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rn&Type第65章-TT特別篇夫妻之間無小事

Tharn&Type第65章-TT特別篇夫妻之間無小事

今天最夯BL耽美文網的小編繼續分享泰劇BL劇真愛墨菲定律又名與愛同居原著小說第65章, 小編真的很吃這種傲嬌受的劇情,像是壹年生裏的傲嬌Arthit學長也是很可愛!而且現在看來,兩個人都是很勇敢的!為愛勇敢!

“誰借給妳的熊心豹子膽,居然敢動老娘的男人!!”
“人家說的哪個字承認是妳男人了?”
“啊啊啊啊!!!!妳敢跟老娘頂嘴!”
“不然妳以為我在幹嘛?”
啪!
“真夠狗血的,居然搶同壹個男人!”
屋外的天空已經被黑夜籠罩幾個小時了,工作累了壹天的Type洗過澡吃過飯以後,便拿出熨衣板和熨鬥準備把上班要穿的工作服給熨了,為了不讓客廳顯得那麽寂寥,他打開了電視機,電視機裏正播著新聞過後的熱播劇。
電視劇裏上演著同事之間爭搶男人的戲碼,兩個女人打得披頭散發毫無形象,看在他這種男人的眼裏要多狗血有多狗血。
別以為Type罵完會換臺,並沒有,他依舊壹邊熨著衣服壹邊津津有味地觀看。
“嗯,看著看著感覺還蠻好看……男主角確實很帥啊。”Type看著電視裏正在勸架的的男主角,心裏忍不住想。
“要是讓兩個女人知道其實男主角根本就不想要什麽老婆只想要老公的真相以後,會是怎樣的表情呢?”深諳圈裏規則的人笑著說道,不要惡心或者懷疑為何他會這麽認為。因為這個人和男生交往已經好幾年,他身邊遇到同他壹樣的人也不算少了……他這種狀態其實跟出櫃已經相差無幾了。
自從跟Tharn在壹起以後,他才知道他的發小也是Gay,而像No那種鋼鐵直男居然也被人給上了,而且還是做受的那壹方。這壹系列“變故”造就了如今Gay達異常敏銳的Type,他對於同性戀的認知也不像以前那麽淺薄了,當今社會開放了許多,誰要愛誰,誰要喜歡誰又有什麽關系?只要不讓父母傷心到壹哭二鬧三上吊,想愛就愛吧。只要妳們的愛情不給別人造成困擾,男男相愛、女女相愛又有什麽錯?或許有時候男男相愛比男女相愛更好呢!因為男男相愛不需要考慮孩子的問題,分開以後也不會對孩子造成傷害。
妳要是想問Type想不想要小孩?他給妳的回答很明確——堅決不要!
不論是領養還是代孕,他都已經跟他的好老公明確聲明過堅決不要小孩了,兩個人攜手生活就已經夠艱難的了,還是不要給自己找壓力找罪受吧。他以前還以開玩笑的語氣對Tharn說過:
‘那樣我跟妳才不會有過多的牽絆呀,以後還會成為孩子的負擔,妳什麽時候想跟我分手直接告訴我就好。’
那天兩人吵得房頂都快要掀翻了,因為那家夥真把Type的話當真了,還警告他以後不準再開這種玩笑,最後如何?折騰了他壹整晚,被他搞得都快散架了,完了還死死地抱住他在他耳邊說……不要丟下我!
只要Tharn壹對他撒嬌……他立馬就能心軟。
“好了,搞定!”邊看電視劇邊熨衣服,效率還是蠻高的,壹整個星期的衣服都給熨好了,等到眼睛掃到某個地方……
“Tharn的衣服!”
還是壹整堆!
壹般他的工作服和Tharn的工作服都是分開的,Tharn自己的通常會定期拿到樓下的洗衣店洗好熨好,至於他的嘛……他家也不是什麽有錢的大戶人家,從小父母就教導他要勤儉節約,所以讀書的時候衣服都是他自己洗自己熨,確實省下了蠻多開銷,所以後來他也告訴Tharn要節約壹點,Tharn卻說,算啦,也沒幾個錢,拿去給別人洗熨,自己也不用那麽累。
我呸!難道他忘了現在的他已經不能伸手向父母要錢,不能做啃老族了?!
Type忍不住在心裏唾棄他的男朋友,並將那壹筐衣服扔到了地板上。平常Tharn確實像他說的那樣會把衣服拿到店裏去洗,不過這次因為工作上的煩惱,Type也沒心思把衣服分開,壹股腦兒地全都扔進了洗衣機裏,所以屬於這個鼓手的衣服才會不合時宜地出現在這裏。
“算了算了,幫他熨吧,過後跟他算錢好了。”Type的心情很好,因為今天他的領導不在,他開始熨男朋友的T恤,當然,他也不會像他嘴上說的那樣跟自己的男朋友算錢的啦。
在壹起這麽久,他不得不承認,Tharn為他付出的比他為對方付出的不知要多幾倍,即便Tharn經常說他為對方付出的多得多。
“他的房子我免費住,水費電費他出,我只是出夥食費……我哪裏付出得多了?”Type笑著自言自語著,手裏也熨好了第壹件衣服,緊接著是第二件、第三件……時鐘的指針不知不覺指到了十點,堆積成山的衣服和褲子也壹壹熨得整整齊齊,Type準備將他們放到衣櫃裏。
吱呀!
“妳回來得挺早的啊。”隨著吱呀壹聲,門被從外面推開,Type對著進來的人開口道,對方的臉很紅,壹看就知道喝了酒。
“今天路上不堵車,對了,Jead姐今天問起妳來著。”
畢業以後,Tharn偶爾還會跟以前的舊樂隊壹起玩音樂,大多時候是應Jead姐的要求,今天也是如此,Jead姐叫了他這個帥氣的鼓手,他便去了。
其實這次的活動Jead姐也有叫他,不過因為最近他的心情不太好,怕去了會惹事,所以就沒去,令他意想不到的是,Tharn居然這麽早就回來了。
“妳幫我轉告她,等哪天有空了我就去給她捧場。”Type邊說邊往臥室走去,卻突然被抱住……
“妳就不問問我Jead姐都問了妳什麽嗎?”醉醺醺的某人走過來,沖入鼻腔的是濃郁的酒精味。
“大概跟以前的問題壹樣唄,問我跑哪裏去了。”Type回道,Tharn咧開嘴笑。
“不是,她問我最親愛的老婆去跑哪裏去了。”Type已經習慣了別人叫他Tharn的老婆,甚至於說對這個稱呼他已經麻木了,即便他的父親至今仍未知道他所在的位置是上面還是下面。他笑著答,“是是是,那妳是怎麽回她的?”
Tharn也跟著笑,然後……把臉埋進Type的脖子裏。
“她壹提起妳,我就想我的老婆了,所以就馬不停蹄地跑回來了。”Tharn邊說邊將手伸進Type那已經被穿得快爛了的舊T恤裏,結果……卻被Type給打掉了。
“耍酒瘋去別地兒耍去,沒有看到老子正端著壹堆衣服嗎?要是掉地上弄皺了, 老子就把妳從這裏扔下樓去!”Type用力踹了壹腳Tharn的小腿,離對方遠了壹些,看著對方皺起眉頭。
“這是我的衣服哦。”Tharn邊說邊拿起壹條藍色T恤的袖子來看。
“嗯,老子幫妳熨好了。”
“妳幹嘛幫我熨啊。”
“……”
Type楞了壹下,轉過身看著Tharn,看到對方依舊緊蹙著眉頭,抓著T恤的袖子,好像在研究上面的褶皺似的。
“幹嘛!難道我還不能幫妳熨了?!”
“妳沒必要幫我呀,反正我會送去洗衣店洗的。”Type的眉頭抽搐,感覺自己的壹片好心被當成了驢肝肺,忍不住握緊了拳頭,努力克制著不讓自己爆發。
“反正我也正在熨我自己的衣服,妳的也沒幾件,所以順便就壹起熨了。”
“以後不用幫我了,我會送去洗。”
“……”
Type默了,他壹言不發地看著Tharn,對方放開了那件T恤的衣袖,嘴裏還不停地念叨著,完全沒有註意到他的臉色有多難看。
“以後妳不用幫我洗,送洗也花不了幾個錢,我付得起……”
砰!
Tharn的話還沒說完,Type懷裏的那壹堆衣服就朝著他的臉上劈頭蓋臉地砸過去了,那力道大得讓Tharn反應不及,被砸得往後踉蹌了好幾步,差點接不住那些砸過來的衣服,在他擡起頭看Type的時候,Type只說了壹句話:
“王八蛋!”
砰!
僅僅是Type罵出的那句王八蛋就足以表明他此時憤怒的心情了,緊接著是壹聲關門的巨響,因為他怕再對著Tharn的臉就會毫不猶豫地往那張帥氣的臉上揍幾拳。
老子好心好意為妳做這些事,妳居然對我說這種混蛋的話!!!
要是妳問Tharn剛開始的時候喝醉了沒有,答案肯定是喝醉了,但妳要是問他現在清醒了沒……清醒得不能再清醒了!
雖然Type已經跑進臥室去了,可我們的鼓手仍舊呆若木雞地站在門口呢,仿佛在努力讓思緒回籠,雙手摟著壹堆衣服,腦子還在與酒精做著鬥爭,捫心自問著……剛才他到底說錯了什麽話?
Tharn壹邊想壹邊將衣服放到沙發上,然後低頭楞楞地看著,Type幫他熨的衣服不算少……壹整個星期要穿的都給熨好了。
長久以來,Tharn都是壹個很隨性的人,如果可以選擇,他還是比較喜歡有條有理的生活,大壹的時候他就習慣了將衣服送洗,讓人家幫洗好熨好,因為那樣會比自己洗的幹凈熨的平整,還不花時間。所以他覺得那樣很OK啊,因為就算他給錢給Type讓他做,就算壹件衣服壹百,Type都不可能會做的,而且那時候Type還罵他說把對方當成傭人了。
可是為什麽現在變了呢?Type不是壹直對他都不怎麽上心的嗎?他怎麽對Type好,對方就怎麽回報他,關於衣服這件事也壹樣,Tharn知道是自己的男朋友想對他好所以幫他熨了,可是他並不想讓自己的男朋友那麽辛苦啊,也許他說法的方式欠考慮了。
老實說他高興麽?當然高興啊,也許是在壹起的時間久了,說話的時候反而沒有像以前那樣註意措辭和語氣。
剛開始交往的時候說話都會小心翼翼深怕說錯哪句話傷了感情,可是兩人壹旦相處久了,每天相見,對方的生活習性已經了如指掌,頗有壹種老夫老妻的感覺了,以至於自己都忘了在跟愛人說話的時候應該註意措辭,要考慮對方的感受。生活教會了Tharn說過的話無法收回的道理……但是做錯的事依舊有機會改正或者彌補。
“我只是不想讓妳那麽辛苦。”這才是他內心最想說出口的話啊。
Tharn拿出洗衣籃裏洗好了還沒疊的衣服走進浴室外面的小洗手間,洗了個澡讓頭腦清醒了壹些,準備哄老婆去了,這回估計不僅僅是被罵那麽簡單了……很有可能還會被打。
相信我,這個時候,別說Tharn,換成其他人也會很怕生氣時候的Type……不信妳去問問No的老公看看。
沒過多久,原本壹身酒氣的混血兒Tharn換成了壹身清爽的香皂味出來,高大的身軀躡手躡腳地步入臥室,看到對方還沒有入睡,正皺著眉頭坐在那裏講電話,讓人見了不會覺得他是跟老公吵架了就打電話給朋友發泄怨婦,而是……
“No,妳都25歲了,妳就不能自己做決定嗎?妳的小屁孩被女生騷擾了關老子屁事?難道老子還能施個魔法把Kla那孩子變成癩蛤蟆不成?妳自己也有腦子,能不能自己想辦法!”
而是他的朋友給他打電話尋求援助來著……這電話打得是不是也太不合時宜了?
No,妳跟妳老公之間出了問題自己不會解決啊,我老婆還在氣頭上呢,是不是想害得我真的被他扔下樓去啊?!
當然,這種話Tharn鐵定是不能說出口的,他只是嘆了嘆氣,眼睜睜看著Type的怒氣值成倍成倍地增長。
突然,Type猛地回過頭來望著他,然後……冷冷地笑了,笑得Tharn打了個冷戰,記得Type說過這種笑是從他那裏學來的。
“No,我問妳,妳說的這些事是真的要跟Kla分手了是嗎?”
Tharn不用猜就知道電話那頭的足球隊隊長會怎麽回答,那家夥愛自己的小男朋友都愛到骨子裏了怎麽可能會舍得分手?
“好!如果妳不舍得分手的話就去找Kla好好說清楚,如果他真的劈腿了,我建議……妳把那渣男塞馬桶裏淹死算了,就這樣,老子要睡覺了!”說完Type就掛了電話,還順手將手機關機了扔到床頭櫃上,隨後轉過頭來與Tharn對視,Tharn渾身打了個激靈。
“是No那家夥嗎?”
“難道妳還能以為是別的哪條狗不成?”Type沒好氣地說道。
“……”Tharn用沈默掩飾自己的焦慮不安,可能Type也覺得自己的語氣太過了,於是嘆了嘆氣,又擺了擺手,道:
“有壹些花花草草來招惹Kla那小子,No自己就開始胡思亂想,凈想些有的沒的,也不看看Kla是什麽樣的人,怎麽可能會劈腿別人?光是看到No來找我就已經百般阻撓了,醋勁兒大著呢……妳有什麽事?”這話鋒轉得……好像剛才兩個人沒有鬧過別扭似的,這完全沒有讓Tharn好受壹丁點兒。
Type也許已經冷靜了壹些,但如果不說清楚,他心裏的顧慮就不會打消。工作上的事情已經夠讓Type糟心的了,他不想兩個人之間的問題讓對方更不好受。
Tharn躺到床上,可是……
“我可事先提醒妳了,我的心情很不好,如果妳現在靠近我……我可不敢保證妳的生命安全!”Type直言,可是不怕死的Tharn反而向他靠近,深邃的眼睛靜靜地凝望,然後……擡起手摟住對方的肩膀。
“對不起!”
“……”
Type沒有回答,只是靜靜地看著Tharn,後者向他更靠近了壹些。
“妳知道的,我不想妳太辛苦了。”
“……”
Tharn說出了他的理由,回答的他的仍然是壹陣沈默。
“剛才妳幫我熨衣服,我是壹句怨言都沒有的,我很感謝妳為我做的這些,但是我看到妳為工作的事情已經夠苦惱的了,不想妳還要為家裏的事情操心。”Type依舊無言,不過沒有對Tharn拳腳相向已經是壹個很好的信號了。
“對不起,我說話沒過腦子,是我錯了。”略帶撒嬌的語氣配上低落的表情,Tharn知道他這招肯定會屢試不爽,每次都能讓Type心軟,只見對方嘆了口氣,臉上露出些許無奈,語氣郁悶地回道:
“聽妳這話,搞得我倒成了壹個胡攪蠻纏的人了。”
確實也是。
“我沒有。”相伴多年,Tharn又怎麽不了解Type的為人?他知道對方雖然性子急易沖動,但卻不是壹個不講道理的人,隨著年齡的增長,心智也日趨成熟起來,面對事情也不那麽意氣用事了,如果跟他好好說他也會好好聽,哪怕臉色壹如學生時代那樣臭。
“我真的只是不想妳那麽辛苦,妳的工作已經夠辛苦了,不用再費事幫我洗衣服熨衣服什麽的。”
“我做得沒有店裏做的好就直說。”
“嘿,妳找架吵嗎?”
Tharn剛說完,Type那雙擁有濃密睫毛的大眼睛就向他射過來壹記刀眼,Tharn立馬舉雙手做投降狀。
“對不起,我錯了。”
“哼!”
Type只是從喉底發出壹聲冷哼,隨後便躺下了。
“老子要睡覺了。”
這個表現說明他還在生氣著呢。
Tharn還想再說些什麽,但看到Type這個樣子便打消了繼續說話的念頭,心想等對方更冷靜壹些再哄哄就好了,該說的他已經都說了……而且他還有殺手鐧呢。
Tharn心裏想著便走過去關了燈,隨即又返回到床上。
“Tharn,我說了我要睡覺!”低沈的嗓音讓人聞到了危險的味道,不過Tharn依舊自顧自地躺了下來,手上還不老實地伸進Type的衣服裏攬上了對方的腰身,結實的觸感總能喚醒身體裏最原始的欲望。Tharn加重力道,感受著來自於愛人的溫度,哪怕被警告,他依舊不舍得停手。
“Tharn!”當Tharn的兩只手伸進Type的睡褲裏時,Type的語氣變得嚴厲起來。
“老子沒那心情!”
“我會讓妳有的。”
“禽獸!把妳的爪子從老子的兒子上拿開!”看來Type是真的動怒了,但Tharn哪裏肯善罷甘休?他的兩只手緩緩地摸著Type,摸得對方的聲音都開始抖了起來,然後……
啪!
“哎喲!”Type用手肘猛地往Tharn的肚子上來了那麽壹下,打得正在性頭上的Tharn壹口氣差點沒上來,連忙抽回雙手捂住自己的肚子,Type也撐起身子坐了起來,冷峻地看著對方。
“剛才老子說了什麽?!”
“妳說……沒有心情。”雖然肉體上很痛,但對於愛人的問題是不能不回答的,因為Type看他的眼神仿佛要把他給殺了壹樣。
“嗯!那為什麽妳不聽我的,明天我還有工作,不像妳可以休息,混蛋!”
“我只是想讓妳放松放松啊。”Tharn的語氣異常真誠,被氣得大口喘氣的Type用力抓了抓頭發。
“但老子沒心情做就是沒心情……”
“Type!”沒給Type繼續說下去的機會,Tharn伸手握住對方的手腕,語氣認真地喚著對方的名字,像是要提醒對方。
“我們已經壹個星期沒有做過了,我只是想讓妳發泄壹下。”
Type沈默了壹小會兒,也只是壹小會兒的功夫就猛地壹下抓住Tharn襠部的要害……
“啊!”Tharn驚呼壹聲。
“是我想發泄還是妳想發泄啊?妳就知道抓我的弱點,手段可真夠高明的啊!”
Tharn被Type的舉動嚇了壹跳,後者露出早已看穿壹切的表情,搞得Tharn都不知道該擺出什麽樣的表情了。Type說得的確很對,他自己也忍了壹個星期了,因為兩個人的休息日對不上,剛才說的那壹番話不過是想做愛的借口罷了。
可是想跟自己愛的人做愛有什麽錯嗎?
他不知道該作何反應,該露出怎樣的眼神,甚至於說他都有些不知所措了,不過這樣的結果便是Type終於心軟了,對方只是搖了搖頭,然後擡起手拍了拍Tharn的臀部。
“還生我的氣嗎?”
“我只是有點煩躁,並沒有生氣。”
“意思都壹樣。”
經過壹輪只有手和嘴參與的激烈運動後,Tharn也躺下來面對著Type深色的背部,緊緊地摟著對方的腰,哪怕對方抱怨說熱死了也不肯放手,他的問題讓Type很沒好氣,不過聽那故作兇巴巴地語氣也知道對方的心情好了許多,隨後聽到對方噙著笑意的聲音:
“嗯,管它煩躁還是生氣的,老子要睡覺了,明天還要上班呢。”
“嗯,晚安。”Tharn應道,隨後閉上了眼睛,在即將睡著之際,突然響起壹道低沈的聲音。
“以後妳的衣服不用送洗了,我來洗。”
“餵,剛才我說的話都白說了啊,我說了我的衣服還跟以前壹樣送去外面洗。”
Type轉過身對視Tharn,然後……冷笑壹聲。
砰!
“哎喲!Type,妳幹嘛!!”
Tharn覺得自己好像已經很久沒有被踹下床過了,今天大概是今年的第壹次,頎長的身軀從床上滾落在地,這壹腳踹的可是不留余力啊,他沒有回頭去看男友的表情,依舊眼冒金星地躺在地板上,無辜地眨巴著眼睛,心想今晚所做的壹切努力難道壹點作用都沒有?
那還不如壹開始就讓Type踹壹腳呢,費那麽大勁兒幹嘛!
“唉!算了,為了老婆,我認了!”
“混蛋,老子可聽到了啊!”
Tharn並不是怕Type,可要是後者心情不好的話……還是不要冒著生命危險挑戰對方的好,活著不好嗎!

最夯腐文網的小編就給您 TharnTypeTheSeries小說第65章介紹到這裏了,活著好,可以兩個人做很多事情,所以Tharn的求生欲還是要有的,加油哦!

文章來源:天腐泰劇字幕組 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刪除

上一篇:真愛墨菲定律bl耽美小說:Tharn&Type第64章-TT特別篇之七年不癢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