囤著,所以今天一整天我都可以躲在房間裏處理新小說的初稿,而不用浪費時間跑出去買吃的。
我感覺聽到了Nubsib回來、第二天一大早又出門上課的聲音,但是並沒有放在心上,我的註意力還是放在了自己的新小說初稿上。終於,我在Enter鍵上大力敲擊了兩下,表示寫完新一章的內容,同時順便把繃緊了這麽久的神經放松開來。我趕緊靠在自己那張大椅子伸懶腰,接著又做了一下伸展運動,在椅子上把四肢都盡力往外伸出去,以讓自己那酸痛的肌肉得到放松。此時我腦海裏居然想起了一個成語——五馬分屍,看來也該是時候把寫小說時打開的腦洞關一下了吧。午間時分的陽光透過窗簾照射進來,毫不客氣地、劈頭蓋臉地照在我那張早已疲倦不堪的臉上。
哎呀!這個星期終於提前完成了目標,接下來兩三天打死也不會打開筆記本電腦了,一定要好好犒賞一下自己才行。
我合上眼皮滋養了一會自己的精氣神,一開始還想著直接倒頭睡大覺的,但沒想到肚子卻先極沒骨氣地變節,在那裏發出了咕隆隆的抗議。我只好起身去浴室洗了個冷水臉。
“嗯…這臉沒法看。”我垂頭喪氣地對著鏡子裏的自己嘀咕道。昨晚熬得比較狠,此刻我的黑眼圈比汽車輪胎都要厚。
毫無疑問,最終饑餓感還是戰勝了困意。我出來換好衣服,戴上了隱形眼鏡。因為突然間就很想吃日式火鍋,所以我想著一定要去商場大撮一頓,吃完還要吃冰淇淋、吃蛋糕…最後才回家美美睡上一覺,睡到第二天日上三十竿,單是想想都覺得美妙異常有沒有。
我對著正在電梯口拖地的清潔阿姨笑了笑,就拿著車鑰匙,用門禁卡打開了公寓大門出去。但是正當我在大樓拐角處拐個彎走去自己的停車位時,有一輛十分搶眼的車映入了我的眼簾。
這輛黑得鋥亮的歐式豪車正停在一棵雞蛋花樹下。我並非沒見過豪車,但我在這個公寓住了好幾年,今天也才是頭一回看到如此華麗麗、油亮亮的車。明眼人一眼看過去就知道這輛車平時被主人悉心保養得甚是周到,車身散發著一道道晃眼的光芒,感覺剛剛被人用頂級進口的車蠟打磨完。這種車我也只是在小時候看到過,當時看到的這種車是屬於我們家附近那些大戶人家的。當時我們家跟那些富人毗鄰而居,但中間隔了一個超級大的人工湖。
盡管我心中不免有點異樣感,但也沒有過於放在心中。然而那個從車上走下來的人,讓我瞬間像是看到了美杜莎的眼睛,陷入了石化狀態。
“Nubsib?”
果然是他,只見他正穿著普通的校服,發型也跟我之前看到的沒什麽差別,但是臉色…看上去有點慌亂不安,兩條眉毛有一種往對方沖過去擠到一塊的趨勢,表情陰郁,就像是一個遇到了煩心事的王子,而這種表情是我之前沒見過的。
“Gene先生?”
“…”
好像對方已經知道自己在被人盯著了,於是他那雙睿智的眼睛裏馬上閃爍出一種光芒,他應該沒想到我會在這裏。他的表情立馬來了一個180大轉彎,嘴角像是泡了顯影液似的有一絲不易察覺的笑容顯現了出來,與此同時他邁開大長腿朝我走了過來。
“哦…剛從學校回來嗎?誰送你回來啊?”
“我讓別人順道送我的而已。”
“哦!”我用眼角的余光穿過Nubsib那健壯的肩膀去目送那輛正往外面駛去的歐式黑車,“挺麻煩的吧,自己不買輛車。”
Nubsib抿嘴一笑,“我拿什麽來買啊?”
“如果爸媽不贊助你,你就自己存錢買呀。你不是經常有走秀拍模特照拍劇嗎?把錢存下來,很快就能買得起啦。”我侃侃而談,而Nubsib則在一旁若有所思地笑著,並沒有做任何回應。我瞬間泛起的同理心讓我剎不住車,繼續往下說,“好啦,哪天有空我再送你上學。”
“真的嗎?”
“嗯。”
“…”Nubsib楞了一下,最終綻放出一個比剛才更大的笑容,“Gene先生你真是好人啊。”
“呃,還好吧。”
“那你現在…”面前的人打量了我一番,“沒有戴眼鏡,是準備出門嗎?”
“哦,對!準備去找點吃的。”
“找吃的?”Nubsib的表情有一種明顯的吃驚。
“嗯嗯,應該是附近的商場吧,要不要一起去呀?你吃了沒?”
“還沒。”
Nubsib簡簡單單的一個回答,我就知道了,於是我指了指樓上,“要不要先上去洗個澡換件衣服啊?”
“我一會回來再洗吧,我怕你一會餓了。”
我失聲啞笑,“等得了啊,一個大男人洗澡,能花多少時間呢!”
雖然我這話說得像一個好心的前輩,但是也並沒有多做堅持。此時我的胃就像個謀朝篡位的亂臣賊子,神不知鬼不覺地奪取了大腦的支配權,並開始指使我的手手腳腳往自己的停車位那邊走去。
我發動汽車,這一次我終於沒有忘記給自己系安全帶了,我還提醒身邊的人也要系好呢。
由於一心想著在家附近的商場吃飯,所以不用三十分鐘我就打著方向盤把車停到商場的某個停車位裏了。在商場門口進行安檢的時候,我留意到商場裏面人潮湧湧。於是我馬上像是蔫了一樣,因為我估計一會在餐廳門口肯定要大排長龍了。但是當我想起另一件事的時候,我更是當場發怔。
現在我居然帶了18號選手這個粉絲超級多的當紅炸子雞來公共場合逛街…我趕緊轉過頭去看身後的那個他,發現他的表情跟以往相比也並沒有什麽不同,於是忍不住問他。
“你OK嗎?”
“嗯?”看起來Nubsib對我這個問題有點摸不著頭腦。
“這裏啊!你確定不會碰到你的那些粉絲嗎?”
盡管身上只是穿著普通的校服,幾乎可以跟商場裏來來往往的人融為一體,但是Nubsib身上自動散發出來的光芒還是不可避免地讓他鶴立雞群起來。
“沒關系的,他們逛他們的,沒人會註意到我的。”
“哦!…”
我趕緊瞟了一眼四周,發現果然如此。並不是說他們都不認識Nubsib,而是因為就算他有多搶眼,大部分來這裏逛街的人都會有自己的目的,吃飯、聊天或者血拼等等。而不是像坐公交一樣安安靜靜坐在那裏找人盯著看,又或者在馬路邊上擦肩而過時下意識地看一眼路人。很多人根本不會想到明星也會跑來這裏逛商場。
話雖如此,無奈Nubsib的氣場實在太強了,仍然有好幾個人在不停往我們這邊張望。但他們最多也只是用手指了指這邊,然後互相竊竊私語而已。有幾個還一臉的不確定,也不敢走近這邊,我這才放心下來。
“那你有什麽是特別想吃的呢?”
“嗯…”
“但我想吃日式火鍋。”
Nubsib笑了笑,“可以,Gene先生你想吃什麽,我就跟你吃什麽。”
再一次聽到這種奉承的話時,我早已經練就了麻木不仁的功力。於是我就帶著Nubsib去了一家火鍋自助餐廳,幸好我們只是站著等了一會,服務員就帶我們到桌子邊坐了下來。
“你要什麽跟我說哦,我幫你拿。”
…像個爸爸。
盡管我一開始這麽客氣地跟對方說,但是一整天沒有東西下肚子的那種饑餓感讓我開始狼吞虎咽起來,絲毫不關心外面刮什麽龍卷風,也不在乎那青色的天是否在等煙雨。平時我也不是那種大胃王,很快我這風卷殘雲的速度就降了下來,而我的肚皮也開始像個充滿了氣的氣球。
我擡起頭的時候,看到此時Nubsib正在把一碟鮮肉倒進鍋裏,而我…一次都沒有幫過忙。
“哎呀,吃多點呀!來來!我幫你。”我趕緊把對方手中那個裝滿鮮肉的碟子搶過來。
“吃飽了嗎?”
對方的眼神和笑容讓我不禁輕輕咬了一下自己的嘴唇,然後點頭表示回答,同時在喉嚨深處嗯了一下。接著我瀟灑地擺擺手,示意對方趕緊開始吃。於是我就看到了這個愛奉承的小子拿起筷子輕輕夾起一塊肉送進自己嘴裏,這個動作不緊不慢的,充滿了紳士風度,還魅力非凡。
不知不覺我盯著他都出了神,“話說…好像快要開拍了哦。”
“嗯?哦!”
“怎樣啊?臺詞都背下來了嗎?”
一聽到我這麽問,18號選手的那雙濃眉就擰了一下,看樣子壓力不小啊,“我看完劇本了,但還沒有怎麽排練過。”
“嗷。”
一定要排練的啊…一般那些演員都是怎麽排練的呢?難道自己一個人在鏡子前自言自語?
“那上次你說過,有一些關於劇本的問題要問我呢?”
我突然想起上次的事情,那時候還沒來得及聽Nubsib問出口,Oei就半路殺出來跟我的男主角打起招呼。我不想打擾他們,所以趕緊借機離開了。
“哦!那個…還有一點地方不太明白的。”
“那盡管問啊。”我趕緊說,“不用客氣,劇組那邊也讓我多多幫忙。”
“既然這樣…”
“…”
“一會回去Gene先生你可以做我的搭檔幫我排戲嗎?”
“啊?”那只正在把食材倒進鍋裏的手凝固在了空中,“排戲的搭檔?搭檔?”
“嗯。”
“等一下等一下,這不太好吧?我不會演戲,又記不住臺詞這些的啊。”
“你只需要讀出跟我演對手戲的那個角色的臺詞就行了,我只是想找一個人跟我對臺詞而已。”
我一臉懊惱,“我只需要讀出來,你就可以對得上了嗎?我覺得有點…”有點難為情啊。
還不是一般的尷尬,超級尷尬呀…喜歡看小說的讀者應該都很清楚,書中人物的對白簡直就跟日常生活的用語一樣,這樣的語言風格才能讓讀者更加有代入感。尤其是我這本愛情小說,更是把語言生活化的特點發揮到了極致。雖然我沒有怎麽看過這個劇的完整版劇本,但是Hin和編輯這些人都跟我說過,編劇並沒有對我小說裏的那些人物對白做過多的修改和調整,原汁原味到令人發指。
讓我大聲讀出自己撓破頭皮才寫出的那些肉麻對白…不管怎樣都覺得羞恥度爆表有木有!
“可以的,你只需要一字一句讀出來就足夠了,剩下的我自己來演繹。”
“…”
Nubsib這個認真的模樣和滿懷期待的笑容,竟讓我無言以對。
“可不可以呢?”
“啊…嗯。”
我被18號選手那一雙魅力非凡的眸子緊緊盯著,最終把持不住,頭竟然不爭氣地連續點了幾下,居然答應了他!等我再次反應過來的時候,只好無奈嘆了口氣,然後把臉扭向一邊,以躲開對方的帥臉以及那投射過來的表示感謝的目光。
夠厲害的啊臭Tum…你們家的孩子可真會使喚我做事啊,這下你們賺翻了吧。
不久之後我和Nubsib都吃飽了,於是我拿著賬單去付款。我站在收銀臺旁邊帥氣地抽出自己的信用卡,擺出一副大老板請客的架勢。當我看到Nubsib正要拿出錢包的時候,趕緊揮了揮手表示“灑灑水”啦。
從餐廳出來之後我順口問了一下Tum的藝人有沒有什麽想買的,然而這孩子也是夠乖夠識大體的,客客氣氣地拒絕了我的大方。於是我們兩個就直接回公寓洗澡去了——這裏當然是指我們分別洗澡,咦,我為什麽要強調這一點——速度比想象中的還要快呢。從我們離開公寓算起,我們才花了一個多小時而已。
20分鐘後我從浴室裏出來,稍微吹了一下頭發,然後在平板電腦上打開按月付費的視頻應用看起電影來。等頭發幹透了之後,我才穿上睡衣飛身一躍撲倒在自己那軟綿綿的床上,然後我就聽到了床墊彈簧的咿呀聲。
我把四肢大力伸展了一下,才發現自己的肌肉有點酸痛…應該是這幾天來在電腦前久坐導致的。但是我剛洗完澡,眼裏還是頗為精神抖擻的,估計還要再玩一會手機才會有困意。
咯咯咯!
我正拿起手機掃描完自己的指紋,房門就被敲響了。
“Gene先生…”
Tum家藝人那把低沈的聲音輕輕地飄進了我房間,於是我側身用手肘支撐著整個身體,然後伸出那個傻乎乎的頭看向門那邊。從門框下方透進來的燈光中,有一個影子一動不動地黏在那裏,我知道此時對方正在我房門前站著不動。
“睡著了嗎?”
“還沒還沒。”我大喊一聲回答,“有啥事啊?”
“Gene先生你忘記答應過我的事了嗎?”
“哈!?”
聽到我這個一時沒反應過來的回答,Nubsib就趕緊用一種讓人聽起來混雜著失望情緒的聲音小心翼翼說道,“Gene先生你答應我說會幫我一起排練…我是不是打擾到你了?”
“…”我的下巴瞬間掉到差點脫臼。
“如果Gene先生你困了,可以直接跟我說哦。”
“我…”我一時沒找到合適的回答對方的話語,最終我腦海中想起了對方那張無精打采的臉,於是趕緊抓起眼鏡從床上跳下來跑到房門那裏打開鎖迅速開門,“OK,好吧,在哪,說吧。”
Nubsib看到我這麽一氣呵成火急火燎的樣子,先是有點發楞,但當他的眼睛跟我的觸碰上之後,才再一次露出那吸引人的笑容。
“我沒有打擾到你對嗎?”
“沒,沒打擾啊。”
“Gene先生你還洗完澡了。”那雙銳敏的眼睛看了看我身上的睡衣,接著他的目光在我的整張臉上打起了圈圈。我都還沒來得及做任何反應,他已經把自己的腰彎了下來,把他那個高挺的鼻梁貼近我的臉頰,最終鼻尖到達我耳邊的頭發那裏。
我隱隱感覺到對方輕輕吸了一口氣,然後又感受到從對方鼻子裏呼出的一股溫熱氣息,不禁汗毛豎起,“洗發露很香…”
“…”我的瞪大眼眶,眼珠子都要掉出來了,於是慌忙往後退了一個天涯海角的距離。假如當時我身後有點什麽東西擋著,我敢打賭那時候我早就已經像個冒失白癡的偶像劇傻白甜一樣把東西打翻,然後自己再實實在在地摔個狗啃泥巴。但是當我往後退了三步的時候,我就看到對方那對濃濃的眉毛挪動了起來。
“為什麽這個表情啊?”
“呃,沒什麽,哦對了,哪裏呀?你要問什麽?要我怎麽幫你做排練的搭檔?趕緊的,不然我也不知道一會什麽時候會犯困。”
“哦!好的,那就麻煩你了哦。”
我走到客廳的沙發上坐好,而同樣也洗完了澡的Nubsib,則回到自己的房間拿出劇本。他手上正好拿了兩套劇本,於是他就把其中一套遞給了我,然後才在我身邊坐了下來。他一坐下,我就聞到一股幹凈清爽的洗發露香味。
這個孩子用的洗發露也挺香的嘛…
“先說說你不明白的地方吧,就是你之前想要問的,在哪裏?”
“就是Kint的人設方面,比如這裏。”Nubsib挪了挪身體往我這邊靠了一下,打開自己的那份劇本指給我看,“還有這裏,他的情緒被分成了兩部分,我就是想知道這個角色此時的情緒更傾向於哪一種?”
“嗯?”
我伸出頭去看,然後才發現原來是我小說裏的那個男主攻角色正在把男主受的角色趕走,然後自己一個人坐在一邊生悶氣。
“哦!這裏他感覺到有點矛盾,如果要問我此時他的感受如何,Kint已經喜歡上Namcha了,嗯,說是愛也還談不上。但是就有一種感覺,就好像…怎麽說呢?”我轉動了一下眼球,順便思考著該用怎樣的措辭來解釋,“不能承認…其實承認自己愛上了,並不算是丟臉的事或者說他是個自尊心很強的人。Kint是可以接受愛情的,但是…”
“…”
“就好像不自知一樣,對自己也產生了疑惑,大概是這樣的感覺。”
“不自知?”Nubsib輕聲念叨著這個,“所以才會對對方惡言相向,還要把對方趕走嗎?”
“嗯…很難解釋呀,但大概就是那樣。你沒有試過這種感覺嗎?就是感覺自己愛上了,可就是無法承認,這樣子。”
“沒有試過。”
“哦!那怎麽說好呢?我也不知道該怎麽深入講解,還…”
“Gene先生你試過了?”
“哈!?”
當我正在冥思苦想著該怎麽解釋給他聽的時候,Nubsib突然冒出這麽一句話。我聽到之後頓時楞住,接著迅速把頭擰過去看身邊的人,然後我就看到對方那一雙讓人捉摸不透的眼睛。
那雙充滿魅力的眼睛仍舊是讓我羨慕不已,但裏面卻散發出一種茫然。從他那幽邃的眼神中,我還是解讀不出任何的意思來。而他以前那種淡定自如的眼神,我倒是輕易應付得來。
“這麽明確地感受到愛,Gene先生你試過嗎?”
我盯著Nubsib那張慢慢靠過來的帥臉,自己的身體正在拼命地往後仰,“我…”
“Gene先生你談過戀愛?”
“你幹什麽啊?問這個幹什麽?”
“談過戀愛嗎?”面前的人又靠近了一掌的距離,擺出一種勢要立刻得到這個問題答案的強大氣場。
“不…不是啊,我沒有談過戀愛。”
“…”
也許是對方的樣子過於咄咄逼人,所以我沒來得及多想就趕緊回答了。我話音剛落,Nubsib就停止了“進攻”。此時我超級想拿起抱枕狠狠地拍打自己的頭——誰讓你這個腦袋不爭氣,竟毫無保留地把自己那些羞死人的戀愛史說出來。
這可是…我諸多秘密裏的其中一個呀。
並不是說沒人喜歡我,或者說我追女生追不上,我還沒有到這麽可憐的地步啦。但是從中學到大學的時候,我就只知道跟一幫朋友混在一起,天天無所事事過日子。那時候的朋友裏面也有些人是談了女票的,他們也偶爾拋下我們去跟女友膩歪。但是他們一回來跟我們吹牛,就抱怨起女生的任性小心眼之類的。
看到這些老友記們叫苦連天的,我就更加不敢輕易交女友了。直到畢業後出來參加工作,我才開始覺得有點難為情,每次有人問我談沒談過戀愛…沒有女友就說明你是個處男,雖然我實際上並不是處男,因為我也曾經跟朋友和一些女生去玩過。
“沒有談過戀愛?”
Nubsib的聲音再一次響起,也把我從思緒中拉了回來,我大腦過濾了一下這個反問,然後癟著嘴回答,“是…”
“…”
一開始我還以為會看到對方那副想笑不敢笑的嘴臉,但當我再一次轉過臉去看的時候,我卻看到一個比剛才還要寬廣的笑容。
那彎成波浪狀的嘴角讓我的雙眼瞬間迷糊起來,心跳開始加速搏動,簡直就跟面試Nubsib那天的感覺一模一樣。
“笑什麽?”
“沒什麽。”
我輕聲地舒出一口氣,清了清嗓子,然後正襟危坐起來,以讓兩人的狀態回到工作上,“所以你明白了嗎?就是我剛才解釋的。”
“嗯。”
“確定哦?”
Nubsib還在甜甜地笑,“確定呀。”
“那就好。”接下來就是…“那你所說的對臺詞呢?”
Nubsib把劇本翻到第一頁,我見狀也趕緊把自己手中的劇本翻到那裏。盡管要把自己親自寫的那些肉麻對白大聲讀出來,確實是有點害臊,但既然已經答應過對方了,我也不想看到Nubsib擺出一副悲傷欲絕的表情,也只好勉強自己下一次海了。
開機後要拍的第一場戲應該是Nubsib的朋友Oei演的那個角色的。劇情就是他第一天進入大學上課,由於還是個大一的新生,所以看起來有點呆頭呆腦的、有點莽撞的。進入大學之後他就認識了新朋友,男主受的朋友一共有三個,他們在談天說地,八卦在學校裏遇到的一些趣聞。最後他們就聊到了男主攻的事情,男主攻是這個學校裏讀大四的風雲人物,聊得差不多之後他們就一起去吃午飯了。
學校飯堂裏人滿為患,神經大條的Namcha——但在讀者眼中這樣子超級可愛——在走路的時候不小心撞到了一個身材頎長的帥哥,然後他手中拿著的可樂灑到了對方的衣服上…我和Nubsib就先從這一場戲開始排練。
“來吧。”
我這麽說,同時死死盯著自己要讀出來的那一行對白。
“你知道你都做了什麽嗎?”
“…”
但是…Nubsib只是說了一句話,我的僵硬癥又犯了起來。
面前這個人說出這句臺詞時的低沈嗓音充滿了攻擊性,我聽到之後趕緊把目光從劇本移到了說話者的臉上。Nubsib已經不再像平日裏的他,這讓我感覺自己的全身被塞滿了棉花一樣,動彈不得。
“Gene先生?”
“…”
“Gene。”
“誒!哦!”我再一次慌張地查看手中的劇本,“對…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男主受的對白被我用一種生硬的語氣讀了出來,但是Nubsib果然跟之前說好的那樣,並沒有埋怨我什麽。大手掌中的劇本被他輕輕放在沙發邊的桌上,但是嘴巴仍在說著對白,看樣子他已經能把對白記下來了。
“冒失鬼!”
“我幫您拿去洗幹凈吧。”
“不用了。”兇狠憤怒的語氣變得不緊不慢起來。Nubsib的演技讓我感覺他就像是一個讓獵物放松警惕的猛獸,“你把我的衣服弄到黏糊糊的,我一會還要上課,我怎麽等你拿去洗啊?”
“那你要我怎麽做啊?”
“幫我全部擦幹凈。”
“擦…擦幹凈?這個…這個不…”
我這個角色又支支吾吾起來了…
“必須擦幹凈,不要讓我看到一點痕跡,不然我會煩躁。”
“這…這不行…”
“馬上!”
我吃了一驚,就是這個舉動,跟小說裏角色的反應簡直一模一樣。然後我繼續結結巴巴地讀臺詞。Namcha這個本應斯文可愛的角色,他的對白從我口中讀出來則立刻變得一塌糊塗了。我說話時的聲音就像一車混凝土在攪拌時發出的噪音。誰跟我對臺詞,保證會被我這個僵硬的口吻氣到沒心情合作下去。在幫Nubsib對臺詞的時候,我也暗地裏擔憂著,我讀得這麽差,他到底還能不能順暢地跟我排練下去。
只是對臺詞,我就能從Nubsib身上看到Kint的影子了。哎喲,選擇這個孩子果然沒讓我失望啊。
“我想…”
啪!
“我擦!”
一句臟話從我口中爆發出來,但卻只是含糊的一句。因為無端端的有一雙大手伸過來捏住了我兩邊的面頰。雖然不痛,但是我卻被嚇到瞪大了眼睛。
Nubsib馬上停止,把手拿開,然後用兩只拇指在我的臉上輕輕摩挲,“對不起,痛嗎?”
“呃,不是…”
“我已經盡量很輕的了。”
“不是不是,我不是痛。”我慌亂地搖頭,但接下來我趕緊就把Nubsib的手拿開,然後皺起眉頭,“等一下,不對勁啊,你在幹什麽啊?沒必要演全套吧,只是對一下臺詞而已啦。”
“如果只是對臺詞,就不是完整的排練了。”
“但你這樣子也太逼真了,不要啊。不用按照這個來演啊,我肯定不會按照這上面寫的來演。”
我看到劇本上寫著,此時Namcha渾身顫抖哆嗦起來,看著面前的Kint,感覺自己快忍受不住要崩潰了。
Nubsib聽到我這麽緊張兮兮的反駁,只是輕輕一笑,“Gene先生你不用演出來的,我自己一個人演就行了。”
“啊!?…”
“你只需要讀出來,而我自己演,不難吧?”
“你要一個人演啊?多奇怪啊!”
“難道你也要跟我一起演?”
“不!”我的聲音斬釘截鐵,Nubsib聽到之後在喉嚨處輕聲笑了起來。
“那我就自己一個人演吧,OK嗎?”
我看著Nubsib的表情,然後轉轉眼睛嘆嘆氣,“隨你吧。”
Nubsib雖然被我中途打斷了,但他仍然能夠輕而易舉地迅速進入到角色。感覺他身上有一個情緒開關,想在什麽時候打開或者關上都可以。
“你這個小子看起來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沒想到嘴巴這麽厲害,比我想象的還要難搞啊。”
Nubsib那一雙厚重的大手再一次伸過來摸著我的臉蛋,然後把我拉到他那邊,他自己也慢慢彎下腰。盡管覺得有點難為情、有點怪怪的感覺,但由於剛才說好了要按照真正開拍時的標準來排練,所以我也沒有多說什麽。當Nubsib用劇中角色Kint那充滿威脅性的眼神盯著我時,我只好努力把自己的目光斜向別處。
雖然這種眼神沒有Nubsib平時盯著我看的那種讓人心癢癢,但我還是不太善於忍受對方散發出的那種氣場,直到…“等一下等一下。”
“嗯?”
Nubsib也不知道被我打斷了多少回,於是把手拿開,並順勢下移,抓住我那只此時停留在胸前的手腕。
“你要幹嘛?”
排練在有序進行著,但是突然間Nubsib把身體傾向我這邊,我只好把一只手放在胸前,以避免跟他身體有所接觸,而眼睛還不忘盯著另一只手中的劇本。很快,我的臉開始繃緊得像一根到達彈性極限的彈簧。
“排練呀。”
“但這裏有吻戲。”
“就…”Nubsib一臉的疑惑,感覺在疑惑我為什麽要說出來,“嗯。”
“吻戲啊!你要按照上面的來演嗎?”
“不行嗎?”
當然不行啊!
我一臉的黑線,“你怎麽可以跟男生接吻啊!”
“如果我要拍這個劇,我當然要跟男生接吻啊。”
“但我不是演員啊,不要不要,直接跳過這裏吧,演到這樣我都覺得有點超出我的底線了呢。”
一聽到我這麽說,Nubsib就楞了一下,那雙英氣逼人的眼睛盯著我看。但並不是那種無禮的眼神,而是像在細心觀察我的反應和情緒。此時我已經皺起來眉毛,正準備粗聲大氣地質問他,但沒想到他竟先發制人問了起來。
“Gene先生以前沒有接過吻嗎?”
“啊!?”我眨巴眨巴眼睛,“跟這個有什麽聯系啊?”
“Gene先生你好像對接吻這種事特別在意…”
“…”
不想跟他接吻,並不是說以前沒有接過吻啊,再說…這種事我當然要在意啊,誰讓你是個男人啊。
不過我也能猜得出來,對方對這個接吻倒不是很看重或者很在乎,他的專註力和興趣點都放在了排練劇本上面。18號選手是想演得更逼真一點,但是…接吻這碼事我真的不行啊。
“重點不是在那裏啊。”
“…”Nubsib看到我面露難色,一開始他還有點懷疑的神情,但很快他就擺出一副理解的樣子。於是他身體往後退了一點點,因為害怕我覺得尷尬,但在這個過程中我隱隱看到他嘴邊咧出一絲微笑。
“如果Gene先生你對接吻這種事覺得害羞或者很在乎,那就不用親了。”
“…”
“我也不想讓Gene先生你心情不好。”
“…”我的眉毛抽搐了一下,也不知道為何,他這麽一說我的心情倒是更加糟糕了。
我眼睛直勾勾地盯著Nubsib,此時他正嘴角帶笑,一副不想讓我左右為難的樣子,他看著我的眼神像是在安慰我。而我看到對方這樣,卻不免有一種被被小屁孩輕視了的感覺。
Nubsib對接吻這種事不看重,他為了能夠深入揣摩角色的內心,以至於願意這樣子跟我排練,而我…這個原著作者,雖然口頭上是說來幫忙排練,卻在吻戲這裏磨磨嘰嘰的,難以置信地在這裏瞻前顧後。
媽的!真是一點前輩的樣子都沒有!
不就是接吻嘛…
“那行吧!”
“嗯?”
“我說可以,親就親,不就是接吻嘛!沒什麽大不了的!”
Nubsib挑了一下眉毛,然後眉毛相撞了一下,“這樣真的好嗎?我說了,我不想讓你左右為難。”
“好啦!我都說了沒問題啦!”
Nubsib的眼神中還閃爍著一絲猶豫,所以我只好主動靠了過去,輕輕抖了一下手中的劇本,示意對方快點進入狀態。
“要不要親的啊?要的話就趕緊點!”
“這樣的話…”
“…”
對方那只溫暖的大手觸碰到了我的臉頰和腮幫,而另一只手則輕柔地摘下我的眼鏡,“劇本寫著此時你要嚇一跳,但現在Gene先生你也可以閉上眼睛。”
“…”
我感受到對方身上的體溫熾熱到接近沸騰。一開始我打算睜著眼睛,想完全按照劇本上面寫的來配合,但是當那張帥臉慢慢下降到我的臉上方時,我的心跳已經快速到讓自己不忍直視面前的人。我也不知道自己什麽時候把眼睛閉上了,就連Nubsib念出他那一句臺詞的時候,我都沒怎麽聽進去。
接下來的那一秒,我的嘴巴感受到對方的嘴唇正在輕輕地往下壓…

最夯bl耽美小說推薦網的泰劇《數到十就親親你》第6章到這裏啦,Nabsib就是典型的扮豬吃老虎,有種天然而又狐貍的感覺,主要是這個男人一定程度上也太正直了吧!真香!

文章来源: 天府泰剧

上一篇:泰劇《數到十就親親你》第五章:你這麽看著我,我會害羞的啊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