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rn&Type第72章-小老弟,妳是不是太多管閑事了

Tharn&Type第72章-小老弟,妳是不是太多管閑事了

腐文網的小編就給您 TharnTypeTheSeries小說第72章介紹到這裏了,要和好啦,Faires小年輕,我們原諒妳好了,但是趕緊給我識趣點走開,好氣哦!然後Tar果然是個好人啊!可惜了前面差點被毀,好氣呀!

心生疑竇

昨天對於Type來說真的是異常漫長的壹天,不僅頭疼得要爆炸,身體忽冷忽熱的十分難受,壹大堆煩心事也縈繞心中揮之不去,甚至變成噩夢折磨得他快要瘋掉,醒來又找不到手機,著實令人煩躁不堪,等找到放在床頭櫃上的手機、拿手機的時候甚至壹度摔下床去,手機拿到手……什麽時候設了靜音也不知道!
其實,就連Faires什麽時候走的他都不知道!
Type只記得Faires來過他家,也不知道那家夥怎麽知道他家的房號的,不過對方給他帶來了食物和藥物也算是雪中送炭了,吃了飯服了藥以後病情稍有好轉。醒來時發現身上已經換上了幹爽的睡衣,說明那個少年細心入微地幫他擦了身子還幫他換了衣服,只是因為睡得太沈而毫無意識,這令他心裏非常不爽。
當初老子就是因為這樣才失身於Tharn的!
如果當初他沒生病,也就不會看到Tharn的好,或許就不會對他這麽心軟。
“媽的!又想那個倒黴老公了!”
Type無力地搖搖頭,深深地嘆氣,頭疼地皺起眉頭,也不想再睡了,只是起不來。就他目前的身體狀況,班也是沒辦法去上的,只能打電話再請壹天病假了,雖然Teng姐在電話裏小聲告訴他,他們領導非常不滿,但他也不在乎了。
不滿就不滿吧,又不是老子想生病的。
Type負氣地想,哪怕他已經預想得到……壹大堆工作正在等著他回去處理。
壹想到工作就忍不住暴躁,Type拿起手機壹看,突然覺得生病也沒想象中的那麽糟糕嘛……因為Tharn聯系他啦!
緘默了壹天的人終於肯主動聯系他了,在他沒接電話的情況下還發信息問他怎麽樣了,字裏行間各種殷勤討好,結尾還再三問他確定不告訴Tharn媽媽麽,Type看著信息傻笑、搖頭。
真不用告訴家裏人的,說了反而讓媽媽爹地Thanya他們擔心,還是讓大家沈浸在Thorn哥過兩天要向女朋友求婚的激動當中吧。
Type手裏打著字……嘴上掛著笑。
Tharn消氣了沒有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現在肯定擔心多過生氣。
“妳這人真是好到讓人忍不住想笑啊。”雖然Type嘴上像是在責怪,但語氣卻歡喜得自己都能感覺的出來,歡喜到不停地給Tharn回信息說自己真的沒事了,但心底卻渴望著……
好想聽聽他的聲音啊!
這樣想著,Type便毫不猶豫地退出聊天APP,點進撥號界面,只按了壹個鍵,壹組特殊分組的號碼便顯示在屏幕上。
這個特殊分組裏置頂的號碼……Tharn。
Tharn的名字下面跟著的是父母的號碼,接著是Tharn父母的號碼,再接著是Tharn哥哥和妹妹的號碼。
Tharn是他生命中的第壹位,也是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壹部分。
“我就生個病,他居然發神經說要回來呢。”Type說完又自顧自地傻笑,按下撥號鍵,等著電話裏的彩鈴變成那道低沈性感的聲音,時間壹秒壹秒地過去,然而……
鈴鈴鈴鈴鈴鈴!!!!!
“什麽鬼聲音!”門外傳來刺耳的門鈴聲,讓Type小聲地咒罵了壹句,當是時……
[餵!]
電話終於接通了,正在準備下床的Type動作壹頓。
[妳還好嗎!]
Tharn的聲音聽起來很焦急,要不是門外的“鈴鈴鈴!”還在無休止地聒噪著,Type聽到Tharn的聲音肯定會忍不住笑的。
鈴鈴鈴鈴鈴鈴!!!!!!
[誰來了?]
“我也不知道,妳先別掛電話。”Type讓Tharn不要掛電話,心裏也已經大概猜得到門外的人是誰了。
“妳早上的時候給我打電話有什麽事?如果是想說我生病的事,我告訴妳,我沒事,只是吃了藥犯困而已,另外妳不要告訴妳家裏人我生病的事,不然的話Thorn哥取消了求婚的日程,然後大家都跑來看我,我可擔待不起,就讓他繼續去征服他的新娘去吧。”聽Type的語氣,看來他的心情不錯,光是聽到男友的聲音,病就好了壹大半了呢,愛情的力量不容小覷啊。
至少,他頭疼的癥狀已經明顯減輕了。
鈴鈴鈴鈴鈴鈴!!!!!!
“Tharn,妳等壹下……媽的!Faires妳不要再按啦,還真把我家的門鈴當妳家的手機了啊!”Type大聲地喊著,被門外聒噪的聲音擾得皺起眉頭,然而……某個人的眉頭比他皺得還要嚴重。
[誰是Faires?]
“在醫院認識的壹個小弟弟。”Type簡短地答道,因為真的找不到更合適的稱呼來回答Tharn的問題,實際上他和Faires認識也不過幾天而已,只不過是那個家夥多事地跑來他家找他,他趕也不是不趕也不是,因為他還是清楚地記得昨天是誰來照顧他的。
吱呀~
門打開,俊朗的少年出現在門口,少年站在那裏笑得異常燦爛,還舉起手中的粥給青年看。
“Type哥,妳好!身體好些了嗎?”少年的聲音聽起來很熱情,這讓正在跟人通著電話的Type嘆了口氣,因為……真的狠不下心趕人走啊。
“好些了,昨天謝謝妳了。”
“不用客氣啊哥,有什麽我能幫得上忙的,我絕對義不容辭。”面前的少年依舊燦爛地笑著,眼睛卻朝著Type手裏的手機瞟,電話那頭的人也好奇來者何人,語氣變得緊張起來。
[到底是誰啊?Type。]
“小弟弟來探望壹下我而已。”
[我怎麽不認識?]
“妳又沒見過。”
Type只是這樣答,面前的少年也開口問道:“哥,是妳男朋友嗎?”
Type聽後毫不猶豫地點頭表示肯定,Faires聽到這個答案笑容也逐漸消失,壹會兒又對著Type笑。
“Type哥,今天我可以進妳家麽?”
來都來了,難道老子會像當初的Thorn哥趕我走那樣沒良心地趕妳走嗎?
“進來進來……Tharn,待會我再打給妳哦,先掛了。”沒等Tharn回答Type便掛了電話,他轉過頭看著來訪者邁著輕快的步伐走進他家裏。
“昨天謝謝妳,我什麽時候睡著的都不知道。”
“不客氣,哥妳吃過東西了嗎?我去幫妳把粥倒碗裏哦。”說實話,Type也想說些拒絕的話,但看著少年熱情如火的樣子又覺不忍心,只好勉強點點頭,抓了抓頭發往臥室走去,刷牙洗臉完以後,終於把壹天多的頹廢給洗掉,完全不知道少年背著他偷看了他的手機,而電話那端的Tharn也終於醒悟過來他正處於危機當中。
Tharn疑惑,他離開家不過幾天時間,怎麽就突然冒出壹個小兔崽子來了,名字還是Type從來沒有跟他提起過的陌生名字,居然就這麽登堂入室了!!!!!
“Type哥,這些衣服全都放進洗衣機了嗎?”
“誒,不用不用,我自己來。”
“但是妳正生著病呢,讓我幫妳吧,反正今天我壹整天都很閑,好不好嘛哥。”
“好啦好啦,就那壹個藍色的洗衣筐裏面的衣服,不要去管那堆T恤,我可不想吵架。”
“好嘞!”
看著少年笑容燦爛看起來很開心的樣子,Type長嘆壹聲,心想只不過是答應讓他幫忙洗衣服就高興成這樣,至於嗎?不過話說回來,由於生病的原因,衣服堆在那裏幾天都沒洗,現在有人幫忙,感覺病都好了許多,加上又請了假,Type也想順便收拾壹下家裏,沒想到少年看到壹些苗頭就立馬主動請纓要幫忙,嗯,有眼力見。
“妳確定妳會?”
“會的,我會的,哥,只要放洗衣粉和衣物柔順劑,按啟動就OK啦!”
少年壹邊講著洗衣步驟壹邊將衣服扔進洗衣機裏,大病初愈的Type依舊覺得全身酸軟,他長嘆壹聲,將自己摔到沙發上,又是壹副昏昏欲睡的樣子,雖然已經休息了壹整天,但還是覺得困,現在正好有人來幫忙,他簡直巴不得呢,至少不用起來去找吃的。
“反正就算Tharn在,他也不會做飯。”
就Tharn那種水平,能把粥煮成粥已經謝天謝地,再不濟就下樓去買吃的,如果讓他做其他的吃,估計沒等他病死先被毒死了。
再次想起自己的男朋友,Type承認,當他身體虛弱的時候,心也跟著變軟起來,而他那個帥氣的混血男友便是他力量的源泉,此時此刻,大概他的男友正被工作搞得焦頭爛額吧,他敢斷定,Tharn正在擔心他,擔心得不得了。
“Type哥,我蓋上洗衣機的蓋子就直接按啟動了哦。”
“嗯,洗吧。”Type轉過頭去看那個來當他“臨時工”的客人,那個好看的少年對他燦爛壹笑,然後回過頭去按下啟動鍵,做完這些便興高采烈地跑回來,有心想要趕少年回家的人見到少年這副模樣都有些於心不忍了。
說句良心話,昨天他沒有死在房間裏也完全是因為這個少年來照顧了他。
“幾點回去呀?”直率如Type,他還是問了這麽壹個問題,少年聽了面上壹沈。
“我這才剛來,妳就要趕我走啊,讓我在這裏幫妳壹些忙吧,昨天妳都發高燒了,就讓我多陪陪妳吧,萬壹出現什麽問題也好有個照應。”
“妳這是咒我呢?”
“Type哥我沒有咒妳啊!我真的是關心妳!”少年的臉色看起來有些憂愁,身體狀況明顯比昨天好了許多的青年微微壹笑,然後罷了擺手,道:“嗯嗯,我知道了,別給我擺出壹副這種表情。”
因為少年這種蔫蔫的樣子像極了某人……某個總喜歡擺出壹副冷漠的表情、淡淡的笑的人,但只要看進他的眼裏便知道對方正委屈著呢。
“那我幫妳洗碗哦,已經吃飽了吧?”某個想當男傭的少年趕緊順桿就爬,就差沒把“我很有用”這幾個大字刻在臉上了,還急吼吼地沖過去拿起碗就跑到洗碗池那邊去了,深怕有人跟他搶似的。Type根本就來不及阻止少年,只能由著他去了。
Type望著少年的背影問道:“妳今天不用上課嗎?”
“今天沒課呢。”
“哦,那挺好,不用上課。”
“嘿嘿,昨天我翹課了呢,Type哥。但今天是真的沒有課。”少年的語氣有些俏皮,回過頭來對著Type露出大大的笑容,因為Type肯跟他聊天而顯得心情大好的樣子。
看著少年這麽可愛的壹面,Type也不免對他有些好感。
之前他覺得少年很煩人,但看來看去,嗯,這小孩其實是個好孩子。
Type這樣覺得,也逐漸願意跟少年交談了,如果不是因為……
鈴鈴鈴鈴鈴鈴!!!!!
“又是誰啊!”
Type皺眉,扭過頭去看門口,瞟了壹眼時鐘,發現已經是下午了,這並不是適合探望人的時間段,另外,他所認識的大部分朋友這個時間也在上班,心中突然生出壹種不好的預感……
那個愛操心的老公肯定把他生病的事情告訴自己的母親了!
思及此,Type突然站起身,雖然頭腦還是暈暈沈沈的,但是兩條大長腿卻三步並作兩步地往門口走去,擔心是某個不聽話的家夥拿他生病的事情跟家裏的長輩告狀,然後長輩擔心他又跑來看他。
混蛋Tharn,老子不是說了不要告訴媽媽的嗎!
“來了來了……嗷,Tar是妳啊。”
不過,打開門的時候,出現在門口的人更讓他心生疑竇了,那個手裏提著壹堆大包小包的東西站在門口的人並不是Tharn的母親,而是壹個身材修長、長相俊朗的少年,對方的眼裏滿是擔憂,Type剛打開門,對方就連珠炮似的說了壹通。
“我聽說妳生病了,怎麽樣了?好點了沒?吃過東西了嗎?我買了好些食材,借妳的廚房壹用哦,我給妳做些吃的。”Type不知道這個年輕廚師是怎麽從繁忙的工作當中抽空來他這裏的,只見對方將兩只手裏的東西舉到他面前,袋子裏全是食材。
Type驚訝的眨巴著眼睛,道:“誒誒,等等,妳是怎麽知道我生病的?”
“就Tharn哥……”
“Type哥,誰來了呀?”
Tar的話還沒說完,屋裏的另壹個客人便從Type的身後發話了,Type回過頭去看了看少年,同時側了側身體給Tar讓出壹條道,Tar看到少年不禁皺起眉頭,他扭頭看著屋子的主人,眼裏滿是疑問。
“Type學長,這是誰啊?”
為什麽老子有壹種出軌被抓個正著的趕腳?
這個想法讓Type立馬搖了搖頭,然後簡潔地回答道:“Faires,這是Tar;Tar,這是Faires。”
Type就說了這兩句簡短的介紹,別的也不再多說,側身讓Tar進屋。Tar依舊緊緊地盯著那個英俊的少年,Type見狀,不得不繼續解釋:“他是我在醫院認識的壹個弟弟。”
“是嗎?”
媽蛋,不要這麽猜疑地看著我行不行?
就算Type不問Tar是怎麽知道他在生病的,像他這麽聰明的人不用猜也知道是誰……他明確表示不讓Tharn告訴家裏人來看他,那麽Tharn肯定會打電話告訴所有關系好的朋友,讓他們抽空來看看他,所以,Techno肯定知道他生病了,Tar肯定也被打電話告知了,而且還被請求來照料壹下他,可是來就來了,為什麽感覺像老婆被老公捉奸在床是怎麽回事?
“Tar,為什麽用這種語氣問我?”
“沒有啊,Type學長,那我把東西拿進廚房了,所以妳到底吃了東西沒?”
“Type哥吃過了,我給他買了粥。”
Tar再次回過頭去看著少年,還瞇了瞇眼睛,好像正在抓把柄的樣子,如果Type沒有自作多情的話,這兩個來客此時正在眼神交戰呢。
當然,他知道Tar不會對Faires有什麽想法啦,而是和Tharn站在統壹戰線上,所以心無雜念的Type……就隨他們去了。
“妳不用上班嗎?”
“今天我休息,聽說妳生病了就立馬趕過來了。”Tar答道,不再去關註另壹個少年了,擡起手覆在Type的額頭上,再碰了碰自己的額頭對比壹下溫度。很自然的動作,Tar沒有任何旁的思想,Type也沒有任何旁的思想,但看在少年的眼裏……心裏的想法已經可以寫壹部小說了。
Type也看到了少年的異樣,但他懶得去理會,人家愛怎麽想怎麽想。
“還有壹點低燒,學長吃過藥了嗎?”
“吃過了。”
“那妳先休息壹會兒,還有什麽需要我幫忙的嗎?”
“餵!Type哥已經有我幫忙了!”沒等Type回答,Faires就搶先回答了,語氣還充滿了敵意,Tar的眼神轉過來撞上少年的,這個幾年前還特別愛哭鼻子的少年……露出了冷笑。
哦,我終於知道為什麽Tum會怕這個小孩了。
“既然我來了,小弟弟妳也可以回家去了,Type學長就由我來照顧吧。”
“可是是我先來的。”
“這跟先來後到沒有關系,跟來這裏的動機有關。”
Type知道Tar是作為Tharn的眼線而來的,雖然Tar並沒有直說。看Tar這麽說Faires他也懶得去爭論,只是無奈的搖了搖頭,然後往臥室走去。
“Tar,妳要做什麽就隨意,我先去睡了哦。”
之前Faires在他家的時候,Type壹直都沒有去臥室,但當Tar來了以後,他可以毫不猶豫的去睡覺,因為看到兩個人在這裏爭來爭去的實在是頭疼,腦袋裏全是噪音,所以誰愛吵就讓他們吵去,Tar來得正好,他不用跟Faires單獨相處顯得尷尬,現在他只想好好睡壹覺。
終於可以睡覺的Type並不知道……外面的兩個人已經眼神交戰了三百個回合,好像兩個爭搶男人的情敵似的。
其中壹個是真的想要Type,另壹個只是作為正主的使者來搗亂的。Tar看出來了,Type學長的這個小弟弟並不簡單。
要怎麽告訴Tharn學長這個事情呢?


“小哥哥,妳和Type哥認識很久了嗎?”
“嗯。”
“什麽時候認識的呀?”
“唉!”
哪怕是Tar這樣經歷了很多事情,對別人客客氣氣,為旁人著想多過為自己著想的人,在聽了這個比自己小的弟弟不停地問了好幾個問題,而且語氣壹點都不客氣的時候,終於還是心生厭惡。
沒錯,Tar是疑惑Type是怎麽認識這個少年的,但基本的禮儀他還是有的,所以也就沒多問,只是做好Tharn的使者就夠了。
“Tar,我知道妳也很忙,但有時間麻煩去看看Type好嗎?他嘴上總喜歡說沒事沒事,但每次生病都病得不輕。”
Tharn學長很晚了還給他打電話求他幫忙,好在他今天休息,因為上周被拉去某個宴會幫忙才換來了今天的壹天休息時間,他敬重的人打電話來求助,語氣還很焦急的樣子,他當然會義不容辭的答應啦,而且Type學長也是他很敬重的人。
幾年前,如果沒有Type學長,也就不會有今天的Tar大廚,有什麽能為這兩個學長做的,他當然會義不容辭,但是此時此刻,他有點疲於應付這個Type學長的弟弟了。
對方問的問題多到他忍不住嘆氣。
也正因為如此,冷靜下來的Tar註視著問問題的人,然後很直接地說道:“我和Type學長認識多久,跟妳有什麽關系嗎?”
Tar在提醒對方這樣不分對象不分場合地問問題很不禮貌,而Faires也只是直接回道:“我只是想知道而已,妳和Type哥看起來關系很好的樣子。”
Tar看得出來Faires想八卦更多的信息,雖然他不想多說,但還是回答了對方的問題:“大概七年了吧。”
說完,Tar便轉過身去處理那壹堆食材,為了給某個病號做飯,心裏已經想了好幾道簡單的、容易下咽的、對病人有益處的菜譜,雙手動作麻利地把壹些放進冰箱裏,壹些放在流理臺上,然後觀察壹下兩個學長的家裏還剩下什麽食材。
“小哥哥,妳喜歡Type哥?”
“……”
小老弟,妳是不是太多管閑事了?
Tar手上的動作壹頓,回過頭看著少年,他承認少年長得很好看,但這麽好看的長相壹點都不討他這個長輩的喜歡,尤其是少年的眼神,他看得出來對方正把他當成了……情敵。
“妳知道Type學長有男朋友的吧?”這句話讓少年楞了壹下然後反駁道:“妳明明知道Type已經有男朋友了還不是跑來他家!”
Faires以為他喜歡Type學長?
Type也楞了壹下,知道少年誤會他了,以為他也想在Type學長生病的時候趁虛而入,然而他對Type學長的喜歡跟少年對Type哥的喜歡並不壹樣,不過他並沒必要向少年解釋的意思。
“妳問我是不是喜歡Type學長,那我可以回答妳,是的,我喜歡Type學長。”Tar不知道Tharn在場的話會如何應付這個小子,但他會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去阻止少年,所以他用這樣的回答來試圖打消對方的喜歡Type學長的念頭,少年聽罷頓時瞪大了眼睛。
“妳是不是就想知道這個?”Tar反問,然後回過頭繼續忙自己的事情。
今晚就做雞湯好了,容易下咽……
“我也喜歡Type哥!”
嗯?
Tar再次楞住了,他回過頭看著少年,少年說話的聲音很大,臉上是不服輸的表情。
唉!這個小屁孩怎麽這麽難搞。
“Type學長已經有男朋友了。”Tar重復道。
“那又怎樣?妳自己也知道Type哥有男朋友了還不是趁著人家男朋友不在的時候來糾纏他,妳想趁著Type學長生病的時候趁虛而入,妳和我的想法是壹樣的……”
“不壹樣!”沒等少年說完,Tar便打斷了對方,他覺得自己有點上火……
“我來這裏並不是想破壞Type學長和他男朋友之間的感情,我是以壹個關心他的學弟的身份來照顧他的,僅此而已。”
“……”
少年定定地望著Tar,然後搖頭道:“我不信!”
Tar眉頭緊蹙,看著少年壹副言之鑿鑿的表情,發覺自己跟這種喜歡糾纏已經有對象了的人的家夥壹點都合不來。
曾經,他或許試圖從Type學長手裏搶走Tharn學長,但當時是受人威脅,實際上他這樣做比任何人都要痛苦。然而面前這個少年並不覺得破壞別人的感情有什麽不妥的,於是Tar也不管對方年紀尚小,要知道他出事那會兒年紀比現在的少年還要小上好幾歲,當時他也沒想過要去破壞別人的感情,但是這個少年看起來壹點都不負責任的樣子。
想得到什麽就壹定要得到……真不喜歡這樣的人。
“信不信由妳,不過我告訴妳,妳不可能插足得了兩個學長之間的感情的。”Tar言盡於此便不再理會少年,回過頭去繼續做自己的事情,擺明不會再回答對方的問題了,正在此時,洗衣機響起完成的提示音,少年便往洗衣機的方向走了過去。
“唉!”Tar的心情有點沈重,當拿起手機看到Tharn學長發過來的信息以後,心情更沈重了。
…他怎麽樣了?…
他要怎麽告訴Tharn學長,Type學長的病情不用擔心,但是要擔心另壹個趁他不在的時候來糾纏Type學長的人。
他說不出口,只能喃喃自語道:“Tharn學長,妳快點回來吧。”


雞肉配著各種蔬菜煲出來的燙散發著誘人的香味,香味在偌大的公寓裏彌漫,旁邊是壹大碗嫩嫩的芙蓉蛋,對於病人而言,單單只有雞湯壹樣是吃不飽的,別的重口味的東西吃了喉嚨恐怕會痛,所以我們年輕的大廚便煮了些清淡的食物。
“Type學長,吃得下嗎?會不會太清淡?”
“妳這個大廚都沒信心?”
“哎呀,病人的胃口和沒生病的人的胃口是不壹樣的嘛。”
“那我這個病人的胃口告訴妳,很好吃,要是生病就能有人做好吃的,我覺得我這病生得值。”Type幽默道,但他心裏確實是這麽想的,他嘬了壹口熱湯,整個身體都跟著暖了起來,感覺整個人都好了,太不可思議了,要不是因為此時的氣氛有點奇怪有點尷尬,他感覺會更好。
Type睡了壹整個下午,還是Tar來叫他他才醒過來的。Tar問他還想吃點其他的嗎,他卻註意到了在場的另壹個少年。
“妳還沒回家啊?”Faires居然還留在他家裏。
Tar還在他壹點也不奇怪,因為Tar是Tharn使喚過來的,但另壹個賴著不走是什麽情況?
“哎呀,Type哥,妳又趕我走了!”少年撒嬌的語氣讓Type不禁翻了個白眼。
“不是,但現在已經很晚了呢,妳可以回家了,不然家裏要擔心妳了。”Type說道,犟少年聽了反而笑了起來。
“我要確定妳已經沒事了才走。”
“嗯,我已經好了,妳回家吧,還有明天也不用來了哦,我要去上班了。”少年聽罷頻頻點頭,眼睛卻盯著在場的另壹個不速這客。
“等會兒Tar也回去了,他哥哥下班了就會趕過來接他回家的。”Type對著Tar說了這些話,輕輕地嘆了口氣,不想再回答少年的任何問題了。Faires見到他和Tar兩個人都被趕,心裏平衡了許多,也舍得笑了,他擡手對Type行了個禮,也不再那麽犟了。
“那我回去了哦Type哥,我們下次再見……再見,Tar哥。”
Type見面前的兩個人不再像剛來的時候勢同水火了,靜靜地等著那個犟少年離開了他家。Tar走過去確定大門已經關上了才再走回來。
“學長……”
“不用問,我跟他什麽事都沒有,是那小孩自己要來我家的。”Type邊刮幹凈碗裏的芙蓉蛋送進嘴裏邊搶先說道,這讓想要開口提醒他的少年住了嘴。
“我知道妳已經看出來那個小孩喜歡妳了。”
“但我又不喜歡他。”Type望著擔心他的人答道,語氣嚴肅認真,他知道Tar不喜歡這種曖昧不清的事情,他也不喜歡。
“我絕對不會背叛Tharn的,我對那個小孩從來就沒有別的想法,過不了多久他自然會知難而退了的。”
“我擔心他不會輕易善罷甘休呢。”
Type靜靜地看了壹會兒Tar,然後忍不住笑道:“真不敢相信妳跟曾經那個整天對著我哭鼻子的人是同壹個人,長大了,居然會擔心我了呢。”
“我比妳也沒小幾歲好嗎……唉!好像以前的我就只會哭鼻子,什麽事情都做不好,現在長大了,也想給妳壹些幫助啊。”少年對他好,Type當然壹點也不羞於接受他的好。
“妳就放心吧,我不會背叛妳的Tharn學長的啦,他要是問妳什麽,妳就直說好了。”
Type再次表明他對Tharn的忠貞不渝,看到Tar的臉色看起來好多了。
“我也不會誇大事實的啦,我的職責只是來守著妳的。”Type聽後對少年笑了笑,然後遞過來已經空空如也的碗。
“謝謝妳啊,我再要壹碗,要滿滿的壹碗哦,餓死了呢。”
Tar見狀大笑出聲,站起來去給Type盛燙,看著Tar走出去以後,Type暗暗嘆了口氣。
如果是以前,他或許會註意避嫌,但是最近許多事情都趕在了壹起,把他搞得焦頭爛額的,他已經沒有精力去阻止少年親近他,以後大概要註意壹點了,要是想在Tharn回來之前讓事情好起來,他該找個合適的時間跟Faires說清楚了。
希望不用再因為這種事情跟妳吵架了,Tharn。

腐文網的小編就給您 TharnTypeTheSeries小說第72章介紹到這裏了,確實不要因為這種事吵架比較好,但Tharn肯定會很擔心的,所以Tar的作用很大了,就靠妳了,兩個人的愛情真的棒極了,所以要好好發展!Type簡直是神仙男友!

文章來源:天腐泰劇字幕組 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刪除

上一篇:真愛墨菲定律bl耽美小說:Tharn&Type第71章-我想妳了,我要說的就是這個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