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rn&Type第74章-我不準妳拋棄我,不準妳去找他

Tharn&Type第74章-我不準妳拋棄我,不準妳去找他

最夯腐文網的小編就給您 TharnTypeTheSeries小說第74章介紹到這裏了, 看著他們倆這樣,心也跟著難過起來,這個吵架劇情太磨人了,主要這事確實不好說,Tharn的生氣有理由,那是因為在乎,要怪就怪那個不知分寸的Faires,作為壹個友善的人話,就不該這樣去糾纏壹個有對象的人!

倘若不信任……

Tharn花了整整壹個下午的時間為Type精心準備晚餐,又花了很長時間把廚房和屋子給收拾幹凈,想象著Type回來的時候看到這番景象驚得說不出話來的樣子,然後埋怨他回來這麽累了不休息還要為他做這些,但眼裏卻裝滿了他,也裝滿了歡喜,雖然Type這個人總是嘴硬得不行。
因此,當青年為老婆準備好驚喜,把家裏收拾得井井有條以後,便驅車前往Type所在的醫院,壹路上,Tharn的臉上都掛著微笑,好看的眼睛裏閃爍著星星,從家裏到醫院坐在部門辦公室門口等他的愛人,那閃耀的光芒就沒有減弱過。
是的,Tharn從壹開始就坐在角落裏等著Type,視線壹直盯著門口看,等著他的愛人出現在那裏,然後立馬站起身走過去,等到對方看到他的時候就會激動地大叫他的名字。然而總是事與願違,Type出現的時候並沒有走向他,而是向另壹個方向的某個少年走過去。
那是個陌生的少年,Tharn心想大概是Type的病人吧,於是再次坐了下來,他不想過去打擾男友的工作。他就想著等Type跟病人交談完以後往他這邊走,他再站起來讓對方看到他,但……Type卻和那個少年徑直離開了。
起初,Tharn盡量不去亂想,但是當看到那個少年的眼神的時候他就不淡定了,因為用那種眼神看他男友的人,他曾經見過很多次。
Type從來都不知道他這個人多有魅力,不對,應該是說Type根本就沒在意自己多有魅力,想認識他的人前赴後繼,被他的人格魅力所傾倒的人不計其數,但他總是壹副高嶺之花的樣子拒人於千裏,他對搞曖昧這種事也不屑壹顧嗤之以鼻,所以Tharn才會壹直都這麽放心,覺得沒所謂,可是如今,他覺得很有所謂了!
他覺得Type對那個少年所表現出來的親密已經超出了對病人的關系。
Type或許不會對別人隱藏自己的真實感受,但開始工作以後他也漸漸學會了如何適宜的表現出來。因此,Type不可能會對和自己關系不是太親密的人嘆氣、露出無奈的表情,Tharn了解自己的老婆,所以他知道Type和那個少年之間不僅僅是醫患關系那麽簡單,與此同時,壹個名字突然闖進了腦海裏。
Faires!
由於離得很遠,Tharn聽不到他們兩個人的談話內容,但Tar發給他讓他趕緊回來的信息和Type講電話時從電話裏傳過來的聲音恰時闖入他的腦海裏,他終於反應過來,在Type生病期間……那個小孩壹直陪在Type的身邊。
Tharn眉頭緊蹙,憤怒充斥著整個胸腔,但還是不斷地告訴自己他們沒什麽……他們兩個肯定沒什麽。
Tharn像以往那樣安慰自己讓自己鎮靜下來,可是這次真的做不到,因為他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老婆和別人走了。
不,妳要冷靜啊Tharn,妳清楚Type的性格,要是妳沖動,他會比妳更沖動。
Tharn站起身偷偷地跟了上去,他不知道他為什麽要偷偷摸摸的,為什麽不光明正大地跑過去向那個少年表明自己的身份,也是想看看Type接下來會做什麽吧,所以才會偷偷地跟著他們。
可是妳真的要這樣偷偷摸摸的嗎,Tharn?妳已經跟著他們來到停車場了啊!
Tharn努力地讓自己冷靜下來,可是壹想到Type會上別人的車跟別人走,他的胸腔裏就燃燒起壹團火,關鍵是,他為什麽要像個外人壹樣偷偷摸摸地跟著他們呢?他才是Type的正牌老公好嗎!於是Tharn打算大聲叫住他們,然而……
砰!
“餵,Faires!”
當聽到壹聲身體撞擊物體時發出的聲音伴隨著Type驚呼那個少年名字的聲音,在Tharn聽來特別刺耳,他不禁擰起眉頭,握緊拳頭,心裏已然確定少年的身份,況且Type的語氣聽起來是那麽的擔憂。只不過那兩個人被停車場的大柱子給擋住了,他看不到兩個人到底發生了什麽事情,於是繞過去想看個究竟……
“!!!!”
出現在眼前的畫面讓Tharn震驚得僵在原地。
他最愛的人正在吻另壹個人。
那壹刻,Tharn憤怒到了極點,胸腔裏燒著壹團怒火,目眥盡裂,怒火迅速蔓延至全身,感覺身體都不是自己的了,壹直以來保持的理智在那壹刻分崩離析。
那壹刻,他只想沖上去照著Type的臉就來壹拳,然後大聲吼“妳的老公在這裏!!!”
那壹刻,他唯壹的感覺只有憤怒,除了憤怒,他腦子壹片空白。
那壹刻,Tharn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麽,身體先於思維做出了反應,他沖過去猛地拉起Type,大聲地呵斥,不想再聽任何解釋,腦子裏突然浮現出年少時的種種不幸。
他的生命中,從未遇見過真愛。
從他開始喜歡男人開始,除了San哥,他遇到的愛情都他媽是狗屎,總是被欺騙、總是被選擇的那個、總是被戴綠帽,所有的壹切不幸都在告訴Tharn他這輩子都不可能遇見真愛,直到遇見了Type……他愛了Type整整七年。
相愛七年,Tharn以為Type不會像曾經他遇見的那些人那樣。
他以為Type只愛他壹個人,Type不會跟別人糾纏不清,他可以相信Type對他的感情。
Tharn不知道哪來的怒氣,也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麽,他只想讓對方知道當他看到他們兩個人接吻的時候他的心有多痛,他已經不去在乎Type是怎樣的性格了,他也知道要不想吵架的話就應該讓自己冷靜下來,但他實在受不了,曾經痛苦的回憶已經將他淹沒,此時此刻的Tharn已經完全失去了理智。
打在Type臉上的那壹拳的力道並不是很疼,跟他的心痛相比根本就不值壹提。
他想報復Type,想讓Type跟他壹樣疼,可他卻做不到,他連握拳的力氣都沒有了,只能痛苦的看著Type,大聲的質問對方。
趁他不在家的時候,對方是不是壹直都在外面有人。
他不想懷疑Type,不想想歪,但他親眼看到的畫面已經足夠讓他爆發,他甚至在想,如果他不上前阻止的話那兩個人還會發生些什麽。他很生氣,氣到什麽人都攔不住他了,現在擺在他面前的有兩個選擇,壹個是就在那裏吵到天崩地裂,另壹個是默默回家面對空無壹人的家……他已經不知道要選哪壹個了。
砰!
Tharn已經回到了家,用力關上了門……家裏空無壹人,沒有那個說要回家再說的人的痕跡。
“妳要去哪裏!!!”
根據以往的經驗,他知道Type已經跑去其他地方先讓自己冷靜下來。只不過此時的Tharn已經被憤怒和難過淹沒,憤怒的嘶吼聲回蕩在房間裏,拳頭被他捏得哢哢直響,他猛地沖進廚房。
砰!!!!
“他媽的!混蛋!Type背叛了我!”
那壹鍋他花了壹整個下午的時間精心熬出來的燙被他掃到地上,湯汁灑得滿地都是,鍋砸到地上又彈起來,發出刺耳的響聲,滿桌子準備好的食物也全都被掃到地上,Tharn的胸腔發出如困獸壹般的低吼,他用手捂住心臟部位。
“Type……”Tharn低低地呼喚著愛人的名字,心痛得快要窒息。
“妳沒有背叛我對吧……妳只有我,就像我只有妳壹樣……對吧?”
這個問題恐怕只有壹個人能回答得了他。
這個問題對Tharn來說太難了,頎長的身體癱坐在椅子上。
“冷靜!妳現在需要冷靜啊Type!冷靜,動動腦子,不要意氣用事!”
Type壹遍又壹遍地告誡自己,現在的他正坐在遊泳池和健身房旁邊的小花園裏,他正在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緒不讓自己爆發出來避免殃及周圍的人們,他不想在氣頭上回家,免得又要跟Tharn吵架。
現在他在氣頭上,Tharn也在氣頭上,他們兩個人這個時候攤牌肯定得起沖突。
“妳給我冷靜,妳也知道Tharn不是故意的。”
但是Tharn不信任他的那些話卻不斷地在他的腦海裏回旋,想到這裏,他就氣得雙手發抖。
是的,Type手抖得很厲害,甚至看起來有些可憐,因為他所愛之人不信任他。
Type已經不記得他有多久沒有經歷過這種痛苦了,大概從認識Tharn的那天起就沒有再感受過那種痛了吧,因為那時候就算他們倆經常吵架經常起沖突,Tharn也從來沒有說過不信任他的話。可是如今,Tharn短短幾個字就讓他幾年的付出變得壹文不值。
就算Tharn不是故意的,但如果他真沒有那種想法,恐怕也不會說出那樣的話來吧。
“我看起來就那麽經不起誘惑那麽不堅定嗎?”Type耙了耙頭發,咬著後槽牙,咬得腮幫子都鼓起來了,胸腔裏燒著壹團火,想大聲吼出來,想大聲罵Tharn讓整個公寓的人都聽到,但始終在告誡自己要冷靜,必須冷靜,沖動是魔鬼,會讓所有事情毀於壹旦。
理智告訴他錯的那個人是Faires,不小心的人卻是自己。
他是有錯,但要怪的話就怪那個沒有道德底線的臭小子。
如果他不是出於關心,擔心Faires受傷,他也不會淪落到被自己的老公罵被自己的老公侮辱。
“都是因為妳這個臭小子!”
Type低聲咒罵道,現在他好想跑回去踹死那個臭小子,踹到他再也站不起來,只是如今更重要的事情……家裏那個鬧脾氣的家夥怎麽樣了?
“妳坐在這裏餵蚊子也不是個事兒啊,這樣逃避不了現實的。”最終,Type還是鄭重地告訴自己這個事實,然後壹臉便秘地站起身,準備迎接壹場硬仗,因為不管從那個角度看,這件事情都不可能那麽輕易就翻篇。
只要告訴他那個吻只是個意外就好了。
Type深吸壹口氣,然後將鑰匙插入鎖孔,進去以後不禁咬緊了牙關……
“Tharn,妳壹定要這樣逼迫我是嗎!”
屋子裏沒有開燈,黑漆漆壹片,好像沒有人在家的樣子,但他知道Tharn肯定已經回來了,而且對方已經向他宣戰了,所以沒有開燈。於是乎,Type狠狠地拍了拍墻上的開關,屋子瞬間明亮起來,隨後,他看到……
“妳這是幹什麽!”
平時整潔幹凈的屋子如今怎麽會變得如此滿地狼藉!
曾經幹凈整潔的客廳地上全是抱枕、衣服,他可以肯定那些被扔得到處都是的衣服原本是放在洗衣籃裏的。Tharn坐在沙發上,腳邊是兩個喝過的啤酒罐……是的,他手裏還握著第三個。
目之所及滿目瘡痍,這只是客廳的狀況,Type余光掃了壹眼廚房的方向……肯定也是壹片狼藉。當聽到Tharn接下來的回答後,原本已經冷靜了壹些的人立馬就炸毛了。
“老子要幹什麽那也是老子的事兒。”
“Tharn,妳混蛋!妳壹定要這樣是吧!”
Type原以為Tharn也會冷靜下來了,沒想到他還是在怒火中燒著,看過來的眼神也是沒有壹點溫度的,沒想到壹向冷靜的Tharn會對Type怒吼:“那妳想要我怎樣?妳說啊!在看到妳跟別人亂搞以後,妳還想要我怎麽做?妳說啊!!!”
“妳他媽……”
Type真想痛罵Tharn壹頓,但他及時克制住了,他深深地吸了壹口氣:“那就是個意外,我沒有吻那個小孩,是他強吻我的!”
他希望Tharn能理解像Faires那樣的年紀肯定是沖動的、不知輕重的,是那少年自動送上門來的,而且他根本就不會接受那個少年。
可Tharn只是嘲諷壹笑:“我所認識的Type可不會蠢到被人強吻!”
……
“是,老子是不蠢,不像妳這樣蠢得像頭大水牛壹樣!為什麽妳就聽不進我的解釋!!!”
Type覺得他已經夠冷靜了,他的冷靜已經蓋過了他火爆的脾氣,可是聽到Tharn那樣說他的時候,他還是控制不住地吼回去,想把Tharn的理智給吼回來。他自己是有錯,是自己太不小心了,可那小孩說他疼,作為壹名醫生,他當然要上前查看傷情啊,況且他也曾經是壹名運動員,隊裏的小孩受傷了,他也是第壹個沖上去幫扶的。
Tharn完全不聽他的解釋,這讓Type突然覺得很無力,覺得自己作為壹個人類的善意突然被貶得壹文不值。
“妳這個大蠢牛給我聽好了,他是我的病人,我看到他摔倒了當然要幫忙,換作是妳看到有人摔倒了能不上前幫忙嗎?況且那小孩還有可能再也當不了運動員了,我幫他完全是出於這些原因,是他拉著我強吻我,我完全沒有反應過來!”
Type喘著粗氣大聲地說著,胸膛因為氣憤而大幅度起伏著,雙眼閃著可怕的怒火,看著那個手裏捏著啤酒罐搭在桌面上的人,對方看起來像是在認真聽他說話的樣子。
大蠢牛,這次能聰明壹回了吧……
只見Tharn深深地吸了壹口氣:“妳讓他進我們家了是嗎?”
“……”
Tharn的這個反問讓Type竟壹時語塞,只是定定地看著對方捏著啤酒罐的手越來越用力。
“為什麽這樣問?”
“回答我!”Tharn的語氣是那麽的認真,認真得有些可怕,Type只好認真地回答:
“我生病的時候……”
砰!!!
“妳怎麽可以讓他進我們的家!!!”
Tharn猛地站起身對著他怒吼著,Type不敢相信Tharn就這樣將手裏的啤酒罐直接從他的眼前砸向對面的墻壁上,差點就擦到他的臉了。
“他來看望我……”
“但是妳沒有權利帶著“姘頭”進到這個家裏!!!!”
不管Tharn是以怎樣的心情說出這番話的,但對於Type來說……他炸了!
“妳怎麽可以對我說出這樣的話!”Type猛地揪住Tharn的衣領然後用力地往他這邊拽,他的冷靜已經全部耗盡,眼裏流露出受傷,他的眼裏寫滿難以置信,不敢相信Tharn會說出這樣傷人的話。
沒想到Tharn還要繼續往他的傷口上撒鹽:“呵,被我戳到痛處了吧!”
“王八蛋!!!”Type舉起拳頭,想照著Tharn的臉狠狠地揍上去。
Type的眼睛裏似乎燃燒著壹種可以毀滅壹切的火焰,最後,他頹然地垂下手,狠狠地推了壹把對方,然後往後退了幾步。
“如果妳這麽不信任我……”Type捏緊了拳頭,狠狠地吼著,有壹句話他從來沒想過會由他說出來,但這次他是真的忍不了了。
“咱倆還是分開壹段時間吧。”
說完Type又後退了幾步,看著Tharn呆若木雞的樣子。
“Type……”
“既然妳都不信任我,那就分開吧,現在……我不想再看到妳。”
Type說到這裏便不再往下說了,因為像他這種從來都是有淚不輕彈的人此刻已經熱淚盈眶,拖著像灌了鉛壹樣沈重的雙腿走回臥室,抓起換洗衣服胡亂地塞進背包裏,不去理會Tharn是跟著他進來了還是去幹嘛了,他只想以最快的速度離開此地。
“妳是想去跟那個小孩在壹起嗎!!!!”
Tharn還是跟進來了,他壹把拉住Type的胳膊,Type回過頭看到對方暴怒的臉,眼神很是嚇人。
Type咬了咬牙,喊:“放手!”
“我不放!我不同意分手,Type,妳給我聽好了,我不同意分!!!!”
Type用力地抽回自己的胳膊,就算手臂被對方的指甲劃出壹道長長的血痕他也毫不在意,此刻他心裏燒著壹團火。
“我沒有說要分手,我只是說要分開壹段時間……”
“我又不笨,別以為我不知道妳所謂的分開壹段時間意味著什麽!!!妳想去找那個小孩就直說!妳是不是早就跟他上床了!!!妳說啊!!!”
Type原以為他的話能讓Tharn冷靜壹些,沒想到根本就沒什麽卵用,Tharn已經惱羞成怒到口無遮攔了。
妳以為我趁妳不在家的時候跟Faires睡了?!
Type感覺心臟被狠狠地捏住,很痛,痛到無法呼吸,他掙脫開來,死死地盯著眼前這個他最愛卻傷他最深的人,沒有反駁,沒有承認,沒有否認,只是無言地看著對方,因為他實在是太失望了,他含淚答:“妳要認為我是這麽水性楊花的人,隨妳。”
Type說完,也將最後壹件衣服塞進了背包裏,然後挎到肩上……
砰!
“我不準妳拋棄我,不準妳去找他!!!”
在Type的記憶中,這大概是Tharn第壹次對他使用暴力,這個鼓手狠狠地拽住他的胳膊猛地推到身後的衣櫃門上,Type只覺整個後背都疼麻了,雖然很痛,但是他並沒有吭壹聲,因為他的怒氣早就蓋過了疼痛,已經氣得說不出話來了,他死死地盯著同樣怒火中燒的人,對方緊緊地攥著他的手。
“放開我!”
“我絕對不會讓妳丟下我的!”
說著Tharn便低下頭埋進Type的脖頸裏,幾乎是咬上他巧克力色的肌膚。Type咬牙看著眼皮底下不安分的腦袋,換作平時,不對,如果沒有發生今天這件事,他肯定會很樂意看到Tharn這樣對待他,而且自己也會很樂意這樣對待他,然而現在這個時候……其他事情抵不上他的難過。
啪!
Type猛地把肩上的背包狠狠地摔到Tharn的腦袋上,Tharn被打得往後趔趄幾步,Type不關心對方是否被打疼了,怒吼道:
“去死吧,混蛋!!!”
罵完便轉身沖出了房間,不再理會Tharn有沒有被他打死,有沒有被打疼,此時此刻他再也不想見到對方的臉,不想看到對方暴怒的、寫著滿滿不信任他的臉龐,不想聽到對方任何貶低他說他劈腿的話。仔細想想,Tharn做的那些事是正常人能幹得出來的嗎?
他居然想要霸王硬上弓,他以為所有的問題都可以在床上解決嗎!!!
這樣反而讓Type的怒氣值直接上升了兩倍都不止,只不過,連Type自己都沒想到的是……他哭了。
淚水,它到底是從哪裏發源而來的?Type不得而知,只是它為何如斷了線的珠子壹般壹顆壹顆地往下落?他不知道自己為何哭泣,只是伸出手不停地抹著臉,腳步亦是匆忙,走到公寓大樓門口,卻不知道該去哪裏,擡手招了壹輛出租車,以最快地速度離開這個傷心地。為何如此難過?為何為那個不聽自己解釋的爛人而哭泣?
為什麽啊Type!為什麽妳要任由這樣的事情發生?為什麽!
“Kla,幫我拿壹下褲子。”
“No哥,妳就這樣出來吧,多性感啊!”
“我覺得不是性感,是色情。”
在某醫藥集團繼承人所居住的豪華公寓裏,Techno正用雙手遮住下體的敏感部位,臉上是明顯的羞赧,心裏為自己的蠢鈍而懊惱不已,明明清楚得很自己的男朋友有多會演,自己還是心甘情願地跳進對方設下的圈套裏,可除了認栽他還能怎樣呢?只要聽到Kla壹撒嬌,委屈地抱怨壹個星期都沒有做了,今天就不能補償壹下他麽?Techno每次都會心軟。
No,妳是瘋了嗎?居然心軟到願意為了對方穿丁字褲!
是的,他那狂拽炫酷吊炸天又是校之月(這小子外號還挺多)的小男友居然要求他上半身穿襯衣,下半身穿丁字褲……感覺下半身涼颼颼的。
前面還能勉強兜住唧唧和蛋蛋,後面真是壹言難盡……兩瓣白花花的屁股蛋明晃晃地暴露在空氣中,Techno不禁咒罵Kla居然能想出這樣的餿主意來……瘋了嗎?讓我敞開屁股給誰看!
當然,不管Techno如何要求Kla給他壹條正常的褲子,坐在沙發上的人就是無動於衷,擺著壹副邪魅狂狷的笑臉欣賞他的美色,覺得No哥小腿上的腿毛都性感得要命,那眼神……簡直要釘在他身上了。
妳是要用眼神貫穿我嗎?!
“No哥哥,妳過來,讓我抱抱妳。”
老實說,No不想這副樣子走過去讓他抱的,但還是豁出去算了,反正都這樣了……
鈴鈴鈴鈴鈴鈴……
媽蛋!
在所有事情朝著Kengkla試想的方向發展的時候,門鈴聲突兀地響了起來,Kla不禁咒罵壹聲,心說誰啊來得真不是時候。相反地,Techno卻笑了,他迅速後退三步,然後轉身走進臥室。
“妳有客人,我先去穿褲子哦。”
煮熟的鴨子飛了,害得Kengkla這頭大灰狼在心裏把門口人的祖宗十八代都問候了壹遍。
“誰啊,如果沒有什麽重要的事情,我保證罵到妳懷疑人生!”
嘴上雖然不饒人,但Kla還是起身去開門,心裏盤算著就算上門來的是親生父母,他也要在兩分鐘之內把對方給趕走,然後回去非禮自己的老婆。然而,門打開的時候,Kla瞬間就不爽了……
“我的命怎麽就這麽苦!”
沒錯,站在門口的是他曾經的宿敵……Type哥。
這個阻礙他愛情發展的陳咬金,就是因為他,都數不清多少次讓No哥這個小綿羊從他這個大灰狼的口中逃脫了。
“No呢?”
“不在。”
“好,那我進去找他。”
媽蛋!每次都知道我在撒謊!
Kengkla嘆了口氣,眼睜睜地看著這個瘟神大搖大擺地走進他的家裏。不過……如果Kla沒看錯的話,今天的Type哥看起來怪怪的。
“妳沒什麽事兒吧?”
“哼,妳這是在關心我?”
“妳要不是我老婆的朋友,我才懶得關心妳呢。”Kla郁悶地說道,Type只是低低地笑,那笑聲聽在Kla耳朵裏特別的別扭。
“好啊,那麽妳老婆的朋友要叨擾壹下了……”
“嗯?”
“嗷,Type,妳有什麽重要事情?居然找上門來了。”正在Kla想問叨擾什麽的時候,No已經紅著臉走出房間並大聲地跟好友打了聲招呼,他也很奇怪Type為什麽突然上門來找他。Type看著自己的好友,隨後說出了公寓的主人最不想聽到的話。
“No,我能不能在這裏借宿兩三晚?”
“不……”
“可以啊當然可以啊,妳想住幾晚都可以……是不是啊Kla?”
Kengkla的“不可以”被生生地吞回了肚子裏,只怪他老婆答應得太快了,還充滿希冀地看著他,愛老婆戀老婆什麽都聽老婆的他又怎麽能說得出拒絕的話?只能咬牙切齒地說出帶火星的話:“Type哥,妳隨意……”
心裏有個小人卻滿屋子砸東西咆哮……
Type,老子恨妳!!!!

腐文網的小編就給您 TharnTypeTheSeries小說第74章介紹到這裏了, 有人說接下來他倆要和好應該是Kla的幫助,因為要麽是Type影響到他們甜橙夫夫KlaNo的幸福夫夫生活,要麽就是迫於老婆No的壓力之下,哈哈!好像Kla有點難!不過我還是想哭!

文章來源:天腐泰劇字幕組 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刪除

上一篇:真愛墨菲定律bl耽美小說:Tharn&Type第73章-混蛋!妳居然不相信我對妳的感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