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rn&Type第34章-當小情侶吵架時

Tharn&Type第34章-當小情侶吵架時

今天最夯BL耽美文網的小編繼續分享泰劇BL劇真愛墨菲定律又名與愛同居原著小說第34章, Type除了感到丟臉,更多的是懊悔,懊悔自己之前的忽視,懊悔自己的很多理所應當,直至擔心這個人是否會離自己而去,所以忍不住地亂想,生氣,難過,小編覺得這小夥都好可憐,但經歷這事後,會變得越來越好的!

從飯店開著車直到回到他倆的宿舍,Tharn就發現自己的男朋友就只是安靜地坐著,跟他聊什麽都只回個“額”,壹問得有點多,他就把頭靠在靠墊上以此來切斷話題,但壹來到宿舍Type就彈起身來,迅速地從車上下去,之後就砸上門以至於整輛車都顫動了壹下。
情況告訴鼓手,他生氣了……而且還是相當地生氣。
“死Type,怎麽了?”
“……”
不僅沒有回答,南方小夥還急不可耐地疾步上了樓,以至於Tharn也不得不加快腳步立即跟上去,他寧願先閉嘴,因為和旁邊只看著樓層數正向他們所在樓層爬去的人壹樣不想半路出事,直到進了宿舍門。
砰!

“先和我聊聊”Tharn隨即關上房門,混血小夥就立刻先抓住Thiwat的肩膀,正如他想要掙脫逃離壹般,Tharn也肯定想也不想地再次抓住他。
“死Type,先和我聊壹聊”
“勞資和妳沒什麽好說的!!!”
Tharn立即皺起眉,因為他的音調既暴躁又簡短還充滿憤怒,以至於不得不回想壹下自己做錯過什麽。
其實他覺得自己沒做錯什麽,反而是有人煽風點火讓死Type暴走。
“我很抱歉沒有說不吃生魚片的事”

這次他轉回來睜大了眼睛看著,讓Tharn楞了壹下,因為正在抖動的濃密睫毛包圍之下的鋒利眼神仿佛要將他抓起來撕成碎片。
“為什麽妳不告訴我!!!”生氣極了的樣子讓Tharn也心生憐愛,因為如果站在自己的角度看就會發現對方正在吃他的醋。
剛好San哥說起他喜歡什麽不喜歡什麽的事情,可能讓他覺得他不了解自己的這個男朋友。
但是,包括臉色,眼神,甚至攥緊拳頭像是擔心會揮在臉上的雙手反而讓他搞不明白……Type看著像是氣憤到不想相信只是不知道他不吃生食這件事。
然而這也讓音樂家小夥用壹種安慰的語氣說道
“我不是不告訴妳,是我也能吃。”
“死Tharn,妳少來欺騙我,妳不喜歡吃生魚片是嗎?”這次,他強硬地說著,讓Tharn迅速皺起眉頭,註視著這張認真的臉後想到他應該直接說的,於是就點頭道:
“額,我不喜歡”

“那為什麽妳不告訴我啊混蛋!那天,我以為妳和我壹樣喜歡,我才請妳去吃,但現在妳反而在說我是那種不知道妳演戲欺騙我說妳非常喜歡吃的傻子嗎!!!”壹聽見回答,Thiwat就立刻拽過他的衣領來,直到Tharn自己也輕皺眉頭開始吐露心聲:
“我沒有演戲,妳想吃,我也就只是想順著妳”
“我不需要妳來討好我,禽獸!!!”在火氣上的人聲音強硬,從單手揪著領子變成了雙手,暴力到第二顆紐扣從扣眼脫落,但是兩人反而沒壹個人在意,因為彼此相互凝視呆滯。似乎Tharn自己也用逐漸冷下來的眼神看著。
“那妳想要我做什麽?”
“告訴我啊!告訴我說妳喜歡什麽,不喜歡什麽……”
“那妳有聽嗎?”

僅僅只是Tharn冷聲問出來,Type就立刻啞口無言,明顯地語塞了。然而攥著衣領的雙手不僅不願意放開,而且還揪得比之前更緊。
“但那天妳有機會告訴我,為什麽不說!”
“那要我怎麽跟妳說,說我不吃,我不喜歡,那煩躁的人是誰……是妳啊”鼓手自己反駁道,讓努力抑制愧疚的人牙咬得作響。看起來生氣得想要掄起拳頭揍人,並且Tharn也覺得他會這麽做,但,他反而聲音強硬地說:
“妳怪罪是我的錯嗎?”
“我沒說。”Tharn不想借此吵架,但他自己也壹樣幾乎要冷靜不了了。
“但妳正在說是我的錯啊,是,我沒有聽妳說,我不在意妳喜歡什麽,不喜歡什麽,我TM不在意妳的任何破事”
Tharn承認直白地聽到即使內心已經知道的事令他痛心,就像有人拿著把夜叉的刀子刺進心頭,然後扭轉讓他知道縱使怎樣交往,但Type從未像他在意他壹樣地在意他啊。
現在Thiwat是Tharn生命的壹部分,但在他的眼中Tharn微不足道。
“但我不喜歡非得從那個混蛋口中得知妳的事”
起初聽到的壹瞬間,Tharn內心觸動了壹下,他獨自琢磨過來這幾個月讓他努力地解釋為他吃醋了,但事實仍然打臉,他並沒有吃醋……反而是覺得丟臉。
“那妳要我怎麽做?”Tharn再次以原先的問題反問回去,這也讓聽的人語氣強硬道:
“妳不準再去見那個混混。”
“為什麽我必須要照妳說的做”混血小夥冷聲問道。
“因為我討厭他那張臭臉”Type就任性地說,讓聽的人定睛凝視之後搖頭道:
“我沒有理由不見San哥,他是我的學長,是我哥的朋友,為什麽我要僅僅只是因為妳說看不慣他不去見他,他怎麽妳了?”問題讓Type定了壹下,雙手收緊在壹起,直到Tharn開始呼吸不順暢,因此,大手才貼在手掌上,然後從自己的衣領上掙開。
“我……我沒有必要告訴妳我出於什麽原因才討厭他,只要知道我討厭他就夠了!”
“正如妳自己也覺得沒必要探究我的事壹樣,對嗎?”這次,Tharn審問回去,回到了原先有問題的事情上,這也讓Type急得滿臉通紅,因為他的臉正紅得發亮,但那絕對不是害羞。
“死Tharn,我已經提醒過妳了不要再去見他!!!”南方小夥還提高音量,讓低下頭撿扣子的人擡起頭看了眼,然後心平氣和地問道:
“要是我不照做呢?”
對,為什麽他非得順著他,甚至跟他尊敬的學長斷絕來往啊。
問題讓他露出了極大的壞笑,然後靠近說道:
“那要分手嗎!”
“……”
Tharn承認此刻他身體僵硬地站著,正在放扣子在廚櫃上的手幾乎要任其從手中掉落,但也僅僅只是壹會而已,氣憤就無法遏制地沖上心頭,應當表現出情緒的冷峻臉龐也只是風平浪靜,就連頭也沒有轉回去看提出分手的人。
妳輕易地跟我說分手就只是因為我沒有順從妳嗎?這就是所謂的想要更了解我?
把東西放到沙發上的人想著,安靜地走去拿起浴巾像是要打斷對話,但在進浴室之前,Tharn回過頭看了眼仍然站定在玄關處焦灼的人,然後失望……地冷聲說道:
“妳不準我去見San哥,但妳知道嗎?San哥比妳更了解我極度討厭分手這個詞呢。”
Tharn只是笑自己活該,然後走進浴室去,因為他需要在再次面對這個在氣頭上的人之前先平復自己的精神情緒。
如果現在繼續和他聊下去只會致使分手
閉著眼的人想到,擡手捂住胸口,因為……心痛到窒息啊。
鐘表的時針僅僅指到數字10,但兩個小夥的房間裏被黑暗與寂靜籠罩著,盡管這不是平時的睡覺時間,但Thiwat也只能無可奈何地上了自己那邊的床,然後背對著關燈睡了的人。
不是午夜之前睡覺的保健人士已經足夠睡不著了,但越想吵架的事,Type越是睡不著。
他知道他嘴賤,但他真沒想要說出那樣的話。
Type清楚地記得壹個小時前的感覺,他煩躁,生氣,他僅僅因為想到那個高大強壯學長的話而心煩,但不知何故才不願意直說是知道了他和San哥曾經是超過學長學弟的關系。
他說第壹次和唯壹壹次,那為什麽他想不出來意味著什麽。
Tharn很久之前曾經說過他的第壹次給了壹個學長,是個叫他去音樂社房間的人,現在他知道了那個混蛋是誰,但不知道為什麽才沒大聲當面說知道了。
或許因為不想表現出愚蠢的樣子。
Tharn的老情人又怎樣,去TM的,Tharn何時才不去招惹他們。
總告訴自己說他不會像那些弱智的女生壹樣無聊愚蠢的吃醋的人想到,但其實,當知道以前Tharn和那個人睡過他反而暴跳如雷。
沒門,不能告訴給Tharn知道他在想什麽,有什麽感覺,不能讓他趾高氣揚,正因為這樣想和壹直覺得自己勝券在握,他才口誤說了口是心非的話出來。
如果妳再見他,我們就分手!!
混蛋Type!妳壹點都不想這樣說的,妳沒有想分手,沒有想讓Tharn做出那樣的表情。
那時即便是世界上最愚蠢的人都知道在Tharn說痛心的時候正有著怎樣的感覺。
OK,Thiwat或許痛心他滿口說道那個學長比他更了解他,但更引人註目的事是活該的笑容和冷淡的眼神清楚地傳達了失望。這讓人心痛,無法言說,並且讓氣憤幾乎瞬間消失在那壹秒,然後以愧疚代之。
像跟Puifai壹起進房那天壹樣愧疚。

越想,Type就只得翻身仰著睡,但毫無困意,南方小夥於是瞟向了背對睡著的人,看著他用雙手抱了不計其數次,並且多次留下手掌的捏痕的寬廣而結實的後背,但它以前從未讓人這樣覺得如同壹塊冰冷的巖石。
不,Puifai的事情那會Tharn也是這樣。
該死的Tharn,我不喜歡這樣!
就是壹想到以前啊,曾經接觸過比北極寒冰還寒冷的人就心塞,在開口問的時候深深地吸了口氣。
“Tharn,睡了沒啊?”
“……”他不回答,但Type也知道他也睡不著,因為如果他睡著了他可能不會靠床邊那麽近。
這麽壹想,放下面子的人就做了挪動身體靠得比之前更近的壹方,直到……肩膀緊貼著寬廣的後背。
現在Tharn背對著睡,Thiwat仰著睡,但相互貼緊得能接觸到皮膚的溫度,並且那壹秒南方小夥就咬牙說道:
“對不起”
第幾次跟他道歉了
“……”但卻回之以安靜。
“Tharn,對不起,先轉過來和我聊聊”Type還在努力,其實正在猶豫著要不要轉過去抱他,但這樣做太矯情了,於是就用肩膀輕輕地撞下後背。
“嗬”這次Tharn回以嘆氣聲,以至於聽的人心灰意冷。
“我不是有意的,我不想跟妳分手啊,我只是口誤。”
“那妳還要再口誤幾次?以便我準備好哪天就被妳拋棄。”他審問回來,語氣平靜得琢磨不出感覺,但說出的話讓聽的人啞口無言。
“我再也不說了”Thiwat用軟下來的語氣說道,現在San哥的事先放壹邊吧,只是討好混蛋Tharn就夠難的。
“能信?”他用毫不相信的語氣問道,讓南方小夥咬緊了牙。
“說了不說就不說啊!”以至於不得不提高壹點音調,直到聽到長嘆壹口氣的聲音。
“睡吧,明天我有早課”Tharn打斷了對話,但對Type而言,這壹點也不清楚,因為這表明他還在生他的氣,如若不然他肯定會轉過來和他稍微聊壹下,以至於自信不疑的人更是覺得糟糕,想把帶路去飯店的該死的No的頭拿來墻上撞幾次,也加上死San哥壹個。
但,當鼓手打斷話題之後,除了稍稍睥睨寬廣的後背,他還能做什麽,伸手打算抱他,但……又放下了,然後用懺悔的語氣說道:
“我真的很抱歉,原諒我吧。”
最後能說的也不過如此,然後挪向了自己那邊,背對睡著,但不管怎麽努力迫使眼睛睡著,他都只聽得見San哥在耳邊的呢喃聲。
Tharn曾經和他睡過。
“額,我覺得用這首歌也行,妳覺得呢Tharn”
“……”
在流行音樂排練室,剛組的樂隊新成員放假就都來參加排練,但在正在討論歌的事情的時候,帥氣的鼓手反而默不作聲地坐著,然後就只是眉頭緊皺,以至於歌手Nam不得不轉過去叫他,然後擔心地皺起眉頭。
“Tharn,怎麽了啊?”
Tae……. 大壹剛入學的吉他手,並非像其他人壹樣準備音樂的人問道:
“對啊,哥,其實我也發現妳從進來就安靜地坐著哎”
Song……高三學生,職位是貝斯手,他也好奇地問。
歌手Nam的問題似乎自己也很懵就撓了撓頭,大家也都紛紛搖頭表示不知隊裏這個帥哥怎麽了,但只壹會就又露出了壞笑,Nam就把手放在嘴唇上提示兩人安靜,然後躡手躡腳地站來Tharn旁邊……即使這樣站著他也仍然沒有察覺。
然後,Long就低頭到耳邊。
“Tharn哥哥啊~”
嚇!
“靠,死Long,搞什麽飛機啊!!!”
毫無疑問,Tharn嚇了壹大跳,迅速轉身看著叫得毛骨悚然的人,害得歌手Nam暴笑起來,然後重重地拍了拍肩。
“怎麽了啊妳,他們問了妳壹個世紀了,也只顧著發呆。”問題使得鼓手轉身看了看房間周圍,然後就看見朋友和學弟眼神壹致地盯著他,使他不得不擡手壹揮。
“想點小事,話說開始排練吧,房間只預訂了壹個小時。”Tharn轉換了話題,因為不想讓別人擔心,但似乎這件事情逃不過死死盯著他的好基友的眼睛,然後他就挪來旁邊站著輕聲問道:
“妳咋啦?……為愛所困?”聽的人楞了壹下,擡眼看著這個知道他戀愛生涯每件事的朋友,然後決定搖頭。
這次對不起,我不能告訴妳啊。
“沒什麽”
“額 ,沒有就沒有,如果有不要忘了說啊,不要忘了我是妳朋友。”Long不假思索地說,再次拍了下肩,然後慢慢地走去固定位置,似乎Tharn也再次松了口氣,沒有說給朋友聽的該死的愧疚感比不得昨天晚上發生的事啊。
現在他承認他煩躁的是只是聽見壹句……原諒我吧……他就心軟,並且想立刻原諒他,但因為告訴自己說如果不心硬,Type還會再犯。
這次他知錯,那下次呢。
如果他對他有什麽不滿,他又會再次提出分手,心痛的就只他壹人……死Tharn怎麽會如癡如醉地迷戀著他啊。
為什麽勞資非得戀上那種壞壞的人啊,唉。
最後,Tharn就只得嘆氣,然後回來接著投入排練,因為學長Khong已經問了好幾次去他店裏練的事了,所以,他必須集中註意在這件事上勝過去想某人的事,某個不知道現在知道與否他對他的話有多失望的人。
Thran再次回到房間幾乎是9點了,合租的人似乎也回來壹會了,因為現在穿著運動短褲和背心的Type正拿著手機坐在沙發上,以至於不得不避開把東西放在書桌上,然後打算走過他面前去洗澡。
從余光中,他似乎想要說些什麽,但又沒說。
直到他穿條睡褲披著塊毛巾的狀態跨出浴室。
“妳吃飯了嗎?”壹個Tharn也轉頭去看的問題,然後看到還在低頭玩手機的人。
“吃了,和樂隊裏的朋友。”鼓手如是說,對方立刻詢問起來。
“妳的樂隊?”重復詢問使得混血小夥長長地嘆了口氣。
“我跟妳說過了,我的假期組了新的樂隊,現在在排練。”說完,Tharn就走去開冰箱,拿水倒在杯子裏,但是在舉起杯子的時候,視線與放在櫥櫃上的塑料袋相撞。
“這是什麽?”
“我的早點!”他大聲回道,Tharn也只是聳肩,本就沒期望是為他買的,但好奇心驅使他打開袋子來看,然後就發現……意大利面。
淡黃色的意大利和白色的醬汁分裝放在壹起,盒子的壹角有新鮮蔬菜和沙拉醬,樣子可口得不應該留到明天早上,因為到那會蔬菜就蔫完了,以至於不得不詢問坐定的人。
“那這明天早上就變質了啊……”
“額,我知道!!!是給妳的!就妳說妳喜歡吃意大利面”然後嘴硬的人最終說了出來,以至於Tharn不得不轉過去看他的臉,看見正在煩躁的人,要是以往他肯定會很開心地拿去坐著吃讓他覺得欣慰,但現在正是他塞進了滿肚子的晚飯,並且正在生死Type的氣時候。於是就整袋的塞進冰箱裏,接著就拿起水杯,然後走來開筆記本電腦。
態度使得電視機前面的人語塞,壹點點移動身體,然後起身走向衣櫃。
壹瞥眼,Tharn以為他可能生氣得要出去找朋友過夜,但沒有,他拿出了壹件校服,然後走來站在書桌椅子旁。
“妳的。”Type 把那件衣服放在書桌上,然後轉身再次回到電視機對面,使得Tharn皺起眉,抓起它。
昨天的那件校服……縫好扣子了
現在鼓手有點開始確定……Type正在討好他。
但他已經見多了,另壹個心聲於是就拒絕像他這樣的人不可能先低頭,以至於把衣服放回原處,之後坐著做了會作業就關了電腦,然後轉身來躺下睡在床上,之後就等待著。
想知道他接下來會做什麽。
“Tharn ,妳要睡了嗎,還沒有10點啊”聽的人沒想回答,當感覺到室友從另壹邊上床的時候,只是靜靜地睡著。
“Tharn,妳要生多重的氣,我說過了我嘴賤”發出的音調充滿了郁悶,但記得受了傷的人就只是靜靜的睡著。
心裏想著把他攬過來抱著,但另壹個心聲又告訴自己不能那樣做。
他壹安靜,他也安靜,然後就從床上起來,如此Tharn也只是笑笑。
我就說
合著眼的人想著,努力地強迫眼睛睡著,盡管心裏重復提醒自己說只有他給予他最大的重要性。

“對不起,妳不要這樣。”
但是從床上起來的人又再次回來,但他不止簡單地上床來,因為Type的兩只手環抱住Tharn的腰,臉俯在後頸上,同時用懺悔的聲音說著:
“對不起,我不會再那樣說了”他無力地說道,抱著腰的雙手抱得更緊,用頭輕輕地蹭著後頸。
“我嘴賤,我嘴不好,向妳引戰,我知錯了,但我沒有真的想跟妳分手啊Tharn,我道歉了,轉過來跟我聊壹下啊。”但Type還是那個任性地說著的Type,讓被抱著的人睜開眼睛看著房間墻壁,感受到了環抱著的手掌的溫度,以至於再次把手放到他的手上。
“要是妳不想分手那樣說幹嘛?”
“就是我嘴快”南方小夥試探地爭辯道,使得Tharn反問回來。
“那要是我嘴快跟妳說想分手……唉,算了,說了妳也不會像我壹樣心痛的。”

“為什麽那樣說啊,混蛋!!!”
但是,僅僅說完,好好地抱著後背的人猛然起身,然後抓住Tharn的後背讓他翻過來仰著睡,雙手緊緊捏著肩膀,極其鋒利的眼睛瞬間就閃爍著怒氣,而且還再次重復問道:
“為什麽說得像是我對妳沒什麽感覺壹樣?”
“難道不是嗎?”Tharn揚起嘴角,更是讓對方更緊地抓著他的肩膀。
之後,南方小夥就爆發出來。
“如果我對妳沒什麽感覺,我不會在這兒討好妳的,傻瓜,妳覺得我為妳買晚飯為了什麽,跑去水洗店讓人家幫忙縫衣服幹嘛,哈,妳以為我做這些是為了什麽,那我來乞求妳原諒是我對妳沒什麽感覺嗎?差勁男友啊!!!”說完,當面大吼的人就喘著粗氣,用失望的眼神看著。
之後……他就把臉俯在肩膀上。
“如果我對妳沒感覺,我為什麽要多想那個混蛋說的話。”樣子使得Tharn也擡起手去撫摸正在坦白出來讓他聽的人的頭,盡管他的話讓他擰緊了眉毛。
誰的話,說了什麽。
“我沒有真的想跟妳分手,不然我會在這裏討好妳嗎!”Type再次吼問道。但反而不願意擡起頭來對視,只是把頭抵在肩頭,而且還蹭來蹭去,使得Tharn不得不拉他讓他整個身體倒下來疊著他睡。
“妳不喜歡我冷漠地對妳?”
“不喜歡”
“那下次就顧及下我的真心”現在Tharn承認他心軟於愛人的樣子。
他願意這樣來抱他,就暗示了他願意所有,以至於要再次讓他思考,讓他顧著些他的真心。
“記住,我不想再從妳口中聽見分手這個詞。”
嗯嗯
Thiwat只得在肩頭上點點頭,讓Tharn長舒了口氣。
“我原諒妳了”盡管要教會他記住,但真正實施起來,Tharn這個人在起初就輸給Thiwat了。
說完就輕輕地撫摸著他的後背,肩膀,還露出了淺淺的微笑。
可愛
又來,怎麽會覺得Type這樣的人可愛。
“但妳也有必須跟我道歉的事”
還沒來得及想完,Tharn就高揚起眉,因為可愛的人似乎壹點兒也不可愛了,因為他正直起身來看著,眼神殘酷,用簡單粗暴的語氣說著,以至於不得不反問道:
“我要跟妳道什麽事的歉?”
“San哥的事”
“我說過了他是我敬重的學長,要我不去見他,我做不到。”這邊的人有理地解釋道,但反而讓Type的眼神比先前更加閃爍。
“不是啊!而是妳曾經跟他睡過的事!!!”
“啊!!!”
是Tharn為數不多的啞口無言,看著目光閃爍盯著他的人,直到失口問出:
“妳怎麽知道?”
“真有其事,是不是啊!!!妳真的和他睡啊,混蛋!!!”
還沒來得及完全和好五分鐘啊,Type就再次找事引戰,但這次是Tharn呆住了,因為他沒有解圍的話,並且只能回答:
“嗯,他是我的第壹個男人。”
回答讓Type盯住他的臉像是他剛剛誤犯了個重大錯誤回來。

最夯BL同人小說分享網的小編就給您 TharnTypeTheSeries小說第34章介紹到這裏了,在遇到彼此之前,Thran曾經有著一個唯一,不能斷舍的唯壹,哎呦餵,小編心痛,即使知道Thran現在更喜歡Type!繆哥糕弟cp原著小說果然很甜啊!請期待我的下次更新!

文章來源:天腐泰劇字幕組 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刪除

上一篇:真愛墨菲定律bl耽美小說:Type才知道“第壹次”這個詞能讓自己如此煎熬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