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rn&Type第69章-吵吵鬧鬧到白頭

Tharn&Type第69章-吵吵鬧鬧到白頭

今天最夯BL耽美文網的小編繼續分享泰劇BL劇真愛墨菲定律又名與愛同居原著小說第69章,吵架似乎也有定理說當下解決總比過後解決更加有用,但是例如像小編我,生氣的時候妳越安慰,我就越委屈,就越覺得自己是對的,所以這個時候,距離是很有必要的!

接踵而至的問題

“我要化悲憤為食量,世上沒有救世主,他媽的!!!”
“兄弟妳冷靜壹點,冷靜壹點啊。”
壹開始,Type是打算回家跟Tharn好好談談的,最後卻鬼使神差地打了電話給他的好友Techno,然後直奔這裏借酒消愁,壹杯又壹杯的酒下了肚,幾乎喝得不省人事。最後,Type砰地壹聲將酒杯往桌上用力壹摔,,也不在意杯子會不會碎掉,那麼大聲的咒罵不免讓隔壁桌的人投來異樣的目光。
“妳讓老子怎麼冷靜!那個混蛋找我茬,對我擺臭臉,什麼狗屁領導啊,就知道往我頭上扣屎,以為我是屎盆子嗎!要不是老子擔心被炒魷魚,老子早就揍得他滿地找牙了!!!”Type的聲音越拔越高,舉起酒杯又要喝,來不及喝就被Techno給搶了過去。
“行了行了,妳給我適可而止吧,別等下喝醉了亂發酒瘋,我可攔不住妳啊!”Techno擔憂地說道,轉過頭看向自己的小老公,對方壹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慵懶表情。
Techno對自己的小老公喊:“餵,Kla,妳倒是幫幫忙呀!”
Kengkla——Techno的男朋友,曾經耍了壹些小心機將Techno這個足球隊隊長給騙上了床,騙色成功,然後又耍了壹些小心機將Techno的心給騙了去,騙心成功。
不過這個Kengkla卻跟Type很不對付,以前No和Kla鬧別扭的時候,Type從中調解,還演戲,搞得Kla整個變成壹縮頭烏龜,所以說今天看到Type心情這麼糟糕,Kla的心情別提有多暢快了。
No,妳別把世界看得這麼美好啊,妳老公可不是什麼好鳥,搞不好他此刻正幸災樂禍呢!
當然,Type不可能把這些話說出口,他只是狠狠地抓了抓頭發。
“我能幫什麼忙呀,Type哥可不會聽我的。”Kla道。
妳小子不想幫忙就直說!
“那Tharn那家夥呢?妳打電話給他了沒?”No問。
“……”
Techno努力地找解決的辦法,Type卻保持沈默了,只是蹦出壹句冷笑“呵……”
Techno只能無奈地嘆息,“又吵架了吧?妳們剛開始交往的時候就隔三差五地吵架,這都多少年了啊?六年還是七年了吧?就不能少吵點架嗎?”
“這回老子可沒錯!”
“我都沒見過哪次是妳的錯。”No咕噥。
“No,妳這混蛋!”Type露出壹個冷酷的笑容,連No都被他的話和笑給嚇了壹跳。No搖了搖頭,壹副“我什麼都沒說”的表情,聲音也不自覺地軟化了下來。
“有什麼問題就好好談談,這是妳教我的,難道妳忘了嗎?”
Type默了,隨即撈起酒杯壹飲而盡,表示不想再提關於Tharn的事情了,No也就繞回了原來的話題上。
“工作的事情,妳打算怎麼辦?”Type頓了頓,然後將考慮了幾個月的話說了出來。
“我大概忍不下去了。”
“唉!為什麼?那裏的工資不是挺可觀的嗎?可比我的高多了呢。”No立馬打岔,對Type這樣的決定表示有點無可奈何。OK,他的工作還算對口,薪資對於壹個碩士畢業剛壹年的人來說也還算可觀,跟在政府部門工作的好友No相比確實強蠻多,作為公務員的No,已經吃了三年皇糧卻比不上他壹年的口糧,但……至少No幹的輕松舒服啊。
或許Techno在工作上也會遇到壹些麻煩,但跟他的相比,那都是些微不足道的小問題,不足為懼。Techno的社交圈好,同事好,領導也好,而且對每個人都很和善,不像他……
“屋小可住,心窄難處……現在我才明白這個道理。”Type好像突然領悟到了真理的樣子。
“那妳是打算要換工作咯?”
“嗯,那個倒黴催的領導估計早就想把我掃地出門了吧。”Type郁悶地嘆息壹聲,心情簡直跌到了谷底。可是看到好友擔憂的眼神,他壹肚子的苦水又不得不硬生生地憋住了,他不想好友的心情也受他的影響。
每當No擔心他的時候,總是像壹個老母親壹樣操碎了心,還幫著他想辦法。
“妳別管我了,我過會兒就好了,倒是妳,是不是有什麼事?”
Type的問題立馬讓No默了,他尷尬壹笑,轉過頭去看了看自己的小老公,然後支支吾吾道:“我……準備跟我媽出櫃,告訴她我和Kla的關系。”
“妳老公慫恿的吧?”
“……”
妳看,No的沈默就代表他猜對了,因為像No這種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男人不可能有那個勇氣去告訴自己的母親,自己在和壹個男人交往。No之所以敢跟家裏人出櫃,原因大概是坐在左邊這個正安靜地咀嚼食物的英俊男生……別看他安安靜靜的,眼神卻陰險狡詐得很,是壹只十足的野狼。
“Type,妳別怪我呀,我只是不想隱瞞我和No哥的關系,況且我家裏也知道No哥的存在了。”
腹黑!
Type翻了個白眼,他都懶得罵出口了,免得No那個白眼狼又要站出來維護自己的小男友,看到好友發白的臉和倉皇的眼神,像是頂著來自小男友的巨大壓力,心軟的Type於是決定幫他壹把,反正從壹開始他都壹直在幫No。
“妳以為妳媽媽不知道這事兒?”
“嗯?”
看看,No還是壹臉懵逼的樣子,Type那個無奈啊,他重重地嘆了口氣,將酒杯往那個厚臉皮的Kla那邊指了指。
“妳以為妳這樣的表情沒讓妳媽媽看出點端倪?妳壹周去他的公寓住幾天?妳的個人用品估計往他家搬得都差不多了吧?況且這小子對妳的占有欲還那麼強,是個人都看得出來他對妳的心思,他肯定不會錯過任何壹個向妳媽媽傳遞信息的機會,告訴她妳們兩個是什麼關系,全家人估計只有妳壹個人覺得沒人知道妳倆的關系了吧……不信妳回家去問問妳媽媽,她老人家的回答應該會是——哦,我早就知道了,妳這個傻兒子。”
Type壹點也不給No留面子,同時也很同情這個被自己的小男友騙得團團轉的好友。
Kla裝出壹副討好又無辜的樣子,活脫脫壹枚腹黑年下攻。
“No哥,Type哥汙蔑我,我什麼都沒做啊。”
別以為我不知道,妳肯定壹早就跟No的媽媽出櫃了。
Type都懶得拆穿他,他只是搖了搖頭,看著好友和他的小男友,心機Boy壹副人畜無害的乖巧模樣,還虛偽地裝出壹副委屈傷心的表情,立表清白……不用說,Techno成功被他騙到,並且深信不疑。
“妳不要把Kla看得這麼壞,他以前做過的事那都過去了,現在他不敢再騙我了。”
“那是妳的事,信不信隨妳。”Type不在意地說,他現在在意的是手裏的酒,腦子裏思考著那壹堆亂七八糟的事情該從哪壹件開始處理。
Tharn?工作?還是回家?
第壹個選項讓他忍不住又灌了壹大口酒,有時候真的是疲於應付這些事情啊。


“Tharn,呵呵,對不起啊,我攔不住他喝酒。”
“沒……關系。”
哦豁,看妳的表情就不像沒關系的樣子啊,Tharn。
Techno也只敢在心裏吐槽,他把Type攙扶到了Type和Tharn的公寓門口,屋裏的人打開門看到自己老婆醉得不省人事的樣子……立馬拉下臉來,Techno看了都瘆得慌。
誰能想到他只是轉頭和Kla聊了會兒天,再轉回頭,Type就已經醉成狗了。
Techno把Type交還給Tharn,猶豫著要不要對Tharn說些什麼,但作為十分了解好友生活的人……
“妳們有什麼事情就好好說清楚了,妳也知道Type是壹個脾氣火爆的人,要是他說了什麼不中聽的妳多擔待壹點。”Techno提醒Tharn,他自己也清楚,如果Tharn的性格也像Type這麼火爆沖動的話,兩人也不會相守到今天。
Tharn聽了Techno的話,不禁嘆了口氣,“我知道……謝謝妳送他回來。”
見Tharn不願多說,Techno只好點了點頭,準備交接走人,“嗯嗯,妳們兩口子有什麼事自己關起門來解決,這也是妳們教我的,別教起別人頭頭是道,輪到自己卻做不到了。”
他以為他的話會引來Tharn的發笑,然而Tharn只是嘆息壹聲,語氣有些沈重,“下周吧……明天我要去外府出差,暫時就把他托付給妳了,要是他打電話給妳就麻煩妳陪陪他。”
Techno看著Tharn撈過自家男朋友攙扶著,於是堅定地點了點頭,“這個妳不必擔心,我可是他的好朋友。”
看著Tharn攙扶著醉得像條死狗壹樣的Type走進屋裏,Techno長嘆壹聲,喃喃道:唉!希望這兩個人沒什麼問題。
Techno邊想邊下了樓,他那個小男友正在停車場焦急地等著他呢。
此時的Kla這只小狼狗也正胡思亂想著呢。
所以老子要從小見證著那兩個人吵吵鬧鬧壹直到我長大成人咯?然後再看著他們壹直吵吵鬧鬧到白頭偕老……哼,這是譏諷,不是祝福!


宿醉醒來的早晨,頭疼得要炸裂,當看到貼在冰箱門上的便利貼內容以後,Type頭疼得更厲害了。
我去外府出差了,下周回來,回來以後咱們好好談談
“唉!”Type沈重地嘆口氣,狠狠地揉了揉太陽穴,希望能緩解壹些宿醉的頭疼,然而這樣做並沒有什麼卵用,越揉,頭疼的癥狀反而更嚴重了。他走過去撕下那張便利貼,若有所思地盯著,隨後撕碎扔進了垃圾桶。
不是他不在意Tharn的話,但也別指望他會將那張便利貼妥善收藏……要是真那麼做了,估計現在整個房子都堆滿了Tharn寫的便利貼了吧。
“這他媽走的也太不是時候了吧!”Type再次哀嘆,打開冰箱,掃了壹眼裏面看看有什麼,不管是什麼,只要能讓他感覺好壹些就行,然而引入眼簾的只有汽水,還是他那個倒黴催的老公最喜歡喝的牌子,他拿出來打開瓶蓋往嘴裏猛灌,帶著些許煩躁。
人不在家還放自己喜歡的飲料,不過讓他不爽的不是這個,而是……
“壹個星期。”Type擡起腳搭在桌子上,背靠著椅子,覺得有點沮喪,他將冰涼的汽水瓶放在額頭上,希望這樣能讓自己腦子清醒壹些,然後猛然發現自己也是個倒黴催的。
吵架期間還要分開,這情況更為嚴重啊。
這個道理他好幾年前就明白了,因為這不是Tharn第壹次去外府出差,也不是第壹次在他們吵架或者心存芥蒂的時候Tharn出差。和好之前,分開這段時間還要忍受思念的煎熬,如果是以前沒吵架的時候,肯定會打電話給對方問問工作如何……但是現在冷戰成這樣,他敢說,不管是他還是Tharn都不會肯給對方打電話的。
之前有過壹次吵架Tharn出差,等出差回來了,他壹個星期都沒搭理對方,好在Tharn的脾氣比他好,主動哄了他,不然的話估計兩個人早就分了吧。
故此,Tharn這個時候出差真不是好時候啊。
誰說距離產生美的?誰說分開壹段時間雙方都能冷靜下來,冷靜完以後再回頭心平氣和地談談,壹切都會好起來的?在Type看來,這狗屁用處都沒有,還不如吵架當下就推心置腹地談壹談呢。
越想Type的情緒就越低落,瞥見垃圾桶裏的便利貼碎紙更是搖頭嘆息。如果他們沒有鬧別扭,沒有生氣發火,正常情況下Tharn早上肯定會叫他起床然後送他去上班,肯定會再三提醒他手機壹定要開著,他隨時會打電話來查崗,雖然看起來很煩人,但突然少了那個煩人精……Type反而覺得不習慣,覺得很煩躁。
“難道要我去哄他?”Type心說這次該他先服軟了,所以這壹個星期不見面的時間,Type壹定要壓制自己的情緒,讓自己心平氣和下來,免得Tharn回來的時候再鬧得不可開交。
“至於回家的事情嘛……等他回來再說吧。”最後,Type嘆息壹聲,喝了壹大口汽水,復而返回臥室收拾準備上班。
回家之前,首要的事情是先請假。


“宋幹節?妳瘋了吧?我不可能批妳的假,到時候有人休假,妳必須來值班。”
不出Type所料,他的領導壹口就回絕了他請假的要求。無奈,Type只能答應壹聲便轉身走了出去,他不願去揣測他的領導不願讓他請假是因為偏心,因為對方說的別的同事請宋幹節的假都提前幾個月請的,而他現在才提,肯定是請不到假的。
看樣子只能跟他父親說宋幹節後再回家探望他們了。
醫院大部分都是這樣的輪班制,這種情況有點像國外的公司,24小時必須要有人值班才行,雖然他所在的科室有值班時間,但調休卻是統壹的。
“怎麼了?壹大早的就板起個臉。”
“Teng姐,因為請假的事情煩著呢,我爸打電話讓我宋幹節回家。”“現在才請假,能批妳才怪呢。”Teng無奈搖頭,只能告訴Type宋幹節請假就是難上加難的事情,Type聽後也只能長嘆壹聲。
“算了,宋幹節過後再回去也行,只是宋幹節我想帶對象壹起回家,要是宋幹節不壹起放假的話,宋幹節過後他又要上班。”Teng點了點頭,她也曾聽她這個同事說過自己已經名草有主,而且說了還不止壹次,只不過也只是透露了壹絲信息罷了。
Type沒有說過他的對象是個男人,而且還比她之前誇贊過的那個Type的年輕病人還要帥得多。
“妳有多久沒回家了?”
“工作以來就沒回過了。”
“啊?那差不多壹年了呢,妳家人還不得數落死妳啊?”
“所以家裏才打電話給我喊委屈呀,姐。”Type郁悶地說道,他能想象得出父親那比鍋底還黑的臉色以及悲傷的表情,看著就讓人心疼。可是宋幹節不能回去已成定局,他也沒奢望過能有此幸運會請假成功。
“那要不要跟我換班?”
等等……
“姐,妳這話是什麼意思!是我想的那個意思嗎?”Type瞪大了眼睛追問道,盯著對方的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Teng摸了摸下巴壹副高深莫測的樣子,然後肯定地點了點頭。
“嗯,就是妳想的那樣,本來我是打算宋幹節的時候陪家人出國旅遊的,但我的護照到期了,又忘了換新的,所以家裏人商量就在家裏過節好了,請假了也沒什麼用,宋幹節我也沒打算去玩潑水,所以……我跟妳換班好了。”
“姐,妳說真的啊!”Type猛地站起來激動地抓住Teng的肩膀,Teng頻頻點頭表示肯定。
“嗯,我宋幹節過後在休息,宋幹節放假挺好的,去哪裏都不擔心濕身。”
“哦咦!我愛死妳了Teng姐!”Type給Teng來了個熊抱,還抱得死緊死緊的,興奮地大喊大叫著,Teng被抱得差點喘不過氣來,用力掙脫開之後捂著胸口心有余悸的樣子。
“別那麼肉麻,雖然妳不是我喜歡的那盤菜,但並不代表妳長得不帥,我對帥哥都沒免疫力的,Type!”Type聽後哈哈大笑,因為此時此刻的他開心到飛起,恨不得抱住Teng姐往她的兩邊臉頰狂親,要不是Teng姐伸出手來攔住他,威脅他想都別想,他估計早就那麼做了。
因為宋幹節可以回家了,Type的心裏有種說不出的輕松。至少能夠壹起回家,Tharn的心情也會好很多吧。
然而,壹個小時以後,夢想破滅。


“我不批準妳請假。”
“可是我已經跟同事換好班了,也已經簽名了。”
“我說了,我不同意。”
“……”
此時,Type垂在身側的兩只拳頭捏得緊緊的,他憤憤地看著面前這個死都不肯在他請假條上簽名同意的領導,哪怕換班表已經填好簽好字也無濟於事。
四目相對,眼神交鋒。
壹個只感覺壹股熱血直往頭上沖,想沖上去胖揍壹頓那個倒黴催的領導。
另壹個仗著領導的身份,拿著雞毛當令箭。
“為……什……麼?”壹個咬牙切齒地發問。
“人手不夠。”壹個不冷不熱地回答。
我操妳大爺!
Type心底咒罵,他知道這不是他領導不批假的真正理由,對方就是以折磨他為樂,看著他這種心直口快的人不能如願以償對方就很痛快的樣子,死變態!
Type也知道自己這張嘴是怎樣的,正因為他的心直口快,他的領導就看不慣他,工作上也處處為難他,領導既然不批準了他也不能違抗……那麼,事情就到這裏吧。
“妳是逼我走吧?”
“註意妳的言辭,別忘了我可是妳的頂頭上司。”
Type牙齒咬得咯咯直響,拳頭快要捏碎了,克制著自己不沖上去揍人,他真的忍不住想壹個勾拳將面前的人打倒在地,可是他知道他不能這樣做,他只能閉上眼睛找回理智,他不停地深呼吸,告訴自己再忍忍就工作滿壹年了,等做滿壹年立馬辭職,壹刻都不會多待!
故此,只高興了壹個小時的Type壹言不發地轉身走了出去,他怕壹旦他開口說話……罵人的臟話早就噴對方壹臉了!
Type心情郁悶地下了班,可以說今天壹整天,他的臉色比夜叉還要恐怖,都沒人敢靠近,下班了就直接離開了醫院,招呼也不打壹聲。他打電話給死黨,希望找個人來發泄心中的不滿。
“No,妳在哪裏?”
[在我媽家呀,昨晚我不是跟妳說過的嗎?妳找我有什麼事?]
聽到死黨嘶啞的聲音,Type心中的郁悶貌似有所減輕,情緒也冷靜了些,他知道這個時候No是沒有辦法過來陪他了,光是應付那個小狼狗就夠他頭疼的了。
“也沒什麼事,剛開始我還想著叫妳出來喝酒呢。”
[妳是不是有事?我可以去找妳的。]
Techno擔憂地說道,語氣裏滿是對他的擔憂以及可以為了他逃出來的決心。如果沒聽錯的話,Type聽到電話那頭響起了某個腹黑少爺的清亮的聲音。
“不用,妳去找妳媽媽吧,相信我,她不會說什麼的,妳也不用緊張。”
[妳確定?]
“嗯,要是妳緊張了,Kla那小子肯定會說他會撫慰妳,等他撫慰完妳,妳也跟著射了。”
[靠!妳怎麼知道的!]
好友的大叫聲不免讓Type了然壹笑,心說他們倆昨晚肯定舉行了壹場名為“撫慰心靈”的“祭祀活動”,煩躁如他,他真的很想搞個惡作劇什麼的,讓那個詭計多端的小狼狗耍不出什麼心機來,但他又覺得自己還算個好人,不能破壞別人的感情,於是只能對Techno說:“No啊,要是哪天妳不再沈迷於Kla的美色無法自拔,妳肯定會看得到世界的廣袤無垠。”
Type說完便掛了電話,他懶得解釋給Techno聽他話裏的意思,按照Techno這種單純的腦回路,解釋了也是白搭。Type將手機放進包裏,沈吟片刻,然後做了個決定——心情不好的時候去熟人的店裏應該是個不錯的選擇。
Type其實對自己也沒有太大的自信,帶著這樣的情緒去喝酒是否能克制住自己不會喝醉,他也不希望自己喝得爛醉如泥的時候被人給扔出來,可是就這麼回家,家裏冷冷清清的又顯得很寂寞,從而把氣惱都推到那個不在家的人身上。所以,還是去Konge哥和Jead姐開的店算了。
“Type哥!”
陰魂不散!
在等出租車的時候,身後突然響起叫他名字的聲音,Type回頭去看,只看見壹張不太熟悉的面孔,他不禁蹙了蹙眉,待那個人站在他面前對著他笑的時候,他才有了那麼壹點點印象……這是他負責的壹個病人。
“Faires。”
“真開心妳還能記得我!”
Teng姐在我面前提起妳的時候,尖叫得都快原地高潮了,我能記不住嗎?
Type心裏吐槽,嘴上卻很官方地說:“妳是我負責的病人啊,當然記得了。”
Type在Faires面前還是可以平心靜氣地說話,因為除了醫生和病人的關系以外,他們沒有任何關系。
“妳來這裏幹嘛?我們沒有約做復健吧。”
“哦,我來找主治醫生,好端端的突然膝蓋就痛了起來,所以就來醫院復查壹下,不過好像是我杞人憂天了,醫生說沒什麼問題,嘿嘿……”少年清秀的臉上露出尷尬的笑。
“沒什麼問題就好,那麼我先走咯。”
“等等!”少年露出難過的表情,“為什麼妳都不回我Line?”
“我沒空回。”
其實不是Type沒空回信息,而是他並不在意少年的信息,不論是少年或是其他的什麼人的信息,他都沒去理會,他都懶得打開Line去查看都有誰給他發了什麼樣的信息,他和Tharn之間的問題已經把他搞得焦頭爛額,哪裏還有心情去看信息回信息,更何況這個少年還總是喜歡不停地給他發各種各樣的表情包,有時候他都想把這個煩人的小孩屏蔽或者直接拉入黑名單!
“我是要問妳關於我膝蓋傷的事情,也不知道我現在的狀況是不是正常的,信息發出去以後,我等了壹整天,就想看看妳會不會回復我……”
“妳是不是對我有什麼誤解?”
“什麼?”
當這個帥氣的少年正喋喋不休沒完沒了的時候,Type粗聲打斷,然後少年並不知道壹陣來自Type暴風雨正在向他刮來,來不及發問,暴風雨就劈頭蓋臉地下來了。
“妳以為我是誰?妳的主治醫生嗎?以為我24小時都坐在那裏回答妳各種各樣的問題嗎?“客氣”這個詞會不會寫?或者是妳家沒教過妳什麼叫禮貌?不好意思,我告訴妳我沒空,我他媽都累死了!”Type真的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所有的不滿和負面情緒都壹股腦兒地破口而出,說話的聲音也越來越大,說完以後又開始後悔。
面前的少年沒有委屈得哭鼻子,他只是慢慢地低下了頭,小心翼翼地說道:“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為什麼會後悔?因為周圍的人全都向他投來或譴責或鄙夷的目光,因為在那些吃瓜群眾的眼中,他就是壹個欺負小孩子的大灰狼,把人家小朋友都罵得頭都快埋進胸膛裏去了!他的余光可以看到不遠處的保安大哥也正虎視眈眈地觀察著他們兩個人的動向,深怕他們打起來似的。
他要是想打人鬧事,那也是找他那個倒黴催的領導鬧去……他都無法想象接下來的生活會是怎樣的水深火熱。
“唉!對不起,哥向妳道歉,是我說得太過分了!”最終,Type只能長嘆壹聲。
“不是的,Type哥妳說得對,是我太沒禮貌了,對不起啊,哥。”少年向Type行了個合十禮表示道歉,Type瞬間就心軟了,作為曾經的足球隊副隊長,看到少年如此低落的樣子,不禁想起了Can、Ae那群足球隊裏的學弟們。
“好了,我都內疚死了,咱們還是就此別過吧,我就先走了哦。”Type急躁地說道,說完便轉身準備離開,少年立馬叫住他。
“還有什麼事?”Type的語氣很生硬很不耐煩。
“哥,要不我送妳吧!”
“不……”
“好不好嘛,權當是我向妳賠罪了。”Type正要搖頭拒絕,少年卻搶先說了起來。
“好不好嘛,現在這個時候堵車堵得那麼厲害,叫車的話都不知道幾點鐘才能上車呢,作我的車比較好,就當我向妳賠罪了,好不好嘛,我不想對妳有愧疚!”少年對他用的這招,Type總覺得莫名地熟悉,等到他那個倒黴催的老公的臉在他腦海中漸漸清晰起來,他才知道為何會覺得熟悉了,因為Tharn也經常對他用這招,而且還屢試不爽。
纏著老子撒嬌,要是老子不答應,妳是不是要愧疚而亡!
Type不知道少年對他做了什麼,他只知道莫名地內疚,只想補償少年什麼,再看看路況,還真如少年說的那樣,到處都堵得水泄不通,照這種情況下去,到Jead的店裏估計都半夜了吧。故此,Type心裏做了個決定,表面上也對少年緩緩地點了點頭,“嗯,謝了。”
那壹刻,Type不知道他的決定是對還是錯,他只看到少年瞬間開心地笑了,熠熠生輝的眼神無異於Tharn開心時的樣子。
也許是我太想念那個人了。
Type心想,拿出手機來看了看,希望能看到心裏所想念的那個人的未接來電,然而只是他想多了,手機靜悄悄的,連壹個未接來電都沒有,甚至連社交APP上也沒有來自那個人的只言片語,這種現象只能說明壹個問題——Tharn還在生他的氣。不對,應該是還在跟他耍性子,等著他去哄呢。
Type獨自在那裏想著另壹個人,完全沒有註意到旁邊正心花怒放的少年。

最夯腐文網的小編就給您 TharnTypeTheSeries小說第69章介紹到這裏了,第三者要伸出魔爪了,Tharn趕緊回來,Type真的很可愛,那個拿出手機希望看到那個人的來電提示這個動作真的很可愛啊!

文章來源:天腐泰劇字幕組 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刪除

上一篇:真愛墨菲定律bl耽美小說:Tharn&Type第68章-愛人之間的距離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