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rn&Type第25章-很久之前我就是妳的了

Tharn&Type第25章-很久之前我就是妳的了”已被锁定 Tharn&Type第25章-很久之前我就是妳的了

今天最夯BL耽美文網的小編繼續分享泰劇BL劇真愛墨菲定律又名與愛同居原著小說第25章,這個標題讓我想起隔壁的只因為我們天生一對小說,因為Sarawat說過:(吉他)它已經屬於妳很久了!哈哈,真的很甜蜜呢!Type還是輸給了自己的心,輸給對於Tharn的愛!

關系轉折點

“······Tharn······”
“······”
“······Tharn······”
“······”
“嘿,Tharn!!!”
我去!
“哎,學長!”
天色漸暗,各種娛樂場所紛紛開始營業,眼前半酒吧式的餐廳也開始迎接客人的到來,駐唱優美的歌聲為客人營造了美好的用餐氛圍。然而此刻,駐唱之壹卻拿著壹杯飲料,壹個人在那發了很久的呆了,連整桌人都在盯著他看都沒意識到。
“妳小子沒事吧?”Tharn轉頭看向這群已經畢業了的學長,他往Boy學長那邊看去,然後笑了笑。
“沒事,就是想點有趣的事。”
“有趣到他都叫了妳好多遍了還沒聽到。”Tharn聽了楞了壹下,他看著面前的學長們長長呼出壹口氣,他並不想讓學長們跟著煩惱。
Boy學長是他很尊敬的學長,是那個敢邀請當時還只是壹個高壹學生、對自己才藝毫無信心的自己壹起玩樂器的人,是那個帶領自己經歷了許多不曾有過的事情的人,這麽多年來他教會自己如何在客人面前表演,更鼓勵支持自己和同齡朋友們壹起組建樂隊,並且給自己的樂隊介紹演出機會,帶自己認識了許多店的老板、拜托他們多多照顧自己。
Boy學長可以說是自己的恩人也不為過,因為就算如今他已經畢業且以音樂為生,他也沒忘記自己的學弟們,壹有時間就叫大家來聚會,想到這Tharn心裏越發過意不去。
他······今天壹點精氣神也沒有。
“額,今天怎麽了嗎Tharn?我看妳在舞臺上表演的時候就已經心不在焉了。”Kong學長--善於觀察的店主詢問道,Tharn更加覺得抱歉了。
“對不起啊學長,給學長帶來麻煩了。”
“嘿,沒有沒有,到底在煩惱什麽嘛,心不在焉成這樣,不過演出還是壹如既往的精彩喲,前面那桌的妹子可是看得眼都直了······”
“妳這個學長看著前面的小妹妹們也看眼紅了吧。”坐在員工椅子上的Jead學姐跟著插話進來,Kong學長笑了笑,他伸手摟住自己老婆的腰,心情很好地說道。
“只是幫學弟看看而已。”
“那要不要自己去看看呀?”Jead笑得如摻了毒藥的蜂蜜般甜美,Kong學長聳了聳肩壹副服軟的樣子,桌邊壹群人大笑起來,似在嘲笑Kong這個妻管嚴。
“哎,少在那裝模作樣的,等會學弟可要誤會我是個心狠的人了。”
“遵命!我的老婆跟仙女壹樣善良。”
“哼,油嘴滑舌的家夥······話說回來,那邊那心不在焉的小夥子,今天這副樣子和上次那帥小帥哥有關系?”Jead說著邊轉過頭來看向Tharn,Tharn努力牽動嘴角卻笑不出來。桌上其他人也跟著看向面前這個長相帥氣、不知奪取了多少姑娘芳心、卻無人知曉他是個gay的家夥。
“新男友嗎?Tharn。”Boy學長也跟著好奇問了下,聽到男友這個詞,Tharn楞了楞。
“不是男友,學長。”
“吶吶,還在追的話就跟學長說啊,這樣大家好幫忙嘛。那小夥子還是挺帥的,身材也不錯,皮膚還是健康的小麥色。”Jead學姐很興奮地說道,Tharn跟她說Type來不了的時候她可失望了,看樣子她對Type很感興趣,Jead學姐說的話也讓大家更加想知道這件事了。
“就是啊Tharn,話說Boy小子妳認不認識這個學弟啊?”Kong學長好不客氣的詢問起Boy學長,Boy學長還沒進入音樂圈的時候他兩就已經認識了。Boy搖搖頭表示不認識。
“不認識,這個人我不認識,誰啊Tharn?”
“壹個無論我怎麽做······都不會在意我的人、”

這回所有人都不說話了,大家齊齊看向了Tharn,Tharn看著自己手上的飲料,定了定神然後擡頭看向了大家。
“別這樣看著我啊學長,不過是失戀壹次,不會死的啦。”Tharn說道,他不想讓大家擔心,大家也就不再揪著這件事不放了,也許是出於同情,Kong學長遞了杯酒給他,然後說道,
“失壹次戀不會死,但難道不痛嗎?嗷,拿去喝吧。”Tharn笑了笑。
“教小朋友喝酒麽?學長。”
“妳小子可不算小盆友了Thran,還有啊,妳小子的好學長我可是店長來著,要是大家都不喝酒,我怎麽活呀,嗷,就當支持下我的生意咯。”Kong學長話是這麽說,但Tharn知道大家都是在擔心自己,大家明明都很忙,Boy學長他們11點之後都有事但還是先過來安慰自己,Jead學姐滿是歉意地笑著,還在那為自己提起這個話題自責。
盡管Tharn心裏很想告訴大家自己沒事的,但心裏······根本不像嘴上說的那樣沒事啊。
今天Type那小子就要有自己的女朋友了。
今天過後,自己······也不再有資格說他是自己的了。
Tharn也知道自己在自欺欺人,他壹直告訴自己只要Type還沒有女朋友自己就還有希望,哪怕希望渺茫好歹有個盼頭,但Tharn沒想到自己會有覺得自己吃虧了的想法,因為壹直以來他喜歡的人也都是gay,他也壹直自信自己不輸於任何人,但這回自己喜歡上的是個貨真價實的直男······討厭gay的直男。
說真的可能壹開始就沒希望的,但自己卻還在那奢求,今天可能自己真的得認輸了,這次的經歷也讓Tharn怕了······不敢再去招惹直男了。
幾個月來壹直抱有奢望的關系今天終於要了結了。
最後······他終究還是成為了那個獨自舔傷的人。
“可愛,好可愛呀,謝謝妳啊Type,我會收好它的。”與此同時Type正忐忑不安地將禮物送給Puifai,他想了很久都沒想好要送什麽給Puifai,他發現自己完全不了解面前這個女生的喜好,除了知道她喜歡做飯。但要是送她壹本菜譜,可能得先被她拿著食譜敲頭了,最後他才選了最為保險的······玩偶。
但確定送玩偶之後Type又不知道送什麽玩偶才好,幸運的是他點開Puifai的Line頭像,發現她鼓著臉頰裝作金魚的樣子,他就決定······就送金魚好了。
也是因為這樣,看到Puifai打開禮物包裝驚喜得尖叫出來,然後緊緊抱住柔軟的玩偶,迫不及待發誓似的說自己會好好收好的,Type才會這樣如釋重負松了口氣。
“喜歡那我就放心了,我可是很擔心的呢。”
“為什麽擔心啊?我很喜歡。”Type聽了笑得更開心了。
“要是喜歡就常常抱它呀,抱它的時候也順便想想送它給妳的人。”Type忍不住調侃了下,Puifai聽著臉立馬紅了起來,開始對著手中的玩偶自言自語起來。
“幹嘛要想送禮物的人?又不像小金魚妳壹樣可愛。”
“謔,說我不可愛,那把金魚還給我。”
“送出手就是別人的了Type,不給,什麽啊,不給!”Type伸手作勢要拿回玩偶的時候Puifai立馬雙手抱緊金魚,她這副樣子讓人更加想欺負了,Type還真的就伸出手去和她搶金魚玩偶了。
“啊啊啊啊Type,我不會還回去的,我不給!”
“不是說我不可愛嗎?這麽說話肯定得把禮物還回來。”Type捉弄上癮了,從壹開始只是玩笑似的去搶變成雙手圍住身材嬌小的女生,然後雙手抓住金魚尾巴然後用力搶了。
“哈哈哈哈Type不要,我不玩了,啊······”
男生女生兩人笑成壹團,就在此時Puifai擡起了臉,眼睛和Type那雙魅力四射的眼睛對上了,她楞了楞,臉慢慢紅了起來,雙手卻仍不忘緊緊抱住懷裏的玩偶。
可愛的女生小聲說道。
“Type不可愛,Type是帥氣,自己不知道嗎?”Type聽著笑了,他看向自己懷裏的女生,瞬間做出了某個決定。

“·······”
溫軟的唇瓣附上自己的唇角的瞬間,女生睜大了雙眼,但她沒有推開,沒有掙紮,Puifai只是楞楞待在這個從第壹眼見面自己就喜歡上的男生的溫暖的懷裏,抱著自己的男生也開始說話,讓Puifai的心更加軟成壹團。
“Puifai自己也很漂亮啊·······生日快樂呀小美女。”
Type特意用著低沈的聲音,Puifai聽著臉更紅了,她輕輕推了推Type的肩低聲說道,
“占我便宜。”
“嗯,Type占Puifai便宜。”Type故意用小名稱呼自己,Puifai輕輕咬了咬唇,Type看得直想低身往上面碾壓壹下,不料Puifai反倒自己推開他的肩退出Type的懷抱,然後壹把將金魚塞到Type懷裏,之後輕聲說道,
“我去趟廁所了,不想看見這個花心男。”Puifai這般說完就快步離開了,留下Type這個“花心男”壹個人在原地大笑,他確定······如果剛剛沒有那樣玩鬧,Puiafai肯定不會讓自己親她的。
Type心裏輕松了些,他環顧四周,這家離自己和Puifai學校都不遠的餐廳氣氛很好。對於特意打電話跟老爸要錢這件事,此刻Type覺得十分值得,畢竟老爸可是友情贊助了2000泰銖。
要是能確定關系······那就更值得了。
Type邊想邊捏了捏手裏的玩偶,本該抑制住了的想法此刻卻又出現在腦海中。
Tharn那小子應該會喜歡這樣的店。
天壹黑店裏就會打開鵝黃色的燈,就像點起蠟燭壹般,桌子的擺放設計得很好,客人的隱私能得到很好的保護,最精妙的還是無論從哪個角度看過去,客人都能清楚地看到舞臺上的表演,這裏的東西也都挺好吃的,雖然價格是有點超出學生黨的消費能力範疇。
現在他還在表演嗎?
壹想到舍友Type就停不下來了,他想起上個月自己剛去的那個半酒吧式的餐廳,想到那裏比這間店稍小壹點、但放在同壹位置的駐唱舞臺······Tharn此刻應當在上面敲著鼓,邊對著下面的客人笑得風騷。
現在應當被人請了許多杯免費飲料了。
這麽想著Type突然覺得心裏不爽起來了,但除了深深呼吸外他什麽也做不了,因為·····他沒有資格生他的氣。
老子才是那個放他鴿子的人,該生氣的是Tharn那家夥才對。
越想即將追女孩到手的激動心情就越發減少,本在環視四周的眼睛也轉而看向手腕上的手表,壹副焦慮的樣子,盡管心裏覺得都這個時間了Tharn應該已經表演完了,但心裏還是想去找他。
“Type急著回去嗎?”
“沒有,我們宿舍晚上11點才關門,還可以呆很久。”就在這時,和Type壹起來的Puifai回來了,她出聲和Type打招呼並詢問道,Type重重搖了搖頭,趕緊跟剛剛壹樣微笑起來,盡管心裏······不知為何怎麽都笑不出來。
“Type住在學校裏嗎?幹嘛不住在外面啊?”
“我爸逼的,說第壹年壹定要住在校內宿舍,好多認識些朋友,”Type聳了聳肩,因為這麽久了他相熟的朋友也就那麽幾個,而且其中壹個還是gay。
“這樣嗎?校內宿舍我可住不了,好可怕,我住在校外,超自在的,想幾點回去都行,想帶朋友回去過夜也可以,不用擔心其他人不滿意。”Puifai笑著說道,Type聽著心思不禁有點飄遠了。
“那要是我來不及趕回去,我去Puifai那裏過夜可以嗎?”
“開玩笑吧妳!”Puifai叫了出來,Type知道自己玩過火了,他立馬改口道, “開個玩笑啊,吶,妳以為我說真的啊。”
“看樣子可不像只是開玩笑。”Puifai聽著似乎也覺得很好笑,她也跟著笑了出來,雖然她心裏想的是·······他是認真的吧。
事實上此刻Type心裏也是頗不平靜,因為過去的幾個月裏他壹直是和男人壹起睡的,他心裏其實也很慌,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還跟以前壹樣,因此,此時有這樣壹個女孩走進他的生活裏,再恰好不過了。
他想證明自己還是個真正的男人。
因此,什麽時候有機會了。Type可是會毫不遲疑地抓住的,他的褲袋裏······甚至隨時都戴著安全套。
盡管Type心裏十分期待,但從半小時前Puifai拒絕的反應來看,Type決定先把這件事推遲壹下。然而·······
“Type要上去嗎?”到達Puifai宿舍樓下前時,Type幾乎不敢相信自己耳朵聽到的東西。
“額,Type可以先看看裏面的設施,以後想出來住可以做個參考。”
女生笑得很羞澀,Type立刻就領會了其中的意味。
要只是去看宿舍,別的時間也可以,但這都10點了,上去不是看房子,是看別的東西吧,Type這樣的人又怎麽可能拒絕呢。
“好呀,明年我要是搬出來就可以借鑒壹下了。”
Type摸了摸口袋裏的安全套,邊笑得壹臉單純壹副沒多想的樣子。
機會······比想象的來得更快。
“快11點了。”
Tharn已經記不清這是第幾次拿手機看時間了,他覺得這應該是他今晚最後壹次看時間了,因為都這個時間點了,他的好舍友······肯定不會回來宿舍了。
“肯定玩得很開心吧。”Tharn說完就關了手機將它放到枕頭下面,然後翻了個身躺在床上直直看著天花板。
Type那小子也沒說有女朋友了就要停止他們的關系,也就意味著自己想偷偷繼續這段見不得光的關系也是可以的,但Tharn也可以預見未來的日子會有多亂。
不是擔心以後被Type的女朋友抓到不得不斷絕關系,而是Tharn擔心自己受不了做人小三。
其實Tharn也知道只要忍忍繼續這段關系也是可以的,因為直女知道自己的男朋友和男人上床肯定是接受不了的,之後Type肯定得回來找自己,但從壹開始Tharn也知道Type不是gay,因此就算分手,不久他就可以找新的了,受傷的最終只會是他自己。
“真的該停止了。”
最後Tharn下定了決心,他重重呼出壹口氣然後伸手去拿手機,再次看了看時間,已經11點了。他戴上耳機打開視頻,打算繼續看他的國際音樂視頻,因為此刻可能只有音樂才能讓他平靜下來了。
咿呀
然而就在這時,房門被打開了,Tharn毫不在意,他懶得回頭去看,眼睛只顧著看面前的屏幕,然而鼻子卻在那人進來的瞬間聞到了香水味。
專屬於女人的·······香水味。
應該已經上過床了。
想到這,Tharn更加不願意看他了,就連Type站在自己床邊他還是壹副不在意的樣子,Type爬上他的床,爬到他身上,然後······
好端端的Type就整個人趴到Tharn身上去了,兩人之間毫無間隙,他又壹把將頭埋到Tharn的脖子上去了,Tharn可以清晰地聞到他身上的香水味,沒想到的是Type會雙手緊緊抱住自己的腰,但是······Tharn還是無動於衷。
Tharn只是默默將手機舉得更高了好遠離這個黏在自己身上的家夥,與此同時······
“對不起。”
道歉來得莫名其妙,Tharn也是壹臉懵······是為和別人上床而道歉還是······為傷害到他。
現在Type明白壹切了,十分明白了。
他明白自己的心意了。
“對不起,對不起Tharn·······”
因此,此刻他能說的也只有對不起,他緊緊抱著Tharn,卻只感受到Tharn毫不在意的態度。
以前每次Tharn都會回抱自己的,但今天手機好像比自己更有吸引力,但不管怎樣Type覺得有些話還是得說出來。
“對不起。”
“呵。”Tharn輕輕呼出壹口氣,但還是沒有回抱回去,他聲音低沈地問道,
“為什麽道歉?”
Type被問得壹楞,他將頭放在Tharn的肩膀上,深深吸了壹口氣,第壹次發現Tharn身上有他自己專屬的香味,與此同時他開口說道······
“我剛和Puifai上床了。”
“······”
盡管聽到這些,Tharn還是沒有任何表示,他仍保持著原來的睡姿,無視了Type那充滿懺悔的自白。
“Puifai邀請我到她宿舍去,我就上去了,不知為什麽突然就想要了······我和妳說自己在追壹個女生之後,和我上床的時候,妳就開始用安全套了是不是?”
“嗯。”Tharn無所謂地回答道。
“為什麽?”Tharn沒有回答, Type這個已經明白自己心意的家夥替他說了下去。
“因為老子正到處約炮,和誰都可以上床,妳小子才得做好保護措施對吧······這麽壹想老子就覺得心很痛,痛得要死,明明只是想著妳小子和老子上床的時候戴安全套,老子不知道為什麽自己就會這麽疼,是想告訴老子,老子想跟誰上床妳都無所謂,只要別傳染什麽臟東西給妳就好嗎,老子受不了了·······”Type像是失去全身力氣似的說道,他甚至連擡起臉都不願意。
“為什麽呢?香噴噴的女孩子不是更好嗎?為什麽老子卻只想念男人身上的臭汗味······為什麽就算老子懷裏抱著軟軟的女生,老子想的卻是妳小子的那硬梆梆的身體······為什麽,就連老子和Puifai接吻,老子心裏想的也是和妳小子接吻的感覺······為什麽就算老子和Puiafai在壹起,老子心裏想的還是妳······為什麽啊Tharn!!!”
最後壹句話Type提高了自己的音量,他擡起臉看向那個終於願意放下手機拿走耳機的家夥。
“Tharn妳個混蛋,為什麽老子想的都是妳!”
Type難受地問道,Tharn卻不回答,他只問了他壹句話。
“妳小子和那女生上過了嗎?”
Type瞪大了眼睛,雙手抓緊了Tharn的衣領,似乎在為對方看不起自己在那種時刻還能不做而生氣,盡管事實上······
“老子不行了,混蛋,妳聽到了嗎老子不行了!老子沒有辦法和女人上床了!!”
Type沖著身下的家夥大喊道,他大口大口呼吸著,然後······
棱角分明的臉再次埋到Tharn胸口處,雙手緊緊抓住他的衣服。
“老子不行了Tharn,老子不行了,老子對那個女人起不了反應······老子只對妳壹個人有反應了,妳小子壹個人!”
Type像是宣泄般吼了出來,因為現在他好不容易有機會和Puifai這樣身材好又漂亮的女生在壹起,但他不但起不了反應,甚至還開始嫌棄起對方身上的香水味太濃了,覺得這樣甜美的身體沒什麽吸引人的,而且······腦子裏想的只有眼前這個被自己胡攪蠻纏著的家夥。
“老子對其他人起不了反應了。”最後Type像是失去了所有力氣壹般閉上了眼睛。
他······必須得承認自己內心真正的想法。
“對不起,Tharn,對不起······原諒我。”因此,Type只能不停重復這句話,Tharn聽著重重呼了口氣,大手也慢慢放到了Type烏亮的頭發上。
“可能妳只是今天累了······”
“不是,老子不累!”
“妳可能只是對這個女生沒反應。”
“不是!老子對所有女人都起不了反應了。”
“那妳可能對別的男的能起反應······”

就在這時,Type再次抓住了Tharn的衣領,眼中滿是怒火地看向面前這個對自己說,自己正在變成壹個gay的家夥,並忍不住吼了出來,
“妳想死是吧!老子是男的,老子不要和男的在壹起,光這麽想著老子就覺得惡心得要死!”
“那······”Tharn沒想到對方會如此生氣,他直直看著面前這個因為生氣激動而面紅耳赤的家夥,他擡手輕輕碰了碰對方的臉頰,要是以往,Type早就壹把將他拂開了,但此刻他卻只是壹副要哭了的樣子,不得不接受自己發現的這個事實。
“老子只對妳有反應,只對妳壹個人。”Tyoe說話的聲音跟哭沒什麽兩樣,事實正在沖擊著他這麽多年來作為壹個男人的信仰。
最後,他只能將臉埋在面前這家夥的胸口,然後說道,
“原諒我吧。”
“好孩子。”就在此時,Tharn輕輕摸了摸躺在自己身上那人的短發,說話的聲音溫暖柔和,卻讓Type這個知道自己做錯了的人整顆心更加疼。
他怎麽能這樣傷害這樣壹個對自己如此好的人呢,他怎能無視Tharn為自己做的事呢?
“妳知道我從來不曾生過妳的氣。”
有力的懷抱緊緊包住Type的肩膀,Type感覺自己瞬間失去了力氣。
承認自己正逐漸變成壹個gay對壹個直男來說不是件容易的事,但身體和心都在告訴自己,自己已經無法繼續無視內心真正的想法了。
除了面前這個男人,他可能已經無法再去喜歡別的人了。
面前這個······自己願意承認自己是屬於他的······男人。
這個他永遠無法逃離的男人。
這個不僅僅是炮友·······的人。
“現在······妳是我的了。”
低沈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渾身無力的Type只回了句,
“妳也是老子的,老子告訴妳,老子絕不會放走妳的,老子除了妳對別人都沒反應了。”
盡管話聽起來很自私、沒有壹點柔情蜜意,內容似乎只關乎肉欲,但Tharn知道面前這個自尊心極強的人正在向自己服軟,這世上除了自己應當沒有其他人能獲得這樣的待遇了。
“很久之前我就是妳的了。”聽到這句話Type擡起了臉,他看著那雙此刻毫不掩飾自己內心真實感受的眼睛,小聲說道,
“對不起。”
甜蜜的親吻伴隨著道歉而來,溫和得像以往那般猛烈,僅僅只是······唇與唇的觸碰。

最夯BL同人小說分享網的小編就給您 TharnTypeTheSeries小說第25章介紹到這裏了,下一章該是甜蜜時刻了,有時候遵從內心也是很簡單的嘛!ThranType大法走起!繆哥糕弟cp原著小說果然很甜啊!請期待我的下次更新!

文章來源:天腐泰劇字幕組 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刪除

上一篇:真愛墨菲定律: 老子好找準自己的定位罷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