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劇《數到十就親親你》第七章:我屏住了呼吸

泰劇《數到十就親親你》第三章:這是房間鑰匙

2021年又出來一部腐劇啦!那就是《數到十就親親你》,是《待到重逢時》飾演前世的Dean的Korn,歡迎九哥新劇第7篇,好刺激的劇情,真的很棒,哈哈,讓人想尖叫,Nubsib跟Gene太可愛了,而且Nubsib也太會了!

Nubsib的嘴唇既溫暖又滾燙,而且第一次碰到的時候還很柔軟,雖然我心裏有所準備但還是嚇了一跳,肌肉立刻變得緊繃起來,一方面想要伸手推開對方,但另一方面又不想違背自己的承諾。
Nubsib的嘴唇那樣停了下來,仿佛故意等我不再害怕,然後慢慢的開始移動,一個厚實的手掌從我的臉頰移動到後腦勺,一點點的向上移動,最後伸入到了我的頭發裏,輕扶著我的頭,以便調整好姿勢更進一步的接觸,比之前更加的親密。我感覺到了自己下嘴唇上的強大的吸力,以致於汗毛都豎了起來,一陣陣奇怪的發麻。
親……
我已經很久沒有接吻了,久到我甚至忘記了它是什麽味道了,而且每次我更多的是吻的那方。
在小說中通常會說感覺腦袋一片空白,但此時我反而覺得整個頭皮熱熱的,就連舔著下嘴唇的舌頭也是濕熱的,然後突然進入。
我被嚇了一跳,沒來得及閉上嘴巴,所以只好選擇死死的咬緊牙齒取而代之。
等等,我覺得這……
感覺很奇怪,我盡力抽身後退,但Nubsib卻用另一個強健的手臂緊緊地摟住了我的腰,對方力氣更大,僅是稍微用一點力,我就輕而易舉的和他貼在了一起,我的胸部向前彎曲,摩擦著Nubsib厚實的胸肌,以致於使我覺得越發的奇怪了,盡管我用手使勁的想將他推開,但都以失敗而告終。
“額……額”
耳朵聽到了自己喉嚨裏發出的重重的喘息聲,而他卻不恥的用舌頭撬開了我的牙齒,他移動著嘴唇,時而輕觸時而吸吮時而輕咬,我感到就快要無法呼吸,當我將臉轉向另一側時,他仿佛給了喘息的機會,於是我迫不及待的大張嘴巴呼吸著新鮮氧氣。
但這反而卻引狼入室,因為當我的牙關一放松,滾燙的舌頭便立即伸了進來。
他碰觸著我被嚇傻的僵硬的舌頭,然後如同故意追逐著挑逗著,用前牙輕輕地咬了一下,然後我們的唇又復合在了一起,他的舌頭纏繞著我的舌頭,這一次親吻和口水的聲音響起,可以聽得一清二楚,口水從我的一邊嘴角流了出來,但卻被Nubsib用舌頭舔走。
不知道過了幾分鐘,那張溫熱的唇離開了,看到混合在一起的唾液也分不清是誰的。
“Sib……”
我上氣不接下氣,莫名的感覺到一陣茫然和沈醉,模糊的眼睛與那對犀利的雙眼對視,他的眼睛仿佛有小小的風暴在裏面打轉。
不知道是否是我眼花了,看到Nubsib嘴角的一絲微笑,和往常每次看到的他那紳士的微笑截然不同。
他那張帥氣的臉湊到了我的耳邊,喃喃低語著什麽,我還沒來得及清醒過來。
“……”
什麽……
我一時間心慌意亂,大腦一片空白,只好靜靜的盯著眼前的人。
Nubsib輕聲笑著說道“Gene先生,接著讀吧”
“……”
“Gene……”
“哈?”
“輪到你了”
僅此,我的腦袋仿佛要炸掉了一般,所有的血液驟然聚集在了臉部,我的臉頰發燙的厲害,於是低頭驚慌失措的翻動手中的劇本尋找著。
“啊……額 哥你在做什麽啊……”,我的聲音…聽起來一點也不像劇本中那種既生氣又吃驚的樣子。
“小小的教訓一下,看看這張嘴到底能有多固執”
“……”
我的心好像早已飄到了九霄雲外,完全不在面前的劇本排練上。
我抿了抿嘴,最後我決定從坐著的沙發上猛地跳了起來,以致於Nubsib只能一臉迷惑的看著我。
“Gene先生?”
“我困了!”我隨口說道,但等反應過來我便壓低了聲音說:“就到此為止吧”。
“額!可以”Nubsib明白之後,便微微笑了笑說道:“非常感謝你來幫助我排練”。
“嗯……”。
“睡前要一杯熱牛奶嗎,我去給你熱”。
“不用,我要睡了,晚安”。
“晚安”。
我沒有轉過頭去看高個子的他一眼,那樣說了之後我便立即將劇本放在了桌子上,然後迅速進屋並關上了門上了鎖,之後一下子倒在了床上,並用一個大枕頭捂住了我的頭。
謔咦,臉怎麽還是不退熱……
但是……將臉藏了一會兒,仿佛斷了弦的腦子突然又運轉起來,有些事情變得明了,手立刻拿起大枕頭扔得遠遠的,然後迅速跳到窗子旁的大辦公桌前,立刻按下開機鍵打開了蘋果筆記本電腦。
被吻……像女生一樣被吻被調戲的一方原來是這種感覺,我必須要修改已經寫好的所有初稿。
那天之後我再也沒有打開過電腦或者初稿,休息於我而言是真的休息,看一看搞笑節目,刷一刷沒追完的英劇,整天整夜的宅在床上,只有出去煮方便面或熱盒飯的時候出去一下下。
因為我完全變成了一個宅男所以沒有再見到Nubsib,只是隱隱約約聽到他進進出出洗手間以及有時候輕輕走過的腳步聲,對方也是個好孩子,沒有再來打擾我什麽,所以這樣也挺好的,若是碰了面,我肯定又會回想起那天的事情。
迷戀,情欲。
當那高高的身體後退的時候,這便是我從他眼中看到的東西。
Nubsib讓我的汗毛都豎了起來,他表演的也太好了吧,角色的情緒以及面部表情和眼神表演的如此飽滿到位,據我所知Nubsib還從未接過任何劇,我的小說是第一部,我敢打賭等到全國上映了之後,肯定會吸粉無數爆火的。
叮叮當當
門鈴聲讓我正在拉衣服的手停了下來,思緒先暫停了下來,轉過頭去看掛在電腦桌附近的鐘表,現在已經快下午一點了。
我並沒有著急著去開門,而是穿好了衣服梳好頭發, 拿起錢包和一些私人物品走了出去了。
“Gene哥,在做什麽啊?”
“穿衣服啊”
剛一拉開門就看到Hin熟悉的身影站在門外,準備繼續按門鈴的手停在半空,雖然見我一面依舊很難但他還是松了一口氣,“額,我還以為你又跑去繼續睡覺了呢”。
“我說過了我會去的就當然會去啊”。
“不知道,如果你耍賴怎麽辦,我會站在片場前哭死的”。
“待會我還真的就反悔了,到底走不走啊?”
當我這樣一說,Hin立刻熱情的連忙點頭如雞啄米。
今天Hin開車來接我,肯定是與我的小說開拍脫不了幹系,而且今天是第一天開機,他比我這個寫作的人還要激動,自從知道哪天開機之後他就發Line給我,當我沒回他消息之後,他昨天晚上又打電話來問,糾纏不休的問我會不會去,各種說服直到我不得不定好了鬧鐘。
其實他們已經從早上就開始拍攝了,但是Hin的運氣不太好,因為今天他剛好需要外出和出版社談事情,只有一兩個小時的時間,所以我們一致決定只去片場一小會,之後他再把我送回來然後繼續去工作。
我的小說的主要場景還是離不開大學,好像劇組方租用了市外的某所大學的一座大樓當場地來拍攝,所以距離我的公寓的距離比較遠,遠到路上我都睡著了,聽到Hin叫我說到了,我才睜開眼睛,看到下午火辣辣的陽光,讓一切看上去都熱烘烘的。
“他們拍到幾點啊?”
“看排表是6點鐘,但如果要拍很多條恐怕會加班”。
“我待一個小時就夠了哦,今天我要繼續寫初稿了”。
“好好,你是怎麽回事哦,別的作家至始至終都會迫不及待的想來看自己的作品,而你一直想著回去”,最後這一句他的聲音聽起來有點喃喃自語,之後他推開了玻璃門,讓路讓我先進。
當我的腳一踏進食堂,涼颼颼的冷氣便迎面而來,拍攝電視劇的片場就和之前看到的拍攝電影的情況差不多,擺滿了各種我不認識的工具,首先吸引我眼球的是擺放在食堂中間的布景,所有的光線和鏡頭都聚焦在了那裏。
“吼,正在拍攝呢,那那不是!哥你看Nubsib弟弟!”
Hin伸出手一個勁兒的搖晃著我的胳膊,我對他翻了個白眼說道:“額,看到了”。
“好帥啊!我去!王子!好棒,拍個照去給大家炫耀炫耀好了,手機手機”。
“待會小心被罵”。
“當面炫耀不行,發社交網絡上,謔咦,帥呆了”。
“Hin,混蛋”。
我不在關註旁邊歡呼雀躍的人,而是看向前方,Nubsib站在布景中,高高的他穿著校服和牛仔褲,並佩戴有超級帥氣的配飾,一改往日形象,但是長得好看的人穿什麽都好看啊,從王子搖身一變成為劇中的男主角,導演面前的屏幕更是將他機智的臉龐展露無疑,我不得不趕緊收回了自己的視線。
那天接吻的畫面突然浮現在我的腦海……
不要,Gene,你停下!
我深呼吸了一口氣盡量不讓自己胡思亂想,我選擇看向周圍以轉移自己的註意力,片場現在不是只有Nubsib,還有選拔出的其他青少年演員,有三四個是Kint的朋友,我沒看到Oei弟弟。沒趕得上看男主角們第一次在食堂碰面唇舌交戰的精彩場景,也是有點可惜。
“Art,昨天你只顧著泡妞都沒來學校,你知道嗎你都錯過了什麽?”
“額,是啊,Kint和小學弟”。
“小學弟被吻了,吻到他差點要哭著跑掉了”。
18號用嗓子眼說道“你們說那些幹什麽啊?”
“喲,超帥啊”,站在我身旁的Hin又一次花癡得胡言亂語道,我轉頭發現他舉起雙手捂住胸口,猶如狠狠地被打了一拳一般,臉頰通紅。
我一臉疑惑的問道:“你是嗎Hin?”
“不是”,他仍十指交叉放在胸口就像少女那樣,“但如果是和Nubsib,我願意也行”。
“……”
“Gene先生,您好”。
當我瞥向身旁的人時,一個甜美清脆的女聲從後面傳來,我記得她是導演的助理,她一步步靠近,舉起塗了鮮艷指甲的手輕撫了下秀發作為打招呼的手勢,之後迅速的靠近。
“你好”。
“今天你也來了啊”,她怡然而笑,“怎麽樣?你覺得怎麽樣呢?”
“挺好的,大家也都表演的很好”。
“其他人,你可能剛見到,但不用擔心,這些孩子們都很專業的,很多都是之前有出演過青春校園片的,就連像Oei弟弟那樣的新手都表演的很棒呢”。
“……嗯”我微笑著點頭。
“氣氛很不錯……”初遇那場戲他們站在一起面對面,簡直了,哦咦,最萌身高差太可愛了,只可惜……”
“……”
接吻時Nubsib要求借位,若是屏幕上能看到實打實的親,應該會更好”。
最初還微笑著的我的嘴巴立即閉上了,轉過臉看向說話的人,她站在那裏嘆著氣,滿臉都是大寫的遺憾配合著她那語氣,我眨了眨眼睛,不用照鏡子我都知道自己的臉上有個特別大的問號。
“借位?”
噢,怎麽回事?之前不是和我排練了的嗎?怎麽到了真的要表演了卻要借位?
我不自覺的轉向屏幕,看向Nubsib演繹的Kint,特征、言談舉止、表情以及眼神全部都很到位……但卻在拍能使女孩們尖叫的場景時要求使用借位?
難道說Oie弟弟有口臭?
額,不是吧,應該不是,弟弟他也看著幹幹凈凈的,可以看得出來是個很會照顧自己的男生。
“導演沒說什麽嗎?”我情不自禁的問道。
“謔咦,能說什麽啊?”她笑道:“Mai哥他慣Nubsib弟弟慣得要死,他想要Nubsib接拍自己的下部劇,現在是弟弟說什麽就是什麽,要什麽就給什麽”。
聽了她的回答,我只好尷尬的笑著。
“現在只是希望下場能比這次更加勁爆,最初我也沒想什麽,但越看他們兩個站在一起就覺得就應該是這樣,播出之後保證會爆紅的,吼吼”。
對方仍不斷的聊著很多話題,大部分都離不開大贊特贊Nubsib和Oei很搭。直到有員工走過來叫,她這才揮了揮手撤退,去繼續做自己的工作。此時正好遇上導演喊了卡,其他工作人員一擁而上去給演員補妝之類的,我後退躲開了場地,以免給人家造成不便。
而Hin……之前還站在我旁邊,這會不知道又跑哪去了。
我像個呆子一樣站了好幾分鐘,最終想到還是找個位子坐下來好了,我的視線碰巧與正在走進來的高大顯眼的劇裏男主角的視線碰撞在了一起,但是他看起來好像已經卸好妝了。
“Gene先生”
“…….”我感覺自己突然全身僵硬,但是接下來我仍然努力克制著嘴巴露出一個自然的微笑“怎麽了……”
Nubsib微微笑道:“我以為你今天不會來了呢”。
“出版社的兄弟想過來看看啊”。
聽的人一臉的理解,然後說道:“這段時間你只待在房間裏,我已經很多天沒有見過你了”。
“就……一般我休息的時候就是這樣子啦,只躺著看看電影”。
聽的人的濃濃的眉毛稍微上挑了一點點,接著臉色舒展開來,看樣子好像是松了口氣,“這樣啊,我還以為你厭煩了和我住在一起呢”。
聽他這麽一說我立馬驚呆了。
厭煩?
“瘋了!”我立刻收回了我的高分貝,“我為什麽要厭煩啊,你又沒有打擾到我什麽”。
“……”
“你做什麽都輕手輕腳的要死,我一點都聽不到,我放的臟盤子,你也幫我洗了呢”。
當看到Nubsib仍然無動於衷,我就長篇大論起來,而且還有點急切,因為只要一想到這人對於我將自己關在房間裏不肯出門見他這件事,胡思亂想認為是我厭煩他,我就覺得自己做錯了。
“不用怕我厭煩什麽的,我已經答應Tum了會照顧你,照顧就會照……等等”,我的眉毛微微皺在了一起,“笑什麽呢?”
我正好好的安慰他呢,面前的高個子竟然翹起了嘴角。
“沒什麽,只是覺得……”
“說?”
“Gene先生你還真是好心呢”,Nubsib犀利的眼神在我的臉上掃視了一番,然後移動到了我的脖頸處,之後是嘴唇,鼻子,最後我們再次四目相對,“這麽好心,可要小心你自己了”。
Nubsib的最後一句話讓我楞了一下,但接著我便大笑著說道:“我才不會愛心泛濫對誰都好,之所以幫你,只是因為你是Tum的人罷了,僅此而已”。
……盡管最初對於我那個冤家朋友將自己公司的新人丟給我很是抵觸,雖然有時候他是有點過於阿諛奉承了,但也沒有什麽壞心眼,而且還是個簡單的孩子,什麽都可以,看起來也挺聽話的。
“嗯”Nubsib輕輕笑道:“謝謝啊”。
“嗯”。
我覺得那時接吻之後的尷尬感消失了,開始可以更加順暢的呼吸了:“那你不用繼續去拍戲了嗎?”
“今天我已經完工了”。
“哈?”我感到驚訝的揚起了眉毛。“我還以為你要拍一整天呢,Tum在哪啊?”
“早回去了”。
“噢”。
“Tum哥有事情,11點的時候就已經回公司了”。
“……”
他能有什麽事情啊,將自己的人一個人丟在劇組,Nubsib哪是不知名的小明星啊,如果獨自回家獨自幹什麽之後被他人挖了墻角可怎麽辦啊,“那你要怎麽回去啊?”
“額……”他的眼睛微微低垂,接著用不好意思的語氣說道:“那麽我可以和Gene先生你一起回去嗎?”
“哈?我沒開車來……”,當我正準備說等會給後輩們說下看能否載他一程,一臉癡漢樣的Hin突然出現說道:“好啊,待會你和我一起回去吧,吃了嗎?”
“還沒有呢,10點的時候只給了點三明治”。
聽到這番話後,我的眉毛又一次頓時皺成了一團:“為什麽不吃啊,Tum或者劇組都不給盒飯之類的嗎?拍戲也是需要體力的啊”,我忍不住說個不停,感覺就好像是必須要將對方照顧的更好的想法突然在腦海浮現,然後舉起手迅速的揮了一揮,“那趕緊去換衣服吧,待會我去給導演說一聲,然後再去找下Hin,一會兒外邊見”。
Nubsib點頭表示明白,之後我們便分開了,而我就像剛才說的那樣去和導演打招呼。
Mai導正一臉嚴肅的坐在那看今天一天拍攝的帶子,和其他工作人員一會交談幾句一會接著觀看,但當看到我之後,他認真的表情便舒展開來,露出一個大大的微笑,擡起手像往常一樣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後迫不及待的硬拉著我看今天拍的戲。
導演有意竭盡全力自豪的展示作品,一個勁兒說個不停,但在他比這更長篇大論之前我來了個急剎車,碰巧如我所願看到Hin經過,於是我趕緊行合十禮說對不起給每個人道別,然後快速的拉住了他的胳膊。
“Hin!你又去哪了啊,總是喜歡丟下我一個人”,抓住他之後我滿臉的不悅,但他反倒一臉茫然,手中的手機還開著照相機。
“哦,去拍照了啊,謔咦,輕點啊哥”。
“可以回去了”。
“等等 等等,急著去哪啊,不是說要待夠一個小時的嗎?”
“不用了,那孩子恐怕要胃穿孔而死了”。
“啊?哪個孩子……尖叫聲,Nubsib!”
“……”
就是這個孩子……
當推開食堂的門來到外邊,心不甘情不願被我拉著的Hin話還沒來得及說完就突然換了姿態,看到又高又勻稱的Nubsib站在不遠不近的地方,他的兩眼立刻放光,從被我拉著,變成飛奔而去。
“Nubsib弟弟,沒有拍攝了嗎”
Nubsib回之以禮貌的微笑,對於Hin突然的靠近,他並沒有任何驚訝的表現:“嗯”。
“今天很帥,不對,簡直帥呆了,噢!對了,上次見面沒有時間,今天給我簽個名可以嗎?”
“好的”。
“沒有紙啊,簽在我的胸上好了”。
“Hin!”我喊他道,伸手拉住他的衣領,在他解開領口的扣子之前將他拉過來。
名字的主人轉過頭來一臉的不爽仿佛有人得罪了他一般,像女生一樣瞅了我一眼,推開了我的手,然後又再次對Nubsib糾纏不休,看到這一幕我情不自禁的想要深深的嘆口氣。
“要聊就上車上聊吧,去到市內差不多要用一個小時,那時候你想聊什麽就聊什麽吧”。
“在車上聊什麽啊,如果要回去……等下”,他的腦子終於正常運轉了,轉過頭來睜大眼睛看著我:“Nubsib弟弟要一起走嗎?”
“嗯”。
我的話音剛一落,Hin這個臭小子就急急忙忙立刻拿出了車鑰匙,對著仍然靜靜的站在那裏就像王子一樣的Nubsib做出邀請去停車場的手勢,而我呢……跟在後面,就好像是一個無足輕重的人。
看到Hin打開車門單手邀請Nubsib上車,就像是他的傭人一般。因為感到討厭,我於是也從那邊的車門上了車,我選擇坐在了後排,擠著讓Nubsib靠裏坐,這便使得Hin一人坐在前排當起了司機。
車子剛一啟動,司機就立刻開始了,問Nubsib這個那個的問個不停。
“額,也就是說剛一回來就有人聯系你拍戲了是嗎?額,然後你是怎樣和Gene哥這麽熟的啊,難道說從制片人讓Gene哥幫忙塑造角色的事情開始你們就一直有聯系?”
“沒有了……”
“Nubsib的經紀人是我的老朋友”,聽他們聊了一陣子之後我選擇插話。
Hin睜大了眼睛:“哥你的老朋友!?”
“嗯,而且現在Sib住在我的公寓”。
“還住在哥你的公寓!”
從後視鏡看到後輩一臉的錯愕兼羨慕嫉妒恨,我無法抑制內心歡喜的微笑道:“你耳朵聾了嗎?”
“你先別和我打岔,先回答我,Nib弟弟和哥你一起住,為什麽你沒有告訴我呢?他現在一起回來也是因為你們要一起回家是嗎?”他一副打破砂鍋問到底的架勢。
我覺得我開始思考Hin他真的有可能會改變性取向,自從著了Nubsib的魔之後,好端端的他就如此瘋狂的迷戀他,對此我確實有點煩躁,自從Nubsib出現後,他就什麽都是Nubsib,以致於都忘了我。
“我朋友他拜托我照顧的”。
“像哥你這樣的還能照顧別人啊?”
“為什麽不能照顧呢?”
“就連自己……”。
我瞅了他一眼說道:“什麽啊,我怎麽了,好好說話”。
“沒,沒,沒有”他立刻含糊其辭,然後好像在求饒:“好吧,臉又腫了呢”
“傻逼……”。
我嘟囔著罵了之後抿了抿嘴,生氣的我用膝蓋頂了頂椅背,讓前面握著方向盤的人也不好受。這時我的耳朵聽到從Hin的最愛的高個子那裏傳出了一絲笑聲,因此越發的覺得憤怒了。
我深深地嘆了口氣,以便讓他們知道我生氣了,我決定不再理他們兩個,拿出手機指紋解鎖後開始按照自己的習慣的玩了起來,像往常一樣我首先檢查了一下Line的消息和工作郵件,然後再一個個的打開社交軟件瀏覽,先從臉書開始,然後再是推特。
我進去瀏覽了推特#工院老攻兇巴巴的話題。
盡管小說早就完結了,書也已經上架了一陣子了,並且電視劇用的是其他的名字,但是這個話題還是在不斷的更新,盡管在官宣拍電視劇之前安靜了一陣子,但是當發布了演員名單後又再次活躍了起來,就像今天……
媽媽規定的級別@Pink_0215 4小時之前
早上剛到學校,發現不讓去4號教學樓,才知道#工院老攻兇巴巴劇組來這裏拍攝了 #糟糕的工程師系列。
(圖片)
3條回復 665條轉發 102個喜歡
勝利 乖兒子【(* ̄︶ ̄)】@siritall 2小時之前 看到了,看到了,謔咦,好可愛啊,Nubsib太帥了,還有這個人,看了他的IG,好像還是Nubsib的朋友喲,飾演的是Numcha,超級可愛,看起來可小了,非常#工院老攻兇巴巴 #糟糕的工程師系列。
(圖片)(圖片)
16條回復 702條轉發 431個喜歡
我點開照片看,我的小說推特話題下滿是Nubsib的照片,除此之外,還有一些片場的照片。
是他們倆一起走進食堂的照片,戴著工牌的工作人員走在一旁邊走邊說,可能是在開始拍第一場之前確認什麽吧。
這些照片很好的幫助我宣傳了下小說,因為好像小說粉們對選角很滿意,Nubsib的知名度以前我就有所耳聞,而後來的Oei弟弟,他的照片也開始被廣泛的分享轉發,一些網紅還會從他的IG上挖一些照片,然後進行介紹之類的。
我繼續查看,然後刷新,刷新了之後又有新的消息提醒,我轉發了一些自己滿意的帖子,無論怎麽說,劇組對這部劇的宣傳做的很好,盡管才剛開拍……
我靠!
“咳!”
“Gene先生”
我差點要吐了。
“不舒服嗎?”
“沒……沒事”。
只是咳嗽了一下,但是一個厚實的手伸過來又是給我拍背又是給我拍胸的,坐在我旁邊和Hin聊天的高個子貼近我,滿是擔心的臉就在我面前。
我的眉毛頓時皺成一團,另一只手推開對方。
“後退,你怎麽回事啊?”
“還好嗎?”
“我只是嗆到了而已,好著呢。”
好一點之後,我痛苦的咽了咽唾沫,揮手趕旁邊的孩子。然後將手機轉過來,盯著新的屏幕,仿佛眼珠子都要鉆進裏面去了。
我被嗆到的有原因是……誰將Nubsib和我站在說話的照片發布在推特上面的啊!?而且還說我是司機?
到死都看好他們哦 @wantwantmoment 15分鐘以前 Nubsib沒指望了o(╥﹏╥)o, 有人接他回家了,額,藍瘦香菇#工院老攻兇巴巴 (圖片)(圖片)(圖片)(圖片)
瘋了一來就是四張圖,從拍攝角度來看應該是背著劇組來食堂前面拍的,因為那時我和Nubsib站著說話的地方離門口不是很遠,趁著有人進出的時候按下了快門。
照片裏Nubsib側身站著,可以看到他高大且修長的模特身材,對方正在微微笑著,就像我平時喜歡看他的那個樣子,只是……照片中Nubsib看向我的眼神,看起來好像和他本人的這種微笑不太搭調。但算了吧,因為我對對方並沒有很在意,我只是有些在意自己成了照片中贈品罷了。
還好不是我的正面高清照片,拍照的人一心想拍Nubsib,但我還是不想有自己的照片被貼在網絡上……盡管是以司機的身份。
“……”
但誰知道對方早已在看著我了,對視之後他還疑惑地向我挑了挑眉毛。
“看什麽啊”
“看正在看我的Gene先生啊”
“我看了才知道你在看我啊,看什麽啊?”
對於我的挑釁Nubsib楞了一下,接著悶聲笑道:“因為我想看”。
“……”
“只是看……Gene先生應該不會介意吧?”我發現Nubsib那雙犀利的眼睛裏閃爍著奇怪的光,但只是一小會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以致於我覺得自己只是眼花了。
“介意!”
我僅反駁至此,之後我轉身望向窗外,一路上再也沒有插話說什麽。

最夯bl耽美小說推薦網的泰劇《數到十就親親你》第7章到這裏啦,gene的表現真的很可愛,生悶氣怎麽可以,當然要讓對方知道自己生氣啊,不然多冤!

文章来源: 天府泰剧

上一篇:泰劇《數到十就親親你》第六章:你怎麽可以跟男生接吻啊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