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rn&Type第27章-Type有了老公之後

Tharn&Type第27章-Type有了老公之後

今天最夯BL耽美文網的小編繼續分享泰劇BL劇真愛墨菲定律又名與愛同居原著小說第27章,其實有時候我們拼命拒絕的東西,或許嘗試一下會覺得不賴呢!畢竟萬事都要試過才行!羨慕Type有Thran這樣的男票,小編單身24年,可憐巴巴!

其實,有個老公······也沒想象中那麽差嘛。
睜眼醒來後Type心裏想到,渾身酸軟地醒來,就發現日式桌子上就已經有早飯在等著自己了,對面床上正和作業做著鬥爭的人看到Type醒來立馬放下手中的作業,走過來看他。
“能洗澡嗎?我給妳擦過身子了,但妳身上可能還是會有點不舒爽。”
Tharn說完,Type低頭看了看自己的情況,此刻自己已經換上了寬松舒適的球服,跟對方說的壹樣已經處理過了,Type於是搖搖頭。
“我想刷牙洗臉······這是我的聲音?”
聲音嘶啞得讓人幾乎聽不出在說什麽了,Type立馬抓了抓自己的喉嚨,想起了······
“昨晚可真激烈。”Type自言自語道,他拒絕了對方想要幫自己的好意,擡腿朝著外面陽臺走去,那裏有個小型洗臉盆,每走壹步,都像在刀尖上走動壹般,痛感分明。
沙沙沙
與冷水接觸那壹剎那,Type剛醒不久的惺忪感逐漸褪去,理智逐漸回籠。Type開始洗臉刷牙,決定先吃完早飯再去洗澡,然而,正當他拿著手跟大多數男生壹般用力抹掉臉上的水珠的時候,壹塊小毛巾就蓋在了自己臉上,Type有點蒙,但還是拿過來擦起了臉。
“飯不熱了,我拿去熱壹下嗎?”
“不用了,我能吃。”Type搖頭,因為此刻他肚子已經在唱空城計了,哪裏還管什麽熱不熱的。Type走過去,直直朝著自己的座位坐下,然而······
“靠!”Type立馬爆了句粗,正給他倒水喝的人轉過頭看向他。
“怎麽了?”
Type跟著轉過頭看向他,脫口而出就是········
“還不是妳那家夥!”
“我那家夥?”
“就·······”
Tharn壹副無辜,不明白為什麽對方生自己氣的樣子,Type看著默默閉上了嘴,此刻剛剛坐下去時的痛感猶且清晰·······
“算了,老子去洗澡了。”因此,不想讓壞心眼的男朋友知道自己正在害羞的Type假裝很兇地說道,他壹把抓起毛巾,努力做出壹副很man的樣子朝外面走去,但看起來這麽壹會功夫已經足夠讓Tharn這個有點蒙的家夥get到了點什麽了,因為······
“哦,我那家夥·······昨晚我就想把它抽出來了,但妳推開了我的手,我這才沒清理那裏········”

可別以為Type會繼續聽昨晚的戰況,他雙腿壹邁,以最快速度走出了房間,腦子裏卻不由回放起昨晚兩人激烈的場面·······自己主動去抱那人的畫面·······回想起的內容越多Type越是感到羞恥。
沙沙
Type邊想邊將頭放到花灑下面,冰涼的水流順著頭壹直流到腳,某種不明液體也隨著水流往下流去,Type開始給自己做起清潔工作,就在此時·······
“Type,開下門。”
哈!
“什······什麽啊!”男朋友突然敲門說要進來,Type自己也嚇了壹跳,眼睛睜得老大,因為擔心對方會對自己繼續做昨晚那樣的事,他承認浴室play很刺激,但可不是現在就來啊,昨晚那種羞恥感可還沒褪去呢,Type於是大聲回答道,
“老子可不開門!”
這混蛋肯定是想在這浴室裏再上老子壹次。
“嗷,那妳是不用洗發水、沐浴露是吧?”
嗯?
“等等,妳是來給我送洗發水的?”Type稍稍提高了聲音好讓外面的人聽到。
“是啊,來洗澡不帶這些妳打算怎麽洗,我這才給妳送過來了。”聽到這裏,Type這才打開房門伸出手去拿。
“給我,然後滾遠點。”
“幹嘛?妳擔心我會對妳做些什麽啊?”嘴上這麽說著,Tharn還是將洗發水、沐浴露遞給了對方,Type刷的壹下關上門,不知道為什麽就是不敢直視對方,也許是因為自己以為對方要對自己做些什麽但其實人家只是好心而已。
“要我幫忙嗎?”
Tharn詢問需不需要幫忙,浴室裏的家夥卻咬緊了牙關,只說了句,
“滾遠點,看著煩人!!!”浴室外傳來壹陣笑聲,Tharn好心走了,只剩那個因為害羞忍不住想拿頭撞墻的人······他不敢對上昨晚互訴衷腸的那人的眼神。
直到洗完澡穿上原先那套衣服,Type這才回到房間,壹進房就聞到早餐的香味,很明顯已經有人將它拿去加熱過了,桌上也放了壹瓶水,而要是自己的鼻子沒聞錯的話,
“什麽味道?”Type拿起粉紅色花香味道的空氣清新劑。
“妳不是說不喜歡做完後的味道嗎?早上我就把床單拿去洗了,然後買了這個,沒有什麽味道了對吧?”Tharn這麽壹說,Type就轉過頭去看了看對方的床,發現那裏已經換上了新床單了,昨晚上面可是沾滿了乳白色液體的,而此刻這裏卻只有花香味,Type不由得點了點頭。
“嗯。”Type語氣隨意地說道,不想讓對方察覺到自己因為他在乎自己而開心的心情,說完Type就坐到自己的位子上去了,他將早飯舀到自己盤子裏,開始狼吞虎咽地吃起來,沒有擡頭看那個走過來和自己坐壹起,而且壹直盯著自己看的人。
幹嘛壹直盯著老子看!!!
埋頭苦吃的Type也知道對方肯定是又想到床上那些事去了,這要是以往,他早就擡頭把對方罵了個狗血臨頭,但此刻······他罵不出口。
“今天妳都沒和我眼神對視過呢。”

“哎呦,Type,妳幹嘛踢我?”對方壹主動提起話題,Type這個努力掩藏害羞、裝作跟平常壹樣的家夥忍不住惱羞成怒起來,他朝對方那蜷縮在日式桌子下的腳狠狠踹去,但Type卻也壹句話都不說,只在對方質問之後又補上壹腳。

“放開我的腳!”Type惡狠狠地說道,但把他腳拘住的家夥卻反倒只是靜靜看著他,然後······再次笑了起來。
“先看著我。”
“不是看著呢麽!”如果匆匆擡頭瞥壹眼然後立馬將臉挪開也算的話。Tharn聽了將Type的腳壹把放到自己另壹只腳的膝蓋上,然後將手指放到腳底,最損的是······他開始撓Type癢癢。
“啊······Tharn妳給我停下!混蛋,好癢,哈哈哈!”Tharn撓他腳底的行為,讓Type受不了幾乎要跳起來逃跑,但Tharn卻仍不願停手,除非······
“哪兒,這不就看著我了嘛。”
“哈!想讓老子看著妳是吧?嗯,老子這不是看著妳呢嗎!!!”被鬧得到處躲的Type大聲說道,他轉過頭面無表情地看著Tharn,表明自己已經生氣了,Tharn停下了撓他的動作,他轉過頭嘴角含笑看向Type,但仍然沒有放開對方的腳踝。
看就看,老子把妳頭看破個洞!
Type心裏想道,但壹看到對方那含笑的眼睛、挑起的嘴角以及昨晚自己在上面胡作非為過的那張臉,Type自己就······

用壹只手捂住了自己的臉。
“我認輸。”皮膚灼熱得連他自己都清晰感受到了,Type努力無視這感覺,竭力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最兇。
“老子害羞,行了吧!妳不許再看老子了!額,老子知道昨晚自己做了什麽混蛋事,但是就是不許再那樣看著老子了!!”昨晚精疲力盡的家夥大聲說道,妄圖掩飾自己內心的羞澀,Tharn聽著輕輕笑了起來,慢慢放開了Type的腳踝,Type立馬將之縮了回去,Tharn接著低聲說道,
“妳還記得昨晚的事,我很高興。”

“老子怎麽可能記不住!”Type不滿地說道,Tharn笑得更開心了。
“那可得記住了,我們現在可是在交往了。”
“······”
心裏其實不願承認,但看到對方這樣滿懷期待地看著自己,而且他似乎從早上自己還沒醒就等著問這個問題,Type不由得生硬地回道,
“嗯!記得所有的事啦。”
記得自己是怎樣抱他、怎樣哄他、怎樣跟他道歉,以及······怎樣跟他坦白自己內心深處所有想法的,Tharn聽到這些笑得開心,他轉過頭拿起剛剛還在做的筆記本,挪過來和Type擠到了壹起,Type開口趕他道,
“幹嘛坐這裏,那麽大地方可以坐。”
“我就想坐這裏嘛。”Tharn隨意地回道,Type覺得自己不應該再繼續問下去了,因為對方臉上明明白白寫著“怎麽妳有意見”,Type識相低頭繼續吃早餐,但他才剛吃完最後壹口······
“等會我自己洗。”Tharn就放下手中的筆記本起身,拿過盤子和水杯直直朝外面的洗碗盆走去,Type撇撇嘴抱怨道,
“搞得老子像是那些需要照顧的女生壹樣。”嘴上這麽抱怨著,但心裏其實很高興。
其實,有個老公也挺舒服的嘛。
Type邊想邊將筆記本拿起來放到剛剛放飯的位置上,自己也壹把躺到床上,壹副虛弱的樣子,看起來是壹整天都不打算去哪了。
Tharn洗完碗回來,開口問道,
“還要吃什麽嗎?等會我去買。”
“是要照顧老子麽,不過是上了個床,搞得老子好像殘廢了壹樣。”Type狗嘴裏吐不出象牙來,Tharn不由得搖了搖頭,看來是已經習慣了他這副毒舌的樣子了。
“所以是不想吃其他什麽了嗎?”
“嗯,我只想睡覺,妳繼續做作業吧。”Type說道,Tharn走過來坐到他床上,壹把將日式桌子拉近了壹些,繼續做起了自己的作業,靜靜躺在床上的家夥不由得轉過臉盯著他看。
“快期末考了呢······什麽時候交作業啊?”
“下周······妳啊,都快期末了不用交什麽作業麽?”Tharn壹問,Type就忍不住嘆起氣來。
“有啊,但以後再做唄,老子現在還懶得做。”Type懶懶說道,手機鈴聲緊跟著響起,然而手機此刻還在昨晚那條褲子的袋子裏,Type又嘆了口氣。
Tharn看著他這副樣子不由笑出了聲。
“我拿給妳吧。”Type那樣壹看就不想起身,Tharn自覺伸手撈起牛仔褲,拿出裏面的手機遞給了Type,Type看了看手機,直接掛斷電話將手機扔到枕頭底下。
“不接嗎?”
“不接,Champ那小子打過來的······應該是打過來罵老子玩弄他朋友。”Type直接了當地回答道,想來這位同個學院的朋友今天應該是回家了,不然早來敲門罵死自己了,Type懶得現在解釋,壹切還是得見面再說吧。
“嗯。”Tharn也只說了個“嗯”,剛將手機扔開的Type回頭看向這個背對著自己的人。
Tharn沒有多問Puifai的事,也不知是不是不想聽,但這樣也好,Type自己也不想再多提及這件事······這樣欺騙玩弄女生感情、還同時和Tharn糾纏不清的混蛋事,實在不是什麽值得壹再提及的光彩事。
Type邊看著Tharn的後腦勺邊想道,他發現Tharn的頭發比自己的要長壹點,發色是深棕色的,看起來很柔軟,Type伸出手在他脖子發尾處輕輕摸了摸,然後將指尖伸進發根處,隨意地揉了揉,Tharn的發型立馬變得不成樣子,Tharn卻沒有說什麽,只是擡頭看了看他又繼續低頭做作業了。
因此,壹看對方不說自己,躺在床上的家夥就越發肆無忌憚將手插進Tharn的頭發中,還故意將他的頭發搞得立起來,然後又將手拿走,看著頭發軟綿綿地倒下去,那些還立著的頭發就用手掌把它們壓下去。
“好玩嗎?”Type玩得正開心,Tharn突然間出聲問道,Type這個無事做的閑人笑了起來。
“好玩兒。”肯定啦,能這樣抓著Tharn的頭發玩就已經很好玩了,而且他還不說什麽。
“嗯,好玩就繼續玩吧。”Tharn不僅沒有因為自己在他做作業的時候打擾他而責怪Type,還如此這般話語,Type聽了不禁壹楞,他挪了挪身,傾斜著身體,然後······
雙手壹把抓住正坐在床邊打字那人的下巴,將之擡起,Tharn還沒來得及詢問,Type就······傾身上前吻住了他的嘴,盡管此刻他還躺在床上。
“Type······”
“繼續做妳作業去,老子要睡覺了。”但Type壹句話不說,只是挑了挑眉然後又跟原來壹樣躺下睡覺去了,Tharn這個猝不及防被吻了的人只能楞楞看著他,很明顯Type不打算多說什麽。
老子這樣的人能給妳的也只有這麽多了。
Type自己也知道正式交往了,對方肯定會期待兩人之間的新變化,但要他這樣壹個壹直以來和Tharn不和、甚至曾經那麽討厭他的這樣壹個人,做出那副和Puifai在壹起時那樣可愛的樣子,算哪門子事,再說了,Tharn也是個男人,因此,Type能做到的,也只是像這樣主動給他壹個親吻。
“好夢。”Tharn自己應該也明白,因為Tharn也只是跟他說了句好夢。
沒錯,有個老公也沒有想象中那麽可怕。
RRRRRRRRrrrrrr
Type不知道自己什麽時候睡著了,但再次醒來時剛好是手機鈴聲響起的時候,Type不得以起床看了看屏幕,看到是誰的來電後,第壹反應是想掛掉關機,但深呼壹口氣後他還是接了電話。
“怎麽了,爸?”這個人的電話可不能不接,要不然下個月的生活費可就泡湯了。
“什麽怎麽了,臭小子,昨晚怎麽樣啊,女朋友搞到手沒啊?”
Type翻了個白眼,想起昨天跟自家老爹要錢追女孩的事,今天老爹才會打電話來追問進展,老人家心裏可能正期待著自家臭小子能帶個軟萌妹子回家呢,但不好意思,兒子找的是男朋友。
想到這裏,Type心裏變得沈重起來,因為爸媽知道自己為什麽那麽討厭gay,Type不敢告訴他們妳們的兒子最終還是沒有逃離gay的魔爪,但這讓他怎麽有臉跟他們說呢。
Type想著,銳利的雙眼瞟向正坐著打字的那人,卻發現那人已經低著頭睡著了,大長腿將日式桌子踹到了壹邊,看起來累極了,因為昨晚,不光自己壹個人在出力······Tharn也累到了。
“砸了。”
要是讓老爹知道有了個男朋友肯定得被打······這個還是別讓他知道了。
“哎,連妳老爹壹半的功夫都沒學到,老婆老婆,妳兒子被人甩了。”
“沒被甩,只是覺得不是對的人。”
至於對的那人,老爹還是別知道了,怕妳心臟病發。
“妳小子可真菜。”
電話那頭的人笑得很大聲,似乎在嘲笑自己的兒子,Type聳了聳肩,他伸手摸了摸正睡著的那人的頭發。
“老爹,給點錢唄。”
“還敢要錢,人沒追到還要什麽錢。”
那,老爹還沒取笑夠呢,Type默默翻了個白眼。
“下學期我想搬到校外去。”Type對著電話說道,因為Tharn說的其實也有道理······搬到外面住好點,不會影響到別的人,再者······睡大床肯定比現在兩人這樣擠在壹張小床上舒服,意料中的答案響起。
“哈!現在這樣就受不了了,想享受是吧,說好了住壹年的。”
“那是老爹妳自己壹個決定的,我說了好幾次了妳都無視了。”
“住校內舒服得很,朋友又多。”
對,很多,兒子找到老公就是因為住在校內宿舍裏,要不然可能早就找到老爹心心念念的兒媳婦了。
Type翻著白眼想到,手卻仍把玩著Tharn的頭發,還不忘繼續和電話那頭的人重申自己想搬到校外住的想法,但掌管著財政大權的老爹卻想讓兒子在校內住多結交些朋友。
“我搬出去就是想和朋友壹起住啊老爹,兩人壹起分攤房租。”
“誰啊?No嗎?還是高中的朋友?”
老爹是覺得老子只有高中那些老朋友嗎?
“不是,這裏的朋友,就之前生病照顧我那人,記得嗎?”Type壹提醒,對面的老爹就傳來“哦”的聲音,因為之前他還給他送鹹鴨蛋感謝他照顧自家傻兒子呢,剛開始還以為是No呢,沒想到最後竟然是Type的室友。
“那好端端的幹嘛要搬到外面住?”
“住外面方便啊。”
住這裏每次上床都得跟偷情似的。
Type在心裏默默吐槽道,自家老爹卻還窮追不舍。
“比如呢?”
Type自己也厭倦了回答。
“求妳了老爹,您就讓寶寶我搬到外面住好不啦,我發誓壹定好好學習天天向上,晚上11點之前準時回宿舍,不碰毒品,不和女生上床,給妳壹個漂亮的績點看看。”沒錯,Type就是用寶寶稱呼自己,因為以前高中的時候有朋友這麽自稱,Type雖然感覺用這個自稱會可愛過頭,但他也知道,想要什麽······Type就得自稱寶寶。
“不碰毒品就行了,不碰女人這就太遜了兒子。”
“教兒子什麽混蛋東西呢!!”
光這麽句話,老媽憤怒的聲音就插進來了,Type幸災樂禍地笑了起來,活該。
“兒子,少聽妳爹那不著調的,等會再聊哈,妳老爹竟然翹班了!!!”
老媽說完就掛斷了電話,Type被掛得猝不及防,他微微睜大了眼睛,只要再壹會會,他就可以說服他們答應自己,給自己錢搬到外面去了,但沒辦法,掌握財政大權的人都掛斷電話了,Type也只能將手機扔回原來位置,他憋屈地撇了撇嘴,眼睛······

直直望進本睡著的那人睜開的眼睛裏去了。
靠!他聽到了嗎?
“寶寶真可愛。”
“靠!”Type脫口而出壹句臟話,Tharn肯定是聽到自己和自家老爹的全部對話了,本輕輕撫摸著頭發的手改為了糾住,Tharn的脖子被迫仰起,似乎快脫離身體了,Tharn輕輕叫出聲,他伸手抱住了自己的脖子,但誰讓他自己選擇了這樣壹個方便Type的姿勢睡覺呢。
“妳就是這樣和家裏聊天的?”
“嗯,不行啊,妳沒這樣自稱過嗎?”
“沒有耶,記事以來我都是自稱Tharn的,還是第壹次聽到有人自稱寶寶的呢······尤其是妳這樣壹個健壯的男青年。”Tharn轉過身坐著,他看向Type,慢慢給自己的脖子按摩著,他嘴裏那個健壯的男青年惡狠狠地說道,
“能聽到是妳上輩子修來的福氣,但奉勸妳不要取笑老子·········”Type豎起大拇指然後朝下,然後又對著脖子做了個割喉的動作給Tharn看。
“除了自稱寶寶,妳還會舔手指頭麽?”
“Tharn妳個混蛋!”僅僅壹句話,正恐嚇著Tharn的家夥幾乎要跳起來了,但腰那裏還酸疼得緊,他也只能臉上做出壹副惡狠狠的樣子了,似乎要沖過去掐死對方,Tharn看著輕輕笑了出來。
“我不說妳了······妳爸爸怎麽說,可以搬到外面住嗎?”
Tharn不再取笑他之後,Type立馬回答了他的問題。
“不知道,我媽突然插進來,但應該沒有問題,我爸就想我多交些朋友,跟他說是和朋友壹起住,他應該會同意。”
“朋友?”Tharn皺了皺眉,Type看向他。
“妳以為我敢跟我老爹說是和誰壹起住嗎?別鬧了Tharn!”Tharn臉上笑意仍存,他說了句,
“我開玩笑的,我知道不能說,妳願意跟我出去外面住就已經很好了。”Tharn說得壹副沒多想的樣子,但Type知道Tharn心裏其實想很多的。
嘴上是壹套,心裏又是另壹種想法。
說好了只做炮友最終卻將兩人的關系變成了情侶,這次跟老爹說只是朋友,他竟然沒有異議?
“嗯,妳既然都想住校外了,之前幹嘛還要住校內啊?”
“這裏離學院最近,不會浪費練樂器的時間。”Tharn說道,Type挑了挑眉,“那這次······”
“但要是能舒服地和妳住壹起,浪費點時間也沒關系。”Tharn繼續說道,他轉過頭關掉了筆記本後又回過頭來說道,
“挪挪。”
“去睡妳自己的床去,這床這麽小,熱死了。”熱是壹個原因,而且因為什麽原因壹定要擠到壹張床上睡覺Type還不懂嗎。Type這麽壹說,Tharn也就起身回到了自己的床,然而······
他只是走過去關掉了另壹扇風扇,然後回過身來走到Type床邊站住。
“現在我沒有風扇,回去也很熱,妳挪挪。”Tharn壹本正經地說道,Type看著快被他氣笑了,但也只能怪他自己沒事去招惹這人幹嘛,Tharn慢慢躺下了,甚至伸出壹只手去抱Type的腰。
“老子很熱Tharn!”
“嗯,但我冷,風扇直吹後背呢。”
“妳······”Type口中的粗話還沒來得及說出,Tharn就輕笑出聲了,他將頭枕在自己手臂上,開口問道。
“明天開始壹起去找宿舍好不好?”
“老子有拒絕的機會嗎?就算老子不想去,妳肯定也會拉著我去的。”
沒錯,都說熱了還能找理由硬湊上來壹起擠壹張小床,還有之前只是不願意出去買床單就被他念叨成那樣,這次出去找宿舍肯定也是壹樣,他肯定也會找到理由逼著自己去的。
“我沒強迫過妳。”Tharn嘴上這樣說道,身體漸漸朝Type靠近。
聽到這裏Type自己態度也軟化下來,但是······
“我也只是找了些讓妳拒絕不了的方法罷了。”
“哼!”Type能做的也只有輕輕晃動對方的頭了,因為自從決定跟Tharn交往之後,Tharn這個之前壹直被自己欺壓的家夥就不再是以前那副老實模樣了。
還是說他本來就是顆黑芝麻湯圓,老子自己不知道罷了?
Type在心裏問自己,無奈默許了對方抱著自己壹起睡的舉動,兩人壹覺睡到了黃昏。
要說剛開始搬到校外這件事Type其實還是有點猶豫的,但傍晚和好舍友,也就是新晉男友壹起出來吃飯的經歷卻讓他下定決心明早就去找宿舍。
“妳們······額,小點聲哈,就,我們······嗯······聽得到聲音的。”
聽到住在隔壁的Klui學長斷斷續續這麽壹說,昨晚昨晚當事人的兩人同時看了看對方,開口提起事情的學長看起來也很尷尬。
“其實已經聽到過很多次了,我裝作沒聽見,但昨晚比以前都大聲······不管怎樣就小聲點吧,動作輕壹點。”Klui學長說完就找朋友去了,昨晚最賣力的當事人Type紅透了臉,他轉過身看向那個正手摸下巴,跟個沒事人似的家夥。
“Tharn妳個混蛋!都是因為妳!”
“誰說的,互幫互助的好不好,別把責任全推到我壹個人身上。”Tharn的回答讓TYpe牙關咯咯響,聲音像是從牙縫裏擠出來壹樣。
“今晚就找好宿舍?”
沒錯,他已經沒臉再在這裏住壹學期了,死也得求老爹同意自己搬到外面住!!

最夯BL同人小說分享網的小編就給您 TharnTypeTheSeries小說第27章介紹到這裏了, 被隔壁的Kuli學長聽到那不可描述的聲音,簡直了,不過Kuli跟Seo也有cp,所以人家肯定理解呀!哈哈!但是還是趕緊搬出去外面住繼續逍遙吧!ThranType大法走起!繆哥糕弟cp原著小說果然很甜啊!請期待我的下次更新!

文章來源:天腐泰劇字幕組 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刪除

上一篇:真愛墨菲定律:那我可要品嘗壹整晚的

One thought on “Tharn&Type第27章-Type有了老公之後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