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rn&Type第37章-妳是我的人!

Tharn&Type第37章-妳是我的人!

今天最夯BL耽美文網的小編繼續分享泰劇BL劇真愛墨菲定律又名與愛同居原著小說第37章,與愛同居第二部就快要上映啦!不過今早國內熱搜關於泰國禁止影視劇拍攝親吻等親密行為,這可把我們mewgulfcp粉炸出來了很多,哈哈!

我的人!

Type說不上來現在是什麽感覺。
想把他們提起來分開。
想殺掉某人。
或者想送這對奸夫淫夫上西天!!!
他真的不知道是什麽感覺,但他第壹次覺得手上無力,以至於提的東西都掉落到了地上。雖然手已經完全失去了力氣,但腿卻帶動著身體沖到他們面前,大腦似乎也來不及思考任何東西,只知道……他們也必須跟他壹樣心痛。


“噢咦!!!”
Thiwat沖過去壹把抓住了那個背對站著的人的肩,然後實實在在地壹拳揍在他臉上,以至於那個人叫了起來,立刻轉回來難以置信地看著。
“Type”
是的,他給了Tharn壹拳。
然後立刻回過頭去看正走來找Tharn的那個人,他看起來很擔心鼓手,以至於Type心中那塊柔軟的地方更加疼痛,感覺San哥像是看某種牽掛著的東西壹樣,這讓Type氣得滿臉通紅。
這就是所謂的只是學長學弟嗎?
這就是所謂的沒什麽想法嗎?
這就是Tharn說的沒什麽嗎!!!
媽的……他們肯定有點什麽,而且還很多,只是那個混蛋的眼神就能知道!
把拳頭橫在前面的人想著,準備打在那個偷摸著打算來勾搭他的人的臉上,但還沒來得及……
“混蛋Tharn,放開我!!!我說了放開我,我要殺了他!!!”Thiwat氣憤地咒罵道,並且努力地掙脫肩膀,想從沖來鎖住他腰的Tharn手裏逃離,當想到他擔心那個學長以至於努力地來制止他時,他眼淚都快流下來了。

“嘿咦!!!“然後壹生氣,Type就省了用拳頭揍人的功夫,因為他跳起來踢面前的學長,以至於撞到了Tharn的胸側,兩只手還掙紮著掙脫束縛,手肘也撞到了Thran的臉上,但Type並不關心,除了想讓這兩個混蛋和他壹樣痛心以外,他不在意他們是哪來的有權有勢之人。
妳竟敢對我出軌!
“妳冷靜壹下,妳誤會了……”
“誤會個鬼啊!!!我親眼所見,妳當我傻嗎!!!”Type大聲喊道,努力地要去踢另壹個人,但Tharn也跟著死死地抱住不願意放手,這更是讓Type火冒三丈,感覺頭腦發熱,意識更加模糊不清,只有身體掙紮著要去把這兩個人置於死地,“那學弟看見了什麽?”在他還努力地用手肘撞擊著身後的Tharn時,San哥也像是反應過來壹樣,手環抱在胸前問道。
請讓那只狗子去死吧!他正讓人生氣的笑著。
“妳們兩只親在了壹起!”Type吼道,原以為會看見被逮個正著的人壹臉驚訝的樣子,然而並沒有,他反而冷笑著,然後還大笑起來。
“笑什麽鬼啊妳!”問得讓San哥無論怎麽看都咧嘴笑著地投來了好笑的目光。
這笑容讓Type氣得大腦短路,也沒想起來現在他們正站在人來人往的宿舍樓前面,他只想揍到他笑不出來,但最惡劣的是不行,就只能幹生氣著,但太……他要窒息了。
只是想想他背著他做了些什麽就煩悶惡心到爆。
“笑學弟妳呀……不是說只是室友嗎?”

他反問回來曾經回答過的問題,以至於Type頓住了正拳打腳踢的手腳,正努力掙脫Tharn束縛的雙手減小了力度,同時看著正大笑著仿佛覺得他的樣子很滑稽的人。
“學弟妳自己說的跟Tharn沒什麽關系。”
對,是我自己跟他說的。
Thiwat咬緊了牙齒,更是覺得壓抑,呼吸也難以置信地困難起來,這時胸部的那塊肌肉也似乎懼怕某種東西壹樣的顫動著……以前他做過的某件事。
以前他去勾搭了Puifai之後跟Tharn說我們倆沒有半毛錢的關系,妳沒有權利來管我的事。
現在他做過的事正反過來傷害他。
這就是Tharn知道我跟Puifai牽扯不清時的感受嗎?他的感受是這樣的嗎?
這是鮮有的Type感到眼眶灼熱的時候,他不知道在劇烈地心痛個什麽鬼,他也不確定這是自己的感受還是對Tharn的愧疚,因為如果現在他有多心痛,那時Tharn肯定比這更心痛。
Type還不願意直接承認喜歡Thran,在想到Type這個人去跟別的女生睡的時候,如此明顯地喜歡著Type的Tharn會有怎樣的感覺。
‘除開性,妳還能看得更寬廣些嗎?’
Tharn的話浮現在了他的腦海裏,因為如果拋開San哥的性別,如果他來糾纏‘他的人’,即使是女生他也壹樣會破例傷害她。
“所以現在妳來插手幹嘛?”南方小夥停止了大吵大鬧,像是要喝他的血吃他的肉地看著對方,但比起跟他爭論什麽,更多的是啞口無言,因為是他自己說的只是室友,又有什麽資格表現出自己是主人呢。
思緒被打斷了,因為身後的人正聲音強硬地說道:
“San哥夠了,火上澆油夠了!”Type沒看身後,只是覺得Tharn勒著他肩膀的手更緊了些。
產生的疼痛感讓他的心比之前平靜了些。
“學長不要胡鬧了!”他生氣地對學長說道,讓面對著Type的人只是笑笑。
“我哪裏胡鬧了,我只是實話實說而已。”
這也讓Type知道了Tharn現在很生氣。
“雖然學長是我尊敬的人,但要是讓Type誤解,我也不會客氣的!”他聲音低沈得令人畏懼地說道,冷漠得Type也感覺得到。
“誤會什麽,Tharn,呵,他自己跟我說的跟妳沒什麽關系啊,我就有權利了。”San哥壹邊說著壹邊笑得像是在看好戲壹樣,但笑聲,眼神,嗤笑,以及那個惡魔般的笑容,在Type看來。
他正在表明要從他這裏搶回Tharn。
“學長沒有任何權利,謝謝妳送車過來,妳回去吧。”
又來了,Tharn正護著我。
Type不知道這是個誤會還是他們在開什麽玩笑,但他現在相信剛才看見的親吻肯定不是什麽出軌,但,現在重要的是眼前這個人正說著想得到Tharn。
並且Type這個人也不是需要被保護的人。
誰要是和他爭吵,他本人是很大度的,不需要誰成群結隊地來幫忙。
所以,Type晃動著手臂要從束縛中掙脫。
“放開我,Tharn!”
“但妳誤會我了。”Tharn讓他轉回來看著他,但Type只是扭動肩膀要掙脫,又重復道:
“放開我!“南方小夥低聲低沈但卻認真地說道,擡眼眼神堅定地看著他,Tharn猶豫了壹下,然後放開了他,但就在這時。

“嘿咦!“Type就沖過去緊緊地揪住了高個子學長的衣領,揪過來讓他正視著他,沒想過要告訴誰的人就堅決地說道:
“他!是!我!的!”
Thiwat眼神堅定地凝視著這個比他高大,比他擁有得更多以至於他比不了的人,壹字壹句地強調著,並且如果這個混蛋再來勾搭他的人,他準備給他壹拳,然後就指向了身後,再次重復道……
“Tharn是我的,我永遠不會把他讓給誰,妳聽到沒啊!!!“
現在誰年長,誰年幼,他都不在乎,他沒想過要尊敬眼前的這位,還有,也是最重要的,他不想再欺騙自己。
“我曾經跟妳說過他只是我室友,但是是壹起上床,壹起睡覺,交往在壹起的室友……他是我男朋友!!!”確實是第壹次,Type沒有欺騙自己地說出事實,並且還是說給不知道要把他的事說給哪些人知道的人聽。
說完就回來找瞠目結舌呆站著的Tharn。
“我不知道妳們是因為什麽親在壹起,但妳記好妳已經有主了!!”Type聲音強硬簡單直白地說道,想敲打鼓手說不管妳以前交往過幾個人,或是睡過幾個人,現在妳只屬於Thiwat壹人的。
“……”
四目相對之時,壹瞬間的靜默讓Tharn知道了他是認真的。
壹會兒,楞住的人就慢慢揚起微笑,然後回道:
“嗯,我是妳的。”
這回答讓聽的人也覺得滿意。這時……
“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那個局外人反而在背後大笑起來,讓Type轉回去壹本正經地說道:
“妳笑什麽鬼?”
“這樣吧……換個地方吧,Tharn不請我上去坐坐嗎?我特意幫妳把車開到學校來的。”他並沒有回答Type的問題而是轉去跟他的學弟聊天,也不理睬別人就親昵地問著,以至於Type眉頭緊蹙,但在開口罵之前,他就簡單地說道:
“要在這裏聊著成為別人的談資也行,反正我也沒住這帶。”說得讓聽的人轉去看了看周圍,然後發現有很多學生偷瞄這邊,但卻不敢靠近,因為感覺正在勢頭上,然後這位混蛋學長也更是笑著說道:
“要和整棟樓的人都說壹下,有對小gay正在吵架嗎?”
“我不……”Type差點罵出來說我不是gay,但又打住了,因為硬要爭辯,他肯定會知道他的軟肋,然後拿來調侃,他反而就吃虧了,以至於咬牙道:
“Tharn我討厭妳的學長!”Type就只是這樣說道,但卻先帶路上樓,在上樓時還不忘拽著Tharn的胳膊讓他跟著,Tharn也是嘆了壹大口氣,頭疼地擡手揉了揉太陽穴,如果今天不把事情處理好,那之後肯定比這還讓人頭疼。
妳學長肯定不會再來糾纏妳和我了。
Type暗自篤定道。
Tharn自己也不知道他是應該開心還是更應該擔憂。
開心Type願意接受事實,還是擔憂事情被放大了。
應該高興吧。
想著的人看著另壹邊手環抱在胸前的人。
那個壹眼就看得出來極其生氣的人,但是是Tharn最放心的生氣。
他願意承認事實了,而且還願意直接說出來。
小夥又嘆了口氣,同時伸手摸了摸因為剛才的猛力撞擊而隱隱作痛的臉頰。Type拳重下手重,他早就知道了,所以並沒有生他的氣,反而是氣另壹個給他找麻煩的哥哥。
那個自稱親密的人打開了別人房間的冰箱門,倒了水表情平靜地喝著。
其實,親吻的事情就只是個誤會。
其中的緣由是前天家裏的人剛去幫他提了車,但沒人有空開來換,然後這段時間Tharn也還沒回家,就說先放著,讓Thorn哥換著用也行,但剛好San要順道來這附近,所以就自告奮勇地幫他把雷克薩斯開來,把換奧迪換回去。
至於那個吻……只是個玩笑。
‘送車費’
San哥開玩笑,他也只是轉動著眼珠子笑不出來,但似乎某人壹點也不贊成。
回來錯時間的人。
“妳說他親妳是因為送車過來。”那位室友語氣強硬地說道,看起來明顯不滿意這個理由,以至於Tharn將手舉過肩膀說道:
“額,我發誓真的沒什麽,我有妳了,我不會去勾搭別人的。”高個子鄭重地說道。
Tharn就是這樣的人,壹次只交往壹個人,不廝混,不輕浮,只和自己交往的人睡,只是除了沒有交往對象的時候。
也有過壹夜情,但有男朋友的時候不會那樣做。
Type楞了壹下,然後就牽強地笑道:
“別被我逮到就行。”
不管Type信或不信,Tharn都不會只是個過客了。這時另壹個人……
“原來能說啊”
“妳又怎麽了?”自稱親密的家夥倒了水,坐到沙發上好笑地打斷道,讓Type想爆頭般地立馬轉身看著他,以至於夾在中間的人搖了搖頭。
San哥只是開玩笑,因為他本來就是這樣的人……要是能為自己創造娛樂,即使是引火上身他也不在乎,只要有趣就行。
但Type……他不是喜歡這種玩笑的人。
現在San把杯子舉向了壹邊,像是指著Type壹樣,然後簡單地說道:
“就是能說是情侶啊,還以為是個逃避事實的人。”
“我沒有逃避事實!”
“那就是自私的人。”San哥還有沒停止,在Type真的要沖去揍他之前,他又繼續說道:
“自私得不知道Tharn是怎樣的感受。”

不要說Type楞住了,連Tharn自己也呆了,不明所以地看著San哥,San哥也只轉過來笑著開口道:
“Thorn說之前妳有問題。”
“我?問題?”Tharn重復道,讓San哥大笑著道:
“對,但不知道有什麽問題,上次回家很消沈,所以就想來見識壹下讓妳意誌非常消沈的人,壹來看見他就知道了是那個制造問題的人。”Tharn緊緊地皺著眉頭,想起上次回家應該是Type怒氣沖天地說他兩沒半毛錢關系的時候。
Tharn只是想通過回家來試探壹下Type,不過也確實深刻的思考了繼續和他這樣有偏見的人建立關系的事,以至於Thorn哥可能是註意到了。
“我是問題制造者?“Type不滿意地問道,學長也點了點頭。
“第壹眼就知道是個自命清高的人,不願意輕易接受任何事物,所以就想證明壹下被當面說我是誰,妳會敢直接接受事實嗎,然而並沒有,這不是逃避事實是什麽……噢,自私,還有壹旦有人來勾搭Tharn就只會對著他大吼大叫讓他處理,但卻不想著幫壹下自己。”
“憑什麽我非得公開我跟男生交往。”Type爭辯道,聽的人大笑著說道:
“沒讓妳公開,只是想教會妳對Tharn上點心,而且Tharn是個公開的人,跟誰交往都會直接說,但只有這次他跟Thorn說不能說,因為對方想保密……妳是個任性的人,讓Tharn單方面地隨著妳的心意。”
“哥,他不是那樣的人。”Tharn努力地解釋道,以至於學長大笑道:
“很明顯是誰護著誰,順從得墮落。”
“妳是故意來找茬的吧?”Type再次滿懷氣憤地說道,讓Tharn也平靜地說道:
“現在這樣就很好了,學長。”這回答讓San哥大不贊同地搖了搖頭道:
“好嗎?……就連自己都不敢接受自己,我知道妳是怎樣的人,妳單方面調整自己去迎合Type,每件事都順著他,但我覺得可能他不順心壹點就會鬧分手。只有壹方付出,另壹方接受的情侶是不存在的,不相互分擔的情侶,能交往得多久?”
Tharn安靜了,擡眼看著同樣安靜著的另壹個人,因為他應該是跟著思考了。
Type並不是清高得不關心別人的人,事實上只有Tharn壹個人努力地去理解他。
Type討厭gay,他就努力幫他改變偏見,但Type自己反而不願意敞開心扉客觀地來看待他們這類人……San哥說的也對,要是他們再這樣下去,Tharn也會有忍受不了的壹天。
想著的人和自己的男朋友對視了壹眼,Type就扭頭避開了。
Type或許能明白。
“妳是存心來罵我的嗎?”但他還是那個壹本正經說著的他,San也只是,聳肩,然後轉回來看著Tharn道:
“其實我也不想來插手妳愛情方面的事情的,但聽Thorn說妳對這個人是認真的,而且已經交往壹學期了,比每次交往不過兩三個月的時間長,所以好奇來見壹見,壹看見就忍不住想教導了,不然妳又成了獨自神傷的壹方……”
“說成這樣,Tharn是妳家娃兒嗎!”名字的主人對這個找事的人大大地嘆了口氣,因為知道了某件事,某件San哥不打算隱瞞的事。
“不是,但是是初戀。”
“說什麽!!”這次Thiwat瞳孔放大地立刻轉身,像看見鬼壹樣,然後轉回來生氣地看著他。
“妳不是說妳不喜歡他嗎?“
“那妳可應該聽清楚,Type。”Tharn心累地說道,讓San哥大笑起來。
“是,Tharn是學長的初戀,但學長不是Tharn的初戀……單相思,哪裏難理解了。“
“……”
“……”
Type安靜了,Tharn也安靜了,因為這件心塞的事讓人壓抑了起來。
因為San哥在請求交往的時候說過,他已經喜歡了他壹年了,因為想著彼此已經互通心意,才叫他去音樂室。但Tharn反而只是把他當做哥哥,所以Tharn也就沒有必要把學長的事說給其他人聽。
他從未把睡過的男生拿來說事,給他們造成損失。
“或許因為是初戀吧,雖然未能如願,但還是想照顧。”San哥笑著說道,像是在開玩笑,但Tharn知道對方說的是真的。
這也是Thorn哥不喜歡Tharn生日的時候San哥出現在他家的壹個原因。
因為那意味著San哥因為放不下他而心痛,而他則覺得壓抑,但Thorn哥卻幫不了誰。
“而得到照顧的人似乎更像是傷害他的人……這個小子哪兒好了?”San哥指著Type問道,Type則咬牙切齒道:
“妳打哪兒來回哪兒去。”
“呵呵,不用趕,局外人也只能幫到這兒了。”San哥走到了門口簡單地說道,然後轉過來認真地看著南方小夥,認真地說道:
“Tharn失望過很多,不要成為他失望的壹部分。”
Tharn只是靜靜的,他感受到了學長所給予的擔心,不論是他將他看作弟弟,初戀,還是愧疚於曾經和正處於迷惑中的14歲孩子做了,他都真真切切感受到了San哥是真心關心他的人。
San哥是看著他不曾跟誰交往那麽久,最後獨自傷心的人,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位學長之前造下孽的緣故。
“是真的擔心他啊?”Type問道,當知道這個理由後他的語氣軟下來了很多,San哥也回答道:
“壹部分,但大部分……”高個子頓了壹會,然後真誠地笑道,與他所說的話格格不入。
“……捉弄小盆友很有趣啊,像熱鍋上的螞蟻掙紮來掙紮去……哈,有趣。”“混蛋!!!”不用懷疑是Type咒罵的,並且還沖過去想揍他,San哥也只是仰天大笑著走了出去,直到只剩下了安靜。
之後,Type就疾步走來站在Tharn面前。
“我討厭妳的學長。”
“我知道。”Tharn回到,看著眼睛裏閃爍著可怕光芒的人。
“我不喜歡他來糾纏妳。”
“嗯,我知道。”
“我不喜歡看到他和妳在壹起。”
“額”
“我不喜歡他壹副了解妳每件事的樣子,不喜歡他親妳時的感覺,不喜歡妳他媽是他的初戀,而且重點是……我討厭醋壇子打翻的感覺。”
最後壹句話讓Tharn定住了,看著來抱住他的肩膀重重地嘆了口氣的人。
“額,我承認了,我吃妳的醋,Tharn。”
難以置信這麽簡單的壹句話讓Tharn露出了微笑,以至於收緊了懷抱讓身體緊緊的貼在壹起,然後以自我為中心的人呢喃道:
“然後對不起。”
“對不起什麽?”Tharn滿臉笑意地問道,看著Type放下了壹點偏見,他也松了口氣。
“對不起我從來沒表現得像個合格的男朋友,我……我會努力接受現在我正和男生交往的事實的。”
“妳不用勉強自己,每個有妳這樣遭遇的人要改變想法都不容易。”像他這樣差點就被強暴的人能走出這麽遠已經是萬幸了,但Type反而搖頭道:
"其實不想承認的,但妳學長說得對,我太任性了……但像這樣任性的我並不想跟妳分手。"
Tharn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但他願意承認不想跟他分手,讓這個從未與誰交往過這麽久的人露出了大大的微笑,有種無法言說的放心,因為心中的負擔難以置信地減輕了。
雖然交往了,但他害怕所有的都會像以往壹樣沒有結果,越是Type他越害怕,但很開心Type是說出不想分手的壹方。
因為他也不想跟他分手,就連想都沒想過。
“我應該去感謝壹下San哥吶。”Tharn邊說邊把對方抱得更緊。
“要想和睦的話不去見他是最好的,混蛋男朋友!”Type推開了他的肩膀,強硬地說道,然後就撇嘴道:
“說得好好的,不要把他的名字扯進來,他覬覦著妳的屁股,但妳記好了……”南方小夥頓了頓,然後高揚起嘴角,更自信地說道:

“妳是我的人!”
他輕輕地壹拳撞在鼓手的胸部,然後就轉身離開房間。
“去哪兒啊?”
“把扔在樓下的東西拿上來啊,我差點就拿海鮮蘸料砸妳學長的頭了,但手軟了,要是我的東西不見了,我要來找妳算賬!”
說完,他就立刻走出去了,但Tharn覺得……Type通紅的耳朵表明勇敢的把這些全部說出來的他是有多害羞。
這件事讓Tharn知道了……Type真是難以置信地愛吃醋呢。
然後像他這樣被吃醋的人也是相當……歡喜啊。

最夯BL同人小說分享網的小編就給您 TharnTypeTheSeries小說第37章介紹到這裏了,Type總算宣示主權,小編也忍不住為Tharn開心,而這裏的san哥真的很好地助攻了壹下,只是開玩笑也要有分寸,不要隨意親吻別人好麽!繆哥糕弟cp原著小說果然很甜啊!請期待我的下次更新!

文章來源:天腐泰劇字幕組 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刪除

上一篇:真愛墨菲定律bl耽美小說:Tharn出轨?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