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rn&Type第39章-軍隊之家

Tharn&Type第39章-軍隊之家

今天最夯BL耽美文網的小編繼續分享泰劇BL劇真愛墨菲定律又名與愛同居原著小說第39章, 這壹章實在有些搞笑的劇情,Type得氣得咬牙切齒呢!不過肯定不像小編媽媽那樣的咬牙切齒(ps:我媽每次生氣說話都要咬牙切齒),不過帶回去見家長的,還是很棒的嘛!

“今天我晚點回來噢!”
“去哪裏?”
“去Kong哥的店裏,整個樂隊都去,可能要聊很久。”
“嗯嗯!”
“妳可以先睡呀。”
“幾點回來?”
“要等我是嗎?”
“貧嘴!”
“我不確定啊。”
“隨便妳咯。”
“舍不得我是嘛!”
“想找死啊!”
“嗚嗚嗚…”
在陽光仍強烈的傍晚,大學足球隊的這些隊員們還在努力地練習,只有上個學期剛加入球隊的大壹新生,懶散地來坐著玩手機,旁邊還有壹個要背去給學長們的裝有冰塊的水瓶。
請允許我偷懶5分鐘不會讓大家渴死的啦!
隊友想暫時按掉接連不斷的電話,當深愛的對象氣死時(幾乎想殺了他),發Line來說今天會晚點回去,Type也沒說什麽,因為知道最近他忙著店裏樂隊的事,而自己也忙於足球隊的事,,可以說扯平了誰都沒有錯。
最近兩個人都感覺疏遠了。
距離San哥的事,到現在已經過了壹個星期了。不僅各在壹邊也各自忙於自己的事,他們正在進入考試季,所以,雖然在壹起,但Type反而覺得最近他們各過各的,自己忙自己的事,他也忙他自己的事,只有唯壹的壹件事跟原來壹樣沒變。
那就是性愛!
不管回來多晚,他都能爬上床,而自己也是,當他提出來,我每次都答應。
那個彎下腰來看著手機的人想著,想到不少那個令人厭惡的長城,甚至想念最後壹次去Jeed姐店裏的事,以至於要不停地打字。
“妳別臉皮厚好吧。”
“妳說的是自己吧。”
“我臉皮不厚,我性急。”
當Tharn回信息過來時,南方男孩就嘴角翹起,堅定地回答道“額,我性急,但妳別厚臉皮地去打擾別人噢,因為這個性急的人將會跟這個詞壹樣性急給妳看。”
“Type,妳在幹嘛,妳最近玩手機太入迷了噢!”
以前幾乎以朋友般親密的語氣跟Tharn的互動,比現在頻繁,像Champ出名起來回頭率更高了,甚至看他正在來回飄動的球服直到看到很酷的身材,前拳擊手,觀眾覺得,尼瑪的,打不過Tharn。
Tharn是個多好的男人呢,肌肉漂亮,但沒有力量,而Champ的手臂像螃蟹鉗,肯定不知道這是手臂還是大腿,話說我欣賞Tharn算什麽回事呢。
“噢,在和妳說的那個女朋友聊天是吧?”他自顧說著,讓聽眾點頭勉強接受。
“話說,漂亮嗎,那Puifai比得上嗎?”
轉動眼球之前,Type壹臉茫然了壹下。那家夥認為我對象是個女人呀!
“應該漂亮吧?”壹想到現任對象的臉,然後差點笑了出來,當想到他是女人的畫面,就幸災樂禍道 “如果是壹頭長發,哈哈…”然後就忍不住笑了起來,越是想到Tharn臉上披著長發像吊墜壹樣,讓聽者理解成其他意思。
“噢,短發女生,喜歡短頭發的也不說。”
“嗯嗯,話說,妳有什麽事啊?”當他扯遠時,Type就立刻轉移話題,直到前拳擊手那家夥打那怎麽看都悲傷的臉,打趣而不是可憐。
“考試的事,給我補習壹下唄。”回歸正題,當然沒能來找Nam的Champ也這麽說,然後舉手壹起加入,用暴力的語氣說話。
“好嘛Type,誰會相信像妳這樣每次都遲到、翹課的人會學習厲害,幫我壹下嘛,至少讓我及格吧。”額,誰會想到上個學期身體出問題不敢去上課的人學習會這麽厲害,直到成績出來,每個人都驚嘆不已。
事實上,Type是那種善於動腦的人,後來有段時間和那個只會用武力不動腦的Tharn在壹起。
叮鈴…
在回答朋友的話之前,電話鈴聲又響了起來,使得Type彎下腰來看手機屏幕,然後解鎖進去看。
“考完試後壹起去約會吧。”
簡短的信息,看信息的人皺著眉頭,但必須回復。
“什麽約會呀?”
“就是和對象去約會,有這麽難理解嗎?”
“別打趣啦!”
“我沒有。”
“我好好地邀請妳。”
“去嗎?”
“我為什麽要去?”
“因為我要讓妳變心軟。”
“我很硬嗎?”
“等今晚幫忙變軟。”
“該死的。”
“去吧。”
“已經有壹個多星期沒和妳出去了。”
“這次好說。”
“嗯嗯!”
“今晚妳早點回來。”
“現在我很堅強了。”
這不是對他心軟啦,只是壹想到Tharn用禮貌語對他說話那臉色就笑死了,直到他不得不同意!
那個收好手機放進包裏的人思考著,然後擡起頭來。
糟糕!把Champ那家夥忘了。
“我才知道,妳也會做出壹副正在戀愛的表情。”他說的是壹邊用手指做微笑動作壹邊高興地笑著。
“什麽墜入愛河,妳踢球踢過頭了嗎?”當然,Type在很短的時間內轉換了語氣,但不確定自己要怎麽做, 直到試圖打擊無情的臉,說話語氣冷酷使得Champ那家夥笑話,然後他又問了之前同樣的問題。
“同意給我補課嗎,妳會有福的,妳對象會愛妳戀妳的噢。”
“還有這樣的啊,給妳補習了,對象會愛我死去活來的,妳當妳是魔油啊” Type搞笑地回答,引得前拳擊手哈哈大笑的。
“那我每晚念經祈禱佛祖保佑妳的對象對妳愛得死去活來的,幫幫我嘛。”他還不停地請求著,讓那個心情正好的人只是嘴角上揚微笑,起身提著裝冰塊的水瓶即將走去球場邊,但還是好心地點點頭說道:
“嗯嗯,我幫妳,但妳不用浪費時間給我祈禱了。”Thiwat說完轉過頭來皺著眉頭地看著Champ,然後就聳聳肩,自信地說:“只是這樣我對象就愛我愛到無法自拔了。”
“哦謔,妳這家夥,從什麽時候開始變得這麽自信啦混蛋!”
南方男孩對後面傳來朋友的大呼小叫聲不感興趣,只是拿裝冰塊的水瓶去給師兄們,聽到No問道Champ這是怎麽啦,在另壹邊絞盡腦汁的。他沒回答,只是狡猾地笑,還有信心十足地笑。
Tharn那家夥迷戀我比什麽都好。
以前認為男人對他迷戀太肉麻了,不過現在,尼瑪的比想象中要好。
“很高興妳願意來。”
“我是壹個有同情心的人,看到某些人煩得要死,所以心軟發發善心。”
“狗嘴裏吐不出象牙!”
壹輛豪車裏面,坐著壹對男生正在心情愉快地聊天,高興的理由有兩個,
壹是期中考試在昨天下午就結束了,二是按照約定他們倆正好壹起出去玩。
自從大家各自忙著考試的事之後,然後Tharn就再壹次問舍友以前提過的問題:壹起去約會嗎?
壹開始,南方男孩還罵道什麽鬼約會啊,然後每次出來壹起吃飯,這不是約會是什麽,直到Tharn只是重重地嘆了口去,看著那個不懂浪漫的人,但還是冷靜對待。重復問了好多天,聽者還是願意答應,從第壹次邀請心裏就同意了。
偶爾出去走走也好,在房間裏悶悶不樂的,然後做的都是類似的事直到受不了那種氣氛。
“狗都不吃,妳卻在這裏吃。” Type笑得很陰險,看著那個重重嘆氣的人,然後Tharn也點點頭笑了。
“嗯,很美味。”
“呵呵!”壹鬥嘴他就敗下陣來,南方男孩把頭轉出窗戶那邊,看著陌生的街道,於是問道:
“話說,妳這是要帶我去哪裏,妳還沒告訴我。”開車的人轉過頭來微笑著,同時他的眼睛滿意地閃閃發亮。
“如果說了,就不是驚喜啦!”
Tharn那樣說,如果是別人,應該興奮得想知道他要帶去哪裏制造驚喜啦。但Type反而有壹點說不準的感覺,Tharn那家夥看起來太過熱情了,太想帶他來了,看起來更多的是陰謀,所以不信任。
如果Tharn不陰險,我就是仙女下凡啦!
“要把我騙去哪裏呀?”不得不壓制語氣問道,開車的人只是聳聳肩,然後轉回頭去看前面的路,假裝無故專心開車。
“妳這家夥要帶我去哪裏呀!”
“到了妳就知道了。”這樣的回答讓人心裏不太舒服,不得不安慰自己應該是太多了。該死的Tharn是個擅長照顧別人的人,如果增加壹些浪漫的事應該對他的甜蜜不會起雞皮疙瘩。
如果太膩了就罵他好了。
那個試圖讓自己靜下心來的人思考著,壹直看著路上的風景,同時自己預感很準的。
“Tharn,這是誰家呀!”
此時,想要問Type感覺怎樣,應該是比水牛腦袋還笨吧,雷克薩斯紅色小車駛進萬裏挑壹的貴族村莊來的那壹秒,他才覺得自己有多笨。因為他應該不會帶來村莊的俱樂部裏遊泳,或者在村莊的飯館裏吃晚餐吧。他肯定帶進某棟房子裏,而且他又不是笨蛋,於是Type很快就知道了他帶到了什麽地方。
他家,該死的!是他家。
心裏知道,但為了確定還是問了他,開車的人只是把車開到壹棟房子的門前,按了兩次門鈴,關著的門就往壹邊推開了,讓車前的布娃娃突然轉過來想找茬似的看著。
如果有人開門,就說明有人在家。
如果有人在家,肯定在來之前就已經有人知道了有人會來。
而且如果有人知道Tharn要來,他怎麽會不知道Tharn要帶我壹起來。
他這是把我騙進家門嗎。
“Tharn,轉過來馬上跟我說清楚!” Type的想法促使他拉住開車人的肩讓他轉過來,而Tharn只是嘴角翹起微笑著,安靜著不說話不吭聲,也不開口,除了單手倒車進車庫裏,不關心另壹只被拉扯得差點斷的手臂。
看樣子Type很生氣,氣到想掐他的脖子,但害怕讓這輛漂亮的車推到車庫邊。
“就妳看到的那樣,來約會呀。”
“該死的這是妳家啊!” Type喊道,現在胸部那塊肉熱透了,感覺又擔心又心緒不安的,而且生怕有誰從家裏出來煩躁不安的樣子,使得兩只手緊緊地拉著對象的手臂,而且比之前拉得更緊啦。鼓手輕微皺眉的樣子,然後轉過頭來進行目光接觸。
“餵,都知道我帶妳來了什麽地方,幹嘛還問。”
“Tharn!”聽者克制著聲音叫道,告訴妳我生氣了,氣得七竅生煙,而這個家的主人卻只是笑臉回應,而且還
啵!(接吻聲)
啪!(打耳光聲)
“混蛋!”他就彎下腰按了下臉頰上的鼻子,讓那個手快的人將手背撞到脖子上,就連Tharn自己都輕輕地叫喊,但都比不上Type咒罵出來,盯著他的臉想找茬,還瞥了壹眼房子,擔心有人會探個頭出來。
看樣子看著的人也停止了打趣,因為他臉開始變嚴肅了。
“妳別生那麽大的氣嘛。”
“如果妳是我,妳不會生氣?妳騙我!”
“那我不騙妳的話,妳會來嗎?”
“不會!”當然啦,誰敢去對象家裏呀,再重復壹遍,對象還是個像水牛壹樣混蛋的男人,連自己也像個混蛋,只是他是白水牛,而自己是普通水牛罷了,誰家會接受那樣的男人作為兒子的對象呢?
內心的想法使得雙眼閃出更銳利的光想要砍脖子,Tharn只是嘆息。
“就是這樣,我想帶妳來找我哥,他想見妳。”
“幹嘛想見我呀!”
“他想知道是誰的魅力這麽大能讓他弟弟失去理智不願意回家。” Tharn的回答使得聽者臉色蒼白,因為怎麽聽都像在說他是個讓Tharn失足的人,看著鼓手伸手過來拍肩膀,然後用安慰的語氣說:
“Thorn哥真的想見妳,San哥事先告訴他了,所以我哥想知道妳是怎樣的人,不用擔心,今天爸媽不在,我妹也去學鋼琴了,休息日保姆也不來,只有我哥壹個人在。”
"那幹嘛不約在其他地方呀!”
額,如果壹開始就跟他說壹個人來見他哥哥,Type自己應該會比現在冷靜些,當好幾次告訴他Thorn哥壹開始就很清楚他們倆人之間的事,這樣應該就不會等於跟家裏所有人見面,讓人感到深入脊髓般害怕。
“我哥懶得出門,他說至少妳能認識我家。” Tharn那家夥那樣說,連Type自己都想要爭論說確定是這個理由嗎,但還沒能來得及做些什麽,或比傷害Tharn的身體更嚴重的事。
篤篤篤
自己這邊的敲窗戶玻璃聲輕輕地響了起來,使得靠窗的人轉過頭去看。
該死!
他罵的不是敲窗戶的人,只是罵自己,當看到另壹張臉時,心快要跳出胸口外面來啦。
現在不用說,Type也知道這個醫生是誰了,是Tharn的哥哥。
Thorn哥,跟Tharn長相不同的男人,弟弟的長相比較像那個美國人奶奶,能看出血液中流動有西方血統,而他的哥哥,長相傾向於攜帶壹點中國血統的泰國人風格,只有正在透過車窗凝視著的眼睛是棕色的,給Type的感覺是這兩兄弟是壹樣的。
雖然看起來長得不像,但尼瑪的身材跟他哥相像。
“怎麽樣啦,Thorn哥。”車主人先走下來跟哥哥打招呼,讓那個用手臂撐著車門扶手的人擡起頭來,然後退後讓Type呼吸壹下。
“看到妳們還不下車,所以過來尋,Tharn我的臉很怪異還是什麽。” Thorn這麽問弟弟,讓聽者覺得好笑。
Tharn的哥哥臉不怪異啦,怪異的人是Type才對。
這是那個打開車門從車裏下來的人的想法,試圖讓自己平靜也不行,明白去對象的父母家裏時是什麽感受了,就是這種感覺啦!
如果在外面見面,而他不知道前面的男人是Tharn的哥哥,Type發誓除了不害怕,還可以如無其事地爭辯,但當知道這是對象的家人,看他的眼神要變了。
知道要有禮貌,知道自己要做好,知道要讓他哥哥刮目相看。
這就是進入對象家時的感受。
“額,哥,妳好!”甚至舉起手來有禮貌地行合十禮,不太能笑得出來。
“妳好,我叫Thorn,妳叫Type是嗎,曾經多次看過妳的照片了,看起來真人比圖片要好呢。”他哥哥微笑著打招呼,但從頭到腳把他看了壹邊,那眼神使得Type覺得冷到脊髓裏了。
那哥哥的眼神比人還要可怕。
“看過照片?”
“喔,Thorn哥他正在跟進妳的IG” Tharn那混蛋代替他哥回答,作為對象這樣子讓人想要刮臉。
幹嘛不告訴我他來跟進IG!
“哈哈…我喜歡槍擊,有關弟弟的事更是特別地喜歡多管閑事。進家裏去吧,看樣子Type不知道被帶到這裏來。” 友好的態度讓他開始放松壹些,快步跟上這個家的主人,進入大房子裏,就像…。
“哼哼!”

“唉喲!”
旁邊的人笑的很欠揍,所以踢他肘關節,直到他跌倒下去。
“唉,Tharn怎麽了。”他哥轉過頭來問道,只是和人握了握手,即使忍不住想笑得要死。
“沒有,Thorn哥,沒什麽。”當弟弟那樣說,於是他哥就點頭,但在進家裏之前,高大的身軀就停了下來,然後就轉過頭來看著。
“噢,今天公主在家裏,不會說什麽的。”他大哥說道,讓聽者頓時皺眉,轉過去壹臉茫然地看著對象的臉好像在問公主是誰,而且使得Tharn也跟著皺眉。“唉,今天有鋼琴課呢。”
“哥哥說漏嘴了告訴我Tharn會帶…額朋友來家裏,所以公主想見壹下。” Thorn哥沈默了壹下,然後有點為難的樣子,但更為難的是Type,他開始猜得出來公主是誰了,不就是Tharn的妹妹嘛。
“Tharn哥來了。”壹問完,他妹妹就從家裏走出來了。
漂亮可愛的小女孩Thanya做這壹對兄弟的妹妹很相稱,小女孩臉蛋漂亮,個子小,笑容甜美,但遲遲不走進來是因為看到哥哥有客人在,只是站著門口舉手做合十禮打招呼,直到Type很快地回禮。當遇到兄妹幾個人數齊全聚在壹起,羞怯開始倍增。
“妳好!”
“嗯,妳好!” Type說話聲音沙啞,不敢相信自己會害怕十歲的小孩,十歲的小孩就轉過去對著站在中間的哥哥笑。
“Tharn哥,Tharn哥要是回家要先告訴我噢,如果Tharn哥不說,我都不知道呢。”
“Thanya,我只是回來壹下噢。”站在中間的人也沒想到妹妹在家,但因為覺得妹妹還是個沒長大不懂人事的孩子,於是當事人就走過去抱著妹妹,招手叫Type過去介紹給妹妹。
噔….
在Type走到Tharn的旁邊站立之前,好好的大門就被打開了,於是兩兄弟轉過頭去看。
“嘿!” Thorn和Tharn同時叫了出來,連客人自己也身體僵硬,由於有車進家,表示肯定有人回來了,想到剛好跟小妹妹說的壹樣。
“Thorn哥說Tharn哥要帶壹個特別的朋友來,我就打電話告訴媽媽和爸爸,讓他們趕回來了。”
糟糕!
此刻Type真的只能想到這個詞了。
遇到兄妹幾個已經很糟糕了,但現在連爸媽都回來了,真是糟糕透了!
此時,家裏的客廳內氣氛像壹個安靜的墓地,再加上在墓地時更幽寂,而不是在清明前,而Type正坐在壹個單人沙發上,對面有正坐在壹起的壹對家裏的長輩,下來壹點是家裏的二兒子,同樣笑不出來。
Tharn那家夥不知道爸媽會回來,而Type更加不懂了,我壹點兒也不知道妳帶我來妳家。
“妳叫Type是嗎?”
呼!
“嗯,是的。”
剛感覺有點緊張的Type,吃驚疲憊無力,汗流浹背,連回話都口吃了,不太敢看長輩的臉,不得不看著面前的橙汁。
但請問,誰敢喝呢。
對於Thiwat來說,原本就不是個容易和別人套近乎的人,更別提跟長輩打交道了,他又不是那個家夥跟誰都能打成壹片,所以放在膝蓋上的兩只手緊張地擠在壹起,瞥了壹眼門框,然後發現大哥和小妹在不遠處觀察情況。
這要遷怒於誰。
Tharn那家夥帶來也不說壹聲。
他哥哥嘴巴又不緊告訴妹妹。
他妹妹又說漏嘴告訴爸媽。
我應該遷怒於這三個該死的家夥嗎!
雖然表面上Type還能保持著平靜的樣子,但他的內心感覺被吞噬了好幾個洞,因為他真的很明白第壹次去對象家裏的感受。
尼瑪的壹切都害怕,如果他父母不喜歡他呢,不可能會喜歡的啦,我是個男人。
自問自答,甚至感覺要被吃掉。
“認識很久了嗎?”他媽媽是個美麗的女人,壹笑起來就讓人覺得她是個溫柔的女人,但看過來的眼神使得被看的人恐懼。
“嗯,不久,上個學期認識的。”
“因為住在同壹個宿舍?”而Tharn的父親是個骨架大的男人,壹看就知道Thorn哥和Tharn遺傳誰了,還有眼睛很敏銳,好像洞察壹切使得來訪者只能吞口水。
“是的。”
“所以壹起住在外面的宿舍?”他爸爸繼續問道,讓Type深吸了壹口氣。
都到這個階段了,還怕什麽呢,最多也就被他趕出家門。
“是我壹開始想住在外面,只是我爸不允許,他想讓我認識更多的朋友,剛好Tharn願意共享宿舍,所以我爸給我住在外面。”差點了,差點就超級禮貌地叫Tharn那家夥啦,不得不改口。
此番行為導致聽到來自另壹邊咕嚕咕嚕的笑聲,
突然
當然,Type轉過去眼神無情地看著,但無法對他做什麽,出來通過眼神傳遞:我緊張得要死,而且等我解脫的時候,我就把壓力強加在妳身上!
“來這邊住,家裏離學校遠嗎?”他媽媽問道。
“我父母在素叻。”
“其實,應該說他家在帕岸島吧,媽媽。” Tharn那家夥補充道,他媽媽點點頭,然後轉過來看他的眼神帶著更多是無故的擔憂。
“那在這裏沒有親戚嗎Type。”
“額,不是的,我有個伯母在這裏邊,其實我從初中開始就來曼谷讀書了,來這邊跟伯母住在壹起,上大學後才請求爸爸去外面住的。” Type趕緊搖頭,說給他們聽,並且感覺不到自己正在被調查,絕對還會追問過往。
“嗯,至少有親戚在這邊,有什麽問題還有人幫忙。” Tharn的爸爸也說道。
“啊,是的。”同時Type只能幹笑著回答,心怦怦直跳,另壹方面應該不會問那樣的問題吧?
“住在壹起覺得怎麽樣?”
就是這樣的問題。
南方男孩看了壹下自己的對象想了想,因為不確定他爸爸需要哪種答案。
噢,很甜蜜,壹個星期要了不止三次,還是說也沒什麽了,就壹直在壹起,像平常的夫妻生活,打死也不能說呀。
“我的意思是Tharn沒給妳添亂吧。”雖然他爸爸又補充了壹下,但聽者也知道正在調查他和Tharn怎麽相處的,而不確定的是他爸媽是否知道坐在面前的這個人和他二兒子的關系,能肯定的是Type高興極了,對象沒有直接告訴家人他是誰。
如果他說了,今晚他死定了。
即使現在Thiwat敢告訴別人說自己有對象了,但不是說他做好了心理準備在第壹次見面就被他家長輩討厭,老實說,想讓他們喜歡自己,但別把他想象成談婚論嫁即將入門的媳婦呀!
所有想法都糾結在壹起,使得當事人啞口無言,不知道怎麽回答才好,雖然客廳裏開著空調冷冰冰的,但Type感覺到冷汗滲透到整個後背。
“沒有啦,Tharn沒給我添亂。”
厲害的人也使不出來招的樣子,身子萎縮幾乎被沙發吞沒,使得兩位長輩相互看了壹眼,Tharn同時插話進來。
“我們兩個分工合作哦爸爸,我就負責打掃房間的衛生,Type他負責洗碗做飯,衣服就輪流著誰有空就拿下去洗,但我的校服拿去店裏熨,Type的校服他自己熨。”家裏的兒子擴展道,讓他媽媽好奇地轉過頭來。
“孩子,妳還會做飯嗎?”
“嗯,是的,剛好我伯母,兄弟姐妹們都忙著工作,所以我就成為那個做飯的人。
“真棒,Tharn什麽都不會做,壹個人住我都擔心他是不是只吃便利店的食物呢。”他媽媽看起來比之前更滿意他了,讓那個想對他媽媽說謝謝的人,天生適用於廚房工作的小子,開始寬心了些。
“不是啦,我做的飯只是能吃而已。”
“但Tharn不會做飯的毛病很嚴重的,甚至炒雞蛋還比不上妹妹呢。”當說到這個話題,Thiwat就瞥了壹眼那個做飯糟糕的人,然後就翹起嘴角笑了。
“他也會炒的,但有漂亮的也有像燒焦的葉片的。”壹開始點火,Tharn就轉過來用兇惡的眼光看他,但嘴角反而笑著,而且使得看著的人心有余悸極了。
笑容很帥,但面相兇惡,兩者都有點威脅,當Type正說到他的事時心裏還歡喜著。
“但那個焦的我自己吃了,讓妳吃好看的那個。”
混蛋,別在妳父母面前賄賂我啊!
該死的Tharn尼瑪的壹副高興欠揍的樣子,眼神明確地說這個狗不只是朋友,直到那個笑出來又開始慢慢收起笑容的人,看了壹眼他爸媽,好像在觀察著,然後好好的他媽媽就起身,他暗暗畏縮了壹下。
“是…”妳要找怎麽借口呢!
他能做到的只有開口,然後不知所措地閉口不語,知道只是太焦慮了,因為害怕長輩不喜歡他們所聽到的。
“好啦,我覺得我進廚房比較好,看到兒子不是想的這樣的然後鬧別扭,等下我進廚房大展廚藝比較好,但我達到金牌廚師了哦。”看樣子,Tharn的媽媽看起來反而有火氣多於不滿意呢,還快步走去另壹邊,讓客人啞口無言。
“嗯。”
“怎樣都要留下來吃個午飯,不,留下吃完晚飯,如果有人來幫忙吃,他媽媽應該很高興。” 同時他爸爸也笑著說。讓聽者勉強接受,想回宿舍都不行啦!
“好的。”
“不用幹麽客氣,我只是想聊聊天,沒說什麽。”他爸爸那樣說,讓聽者整個人非常震驚!
這麽說表示知道我和Tharn之間的關系了。
這個想法使得Type只能低著頭,繼續保持非常緊張的樣子跟對象的爸爸說話。
二兒子也盤腿而坐壹副全心喜愛的樣子看著他。

最夯BL同人小說分享網的小編就給您 TharnTypeTheSeries小說第39章介紹到這裏了,恭祝type徹底打進老攻家內部,Tharn的家人也很開明,其樂融融也!繆哥糕弟MewGulfcp原著小說果然很甜啊!請期待我的下次更新!

文章來源:天腐泰劇字幕組 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刪除

上一篇:真愛墨菲定律bl耽美小說: 如果是這樣的壞……倒是很中意啊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