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夥伴們腐文網站要記得點擊收藏哦,側邊欄底部的廣告也幫忙點擊下,賺些小廣告費來給網站續命用的,辛苦了,萬分感謝!

Tharn&Type第78章-壹出好戲

Tharn&Type第78章-壹出好戲

最夯腐文網小編給您分享TharnTypeTheSeries小說第79章,壹出好戲,這個臭屁孩終於受到懲罰,不過呢,還是不要有那樣“輪”的事情發生啦!畢竟真的很殘忍!

Faires認識的好幾個朋友是不敢跟陌生人419的,但他卻不會為了壹個人守身如玉或者在壹棵樹上吊死,因此,遇到這麽壹個高顏值又開著奔馳豪車的高富帥,他當然不會錯過這麽難得的機會。
現在,19歲的少年正毫不猶豫地跟著高富帥走進酒店。
經過幾個小時的交流,Faires簡直可以說是迷戀上了這個人,舉止優雅,言辭得體,主動買單等等等等,所有的表現都看得出他在獵艷在方面是個中好手。Faires期待著今晚會是壹個有美妙的夜晚,甚至有可能讓他忘記這幾天以來的煩惱。
Keng邊走進房間邊在Faires耳邊耳語:“Faires,妳想不想玩壹些有趣的東西?”
少年轉過頭看他,嘴角上揚:“那要看哥哥妳怎麽玩了。”說著便靠了過去,想要親對方的嘴。
但是Keng卻躲開了,他在Faires的耳便輕聲道:“別那麽猴急嘛……”
Keng低沈性感的嗓音讓Faires覺得欲火焚身,感覺自己要融化在對方紳士的皮囊之下了。
“那……妳想玩什麽?”
“呵呵……”Keng輕聲笑,卻不急著回答,反倒讓Faires更為好奇了。
“妳先閉上眼睛。”Keng道,Faires很是激動,欲望來得如此兇猛,他依言閉上了眼睛,任由對方用壹塊布巾纏著他的眼睛。
Faires低低地笑道:“妳不是說妳很厲害嗎?還要借助道具呀?”
“先別妄下結論嘛,還沒開始呢。”語氣中帶著詭秘,Faires的好奇心完全被激起,眼睛被緊緊地綁住,任由對方拉著他走進房間,直到腿碰到了床沿,正要開口問,卻被對方狠狠地推倒在床上。
“哎喲,Keng哥哥,妳太用力啦!”Faires小聲叫道。
“嗷,我還以為妳喜歡這樣呢。”看來這個人不簡單啊,大概是不喜歡正常的Sex吧,難道喜歡五十度灰?雖然他跟蠻多人滾過床單,但也並非對這個很精通,第壹次遇到這種不走尋常路的,心裏還有些小害怕,但內心深處……卻又激動不已。
“如果正如妳所說的那樣有趣的話,我會喜歡。”少年突然開懷壹笑,因為酒精的作用,刺激著他的每根神經,讓他激動無比,所有的感官都被無限放大,他感覺到被拉著雙手綁在床頭,左右手分別綁在床頭的左右兩邊,他掙紮著想要掙脫開來。
“別動,不然就不好玩咯。”
Keng的語氣聽起來兇兇的……有點可怕。
當感覺到雙腿被綁在床尾時,Faires壹邊掙紮壹邊大聲質問:“哥,妳這是什麽意思?”
當他的掙紮敵不過Keng的蠻力,壹條腿被緊緊地綁在了床尾,Faires急忙掙脫另壹條腿,現如今,三個部位被束縛住讓他動彈不得。
Faires顫抖著問道:“大哥,這樣壹點都不好玩,把我眼睛上的布給解開!”
啪啪!
“弟弟,我這都還沒開始呢!”
壹只大手在Faires臉頰上輕輕地拍了兩下,語氣不再圓滑也不再溫柔,相反地……可以清楚地感覺到語氣中的不耐煩。
這太不尋常了,Faires心裏隱隱預感到今晚將會發生什麽他不希望發生的事情。
“放開我,妳放開我!!!”
“那可不行,我剛才說了,我會讓妳快活的……各位,可以進來了,進來和弟弟好好玩玩。”
!!!
“妳幾個意思,誰啊?妳在跟誰說話!!!”
Faires眼睛什麽都看不見,眼前壹片黑暗,另壹條沒被束縛的腿胡亂的掙紮著,被綁住的手也不斷的掙紮著,但實在是綁得太緊,任他怎麽掙紮都掙脫不了,他不斷的晃頭,想通過腦袋和床頭的摩擦將纏住眼睛的布條掙脫開,可怎麽努力都沒成功。當聽到開門聲時,Faires心底油然生出壹股前所未有的恐懼。
而且……聽腳步聲,好像走進來的不止壹個人。
“妳說的就是這個小弟弟?”
“嗯,就是他了。”
“嘖嘖嘖,看來有得快活了各位,這個對我的胃口,白白嫩嫩的。”
“呵呵,我也這麽覺得,讓我們來滿足滿足他吧。”
Faires越聽越害怕,聽對話都能聽出現場已經超過三人了!其中壹個人的聲音是Keng的,另外三個聲音是陌生人的。Faires不停的掙紮著,當聽到有人提到他熟悉的名字時,他整個人都楞住了。
“哈哈哈,Type,妳這人還真不好惹啊,別人不過是撩了壹下妳,妳就搞這麽大陣仗,可怕可怕。”
“妳是不想要?外面可是有壹票人在排著隊想進來呢。”
“Type……Type哥!!!是妳嗎Type哥!!!”
壹開始是因為太恐懼了,所以沒能聽出Type的聲音,但是聽到有人叫Type的名字時,Faires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壹樣大聲呼叫起來,也忘記了掙紮,只剩下震驚和無法理解,他不確定在場的Type和他追求了壹個星期的Type是不是同壹個人。
Faires的叫聲讓對話終止,然後是朝床邊走過來的腳步聲。
砰!!!
“啊!”
有人狠狠地踩在他的小腿上,Faires疼得大叫壹聲,眼淚都快流出來了,隨後頭頂傳來壹道冷酷又殘暴的聲音:“妳還記得我啊……聽說妳惹毛了我的人?”
“什……什麽?沒有……不……”
“呃!”踩在他小腿上的硬鞋底用力地碾壓,Faires從喉嚨地發出壹聲慘叫,最後硬生生地吞了回去,不敢大叫出來,他的雙手又開始掙紮起來,但似乎越是掙紮被綁得越是緊,最後只能苦苦求饒。
“妳……妳想對我做什麽,妳不能這樣對我,快放開我!”
“哼!妳確定想讓我放了妳?妳不是想睡我嗎?那就讓我來滿足妳啊!”
聽到對方不是厭惡不是煩躁,而是盛怒中裹挾著森然的語氣,Faires只感覺到來自內心最深處的恐懼,他全身顫抖不已,冷汗直流,汗水浸濕了後背,被踩住的部位傳來鉆心的疼痛。
“我……什麽都沒做啊,Type哥,妳放了我吧,求求妳……”
別以為求饒的話能讓對方心軟……
“啊!!!”
對方拽著他的頭發強迫他仰起臉,Faires痛苦地大叫,然後耳邊傳來低低地咆哮“妳對我老公做的那些事也叫做什麽都沒做?王八蛋!!!”
“!!!”
這句話讓埋在布巾下的眼睛睜得大大的,那個老外的臉突然闖進腦海裏,Faires囁嚅著想爭辯,但是頭皮被拉扯的疼痛讓他不得不痛呼出聲。
“啊!疼!”
“別以為我不知道妳都幹了些什麽,我原本已經不想跟妳計較了,妳還上桿子地窮追猛打是吧!”對Faires痛苦的呼喊,Type可是壹點憐憫之心都沒有,相反地,Faires感覺到自己的頭皮都快被扯掉了,然後腦袋被重重地砸到枕頭上,按照那個力道,如果腦袋砸到的是床頭,可能早就腦漿噴射血流成河了!
“我……我什麽都沒做……真的什麽都沒做啊!”
此時此刻,少年的自以為是早就被拋到了九霄雲外,只剩下滅頂的恐懼,因為他可以感覺得出來Type哥並沒有開玩笑,對方是真的很生氣而且要算賬,他也不知道房間裏到底還有哪些人。
就算Faires是壹個再怎麽逞能的人,也知道現在稍微說了什麽不中聽的話……他肯定死得很慘。少年不知道Type心裏在想些什麽,腦子裏突然就想到了最壞的結果。
他雖然願意和陌生人發生關系,但他也不過是壹個不到二十歲的少年,壹想到會被陌生人……輪奸,他就恐懼得渾身顫抖。
Type:“妳記不起來了?”
“我真的不知道啊……啊!!!”
Faires否認的話還沒說完就疼得大叫起來,那叫聲都能讓房間震三震,因為原本踩在小腿上的鞋底已經移到他那條剛動完手術沒多久的膝蓋上了。
那種鉆心的疼痛感比他剛受傷的時候還要強烈,比剛動完手術那會兒還要強烈,比以往每次受傷所承受的痛苦還要強烈。痛得他不顧被綁得死死的雙手,用力掙紮起來,想要用手去保護痛得讓他飆淚的膝蓋,但是折磨他的人並沒有因為他的痛苦而停下來。
踩在膝蓋上的力道越來越重,Type欺身湊上前去,Faires甚至能感受到對方的呼吸。
“這樣才能讓妳長長記性……來,跟我說說,妳都跟我老公說了些什麽?”
“我……呃……我……說妳……在……我家……嗚……放開……”
Faires因為痛苦而嗚咽起來,如今最主要的問題是:他害怕他以後再也當不了運動員了,剛才還想壹味否認,如今已經變成了供認不諱。
“我聽說妳罵Tharn是大蠢牛,有沒有這回事兒?”
“我……嗚……對不起……對不起,求求妳放過我吧……呃!”
Type又是氣憤又是心痛,腳還死死地踩在少年的膝蓋上,卻也阻止不了少年不停的求饒聲。
哼!再強的自尊都敵不過求生的本能。
啪啪!壹只手在Faires臉頰上輕輕拍了兩下。
呃!Faires瑟縮了壹下,驚惶失措地往後躲,但那並沒有讓他放松哪怕是壹點點,相反地,這麽輕描淡寫的拍打反而讓他的恐懼更為強烈了。
壹道低沈的嗓音在他耳邊響起:“Faires啊Faires,妳對我的了解太少了,可能我偶爾會對妳心軟,但唯獨有壹件事,就算妳跪地求饒我也不會原諒妳……”
“Type哥,我求求妳了,放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糾纏妳們了……”
“老子什麽時候允許妳插嘴了?!!!”
求饒的話還沒說完,Faires的下巴就被用力的捏住,少年咬著牙不讓自己叫出聲來,忍痛聽Type繼續說下去。
“我告訴妳……”Faires感覺炙熱的呼吸沖擊著他的耳朵,只是那種炙熱不是天雷勾動地火的火熱,而是如火山噴發怒意,那種殺人的怒意震懾得他瑟瑟發抖,嚇得他後背全被冷汗浸濕了,被綁著的兩只手也顫抖不已,仿佛不是自己的了。
低沈又輕飄飄的聲音只又他壹個人聽得到,那聲音仿佛來自魔鬼撒旦之口。
“只有我壹個人能傷害Tharn,別人碰壹下都不行……妳給老子記住了!!”
最後壹句話,Type幾乎是吼出來的,隨後撤離身體,Faires感覺得到對方好像離開了床,雖然如此,少年並沒有覺得松了口氣,相反地,他對突然陷入寂靜的房間感到深深的恐懼,仿佛壹股無形地壓力壓得他透不過氣來。
啪!!!
“呃!”胸側突如其來的劇痛讓少年說不出話來,他大張著嘴巴,痛苦地叫了壹聲,身體不自覺地蜷縮起來。
啪!!!
原來不僅僅要挨壹下啊,緊接著是第二下、第三下暴擊,伴隨著頭頂上方傳來兇狠的聲音:“妳給我記住了,如果還有下壹次,可就不僅僅是被打了,我會打到妳殘疾,不信妳就試試!!!”
“啊!!!!”如鐵蹄壹般的腳再壹次重重踩在他那原本就受傷了的膝蓋上,Faires像受傷地獸類壹樣嘶吼,嘴巴張得大大的,任由唾液從嘴角流出,他已經連咽口水的動作都沒力氣做了,眼球在布條下暴凸,眼淚如斷線的珠子壹般大顆大顆地往外湧,痛感襲遍了全身。
此刻,Faires的腦子裏只剩下壹個想法——Type沒有跟他開玩笑。
“餵餵,Type,妳別用力過猛啊,完事兒了沒?我們已經等不及啦。”
“!!!”Faires以為折磨就這麽結束了,然而他還是太天真,痛苦的折磨已經讓他發不出任何聲音,也沒有力氣動彈,聽到旁邊陌生人的話,他終於明白,今晚的事情還沒完。
“好戲”才剛剛開始。
“呵呵,妳們想做什麽請隨意,我的事情已經處理完了。”
冷漠的語氣,說明Type完全不會關心他接下來會遭遇怎樣的不幸,Faires這時候的恐懼比剛才被Type揍時還要強烈。
“只要不搞出人命就行。”
這句沒有壹點溫度的話傳入Faires的耳朵裏,他不知道接下來的命運會如何,雙手還有壹條腿被綁著,腦子裏想到的是最糟糕的結果。
無謂的掙紮讓少年精疲力盡,只能嘴裏不停地喊著“放開我”。
“哼!”那是Faires最後聽到Type發出的聲音,隨後便是開門聲,他突然驚覺……Type哥要把他扔在這裏了。
“放開我……我求求妳們了……妳們想要多少錢,我給妳們,只求妳們放我走!”Faires被折磨得好像只剩下壹口氣的樣子,他氣若遊絲地求饒,換來的卻是壹陣陣大笑。
那大笑聲來自西面八方,刺激著Faires的每壹根神經,處在黑暗當中的他,所有的感官都被無限放大,恐懼將他的理智淹沒。
“哼,我們又不是窮光蛋,需要妳用錢來收買,不過,妳要是想讓我們放了妳……那就先讓我們玩盡興了。”
Faires感覺從左邊走過來壹個人,然後右邊也走過來壹個人。
“要怪就怪妳命不好吧,想跟Type這樣的人滾床單,妳這妄想再過壹百年都不可能實現。”
“放開我,放開我!!!”
“這家夥,還這麽精力旺盛!”
Faires害怕得想要奮力反抗,他胡亂地揮動著那條沒有被束縛的腿,他的舉動成功激怒了在場的其他人,怒罵聲此起彼伏,同時身體被死死地壓制住,嘴裏被塞入了壹條大概是毛巾的東西。
“來來來,來跟哥哥們好好玩玩……兄弟,去打開攝像機!”
“唔唔唔!!!”
下壹秒,Faires的褲子被褪至腳踝處,他掙紮著想要重獲自由,但剛被折磨過壹輪的他又怎麽抵得過身強力壯的他們?
叩……叩……
正在這時,敲門聲響起,Faires心底突然生出希望,以為自己要獲救了,然而……
“妳們可遲到了哦,進來進來,好戲剛剛開始呢。”
那是來自地獄的聲音,刺激著少年的聽覺神經,緊接著是腳步聲以及關門聲,還有警告聲……膽敢糾纏名花有主之人,不對,應該是膽敢糾纏名叫Type的男人,不要再有第二次,否則……
砰!
“哥兒們,妳這回可玩得夠大的啊。”
“說得好像妳沒參與了壹樣。”
Type手插口袋站著,轉頭看他那群“戲精”朋友,他們剛從租來的錄音棚裏走出來,錄音棚本來是用於錄音的,現在卻作他用了。Type感激地望著他們幾個人——Champ、Techno,還有Kengla。
是的,就只有他們幾個人而已,但是對付那個乳臭未幹的小屁孩已經綽綽有余,Type要讓他知道,他找錯人了!
“房裏的小孩妳打算怎麽辦?”哦,忘了,除了他們,還有壹個人。
“哼,我只是給了那人壹個建議,如果想得到Faires,就要控制好他,至於他想怎麽做,那就不關我的事了。”
“喲,不關妳事,綁手綁腳,再過分壹點就等同於犯罪了。”
不用懷疑,這麽煞風景的話肯定是Kla那小子說的,Type冷笑壹聲,無所謂道:“別忘了,妳也參與了這起犯罪,而且要是我沒記錯的話,是妳查出裏面那家夥對Faires壹往情深,是妳告訴我可以利用那個家夥擺脫Faires的。”
Kengkla無言以對,調查Faires這件事確實是他全權負責的,但還不是Type威脅他在先,說不幫他他就賴著不走了。
Type不知道No的這個小老公是怎麽做到的,他輕而易舉的就知曉了Faires的壹切,包括和Faires曾經滾過床單的人的地址都調查得到,但他最感興趣的還是Faires的壹個好朋友,那個人愛Faires愛得很卑微,Faires讓他做什麽他都願意去做,替他去上課,點名的時候冒充他……但Faires就是不願意和他上床。
據Kla打聽來的消息,那個喜歡Faires的人跟朋友說過,他很想得到Faires,為了能上壹次Faires,他什麽都願意去做。於是,Type的腦子裏突然冒出來壹個主意。
其實,壹開始Type只是想大致了解Faires的家庭情況而已,也並不想把事情鬧得沸沸揚揚,他只不過是想揍那小子壹頓,警告他不要再糾纏他。但壹想到是那小子導致他和Tharn吵架甚至鬧到了分居的地步,他又覺得意難平,因此……他就想把教訓弄得更狠壹點,找Faires的那個朋友不失為壹個好辦法,等他見了Faires的朋友再跟他提了他的想法以後,對方立馬就爽快答應了下來。
當時Type都有點楞了,換做是自己,如有有人讓他演壹出輪奸的戲碼,他大概會當場翻臉,但那個人卻不以為然,還主動要求由他自己親自上陣,OK,那就如他所願吧。
Type忍不住想:Faires這人挺壞,他朋友也好不到哪裏去……真是狗配狗天長地久。
剛才踹人那壹段由Type親自出馬,剩下的什麽大笑啊威脅啊就交給他的好朋友Champ去折騰了,當時No的表情跟吃了蒼蠅似的,但還是跟他們壹起演,當然,上Faires的人,就只有Faires的朋友壹個人而已。
也是那個朋友用毛巾堵住Faires的嘴。
“Champ,謝了。”
“哈哈哈,小事壹樁,光是妳能找我幫忙,我就覺得是有生之年系列了,不枉此生啊,像Type大爺這種威武不能屈的人居然低頭求我,我定當兩肋插刀啊,不過如果是No來求我,那就另當別論了。”Champ還不忘調侃,仿佛被拉來幹壞事是壹件多有趣的事情似的,估計當時他也沒多想吧,也是,像Champ這種連留級推遲畢業的事情都幹過,還有什麽風浪沒見過。
“還有Faires那家夥,萬壹他知道自己並沒有被輪奸,只是被他朋友上了而已呢。”
“就像我之前說的,我只是想警告他不要做我生命中的第三者,至於他們想在房間裏做什麽,跟我半毛錢關系都沒有。”
Type不過是導了壹場戲,讓Faires明白他是來真的,讓Faires知道他的手裏有他被輪奸的視頻,讓他有所忌憚,事實上房間裏並沒有設攝像機。
再者說,Type並沒有收藏GV的癖好,他對這個壹點興趣都沒有,不過要是Faires的朋友想拍下來自己私藏……那也跟他沒有半毛錢關系。
曾經,Tar也被人輪奸並拍了視頻,所以,現在的他絕對不會做這種毫無人性的事。
Type太能理解壹個人被輪奸以後所受的心理創傷有多深了,哪怕他恨Faires恨不得殺了他,他也不會用那種卑劣的方式去報復。所以,他只是演了壹場戲,剩下的壹切結果,就由Faires的那個朋友去承擔吧。
至於踹他受傷的膝蓋……他承認,當時他是太過氣憤了,所以下腳重了壹點,原本他是想打別的地方的,但既然踹都踹了,就那樣吧。
壹開始Type便知道這個小孩很自私,想得到什麽就會不擇手段,任性又自私,加上長得好看,沒人會拒絕這麽壹個尤物,但是深入了解妳就會發現,他也就嘴巴厲害罷了……這樣的不知死活的小屁孩就應該讓他嘗嘗痛苦的滋味他才會知道怕。
“就只是警告壹下?我覺得這個心理陰影會伴隨著他很久了。”
Kengkla兀自嘟囔著,似是要故意讓Type聽到,Type聞言低低地笑了出來,瞥了Kla壹眼,Kla也瞥了他壹眼,那眼神跟看仇人似的,看來對Type利用他這件事表示很不滿啊。
“我已經按照妳說的去做了,可以搬出去了嗎?”
“呵,為了睡No,妳也真是下了血本了呀。”Type冷笑道,旋即點了點頭。
“Champ,今晚我去妳家借住壹晚,這個笑屁孩將我掃地出門了。”Type說著指了指Kla,Kla咧著嘴笑得異常開心的樣子,大概是終於將Type這個大電燈泡趕出他和No哥的愛巢了吧,隨後扭頭去看那個從錄音室裏出來就壹言不發的人——Techno。
No其實很不贊同Type的做法,但也並沒有強烈制止,因為他知道阻止了也沒什麽卵用,而他之所以緘默不語不是因為覺得Type做得太過了,而是……
“No哥,我們回家吧……”
“Champ,今晚我也去妳家睡,好久沒見妳了。”
“啊?!!”Kla驚訝道,露出哀求的表情,想沖上去抱住這個前足球隊隊長,但是Techno卻冷淡地看著他,又冷淡地說道:“Kla,不好意思,妳勾引那個小孩的畫面還歷歷在目,今天我不想和妳回家了。”
“那可不行啊,我沒有勾引啊,是Type哥利用我……”
“妳總是拿Type來當借口,但我親眼看到的是……妳表演的真自然,簡直是本色出演了!”No緩緩地搖了搖頭,面無表情的樣子,實則已經氣到不行了。其實他早就生氣了,從Kla在酒吧裏跟那個小孩摟摟抱抱拉拉扯扯的時候,他就開始生氣了。
撒謊撒得如此清新脫俗自然不做作,連Type都被他的演技所折服了。
所以……
“No哥,那只是演戲,我的眼裏除了妳,沒有別人!”
“不管妳怎麽裝可憐扮小奶狗,今天我都不會跟妳回去的,妳回去操枕頭去吧!”
無論Kengkla怎麽裝難過怎麽裝哭,Techno都無動於衷,還罵了他壹頓。Kla憤憤地望向Type。
“餵,為什麽結果不是我們說好的那樣,是不是妳跟我老婆說了什麽?”
“別來怪我,我們說好的是,妳幫我,我搬出去,我可不記得還有什麽別的協定,要是No不想跟妳這個老公回家……妳可要重新想想了哦,Kla。”Type壞笑,Kla恨得牙癢癢,卻無法反駁什麽。
壹旁的Champ哈哈大笑:“妳們幾個真是太搞笑了,Tharn和Type的事情已經讓我目瞪狗呆了,No還有了老公,我真想拿個大喇叭在足球隊裏宣揚壹番啊,像No這樣的鋼鐵直男居然也有做別人老婆的壹天!”
Champ嘴巴也沒個把門,也不看看現在有壹對夫夫正在開戰呢,說完也不關心戰況了,率先朝著停車場走去。
Type也跟著邁開步伐,No也緊跟其後,他小聲問Type:“我這樣做,對了嗎?”
“嗯!”Type只回了這麽壹個字,想起在酒吧裏No看到Kla去勾引別人後,壹副垂頭喪氣意誌消沈的樣子,於是偷偷問了壹下No想不想給這個油腔滑調的老公壹個下馬威,比如……不回去跟他睡,憋死他。
如他所說,和Kla之間的協定,可沒有哪條規定不準他教唆No振夫綱的。
就當做是對妳壹天早中晚不間斷地對我下逐客令的報復吧。
Type腹誹,所以,千萬不要與Type這樣的人為敵啊!不然下場會很慘的!

腐文網的小編就給您 TharnTypeTheSeries小說第78章介紹到這裏了,講真的是,Type就是不容易欺負的人,哈哈!這會Kla也栽他手裏了,太可愛的劇情了!

文章來源:天腐泰劇字幕組 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刪除

上一篇:真愛墨菲定律bl耽美小說:Tharn&Type第77章-親耳所聞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