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rn&Type第76章-今宵酒醒何處

Tharn&Type第76章-今宵酒醒何處

最夯腐文網的小編就給您 TharnTypeTheSeries小說第76章介紹到這裏了, 愛壹個人是什麽樣的,愛壹個人很深就會容易失去理智的麽!小編我不懂愛,但是我知道,TharnType簡直就是模範夫妻!是最好的兩個人的相處模式,只是他們能夠多坐下來聊聊,要不是有Tar他們的幫助,這個吵架拉長距就會很長了!

Tharn是壹個很能喝的人,因為他從高中時代開始就在酒館裏當樂手,難免要喝酒,故此,已經練就了百杯不醉千杯不倒的酒量,也從未試過喝得爛醉如泥的境況。可是,現在,醒來的主人公卻因為宿醉而頭痛欲裂……昨晚他故意把自己灌醉的。
單單只喝白酒他不會醉,單單只喝啤酒他也毫無反應,但兩者混在壹起下肚就像喝了威力十足的毒藥壹樣,Tharn完全醉得不省人事了。
喝酒……是為了忘卻他最愛的那個人說的“暫時分開壹段時間”所帶來的痛苦。
Tharn睜開眼睛,茫然地望著天花板,不想起來洗澡洗頭,不想讓自己清醒。
他正在回顧昨晚發生的壹切。
這壹切發生得太突然了……突然得他現在都還沒回過神。
所有的事情在他的腦海裏像放電影壹樣過了壹遍,他唯壹能抓住的中心思想就是:Type和別的男人接吻了,有第三者插足了他倆之間的感情。他覺得他吃醋沒有錯,Type是他的人,只屬於他壹個人,再沒有資格去親除了他以外的任何人!
他吃醋,他不許別人碰他的人,他錯了嗎?為什麽Type要和他分開?!
他說的分開難道不是對他有二心了嗎?!
雖然他說的“暫時分開壹段時間”沒幾個字,但卻對他的心理造成了嚴重的創傷,他心裏苦悶,所以要借酒消愁,要大吵大鬧,要把家裏砸得稀巴爛。
Tharn或許還算壹個脾性沈靜之人,但兔子急了會咬人,狗急了會跳墻,再冷靜的人也有忍無可忍的時候。
“呵,Tharn,妳還奢望什麽呢?他都說了要分開了。”
沒錯,Tharn拿起來的是他的手機,手機屏幕上空空如也,沒有誰來過電話,也沒有誰發來過信息,只有那張他設為鎖屏壁紙的他和Type的合影。
照片裏,他摟著Type的脖子,對著鏡頭開心的笑著。
如今,妳還會對著我露出這樣的笑麽?
Tharn的手指輕輕地摩挲著手機屏幕,看著照片裏的Type同樣是很開心的笑容。看著看著,Tharn別過了臉,昨晚的記憶湧上心頭,當時Type看他那種失望的眼神,無情地推開他的雙手,這些舉動難道不應該是他對Type做出來的才對嗎?
誰才是應該失望的那個人啊?!
Tharn腹誹,臉上露出了譏諷的笑,要不是他還抱著那麽壹絲希望,現在的他肯定就把手機給摔了。
昨晚好像有人給我打了電話?
Tharn趕緊解了鎖查看通話記錄,隨後皺了皺眉:“Kla什麽時候給我打電話了?”
他記不得No的小男友什麽時候給他打了電話,完全沒有那部分記憶,雖然沒映像,但壓抑的心情還是稍稍放松了壹些……既然Kla給他打電話了,那就說明Type在他家。
“至少不是在別人家裏。”
按道理,Tharn應該松口氣才對,但是並沒有,相反地覺得莫名緊張,昨天他或許是太過急躁,但那個小孩看他老婆的眼神他可是看得壹清二楚……那眼神滿滿地寫著想要,想占有,想要贏。
“媽的!!!”
Tharn忍不住咒罵,煩躁地坐起身,雙手掩面胡亂地揉搓,希望那該死的頭痛能消失。
鈴鈴鈴鈴鈴鈴……
當是時,門鈴聲突兀地響起,Tharn猛地擡頭望過去,大概是大腦還沒恢復正常運轉,亦或許是心裏裝著其他事,竟壹時不知道該做出何種反應,最終回過神來的他連忙沖到門口,心裏期盼著按門鈴的人是他心裏最記掛著的那個人,但他似乎忘了,如果是Type,肯定是不需要按門鈴的。
砰!
“Type!!!”
“哎喲餵!”
然而,當看清站在門口的人不是他想要見的人時,剛才還滿懷希望的人登時換了另壹幅失望至極的表情……站在門口被他嚇得大叫壹聲的人不是別人,正是他親愛的妹妹。
“Thanya……”
“是我沒錯……為什麽妳壹身酒氣啊?”
擁有壹頭飄逸長發的大美女擡手捂住鼻子,另壹只手在面前來回扇動,似是要把Tharn滿身的酒氣給扇走。
Tharn搖了搖頭,道:“沒事兒,只是喝了壹點點酒。”
“這樣可不是壹點點了啊,妳看看妳這幅鬼樣子……別告訴我,妳跟Type哥吵架了?”
“……”
Tharn道:“我的表情看起來有那麽明顯嗎?”
Tharn自嘲地笑笑,妹妹搖搖頭:“不要小瞧了女人的第六感,而且,每次只要涉及到Type哥的事情,妳就完全亂了方寸,再者,每次妳喝得醉醺醺的情況不是遇上大型酒宴,便是遇上Type哥的問題,妳們這樣吵架可不行的喲!”妹妹開始絮叨起來,做哥哥的狠狠地抹了壹把臉,剛想叫她先回去,卻被她壹把拉進了屋裏。
“夭壽咯,妳們家怎麽搞成這副鬼樣子啊?!”
屋裏確實是狼藉壹片,跟上次她來的時候完全判若兩屋,Tharn長嘆壹聲,走到沙發邊上,然後癱坐下去,壹副破罐子破摔的樣子:“隨便吧,反正現在也是我壹個人住在這裏。”
壹番話驚詫得妹妹瞪大了雙眼,難以置信地望著哥哥,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可能,妳和Type哥不能分手,我不準妳們分手!”
換作平時,聽到妹妹說出這番任性的話,Tharn大概會大笑不止,但是今天他笑不出來,尤其是聽到“分手”這個詞的時候更是心頭壹緊。Tharn幹脆躺了下來,拿起壹個抱枕蒙住臉,也不是他不想跟妹妹說話,是這個詞實在是太戳他的痛點了,他只覺得壹股熱浪往眼睛裏湧。
“沒有,我們只是暫時分開而已。”
Thanya無言了,他大概是不知道該怎麽安慰自己的哥哥吧,也知道自己哥哥不需要什麽安慰的話。
“Ya,妳先回去吧……還有,不要跟家裏說。”
“Type哥不會跟妳分手的啦,妳放心!”
“……”
做哥哥的怔了壹怔,卻並沒有反駁什麽,其實他的內心深處好想大聲告訴他的妹妹,她那位親愛的Type哥當著他的面跟別人親嘴了,可是他說不出口,所有的話都哽在喉嚨處,難受得緊。
妹妹繼續自信地說道:“Type以前跟我說過,他不是Gay,但他為了妳甘願走上這條註定不好走的路,只為了妳壹個人……所以他不會跟妳分手的,絕對不可能!”
妹妹的聲音激動得微微顫抖,Tharn把抱枕從臉上拿開,她望向自己的妹妹,看到他這個國民偶像妹妹眼圈發紅,頓時覺得有些心疼。
“妳和Type哥那麽相愛,不可能會分手!”妹妹語氣堅定地說道。
聞言,Tharn別開了臉:“但他有別人了。”
“除了妳,Type哥不可能有別人!”妹妹自信滿滿地說道。
“難道我不清楚Type哥多有魅力嗎?他走在路上總會吸引眾多路人的目光,但是他從來都是目不斜視,從未將自己的註意力分給旁人半分。Type哥對旁人未動過半點心思,但他跟了妳以後,無論妳去哪裏,他的心總是追隨著妳,所以我敢肯定,他是不會跟別人有任何關系的。”對於妹妹如此堅定的態度,Tharn竟無言以對,他想問問她憑什麽這麽斷定,但看到妹妹這麽堅定的眼神,他反而壹句話也說不出口。
為什麽他卻不能像妹妹那樣對自己的男朋友充滿信心呢?為什麽只是看到他和別人親吻的畫面,他的心尖發顫得快要窒息呢?
因為愛得太深,所以患得患失!
“妳說得對啊。”Tharn如是說,妹妹聞言也稍稍松了口氣,Tharn的心緒也快慰了許多,似乎又有動力了。
“就是,哥妳要相信妳們的感情是無堅不摧的,所以,現在我親愛的哥哥要先去洗個澡,我來幫妳收拾房子。”看到妹妹如此熱情,Tharn反而不忍拒絕了,無論長到多大,他的妹妹永遠都是他的小公主,必須寵著。
等到宿醉的哥哥進了臥室,我們的明星小妹才拿出手機跑到陽臺,給她另外壹個親愛的哥哥打電話。
“Type哥,接電話呀,快點接電話呀……”
“Type哥!”
[呃,我不是Type,我是他朋友……妳是不是Tharn的妹妹Thanya啊?]
“是的,我Type哥呢?”Thanya疑惑地歪了歪腦袋,心道為什麽是旁人接的電話。
Thanya說要找Type,但是電話那端卻為難了起來:[現在他不方便接電話,因為……他剛辭職了。]
“啊?!!!”
電話那端的回答讓Thanya驚訝地瞪大了雙眼。
砰!
“怎麽了,Thanya?”
“哥,那個……那個……”
剛才在浴室裏洗澡的哥哥聽到妹妹驚訝的叫喊聲,連忙抓起浴巾擦幹身體跑了出來,他擔心的大聲問妹妹,隨後看到妹妹站在陽臺那裏,耳邊舉著手機,當下面色壹沈,強硬地說道:“Ya,把手機掛了,是他要求暫時分開的。”
他當然知道自己的妹妹在跟誰聯系,他抿著嘴,面露倔強的表情。
“哥,妳別胡鬧!”
“……”
Tharn楞住了,因為從小到大,他的妹妹從未用這種語氣跟他說過話,被自己的男朋友惹生氣也就算了,還要受妹妹的氣,頓覺委屈,於是壹言不發地轉身走進屋裏,妹妹見狀連忙小跑著跟進來抓住哥哥的手腕,道:“哥,妳要跟Type哥好好說說,他現在遇到問題了。”
“他唯壹的問題是不想跟我在壹起。”
“哥!!!”Thanya對著哥哥大聲呵斥,又回頭對著電話那端說話:“小哥哥妳先別掛電話,妳跟我哥說說。”說完便轉頭緊盯著自己的哥哥。
“哥,妳就不想知道Type哥已經辭職了這件事嗎?”
“妳說什麽?!”Tharn猛地轉過頭,剛才還極度冷漠的臉現在已經變成了極度震驚,他是知道Type跟他的領導之間有矛盾,但令他難以置信的是Type居然突然就離職了。
他說過要做滿壹年時間的,可現在並沒有滿壹年啊!
“是真的,哥,Type哥的朋友告訴我的,妳自己跟他說吧。”Thanya將手機遞給自己的哥哥,Tharn反而猶豫了,他低頭看了壹眼手機屏幕,看到自己的妹妹是直接打給自己男朋友的,他怕……怕電話那端的人不是他所認識的人。
Type的朋友……誰啊?
“哥,妳自己說啊,妳來說。”Thanya催促,臉上盡顯擔憂的表情,最後Tharn還是接過手機放到耳邊。
“餵……”
[Tharn,哦咦,妳終於肯接電話了,是我啦,Techno。]
當知道電話那端的人是誰時,Tharn終是長長地舒了口氣,還好不是他不認識的旁人。電話那端的Techno不等他發問便連珠炮似的滔滔不絕起來。
[Type辭職了,細節我也不是太清楚,他回來就纏著我要我陪他,因為他失業了,我問他他又不肯多說,只是說不想說,但他無意間說了壹句因為昨天在醫院跟妳吵架了,所以領導拿這件事來壓他,還當眾罵他,他實在受不了就揍了領導壹頓。我也是頭疼啊,他怎麽就那麽沖動呢,我還以為他比昨天冷靜很多了呢,不過是跟妳分開了壹天而已,他娘的就給我搞出這等事情來,做事怎麽就那麽欠考慮呢!]
Tharn也無言以對,憶起昨天的事情,如鯁在喉啊。
“昨天,我和他在醫院停車場發生了沖突。”
[嗯,就是因為這個事,他把他領導揍了壹頓,還說要不是被人攔著,他絕對會再多揍對方兩三拳,這混小子,壹點都不為自己考慮後路的,居然敢惹出這樣的事端來!]
Tharn靜靜地聽著No數落,心裏為剛失業的Type擔憂不已。
他知道Type忍他們領導忍了很久,但沒想到Type會就這麽爆發了,關鍵是這件事他也有壹定的責任,不過最大的責任在那個少年,居然趕在醫院做出這等齷齪之事。
越想越氣,拳頭捏得哢哢作響。
“那他……還好嗎?”
雖然還在氣頭上,心裏還是很委屈,頭還是很痛,但他仍舊很擔心Type。
[我覺得不太好,雖然他嘴上說著沒事兒,但心裏壹定不好受,我看他躲到房間裏面去了,還好包包放在了外面,我才有機會接電話。]
Techno跟他說了大致的情況,Tharn聽著,握著手機的手緊了緊,突然有壹個問題闖入腦海裏。
Type和Techno兩個人的關系可謂是好到對雙方的事情無所不知,於是Tharn便想Techno應該清楚這件事:“No,妳知道他和那個小孩的事情嗎?”
[那個小孩……誰啊?哦……]
電話那端的語氣聽起來有些為難的樣子,沈默了半晌。
[我聽Type大致說了壹下,他說……死No!妳拿我手機幹嘛?!!!]
最後那句咆哮肯定不是Techno發出來的,是他最熟悉不過的聲音,Tharn怔了壹怔。
[妳在跟誰講電話?!]
[呃……那個,我聽到妳的手機響……]
[妳在跟誰講電話!]
[呃……Tharn。]
[我有沒有跟妳說過不要告訴他?!!!]
混血兒Tharn壹言不發,聽到剛和他吵架不久的人的聲音,突然沈默了,半晌過後,剛想說些什麽,電話就被掛斷了,說明電話的主人還不想跟他說話,Tharn頹然的垂下手。
“哥,怎麽樣怎麽樣,Type說了啥?”
“他辭職了……就這事。”二哥將手機還給妹妹,然後轉身壹言不發地走進衛生間,Type的話在他的腦海裏不斷盤旋著。
不要告訴他……為什麽不能告訴我?這麽重大的事情難道不是應該第壹個告訴我麽?!
Tharn想好好問問Type,但是現在的他,已然連拿起手機的力氣都沒有了。
單單是聽Type說那些話,他便知道現在對方現在還不想跟他說話,事實上,他自己也還沒準備好要跟他說些什麽。
Tharn閉上眼,任由蓮蓬頭灑下來的冷水從頭頂上澆下來,澆冷了身體卻澆不冷躁動不安的心。
為什麽?即便Thype說了不要他管,他還是很擔心他,他很清楚想Type這樣的人也會有脆弱的時候,不知道他現在怎麽樣了。
Tharn內心也有隱隱的自責,覺得Type的離職有他的責任,他在想自己是不是傷害了Type,他說的那些話……是不是太重了?
砰!Tharn壹拳打在墻壁上,緊緊地閉上了眼睛。
“但是妳沒有權利帶著“姘頭”進到這個家裏!!!!”
Type是沒有資格帶旁人進這個家門,但他也不應該說Type有姘頭啊。
“我……對不起……”
Tharn想跟Type道歉,想像以往每次吵架那樣,由自己主動化解矛盾。可這次他卻怎麽都做不到,Type和別人親吻的畫面仿佛鐫刻在了他的腦海裏壹樣,而且他的心底還是疑點重重,他需要聽到更多的解釋,需要Type告訴他那個小孩到底是誰……為什麽要來插足他和Type之間的感情?!


“Tar,我需要妳將妳看到的壹五壹十地說與我聽。”
“Tharn學長,其實也沒什麽啦。”
宿醉的第二天,Tharn在家休整,又用了壹天的時間捋清思路。今天,他終於來找了Tar,因為Tar或許了解整件事情的經過,既然Type不肯說,那麽他只好自己去尋找真相了,從哪裏入手?當然是從那個發信息給他的人——Tar身上入手啦。
是Tar讓他趕緊回曼谷的,此刻,Tar正對著他不自然地笑著。
“那天那個小孩來我家的時候,妳也在對嗎?”
看樣子Tar是知道壹些內情的,但他又不肯多說,壹看就知道不想他和Type之間有嫌隙,他只能再三追問:“Tar,妳就告訴我把,如今我和他都進入相看兩厭的危急時刻了。”
Tar雙眼大睜,旋即擡手掩面,狠狠地搓了搓:“我就說那個小孩不簡單,肯定會惹出事端來。”
Tharn道:“什麽意思?”
廚師少年重重地嘆了口氣,擡起頭看向那個找到他工作地點來的人,娓娓道來“我確實在妳們家看到那個少年了……他很明確的表明喜歡Type學長,我之所以不告訴妳是因為Type學長根本就沒理他,而且他也不可能會出軌。我又不想見到妳們吵架,所以就沒說,還以為Type都處理妥當了呢。”
Tharn拉下臉,面露不滿,Type根本就沒處理好,所以他們才會吵架,還吵得這麽兇,不過現在最關鍵的問題在於:“他……對那個小孩沒那種意思的是嗎?”
“嗯,Type學長不喜歡那個小孩的,而且壹直攆人家走。”Tar肯定的回答讓Tharn長長地舒了口氣,並擡手抹了把臉。
所以,停車場接吻事件是他想太多了?
“Tharn學長,我不希望看到妳和Type學長吵架,妳們壹路走來經歷了那麽多,實屬不易,如果因為壹個所謂的第三者而傷了感情,太不值當了。”說到這裏,Tar心裏也挺難受的,因為根本就沒有第三者……不存在的第三者。
“我作為旁人,也只能說……請妳壹定要相信Type學長。”
聞言,Tharn微微壹楞……這是第幾個人對他說這樣的話了?
他的妹妹、Tar,無壹不讓他相信Type,如果要他打電話問No,對方肯定也會讓他相信Type。Tharn心緒稍稍穩定了些,壹直害怕Type出軌的恐懼也稍稍減輕了些,他突然為當初對Type說的那番狠話而感到自責起來,是他太無理取鬧胡攪蠻纏了,可話又說回來,換作是誰都會有那種想法的吧……
Tharn捫心自問,他是從什麽時候開始這麽不信任對方的?
不,如果沒發生這件事,他肯定不會有那麽多的想法。但實際上,他壹直都在害怕……害怕Type會拋棄他,害怕Type會厭倦他而不再喜歡他,害怕Type會遇到比他更好的人,這種恐懼的種子可能早就在他心底種下了,這次事件不過是催化了他的恐懼,讓它生根發芽變得更大了。
Tharn狠狠地搓著臉,再雙手插進發間,狠狠地耙著。
“謝謝妳告訴我這些,我走了。”Tharn猛地站起身對Tar說道,旋即轉身要往外走。
“Tharn學長妳等等,妳要上哪兒?”Tar叫住Tharn,可愛的臉上寫滿了擔憂,他知道Tharn肯定不會直接回家的。
“我要去Type的醫院和他的領導談談。”
這件事錯在他,是他在Type的醫院和Type起了沖突,所以他要去告知院方,是他主動惹事,是他的過錯。關於Type暴怒打了領導這件事,他也會盡量求情,至少不要鬧到進警察局吧。
好在泰國人壹貫喜歡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喜歡把事情鬧大,更不喜歡鬧到警察局或者法庭上,所以好好說話好好求情,事情應該會好辦許多。
即便兩人現在還在鬧別扭誰也不理誰,但Tharn知道他有保護Type的義務,生氣歸生氣,吵架歸吵架,他還是會擔心Type,老婆有難他依舊會義不容辭。
“我和妳壹起去。”
“但……”
“Tharn學長,雖然我平時胡鬧不懂事,但我也很擔心妳們啊,我跟妳壹起去,以備不時之需呀。”
Tharn想要拒絕Tar,但是看到對方認真的神情,不,應該是為朋友兩肋插刀的神情,就像Type曾經為了救Tar而豁出命壹樣。他想或許他應該讓Tar來幫忙。
Tar說對了,至少起沖突的時候,能有個人拉著他,不讓勢態往更糟糕的方向發展。
不過分開了壹天而已,他就失去理智判若兩人了。
不過分開了壹天而已……他就已經生無可戀了。


關於Type和他領導起沖突這件事,Tharn和那位領導談判的時候就堅持整個事件的導火索是他,是他先找Type的茬,錯在他,另外,他還明確表示如果當時那領導能好好地問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而不是單方面的指責Type,把所有的責任都推到Type的身上,或許事情也不會發展到不可挽回的地步。
當然,Tharn並沒有單刀直入地指出來,而是委婉地說明問題所在,說得那位領導壹楞壹楞的,見那位領導有軟化的跡象便立即乘勝追擊提出願意賠償的建議。
想要就說個數,要是報警就壹個字兒都別想得到。
事情就此解決,至少到最後他還是解決掉了壹個問題,至於讓Type重返醫院……他覺得就對方那種脾氣,讓他再回來跟那領導共事,不如殺了他比較快。
除了出面幫Type解決問題……他沒有對Type說壹句對不起。
如果去跟Type道歉,Type或許會暴怒跟他幹架,因為Type依舊堅持他沒有錯。故此,Tharn也沒有自討沒趣地跑去跟他說對不起,因為他覺得自己也沒有錯,以至於Tharn反問……為什麽其他方面他可以毫無顧忌地信任Type,但壹涉及到第三者插足,就完全不是那麽壹回事兒了?
“謝謝妳啊Tar,我待會兒應該回去找Type……好好談談。”
“那就好,Tharn學長,妳趕緊去跟Type學長說清楚吧。”
鈴鈴鈴鈴鈴鈴……
正在他們準備分頭離開之時,Tharn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Tharn微微嘆氣,當看到來電名字時,連忙接了起來。
“No,什麽事?”
[Tharn,完了完了,Type去找他領導算賬了!]
“什麽意思?”
[他同事打電話給他說他那領導要報警,Type聽完就沖出去了,我想他應該是去找他領導算賬去了!]
Tharn不禁皺眉,隨後環顧了壹下四周確定道:“他應該不在這裏,我就在醫院,他出門多久了?”
[出去很久了,我也剛從Kla那裏知道,這臭小子,什麽事情都憋著不告訴我!]
[謔,No哥,妳是在數落妳老公嗎?]
Tharn不再理會電話裏老公老婆的秀恩愛,他再次環顧了壹下四周,未發現Type的身影,於是決定返回領導辦公室,突然,某個人的身影闖入他的視線裏。
那個人不是Type,而是……
Tharn壹個箭步沖上前去拽住那個人的胳膊:“Type在哪裏!”
沒錯,那個人正是那天親他老婆的小孩!
少年面露驚愕的表情,微微瞇了瞇眼,看了看Tharn,再看了看Tar,不答反問:“嗷,好奇怪呀,難道妳不知道Type哥在哪裏?”
這麽欠揍的語氣,聽得Tharn直想打他壹頓泄憤,沈聲道:“別給我耍滑頭!”
少年突然笑了出來,Tharn才驚覺自己上當了……這樣問他不就說明他和Type在吵架嗎?而且還不知道自己的男朋友在哪裏。
Faires得逞地笑,然後回了壹句讓Tharn氣絕的話。
“妳問我Type哥在哪裏,我要是說他……就在我家呢?”
“!!!”
Tharn楞怔住,看著眼前這個以壹副勝利者的姿態對著他笑的人,勃然大怒。

腐文網的小編就給您 TharnTypeTheSeries小說第76章介紹到這裏了, 這個臭小孩真的是很欠揍,插足別人的感情還這麽理直氣壯的樣子,簡直壹刀不夠需要很多刀!

文章來源:天腐泰劇字幕組 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刪除

上一篇:真愛墨菲定律bl耽美小說:Tharn&Type第75章-至少我的生活不用再這麽低三下四的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