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rn&Type第66章-妳真是個勇敢的男傭呀

Tharn&Type第66章-妳真是個勇敢的男傭呀

今天最夯BL耽美文網的小編繼續分享泰劇BL劇真愛墨菲定律又名與愛同居原著小說第66章, 首先Tharn肯定不會厭倦親Type的,厭倦了可咋行,還有就是好心疼Tar啊,好好的壹個人,所以為什麽世界上總有壹些總是在自以為是,去無顧忌的傷害他人,真的好可惡!

小小孩,惹人愛
“還沒消氣呢?”
“老子沒在生氣!”
“呵,我信妳個鬼,壹大早臉繃得跟妳那緊致的屁股似的!”
翌日清晨,也是Tharn先生本周最後壹天休息日,但這不代表也是Type先生的休息日,作為壹名合格的男朋友,Tharn壹大早就睡眼惺忪地起床開車把Type送到醫院門口,然而,兩人壹路上都相顧無言。
其實Type也想這件事就這樣翻篇了,因為此時的他真的很困很想睡覺,班也不想上,回想起昨晚自己對男朋友做的事情,貌似確實有點過分了。
妳要問他到底做了什麽嗎……把老公踹下床了唄!
妳說昨晚他那樣是不是很欠踹?!
Type心裏氣道。
最後Tharn生氣地抱著枕頭被子跑到書房去睡了,但由於昨晚他實在是太困了,因此……他也懶得去哄人了。
今天早上心情平復了許多,再加上對方還主動起來送他上班,最後Type只能無奈地嘆了口氣。
“OK,我承認昨晚我做得有點過分了。”
“……”
這家夥就這樣表演了壹路沈默的羔羊,真夠可以的啊,害得老子也自責了壹路!
“不要這樣啦,Tharn,妳又不是小孩子了,犯得著這樣嗎?而且昨晚是妳先招惹我的。”
“妳跟個醉鬼較什麽真?妳壹個清醒的人招惹壹個喝醉的人?”喲呵,還會頂嘴了,Type真想壹口老血噴到對方臉上。
沒錯,老子是沒醉,但是老子很累啊,妳這混球到底懂不懂!
相伴多年,生活中總有壹些磕磕碰碰,Type見對方鬧著別扭,也只好告訴自己要冷靜別發火,然後搖了搖頭,道:“嗯,我跟喝醉的人較真,是我的不對。”
“……”
哇靠,老子都認錯了妳丫還不滿意?
“妳這壹言不發的是幹嘛?冷暴力啊?”
“我腰疼!”混血兒沒好氣道。
“然後呢……”
“都是因為妳踹我下床!”
“說得好像妳從來沒搞到我腰疼過壹樣,我腰都快斷了都沒抱怨過壹句好嗎!”
“那能壹樣嗎?”
Type真想罵他哪裏不壹樣了!卻又不想吵架,況且還看著他從早上開始就時不時地揉自己的腰,看樣子是真的扭到了吧,所以便讓自己冷靜下來。
“好啦好啦,明天我休息,妳想想自己想要什麽好了。”最終,Type還是敗給了身邊這個“自私鬼”。
曾經,Type也覺得自己是個挺自私的人,Tharn壹直都順著他,什麽都順著他,但是回過頭來仔細壹想,貌似每次Tharn看似順著他……其實根本就是煙霧彈,最後對方的小伎倆總是能得逞……就像這次壹樣。
“沒有約No?”
“要是他沒有跟自己的小老公吵架,不來找我發牢騷的話。”
“餵,妳就不能不管他們兩口子的事情嗎?”
“說得我好像很想管似的,每次都是No上桿子找我的好吧!”Type不耐煩地說道,他這個死黨跟他的小老公交往也有壹年了,每次兩口子鬧別扭,No那小子就跑來找他,還美其名曰Type能幫他解決壹切感情問題。
他以為老子是什麽人?運財女神還是家庭調解師?我都不想說老子自己的家庭都在搖搖欲墜呢!
“明天我不給No來找我,老子都累死了,就想安靜地在家躺屍。”最後Type如是說道,Tharn聽了也終於喜逐顏開,想著都壹個星期了,除了沒能做愛以外,兩個人的生活也仿佛是各過各的毫無交集的樣子。
上周,Tharn出差,回來就睡得昏天暗地不知今夕是何夕,根本就沒時間交流壹番。
“那明天我們出去吃飯。”
待Tharn滿意了以後,嘴角也終於揚起了笑,他打開車載音樂,壹路伴著歌聲前行,Type也跟著放松了許多,他頭靠著座椅閉目養神,Tharn也壹直沒有打擾,直到車開到了醫院大門口。
“啊,嗯,到了啊?謝謝妳送我。”
待車停穩後,Type語速驚人地說了壹通,在打開車門下車之際卻被對方給拉住了,他轉過頭來,後知後覺地補了壹句:
“今天沒有吻別,我要遲到了啦。”
Tharn笑了笑,壹副心情大好的樣子,跟早上低氣壓的狀態簡直判若兩人。
“不親就不親了,我明天再找補回來……今晚的事我可事先提醒妳了啊。”
“今晚?”Type壹臉狐疑地重復Tharn的話,後者壹臉“我就知道妳忘了”的表情,然後繼續提醒這個即將要遲到的人。
“今晚我們約了Tum他們呀。”
“哦……還有Tar呢!”
男朋友提到那個曾經鬧掰過如今已經和好了的人名,Type反而將“哦”拉得老長老長,再提到某個已經從法國畢業回國很長壹段時間的人,語氣裏都裹挾著壹股酸味,尤其是那個人回國之前還發郵件通知他男朋友而且還說想要見壹面,醋壇子立馬就給打翻了,就怕男朋友跟那個人舊情復燃,雖然這火已經滅了,就算再死灰復燃壹次,Type依舊有信心將其踩滅。因此,現在他們也偶爾會約出來見見面,對於男朋友跟那個少年之間的關系其實他心裏跟明鏡似的:
兄弟情,再往深了講也還是兄弟情!
“去他家吃晚飯是嗎?”
“嗯,晚點我來接妳。”Tharn的話讓Type動作壹頓,然後搖頭道:
“我還是坐公車去算了,他家跟我上班的醫院在不同的方向,就在他家匯合吧。”
“OK……啵!”
“Tharn!妳這個流氓!!!”
就在Tharn回Type話的時候,前者並沒有好好回答,而是邊說邊湊過來在後者的臉頰上親了壹口,被親了的人粗聲呵斥。也別以為被呵斥了的人會慫下來,並沒有,那人反而嬉皮笑臉的,壹副吃到糖的小孩壹樣開心得不行。笑完低頭看了看表,道:“妳快要遲到了哦。”
“我靠!!!”Type咒罵壹聲便急沖沖地往辦公樓跑,假如還有時間的話,他敢保證壹定會轉過身對Tharn豎中指。
無論過去多少年,這家夥還是壹點都沒變,什麽時候才會厭倦親老子啊!
“Type,Type,今天那個弟弟還會來嗎?”
“哪個弟弟?”
“就那個長的很帥,臉很清秀,皮膚很光滑的弟弟啊。”
“到底是哪個人啊?Teng姐。”
當Type終於風風火火地趕到醫學部的時候,氣都沒來得及喘壹口,他那個不知道從哪裏冒出來的同事就壹臉花癡,滿眼桃花地對他壹通追問。Type是丈二摸不著頭腦,根本不知道她說的是誰,女同事還有些不高興,於是邊打著手勢邊繼續說:“就長得這麽高的那個弟弟啊,這麽高,這麽高,還戴了耳釘的。”
“我沒印象啊,姐。”
“哎呀,就那個膝蓋動了手術的人啊。”
“哦,原來是那個人啊,怎麽了?”聽了同事的描述,Type這才知道她說的是誰,於是“哦”了壹聲,點著頭表示知道是誰了,回憶起那個孩子的相貌,接著又疑惑地問了壹句“怎麽了。”
“就長得很帥呀。”
我家Tharn比他帥好幾倍呢!
Type差點就脫口而出這句話來,不過話到嘴邊又給咽下去了。他只是對著同事點了點頭說“嗯,妳說帥就帥吧。”心說他這個同事不是只對韓國小鮮肉情有獨鐘的嗎?壹有見面會立馬跟人換班飛去給自己的愛豆應援。再回想了壹下剛在他這裏動過手術的人。
如果他沒有記錯的話,那孩子應該是在校大二生,是壹所挺知名的大學,是了,長得很像韓劇裏的男主角,不正是他那個女同事喜歡的類型嘛!那個男生擁有壹雙漂亮的大眼睛,高挺的鼻梁,唇紅齒白的讓女孩子都自慚形穢,而且皮膚白白凈凈的,是那種泰國的女生都比不了的白凈,難怪會給女生們留下那麽深刻的印象。
但要是不提起,我真忘了自己有壹個長得很帥氣的病人呢。
Type邊心想邊聳了聳肩,如果要他說實話,那個男孩在他眼裏算不上帥,也許是他和Tharn在壹起久了,以至於對於帥的標準都往自己的男朋友那種混血兒的挺拔英俊靠攏了,深邃立體的五官,身材健碩有型,擁有健壯的體魄,可以連續打幾個小時的鼓都不帶喘的,而且……很性感!床上功夫還了得,只不過最近沒怎麽有時間,所以都不怎麽“運動”了。
“今天那個弟弟有約妳做復健嗎?”
“嗯,是的。”
“真羨慕妳啊。”
“羨慕我什麽啊,姐,我比他還帥呢。”
Teng姐壹副吃了苦藥的表情,沒好氣道,“妳不是我的菜!”
老子什麽時候說過想成為妳的菜了!
“妳是那種冷峻的帥,我喜歡清秀的帥。”
“是是是,妳開心就好。”Type只能搖著頭出了部門辦公室,留同事壹個人在裏面做夢。憶起那個少年來治療的原因……運動的時候出了意外,韌帶撕裂,兩個星期前來醫院動手術,現在在做復健,是他負責的病人。
病人想早點重回運動場,但是傷筋動骨壹百天,沒有幾個月時間是不可能再像以前壹樣劇烈運動的。
如果沒記錯的話,那孩子第壹次被送來的時候脾氣暴得不得了,大概是覺得自己這麽年輕卻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很不開心。但今天要是讓他去訓斥對方,Type也不知道自己會不會那麽做,大概會被開除出醫院吧。那就趁著做復健的機會下手重壹點,讓那孩子痛到跪地求饒才好。
“老子真是個抖S啊。”最終,Type對自己的這種想法搖了搖頭,也只是想想而已啦,工作了不比在學校,沖動的那套可不能用到工作上了。
“Type哥,妳好。”
這小子鬼上身了?
“嗯,妳好。”
“我給妳買了甜點。”
不對,他這個樣子比較像靈魂出竅,確定跟之前的那個暴躁的少年是同壹個人?
Type壹臉懵逼地看著這個帥小夥,對方對他露出燦爛的笑容,轉過身拿過拐杖旁邊的袋子伸到他面前,眼裏噙著笑,Type都給看呆了,回過神來的時候立刻就拒絕道:“哥不能收。”既然對方都叫他哥了,那麽他就以哥自稱吧。
“妳就收下吧哥,我回去想了想,之前對妳發脾氣確實不應該,所以我跟妳道歉,因為要動手術所以脾氣有點沖,當時醫生還說痊愈最少需要半年時間,當時傷又痛,所以誰靠近我都是撞槍口上,我覺得挺內疚的,所以就買了甜點來向妳賠罪。”少年說著還露出壹副可憐兮兮的表情,換誰見了都會心軟吧。
瞧來瞧去,這孩子好像還挺可愛的嘛!
Type在心裏對自己說,只想反駁他的同事:這少年長得不是帥,這種皮膚白凈,像韓劇男主角的類型應該是可愛,惹人疼愛的那種,尤其是對方神情低落、尷尬地笑的時候,換作是誰都說不出拒絕的話來吧。
“妳就收下吧,Type哥,要是妳不收,我就扔掉了哦。”
老子怎麽感覺他這個樣子莫名熟悉呢?好像某個人啊。
“我還給主治醫生買了的。”
所以妳無論如何都要讓老子收下是吧?
“那就謝了,不過下次不要再給我買了,我會不好意思的。”
“遵命!”
我知道像誰了!
Type在心裏告訴自己,少年笑得這麽開心,眼裏都是得償所願的光芒,不就像昨晚那個被他踹下床的人嘛!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時露出的那種表情簡直如出壹撤,只不過眼前這個少年的撒嬌功力更勝壹籌,也許是人家才19歲的年紀,更肆無忌憚壹些吧。
“妳的身體情況如何?”
“傷口已經不疼了,Faires也還按照妳教我的做,每天都有做肌肉管理,不過壹開始的時候真的很疼,有時候疼得我都做不下去了呢。”Type擰眉,這小子跟他說話的時候用自己的小名,總有壹種很親昵的錯覺,不過還是隨他去吧,如今的小孩很多都喜歡用自己的小名跟長輩說話的,大概是他把自己當成長輩來對待了吧。
老子看起來有那麽老嗎?
Type在心裏笑說,少年依舊喋喋不休地說著。
“哥,妳有沒有什麽方法能讓我恢復得更快壹些的呢?”
“什麽方法都需要時間的,還要律己,每天做肌肉管理,過不了多久就可以重回籃球場了,這次受傷就當做壹個教訓了,下次可要好好照顧好自己的身體,身體不是機器,壞了修修還可以繼續用,忍得身體不壹樣,尤其是運動員,如果不懂得照顧好自己的身體,結果就會像這次這樣得不償失。”少年問到恢復的方法,Type立馬借此機會對他說教壹番,大概少年也聽進去了吧,因為聽他講完就露出沮喪的表情,還尷尬地撓了撓臉。
瞧他這副低落的樣子,Type忍不住安慰:“我知道妳想快點重回球場,我曾經也是學校的足球運動員,所以很理解妳的心情。”
“真的嗎!哥妳以前還是足球運動員啊!”Faires顯得異常激動的樣子,臉還興奮地向他靠過來。
“而且還是副隊長,念碩士的時候才退下來的。”Type點點頭道。
“啊,哥妳已經碩士畢業了啊?”
“嗯,畢業了。”
“哇,哥妳真厲害!”
少年越聽越激動,連聲音都帶著興奮,眼裏滿是崇拜,搞得Type自己都不好意思了。老實說,也有蠻多學弟學妹們崇拜他的,但都沒有少年這麽誇張,關鍵是少年的崇拜還不是裝出來的,因為如果是裝出來的話他肯定看得出來,少年所表現出來的全是真心感興趣的樣子。
“沒妳說的那麽厲害啦。”Type擺擺手道。
“但是妳可以給我壹些過來人的經驗之談對嗎……妳能不能給我妳的Line號碼?”
“……”
Type楞了楞,扭頭看著正壹臉期待地看著他的少年。
“好不好嘛哥,可能是我太麻煩妳了,但有時候我的膝蓋痛了都不知道要問誰,我想妳可以給我壹些建議,拜托了,看在我們倆都是運動員的份上,就給我吧。”少年說得頭頭是道,Type也知道對方是在借口要他的line,只是少年的眼神、笑容還有撒嬌的語氣都讓他沒轍,內心不免想……不就是壹個line嘛,給他又何妨?
“嗯,好吧。”
就當是發揚愛幼的傳統美德好了。
雖然Type是那麽想的,但總覺得少年……是不是高興過頭了啊?
鈴鈴鈴……
“來了來了……Tharn學長,妳好啊,來這麽早啊!”
“我沒什麽事,所以就早點出門了。”
來到這對兄弟的公寓門前,按了門鈴沒壹會兒門就被人從裏面打開了,出現在門口的是壹張清秀的臉,這是他曾經喜歡過的人,少年穿著圍裙,見到門外的人立馬雙手合十行了個禮,然後擡眼望向他身後。
“Type哥呢?”
“今天他要上班,晚點再過來,這是給妳們的。”Tharn將壹個長形的紙袋遞給Tar,後者看了以後歡喜地說道:
“太好了,Tharn學長,今天我做了香橙鴨,跟紅酒簡直不要太配了!”
“那真是趕巧了,要是妳做了泰國菜,估計我的紅酒就派不上用場了,Type大概會下樓去買啤酒。”
“Tharn學長,哪裏是趕巧啊,我是法國菜廚師,招待客人肯定要做自己拿手的呀。”個子比較矮小的Tar笑說,壹雙大眼睛閃著清澈的光芒,誰又能看得出來這雙清澈的眼睛曾經壹度深陷於絕望的黑暗之中呢?
每個人心中都曾經有壹個少年,他陽光明媚,眼神清澈,但是後來他死了,帶著他曾經的純真壹同埋葬,妳不知道他經歷過什麽,或許他是死在了青春的激蕩中。此去經年,同壹雙眼睛的主人已經脫胎換骨判若兩人,7年的光陰,Tar其實也經歷了許多……多到曾經壹度深陷在過去的泥潭中無法自拔。他以為沒人能救他上岸,所以他壹度封閉自己,活在自己的世界裏,心底的那道門已經鎖死,自己出不去,別人也進不來。只是他從來沒有想過,有壹天,會有壹個人不顧壹切地撞擊他的心門,他根本不在乎能不能跟他在壹起,只是壹心壹意地愛著。後來生銹的鎖松動了,他想,他或許能重新見見陽光了吧。
是的,這個曾經在Type眼裏反復無常的少年已經成為曼谷市中心壹家高級餐廳的主廚了。
其實對於Tar,Tharn也沒有太多的消息,只是跟對方通過幾次郵件,就怕Type吃醋,反而是自己的男朋友跟少年走得近了許多,宛如親兄弟壹般,他還是從男朋友的口中得知Tar在法國高中畢業以後就進了壹所世界文明的廚師學院,畢業以後在那邊實習了壹年,最後學有所成回了泰國。
也是那段時間他才聽說Tum盡了多大的努力才打開自己弟弟的心門。
後來他才知道和這個自己壹個樂隊玩音樂的好朋友對自己的弟弟存有別的心思,那種感情名為愛,只是不知道好友是否還在堅持,哪怕最終都不能和他在壹起,依舊心甘情願地愛著自己的弟弟。
“妳還在杵在門口跟我的弟弟聊到什麽時候?”心裏正在念叨的人冷不丁走出來,還不要臉地摟住自己弟弟的腰,警惕地看向Tharn,宛若護著雞仔的老母雞壹般,尤其是看到Type並沒有跟著他壹起來,Tharn簡直都能聽到對方的頭上警鐘長鳴了,Tharn在心裏揶揄:要是我真想跟Tar舊情復燃的話,也不會等了7年還不行動了,現在我已經找到我那根肋骨了,別的都是過眼雲煙。
“哥,我剛才讓妳做什麽來著!”
……
視弟弟如命的Tum動作壹頓,低頭看了看比自己矮小的弟弟,然後咕噥:妳讓我守著爐竈。
“那妳現在在幹嘛?”
“哎呀,Tar……”是撒嬌的語氣。
“哥,不要跟我哎呀,給我回去守著爐竈,要是鍋糊了,這個星期妳就自己做飯吃,我回家去睡不理妳,妳壹個人自生自滅吧。”這個曾經揍過Tharn的人想要反駁些什麽,但壹看自己弟弟那奶兇奶兇的表情,肩膀便垮了下來,轉過頭對好友警告性的呲了呲牙,然後垂頭喪氣地向廚房走去……留給弟弟壹個“妳哥有小情緒了,還不快來哄哄我”的背影。
看到Tum的這副模樣,Tharn壹點都笑不出來,因為他的這個樣子莫名覺得很熟悉。
才不是,我才沒有那麽忌憚Type呢,除非是他做出壹些不按常理出牌的事情,不然堅決不承認我怕老婆。
“不好意思啊Tharn學長。”
“嗯?”Tar好端端冒出壹句道歉,Tharn低下頭詢問地看著少年,少年不好意思地說道:
“對不起,我哥跟妳說話的態度不好,我都跟他說過了咱倆的事情已經過去好幾年了,現在我就只是妳的弟弟而已。”少年好看的眉眼之間,似乎藏著壹層淡淡的憂傷,琥珀色的眼瞳中映著波光粼粼的海面,讓人想要沈淪。
Tharn對少年露出微笑,道:“我想他那樣對我,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妳仍舊沒給他任何回應吧。”
“……”
Tar楞怔了壹下,轉身往屋子裏走去,隨後傳來幽幽的聲音:“我要怎麽回應呢?我們可是兄弟啊。”
“但Tum他並不在乎這些……”
“唉……”Tar長長的嘆了口氣,然後點了點頭。
“是,我哥是想告訴媽媽我倆的事情,但我不讓他說,媽媽年紀大了,恐怕接受不了吧,就當是兩兄弟住在同壹間公寓因為離公司近方便上下班了,雖然真實情況是……”Tar沒有繼續往下說了,他只是搖著頭,有些話哽在心裏沒法說,也很難受,不是他不想再愛了,而是讓他打開心門的那個人卻是自己的哥哥。
“不要這樣啦,別露出這種表情啦,待會Tum看到了還以為我欺負妳了呢。”Than揉了揉少年的頭發,打趣地說道,少年喃喃:
“我為我哥流的眼淚已經比妳多了,從我哥對我表明心跡到如今,已經過了4年了。”
“但妳別忘了,他愛妳的時間也許遠遠不止4年。”
我敢肯定絕對已經超過7年了,不對,我跟Tar在壹起的時候,離現在已經過了八九年了吧,Tum那家夥肯定在那之前就愛上Tar了吧。
Tharn在心裏想,卻沒有說出口。
“咳咳!”Tum陰魂不散地咳了兩聲。
“哥,給我好好守著爐竈,別再讓我說第二遍,要不然……”Tar不用把話說完,像個夜叉壹樣站在那裏的人便慌不擇路地跑回廚房去了,Tar只是無奈地搖了搖頭,對自己的這個哥哥實在是沒轍了。Tharn也將手放了下來。
Tar道:“Type學長幾點鐘下班啊?Tharn學長。”
“應該已經下班了吧,估計已經趕過來了,我是算好時間的,搞完家裏的衛生就過來了。”
“妳自己搞衛生啊,哇,不敢置信呢。”Tar岔開話題,瞪大了眼睛調侃道,Tharn聽罷笑了笑。
“嗯,Type的任務是做飯,我的任務是搞衛生,在壹起當然要互相幫助啦。”
“妳真是個勇敢的男傭呀,哈哈哈。”
“勇敢的男傭?”Tharn反問道,聽著這個名字覺得有點耳熟啊。
Tar哈哈大笑,“就是《勇敢的男傭》這個主頁呀,我哥經常點贊的,所以我也進去看了,真的很歡脫哦。”Tharn聽後壹副了然的表情,但轉而又想到自己的好友居然去給這樣的主頁點贊,便笑得肩膀都抖了。
兩個人的談笑聲傳入廚房裏,廚房裏守爐竈的人立馬閃現在他們面前,大聲嚷嚷著:“如果Tar願意做我的小麋鹿,我願意當壹個妻管嚴。”
“小麋鹿?”Tharn大概是在場的唯壹壹個不明所以的人了吧。
Tar解釋道:“他管妻子叫麋鹿……話說哥妳哪裏是在怕我了?我這是第三遍叫妳守爐竈了……”
“我已經把鍋從竈上拿下來了。”Tar話沒說完便被Tum打斷了,說他的任務已經完成了。
Tar笑了笑,道:“這周的衣服還沒從洗衣機裏拿出來晾呢,要用的盤子還沒拿出來洗呢,哦對了,我還說過要還床單的哦。”
“家政阿姨星期壹會兒來。”
“我不想等家政阿姨,太久了,要是妳不願做,那待會我自己做。”在國外,Tar獨立慣了,但Tum不想累著自己的弟弟,只能妥協:“妳不用做,待會我來做。”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說實話,Tharn並不是壹個喜歡取笑別人的人,但這次實在是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也不在乎好友會不會怪罪到自己頭上,只見對方向他甩過來壹記“妳給老子好好等著”的殺人眼神便再次消失在廚房裏。
Tar轉過頭對他露出無奈的笑,“有時候我也覺得自己是他的小麋鹿……”
“我覺得妳很適合這個身份哦。”Tharn笑道,他的這個前男友確實很能激起別人的保護欲和占有欲。
鈴鈴鈴……
門鈴再次響起,Tharn看了看Tar便徑直走過去開門了。
“哦咦,Tharn,外面太他媽熱了,等公車的時候我都不知道爆粗多少遍了,Tar,我能不能再開壹個電風扇啊,熱得我肝火都要燒起來了!”Type的臉壹出現在門口就喋喋不休地說了壹大通,熟門熟路地進來向客廳走去,沒等房子的主人回答就二話不說地打開了電風扇,即便房子裏的空調已經開到很低的溫度了。
“Type學長,我給妳倒杯水。”
“我來吧,借妳杯子壹用。”沒等Tar動作,Tharn便搶先壹步走進廚房去找杯子倒了杯水出來,Type叉開大腿毫無形象地坐在沙發上,衣服已經完全被汗水浸透,隱約能看到白色襯衫下巧克力色的肌膚。
"給妳水。”Tharn將杯子遞給Type,後者接過來就是壹陣猛灌,前者抽出紙巾給對方擦汗,Type微微擡眸,沒說什麽。
氣氛有些微妙,Tharn擡起頭,然後看到……好友和弟弟都不約而同地看著他們倆。
最終,Tharn長長的舒出壹口氣,然後轉過頭對Tum說:
“好吧,待會我也去那個主頁點個贊。”
“妳們在說什麽?我剛來耶,壹臉懵逼好嗎!”
不管Type怎麽問,都沒人再回答他了,就讓他自己去Facebook上看吧。

最夯腐文網的小編就給您 TharnTypeTheSeries小說第66章介紹到這裏了,Tar跟Tum在壹起了嗎?真骨科情節,小編瞬間有點接受不了,還是不可以突破倫理的,除非,像那個吸血鬼騎士中,樞前輩跟由紀之間那樣的吸血鬼之間的,不然倫理還是要有的啦!

文章來源:天腐泰劇字幕組 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刪除

上一篇:真愛墨菲定律bl耽美小說:Tharn&Type第65章-TT特別篇夫妻之間無小事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