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夥伴們腐文網站要記得點擊收藏哦,側邊欄底部的廣告也幫忙點擊下,賺些小廣告費來給網站續命用的,辛苦了,萬分感謝!

Tharn&Type第48章-前任VS現任

Tharn&Type第48章-前任VS現任

今天最夯BL耽美文網的小編繼續分享泰劇BL劇真愛墨菲定律又名與愛同居原著小說第48章, Type真的很理智呢,把防禦工作做得很好呢!哈哈!前任VS現任,肯定會是現任贏啦!不過看到這裏了,其實Tar性格並不討人厭我覺得,只是既然分開了,就不要逗留過去!

‘Tar,以後我不會再來見妳了。’
‘可是……’
‘如果妳真的愛我 ,算我求妳了,我不想再和男友有什麼誤會了。’
‘……’
想起十分鐘前和前男友的對話,Tharn深深地嘆了口氣,他還記得Tar那受傷的表情,最讓他印象深刻的是,是Tar那可憐憂郁的眼神。
Tharn不知道為什麼Tar要用那種眼神看著他,但他最後還是擡起頭來對自己說……
‘祝妳的男朋友好運,不要是和我們壹樣的結局。’
Tharn感覺到Tar好像要說什麼,但最後也沒有說。但Tharn也沒有想要再追問他,因為他早已在內心暗暗發誓,不會再和他見面了。
“九點半了。” Tharn看了壹眼手表,沒想到自己和Tar聊了這麼久,不知道Type有沒有自己先吃飯?
想到自己的男朋友,Tharn的心情又變得沈重起來。
“不要再想了,這件事已經結束了,妳還老想著它幹什麼?就讓它過去吧!” Tharn這樣告訴自己,找到鑰匙開門,但是……
“睡著了嗎?”
房間裏壹片漆黑,Tharn不得不摸黑走進去,去找墻上的開關。平常這個時間Type都沒有在睡覺啊!
“怎麼!還知道回來啊?”
Type坐在餐桌上,突然出聲,把Tharn嚇了壹跳,更讓他吃驚的是Type的表情。
Type滿臉沮喪、痛苦,更重要的是,他現在看起來像是要殺了Tharn壹樣。
“妳怎麼了?為什麼不開燈啊?” Tharn努力地擠出笑臉,問Type,但對方沒有壹點回應,眼神呆滯地問:
“妳去哪了?”
“去Jead哥的店了。” Tharn假裝淡定地回答,但內心忐忑不安。
看Type的表情好像他已經知道了。
“去見誰了?”
“去見Song了啊!” Tharn也不想說謊的,但是之前他已經說過他要去見Song了,所以現在也只好和之前的回答保持壹致。但他的回答讓Type更加確定了自己的猜測,他盯著Tharn,追問。
“我再給妳壹次機會,妳去見誰了?”
“……”
Type突然提高的聲調讓Tharn啞口無言,怔在原地。他已經猜到,Type知道他去見誰了。他長長地嘆了壹口氣,老實交代。
“去見Tar了,他是Tum的弟弟,也是我之前的朋友。”
Type緩緩地起身,慢慢地走到他面前,對著他笑。
壹邊笑壹邊用力地揪住了他的領口,怒吼道。
“妳為什麼不說他是妳前男友!” Tharn立馬低下頭,不是說要逃避Type的怒火,而是在心裏思考是為什麼Type會知道這件事,盡管沒做錯什麼,但Tharn還感覺很難受。
他覺得自己現在就像壹個被妻子捉奸在床的丈夫壹樣。
“哼!不要擺出壹副為什麼我會知道的表情,我不傻,不是每天只會低頭犁地的笨牛,怎麼會不知道妳在撒謊?我知道我現在像只瘋狗壹樣,到處發瘋亂咬,心急,但我也只對自己的男朋友這樣。妳以為我察覺不出妳的異常嗎?怎麼樣?妳那小男友的滋味還和以前壹樣嗎?還合妳的心意嗎?”
“Type!”Type諷刺的話讓Tharn加重了語氣,但這並不能讓Type停下來,相反,他笑得比剛剛更大聲了。
“怎麼?妳要說什麼?我哪裏說錯了?他沒有哭到妳心裏去嗎?”
“不是妳想的那樣,我們倆什麼事都沒有。”
“要讓我怎麼相信撒謊成性的妳?”
Type聲嘶力竭地喊道,臉上已經沒有了笑容,只用失望的眼神看著Tharn。
Tharn躲避著他的眼神。
他沒有方法反駁。
說謊。很多人認為撒謊的原因有很多,所以才會有善意的謊言出現,有時候,撒謊是為了讓大家心裏好受些,是為了他人好。但不管怎樣,撒謊就是撒謊,他已經對Type不誠實了,這是不爭的事實。
“怎麼不反駁我?反駁我啊!回答我啊!” Type沖著Tharn大喊大叫,希望能得到他的回應,但Tharn只是怔怔地看著他。過了好久,才慢慢地說。
“對不起!”
這句話讓Type放開了Tharn的領口。
“但我和Tar真的沒什麼。” Tharn努力想證明自己的清白,但是Type的表情卻像是在逃避這個問題。這是第壹次Tharn看到Type這麼受傷的表情。
“額,我相信妳們之間沒什麼,如果我們倆在壹起,不止要花這點時間。” Tharn很開心Type相信了他,但是……
“妳的身體沒有出軌,那妳的心呢?”
Type接著用沈重的語氣問道,盯著Tharn,眼神裏充滿疑惑。
“妳有沒有被他動搖了?”
“……”
這個問題Tharn同樣回答不了。
Tharn向Tar攤牌說他選擇了Type,而且他也不會再和Tar見面了。但現在要他當著Type的面把這些話說出來,他卻壹個字也說不出來。明明很簡單的事情被這麼壹搞變得很復雜。
Tharn的沈默讓Type眼裏的希望慢慢消失。
“Tharn,回答我啊!妳有沒有被他動搖?”
“……”
“回答我呀!告訴我說妳沒有被他動搖,我就相信妳說的每壹個字,說出來啊!妳說啊!說啊!” Type嘶吼著,再壹次抓住了Tharn的領口,用力的搖晃他,想要從他嘴裏聽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但是Tharn還是壹個字都沒說。
他沒有辦法回答這個問題,他能說的只能是:
“我最愛妳。”
他也想說謊,但是壹看到Type的眼睛,他就無法撒謊了。他承認他現在對Tar還有感覺,但是他也永遠不會背叛Type的。
這不是Type想要的答案,他用力地推開Tharn,苦笑著說。
“妳覺得我要相信壹個連我的問題的回答不上來的人嗎?”
“但是Type,我什麼都沒有啊!我發誓以後不會再和Tar見面了。”
“我不想在這個房間裏聽到這個名字!”
這個房間,是專屬於他們倆的地方。
Type奔潰的聲音響徹整個房間,他用絕望的眼神環視著整個房間。
“妳這個混蛋!”
說完,Type就往門口沖去,想要離開。
“妳要去哪裏?” Tharn著急地問,抓住他的手想要攔住他。
“去壹個再也見不到妳的地方!”說完,Type直接甩開他的手,摔門而出。留下Tharn壹個人楞在原地,他懊惱地抱住了自己的頭。
妳到底做了什麼?我他媽的做的這叫什麼事啊!
他全身失去了力氣,癱坐在地上。
叮咚 叮咚 叮叮叮叮叮咚
“嗷,按壹次我就聽到了,不用再按了。”
從公寓裏出來,Type心亂如麻,不知道要去哪裏宣泄自己的情緒,就獨自壹個人去喝酒了,現在他的心情好多了,他以前宿舍那裏睡也不是個辦法,因為害怕自己會罵Tharn罵道全宿舍都知道他們兩個的事。 他只好坐上出租車來到最好的朋友Techno家裏。
只是在電話裏說自己遇到點問題,Techno就馬上讓自己去他家了。
“幸好我爸媽去華欣看我外公了,不然照妳這種按門鈴法,壹定會被我媽罵的。” Techno壹邊給他開門,壹邊抱怨到。但現在Type已經沒有心情和他頂嘴了,只是慢慢地說道。
“讓我在妳家過夜吧。”
察覺到Type的舉止很異常,Techno這才轉過頭去看他的臉,並讓他先進來再說。
“妳和Tharn兩人出問題啦?” 其實不難得出這樣的猜測,因為不回公寓睡覺的原因有很多,其中壹個就是和室友出現問題了,所以才會不想回去。Type沒有回答他,但Techno也知道了他的答案。他把Type帶進來。
“要吃點什麼嗎?我媽不在家,現在家裏就只有泡面了。” Type沒有說什麼,只是搖了搖頭。他看起來心裏藏了很多事。如果把它們說出來,可能就不會這麼痛苦了。
“好,不餓就不餓,那去睡覺吧。” Techno說道。於是 Type在壹起擡起頭,跟在他後面上樓去浴室。半路他看到另外壹個房間裏的燈還亮著,從房間裏傳來打遊戲的聲音。Techno解釋道:
“是Technic。”
Technic是Techno唯壹的弟弟,上次來他家的時候就見過。
走進Techno的房間。
“我睡地上也行,給我個枕頭就好。” Type對Techno說,Techno把枕頭扔給他,他就立馬躺下去,閉上眼睛。腦子裏壹直在想著剛剛發生的事情。
Tharn的心出軌了。自己曾經那麼信任的人如今違背了我們的誓言,讓自己心如刀割。
現在Type終於知道心痛是什麼感覺,原來就是這個樣子。Type翻來覆去地睡不著,腦海裏想象出Techno和Tar坐在壹起,Tar用充滿愛意的眼神望著他。
“我不知道Techno和Tar是不是和好了。我只知道昨天他和他哥哥和弟弟在商量什麼。不過妳也別想多了。也許他們真的有什麼事呢。不管怎樣現在Techno和Tar他們兩個也回歸學長和學弟的關系了。
學長和學弟!Type最討厭這個詞了,上次是那個San學長,不過Type也知道那個學長是裝的,他們兩個之間沒有什麼,但這次這個學弟就沒有這麼簡單了。
Long說過他是Tharn交往最長的男朋友,而且Type自己也看到了他對於Tharn的影響有多大,最糟糕的是,Tharn對於是否對Tar有感覺的回答。
如果沒有心動,對他沒有任何感覺就應該推開他呀!而不是讓他抱著自己的手臂好幾分鐘都不放。
越想,Type的拳頭握得越緊,感覺就像有人拿他刺向他的胸口壹樣。
Type從來沒有過這種感覺,其實是和初戀分手的時候,也從沒如此心痛過。這種感覺既不是心痛,也不是失望,更不是心塞,比那個更嚴重,比傷心更難受,這種難受是形容不出來的,所以他不得不以這種方式來逃避。
不!我不哭!Type,妳到底想要什麼?
壹個想法突然在Type腦海中浮現。
分手會不會更好?
Type的手握得更緊了。他的大腦支持他的這個想法。這樣也行啊!這樣他就自由了,不用再和男生交往了,可以重新走上正軌,找個女孩子結婚生子,讓父母舒心。
“媽的!”話說出口,Type才意識到自己現在還在Techno的房間裏,於是放低了音量。
我不分!我不想分手。是他把我變成gay的,現在又說讓我回歸正常,讓我壹個人去面對這個身份的轉變,不可能!
Type努力地找各種各樣的理由來說服自己不要分手,是Tharn把他帶上這條路的,現在他喜歡上別人了,就把他甩了?他絕對不會允許的,他絕對不會讓自己走投無路。盡管事實上,Type不願意承認自己不願意放手的事實。
Tharn是我的,是我壹個人的!
Type緩緩地閉上了眼睛,把身體蜷縮得更加緊,看起來好可憐。
“額……我不是有意要幹涉妳們情侶之間的事情,但我有件事壹定要告訴妳。”Techno悄無聲息地從床上坐起來,Type也沒有動,只是安靜地聽他說。
“昨天,在我去實習的時候,我在商場看到Tharn了。我不知道妳們是不是以為這件事吵架的,但妳離開公寓是不是因為他去見了那個皮膚白白的高中生?”
“我說什麼的!”說到這裏,Type突然就從地上坐起來,看著Techno的眼睛,Techno被嚇了壹跳,他克制住內心的震驚繼續說下去。
“額,昨天我去商場買東西,碰巧看到Tharn和那個高中生在壹起,壹開始還覺得說會不會是學弟,但看到他身上穿的校服和我弟穿的壹樣,就覺得很可疑。”
“那個人是不是和Tharn差不多高,皮膚白白的,然後擺出壹副很可憐的樣子?”
“對!我記得他那個時候好像哭。”
“他那眼淚壹定是擠出來的。” Type立馬說道,腦海裏浮現出他擠眼淚的樣子,不管怎樣自己的男朋友壹定拿他的眼淚沒辦法。
如果讓我知道他用電視劇裏反派的伎倆來把博取Tharn的同情!
這個想法讓Type的臉色很臭,讓Techno都忍不住替Tar說話。
“額,那個孩子也是是真的遇到什麼問題了。”
“有什麼問題需要講給前男友聽的?”
“哈?他是Tharn的前男友?” Techno嚇了壹跳。Type就把事情從頭到尾講給Techno聽了,隨便把壓抑在心中多時的情緒全部向朋友傾訴。聽完後,Techno對他說。
“然後妳就得出結論說Tharn變心了?啊!就當我沒說。”聽到“變心”這個詞,Type就狠狠地瞪著Techno,好像要把他吃了壹樣。嚇得他什麼都不敢說了。
“好了,如果那個人真的要來和妳搶,妳再出手也不吃啦。”
“說得妳好像不知道男的的德性壹樣,妳的男的,我也是男的,如果有人免費倒貼妳,妳要嗎?” Type聲音有點顫抖地說,Techno只好幹笑,反駁不出來。
“那妳打算怎麼做?”
這個問題讓Type怔住了,他瞬間安靜了下來,房間裏的氣氛瞬間變得很可拍,以至於Techno都不敢呼吸了。
如果Type要去教育那個高中生,我也要應該要去幫他。
Techno內心想著。
“像我這種人壹樣要當面對質。”
說完,他就拿起了手機。
“妳要幹嘛?要和Tharn攤牌嗎?妳冷靜壹下。等明天早上再打行嗎?等妳冷靜下來再說。”不管Techno怎麼說,都阻止不了Type。他壹個壹個地按下幾天前才記下的電話號碼,然後把手機放到耳邊。
[哈嘍!]
沒有等太久,電話就接通了,對方笑臉盈盈地說。
“哈嘍!我叫Type,是Tharn的男朋友,我有事要……”
[嗶!嘟嘟嘟……]
“餵!不要掛我電話啊!” Type還沒來得及介紹自己,對方就掛斷了電話,Type楞了壹下,接著打,但對方再也不接了。Type沒辦法只好躺下去。
“別告訴我妳打給……”
“額,Tharn前男友,但是他掛了我電話。” Type很不滿意地說。我覺得最直接快速的方法就是和這個高中生直接面對面談,而不是自己胡思亂想,他不是那種逃避問題的人。
這件事必須要解決,但如果讓Tharn去和他前男友談,難不成會舊情復燃,所以還是自己去比較好。
“Techno!”Type突然叫他,讓Techno內心不禁瑟瑟發抖。
“是!Type哥,有什麼要吩咐的嗎?”他直接叫哥,讓Type笑出聲。
“妳說他和Technic是同壹個學校的是嗎?”
“對,妳別跟我說妳想要……” 當聽到Type下面的話時,Techno露出為難的表情。
“明天!我要去學校和他當面對質。”
躲著我是吧?沒事,我無所謂。但是妳要是敢來打擾Tharn,妳就要最好準備來面對我!
“如果哥妳沒記錯人的話,他應該是和我壹樣讀高二。”
今天,Techno要和Type壹起去學校找那個人了。
昨天晚上對方掛電話後,Type就再也沒有打通他的電話了。所以他就去找Technic幫忙了。Technic也很樂意幫忙,於是就點開他們學校的Facebook主頁,壹張照片壹張照片地找。沒過多久,Type就在壹張西方藝術班的照片裏找到了他想找的人,而且這個人好像Technic的朋友也認識。
“看到了,他長得好像挺帥的。”
Technic說道。他下課後,就和Type像朋友壹樣坐在咖啡店裏。守著Tar出現。
“妳不覺得他看起來很討人厭嗎?”
“我為什麼要討厭他呀?”
“吼!Type,我們現在三個人坐在這裏,待會他壹個人出來,要怎麼辦?” Techno問。
“等見到他人,妳們就先回去吧,我自己和他聊就好了。” Type回答道,語氣並不輕松。
“妳要註意控制自己的情緒啊!看妳現在的表情就像要殺人壹樣。” Techno提醒道。他有點不放心,只見Type轉過來看他,笑著回答。
“額,其實有句話我想說很久了,Technic長得那麼帥,為什麼他哥的臉卻看起來這麼令人討厭呢?”
“……”
當場瞬間安靜,Techno瞬間無語,把Type逗笑了。
“想讓我放松是吧。”
“那妳放松壹下嘛。我的表情就像嚴肅的父親,妳就像慈愛的母親,那為啥母親不分點溫柔給父親呢?” Type和Techno開玩笑。
“那妳為啥不求母親給妳點呢?” Technic立馬接話。
“嘿!妳還是我弟嗎?” Techno看著自己的弟弟,見他都不替自己說話。讓Technic也笑得顫抖。
“不是妳弟還能是誰弟呢?就是那個,Type哥,那個人就是Tar。”
就在兄弟兩個鬥嘴的時候,Technic看到可正從學校走出來的Tar,Type順著Technic指的方向望去,內心有種說不出的感覺。
終於見到真人了,Type很心急,盡管距離太遠並不能很清楚地看見他的臉,就已經感到很厭煩了。
“Technic,妳去,不然他待會兒看見我們壹定會躲進學校的。” Techno命令自己的弟弟,
Technic認命地走出店,去跟Tar說他的朋友在店裏等他,把他引到店裏來。
Tar跟著他走進了咖啡店。
“在哪裏呢?我的朋友在哪裏等我?” Tar壹臉疑惑地問。這時候Type冷笑壹聲,站了起來。
“妳叫Tar是嗎?”還沒等對方停下腳步,Type就問。Tar看著他,壹臉疑惑。
“是的,哥。” Tar 答道,他叫Type哥,是看到他身上穿的大學校服。Type笑著對他說。
“我叫Type。”
“我去!”
壹聽到他叫什麼,Tar馬上就想到昨天打電話給他的人,馬上就想跑出咖啡店,但他哪裏是足球運動員的對手,Type早已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來到他身後,攔住他。
“這是要去哪裏啊?Tar弟,和我聊壹聊嘛!還是說只能和妳Tharn學長聊?”
Type發出陣陣冷笑,至於Tar,表情慌張,還做出壹副要哭的樣子,這讓Type越發覺得他討厭了,不過現在他沒有心思去關心這個,他把Tar拉過來扔到椅子上,用更嚴厲的眼神望著他。
“妳沒有什麼要和我說的嗎?” Tar被嚇得不淺,渾身顫抖著不說壹句話。
我討厭妳這副柔柔弱弱的樣子,還像不像個男人了?
Type幾乎要脫口而出罵出來,但理智讓他忍了下來。
先問清楚他到底想要幹什麼後再罵他也不遲。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眼前這個人竟然有勇氣擡起頭來看著自己,用要哭的語氣說。
“我想要妳和Tharn學長分手!”
聽到這句話,Type簡直想要殺了他!

最夯腐文網的小編就給您 TharnTypeTheSeries小說第48章介紹到這裏了,絕對不能分手,是Tharn把Type帶入坑,讓他變得柔軟的,當然不能輕易分手啦!Type真的很可愛!

文章來源:天腐泰劇字幕組 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刪除

上一篇:真愛墨菲定律bl耽美小說:但我已經不愛妳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