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rn&Type第67章-難道Gay就不能結婚了?

Tharn&Type第67章-難道Gay就不能結婚了?

今天最夯BL耽美文網的小編繼續分享泰劇BL劇真愛墨菲定律又名與愛同居原著小說第67章, 2020年7月10號,泰國的同性婚姻法已經通過啦,要是TharnType能有這個機會在泰國結婚壹次,那該多好,現實中的他們應該沒能結婚吧!

特別篇 結婚!

“洗完澡整個人都舒服多了。”
Type邊說邊擦著頭發走出衛生間,身上穿著壹條大短褲和舊背心,然後將自己摔到床上,也不在意頭發還濕著,精疲力盡地瞇縫著眼睛,感受著身體每個細胞都在叫囂著“我要休息我要休息”。
快累死了!
Type這樣想著,感覺自己馬上就要見到周公了,要不是因為……
“妳要睡了?”
“嗯,困死了。”
Tharn叫著Type的名字,後者睜開眼睛看到對方雙手環胸站在門口,嘴裏模糊地回了壹句然後準備繼續閉上眼睛。
“妳的頭發還濕著呢,別到時給弄生病了。”
“下雨天冒雨踢球的事情都做過了,不過是濕了頭發而已,對我來說毫無影響。”Type閉上眼睛道,說實話,他是不想起來罷了,尤其是幾杯紅酒下肚以後,簡直困得不行,什麽都不想,就想好好睡壹覺,不過好像他忘了……忘了他老公是怎樣的壹個人。
“那時候妳還年輕,身體很強壯所以沒問題,可是現在妳幾歲?睡眠不足不說,累得要死了還濕著頭發睡覺,明天感冒了我可就笑了。”Tharn頗有壹種等著幸災樂禍的架勢,手卻伸過來抓住Type的胳膊把他拉起來坐好,被拉起來的人睜開眼睛,壹臉不耐煩的樣子,Tharn並不理會對方的抗拒。
老子怎麽能忘了自己有個喜歡操心的老公?
“Tharn!老子很困,很想睡覺!”
“妳睡妳的,我幫妳吹頭發。”Tharn依然堅持,Type嘆了口氣,配合地坐直了身體,看著自己的男友走過去拿了電吹風過來,將插頭插進床頭櫃上方的插座上,憶起當初對方買電吹風的時候他還笑罵:
“妳也太娘了吧,居然還用電吹風!”
當時Tharn甩過來的眼神簡直能殺人。
“好過妳對著電風扇吹。”
最後Type也就隨他去了,反正花的又不是他的錢,沒想到後來的他居然對電吹風上癮了。
妳想問什麽時候上癮的?就是現在這種時候呀!
Tharn拿著電吹風幫他吹頭發的時候。
呼……呼……呼……
這時候,Tharn叉著腿坐在床上,Type靠著床沿坐在地板上,頭微微低著,任由他那個喜歡操心的老公幫他吹頭發,電吹風出來的暖風裹挾著空調吹出來的冷風在室內氤氳開來,不由得讓人感覺很舒服。
Type很不喜歡別人摸他的頭或者把玩他的頭發,Tharn是他的例外,每當對方輕輕地揉著他的頭發時……壹種說不出來的舒服襲遍四肢百骸。
Tharn壹邊幫Type吹著頭發壹邊問:“今天過得如何?”
“還好,今天領導不在。”
“所以我們的Type寶寶稱霸王了?”
“滾蛋!”但凡還有點力氣,Type絕對會對Tharn豎中指,那家夥居然拿他以前對老爸撒嬌時的自稱來調侃他,太過分了啊!
那時候他求父親接受他和Tharn在壹起,當時他對父親撒嬌:“哎呀爸~妳就接納我們吧,反正寶寶跟他已經生米煮成熟飯了……”
事情都過去那麽久了,Tharn依然會時不時拿這個出來逗他,Type都已經習以為常了。
“那就好……唉!”
“Tharn妳嘆的氣都噴到我頭上了!”已經昏昏欲睡的Type很想扭過頭看看對方的,但實在是沒有力氣了,他知道Tharn這樣嘆氣就表示接下來他要開始講心事了。
要是Tharn有什麽想要隱瞞我的,他在我面前肯定會保持緘默,甚至連皺眉這種小動作都不會表現出來……不過每次我都能捕捉到他的小心思。
Type聳聳肩,壹邊在心裏這樣想著,壹邊洗耳恭聽,看看他家的鼓手接下來會對他說些什麽。
“Tum呀……為什麽這麽久了Tum還是那麽不待見我呢?我以為我們早就說清楚了呢,但他還是對我抱有很大的敵意啊!”Type沈默了壹會兒,人也清醒了壹些,因為他壹開始就知道為什麽Tum總是對Tharn抱有敵意,哪怕他們還在大學的時候就已經冰釋前嫌重歸於好了,大學畢業的時候還壹起合影了呢。但是關系到Tar的話就另當別論了,並不是說他們兩個會舊情復燃還是什麽的,而是Tar選擇了高中畢業以後繼續學習廚師,這成了盤桓在Tum心裏的壹根刺。
為什麽Tar會對廚師情有獨鐘呢?要知道他壹開始對這個並不感興趣的,這個疑問在Type壹次做晚飯的時候得到了解答,當時他看了看自己做的飯就忍不住發笑,心想Tharn那家夥肯定不會喜歡,他那張外國人的嘴,那根外國人的舌頭,那些有奶酪、黃油、牛肉,面粉的食物才是他的最愛。
Tharn喜歡吃西餐,幾乎是所有的西餐類食物都喜歡,有時候也會覺得他這個人矯情,但那就是他最喜歡的食物,有什麽辦法呢?或許是他想太多了吧,但Type就是認定Tar是為了Tharn才選擇學廚師的。
假若我們所愛之人為之奮鬥的未來是為了別人而不是自己,換作是誰都會很心痛吧。
正因為Tum知道自己的弟弟為了什麽而去學的廚師,所以才會對Tharn抱有那麽大的敵意,去他們家吃飯的次數越多,Type就越能斷定——Tar總是迎合著Tharn的口味來做飯的。有時候他都懶得提醒自己的男朋友:“妳越誇人家弟弟厲害、做飯好吃,Tum就會越想打爆妳的狗頭!”
當然,Type是不可能將這番話告知自己男朋友的。這種影響家庭和諧的因素怎麽可能帶進家裏來呢,要是Tharn知道人家弟弟為了他這麽不留余力,然後看到了對方的好,再把他壹踹,重新投入舊情人的懷抱,那就得不償失了,他不敢保證自己會不會成為殺死負心漢的兇手。
即便如今的Tar對他家Tharn已經不再抱有曾經的那種感情了,但他覺得還是小心為妙,畢竟防患於未然總是好的。因此,最好還是不要給他們舊情復燃推波助瀾了。
Type咕噥:“妳還是繼續蠢下去吧。”
“妳說什麽?”
“沒什麽,老子要困死了。”
當局者迷,作為局外人的Type看到的總比Tharn的多,對方總是對他說,他對Tar的感情就只剩下學長對學弟的感情了。現在Tharn的聰明才智都用在Type身上去了,其他的事情似乎都不是太感興趣,這樣就夠了,別人對待他男友是怎樣的感情不必太深究。
叮!
當時,手機提示聲突兀地響起,Type眼睛瞥過去,然後沈沈地嘆了口氣。
“手機拿給我壹下。”
雖然Type打定了主意什麽事情都不理了,但要是工作上的事情的話……就算困得要死也還是要處理的,Tharn關掉吹風機轉過身拿起Type的手機遞給他。
……Type哥,我是Faires呀……
……今天真的很謝謝妳……
手機屏幕上出現壹個不怎麽熟悉的名字和兩條信息,Type看了看,然後聳了聳肩將手機扔到床上。
“誰呀?”
“病人。”
“……,妳還把line給病人的啊?”
不用回頭去看,Type就能感受得出Tharn的語氣有多冷硬,揉著他頭發的動作也停了下來。Type擡手摸了摸自己短削的頭發,嗯,已經幹了,於是起身回到床上半坐半躺地倚在床上,嘴上回答道:“沒有,壹般我都不會給的,這次這個小孩我之前有跟妳提起過的,就是那個對我發脾氣的那個,當時我都想把腳塞他嘴裏的熊玩意兒。”
“妳要是不喜歡他,幹嘛還給line給人家?”Tharn不依不饒的,原本困得要死的Type反而低低地笑起來,他回過頭打量著Tharn。
“妳吃那個小屁孩的醋了?”
“管他是小屁孩還是糟老頭子,我都會吃醋的!”Tharn直接就承認了自己會吃醋,這反而讓Type給楞了壹楞,楞怔過後無奈地搖了搖頭,拉著自己這個醋壇子男朋友躺在床上,抓起床上的手機放到床頭櫃上。
“我是可憐他才把line給他的,好歹我以前也是足球運動員,能理解壹個運動員受傷時的痛苦,原因無他,就是不能做自己熱愛的運動,哦還有啊,妳也不用擔心我會移情別戀,那個孩子沒妳帥。”Type結束了這個話題,正準備關燈的Tharn轉過身來,勾唇壹笑,帥氣的臉上寫著“妳的話深得我心”。
別人誇妳帥妳壹點反應都沒有,老子誇妳壹句妳就樂成這樣,嘴都快咧到耳朵了!
Tharn像個小孩子壹樣,得到家長的誇獎就高興得跟什麽似的,這點Type心裏清楚得很,他躺下來低低地笑著,Tharn如往常壹樣靠過來抱住他。
“工作了以後的妳充滿了魅力。”
“我跟鬼散發魅力去啊,領導上午罵我下午罵我,每天都是各種亂七八糟的事情,有魅力妳爹啊!”
“我爹還不是妳公公?”
“……”
Type翻了個白眼,他無法反駁Tharn的說法,因為對方的爸爸確實就是他的公公呀。
“嗯嗯,妳想吃醋就吃妳的去,老子要睡了,困死了!”
“餵,那……”
“老子說了休息日再做,只要老子睡不夠,就算妳插死我我都射不出來的,求求妳就讓我睡吧,醒來再說好嗎?”
老實說,他也很想跟Tharn做的,但再看看自己的身體狀況,都累得不成人形了,每次跟Tharn說完話,閉上眼睛的下壹秒鐘就睡死過去了。大概是有點愧疚,所以Type說話的語氣也不自覺地軟了下來,Tharn也理解,所以也沒有不依不饒的,他只是略顯失望地嘆了口氣。
“唉!妳也知道我對妳穿著背心的樣子毫無抵抗力,每次妳壹穿,就把我的魂給勾走了。”
老子什麽時候勾引妳了!
Type好想反駁Tharn的,但實在是沒有力氣張嘴了,意識越來越模糊,只隱約聽到耳邊飄進壹句話。
“我愛妳!”
溫暖的擁抱裹挾著綿綿的情話,雖然這擁抱不如女人的軟,但大概是他已經習慣了對方堅硬的胸膛了吧,因為這樣寬闊的懷抱能讓他睡得很安穩。
啵……啵……
“嗯……討厭……”
啵……啵……啵……
“哦咦,給我滾遠點,討……”
Type正做著美夢呢,夢裏他們領導鬼上身壹樣突然對他很好,還給他漲了工資,他手裏捏著厚厚的壹沓鈔票,他的視線剛離開壹下,再壹低頭就看到壹大群蟲子爬到他的手上不斷地啃咬著那沓鈔票,咬他的錢還不夠,還爬到他的後面咬他的背,他擡手驅趕,那些蟲子反而更肆無忌憚起來,他翻身想甩掉,它們還是不依不饒地纏著他,而且還……舔他!
哪門子的蟲子會舔人啊!
Type猛地睜開眼睛。
“Tharn!”
“妳醒了呀?”
“妳這麽舔,老子能不醒嗎!”
Tharn要只是舔他的背也就算了,這只巨型蟲子還舔他的耳背,要知道,那裏可是他的敏感點,敏感點被舔了能不醒?Type感覺壹股電流直竄到鼠蹺那處,他轉過臉嗔怒地瞪著對方……眼睛裏充盈著欲望。
“醒了就好,畢竟我也不想打擾到妳的睡眠。”
Type的這個完美情人笑得很帥、很邪魅,但要不是已經看了這樣的笑容看了好幾年,他也會被魅惑的。現在的Type只是啪的壹聲,毫不猶豫地敲在Tharn的頭上,這只扒在他背上巨型蟲子被敲得痛了,便滑下去睡在床中央,Type翻過身來看對方,目光往下壹掃,然後呵呵笑起來。
他不是看對方的臉……而是看對方的下身。
“我覺得不止是我壹個人醒了呢!”Type看著眼前這個正在努力克制自己的人,然後發出意義不明的笑聲,Tharn靜靜地回望他,最後嘆了口氣,壹副認栽的表情,道:“我實在是把持不住了。”
正如Tharn所說的,他的眼神裏、表情上、還有下身那處,都明目張膽地咆哮著他是真的把持不住了。見到對方這樣,Type只好將起床氣趕跑,問了壹句:“妳醒了很久嗎?”
“壹個小時了。”
Type楞了壹下,隨即便笑起來,他沒想到對方硬生生忍著欲望等了他那麽久,而睡了壹整晚的他神清氣爽,感覺渾身充滿了力量。
啪!
Type面上壹笑,手伸過去輕輕地拍了拍Tharn的臉。
“想要獎勵了是吧?”Type問。
“嗯!”Tharn回,垂眼打量著Type的緊身背心,Type被看得不好意思,直想踹對方壹腳再問壹句“不就是壹件背心嗎有什麽好看的!”,不過他也知道對方肯定會回“因為我最喜歡看妳穿背心的樣子!”,所以只能勾起唇角笑笑。
他穿這個可不是為了勾引對方,不過是因為穿著舒服罷了!
“我答應過妳等我睡醒了以後讓妳為所欲為對吧?”Type邊說邊將手往對方的下身伸過去,不過並沒有急著去摸那處鼓起來地方,他端詳著眼前這張英俊的臉,因為咬著牙極力忍耐,表情看起來有點扭曲,無聲地訴說著他的渴望。
Type翻身跨坐在Tharn的身體上方,揚起眉毛引誘道:“妳想要什麽就說出來。”
Tharn有多想要他,他就有多想要Tharn,而且今天兩個人都休息,如果要做壹整天的愛Type也是沒有意見的,反正昨天Tharn就已經把帶回家的工作提前完成了。
Type話音剛落,Tharn就笑了……是那種得逞的笑,邊笑邊拍了幾下他的臀部,道:“那就從妳自慰給我看開始吧。”
哇靠,又被妳騙了!
“我操!”Type低罵壹聲,當然他也不可能操對方的啦,他只是毫不遲疑地將自己的短褲褪至臀部下方,將自己的下體完全暴露在Tharn的面前,完全沒有壹點忸怩的意思,在壹起都七年了,都不知道做了幾百幾千遍了,還有什麽好害羞的?
“要我幫妳壹起擼嗎?”
“好!”Tharn滿口答應,壹副求之不得的表情。
“不用脫衣服哦。”Tharn補充道。
妳這個背心狂魔!
Type向天翻了個白眼,當Tharn伸過手來按住他的脖子拉下他來接吻的時候,他便什麽都說不出來了,主動張開嘴巴迎接Tharn探進來的舌頭,禮尚往來地與之交纏著,他很清楚自己的男友喜歡自己怎樣對待他,於是壓下身體與身下的人嚴絲合縫地貼在壹起,仿佛連體嬰壹般難分難舍。
我居然會這麽敏感啊!
Type在心底說道,變得異常主動而急切。
啵……嘖……
唇舌糾纏在壹起,壹方往後撤,另壹方又不依不饒的追逐上來,如此循環往復,直到兩個人的嘴角都流出晶瑩的銀絲,但也早已分不清到底屬於誰的了,親吻聲在臥室裏回蕩,聽起來異常淫蘼,如果不是突然想起的鈴聲,他們倆大概能這麽吻到中午。
鈴鈴鈴玲玲玲……
“媽的!”Tharn並不是壹個喜歡爆粗口的人,但這次他卻忍不住咒罵出聲,那響起的手機鈴聲實在太突兀而又不合時宜。Tharn不但沒起來接,而且還在Type耳邊耳語:“管它的!”
說完便抓住Type的臀瓣與自己貼得更緊壹些,嘴唇滑到他的喉結上,輕輕地吮吸,Type被吸得輕喘起來。
Type也如Tharn壹樣,並沒有去在意對方的手機響個不停,但……
鈴鈴鈴鈴鈴鈴……
“他媽的!”Type也忍不住咒罵了壹句,因為Tharn的手機好不容易安靜下去,現在又換成他自己的手機催命壹般地響個不停了,他其實很不想接這個電話的,現在的他只想把之前積累的壓抑壹並發泄掉,他按掉電話,繼續兩個人未完成的運動,可是那手機又壹次鍥而不舍地響了起來。
“如果不是什麽要緊事的話,老子發誓壹定會殺了對方!”
脾氣暴躁的Type最終忍到了極限,他從男友身上撐起身體,趴過去拿起手機,這個時候響起男友的阻止聲:“Type,妳就先別管那個了,繼續我們兩個人未完成的事情吧。”
“我不,我壹定要把那個打攪了我倆好事的人罵得狗血淋頭!媽的,簡直喪盡天良啊,星期天壹大早的打電話……”然而,還沒等Type罵完,顯示在手機屏幕上的名字就讓他把後面的話都咽了下去,Tharn見他這樣,也撐起身體皺起眉頭問:“誰啊……”
“餵,Tanya。”Type接起電話。
“啊,是我妹妹。”不用Type回答,光是聽到他跟電話那頭打招呼的第壹句便已確認了答案,Tharn不由得嘆了壹口長長的氣,用力地抓了抓頭發,作為壹個十分寵愛自己妹妹的哥哥,Type壹樣,對這個半路殺出來的“陳咬金”完全罵不出口,也說不出壹句重話。
[Type哥,妳醒了吧?剛才我打電話給我哥,但是他沒接,我想他應該先起床了,所以就打給妳了,我是不是打擾到妳了?]
“當然沒有啦,我的小公主,我已經起床了。”這翻臉的速度簡直比翻書還快,剛才還壹腔怒火準備要發泄到給他打電話的人身上,現在搖身壹變成為說話輕聲細語的絕世好哥哥。與此時此刻溫馨的氣氛顯得格格不入的是……他下面的那個大兄弟正在強烈表達著他的抗議!
換作是別人,估計早就忍不住對著電話呻吟出聲了,但是對於這對“苦命鴛鴦”而言,對著妹妹那樣做是不可能的,Tharn知道如果這個是時候他呻吟出聲的話,他就死定了!
[那真是太好啦!]
“那妳找我是有什麽事麽?”
曾經可愛的小童星,如今已經出落成少年們心中的大明星了,可愛的部分依舊保留著,更大的壹個轉變就是她對Type的依賴已經超過了她的那個親哥哥。
[我想妳了!]
聽到這句話柔柔的話,Type的臉上立馬浮現出大大的笑容,即便這個時候她的親哥哥正虎視眈眈地盯著他看,他依舊沒有掛電話的打算。
[哦,我打電話還為了邀請妳來我家的。]
“今天我可能去不了……”
很明顯,他們倆現在這個狀態哪裏出得了門啊,但沒等他的話音落下,電話那頭的女孩便語氣遺憾地喊著:
[Thorn哥,Type哥哥說他來不了啦……電話給妳,大哥。]
[餵Type,是我,剛才叫妳來我家不是詢問妳的意見,那是我的命令,我給妳和Tharn半個小時的時間,半個小時後如果妳們沒有出現,我親愛的弟弟可就遭殃了哦。]
Type瞬間擰起眉頭,電話裏那個語氣深沈、自大又冷峻的人不是誰,正是Thorn——Tharn三兄妹中的老大。
從來都不懼怕任何人的Type,語氣也跟著變得認真嚴肅起來,Thorn哥從來沒有這麽急著叫他們回去過,這次大概是有重要事情要說吧,於是他認真道:“那您跟Tharn說吧。”說完便把手機遞給三兄妹中的老二,讓他自己跟自家老大聊,雖然Tharn的表情顯示他並不想去,但他顯然也知道自家大哥肯定有辦法強迫他們去,只好嘆了口氣答應下來。掛了電話,擡起頭對Type說:
“咱們花十分鐘互幫互助速戰速決!”
Type也跟著嘆了口氣,回:“如果壹邊洗澡壹邊互擼的話時間還是允許的,但是妳!……不準動搖,別想著更進壹步的動作!”
Tharn壹副吃了苦藥的表情,但接下來的事情關系到家庭問題,他不得不嘆口氣,隨後走進衛生間,要抓緊時間出現在自家大哥面前呢。
話說,到底大哥要說什麽事情呢?
“大哥妳說什麽?結婚!”
“嗯,妳沒聽錯,是結婚,有什麽大驚小怪的?”
“怎麽能不大驚小怪?好端端地叫我們回來,就為了結婚這事兒!”
“Type誒,這可是大事啊,這家老大要跟女孩子求婚了,哪裏不算大事了?”
此時此刻,Type和Tharn的心情壹樣……想殺人!
毫無疑問,他們想殺的人不是別人,正是這個高大帥氣的大哥,挺拔的身材和深邃的輪廓遺傳自他的父親,亞洲的精致臉龐又遺傳了他的母親,這張英俊的臉龐此刻正笑得恣意,仿佛全世界盡在他的掌握之中,完全沒在意兩個弟弟此時那比鍋底還黑的臉。
OK,結婚或許真的是壹件大事,但……
“大哥,妳只是要向女朋友求婚而已,有那麽急嗎?嚇死個人了!”Tharn滿面愁容地問他那個依舊保持著笑容的大哥,Type完全能理解自己男朋友為什麽會這麽問。
他們倆做愛正做到緊要關頭,“蛇”眼看著就要進“洞”了,結果倒好,他家大哥壹句話就害得他們不得不偃旗息鼓。
“很急,Tharn妳給我馬上回來。”當時Thorn是這樣說的。
別說互擼了,早就沒那個心情了,只是胡亂沖了個澡就馬不停蹄地趕往Tharn家的宅子,結果只是為了聽他大哥宣布準備向女朋友求婚,註意……是“正準備”而不是對方已經答應了他大哥的求婚,然後準備商量接下來婚禮的事情。
“我是想先向妳們每個人宣布壹下啦。”Thorn哥也開始意識到自己的不妥,因為聽他那低沈的聲音帶著些許尷尬。
“別說是Type了,就連妳媽媽我都被驚到了,好端端地突然跟我說今天有重要事情要宣布,不準去哪裏,害得我把今天所有的約會都推了。”
“妳爸爸我原本也約了朋友去打高爾夫。”
父親和母親大人同時數落起長子來,說得Thorn面上都有點掛不住了。
“就沒有誰為我感到高興的嗎?”Thorn的語氣聽起來很委屈的樣子,其余家人聽了以後忍俊不禁,匆匆忙忙趕過來的兩個青年也跟著笑起來,這個家裏唯壹的妹妹蹦蹦跳跳地跑過去坐到大哥的身邊,抱住大哥的胳膊,問:“那大哥什麽時候求婚啊?”
“這個星期五,晚餐的位置訂好了,鮮花訂好了,戒指也準備好了,妳看這個,我們的小公主覺得漂亮嗎?”仿佛心中的喜悅憋了好久急需與大家分享壹樣,壹聽到有人問題,Thorn就拿出壹個藍色的戒指盒出來,然後打開盒子給自家妹妹看,嘴裏像倒豆子壹樣不停地說,Thanya眨巴著大大的眼睛用力點頭,清澈的嗓音說道:“很漂亮,再合適不過了……話說好端端的大哥幹嘛突然想著要求婚啊?之前妳可從來沒透露過想要結婚的意思。”擁有著壹顆少女心的家中老幺喜歡關於愛情的壹切事物。
聽妹妹這麽壹問,Thorn大笑出聲,深邃的眼眸裏仿佛有亮晶晶的星星,他道:“我也不知道,就是上個星期壹覺睡醒的時候突然很想以後的早晨能和她壹起醒來,等回過神來的時候我已經偷偷量了他的手指尺寸,然後急忙跑去了珠寶店。”說這些話的時候,Thorn的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他們的父親都忍不住調侃,“不是應該先等求婚成功以後再高興呀?”
“哎呀,爹地,您還信不過您兒子嗎?就您兒子這手段,有誰敢拒絕?”此番話引得大家哄堂大笑,為這家的長子終於決定穩定下來而感到欣慰。
“好希望星期五快點到來啊!”
“大哥,這已經是妳說的第四遍了。”Type忍不住吐槽。
“嗷,真的嗎?哈哈哈哈,因為我滿腔的幸福壹定要發泄出來才行,不然的話心會被幸福脹得滿滿的,然後就幸福死了。”
大哥宣布完這件事以後,好幾個星期沒有聚在壹起的壹家人決定壹起吃晚飯。在客廳坐了壹會兒,Type便主動請纓去給下廚的大哥打下手,這期間就光聽大哥不停地重復求婚的事情了。
“是是是,那就希望妳不要被幸福脹死好了。”
“小兄弟,妳可別太羨慕我喲。”
Type忍俊不禁地搖搖頭,忍不住調侃,“照我說啊,要是Tanya是壹個對哥哥占有欲很強女孩,然後不許妳結婚,我肯定會第壹個站出來笑的。”
“嘿,為什麽?”
“小妹之前跟我控訴過妳,說妳不準她跟別的男生講話,除了拍電影的時候,拿到劇本以後還要先給妳過目看看有沒有什麽需要身體接觸的戲份。”Type調侃道,Thorn聽後臉拉得老長,然後……開始了他的說教。
“呵,大家都是男人,妳應該也知道男人都壞得很,越年輕越氣盛,恨不得認識第壹天就直接上床,我們家公主這麽漂亮,怎麽敢保證那些混蛋得手了以後不會拋棄她?肯定要好好地保護起來呀,我絕不答應有人欺負我們的公主……”
瞧吧,知道這個大哥有多擔心自己的妹妹了吧,Type岔開話題:“大哥妳打算如何去跟人家求婚?跪下來求?”
“當然了,跪下來求婚的場景肯定是要有的,我正在考慮要如何讓她感動到痛哭流涕。”
呃,要是想讓妹妹交上男朋友,那就要趁著大哥忙於結婚的事情脫不開身的時候才行了呢!
Type邊搖頭邊在心裏說,低下頭繼續準備涼拌木瓜絲的材料,聽著大哥第五遍念叨“好希望星期五快點到來啊!”,冷不丁聽到對方冒出壹句:“妳們兩個什麽時候結婚?”
Type手上的動作壹頓,然後輕聲笑出來,“大哥,妳忘了我跟他是壹對Gay嗎?”
“難道Gay就不能結婚了?”
“……”Type再次楞住,他轉過頭看著語氣強硬了些許的大哥,對方那雙和Tharn壹樣顏色的瞳孔正靜靜地回望他,目光裏明顯寫著對他剛才所說的話的不贊同。Type放下刀,心裏很感激這位大哥,不,應該是感激這個家裏的所有家人,在他們眼裏,他和Tharn的結合不過是再正常不過的事,他倆的相愛沒有礙著任何人,但有些事情必然會有它的局限性,所以他不得不向這個同樣很疼愛自己弟弟的大哥解釋:“不是說不能,但妳也知道這件事情上有諸多限制。”
“怎麽說?”Thorn問。
Type也知道對方明白其中的利弊,但他就是固執地站在弟弟這邊,覺得他們就應該獲得同等的對待。Type靜靜地看著對方,然後無比認真地說道:“對於我倆的關系,我家那邊也許不會有太多的意見,我也是外府人,也有很多外國人想要跟我們做鄰居,但我們和妳們不壹樣的,爹地有公司要照看,認識很多有頭有臉的人物,妳也壹樣,或許Am姐姐能夠接納我們倆,但她的家庭或許不會接受,如果知道這家的次子要和壹個男人結婚,那些認識妳的人,妳的朋友們,甚至是Tanya的粉絲們會作何感想?現如今的社會是很開放了沒錯,但依舊沒有開放到大家不會拿這種事情來作為茶余飯後的談資。”
這些因素不是Type為自己考慮的,他是為了身邊所有的人著想。他笑笑,道:“我們就像現在這樣在壹起就已經很好了,比那些受婚姻法約束的夫妻要好,假如哪天要分手……也不會像那些向全世界宣布過他們已經結過婚的夫妻那樣覺得尷尬。”
“餵,妳們在壹起七年了,比我的戀愛時間還要長,而且Tharn那小子那麽愛妳,妳居然還想著分手的事情?!”Thorn或許是覺得這樣的理由有些牽強,又或許是這樣的話題有些沈重,他嘆了口氣,用力地拍了拍Type的肩膀,Type也適時地將話題繞回了新娘這件事情上,廚房裏的氣氛也慢慢輕松起來。對於Thorn的問題,Type的心思也開始活泛起來。
結婚嗎……那是他們遙遠的夢想啊!
Type在心底告訴自己:像這樣在壹起就夠了,每天這樣相愛著就夠了。
他們不知道的是,廚房裏兩個人的對話已經被站在門口的人全部聽了去,Tharn的眼神沈靜,伴隨著壹聲嘆息,他轉身離開廚房門口。
Tharn為自己的大哥感到高興……也無法否認地感到羨慕。
他和Type相愛那麽久,比大哥他們還要久,卻不能像大哥那樣如願以償地結婚,不能向全世界宣布……Type是他的愛人。
好想告訴所有人,但很多時候……卻沒法說,不能說,不敢說。

最夯腐文網的小編就給您 TharnTypeTheSeries小說第67章介紹到這裏了,Tharn壹家真的好可愛,雖然現在Type跟Tharn雖然不能結婚,還不能結婚,但是他們現在的狀況,不是結婚勝結婚!哎呦餵,小編我還是很心疼Tar!

文章來源:天腐泰劇字幕組 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刪除

上一篇:真愛墨菲定律bl耽美小說:Tharn&Type第66章-妳真是個勇敢的男傭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