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劇《數到十就親親你》第8章:鋼鐵直男來寫耽美小說,就算死也習慣不了啊!

泰劇《數到十就親親你》第二章:我在你身上留下的印記

2021年又出來一部腐劇啦!那就是《數到十就親親你》,是《待到重逢時》飾演前世的Dean的Korn,歡迎九哥新劇第8篇,Gene這種以身殉教為藝術獻身的精神真是…哈哈哈哈哈 看來真是沒有掰不彎的直男 只有不會撩的醜漢 …啥都不說了 "本屆最行年下攻"稱號就給你了

每每寫小說或者編寫出幾個故事,所要傳播的信息必須正確,即要能給讀者增長知識,又要符合事實或者各種始末緣由。
盡管是走內心情感路線的小說,也需要順理成章,而且必須正確,即使是……
這種那種的場景。
這種那種的場景是什麽呢?就是角色之間啪啪啪不可描述的內容啦。前幾周我有和總監制商討過,他提議讓我將這部小說寫的勁爆一些,我答應了,但是也沒多想什麽,只是專註於先將現在的內容盡可能寫到最好。但是時間如流水般飛逝,一不留神就來到了這種場景。
正如我之前告訴大家的,我不是基佬,如果要寫啪啪啪的內容,每次都需要查找大量的資料,有時候也會借鑒下別人寫的小說,最令人為難的便是主角們的感受,啪啪啪的時候是怎樣的呢,這是最難的了。
“達到高潮”。
我嘴巴裏念叨著眼前的文字。
從淩晨三點開始,我走出臥室來熱飯吃,帶著平板電腦和記事本坐在了沙發上,知道Nubsib可能已經睡著了,所以只開了一個橘黃色的小燈,之後的三個小時我一動不動的坐在那裏,等再次反應過來扭頭看向窗外,看到天色已經開始變亮了……淩晨三點鐘到早上六點鐘,也沒寫出多少像樣的東西。
“男生也可以達到性高潮”。
“如果按壓的位置正確,可以告訴你那種感覺肯定比普通的啪啪啪爽百倍,哦吼,真的……”
百倍?……吹牛吧?
我去,網絡上的資料真的如雙刃劍,很容易就能找到,但是是否是真的就不得而知了,我來來回回從這個網站進去又從那個網站出來,最後實在受不了了,便從盤腿而坐改為了平躺在沙發上,因為坐的時間久了感覺有點累,而且還開始有點困了,但因為眼前還有工作要做,滿腦子都是G點和達到高潮之類的詞匯。
不行,我不能不專心致誌……不專心致誌。
眼睛閉了一會,意識開始一點點的模糊,手裏的手機掉了下去,這樣子持續了多久不知道,但是接下來我覺得自己正在做夢……是一個讓人折磨不堪的夢。
我夢見自己被壓在記錄著初稿資料的一堆紙山下不得動彈,剛一從紙山下狼狽的爬出來就被一股看不見的神秘力量逼著拿各種各樣的耽美書籍,有泰國也有國外的,打開尋找啪啪啪的場景直至手抽筋。
當我拿那些書本砸向自己的頭的時候,臉頰突然反而覺得一絲溫暖。
“Gene……”
誰輕柔的聲音在我耳畔輕喚著我的名字……
疲憊的身軀仿佛幹涸的樹木受到水的澆灌一般。
“這樣睡一會該感冒了”。
不知道為什麽,只是聽聲音就覺得自己被撫慰,被重重包圍的紙山壓著的那種無法呼吸的心情沈重感開始逐漸消失不見了。
當額頭和頭部被輕輕的撫摸著,我不自覺地露出了一絲微笑,舒服到我不禁從嗓子裏發出聲音,輕輕地摸,就好像期望那種溫暖的撫摸一直繼續。
“額……”
那股溫暖移動到了脖子處,之後便突然間消失不見了,以致於我眉頭緊鎖,空調吹出的冷氣讓我又一次覺得難受,但是由於非常的困,所以只是覺得半睡半醒。
眼皮緩緩的眨了眨,瞥見一個人的臉就在我跟前,朦朧到我看不清他的眼睛嘴巴和鼻子是怎樣的,可能是因為只睡了一兩個小時所以眼睛全都是花的,可是看到那張臉不斷的慢慢靠近,直到開始可以感覺到那溫暖的呼吸。
和之前突然消失的溫暖是同樣的,所以我沒有逃離,某種柔軟的東西落在了我的臉上,然後向下移動至臉頰,然後下巴……
Line!Line!Lien!
“……!”我突然驚醒。
手機裏綠色APP(Line)收到新消息的提醒音加震動音使得我清醒了過來,我的眉毛頓時皺成一團,不得不睜開眼睛,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家裏客廳高高的陽臺,之後看向一旁,手機放在沙發旁的茶幾上,震動的聲音在玻璃上更加的響亮了。
誰啊,正睡的舒服呢。
我伸手去拿,當我正要從沙發上起身時,身上蓋的絲滑軟軟的被子滑落掉在了地上,這使得我楞了一陣子,然後眨了眨眼睛,一臉迷惑的看著它。
等等,誰的啊?
我將它重新拉回到了沙發上,好奇的揉捏著,最終我做起了低頭去聞的搞笑的舉動,聞到了熟悉的清香味兒,就像每次靠近Nubsib時的味道。
是Nubsib的嗎?……但也沒啥好奇怪的,在這間房子裏現在就只有我們倆人,如果不是我夢遊拿了它來蓋,那肯定就是他了,肯定是他在去上課之前給我蓋上的。不知道是我睡得像死豬一樣,還是他做什麽都輕手輕腳的,我才一點都沒有察覺到,只覺得從不曾睡的這麽舒服。
Line!Line!
手機再次向我發出抗議震動了起來,這一次我不再糾結其他事情,而是拿起它解了鎖。
Tum(辦公室電話):Gene,
Tum(辦公室電話):前天我告訴Jim和Tor說見到你了,Tum(辦公室電話):所以他們也想見見你,讓我約你去喝酒。
Tum(辦公室電話):(表情)
Tum(辦公室電視):但是大家工作都比較忙,害怕有空的時間不一致,告訴我你哪天有空吧,哥們。
原來是Nubsib的經紀人啊,我不禁想對著手機發火,因為這種並不緊急的雞毛蒜皮的事情將我叫醒,都怪自己睡覺之前忘記將手機設置成靜音,但是手指卻打著字回復道:
Gene:近期的話,我這周六和下周一有空。
我的消息一發出去就顯示已讀了,所以我沒有退出聊天界面,等著他回復然後聊完之後,好去做其他的私事,但是我又一次變的手忙腳亂,因為他發起了視頻通話。
“為什麽你這麽喜歡打電話啊,我才剛剛醒來啊”。
Tum笑了,【因為我懶得打字啊,就你那張剛睡醒的臉有啥害羞的,我又不是對象】
“害羞你媽呢,我還沒有刷牙呢,不想開口說話”。
【行了,只聊一會會,說好了你是周六周一有空是嗎,我好告訴他們,然後再約時間】。
“嗯”。
【Whan也會來,額,你知道嗎,Whan她……】
“哈?”
【她和Tor開始交往了,幾個月前就已經訂婚了,而且正在選吉日準備結婚】。
我頓時皺起眉頭:“說真的?之前他們整天吵鬧打架,這都能在一起啊?”
【打是親罵是愛,沒聽說過嗎?不止是這一對,還沒告訴過你是嗎,Jim也已經有對象了呢,好像單身狗就只剩咱倆了】,Tum說著拿起手中的星巴克杯吸了一口,【你也26歲了,再晚點可就沒人要了】。
“那你倒是給我介紹個對象啊,我要求不高”。
【謔咦,我都自顧不暇了,一昧的只有工作工作,昨天把車借給了公司裏的小夥伴,只好大中午的曬著太陽騎摩托車,感覺都快中暑了呢】。他揉了揉眼角,接著將臉更靠近了鏡頭,【你只知道待在家裏小心生病啊,整日的寫小說,小心老了腰間盤突出,找時間去做個體檢吧】。
他的一番長篇大論使得我的臉色都變了:“你幹嘛說這些嚇唬我啊?”
【沒嚇你什麽啊,這叫做好心提醒,額,Sib去上學了嗎?】
“走了”。
【額,今天下午他沒有拍攝,但是明天從一大早就有,如果看他今天晚上熬夜就幫忙提醒下他哦】。
“嗯”,我順口就答應了,可能是覺得Nubsib是個好孩子,在去學校之前還自發為我蓋了被子,所以想要幫助Tum照顧照顧他:“那你有你家孩子的課表嗎?”
【課表?Sib的嗎?】
“嗯,對”。
【有,要這個做什麽啊?】
“待會下午我去接他,然後順便一起吃個飯”。
【哇】起初他一臉的驚訝,接著擠眉弄眼的【我的朋友現在也是他的好前輩了啊?我家孩子真是有福氣啊,將Nubsib放你那真沒想錯。】
“……”除了表現出一臉的無語之外,我沒做回答。
沒什麽好大驚小怪的,因為之前和Nubsib說了好,如果有空的話,我就會接送他,因為對方沒有車。但從那時開始就從未按照說的做過,今天正好想要吃外邊的飯菜,所以想去接Nubsib,然後出去一起吃點東西。
【額,待會我發給你好了】
我和Tum聊了差不多有二十分鐘,最後好像他要去工作了所以不得不掛斷了視頻,還好他沒有忘記發Nubsib的課表給我,而我忘記要Nubsib的聯系方式了,所以之後又發消息向他要了Nubsib的電話號碼和Line,這讓Tum更加的驚訝了,因為我們住在同一個屋檐下,但卻沒有彼此的聯系方式。
等一切弄好之後我就將手機鎖屏放在了沙發的另一邊,站起身去洗澡洗臉好讓自己變得清爽。今天Nubsib四點半下課,還有三個小時可以寫初稿。
我的生活就是這樣……怎麽樣,清湯寡水枯燥乏味,沒有對象也不足為怪。
因為睡飽了並且難得睡得很香,所以心情比較好,我一邊擦著濕頭發一邊走進廚房,但是當看到擺放在桌子中間的防蠅罩我不由得吃了一驚。
“炒飯?還是蛋炒飯。”
一打開就看到滿滿的一盤飯放在那裏……根本不用浪費時間猜,肯定是Nubsib。
沒有留下任何字條,但是賣相這麽好可想而知是對方買來放在這裏的,我捂著嘴巴一臉錯愕的看著,越是覺得今天必須去接他並且帶他去吃飯了。
我將它放進了微波爐裏,然後坐在廚房裏吃了起來,吃完飯後坐著消化了一會,便去將蘋果筆記本電腦拿到了外邊沙發這裏,然後打開所有耽美類小說和動漫的書架,有一些是從總監制那裏拿來的,還有自己買來的一大堆,我當然選擇拿了裏面有特別勁爆內容的翻譯版中日小說。
我坐在原來的沙發上,因為看到Nubsib的被子已經在那了,所以就拿起來蓋上,打開Word文本,滑動到從前天開始就停滯不前的最新的一頁。
用鼻子深呼吸,眼睛盯著屏幕,同時集中註意力……
幾個小時過後,我合上了自己的筆記本電腦,等它完全關閉之後,我從沙發上站了起來,伸展胳膊按摩酸痛的腰部,情不自禁的發出一絲呻吟。然後洗了把臉以讓自己清醒些,之後拿了一件適合炎熱天氣的薄針織衫穿上,拿起零錢包,手機和車鑰匙走了出去。
我像往常一樣習慣性的對公寓的門衛微笑打招呼,然後打開車門坐進駕駛座,我還沒有換倒擋,只是先將安全帶系好,然後拿出手機查找剛才保存了的Nubsib的手機號碼。
從Tum給的課表來看,今天Nubsib四點半下課,我寫完初稿大約是四點多一點,因為只是寫了一章所以比平常完成的快了一點,然後做做這個做做那個就剛好到了18號下課的時間了。
我可不想自討沒趣,如果對方沒有時間或者已經先和朋友有約了,那麽就不用浪費時間了。
【餵】
拿著電話等了一會,然後就聽到那溫柔且具有磁性的聲音,盡管只是短短的一個字,也能聽得出來就是他,但聽起來又有點新奇,他平順的聲音中夾雜著一點點冷漠。
“是我,Gene”。
【……】
“下課了嗎?”
【……】
“Nubsib?”當對面突然變得鴉雀無聲,我喊叫道,然後看了下手機仍然在通話中啊,“聽得到嗎?”
【嗯,聽到了……】
“幹嘛我問你,你不答應啊,是在忙嗎?”
【沒有,我只是……有點驚呆了,竟然接到了Gene先生你打來的電話】
“我打來電話你驚呆了?有什麽好吃驚的?”
電話那頭傳來了一陣輕笑聲【因為沒想到Gene先生會打電話過來找我啊】
“噢,因為我要去接你所以先打電話問下,從Tum那要的你的電話號碼,然後一起去吃點東西”。
【今天嗎?】
“嗯,我剛寫完小說,你沒空嗎?”
【有空啊】Nubsib迅速做出回應仿佛要讓我看到他的迫不及待,知道對方也想要和我一起去,我也不禁自顧自的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我算是明白了那種感覺了,老師或者小組領導明知道自己被奉承了,然後還是覺得喜歡,繼續放任對方拍馬屁的…那種感覺。
“那我待會去接你,在上次我送你到的教學樓前等就行”。
【Gene先生可以不用開車進來,待會我去校門口等,好調頭容易些】
我皺起眉頭:“要那樣麽,要走到校門口啊,你能行嗎?”。
隱約記得Nubsib的學校可不小,才不是那種走個幾步就能走完的,就連從這棟樓去那棟樓都挺遠的,那時候看到同學們排了好長的隊等校車接送。
【Gene先生不是還沒到嗎?我隨便走走,可能時間剛剛好呢】
“那好吧,我這就立刻出發,到了再給你打電話”。
聽到他像乖孩子一樣回應的聲音後我便掛掉了電話,將手機放在了手剎旁邊放杯子的位置,然後便開始倒車,開出了自己的公寓。
好在我住的地方離Nubsib的學校不是太遠,我沒有像往常那樣兜風看風景,而是比原來開的快了一些,因為得知Tum的小朋友要自己走到學校門口,即使對方說了時間可能剛剛好,但是我覺得像Nubsib那樣的應該不行吧,比原來開快點就可以去學校裏面接他,這樣子會更好些。
在轉入學校之前的十字路口等紅綠燈的時候,我拿起手機再次打給了他,當聽到Nubsib說他已經站在校門口等了,我還是不由的楞了一下。
說真的……這是騰雲駕霧而來的嗎?
我打了轉向燈然後將車子停在帥氣的高個子旁邊,不用我說Nubsib便打開了車門立即上了車,對方將書本和文件放在腳踏板附近,然後轉過來朝我微微笑。
“額……”
Nubsib沒有說話,但是我卻感覺好像對方朝我打了招呼,我默默的回應輕輕的點了點頭,腦海中浮現出了這樣的畫面,對方雙手合十向我行禮,就像下午放學後孩子們向前來校門口接他們的家長行禮一般。
不,不,你又不是大佬Gene,別忘記了……荒唐至極。
“Gene先生到的比我想象中要快啊”
“怕你走得累,所以加速了”
Nubsib的眉頭微微緊鎖,但這細微的動作幾乎無法察覺:“下次不用了,危險”。
“什麽啊,我又沒有一會左一會右的超誰的車”。
“嗯嗯,那Gene先生你想吃點什麽呢”
“你餓了嗎?”
“有點,如果現在想吃也可以,我隨你”。
“噢!……”我輕聲回應道,期間我踩了油門,我們駛離了熙熙攘攘的校園:“那你想吃什麽啊,吃燉排骨嗎,開車去唐人街”。
當聽我這麽一說,Nubsib笑了……
不是啊哈哈的笑聲,但卻是恰到好處的笑,聽了之後讓人不禁覺得這個人無論做什麽都散發著無敵的魅力,簡直就是王子本王。
但是我才不會像Hin那樣癡迷,所以借機減速扭頭看他道:“不知道有什麽好笑的”。
“沒有,Gene好可愛,所以我有點走神了”。
“啊!?……”
我靠。
本來我的腳踩著剎車減著速,好端端的用力過猛以致於車子都跳了起來,好在力氣收回的及時。我收起受驚的臉,集中註意力繼續開車……好險好險!
“危險啊,小心點”。
還有臉來做出一副好像教訓我的樣子!
“還不是你,發什麽神經啊,想要奉承我,也不用做到這種份上吧,汗毛都豎起來了”。
“奉承?”我沒有轉過頭去看他,但是我從對方的眼角隱約瞥見他的臉色變了,他皺起了一側的濃眉,“誰說我奉承了,我從未奉承過Gene先生”。
“從未奉承?那你說的那些話不叫奉承又叫什麽呢?”
當被這樣問了之後,Nubsib有點呆住了,然後輕輕笑道:“叫做贊美啊”。
“……”
夠了……這孩子可沒有贊美別人的天賦。
沒過多久,我便開車抵達了目的地,因為天還沒有很黑,所以還不是很熱鬧,看到每家飯店開始搬東西往室外擺放,我便開車經過然後轉進了停車場。盡管來得有點早,但是經常光顧的那家店,現在也已經將鋼桌擺放在了外邊,所以我決定先坐下來等待店主備好食材。
Nubsib是個乖孩子,簡單不挑剔,我坐下來等,他也跟著坐下來等,女老板和店裏的女員工紛紛尖叫著走過來求合影,使得店老板不得不訓斥她們讓繼續回去工作。
過了幾個小時,吃完晚飯後,我又硬拉著Nubsib去吃了飯後甜點豆花,並且買了兩大袋子油條和椰子蛋糊,所以回到家時都要撐死了,差點都要滾著回來了。
我一屁股坐在了沙發上,而Nubsib也跟了過來,用鋒利的眼神掃視著桌子,只過了一天時間這裏就已經變得亂糟糟的了,“Gene先生你一整天都在這裏睡著嗎?”
“哈?噢!是的,今天睡得很沈”,我拉長了聲音懶散的回答道,將滿意深藏於心,但是當想起來之後便指向仍然堆放在沙發上的柔暖的被子說道:“這個……是你早上拿來給我蓋上的吧”。
高個子的他看著我手中的東西楞了一下,然後點了點頭。
“謝謝啦”。
“沒關系了,我已經得到回報了”。
“哈?”我一臉疑惑的看著說話的人,但是除了看到對方像往常一樣的一絲絲微笑,就再也沒有看到或者聽到什麽了,因為對方轉身走向了自己的臥室。
Nubsib可能要去洗澡或者做一些私事,因為剛一下課就被我帶去了人山人海的唐人街,額!而且……沒有要將被子要回去的意思,我於是將它拽了過來蓋在了身上。
我慵懶的坐著胡思亂想了一陣,最終決定再次打開筆記本電腦,盡管再去接Nubsib之前就已經完成了今天定的任務,寫好了最新一章,但可能是因為內心深處仍然對此有點擔憂,所以思來想去不太放心。
而這是我最壞的習慣……
這種那種的不可描述的場景,總監制需要更勁爆,我確實對網絡上的很多資料都很熟悉,但當真正下筆寫的時候我卻沒有用多少查到的句子。選擇讀了很多外國作品,讓我對讀者的喜好有了更多的了解……因為無論如何,我都得先寫出受人歡迎的類型。
提到勁爆或者新奇的愛情,當然會想到這個國家的作品……日本。
有SM,Sextoy以及GV,甚至還有漫畫等等,男生和男生啪啪啪時的姿勢應有盡有……所以我選擇用最後一種來寫這部小說中的第一個臉紅心跳的場景,雖然看起來有些誇大其詞,但是有時候我們讀小說就是為了回應一些現實生活中無法實現的需求。
“臉為什麽那個樣子啊?”
我坐著盯著屏幕差不多有二十分鐘,當聽到熟悉的聲音在身旁響起時我才回過神來,轉過頭去便看到Nubsib勻稱高大的身上穿著短袖和長褲,簡約款睡衣。
“哈?臉怎麽了?”
“就是現在這個樣子啊”
“……”
當一只厚實的手用大拇指的指尖輕輕按壓著我的眉梢,我有點楞住了,一絲暖意流入心間,以致於我忘記了退後遠離。
“在為初稿的事情發愁嗎?”
“就……就有一點了。”
Nubsib靠近,坐在了我旁邊的沙發空位處,但因為筆記本還開著,當他一靠近,這樣我重改的所有內容他都看到了。
我還沒來得及關掉電腦逃離,這個孩子便說道:“啪啪啪場景?”
對方用平順的語調說道,仿佛是件再平常不過的事情,但卻使得我覺得臉紅耳赤,仿佛頭發根都要被燒著了。隨後我用一只手開始推開對方,讓其離遠點,“謔咦!這!這樣很沒禮貌吧?”
“……抱歉”。
18號有點楞住了,但是那張吃驚的臉仿佛在說還沒習慣嗎,這使得我越發的害臊了。
鋼鐵直男來寫耽美小說,就算死也習慣不了啊!
“我覺得這一幕還不夠好……所以有點打住了。”
“還不夠好?”
“嗯,在這之前總監制告訴我說想要那種……別具一格與眾不同的,所以我試著查找資料來寫寫看,但不知道這是否真的可行,懂嗎?我也不是那一掛的,哈哈”,說最後一句的時候我加入了超級尷尬的笑聲,解釋的時候,Nubsib做出一副認真傾聽的模樣。
他的樣子,讓我更加的印象深刻了。
“那需要我幫忙嗎?”
“讓你幫忙?怎麽幫?替我寫嗎?”
那張棱角分明的臉輕輕的搖了搖說道:“Gene先生你說不知道是否真的可行,那為什麽我們不試著做做看呢?”
“啊!?”
做什麽啊!做愛?
我迅速的變臉,比起十字路口不停變換的廣告燈牌有過之而無不及。瞪大眼睛吃驚的看著說話的人,但Nubsib反而還是一如往常的王子範兒,沒有絲毫改變。
“等等……試著做,做什麽啊?”
聽得人看著我的臉,然後輕輕的笑道:“Gene先生想到哪去了,我的意思是說試下裏面所寫的位置,你同意嗎?就不用坐在這兒思考是否真的可行了”。
“……”
“這是最好的方法了,不是嗎?”
“這……也許是吧”
“Gene先生你曾經幫我對過戲,讓我也來幫幫你吧”
“嗯……”我低聲回應道,但還沒有同意。
也確實我在擔心從耽美漫畫書中看到的那些姿勢,筆可以畫出來,至於是否真的可行就不知道了,如果讓Nubsib來幫忙,也許會知道是否可行,但有必要如此的下成本試驗嗎。
我思來想去,以致於想到了上次幫Nubsib對戲,雖然被親了,但對我也是有一些幫助的,那便是讓我開始改寫初稿,以便讓內容更加的切近現實,心中的天平於是偏向了“讓Nubsib幫忙”的那一方。
“如果Gene先生你對這一場景滿意,可以繼續寫下一幕,初稿就會更快的完成,對嗎?”
“……”我跟著點了點頭。
“因此……不用對我客氣”
“Ok,那樣也行”,接著我便堅定的說出了這句話,伸手拍了拍身旁高個子的肩膀說:“那拜托了”。
Nubsib什麽都沒說,除了嘴角露出了一絲微笑。之後我還沒來得及整理好思緒或者集中力量,坐在旁邊的Nubsib便靠近我,頓時將我按在了沙發上平躺著。
“我靠!做什麽……”
“是這樣子嗎?”
當那溫柔的聲音響起,我準備破口大罵的聲音猝不及防的咽了回去,我的腦袋一時間天旋地轉像陀螺一般,當再次清醒過來我便掙紮著想要掙脫自己的手。
“Sib!放開,在玩什麽啊”
Nubsib有點疑惑的問道:“玩?玩什麽啊,我正在像說的那樣幫你啊”。
“幫你他媽的什麽啊”我瞪大眼睛兇他,臟話沒來得及斟酌便自己脫口而出。
起初答應他是因為我覺得自己作為作者,初稿在我手上,所以也應該是由我來主導,而Nubsib則只需配合就好,如果我沒說什麽他就應該靜靜待著,而不是……
我盡力臀部交叉以便遠離Nubsib的腰,但是不知道為什麽越是掙紮越是比原來更加的切近,感覺異常的諷刺,盡管我們倆人都穿了褲子,但我的肌膚感覺發燙了起來,從這個角度我可以看到上面那個人的身材,臉蛋以及眼神所有的一切,除此之外還覺得自己身體的每個部位仿佛都被暴露在外一覽無余,而自己什麽都做不了,兩只手被緊緊地交叉在一起,我的一雙手無法抵抗對方的一只手掌。
“害羞了嗎?”
“……”
那張帥氣的臉比之前靠的更近了,一搾之隔,以致於我都不敢用力呼吸,但是這樣的距離讓我看到了他修長的嘴巴一側翹起露出一絲微笑,眼睛閃爍著某種光亮。
這……種感覺很難解釋。
“Gene先生害羞了……即使明明是你自己寫的這樣子啊”
“死Sib!”
他說的話讓我覺得比之前更加的熱血沸騰。
額對!是我自己寫的,男主角將對方的手握住舉至頭頂,然後將身體靠近,現在的情況和我寫的小說如出一轍。
只是我變成了那個被按住且被挑逗的接受的一方,當我掙紮著想讓對方放手,今天穿著深紅色短袖的男生開始動起來,Nubsib將另一只手掌放在我的那裏,冰涼到我的汗毛都豎起來了。
我靠……我不要了!
“放開!死Sib!我可以了,沒有問題了!”
他濃眉緊皺道:“還沒有試從後面擡起腿那一幕呢,這就行了嗎?”
“……”
看來趁機讀完了我寫的所有啪啪啪的場景啊,壞小孩!
“我都說了不用對我客氣,我想要幫Gene先生你”
“沒有客氣!但這樣太奇怪了,如果你不走開我可踢了”
最後一句我嚇唬他道,不是只說說而已,因為環繞在Nubsib腰部被分開的腿自動掙紮了起來,但不知道是這超級倒黴沙發的彈簧太給力還是怎麽回事,當掙紮的越用力就越使得我的下體撞到Nubsib的下邊,比最初的碰撞更猛烈,因為它可怕的有節奏的動著。
因為不斷的掙紮,我的屁股越發的擡起,現在變成了腰部以下撐起,仿佛在嘲笑肉體。
“……”
正焦灼時,切近我的Nubsib仿佛被定住了一樣,以致於我不得不再次掙紮反抗。
“Nubsib”
“Gene……別動”
我瞪大眼睛說道:“你走開啊”。
Nubsib看向我的臉,但是移動到我耳朵旁的胳膊和跨著的腳緊繃到可以看到青筋和肌肉,我的耳朵只是聽到輕微的咬牙切齒的聲音飄過來。
“若是不靜靜待著……我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麽”
“……!?”
這句話讓我真的不敢再亂動,按照對方說的如同雕塑般一動不動,差不多過了一分鐘……我忍不住動了下,並開始再次責備在上方彎著身子的對方,之後Nubsib慢慢地松開了我的手腕。
他將身體收回,改為坐姿,而我也匆忙狼狽的盡可能的遠離他,身體朝後仰著幾乎要掉下沙發了。
左胸下方的心臟砰砰跳動個不停……
當腳穩穩的踩在房間的地板上,盡管一臉的淩亂和感覺到失望,但還是舉起手捋了下頭發,努力控制呼吸和保持理智,盡管沒有照鏡子也知道自己的臉肯定還是紅通通的。
“聽著,別再這樣子了知道嗎?即使是說幫忙,但是我還沒有……”
“……”
當看到對方不願意做出任何回應,我打算要警告這孩子的兇兇的聲音逐漸的降低了分貝,一看才發現Nubsib有點嚴肅的靜靜坐著。
怎麽回事……知道自己錯了嗎?
當我困惑的看著他的時候,Nubsib輕輕的嘆了口氣,那張極度適合當演員的帥氣的臉轉了過來看向我,犀利的眼睛突然閃爍起一絲光,以致於我被嚇了一小跳。
“你不滿意嗎?”
“……”
“我……只是真心想要幫你而已”,對方輕柔的語調讓人無法狠心對其使臉色。
“……”
“如果讓你不滿意了,那對不起”。
“……”
什麽鬼,他讓我說不出話來了…..
我張了張嘴又合上,好一陣子仿佛找不到言辭,最終選擇揮了揮手,對自己說早已經是大人了,要練習心胸寬廣,要比這更成熟一些才好,不知道是Nubsib太心急想要幫忙還是太愚蠢,才會將一切搞得亂七八糟的。
“好吧……算了吧”
盡管不知道小說中寫的所有姿勢是否真的可行也沒關系,盡量從好的方面去想,希望它能像總監制想要的那樣足夠的勁爆就行了,而且……
也許現在的我可能開始明白小受被按在床上或者沙發上的心情了。
“那麽我……”
“我去洗澡睡了,晚安”,Nubsib話還沒說完我便插話道,也不知道對方到底想要說什麽,但是我伸手用力合上了筆記電腦,隨即發生了碰撞的聲音,之後將一堆紙放在上面,然後拿起自己的筆記本電腦和東西徑直走向臥室。
一打開門,我便飛快的擠了進去,隨後迅速的關上了門,丟下Nubsib一人坐在沙發上,與一堆耽美書籍為伴。

最夯bl耽美小說推薦網的泰劇《數到十就親親你》第8章到這裏啦,一個需要實際經驗來寫小說,一個(假裝)需要實際經驗提高演技,所以天生一對!

文章来源: 天府泰剧

上一篇:泰劇《數到十就親親你》第七章:我屏住了呼吸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