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rn&Type第77章-親耳所聞

Tharn&Type第77章-親耳所聞

最夯腐文網的小編就給您 TharnTypeTheSeries小說第77章介紹到這裏了, 分手這個詞已經用完了,所以Type不會再說了,實在是太美好的愛情了,下壹章要開始反擊了,Kla迫於無奈,來幫忙的,也實在太可愛了!

對於Tharn而言,他基本上算是壹個蠻冷靜的人,很多時候還會被人叫做冰塊,因為鎮定自若的性格總是給人以冷冰冰的疏離感,平時又比較冷然且少言寡語,坦然對待任何事情,唯壹例外的是壹遇上跟Type有關的事情就判若兩人了。說實話,自從和Type交往以後,Tharn覺得自己已經很久沒有像以前那樣淡定自若了,仿佛受Type的傳染,性格也變得火爆,壹點就著。現在,他面前這個乳臭未幹的臭小子,氣得他要原地爆炸了。
“妳給我說清楚!”
Tharn猛地揪住少年的衣領惡狠狠地說道,雖然少年的身高也不算矮,但在體型上輸了Tharn壹大截,只是輕輕壹帶,Faires就踉蹌著向他這邊倒了過來,不過少年也是壹副沒在怕的樣子。
“大哥,可別只知道使用暴力啊,我可會叫救命的哦,保安來了可不好咯。”
Faires臉皮夠厚,Tharn被他氣得太陽穴壹跳壹跳的。
“Tharn學長,妳冷靜壹點,別沖動啊。”Tar突然出聲勸阻,很擔心他們兩個人起什麽沖突,Tharn努力深呼吸,努力穩定情緒,告訴自己上次就是因為太沖動才害得後果那麽嚴重,但……
“呀,Tar哥哥妳好呀,妳怎麽和這位哥哥壹起呀?哦~難道是我誤會了?這位哥哥根本就不喜歡Type哥,而是喜歡妳?哇塞,好棒棒喲!”
Tharn沒去看Tar是怎樣的表情,他只知道他要好好教訓教訓這個出言不遜的小子,拽著他的衣領用力壹提,Faires頓時大叫起來,Tharn並沒有理會他的大喊大叫,將他拖到停車場,然後……
砰!!!
誰要還是說Tharn是個蠻冷靜的人,那麽麻煩他來看看此時的Tharn……此時的他幾乎用盡全力將少年推到車門上,不去管車門是否被砸凹陷。他想壹拳打死他,想壹腳踹翻他,怒叱道:“別惹毛我!告訴我Type在哪裏!!!”
“去妳的吧!”Faires也咒罵了壹句,擡手捂著自己的胸口,Tharn懶得關心他現在是不是還受著傷,即便是他再也當不了運動員了也是活該,他壹開始就不應該來插足他和Type兩人的感情!!!
“我就不說妳能拿我怎麽樣!妳們不是情侶嗎?妳都不知道Type哥在哪裏,那還不如趁早分了算了!!!”
“妳……”
“Tharn學長,妳先冷靜,這裏可是醫院呢!!”正當Tharn擡起腳照著Faires的下體就要壹腳下去的時候,Tar連忙沖上來攔住他,死命地推著他的肩膀讓他後退,嘴裏不停地提醒他不要在醫院裏面鬧事。
Tharn根本就聽不進Tar的勸告,Tar繼續講道理:“妳剛處理好Type學長工作的事情,現在在這裏鬧,是想再給Type學長惹麻煩嗎?”
這句話終於見效了,Tharn終於停下動作,只是握拳的手微微發抖,憤怒地望著倒地不起的少年,半晌,語氣冷然地道:“妳給我記好了,我和Type永遠都不可能會分手!!!”
“呸!我不過是說了壹句Type哥在我家妳就信以為真了,大蠢牛!”
“死小孩,妳他媽找死!!!”
“學長,冷靜啊學長,我求妳了,這裏不適合打架,不然事情會越鬧越大的……他就是故意激怒妳的,妳知道的吧?!”最後那句,Tar是伏在Tharn的耳邊小聲說的,語氣認真卻帶著懇求,不過讓Tharn肯冷靜下來的卻是下面這番話:
“我以前幹過這種事,妳還記得嗎?以前妳們倆產生誤會就是因為我的話從中作梗。”
Tar的話勾起了Tharn壹段痛苦的回憶,往事不堪回首,終是肯停手了。他從褲兜裏摸出車鑰匙,解鎖開門,上車之前還不忘轉頭看了看那個破壞別人感情的少年。
“要不是Tar攔著我,妳活不過今天,以後休想再糾纏Type!”Tharn扔下壹句威脅的話便跳上了車,不去理會身後傳來的咒罵聲,那小子好像喊著他不會認輸的,好壹派胡攪蠻纏的嘴臉。
“我就要纏著他,我纏死他,妳能拿我怎麽樣!!!”
“如果妳不想Type學長恨妳,就請妳自重!”Tar警告道,Faires站起身站直了,他比Tar要高,但是Tar並不畏懼他。對於現在還在氣頭上的人來說,別人的警告是壹句都聽不進去的。
“哼,關妳什麽事?難道妳喜歡那個混蛋?要不要跟我合作?我想要Type哥,那個人就歸妳了。”
聞言,Tar皺起眉頭,然後冷笑壹聲,他不是壹個喜歡惹是生非的人,從來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今天,這個小子算是他的壹個例外。
“妳以為Type學長會要妳?”
“……”
少年被懟得無言以對,但是眼神卻閃爍著勢在必得的光芒。
“我認識Type學長七年多,他不會對妳這種小屁孩感興趣的,死心吧!”Tar將少年從頭到腳都掃了壹遍,面露不屑。
少年握緊了拳頭:“妳是要告訴我,Type哥對車裏那樣的混蛋感興趣?!!!”說著還伸手指了指車裏的人。
Tar笑道:“沒錯,Tharn學長是Type學長唯壹喜歡的人,多少個Faires都敵不過壹個Tharn學長……”
“但為了壹個吻就鬧到要分手,我才不相信我敵不過他!”
Tar認為,這個少年並不是真的喜歡Type學長,他只不過是要爭強好勝罷了,就像那些想得到就不折手段的人壹樣,但這次恐怕他要踢到鐵板了。
“呵,不過是壹個吻罷了。”Tar突然面露嘲諷的笑,似乎是想到了曾經所受過的傷。
須臾,Tar冷然道:“我都跟Tharn學長睡過,還不是敵不過。”
“……”
Faires驚詫地睜大了雙眼,Tar的臉向他傾過來,道:“妳剛才問我是不是想得到Tharn學長,我告訴妳,是,曾經我也想得到他,也像妳這樣不服輸,最後還是壹敗塗地。不過在妳這裏,還沒開始妳就輸了,哼,吻?請問Type學長有回應妳的吻嗎?讓我來猜猜……Type學長看妳的眼神都帶著厭惡吧……”
“不對!!!”
少年惱羞成怒地否認,臉色變得煞白,Tar心說看來他真的猜對了。他記得Type學長是非常討厭Gay的,但卻心甘情願和Tharn學長在壹起,只因為那個人是Tharn學長,即便是跟男人在壹起了這麽多年,但他對Gay還是敬謝不敏,於是來了壹招投石問路,沒想到還真讓他問對路了。
嘴碰嘴的那壹瞬間,Type學長肯定不是氣憤就是厭惡。
“而妳來這裏壹定也是因為尋不見Type學長吧,此時Tharn學長因為氣惱而想不到那麽多細枝末節的東西,待他冷靜下來以後肯定會明白過來妳同樣是聯系不上Type學長,哼~再讓我猜猜……想必是被Type學長屏蔽了妳吧?”
“妳給我住嘴!!!”
Tar又壹次猜對,與此同時也被對方狠狠揪住了衣領,不過他卻毫無畏懼,微微擡眸,有生之年,他決不允許有人破壞Tharn學長和Type學長之間的關系,這兩個人對他有恩,他待這兩人就像親哥哥壹樣。
“不想死的話就立刻給我放開Tar!”
正在這時,Tharn從車上下來對Faires兇狠地警告,那眼神看了讓人心驚膽戰。少年看看眼前的形勢……以壹敵二恐怕會吃虧,於是用力地推了壹把Tar,Tar被他推得往後踉蹌了幾步。
“我要告訴Type哥,妳們兩個背著他亂搞!”Faires不怕死地挑釁,Tharn走到他面前。
“有本事妳就去,如果妳覺得他會相信妳的話妳就去。”大概是Tharn的臉色太可怕,以至於少年警惕地後退好幾步,但是仍梗著脖子直視Tharn。
“妳們這對狗男男,給我記住了,我沒輸,我沒輸給妳們!!!”
“妳他媽……”Tharn現在那個臉色連Tar都害怕,Tharn朝Faires又走近了壹步,強烈的壓迫感讓Faires不斷後退差點摔倒在地,慌忙轉身落荒而逃,邊跑邊罵罵咧咧地說不會善罷甘休,大概是覺得這樣子太丟人了吧,真是幼稚的不行。
砰!
Tar被這突如其來的巨響嚇了壹大跳,轉過頭看到Tharn的拳頭砸在車頂上,面無表情卻莫名讓人恐懼。Tar不敢問,只是偷偷地把手伸進褲兜裏,握住了手機。
他必須要告訴Type學長這件事……必須要讓Type學長知道是Faires把事情越弄越糟。
“故意傷人屬於刑事案件,妳可以借口盛怒之下錯手打人,但妳還是屬於做錯的那方……”
Type煩躁地嘆了口氣,想到朋友跟他說過的話,故意傷人但只打了壹拳不算太嚴重,只需要做出壹些賠償就能解決,但被扣上錯方的帽子他就覺得很不爽!
Teng姐打電話來跟他說,他那個倒黴催的領導要報警告他,當時他就炸毛了,真想再揍那個狗東西幾拳,那樣才不枉他的人生履歷被畫上故意傷人的汙點,但仔細想了又想,在把勢態搞得更糟糕和理智對待這兩者之間該如何選擇,他選擇理智對待,同時想到了朋友的建議。
他遇到麻煩,並不是只有No這個朋友願意陪著他,他還有其他的好友。
高中時代的好幾個朋友是法學專業畢業的,於是他去找他們咨詢該怎麽辦,就得到了上面的答復。
這個答復讓他意難平。
Type撇了撇嘴,拿出手機看到……No那家夥給他打了N通電話,就不怕他老公罵他嗎?畢竟Kla那小子是名副其實的東南亞醋王。
不過照這樣看來,Kla估計告訴No了吧。
Type聳了聳肩,準備將手機收進口袋,當時是,手機震動了,Type嘆了壹聲氣。
呃……
手機上顯示的來電名字不是他想的那個人。
“餵,我的小公主。”
[Type哥,妳少給我小公主小公主的叫,是不是為了躲我而關機的?]
是Tharn的妹妹,大概也知道他們的事了,但是他不想說,不是因為生男朋友的氣而遷怒男朋友的妹妹,而是他不想妹妹不開心。
“沒有沒有,我只是因為有事,所以才關機的。”
[不是……為了躲我哥才關機的吧?]
Type完全可以想象得到那個混血兒美女因為難過而露出的失落的表情,他停下腳步,也笑不出來。
“沒有,我沒有為了躲他而關機,我只是……想安靜地思考壹些事情。”
[妳沒有要和我哥分手吧?]
電話那端的聲音發顫,好像要哭出來了壹樣,Type不禁微微壹笑……他明白Tharn的家庭待他就像他們家裏的壹份子,從來沒有因為他同為男生而討厭他排斥他,相反地,他的家人很關心他愛護他,Thorn待他如親弟弟,Thanya待他如親哥哥,所有家人都全力支持他和Tharn之間的愛情。
如今,家裏最小的公主大概是害怕會失去他這麽壹個哥哥吧。
“他跟妳說要和我分手?”
[沒有!怎麽可能!我哥不可能說出那樣的話!不過他說……是妳想要……]
“那妳幫我轉告他,他永遠都不可能從我嘴裏聽到“分手”這個詞!”
Type沒等Thanya說完便打斷了她的話,以至於電話那端都怔住了。
他曾經對Tharn說過,這輩子,他只對他說三次分手,而且那三次分手在他大壹的時候就用完了,所以他這輩子再沒機會說分手。他這次不過是需要壹些時間讓自己冷靜冷靜,順便整理壹下自己的思緒再回去面對Tharn。
所以……他再也不可能說分手了。
[真的嗎?妳說的都是真的嗎!]Thanya激動得說道。
Type聞言忍俊不禁道:“當然是真的,難道妳不想要我這個哥哥了?”
[Type哥!妳知道我有多愛妳嗎,比……妳可千萬別跟我Thorn哥說哦,比Am姐還愛,聽說我大哥向Am姐求婚成功了以後我很高興,但聽說妳和Tharn哥吵架以後我也很著急,這種著急的心情比那種高興的心情強烈多了呢,足以見得我有多愛妳了吧。]
Thanya撒嬌道,大概是覺得拿大嫂來和他比有點愧疚吧,Type輕聲笑了出來,反復壓抑在胸口裏的壹股氣因為妹妹的關心而消釋了。
“妳可別跟妳的粉絲們說哦,不然我會被撕的。”Type笑著說道。
國民偶像咕噥:[那妳們什麽時候能和好啊?]
“……”
“我也不知道。”Type頓了頓,保持沈默。
[如果我求妳先去哄哄我哥……這個要求會不會太過分?]
“他就沒想過先哄哄我?”
電話那端沈默半晌,似乎在想合適的措辭。
[我哥看起來……好像很生氣的樣子,但是妳要知道,他完全是因為吃醋才會這樣,越是吃醋表明他越愛妳,他對妳的占有欲很強,只要涉及到妳的事情他從來就沒有冷靜過,這壹點妳要理解他啊。]
換作平時,見到這個妹妹這麽賣力地幫他們和好,他肯定覺得很欣慰很開心,但是這次他卻沈默了,想到了當時Tharn盛怒的樣子。
這次他真的要主動認錯嗎?Tharn會聽嗎?
可這個時候的Tharn已經跟個瘋狗壹樣,叫他如何解釋整件事情都是那個Faires自導自演的他就是不聽,真是氣死個人。
Type強硬道:“如果他為罵我劈腿而道歉,那麽我就為沒註意言行跟旁人走得太近而道歉……我先掛電話了哦,Ya,我有電話進來了。”
Type沒有再聽我們國民偶像繼續說下去,很快便掛了電話,長嘆壹聲,又狠狠地抓了抓頭發,為Tharn不聽他的解釋而感到煩躁不已,當看到是誰打進來的電話時,覺得更加煩躁了。
“餵,Tar,有什麽事嗎?如果又是來當說客的,那就……”
[沒有,我有事情壹定要告訴妳,Type學長!]Tar在電話那端激動地說道,Type垂了垂眼瞼,安靜地等待這個少年廚師繼續說下去,越聽眼睛瞪得就越大,眼神也越來越可怖。
聽說那個不知死活的Faires陰魂不散地糾纏他破壞他和Tharn之間的感情,眼裏燃燒起熊熊怒火。
“我給妳三天時間,把關於這個小子所有的履歷給我調查清楚。”
“哈?”
Kengkla正在津津有味地觀看足球賽,壹沓照片和資料被扔在他的大腿上,他壹臉懵逼地轉過頭去看那個向他扔東西的人,當看清對方的臉以後,陡然的郁悶。
這個Type,不僅打擾了他和他老婆的幸福生活,還有臉來找他幫忙?!
“憑什麽?”我們的醫藥學院院之月興趣缺缺地聳聳肩,連看壹眼那些照片都懶得看。
“如果妳能幫我調查到,我立馬走人。”
“……”
大灰狼略作沈吟,看著這個跟他談條件還賊笑的人,磨了磨牙。
Type威脅道:“如果妳不幫……我就賴在這裏當妳們的電燈泡,反正No也不可能攆我走。”
聞言,Kengkla咬牙切齒道:“妳需要哪些信息!”
“他的學校,他的朋友圈,他的家庭,他的喜好,他喜歡去的地方……只要妳能收集到的,統統給我搞過來。”瞧Type那話說得,完全把Kla家當成私家偵探社了,Kla真想破口大罵,正要開口之際……
“妳是想讓No知道當初妳為了讓他吃醋,自導自演了壹出偷腥學弟的戲碼?”那時候Type當然壹眼就看穿了Kla的小心機,只是本性不愛嚼舌根的他也沒有對No說什麽,因為他知道Kla那樣做也不過是出於對No的愛罷了。在當時的Kla看來,只有刺激No哥吃醋了,才能成功把他騙上床。
於是乎……
“給我兩天時間。”
為了送走Type哥這尊瘟神,我萬死不辭!
“小弟弟,壹個人來的嗎?來……”
“我沒心情,別來煩我!”
在壹條車水馬龍的商業街上,壹間閃著紫色霓虹的酒吧裏,震耳欲聾的音樂震蕩著人們的耳膜,Faires無情地拒絕了壹個上來搭訕的男子,同時將杯中的酒壹飲而盡,那清雋的臉上此時竟有些扭曲,眉頭緊緊地皺著,明顯寫著“生人勿近”的暴躁,以至於上前搭訕的那個人也知趣地走開了。
在Faires的生命中,他從未這麽丟人過。
他從來沒有被人拒絕過,從來都是他拒絕別人、讓別人失望的份,怎麽可能會像這次這樣,被壹個人拒絕得那麽幹脆,那個人還躲著他!
這次,對於Type哥他誌在必得,因為這個男人太對他的口味了,無論是長相,身材還是性格,無壹不對他有著致命的吸引力,他對Type哥是壹見傾心,第壹次見面,他感覺膝蓋的傷都變得微不足道了,他還得感謝那次受傷,讓他遇見了這麽壹個天菜。
壹開始,Type哥對他很冷漠,於是他故意挑釁對方,知道對方有男朋友了更是想要試壹試。他無所不用其極地接近Type,甚至故意讓自己狠狠地摔倒,想著自己犧牲了這麽多,對方壹定會對他好的。
事與願違,無論他如何努力,Type哥就是無動於衷。OK,他姑且認為是Type有男朋友了,礙於有男朋友這個身份所以對他無動於衷,但是水滴都能穿石,他這麽努力,至少能有所回報吧。可是他那麽認真地努力過,事情卻依舊未能盡在他的掌握之中。
當知道Type哥辭了職以後,他第壹時間是震驚,沒想到勢態會發展得這麽嚴重,第二時間是氣憤難當,因為無論他打多少個電話,對方都把他給屏蔽掉,Line也沒回復他,表明連Line都被屏蔽了,壹切能聯系上對方的途徑他都試過了,卻依舊石沈大海毫無回應。想直接殺到對方的公寓,卻聽說對方男朋友回來了,他又不傻,當然不會跑上門去跟情敵正面剛,可是當他找到醫院去……卻還是冤家路窄。
Faires承認,當見到Type學長男朋友的第壹眼的時候,他心情莫名地焦躁起來。這樣看來,他的身材沒有人家男朋友的健碩,也沒有西方人的血統,外型上好像確實略遜壹籌。但他壹直以來對自己的顏值還是很有信心的,這不,進到酒吧裏不到半個小時的功夫,就有六七個人上來搭訕了,所以……他有哪裏比不上那個老外的?!
“另壹個人也是氣死人了!”
Tar哥和那個老外壹起來的!
那個Tar把他從頭到腳掃視了壹遍,冷淡的語氣中裹挾著對他的蔑視,嘲笑像他這樣的小屁孩能翻得起什麽風浪來?!!!
越想越越郁悶,想要贏,想讓那些人再也笑不出來!
對於撒謊說Type哥在他家這件事,他毫無悔意,反而覺得快意,最好讓他們再吵壹架,最好原地分手。就算Type哥拒絕了他,就算那個老外那麽粗暴地對待他,他也不希望對方好過。
我詛咒他們立馬分手!!!
這樣想著,Faires又喝下壹大口酒,也沒心情待下去了,因為觀察了那麽久,酒吧裏沒有壹個人能像Type哥那樣吸引他的,還是回家洗洗睡吧。
“小弟弟,妳這張桌子有空嗎?”
老掉牙的套路……
Faires在心裏嗤之以鼻,嘈雜的音樂聲中插入這麽壹聲低沈的聲音,入耳竟是讓人煩躁得想翻白眼。感覺到有個身軀正朝他靠過來,Faires敷衍道:“這桌子妳用吧,我走了。”
電光石火間……
如果不是當時他擡起了頭,那句“滾!不要來煩我!”就脫口而出了,擡起頭的壹剎那,映入眼簾的是那人左邊臉頰的酒窩……那好看的酒窩深深地吸引住了他的目光。
那人笑起來帶起的酒窩讓他整個人都充滿了魅力,雖然酒吧裏的燈光昏暗,並未能清晰地看清那人的五官,但那人的輪廓和Faires自己的直覺告訴他,那人肯定很帥很帥,包括身材、身高以及邪魅的笑,Faires感覺自己就這樣毫無防備地陷入了那個魅力無限的笑容裏,看著那個人失落地放開了抓著他的手。
“要是弟弟不方便我和妳拼桌,那就不打擾了,也許是妳是想壹個人喝酒吧。”那人再次對他笑了笑,正要轉身離開……
“妳可以留下來,我突然又改變心意了。”
那人失落的眼神讓Faires忍不住叫住了他,聞言,那人也停下了腳步,微微揚眉,表示沒有關系。
“心情不好,想找人聊聊天。”而且,看來Faires留人的這個決定對了……他終於看清了那個人發散著無限魅力的笑容。
“真的嗎?妳沒有騙我吧?”
“嗯?”Faires揚了揚眉。
那人支著桌子,借由音樂聲太大的緣故,欺身過來靠近Faires的耳朵:“像妳這麽帥的小帥哥,我不敢相信妳會壹個人在這裏喝酒……”。
那人的聲音溫柔無比,呼出的氣息噴在Faires的耳朵上,Faires覺得耳朵又麻又癢。
那人的聲音又低沈又性感:“那就表示……我有機會咯?”
那麽曖昧的語氣,Faires壹開始的煩躁幻化成了激動,四目相對,雙方的眼中都閃爍著如狼似虎的光芒,那邪魅的笑吸引著Faires,情不自禁地想上去抱住他。
也許,不幸總是伴隨著幸運吧。
雖然眼前這個人沒有Type那麽威猛,但身高看起來比Type哥高,從那短袖襯衫下鼓鼓囊囊的腱子肉來看,身材應該也不遜色於Type哥,雖然沒有像Type哥那種野性的健美,但好在那迷人的眼神和迷人的笑容……足夠火熱。
想要改變自己的壞心情,就應該找這樣類型的型男。
“那妳還是不要抱太大希望哦。”Faires笑著說道,壹副醜話說在前頭的模樣,其實內心早就想入非非了。
“呵呵,弟弟妳叫什麽名字啊?”那人壞壞地笑……實在是太符合Faires的胃口了。
“Faires……我叫Faires。”
“名字真好聽……不像我的名字,爛大街。”
他這麽壹說,反倒讓Faires好奇起來了。
“那麽小哥哥叫什麽名字呢?”
“妳要不要猜猜?”
“謔,我可猜不出來。”
這個時候,那邊已經往這邊暗送秋波了,而這邊也不甘示弱地眉目傳情,語氣也變得黏黏膩膩的,小哥哥笑得更壞了,看過來的眼神像是要吃人。
“我叫Keng。”那眼神裏呼之欲出的欲望,Faires按兵不動,只見對方靠過來貼著他的耳朵耳語。
“而且……我的能力和我的名字壹樣哦。”
(泰語中“Keng”有“厲害”的意思。)
這壹語雙關的話讓Faires整個人都躁動起來,看著站在旁邊的人,兩人的肩膀幾乎貼在了壹起。說實話,Faires壹眼就能看得出來眼前這個人肯定很風流很沒節操,但擋不住他有魅力,知道如何撩人。Faires覺得自己今晚還是挺幸運的,看來今晚可以用別的事情讓他忘記之前的郁悶了,於是他回敬道:“我已經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小哥哥是不是真的如妳的名字那樣厲害了。”
“呵呵……”
那人笑而不語,壹臉“妳待會就知道了”的表情,實在是引人遐想。

腐文網的小編就給您 TharnTypeTheSeries小說第77章介紹到這裏了,下壹章要虐死那個小孩了,真的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孩子,小暴龍Type真的太給力,做事有頭有腦,哈哈!

文章來源:天腐泰劇字幕組 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刪除

上一篇:真愛墨菲定律bl耽美小說:Tharn&Type第76章-今宵酒醒何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