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攻心計TossakanBar第19篇-我以為會看到醫生吃醋

愛情攻心計TossakanBar第19篇-我以為會看到醫生吃醋

最夯BL同人分享網的小編今天帶大家壹起來看看愛情攻心計-TossakanBar原著小說第19篇! 帶感的見家長情節,電視裏沒有播出來,真是太可惜,kan壹家子的助攻也太給力了,這樣Bar就完全無壓力啦!真是甜蜜啊!

醫生老師的生日
【Tossakan】

大學醫術高明的老師的生日宴,每個院系的老師都很重視,包括每壹級的醫學院學生,在眾多穿著西裝來參加宴會的學生當中,我是其中之壹,因為醫生老師喜歡正式有規矩的風格。
我與Beem和Na站在壹起,他們像我壹樣手裏拿著禮品盒,我看向宴會四周,以便尋找我約好的某個人。
“找誰呢,或者是在做頸部運動嗎?”Na跟隨我的視線看著說道。
“搞笑,小個子,人家在找他女朋友呢”,Beem回答道,於是我轉過頭去壹臉茫然的看著他們,小個子?這和Bar學長想要知道別人事情時的感受是壹樣的是嗎?但我必須先克制住那種想法,然後再次看向宴會的四周,以便尋找那個說是做完報告就會來的人,這麽無聊的活動要是能有個朋友來陪著會比較好對嗎?
通常還沒有女朋友的時候,Na就會和我待在壹起,但如今整個大學的人都知道了我和Na不是壹對,而且Beem他更加的粘著Na了,他們兩個人老是在壹起,所以我就變成那個人嫌狗不愛的多余的人了。
“在找我的朋友嗎?”身穿淺藍色西裝的Puifai學長走過來寒暄到,他手裏拿著飲料,然後遞給了我壹杯。
“嗯,為什麽他還沒來啊?”我回答Puifai學長道,然後獨自小聲抱怨著。
“這我們怎麽會知道啊,”和Puifai學長壹起來的So學長回答說。
有時我也會想這壹對到底是怎麽回事,高高的So學長就像個帥氣的醫生,而Puifai學長個子稍矮,他的臉,說帥也帥,說美也美,給他起名字的時候可能他的母親也不知道,所以就給他起名為了Meka,若是男生可能就真的人如其名壹樣帥氣,但當學長他長成這個樣子,學長他就如同Puifai(泰國女明星)壹樣可愛。
“什麽時候才能來啊?”我掃興的說道。
“那不是,好可愛啊”,Beem說道,然後指向壹名瘦瘦的穿著西裝的人,正在和壹個高個子男生走過來。
Bar學長穿了壹整套白色西裝,以前有點齊劉海的頭發,被整齊的梳了起來,那張我認為可愛的臉稍微化了點妝,豐盈漂亮的唇可能塗了上好的唇彩,學長對和他壹起走的人微笑著,就如同幾輩子沒見面壹樣聊的熱火朝天,醫學院學生和很多老師都看向正在壹同走來的他們。
先等下……那是我女朋友啊。
我皺起眉頭看了走在Bar學長旁邊的高個子壹陣子,努力想著這個臉熟的人是誰,在我的眉頭皺成壹團之前,So學長替我回答了這個問題。
"Peem,妳怎麽和Bar壹起來了啊?”站在Puifai學長身旁的人用低沈的聲音問道。被問的人微微的笑了笑。
“來的時候碰巧碰到的”,學長回答道,Peem學長,醫學院三年級學生。
“為什麽那樣看啊?”,Bar學長看著我的臉說道,“我看起來不好看對嗎?Peem對我撒謊了啊,不是說我看起來很好看的嗎?”,學長問完我後又轉過頭去責怪身邊的人,額……之所以來的晚,是因為壹邊走壹邊互相追捧對嗎?為什麽第壹個看到學長穿成這樣子的人不是我。
我從沒見過學長穿這樣子的西裝,他看起來可愛極了,以致於我挪不開眼睛,越是白色的西裝,學長越是像極了小小的神仙,來到了滿是像我這樣的人類的凡間,這盛世美顏讓我好想將他藏在家中占為己有,真的不想讓其他人看到。
“可愛”,我低頭輕聲對他說,然後對他微笑著,比我低的他也害羞微笑著以示回應。
“額……我是男生,要誇帥啊!”學長說道。
“不喜歡被誇可愛嗎?”,我不顧他人的眼光低頭問道。
“誰會喜歡的”,學長回答說。
“不喜歡為什麽臉紅啊?”
“額……我生氣了啊!”學長回答說,他的臉比之前更紅了,我開心的笑著,然後慢慢的點了點頭,學長他更加的臉紅了。
“又在打情罵俏了哦”,站在我旁邊的Na說道。
“他還沒來得時候,垂頭喪氣無精打采的,他壹來,立刻馬上尾巴都翹起來了”,Beem說道。
“我是人”,我回答道。
“Bar,是等了很久很久脖子都等長了的人啊”,Puifai學長說道。
“真的,我站在那邊都看到他的脖子了呢”So學長補充道。
“妳們太誇張了吧”,Bar學長臉紅著回答說。
“都要去給老師送禮物了,他還在等”,Na對Bar學長說。
“我的朋友有這麽重要嗎?”Puifai學長問我道。
“當然重要了啊,這可是我的女朋友”,我說著牽起學長那只空著的手,隨即響起壹陣朋友們的唏噓聲。
“額……我先去給老師送禮物了”,Peem學長說完後,對著Bar學長笑了笑。
“額,太感謝妳了,自願陪我壹起走進來,若我壹個人走進來,我肯定會覺得怪不好意思的”,Bar學著回答說道,然後對他微笑著。
“沒關系的,還不是妳沒有朋友”,Peem學長揮揮手說道。
“沒有朋友但有男朋友,以後就打電話叫男朋友吧”,我說道,並沒有故意想要針對誰或者怪誰,Peem學長看向我,然後對著我尷尬的笑了笑。
“我沒有喜歡Bar……我喜歡妳”,Peem學長微笑看著我說道,然後與我四目相對。
“天哪…..”。
“”。
“靠……他女朋友就在那站著呢,Peem”。
我好像被冰凍住了好壹陣子,壹句話都說不出來,站在我身邊的朋友看向Peem學長,然後說著什麽,好大壹陣子,我無法明白其中的意思,並且沒想過要聽,不是我對這樣向我表白的人沒有任何感覺,這又不是什麽怪事,自從上了大學從沒有間斷過,而且我也不討厭同性戀,Peem學長很明顯比Bar學長要高,但比我稍微低壹點點,學長的眼神很甜美,但短發讓他看起來帥氣逼人,當學長微笑的時候,那張帥氣的臉反而變得可愛。
有男生來向我表白,真的不足為怪,但奇怪的是那個男生竟然很開心的和我的女朋友壹起來了,Bar學長看看Peem學長,然後又看看我,然後瘦瘦的他轉過頭盯著Peem學長。
“妳……”。
“不用擔心了,我只是想說出來,但我並不想要得到什麽”,Peem學長對著Bar學長說道。
“不想得到什麽,那為什麽又要說呢?”,小個子的他說完後又瞪著新朋友。
“我只是想說出來,為什麽……擔心Kan會對我動心嗎?”Peem學長看著Bar學長說道。
“我喜歡Bar學長”,我說完後,拉Bar學長的手讓他站到我身旁,Peem學長微微笑了,然後看著我們兩個人。
“我和他聊了壹路,也大概知道了為什麽Kan會喜歡Bar,Bar很個很真實的人,壹舉壹動很可愛,而且常常能吸引住人,我真的沒有想過要爭搶什麽,我只是想說出來而已”。
“但是妳是不是不應該說啊,他們站在壹起呢啊”,So學長說。
“因為我想要表達我的真心啊,若是在背後偷偷的表白,等下又該出問題了,只是想告訴他,並沒有想要在壹起”,Peem學長轉過身來回答So學長道。
“妳…….真的只是想說出來對嗎?”Bar學長問道。
“嗯……”Peem學長回答道。
“若妳只是說出來也好,因為如果妳想搶,我也不知道應該用什麽去和妳爭,我只有這些,沒有什麽其他好的,我喜歡Kan,我越來越喜歡他了,算我求妳了……我想讓他只喜歡我壹人,無論喜歡的人有多多”,學長壹直盯著Peem學長說道,他長篇大論的表漏心聲,當他說道想讓我只喜歡他壹人的時候,他小小的手緊捏著我的手,就好像有上百萬個氣球將我拉到了金色的天空中,這種感覺實在無法用言語描述。
“我真幸福啊”,我說著捏了捏那張柔軟的擦了些許化妝品的精致的小臉蛋,然後對著Bar學長微笑,壹邊告訴他當我聽到他那樣說時,我是多麽的幸福。
“這壹對誰想要什麽換都不給哦”,Puifai學長看向Peem學長說道。
“別那樣擠兌我了,我也喜歡這壹對呢,能看到我喜歡的人幸福,我也幸福,不是嗎?”Peem學長說道。
“剛才妳說喜歡”,我身邊的他說道,使得我忍不住傻笑,是我身上有什麽,讓學長認為我會去喜歡去愛上別人嗎?
“無論誰喜歡誰愛,Kan都只會喜歡學長壹個人的”,Beem說完後看向我們兩人。
“若學長不相信,誰還會相信我啊,我們倆之間傳了兩年的緋聞被拉Cp,他都毫不動搖”,Na做出壹副生我氣的樣子說道。
“我說我愛或者喜歡Kan,這並不奇怪的,因為我們院的人幾乎天天都去向他表白”,Peem學長搞笑的說道。
“真的嗎?”學長擡起頭來看著我問道。
“誰說愛說喜歡又怎樣,我之前已經說過了只愛壹個人”。我用手指戳了戳Bar學長的臉蛋說道,學長臉紅了,撥開了我的手,然後借口要去給老師送禮物讓自己從各種取笑聲中抽身。
我和Bar學長還有另外兩個朋友去找本次宴會活動的主人,他正在和另壹位醫生老師和醫院院長聊天,他犀利的眼睛轉過來看向我,然後嘴角浮現了壹絲微笑。
“這不是,Tossakan,我兒子”,他走了過來摟著我,我對爸爸微笑著,然後停了下來,因為我旁邊的他先停了下來。
我轉過去看著壹臉疑惑的Bar學長,之後我對他笑了笑,然後偷偷的輕輕的碰了碰學長的手。
“妳兒子真帥啊”,院長走向我們,然後開始壹頓誇贊,我也只好微笑著以示回應,對於其他人沒有必要表現的更多了呢。
“當了今年的副校草呢”,老爸和那些大人們說了好壹陣子話,直到他們紛紛走開。
“我來送您禮物”,我說著將禮物遞給了老爸,他收下了禮物,然後只是輕輕的拍了拍我的頭。
“謝謝”,帥氣的醫生先生用低沈的聲音回答我,盡管老爸已經老了,但是老爸的帥氣依然不減當年,別以為我不知道,醫院院長阿姨怎樣看我爸。
“妳怎麽回事,為什麽不告訴我是妳爸的生日”,學長悄悄的問我道。
“若我說了,學長還會來嗎?”,我反問道,然後學長搖了搖頭,看吧……我想的壹點也沒錯。
“他是誰啊,Kan”,老爸在和兩個愛子說完話之後問我道。
“爸!”父親背後響起了甜美的聲音,我看過去看到了Da穿著白色的連衣裙和媽媽以及兩個雙胞胎壹起走了過來。
“別告訴我……”我旁邊的人小聲嘟囔著。
“是的,那就是我的家人”,我微笑著對學長說道。
精致的臉蛋,迅速浮現了擔憂的神色,比之前更加的慘白了,並且他的手也開始變得冰冷。
“害怕了?”我悄悄的問道。
“我靠…….”
“Kan,那是誰啊?”媽媽走到我們跟前後問道。
“您好”,旁邊的他向我爸我媽問好,像所有泰國人都會做的那樣,他將漂亮的雙手合十行禮,我媽於是也趕緊雙手合十回禮,然後仔細的看著學長。
“感覺挺臉熟的呢”,媽媽走到Bar學長身邊說道,學長他後退了半步,之後停到了那,然後對著我媽微笑。
“笑起來好可愛啊”Pralaksa走到媽媽身邊說道。
“謔咦!這不是……那個……”。
“Kan哥哥喜歡的那張照片裏的人”,在Praram想起之前Da妹妹回答道,然後我的弟弟被嚇了壹小跳。
“那個新聞人物!”Pralaksa指著Bar學長說道,學長也好像被嚇了壹小跳,但他試圖裝作若無其事。
“什麽新聞?”,爸爸走過來看著Bar學長問道。
“額……”
“就是今年的副校草在選美大賽上請求和喜歡了6年的人交往的新聞啊,伯父”,Beem說道,爸媽不約而同的轉身看向Bar學長。
“別告訴我……”。
“嫂子”,爸爸還沒有問完Da妹妹便插嘴說道。
剛才寂靜的四周,變得壹片嘩然,學生們之間倒沒什麽,因為這件事大家已經都知道了,但對於那些老師以及同爸爸壹起共事的人來說可是新趣聞。
“醫生的兒子,他喜歡男生嗎?”
“要死了,我還說要接受我女兒給他認識呢”。
“謔咦,他真可愛啊”。
“長得真好,為什麽喜歡男生啊?”
“這樣就不會有子孫了呢?”
“這樣子就帶來了,醫生會怎樣說呢?”
“但看起來還挺般配的”。
“Kan……”旁邊的他拽了拽我的西裝,然後擡起頭來看著我,我只能對著學長尷尬的微笑著,然後伸出手牽著他纖細的手。
“真的嗎,Kan?”爸爸問道。
“是這個人嗎,兒子?”媽媽問道。
“是的”。
“額…….我……”。
“不用說了!”,在Bar學長說完之前老爸打斷了他的話,學長他被嚇了壹跳,然後退後站在我旁邊。
“妳說的要追的那個人就是他嗎!”我媽問道。
“別玩太大了……,學長他的臉都全白了,看到了嗎?”Pralaksa走到媽媽身邊說道。“妳好,我叫Pralaksa,是Kan的弟弟,沒有小名……叫Pralaksa就可以了”,他微笑著伸出手來握Bar學長的手。
“不讓握!”,我撥開弟弟纖細的手說道,他向著我憋了憋嘴。
“我叫Praram,和Kan的弟弟Pralaksa是雙胞胎,也就是說我也是Kan的弟弟,我是妳的小粉絲哦,Bar學長”,我的另壹個弟弟說完後,對著學長拋了個媚眼。
Bar學長又勇敢又害怕的微笑著回應他們,學長可能還在害怕壹直盯著他看的我爸,還有壹直仔細打量他的我媽。
“哪個院的””,我爸問道。
“工程院”,學長回答說,聽到媽媽自言自語的說“兩個人性格截然不同”,但是我並沒有在意。
“額,叫什麽,不介紹下自己嗎?”,爸爸繼續問道,學長擡起頭來看著我的臉,我於是微微點了點頭。
“您好,我叫Sarrawut,叫我Bar也行,讀的是工程機械專業,今年大三”,學長介紹自己的同時再次對我爸媽行合十禮。
媽媽再次回禮,但是爸爸只是點了點以示回應,然後走向了舞臺。
“大家好”,當壽星醫生先生的磁性低沈的聲音從麥克風傳出向大家問好,周圍的聲音變得安靜了。
“首先我要感謝大家在百忙之中前來參加我今年的生日宴,今年有很多好的事情發生,過去的壹年我感覺很幸福,直到……我兒子帶來了壹個人……”,爸爸說話的間隙,看向我和Bar學長,宴會上的所有人也跟著看向我們,同時聲音開始再次響起。
“Kan……我想回去”,學長說道,然後轉過身要離開,但我先抓住了他的小胳膊。
“我爸是講道理的人”,我告訴學長。
“Kan,這件事情上講道理是沒用的,妳這樣就帶我來了,為什麽不告訴我讓我先準備準備”,學長看著我的臉說道。
“如果說了學長就不會來了”。
“我不想來是為了聽妳爸讓我和妳分手的”,學長輕聲責備我說道,但是我依然抓著那只纖瘦的手,然後轉過去看著爸爸,可能他需要壹些時日斟酌吧。
“在此之前,我兒子對我說當他考上這裏的醫學院就會去追求壹個人,我沒想到兒子他真的能做到,所以就同意了,直到今天……他帶著那個人來了,必須說我比慶祝今年的生日更加感到高興呢”,爸爸微笑著說道,然後直直的看著我,我聽到旁邊的人“啊?”的壹聲,我看著Bar學長不知所措壹臉茫然的樣子笑了出來。
“除了各位今天來給我送上祝福之外,我請求大家也為我的兒子和準兒媳送上祝福吧”,爸爸講完了,然後向大家鞠躬表示感謝,大家笑得比第壹次更大聲了,然後壹個聲音打岔道:
"現在就辦喜宴嗎,老師!”,房間壹角的So學長在壹片笑聲中喊道。
“就是啊,若不結婚,老師您的兒子恐怕就要等的著急死了呢”,Puifai學長接著說道。
“他都帶著家當和學長住壹起了呢”,離我不遠處的Beem說道。
“Kan,妳……”。
“我們被爸爸捉弄了”,我回答壹臉茫然的小個子道。
“為什麽總是喜歡嚇我”,學長悄悄的問我道。
“我完全不知情”,我揮揮手說道。
“那麽就有請我的兒子和兒媳來切蛋糕了吧”,爸爸微笑著說道,宴會上的人都開心的大笑著,有的人喜歡並贊美著,也有人不喜歡但卻什麽也不能說。
“爸別鬧了……”我輕聲說道,承認確實很害羞,因為周圍的人壹直說個不停,贊美Bar學長可愛,說我們般配,還有說不應該是這樣那樣子的。
“妳爸是認真的嗎?”Bar學長壹邊問我,壹邊看向拿著切蛋糕的刀朝我們走來的爸爸,醫院最帥的醫生先生臉上掛著微笑,這使得他的臉更好看了。
“過去接著刀啊”,媽媽說道,同時推我和Bar學長,讓我們出去找爸爸。
“媽……”我輕聲的叫著媽媽,同時轉過頭去看她,媽媽依然推著我們倆壹起去前面,媽媽跟在我們後邊,Bar學長看看我又看看媽媽,然後又看看爸爸,漂亮的臉蛋看起來激動極了,和我不相上下。
“拿到刀子了快切啊,想要了很久了不是嗎?”媽媽開玩笑說道,然後對我微笑著。
“想要什麽啊?”學長轉過頭去問媽媽。
“想要妳啊,他從高壹就告訴我說要和妳結婚呢”,爸媽的所作所為讓我害羞了壹次又壹次,雙胞胎弟弟以及後邊朋友們的唏噓聲差點令我震耳欲聾,越是看著學長,越是好像要飛起來了呢,盡管我沒有翅膀。
學長也害羞。
我逃脫了爸爸不堪其煩的硬塞給我的切蛋糕任務,因為Bar學長請求爸爸說,這是爸爸的生日宴,想讓壽星自己切蛋糕,爸爸於是讓我們承諾壹定要在我們的婚禮上切蛋糕,並提前邀請今天宴會上的客人來參加婚禮儀式,害羞到不知道如何是好了,爸媽如此給力。
作為醫生老師的我爸的生日宴結束之後,媽媽讓我回家住壹兩個晚上,然後我就撒嬌讓Bar學長壹起,然後爸媽也很給力,又壹次幫我逼學長就範。
“孩子們餓了嗎?”,當我們踏入家門時,美麗的女主人問道。
“媽餓什麽餓啊,吃到撐的都不知道會胖成什麽樣子了呢”,Da悅耳的聲音說道,然後向媽媽做了個鬼臉。
我轉過頭看著正在仔細審視著家周圍的Bar學長,但是Bar學長並沒有表現的那麽討厭的看,旁邊的他轉過頭來看向正在做著口型問“餓嗎?”的我,然後搖了搖頭以示輕聲回應。
“我累了,媽,我可以去樓上嗎?”我問看樣子好像又要去廚房的媽媽,這已經都午夜了,為什麽媽媽又餓了啊,女性在吃這件事情上怎麽了啊?”
“額……Kan,我做個沙拉吧,壹點點啦,兒子,不會胖的,睡前吃還會有助於身體健康呢”,媽媽轉過來對我眨眨眼睛懇求我,Bar學長微笑著看著,然後輕聲對我說“像極了妳求人的時候”。
“沙拉醬熱量很高的,會長胖的”,雙胞胎之壹說道。
我家這對雙胞胎真的長得非常像,像到……有時候媽媽都分不清,無論是身高,眼睛,姿勢等等,真的全都很像,若他們做同樣的表情,同壹種眼神,妳絕對不可能知道誰是Pralaksa誰是Praram,除非是他們笑得時候,若他們不故意笑的壹樣,Praram笑起來比Pralaksa更甜,當他們穿壹樣的衣服時,就只能靠運氣分清誰是誰了……就比如今天。
“Pralaksa!我會做成少糖的,沙拉醬少的”,媽媽對著雙胞胎說。
“少或者多都壹樣,現在已經淩晨1點多了呢,誰還會等著吃啊,額!而且重要的是那不是Pralaksa”,另壹個雙胞胎說道,並指向和自己長的壹模壹樣的人。
“真的嗎?要死了,以後還是穿不同的衣服吧”,媽媽看著雙胞胎反駁道。
“但是……這是Pralaksa不是嗎?”我身邊的他說著,然後指向媽媽最初叫Pralaksa的那個雙胞胎說道,說真的,我都因他們而感到頭大,每每分不清誰是誰的時候,感覺壹家人都被拉低了智商。
“妳分的清嗎?”媽媽挑釁的問爸爸。
“額……誰要是能分得清他們簡直就是瘋了”,爸爸說道。
“那Bar學長就是瘋了”,某個雙胞胎說道(我分不清楚)。
“Bar妳能分得清楚嗎?”媽媽轉過頭來驚訝的問學長。
“這個……要握我的手的是Pralaksa,這個…….向我眨眼睛的……Praram”,Bar學長指著他們每個人回答說道,然後他偷偷的獨自嘟囔著說“對嗎”。
“太棒了!”Praram向Bar學長豎起大拇指說道。
“歡迎加入沒人能分清我們的大家庭,妳是第壹個,太好了”,Pralaksa大聲鼓掌說道。
“Bar妳太棒了,孩子”,媽媽走過來拍著我旁邊瘦瘦的人的肩膀說道。
“那麽Bar學長就是瘋了”,Da昂著頭說道。
“什麽啊Da妹妹”,我於是嚴厲的質問妹妹道。
“爸爸說若誰能分得清Pralaksa和Praram,就是瘋了啊”,妹妹指向那邊做著鬼臉的爸爸說道,簡直和那個講規矩的醫生先生判若兩人。
“我那樣說了嗎?”爸爸問家裏唯壹的小女孩。
“就是那樣說的啊,也就是說Bar學長瘋了”。
“Da……”,我小聲勸阻妹妹。
“可能真的是瘋了”,Praram從頭到腳看著Bar學長說道,學長更加的靠近了我壹些,以致於我只好抓住他纖細的手。
“瘋狂愛著Kan哥哥,嘿嘿”,Pralaksa從Praram背後突然出現大喊道,大家取笑著還沒有習慣這家人開玩笑的那個人,而我和學長依次爭相臉紅。
“要有多麽瘋才會喜歡Kan哥哥啊”Praram看著Pralaksa的臉說道。
“就是啊,肯定是最高級別的”,另壹個人也認同的說道。
“什麽意思啊?”,我嚴厲的問兩個弟弟。
“意思是說Bar學長喜歡Kan哥哥啊,額……這都不懂,是怎麽考的醫學院入學考試第壹名的啊?”Praram說道。
“額……那樣嗎?”我再次問道,然後慢慢回想著弟弟們說的話,思來想去,好像就是那個意思吧,我真的不太懂啊,我自我認同的點點頭,之後旁邊人的笑聲便響了起來,我轉過頭去看向學長然後皺起眉頭以示詢問他。
“妳真的醫學院入學考試考了第壹名嗎?”,學長那樣問道,然後大家又都笑了,這是我做了什麽搞笑的事情嗎?
“想必入學考試老師閱錯試卷了吧”,爸爸搖著頭說道。
“到底是什麽意思啊?”我壹臉茫然的看著學長問道。
“就是我必須先瘋了,才會愛上妳,然後再推想……哪有瘋子會愛上正常人啊?”學長如是回答道。
“意思是說我不是正常人?”我問道。
“是的啊”。
“也對啊,我哪是正常人啊”,我低頭將嘴巴靠近學長的耳朵說道,然後我微微張開嘴巴說道“我是唯愛學長壹人的大好人”。

最夯BL同人分享網的小編今天帶大家壹起來看看愛情攻心計TossakanBar原著小說中文版第19章吧!vee,mark虐的想砸手機,bar,kan甜的傻笑壹整天,有多虐就有多甜,作者大大是兩面派。

文章来源:天府泰剧字幕组,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上一篇:愛情攻心計TossakanBar第18篇-還不是因為妳不是我啊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