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rn&Type第24章-周五的約定

Tharn&Type第24章-周五的約定

今天最夯BL耽美文網的小編繼續分享泰劇BL劇真愛墨菲定律又名與愛同居原著小說第24章, 怎麽說呢,如果是小編我跟壹個還沒確定關系,我似乎是那種總會找些事情讓對方吃醋好來表明自己的重要性的人。不過呢,這樣的結局並不美好的,是哪位哲學家說:不要輕易試探人心,因為結果不言而喻就是壞的,但這裏的Type還是理智的,下壹篇該是好結果收場啦!

適時而止

要是現在Type對人說他害怕,有錯嗎。
分手嗎······信息發出去的那瞬間,他慌了。
不,他壹點也不怕Tharn回復他說那就分手吧,不怕壹起經歷的種種最終在心靈晦暗處積塵蒙灰,他擔憂的是·······自己。
自己這個連發個分手短信都還在猶豫不定的家夥。
盡管壹直以來Type壹直在告訴自己,之所以會和Tharn在壹起,不過是因為他床上功夫了得,他帶著自己認識了新世界,讓自己知道,床上極致的歡愉不是只能發生在男女異性之間的,男人與男人之間也能享受到不壹樣的快樂,但也僅僅是這樣了,哪天自己有了伴侶,找到了壹樣能幫自己舒緩欲望的人,他就得和他分道揚鑣了。
既然這個時機已經到來了,而且最近Tharn也那麽欠揍,自己也可以以此為借口趁機提出分手,但沒想到自己反倒······猶豫了。
沒錯,Type自己並不想真正和Tharn分手。
他是第壹個自己願意親近的gay。
他是第壹個自己承認人好又厲害的gay。
他是第壹個讓自己覺得不是所有gay都很渣的gay。
他是第壹個也將是唯壹壹個自己願意“坦誠相待”的gay。
Tharn對於Type,是無數個第壹次的創造者,最重要的是······他是第壹個讓Type感覺如此好的gay。
Type願意像個連體嬰似的,吃飯跟他壹起,走哪也都跟他壹起,他也是唯壹壹個Type願意同床共枕、交頸而眠的男人。
老子在為這段感情感到遺憾。
Type這樣告訴自己,但昨晚發生的事讓他拋掉了內心的猶豫······他不需要壹個男的來為自己這樣爭風吃醋。
Tharn管得太寬了,他不按約定來,還把彼此當作了彼此的所有物,這是Type無法接受的事,因為壹直以來······他並沒有認為自己該成為誰的所有物。
這壹切驅使著Type在傍晚時回到了宿舍·······為了得到壹個確切的答復。
咿呀
Type打開房門進入房間,他朝房間裏看去,卻沒有見到那人,他重重吐了口氣,也不知道是如釋重負還是怎樣,可以肯定的是······他似乎是松了口氣。
“老子瘋了麽?”Type搖了搖頭。
“就是,妳小子瘋了麽?對著門說話。”
就在此時,本以為不在的家夥卻突然從背後說了句話,Type轉過身,Tharn全身上下只穿了條短褲,上半身還纏著條浴巾,頭發還依稀滴著水,應當是剛洗完澡回來,Type呆呆地看著眼前這個人。
他什麽意思?
Type問自己,因為對方的舉止正讓他蒙的不行······Tharn正笑著,俊美的臉上滿是輕松,朝自己看過來的琥珀色眼睛裏也沒有自己以為的生氣吃醋或者其他的什麽,眼前這雙眼睛中有的只是平靜······正常得有點不對勁。
“妳還要擋在門口多久?”Tharn這麽壹問,Type立馬自動挪了挪身走開,他看著那人率先走進了房間並掛好浴巾,然後坐到了放有很多本厚厚書籍的日式桌子前面。
Type關好房門後也跟著進來了,雙眼看向對方,慢慢說道。
“我需要壹個答案。”
Tharn擡頭看向Type,兩人的視線交集到了壹起,Tharn笑了笑。
“這就是我的答案。”Tharn兩手攤開,似乎想讓他環視房間,Type皺了皺眉頭,房間裏的壹切和他早上離開時壹模壹樣,他忍不住想開口詢問,但心裏的某個想法卻讓他止住了。
和原來壹樣沒有什麽不壹樣。
“妳想這樣麽?”盡管心裏不太確定,但Type還是雙手抱胸,直截了當地問道,Tharn聳了聳肩,眼睛卻只看著電腦的屏幕,另壹只手朝著書本伸了出去,壹副要做作業了的樣子,與此同時他像是在談論天氣般隨意地說道。
“就這樣唄,妳自己都這麽說了那正好·······”Tharn再次擡起了頭。
“老子想做的時候,老子就和妳做······就當個炮友。”

Type聽著楞住了,他呆呆地看著眼前這個將上床單純看做發泄欲望的途徑,認為兩個人上床不代表任何事情的人,此刻對方正拿著自己曾經說過的話回敬自己。
沒錯,Type是說過,做愛只不過是發泄欲望的壹種途徑,但輪到Tharn這麽說了,Type反倒覺得·······這樣說不對。
“至於妳小子什麽時候想要了就說······這樣相處起來就簡單多了。”Tharn說了這些後就轉過頭去繼續做自己的作業了。Type這個告訴自己說他們兩人之間的關系僅限在床上的人,反倒自己沈默了,他努力抑制著內心深處突然湧起的不知名的憤怒。
生他的氣,但卻不知因何而氣,Type不知道自己到底在Tharn身上期待著些什麽。
Type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期待著些什麽,期待著Tharn會像昨天那樣生氣,會像昨天那麽說,或者會像昨天那樣不講理嗎,他不知道,他知道此時此刻發生的壹切······讓自己心裏難受得很。
“額,這樣想最好。”然而,Type此刻能說的也只有這些了,他壹把躺到床上,拿起手機打開自從昨晚就壹直沒看的Line,Puifai發的消息蜂擁進來,都在詢問著到底怎麽了,因為什麽事生氣了嗎才不回信息,之後就開始······撒嬌了。
然而最初那種甜蜜曖昧的感覺······已經不像原來那樣有吸引力了。
“Type······”
“······”
“Type”
“······”
嘿!
“啊,Fai妳說什麽?”
Type不知道自己心都飛到哪去了,他只知道,手臂上那柔軟的觸感讓自己渾身壹顫,立即從神遊中清醒了過來,他立馬轉頭看向坐在自己身邊正全心看著自己的人······卻完全聽不進去眼前這個女生說的話。
“Type怎麽了嗎?”
“沒······沒什麽。”
Type立馬說沒事,盡管心裏還很亂,Type並不是嫌Puifai煩,他氣的是自己,有機會和這樣壹個可愛的女孩子壹起出來玩,自己卻還在那想些神經病的事情。
今天課下得早,下課鈴壹響還處在考核階段的Type就立馬趕到女孩的學校裏刷好感來了,以彌補昨天自己消失壹整天,壹個電話都不打,信息也不回,電話也不接的錯,他甚至還為自己找了個借口說,昨天不小心把手機丟了,今天才找到。
在這之後,Type又開始以賠罪為由要請女孩吃飯,以增加進壹步接觸的機會。所以此刻,他倆才會坐在這個離Puifai宿舍不遠的小店裏壹起吃著晚飯。
男人天生會欺騙,天生懂得甜言蜜語,Type知道自己也是這樣。
他會對那些第三性別的人極盡粗暴無禮,但他也可以對壹個女生溫柔至極。
“怎麽可能沒什麽······那剛剛我們聊了什麽?”
“額······宿舍後面的貓······”
“錯!”
“剛上線的電影?”
“也不對。”
“巷子裏忽閃忽滅的燈?”
“也不對Type。”
到底聊的是什麽!
猜謎似的壹問壹答讓小姑娘嘴角含笑,然後抑制不住地笑出聲音來。
“我們聊著椰汁甜品呢。”
哈?怎麽會聊到這個?
Type問自己,因為他記得很清楚他倆並沒有聊到這件事,這也就意味著,在Puifai還沒講到甜品之前自己就已經走神了。他這副有點丟人的樣子反倒讓Puifai又笑了起來。
“餵,是不是想著哪裏的美女呀?”Type聽著皺了皺眉頭,有關前任的記憶瞬間蘇醒過來,面前這個貨真價實的女生正笑得很甜美,但說出來的話卻已表明她已有點不滿意了。
“沒有,Puifai怎麽會這麽想?”
“額······就隨便問問而已。”
但她心裏其實也是想知道的。
Type對自己說道,因為他覺得女生是很可愛的生物,但同時也是最為復雜的生物,他不知道女生是不是天生無法把心裏真正的想法直接表達出來還是怎樣,Type也不知道,對方這麽壹句隨便問問的背後,自己是必須得回答還是她其實並沒有真的想知道。
“那我說啦,我只是想念家裏的狗算了,我媽媽剛剛打電話過來說,它昨天剛去世了。”不好意思啊荔枝,老子不是故意詛咒妳的。
Type在心裏默默對著媽媽的寶貝狗說著抱歉,但他十分有把握這樣的理由······肯定成效斐然,特別是對象是壹個小女生。
“妳說的是真的嗎!哎,好遺憾啊,它幾歲了,是生了什麽病才去世的嗎?”
“不好意思啊Puifai,我不想再聊這件事了,它從初壹壹直陪伴我到現在。”Type邊說邊長長嘆了口氣,Puifai立馬點了點頭,心裏可能正想著Type這家夥肯定很傷心,但事實可不是這樣······謊說的太多,到時就記不得自己到底說過些什麽了。
看著Type這個樣子,Puifai不由得伸出右手在他的手臂上撫摸了幾下以示安慰,但對於接受著安慰的人來說······這無疑是個好機會。
“Puifai的手真滑。”在男女情愛上有壹定經驗的家夥立馬抓過Puifai的手並輕輕握住了,Puifai並沒有多加掙紮,她羞澀地笑著低下了頭。
跟Tharn那小子大得像把蒲扇似的手可不壹樣。
然而,此刻Type想著的反倒是另外某個人。
“哪,取笑我是吧?”
“沒有啊,想繼續握著。”Type面癱著臉說道,Puifai笑了起來並搖了搖頭。
“手哪裏滑了?我可是每天洗衣服、洗碗的,手粗的要死。”
要這樣算的話,Tharn的手可不得是砂紙那樣了。
Type差點將自己心裏的想法說了出來,他不是不滿眼前這個小美女,他不過是想到了自己的床伴,那家夥的手不僅大,也不像女生的手那樣滑滑的軟軟的讓人想握住不放,但那雙手伸進自己衣服裏,在自己身上滑動的時候······爽爆了。

老子想Tharn那小子幹嘛!
Type用力甩了甩頭,他似乎過多地拿眼前這個女孩去和另壹個男人做對比了。
“話說回來,下周Type妳有空嗎?”
“下周?”Type擡頭看向眼前這個正滿臉羞澀、急切等待著自己回復的女孩。
“下周我生日。”
“真的嗎?”
“騙妳幹嘛?真的是我的生日,19歲生日喲。”女孩笑容燦爛地說道,Type不由得在心裏想自己應當給對方買個什麽生日禮物好,因為兩人才認識壹個多星期,還沒辦法猜出她到底喜歡什麽,會不會喜歡自己買給她的禮物。
“那打算在哪慶祝生日呀?”
Type剛問出口,Puifai就長長呼出壹口氣。
“這個,我還不知道在哪慶祝比較好,大家都沒有空,這周我也回不了家,爸媽也沒空來找我,只能自己壹個人淒涼地過生日了,所以啊,Type妳要是能來和我壹起吃頓飯就太好了。”
這是給老子機會麽?
知道了生日那天只有他和Puifai兩個人,Type立刻笑了起來,因為這樣的話·······讓人遐想聯翩。
“謔,被朋友拋棄了,真可憐啊。”
“切,這麽說妳也沒空咯。”Puifai嗆了回來,Type看著她那樣不由得笑了出來,這個小姑娘性子讓他喜歡的不得了,他開口說道,“Puifai的生日我沒空也得有空對不對?”
“那就是說妳會來哦。”小姑娘眼睛瞥向他,Type笑得更歡了。
“拉鉤。”
為了獲得小姑娘的歡心,Type甚至沒心思去想下周有什麽重要的日子,他······和誰事先已經約定好了。
盡管Tharn已經接受了他倆之間的約定,Type自己也感覺到兩人之間某些東西已經發生了變化,其中壹個就是這件事。
處理完了,他壹把將整卷紙巾扔到還閉眼躺在床上,大口喘著粗氣的Type枕頭邊。
“老子先去洗澡了。”Tharn邊說邊穿上褲子,然後帶上浴巾走出房間洗澡去了,放任Type這個幾分鐘之前還和自己緊緊相擁的人壹個人躺在床上。
而這,就是Type發現的變化之壹。
從那天約定好之後,他倆還和以前壹樣聊天,但壹起出去的次數少了很多,最重要的是······
兩人之間的關系,已經變成了,釋放出欲望,然後就······就這樣了。
現在,完事後,Tharn不給自己擦身子了,不和自己睡壹張床,也不給自己倒水喝了,他現在是完事了就起身穿褲子,然後就跟這次壹樣,回自己床去了。
“哈,呼呼呼·······哎呦,真他媽累,這小子怎麽這麽快就緩過來了。”Type自娛自樂道,他仍在喘著粗氣,與此同時慢慢睜開了閉著的眼睛看向只剩自己的空蕩蕩的房間,然後才慢慢抓過床邊的紙巾給自己處理起衛生來。
這樣也不錯。
不管怎樣,Type在心裏這樣對自己說道,與此同時······

手機信息通知聲響起,Type手忙腳亂地到處找手機,女孩正發消息找自己呢,Type皺了皺眉頭,但沒過壹會,他又笑了起來。
“要是Puifai知道自己剛剛才和男人上過床,她的臉色會有多精彩呢?”Type嘲諷地說道,但手上回復信息的動作卻和平時沒什麽兩樣。
就在此時,Tharn也回來了,他直接坐到了自己的床上。
“妳小子可真厲害。”好端端的Tharn就突然開口說話了,Type將註意力朝手機屏幕上挪開,雙眼看向了他。
“老子哪厲害了?”
“呵,妳小子不就是想說老子很騷嗎?”
“······”
盡管Tharn沒有回答,但Type像個沒事人似的還是繼續說了下去。
“老子可沒那麽饑渴,妳小子也知道老子正追Puifai呢,說起來也是怪,妳小子了解老子每壹件事,Puifai反倒對老子壹無所知呢。”
沒錯,正追著的這個女孩對自己壹無所知,性格、愛好、過往,甚至連自己和別人做過沒有都不知道,反倒是這個所謂的床伴卻知道自己所有的事,有些事連No這個相處了好幾年的老友都還不知道呢。
兩人之間的對話似乎即將就此終結,要不是Puifai在那提醒著不久後的約定,然而這事卻讓Type無法開口。
“Tharn,這周五的約······”
“我下午壹點開始表演。”Tharn立刻說道,Type不由得楞住了,他默默在心裏比較了下哪個比較重要,之後聲音弱弱地說道,
“老子去不了。”
“······”
Tharn壹言不發,他轉過頭直直看著面前說話的人,Type聳了聳肩然後繼續看向手機。
“剛好是Puifai的生日。”
最近經常聽到的女生的名字從Type的口中說出,Tharn重重點了點頭然後像沒事人壹樣笑了笑。
“妳小子沒空的話也沒辦法,等會我和Jead姐說妳有事。”
再正常不過的做法本應讓Type心裏很自在,但Type反倒覺得自己似乎做了什麽不對的事,他心裏更加難受了,他不知道腦子為什麽好端端的就抽了,才會說出下面這句話。
“這周五······老子要讓Puifai答應做老子女朋友。”
Tharn睜大了眼睛楞了壹會,然後······笑了起來。
“那就祝妳好運咯,結果怎樣到時別忘了告訴老子喲。”Tharn平靜的樣子越發讓Type覺得自己自作多情了,但不過是壹會的功夫他就將心中那種莫名的怪異感驅逐開了,他也跟著笑了笑,裝作壹副心情很好的樣子。
“老子什麽時候得向妳小子報告了?”TYpe微微彎了彎腰。
“老子好找準自己的定位罷了。”Tharn回答道。
“反正別忘了生日禮物就對了,要是忘了,妳小子還沒開口可能就沒戲了。”
Tharn說完這些就不說了,他帶上耳機沈浸到特意調高音調的音樂裏去了,而那個即將擁有女朋友的家夥也只是聳了聳肩,告訴自己不要太在意,因為他們兩人之間的關系也僅僅局限於此,有這個美國時間,他還不如拿來好好想想給Puifai準備壹個怎麽樣的驚喜呢。
要是大壹就有了女朋友········老子以後的生活可就“滋潤”啦。
這是最近幾天Type壹直在對自己說的話,盡管······事實上心裏其實毫無期待。

最夯BL同人小說分享網的小編就給您 TharnTypeTheSeries小說第24章介紹到這裏了,Type會後悔的,雖然他現在就已經有些後悔的心情,因為他並不期待那個周五的生日約定,總的來說,虐虐才健康!妳們繼續!繆哥糕弟cp原著小說果然很甜啊!請期待我的下次更新!

文章來源:天腐泰劇字幕組 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刪除

上一篇:真愛墨菲定律: 這是Tharn第壹次,不想做決定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