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rn&Type-恭喜你,还要跟我这个基佬再住一年。

真愛墨菲定律又名與愛同居原著小說第一章

今天小編繼續分享泰劇BL劇真愛墨菲定律又名與愛同居原著小說第一章部分,繆糕CP同人小說走起!

噗通!
沙沙!
透明的藍色鏡面散成白色水花,此刻泳池裏學生們開出壹條水路,專業課老師的聲音與體育科學學院大壹新生打鬧的嘻嘻哈哈聲夾雜在壹起,天氣很熱,配上涼水,不能言說的舒爽。
與此同時,Type因為是黎人(生活在泰南沿海的諸島的海島居民),經過老師允許可以自由活動,就鉆進水裏自嗨了。
遊泳課是體育學院大學壹年級每個人的必修課,已經會遊的人就很輕松了,至於不會遊泳的就得勤奮壹點,反正本學期末必須會遊,怎麽說呢,Type擅長狗刨(唉?)
“Type,人家學基礎泳姿,就要和他統壹標準啊!”
“不會遊就直說,不用擺出壹副用手抓著池子邊的樣子。”
因為是必修課,每壹個大壹學生都要學,所以才會遇到這個高中同學——No。
說起和這貨的相識,就得回到第四屆彩色運動(學校每年舉行的師生活動)時期,Type在科學班,而No在藝術班,加上是五人制足球學校來置辦彩色運動,壹年級有十個班,但衣服只有五個顏色,所以那年剛好就分成了哪幾個班在哪個顏色。
所以Type的班級就和No的班級分在了壹起。
剛開始也不熟悉,但到了五年級(高二),運動員不夠,學校就征集誌願者,已經玩過足球了就去試了試,偏偏贏了,可以說包攬了那壹年每個種類的獎項,玩得久了,慢慢理順了,這也是讓他想學體育科學的壹點吧。
好了,廢話不多說,總之他和No從高中就是朋友了。
尷尬的是,他玩球厲害,卻不會遊泳。
“真可悲。”Type搖搖頭,呵呵笑,看著抓著泳池邊踢水的人,那些才叫學遊泳基礎吧。
“妳和我比踢球嗎?”容易輸的那個邀戰。
“去妳的,我為什麽明知道會輸還和妳去比,妳別傻了。”深色皮膚的男孩子說笑,扒著泳池邊緣踢水,望著正如老師所說的那個精力充沛的人。
“傻不傻,我還不是照樣在校隊嘛。”“四肢不發達說明有腦子啊,No。”說笑的同時繼續蹬水,不想承認說在烈日下的涼水中真的很舒服,邊上的人問:
“話說妳要不要和我壹起進球隊?”
“懶得去,妳也知道我踢不好,只能玩玩。”Type認真回答,把朋友逗樂了。
“那妳來做指導員也行啊。”
“嗷,我說的妳到底聽沒聽到,啰嗦。”
“反正都贏了。”他還叨叨,想起這屆的四色運動會,說真的,壹進賽場,立刻手忙腳亂地搶起球,Type的場上位置是後衛,防守對方球員進攻後場,剩下的全都跑去前鋒身邊。
“好了,我知道妳護著我的後方。”No開始喘氣,看起來似乎是每天在球場上鍛煉的那些在水裏都幫不上什麽忙,緊緊抓著池邊的兩只手抓得關節都發白了,直至朋友點點頭。
“如果幹不耐煩了我就不幹。”
“相信我,不會煩,進去吧,讓我們這屆看著人多點,我有壹套管理計劃。”看吧,其實很明顯了,只要是足球的事,No很較真,所以人人都奇怪他為什麽進來沒有選足球專業,至於那個原因真的不忍直聽。
‘選學院時,我按錯了號。’
無法想象每壹個朋友們的表情,見面後都問No的身體怎麽樣了。
理由真是蠢哭了。
“話說Type,下午接完學弟,去找點啥吃的?”
“不去了,我帶回宿舍吃,給室友帶飯,蹭他好幾頓了。”
“說起妳室友……”
咕嚕。
沙沙。
“啊…噗…Type!啊…救我!!!”
還沒等No說完,高個子的男生就推開了起初還緊緊抓著池邊的手,反而用腿腳來抓池邊,有腦子的人只會放開腳壹點點沈下去,剩下手在空氣裏亂抓,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喝很多口泳池水直到眼睛耳朵都進水。
突然。
“哈!!!”
“餵!No,不要抓我,不要動!!!”
“沉了,沉了!咳咳咳!!!”抱著T脖子的那位喊著說要沈了,但頭還在水面上,幾乎要把朋友的頭按進水裏,朋友大叫:
“沈個毛,不要動啊蠢貨!” Type吼他,聽的那位才感覺班上的同學都回過頭來看他,老師也緊張地遊過來。
“有什麽事嗎?”
“有個蠢貨,老師。”
Type痛心地說,揶揄著那個還抓著他頭發的人,壹只手抓住泳池邊緣,惹得No笑起來,難為情的笑著慢慢放開朋友已經被水浸濕的頭發,在放手之前來回掠朋友的頭發。
女老師笑了:
“以後會有課教會妳們如何救助落水的人,我有辦法,如果落水的人抓著不放……那妳呢,還清醒,遊泳不是兒戲!”看到學生沒事,老師又啰嗦很多,遊到別的泳道前,No幹笑。
“對不起啦。”
“對,妳就該向我道歉!如果剛才我的頭發被揪掉壹撮,我踢爆妳的脾。”Type邊說邊晃腦袋,發誓說下次遊泳絕對能有多遠離他多遠,誰曾想到地上旋風的人在水裏會變成壹個木頭人。
“話說妳剛才問我什麽?”
“忘了。”
“好極了,氯喝多了變老年癡呆。”在看老師正要告訴每個學生之前,Type晃了晃腦袋說,此時的No正抓著頭在想自己到底剛才要說什麽重要的事情,因為大壹年級學生的大部分課和其他年級的壹起上,所以不經常見面。
我要告訴Type什麽啊,卡在嘴邊的話,什麽啊,明明記得很重要。
“謔,看了Champ這身材,感覺自己是好瘦小。”
“哈哈哈,我家附近是拳擊營,所以就去踢踢玩玩,才有這種身形效果。”
“難怪,就像健身房那些肌肉男。”
在更衣室裏,Type站著擦頭發,抓抓頭中間的頭發看看是否完整,朋友們發出嘻嘻哈哈的聲音,有的在談論女生的,有的在說無賴事,旁邊的壹群人還沒跳過身材這個話題,正扯著衣服互相看,還是回頭聊聊Champ吧。
Champ是專業課的同學,個頭沒有Type和No高,但肯定比他倆重,不奇怪他之前在拳營,壹旦起沖突,對方肯定不戰而敗啊。
“說起健身房,我絕對不去。”
“為什麽?”
“我怕被爆菊。”朋友問起,Champ就這樣回答,壹邊穿上背心,半真半假地說。
“不是吹牛,正好長的帥,大家突然都盯著,但對不住啊,他們洗澡的時候,我都不敢彎腰去撿肥皂,正好雞奸我,不要來搞我,也沒啥……就是害怕得要死。”
“哈哈哈哈。”壹個朋友忍俊不禁,Type搖搖頭,不是不好笑,而是能理解被不懷好意的眼神盯著,感覺虎軀壹震,冷汗直冒,比被女生侵犯還可怕。
怎麽辦才好,沒有這種喜好啊!
“呃!!!!我想起來了!!!”
當時很多人還在大笑,突然那個有老年癡呆癥的人轉過頭大聲說,使得很多人都轉回來看發生了什麽,他旁邊的朋友灰心喪氣的轉回來瞄他。
“妳又搞什麽,喝多了氯腦子壞了還是咋的?”
“不不不,這事對妳很重要,Type。”這次No沒有開玩笑,連連搖頭幾乎要脫口而出,但看到朋友正壹副好奇臉,就把Type的頭壹把掰過來,拉到房間的另壹角落。
“什麽事啊?”聽的人不理解地問。
“我想問妳還沒有搬宿舍嗎?”
“搬宿舍?我為什麽要搬宿舍?”Type疑惑的問,還是說他要來找我住,但也不是啊,No他家就在這附近,他絕不會自己給自己找麻煩事做,絕不會搬到宿舍來,所以更加可疑了,左右看看沒有人才聽到No悄悄說:
“就妳室友啊,是不是叫Tharn?”
“嗯,Tharn,Tharn怎麽了?”Type頻頻點頭,想起那人帥氣的臉龐看起來也沒有什麽問題啊,於是聽著No接著說。
“我聽說高中的時候,他把整個年級的都搞了。”
“哎,我以為什麽事呢,他還是可以相處的,他是鼓手,妳沒看seasons change(泰國電影季節變換)啊,光是揮舞鼓的姿勢就能吸引很多女生,再說妳別忘了他是混血……”
呃。
“不只是這樣。”
No把朋友的頭拉得更近了,氣吹到朋友耳朵裏,接下來的話肯定很重要,我發誓肯定是什麽最不想聽的話。
“妳不要說……”這次No快速的點點頭,難為情地說:
“我聽說他是GAY。”
“!!!”
就這樣,聽的人壹下G住了,眼睛瞪大,嘴巴大張著,腦子裏不斷分析重復著朋友剛剛說的話,“他是Gay”,但這個Gay是壹個在自己宿舍的、活的生物,Tharn是Gay,所以……
“我要搬宿舍!”
震驚!
更衣室裏只剩寥寥無幾的幾個人,回頭看看這暴躁聲音的來向,如果有誰看到Type現在的樣子,肯定在想…..這憨賊怎麽生氣成這樣。
咵咵。
咕隆。
Type咵咵地草率用右手套上背心和校服,剛穿好就往外沖,同學們都扭頭問No什麽情況,但No也在快速穿衣服,緊跟著朋友出門了,不用想也知道Type要去哪裏——學生宿舍服務中心。
這回Type非鬧的對方不得安寧不可。
“我要搬宿舍,無論如何都要搬!”
“呃,都和妳說了不能搬,今年的學生怎麽那麽皮,知不知道新生有多幸運才有宿舍住,高年級的很多學生都得麻溜地搬到外面,就為了給新生先住的權力。”
在學生宿舍服務中心,Type正和黃土都蓋了半截兒的宿舍大嬸起爭執,掙得面紅耳赤,兩只手緊握拳頭,看大嬸的架勢還在看下午的電視劇,但也算有良心地解釋著。
“但我要搬,沒有誰要換宿舍嗎,大嬸?”
“哎,有的話也是自己去換,誰還站在這裏嚷嚷啊。”
“但這裏是學生服務中心不是嗎,大嬸?”Type還壹副不依不饒的樣子,不管好壞,就是要遠離那片區域,和誰住都行就是不能有Gay!呃,人妖也是,這兩種我都不要!
“Type妳冷靜點。”
“冷靜不了,哼,玩妹子我覺得很正常,誰曾想……”
Type只能咬牙切齒,看這不依不饒的樣子,大嬸又叨叨:
“但如果真有矛盾就可以搬。”
“我和室友有矛盾!” 就這樣,聽的人眼睛壹亮,聲音低沈,愁著眉問。
“有什麽矛盾,必須是很嚴重的啊,否則不行。”
“他是人……”
止住。
但Type要脫口而出真相的那壹刻,他停住了,腦子飛速運轉,剛好他也沒有齷齪到要揭開室友實際上沒做錯事的真相,不知道那貨有沒有公開這個事情,看他的舉止要是隱藏這個事。
“嗯吶,大嬸,我受不了他了。”
“如果沒有原因就不能搬,哦,就因為不講衛生,不幫忙打掃宿舍,諸如此類的,我也不聽了,住在壹起的兩個人要互相溝通理解。”
大嬸說這些,聽的人更是握緊了拳頭,知道搬出去這辦法行不通了。
“那我怎麽辦?”
“最簡單的就是去找壹個願意換宿舍的人,再來這裏報告,再執行。”說完,大嬸就轉身繼續看腦殘電視劇了,讓站在面前的人及其想抽她幾下。
“哎,我說先冷靜吧,其實他也沒對妳做什麽,妳將就著住吧。”
“將就屁!光想想要和他住壹個宿舍我就受不了!”Type有明顯的偏見,搞得No眉頭緊蹙。
“我問妳,為什麽妳會如此討厭那類人啊,那類事不喜歡我也可以理解,毛骨悚然,但也不至於這麽嫉“基”如仇吧!”No還是無法理解,因為他也有很多朋友是娘炮,之前還去捏那些人的乳頭搞得他們像女人壹樣尖叫,所以他覺得有朋友gay也不奇怪。
如果討厭gay,妳這輩子的生活真的寸步難行,處處受限,男性情侶滿地皆是。
這個問題使聽的人楞了楞,眼神閃爍了壹下。
“討厭就是討厭,不知道,無論如何我絕不會和那個斷背在壹個宿舍。”說完Type便轉身進了宿舍,下定決定要壹間壹間的敲門去問要不要換宿舍,盡管心裏想的若不是和室友真的有矛盾,誰會輕易換宿舍啊!
敲了壹個小時的宿舍門(大部分都去上課了),Type也被朋友拉去上課,還拽著去迎新,結束時已經超過了八點,又去接著敲了壹個多小時的門,得到的結果是——沒人想搬。
剛認識的朋友搬來搬去的幹嘛,至於學長們都和死黨住壹起,因此,換宿舍的事業完全流了產。
九點多時,Type已經累得快睡著了,不得不坐著等還沒露面的室友回來,決心要告訴他說不是我就是妳必須要搬出去壹個,因為他高中曾經在這裏上過學,所以肯定有同學在宿舍樓裏,只是搬宿舍他肯定能搞定。
直到時針都轉到了數字五……
吱。開門聲。
“嗷,妳剛回來啊,吃東西了沒有,我這有吃的。”Tharn開門進宿舍,挑了挑眉毛,看見室友還穿著校服,從面部表情判斷像是等了很久的樣子,他把從袋子放在日式桌子上,裏面裝著從便利店買的食物和方便盒飯。
房間另壹半的主人聽了這話感覺稍微有點不對勁。
呃,他確實是好人,但他這麽好萬壹是有什麽目的呢。
“Tharn,我有事要問妳。”Type努力偽裝自己不想和妳壹個宿舍的情緒,讓玩音樂的那位放下了高挑的眉毛。
“什麽事?”
“妳是不是Gay?”
“.…..”
Type才是覺得奇怪的那壹邊,Tharn轉過頭來靜靜看他,不驚訝的樣子,壹點不像做錯事被逮到的人,看著他的樣子就如同已經準備好了總有壹天要被問起壹樣,讓問的人反而急了。
“說什麽?”
聽的人楞了楞,快速從床上下來,平靜地回答說。
“是。”
答案又讓問的人呆住了,看著那個正在從袋子裏拿飯的人,好像聊起的事情很平常,使得Type沈下聲來:
“如果妳是,那我只能很直接地告訴妳我討厭Gay。”
硬物碰撞聲。
Tharn停住了握著塑料勺子的手,與找茬的人對視,然後問:
“所以呢?”
Tharn也不清楚對方那麽快就知道了這個事情,也沒想到能這麽被人討厭得那麽直接,不喜歡又怎樣,只要對方不發火,他也不會說出來,但他問得那麽直白,所以Type也回答得很直白。
“不是妳就是我,必須搬走壹個。”回答擺明了我不想和性取向不正常的人住壹起的態度,Tharn自然也不滿的看著Type。
“怎麽,就因為我是Gay就這麽討厭嗎?”
“嗯,我很討厭。”回答與被朋友們問起時的回答壹模壹樣,他說除了這件事他可以忍受壹切,他認真地扭頭看著Tharn,導致Tharn冷冷回答:
“我是Gay可我對妳做了什麽?”
“妳沒做什麽,但我就不想和Gay 住在壹起!”那種找茬的聲音讓聽的人非常不爽,Tharn拿著勺子的手突然把勺子扔了,轉回來認真地說:
“那妳搬出去,因為不是我的問題,是妳的問題!”
“我能搬我早搬了,但是沒有人願意和我換宿舍。”
“既然妳知道沒法搬,各住各的就完了。”壹開始覺得這個室友挺好的,現在想法完全變了,因為沒想到他度量如此之小,所以聽的人捏起了拳頭,怒氣沖沖的回答。
“但妳有同學在這裏學習,只要去求他們換宿舍就完了。”
“為什麽我要把事情搞那麽復雜?”
“混蛋Tharn!”這次Type提高了音量,壹雙犀利的眼睛像是要把對方撕成碎塊,聲音也變得很兇。
“我再說壹次,我不會和妳在壹個屋子裏,我討厭Gay,討厭到骨子裏,我絕不會靠近妳們這種人壹寸,我告訴妳,呼吸同壹片空氣我都覺得惡心!!!”
嗙!
這次,Tharn重重拍著桌子,猛地站起來與Type面對面對視,眼神平靜,但暗藏殺機,似乎已經從善良變成了惡毒,嘴角上揚成冷笑。
“那我也替妳傷心,要再跟我同住壹年。”
“我說了我不住!”
“但我不搬!!!” Tharn的聲音再次大起來,生氣的盯著對方。
“如果妳不住,妳搬,但我把話放這兒,我在這裏很好,我不搬,即便要和妳這種心胸狹隘之人同住。”
“妳必須搬!!!”Type揪著對方的衣領厭惡地說,使得Tharn怒火中燒。
突然。
Type的衣領也被拎起來,帥氣的臉龐逼得很近,深邃的眼睛冷得刺骨,冰冷地聲音發出前,他往前頂了幾步。
“到底誰混蛋,明明妳有偏見!我不知道妳遇到過什麽樣的混賬基佬,但妳周圍的人肯定腦殘,才讓妳把我趕出去,如果妳還用妳這個鬼邏輯判斷人,妳在這裏照樣混不下去!!!妳給我記好,我沒錯……我不搬!!!”
鼓手說完就忍著,確實,Tharn沒有遇過向他這麽嫉基如仇的人,但他也沒想過這個本來的好室友會變得這麽不可理喻,如果真是他做了什麽另說,但他這樣歧視我們這類人不是人,誰能受得了。
因此,Tharn把臉湊得更近了,看著那個發火的人,開始感覺身體得離的遠壹點。
“妳要幹嘛!”Type立刻呵斥,試圖推開對方,手用力攛緊對方的衣領,身體僵硬,拽著拽著開始覺得不安全,自然而然地有了如下結果。
啪!
拳頭壹個個落在Tharn的半邊臉上,被揍得那位嚇得後仰,眼睛卻瞥回來冷冷看著他:
“祝賀妳,因為妳還要跟這個基佬多生活壹年。”
摔倒聲!
“啊!!!”
Tharn使勁打向Type的胸膛,導致Type連連後退好幾步,撞到床的邊緣發出巨響,Tharn壹把抓起浴巾,浴巾發出抖動聲,眼睛卻死死盯著想要還擊的對方,此時他立刻轉身出了門,只聽到後面傳來吼聲。
“死混蛋,妳給我記好,我定把宿舍搬成功!”

最夯BL同人小說分享網的小編就給您 TharnTypeTheSeries小說第一章介紹到這裏了,繆哥糕弟cp原著小說果然很甜啊,這個甜度可以支撐我壹年甚至更久!

文章來源:天腐泰劇字幕組 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刪除

上一篇:真愛墨菲定律序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