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rn&Type第70章-​哥,想要個老婆嗎

Tharn&Type第70章-​哥,想要個老婆嗎

今天最夯BL耽美文網的小編繼續分享泰劇BL劇真愛墨菲定律又名與愛同居原著小說第70章,冷戰真的好傷感情的,趕緊和好吧,我們也想念Tharn,快點回來疼老婆,媽呀,雖然壹定不會被挖墻腳!

“哇!這家店的環境真不錯!”
“是的,環境很好,食物也很美味,駐唱也很棒,老板也很和善。”
“哇!妳還認識店老板啊?”
“大壹的時候就經常來這裏吃東西了,這家店也搬遷過壹次了,起初店面比現在這個要小,新店搬到這裏也才壹年時間而已。”
Type的心情好了壹些,這都歸功於開了空調的涼爽的車內環境以及並沒有想象中那麽堵的路況,他們只花了四十分鐘就到達了目的地。送Type過來的少年壹看到這家店就對店裏的環境贊不絕口,就跟Tharn第壹次帶Type來這裏時的心情壹樣。如果有人對Jead的店贊不絕口,Jead壹定會笑得滿臉褶子,想到Jead開心成那個樣子,Type忍不住笑了笑。
“妳就送我到這裏吧,謝了啊。”Type指了指酒館不遠處的停車場,但是少年並沒有放他下車,而是將車停入停車位,然後轉過頭來對Type嫣然壹笑,Type不禁皺眉。
“我可不打算邀請妳壹起進去的。”
“哎呀,Type哥,反正妳也是壹個人來的,加我壹個怎麽了!”
少年當然沒那神通能知道他是否是壹個人,是Type說漏嘴的,當時少年問他是不是約了朋友壹起,他說沒有,他準備壹個人去喝酒。所以少年才會滿懷期待地對他笑起來,笑得Type哀嘆不止。
“妳能理解壹個人吃飯的意思嗎?”
“那我自己進去吃飯也沒什麽錯吧?”少年不答反問,壹副躍躍欲試的興奮模樣,壹邊給自己找借口。
“我從中午開始就什麽都沒吃了,剛好送妳來,看到這店的環境還這麽好,我也想嘗嘗鮮,要是妳不想跟我坐壹塊兒,那我坐別處好了,只是不能跟妳坐壹起我會覺得很可惜,兩個人壹起可以點得多壹些,我覺得……Type哥!”
Type懶得再聽少年喋喋不休下去,不等少年說完便邁開大長腿下了車徑直往店門口走去,少年大聲呼喚Type,不過Type並不打算回頭,要不是因為……
“哎喲!哥!我跑不動啊,我的膝蓋好痛!”
媽的!他怎麽這麽多事啊!煩人!
Type氣得鼻孔冒煙,他轉過身來,看到清秀英俊的少年正單腳站在那裏,手抓著受傷的膝蓋,還向他投來可憐兮兮的眼神。Type考慮到這個少年怎麽說都是他負責的病人,如果任由他暈倒在這裏而不管的話似乎也說不過去。
“膝蓋受傷還能開車?”
“我受傷的是左膝蓋呀。”
少年反駁,聲音很輕,看到Type的腳步放慢了就開心地笑起來,追上來又開始喋喋不休起來,“哥,妳大壹就來這家店吃東西了,那有幾年了呀?”
“7年了。”
如果從認識Tharn開始算起,差不多8年了,如果從Long那件事以後和Tharn交往開始算起,就是7年,如果從他自己來這裏開始算起,就是7年多,那時候的Jead姐還美得不可方物,人如其名,小巧玲瓏。
“Type,妳來了啊。”
“姐,妳還好嗎?怎麽懷孕了還幹活啊,Kong哥可真會使喚自己的老婆啊。”
這時的Jead已經懷第三胎了。
Type看著已經懷有五個月身孕卻還是精力充沛的Jead姐,大概已經是第三胎,她老公也不再像懷第壹胎時那樣呵護備至了,那個時候Type還在讀大三。哈哈,想起來不禁覺得好笑,那時候Jead姐走到哪裏,Kong哥就形影不離地跟到哪裏,狗皮藥膏壹樣甩都甩不掉,當時他也問過Jead姐為何懷孕了不好好休養,Jead姐是這麽回答他的:“我老公開的可是酒館,每天晚上那麽多妖艷賤貨來店裏喝酒吃飯,我要是不好好守著管著,老公趁我懷孕的時候出軌,那不是虧大了!”
所以,Jead從懷第壹胎開始就壹直守在老公身邊,現在都第三胎了也沒打算放棄。
“那是當然,我壹個人可以當108個來用哈哈哈,話說什麽風把妳給吹來了呀,之前我叫Tharn來也說沒空。”Jead面帶笑容,Type也微微壹笑,情緒不是很高的樣子。
“就是有些無聊煩悶,想來排解壹下。”
“哦,那Tharn去哪裏了?”Jead看到Type身後沒有跟著那條大尾巴便問了問,Type聽後情緒更低落了,“去外府出差了,他沒有跟妳說嗎?”
“沒有,這個星期他只是跟我說工作忙所以就不過來幫忙了,老顧客還經常問起他來呢。”
“是女顧客問的吧?”
“妳吃醋啊?不用擔心,要找Tharn的不止女人,還有男人呢,他那麽有魅力的壹個男人,卻只鐘情於妳,旁人他連看都不看壹眼。”Jead毫不見外地開起了玩笑,壹如幾年前第壹次見這個壹臉不羈的少年就問他跟Tharn是什麽關系壹樣,依舊童心未泯的樣子。
“Type哥Type哥,這位就是妳說的老板娘嗎?”
“這個弟弟是誰呀?”Jead姐看到了Type身後跟上來的人……立刻皺起了眉。
“我負責照顧的壹個病人。”Type壹臉便秘地答道。
“哦,怎麽帶來這裏了?哎呦,小弟弟呀,姐沒有什麽奇怪的想法哈,來個人把這個小弟弟帶去那邊的桌子……至於Type,妳給我過來!”Jead轉過頭叫店裏的服務生帶少年去找桌子坐著,完全不去理會這個叫Faires的少年因為她拉著Type的胳膊往另外壹個方向走去而投過來的好奇的目光。
Jead在Type的耳邊小聲道:“妳這是要劈腿啊?”
“姐,妳少胡說,誰劈腿了!”Type的表情立馬變得兇巴巴的。
“還不是因為妳帶這麽壹個嫩出水的小孩來我這裏!”Jead姐與他爭論,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平日裏抓“小三”抓出經驗來了,連斜著眼看Type的眼神都像在說Type就是那個趁著老公不在家就到處亂搞的“潘金蓮”。
Type反問:“要是我劈腿了,我會蠢到帶小三來妳的店裏?這裏可是Tharn的據點,姐妳這問題是不是問得太蠢了?”
“哦豁,居然罵我蠢!”
“要我說實話嗎?嗯,是真的蠢,姐我勸妳別這麽蠢了,因為我根本就沒劈腿,想都沒想過。”Type毫不留情地說道,當然也不忘作解釋,“我是搭那小孩的順風車過來的,他看到妳的店環境好所以就順便下來嘗嘗,就這麽簡單,沒那些個節外生枝的事情。”
Jead姐聽了以後對Type尷尬地笑笑,像是在對他說對不起,不過作為壹名即將是三個小孩的母親,好勝心強的她只能硬著頭皮繼續道:“誰想那麽多啊,看到那個小孩我就以為妳想當人家老公,那小孩長得也俊俏,還壹直不停地往我們這個方向瞟,肯定是想讓妳當他老公!”
Type順著Jead姐的目光回過頭去,看到那個少年正慌忙地拿起菜單擋住自己的臉,只露出大大的眼睛望著他這邊,目光接觸的瞬間,少年慌忙垂下眼神。
老實說,Type也是此刻才意識到少年對他的關註,但他只是對Jead姐說道:“姐,妳就放心吧,我有Tharn壹個人已經夠頭疼的了,絕對不會再讓另壹個人闖進我的生活而把我的生活攪得天翻地覆。”
“那麽就請妳說到做到,OKOKOK,對不起啦,就當妳們什麽都沒有好了。”
“我們本來就沒什麽啊,姐!”Type邊說邊低下頭看著Jead姐那相較於上次來這裏已經明顯隆起來的肚子,忍不住道:“姐,我可不可以跟妳肚子裏的寶寶打個招呼啊?”
“好呀,咱們去那邊,要是在這裏摸我肚子的話,妳Kong哥從後面看了要誤會我找小情人了。”少婦笑著道,讓面前這個自己視如弟弟的青年摸自己的孕肚,看著對方彎下腰背對著那還未出世的小侄子或小侄女說話,在他們沒註意的地方,有壹個少年正目光發亮地望著他。
Faires望著那個皮膚深邃、身材挺拔偉岸、看起來就是火爆脾氣的青年,此刻卻在那個孕婦面前溫柔的笑。
“Type哥,妳知不知道妳有多帥!”
這就是Faires喜歡的類型。
直白地說,少年想得到Type,所以……他要追求Type。


Type承認,壹開始的時候有個人像狗皮膏藥壹樣黏著他讓他很煩躁,今天對他來說本就很難熬,但是跟少年相處下來,他發現能有個人陪他說說話比壹個人悶著要舒服很多。壹個人的時候就會想那些他正在糾結的問題,而和少年聊些不相關的、跟他那些亂七八糟的問題毫不搭嘎的事情,他反而覺得輕松許多。
“哥,妳跟我說過妳以前是校足球隊的,那現在妳還在踢足球嗎?”
“早就不踢了。”
“啊,那現在妳都是怎麽健身的呢?不好意思啊,我沒有冒犯妳的意思,只是……我覺得妳把妳的身材管理得很好。”少年邊說便端詳著Type的身體,Type也隨著少年的視線低下頭看著自己,然後聳了聳肩。
“公寓那邊有健身房。”Type僅回答了這麽壹句,他覺得沒必要過多的去說關於自己的事情,在他看來,沒踢足球的他,身體沒比以前差。往更詳細了說,現在的體魄反而比學生時代還要強得多,這壹切當然要歸功於他那個男朋友。兩人交往以後,他發現Tharn不僅喜歡打鼓,把自己弄得汗流浹背,而且還喜歡去健身房健身,他喜歡跟著Tharn去健身房,以致於這都成了壹種習慣。其實他喜歡跟Tharn去健身房還有壹個重要原因,就是他不敢放任自己的男人壹個人去健身房那種魚龍混雜充斥著各種妖艷賤貨的場所,尤其是隨著年齡的增長,Tharn並沒有向中年油膩男靠攏,反而越來越帥越來越有魅力,英俊中透著壹股成熟,任誰見了都會被迷得神魂顛倒,他看著都受不了,只想對自己的男人耍流氓。
在壹起那麽久,彼此都已經對對方的喜好了如指掌。Tharn看著他赤裸的身體時沈醉的眼神,說喜歡看他穿背心時挑逗的語氣,不知道為什麽,Tharn就是對他被緊身背心勒得鼓起來的肌肉有種變態似的迷戀。
雖然不想承認,但Type知道Tharn的身體同樣能輕易喚醒他身體裏的獸欲。
與其說他們健身是為了自己的身體……不如說是為了吸引彼此,如果不管理好,估計看了彼此走形的身體也會倒胃口的吧。
“所以說妳喜歡運動咯?”少年追問道。
Type又不傻,他不可能看不出來少年看著他興奮異常又曖昧的眼神意味著什麽。
“如果妳指的是在足球場上踢球的話,我覺得還行,如果妳指的是更深層的意思的話……也對。”經Jead姐壹提點,Type不免對眼前這個少年心生疑竇,對方對他說的事情尤為興趣盎然的樣子,看他的眼神目的性也越來越強。不過他不會問,因為也有可能少年對他的心思並不是他想的那樣。
如果少年只是隨便跟他聊聊,並沒有喜歡男的,貿然問的話,少年也許會生氣。
“我也喜歡運動耶,那我能不能跟妳壹起去運動呢?”
“……”Type手上準備飲酒的動作壹頓,他平靜的望向少年,隨即搖了搖頭。
“不好意思,我已經有伴兒了。”Type回道,潛臺詞就是拒絕的意思了,他試圖岔開話題,奈何少年不肯將視線從他身上移開半寸,同時還拔高了音量問他。
“Type哥……妳有交往的對象了嗎?”
既然少年問得這麽直接,那麽他也只能直接回答:“有了。”
可以很明顯的看到少年楞住了,臉上也表現出很遺憾的神情,Type心中的猜想也肯定了幾分,然後補充道:“而且交往很多年了,我們還在念書的時候他就帶我來過這家店。”
Type的話也說得很明顯了,就是要少年不要對他有什麽別的心思,還是去找跟他同齡的人比較好。
“是女生還是男生?”
青年敏銳的眼神有些氣惱地盯著少年,長長的睫毛微微抖動,昭示著他此刻對少年侵犯他的隱私開始不滿了。Faires直言道:“哥,我這是在向妳表白呢,我喜歡男生,而且如果我沒看錯的話,哥也……”
“嗯,我交往的對象是男人。”少年說著被Type打斷,他希望他的肯定能讓少年死心,然而少年並沒有終結這個話題的意思。
“為什麽妳男朋友不跟妳壹起來呢?”
“我覺得那屬於我的隱私。”Type的語氣變得強硬起來,少年的神情立馬變得沮喪,Type心說我的隱私關妳屁事,但是作為壹名長輩,他不能將這種話罵出口,他只能選擇比較委婉的語氣,雖然讓人聽起來還是在罵人。
“我不知道妳問我這些問題到底是想幹什麽,但妳不覺得這不應該是只見過兩次面的人應該問的問題嗎?這種事情我連自己的朋友都不會告訴,所以我憑什麽要回答妳的問題?如果妳懂得什麽叫禮貌的話,那麽就應該懂得尊重別人的隱私。”
少年聽了Type的話,情緒變得更沮喪了,臉上的笑容也沒有了,自責地看著Type,聲音也越來越小,“對不起,我只是有些好奇而已,我看妳今天心事重重的樣子,所以就多嘴問了壹些不該問的問題,如果我是妳男朋友的話,我壹定會馬不停蹄地趕過來陪妳,壹定不會讓妳壹個人在這裏借酒消愁的。”
“……”Type很想罵些什麽,然而卻什麽都罵不出口,因為……少年的話說到他的心坎去了。
是啊,今天他這麽衰,為什麽他的男人不在身邊陪他!
Type這樣想著,隨即緩緩地搖了搖頭,對少年正色道:“進入社會以後的生活和工作遠比學生時代要復雜得多,兩個人在壹起,不是24小時都可以黏在壹起的,他也有他的工作。”
Type為自己男朋友辯解,也並未透露他和Tharn正處於冷戰中,Tharn甚至連壹個電話都沒有給他打過,想著便不由自主地拿出褲兜裏那部靜悄悄的手機,心中難免失落。
“可如果換作是我,無論多忙我都不會讓自己的男朋友壹個人獨自承受壓力的。”面前的少年語氣認真,Type只是擡起頭望著他,然後緩緩搖了搖頭,悠悠地說道:“在壹起久了,不可能再像初見那般心潮澎湃了。”
“哥,妳跟妳男朋友之間出現問題了?”Faires繼續好奇地追問。
Type只回了少年壹句話,“多管閑事!”
少年當場楞住,Type也不去理會少年的反應,因為這次他說這話不是無心之舉,他確實是被少年給惹惱了,情緒變得暴怒,本來情緒已經平靜下來了,少年的壹席話又觸到了他的逆鱗,想到那個正在出差的混蛋,不知道去的哪個府,和誰去的,幾個人去的,因為什麽而去的,這些他壹概不知,想想就郁悶!
Type不想在少年面前失態,可是他真的很郁悶!
內心深處,Type也在擔憂Tharn和誰去的外府,而且連壹個電話都不肯打給他,哪怕他的心比鋼鐵還要硬,但此時卻如熱鍋上的螞蟻壹般心急火燎。
不要再想了,妳的糟心事還不夠多嗎?還在這裏想些亂七八糟無中生有的事情,Tharn不可能會跟別人有染的,他只是像以前的無數次那樣對妳耍性子想讓妳去哄他罷了。
“咕嚕咕嚕咕嚕……”Type想著,仰起頭又灌了壹大口酒,這並沒有讓他的心暢快些許,於是又往杯裏滿上酒,壹聲不吭地仰頭喝下去,好像要將對Tharn的怨懟壹並隨著酒精發泄出去。
“Type哥誒,妳慢點兒喝,不然妳會受不了的。”少年勸阻。
“妳什麽時候回來啊!”Type將酒杯往桌上用力壹摔,喃喃自語道。
“嗷,幹嘛幹坐著呀,幹杯啊,想坐在這裏就應該發揮妳的作用,不然我要妳何用!。”酒入愁腸卻化作了壹腔煩悶,面前這個小屁孩更是讓他煩躁,Type連最後的那點對病人的客氣也消失殆盡,他將蘇打水倒入酒杯中,嘴上的語氣也是不善的。少年傻乎乎地跟青年碰杯,小心翼翼地發問,“哥,妳是不是有心事?”
這小屁孩,他以為他是查戶口的嗎?還敢繼續問。
“我那倒黴催的領導!”Type也不知道自己出於什麽心情而跟少年說這些,像他這種遠離大嘴巴的人都忍不住要跟少年吐槽他的領導來,Type咬牙切齒的語氣似是要將那個拒絕批他假的臭領導揉成團塞進馬桶裏沖走。
少年目光發亮地認真傾聽,Type忍不住發問,“說真的,我這麽兇地罵人,妳就不害怕嗎?”
“不啊,相反的,我喜歡妳這樣的。”少年笑著回答,舉起酒杯要與Type碰杯。Type仰頭壹飲而盡,微醺之際,已經不知道自己都對少年說了些什麽。
“Tharn,妳為什麽就不肯給我打個電話,為什麽不打?”
其實在Type的內心深處,他是多想聽聽那個人的聲音啊,似乎那個人的聲音能撫慰他心中的煩悶與不安,讓他能有力量去面對第二天即將發生的事情。少年安靜地聽著Type的喃喃自語,然後開口安慰,“妳男朋友不在,但是妳還有我呀,哥,我可以陪著妳。”
Type瞪著壹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問:“呵,妳喜歡我啊?”
對於Type的問題,Faires毫不遲疑地就給出了肯定答案,“對,我喜歡妳……第壹次見到妳就喜歡上妳了。”
Type不知道他當時回答了什麽,只知道壹覺醒來頭疼得快要炸開了。


如果說Type覺得昨天早上醒來已經夠糟糕的了,那麽今天早上的情況就更糟糕。
“不行,不給妳玩。”
“我要,我要嘛,這是我的!”叫做Boom的小孩喊著。
“不行,爸比說不準玩,別搶啊,哎呀,好痛!”
“這是我的,是我的,把我的東西還給我……爸比!哥哥欺負我!!!”
“哦咦!!!要是妳們不閉嘴,妳爸比壹定會把妳們壹個兩個都殺了扔掉!!!”
當兩個三、四歲的小孩正打鬧得不可開交的時候,正躺在沙發上的身高腿長的某個大人猛地蹦起來,情緒狂躁,語氣恐怖,比侏羅紀公園裏面的恐龍還要可怕,兩個正在爭搶小玩具的小孩立馬安靜了,轉過頭望著昨晚被爸比帶回來的高大的怪蜀黍,然後……
“嗚嗚嗚嗚……媽咪!!!”
“媽咪,媽咪!!!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嗚……”
Type真的快要煩死了,兩個小孩子像交響曲壹樣此起彼伏的大哭聲讓他的腦袋抽疼,感覺自己正處於壹場天崩地裂的地震,他舉起雙手捂住耳朵,頭疼得快要爆炸,心想該如何將兩個熊孩子殺人滅口。
小孩的父親跑出來,“怎麽了?發生了什麽事!!!”
Type擡起頭,看到小孩的父親不是別人,正是Kong哥。
“這個壞蜀黍是壞蛋,欺負寶寶!”叫做Boom的小孩告狀。
“爸比,嗚嗚嗚嗚嗚嗚……”另壹個小孩哭訴。
“哦哦哦,孩子們別這樣,誰讓妳們來這裏玩的,爸爸不是告訴過妳們嗎,妳們要讓叔叔好好休息,去去,去洗澡,待會校車就來接妳們了。”
Type完全沒辦法將整件事情連貫起來,他不知道Kong哥和他的那兩個孩子怎麽在他煩躁地醒來的時候出現在這裏的,他伸手用力按了按太陽穴,感覺頭還是很疼。
“Kong哥妳怎麽會在這裏?”
“Type,妳應該問妳自己怎麽會在這裏才對。”
Kong的話讓青年擡起頭來,他環顧了壹下四周,發現自己所在的地方是別人家的客廳,陌生的墻壁,陌生的沙發,還有陌生的兒童爽身粉味,到處都是小孩的玩具,這壹切都在告訴他他正在壹個住有小孩子的家裏,心裏便又了答案。
“妳知不知道妳昨晚醉得有多嚴重,其實妳帶來的那個小夥子想帶妳走的,但是我老婆不準,她讓我帶妳來我們家住壹晚,我也不敢不聽孕婦的,所以就把妳拉來這裏了……說真的,妳跟那個小夥子是不是有些什麽不可告人的秘密?妳Jead姐壹副深怕妳被拉去殺人滅口的樣子。”Type尷尬地抓了抓頭發,努力回想昨晚發生了些什麽。
昨晚少年送他來店裏,然後要求跟他壹起吃飯,還對他的事情十分感興趣的樣子,再然後……就是壹片空白了。
臥槽,老子已經醉到不省人事了嗎?
“所以是Kong哥帶我回妳們家的?”
“廢話,要不是把妳當成弟弟來看待我才不會帶妳回來呢,再說了,妳能不能為Tharn想壹想啊?”Kong哥直言不諱道,Type出了口氣,對Kong行了個禮。
“謝謝妳了。”
“嗯嗯,不用跟我客氣。”
“Jead姐呢?”
“睡著了,他這段時間老是犯困嗜睡,我早就勸她不要再去店裏了,可她就是不聽勸,還說怕我出軌,我才不會在老婆懷孕生子期間出軌別人呢,這種行為簡直喪盡天良!”Konge哥嘮叨起來,Type根本壹個字都聽不進去,他又行了個禮。
“謝謝哥,我就不打擾了。”
“啊?先吃早飯再走啊。”
“不用了哥,我要先回趟家,還要趕著去上班呢。”Type緩緩地搖了搖頭,只是微微動了動身體就覺得腦袋壹陣抽疼,但他也不想在繼續麻煩Kong哥壹家,故而撐著身體站起來,拿過不遠處桌上屬於自己的東西。
“麻煩幫我跟Jead姐說聲謝謝。”
語畢,Type便往門口走去,路過那兩個躲在門口的小孩子面前時,突然童心未泯地惡作劇起來,“啊!”
“爸比!!!”
“嗚嗚嗚嗚嗚嗚!!!”
Type只是對兩個孩童扮了個鬼臉,兩個小孩子便被嚇得屁滾尿流的了,Type將手放在已經被嚇得渾身僵硬的小孩頭頂,“別再搶玩具了,不然的話叔叔會剜妳們的腸子出來哦。”Type嚇唬完便邁開大長腿走了出去,身後傳來Kong哥的大笑聲,笑聲中夾雜著小孩子的哭喊聲,Type沒再理會,現在的他實在是太頭疼,什麽都不想想,叫了輛出租車只想盡快回公寓。
要死哦,身體怎麽這麽重,頭為什麽這麽痛!
Type頭靠著車座椅,兩天酒精的麻醉讓他的身體有些受不了,但最嚴重的毒不是酒精……而是手機屏幕再也沒顯示過哪怕壹次那個人的來電。


Type壹回到公寓便癱倒在床上,用僅剩的神誌拿起手機打電話請了病假,身體每個細胞都在叫囂著不想動,隨後神誌也越飄越遠,是什麽時候睡著的也不知道了,只知道身體很不舒服,感覺身體很重,頭很痛,感覺很難受。
鈴鈴鈴鈴鈴鈴!!!
手機鈴聲壹浪蓋過壹浪地在臥室裏回響,Type只感覺身體每個關節都像被拆開又重新被組裝起來了壹樣,渾身酸痛不得勁兒,他緩緩地擡起手想去拿那部上床前被扔到壹邊的手機,腦子裏不停地呼喚著朝思暮想的那個人,“Tharn……”。
Type完全不去看打電話過來的人是誰,這個時候他只是在嘴裏不停的喚著那個人的名字,“Tharn……我頭好痛!”
別人要說他不爺兒們他也認了,這個時候他只想對自己的老公服軟撒嬌,發出來的聲音是沙啞的,只是回答他的卻是……
[Type哥!!!妳不舒服嗎?妳怎麽了?]
誰啊?
Type這個病號闔了闔眼簾,舉起手機看到手機屏幕上顯示的是壹串陌生號碼,也聽不出是誰的聲音,於是想趕緊掛掉電話。
[我是Faires啊!]
“妳怎麽有我的號碼?”
[昨晚妳自己給我的呀,妳不記得了嗎?]
“記不得,我也不想記,掛了……”
[哥妳等等!等壹下!先別掛電話啊!]
Type將手機拿離耳邊,腦袋實在是疼得緊,電話那頭的少年語氣似乎很急切的樣子。
[要是妳不舒服,要不要我給妳買粥送過去?]
“不必,先這樣吧。”
[Type哥!我真的想去看看妳,妳就讓我去吧,妳這樣壹個人在家做什麽都不方便,我也不放心啊。]
“妳怎麽知道我壹個人?”
少年怎麽知道青年壹個人在家?
少年立馬答道:[昨晚妳自己告訴我的,說現在家裏只有妳自己壹個人。]
臥槽!老子喝醉的時候真的這麽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的嗎?
[那等會我買飯買藥送去妳的公寓哦,我知道妳的公寓在哪裏……這也是妳昨晚告訴我的,不過不知道房號。]
“妳不用過來。”
Type不再去理會電話那端聒噪的少年,說完便毫不猶豫地掛斷電話,手撐著額頭疲憊地閉上眼睛,感覺這兩天的心情比以往的時候還要沈重幾十倍,他拿起手機撥出了壹串熟悉的號碼,想和那個人說說話。
[對不起,您所撥打的號碼已關機……]
“混蛋!”對方反而關機了,Type對著手機咒罵壹聲,然後將臉埋進枕頭裏。
“Tharn,老子頭好痛,老子生病了,老子……想妳了!”
如果Tharn接電話的話,他壹定會對Tharn說這些話,可惜沒有如果,Tharn並沒有接電話,Thpe也沒機會對對方說出這番話。Type覺得自己似乎又陷進了孩童時代的噩夢裏——只有壹個人能為他消除那個噩夢,那就是他的Tharn。
現在我誰都不想要,我只想要妳!

最夯腐文網的小編就給您 TharnTypeTheSeries小說第70章介紹到這裏了,哎呦餵,看哭了,想要打死Tharn,趕緊回來,心疼Type壹萬億秒,然後Type真的好忠犬!

文章來源:天腐泰劇字幕組 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刪除

上一篇:真愛墨菲定律bl耽美小說:Tharn&Type第69章-吵吵鬧鬧到白頭

2 thoughts on “Tharn&Type第70章-​哥,想要個老婆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