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夥伴們腐文網站要記得點擊收藏哦,側邊欄底部的廣告也幫忙點擊下,賺些小廣告費來給網站續命用的,辛苦了,萬分感謝!

Tharn&Type第12章-只要功夫深,宇直磨成基

第十二章 被流言蜚語淹沒

今天最夯BL耽美文网的小編繼續分享泰劇BL劇真愛墨菲定律又名與愛同居原著小說第12章,好心疼Type,這個世界實在太大了,所以包容著很多種人類,只是希望上帝能對此有所以懲戒啊!每個人都是獨立的人,所以不能惡意地支配、傷害他人的不是嗎!!!

我曾經以為,這件事雖然可能會引發壹陣腥風血雨,但我覺得沈默以對這件事是最好的處理方式,不久後這件事就會銷聲匿跡。但……
“那個人,諷刺姐姐們的就是那個人啦!”
“低劣!”
我心情煩躁的想到:
又在說我嗎?
現在不管我去到哪裏,身後都會傳來嘰嘰喳喳的議論聲。甚至直接有人站到我面前挑事。但所有的這些,我都選擇用沈默的方式來處理,因為我知道無論我說什麽,或者解釋什麽都毫無作用。那兩位學姐每天都在感人肺腑的號召大家,越來越多的人加入到她們的陣容中抨擊我。我壹個人能做什麽呢?
無論是網頁的抨擊,還是後背被潑顏料,扔雞蛋。我被像古代的犯人壹樣對待,我卻什麽也做不了。
“我的朋友哪裏低劣了,要我說妳們這些鍵盤俠才是更加值得被憐憫的。”
現在我的壹些朋友站出來,他們站在我這邊,我的心裏得到了較大的安慰。我並不是因為被人用壹種很輕蔑的目光看待而感到害怕,而是面對他們不斷的挑事行為,我只能放下緊握憤怒的拳頭,這樣使得最近我都不想從寢室出去。
起初,我和Techno都以為,被流言蜚語淹沒幾個星期之後這件事就會結束。但顯然事情也超出了那兩位學姐起初的預料。因為我的照片被上傳到網上後,照片旁還附贈上,報紙上對待壹個窮兇惡極的殺人犯那樣的文字描述,讓很多人開始了解這件事,開始慢慢到關註這件事。
然後結果就是……
……要我說妳們做得太過分了,不管那位學弟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妳都沒有權力把他的照片發到網上,壹點都不尊重壹下人家的隱私嗎?起初我也很同情妳們,但現在看起來是怎麽回事,妳們壹直在糾纏不休,要我說我的同情心都快被妳們消磨殆盡了……
……同性戀×××額哦咦,是故意裝可憐博同情嗎……
……也知道每個人在評判那位男生的原因,但我認為我們聽到的只是壹方的壹面之詞,沒看到另外壹方出來說明什麽,不覺得這只是其中壹方在操作的手筆嗎……
……罵他的那些婊子,妳們自己呢,就只敢在網絡上鬧騰,忒!……
……他是控告同性戀還是強奸殺人犯,看看他們的嘴臉吧,我不知道誰才是……
……老子也討厭她們,該死的同性戀……
是的,也有人和兩位學長壹樣站在我這邊,現在出現了另壹種爭論,有不少人參與進來,表達自己的看法。這件事傳的越來越沸沸揚揚,出現了越來越多的讓人很難接受的激烈偏執的言論。
因此,從起初認為我是壹個同性戀的歧視者和犯錯者,現在反而出現了兩種觀點。那些異常討厭同性戀的人突然湧現出來,就如同聚集在黑暗中的窺伺者壹樣。如果有人公開談論這個問題,他們就瞬間出現,使得事態相比之前更加嚴峻。
本來是宣傳小鮮肉的主頁現在變成了狗血劇的傳播途徑,還有人為了反擊創立了新的主頁,現在……在大學論壇上傳播著。
這些所有的流言蜚語,讓我從剛開始的厭煩到現在對這件事感到頭疼。
“親愛的Type,妳去向那兩位學姐道歉吧!”
Techno在努力的說服我,但我給他的回答還是和之前壹樣。
“不要,我沒有做錯什麽,然後妳也看到了,如果各執己見的這兩派沒有放棄互相爭執,不管我做什麽事情都結束不了。”我邁進寢室,把我的想法分析給Techno聽。隨後取下背包放到床上。Techno也不知如何是好,在大口吸氣讓自己冷靜下來。他也沒有預料到這件事會發展到如此嚴重的地步。
“Type,要我說……”
“我跟妳說不去就是不去,妳趕緊回去吧,我頭疼,想休息了。”幾乎還沒有聽朋友說完,我就聲音沈沈地告訴他。讓Techno猶豫著還要不要繼續勸我。但由於我明顯很反感的態度讓他只能轉換話題問道。
“要我去給妳買飯嗎?”
“不用了,我不餓。”
這個點還不餓的話只能說明……吃不下。
“妳也不要想太多,不久後事情就會結束了,我先走啦!”Techno深吸了壹口氣,雖然躊躇猶豫了壹下,但也安靜地向寢室外走去,讓偽裝成毫不在乎的我,不斷地輕輕的捶打著自己的腦袋,慢慢的滑坐在地板上,背靠著床,膝蓋蜷曲起來,全身無力的把臉埋進膝蓋間。
“被那兩位學姐這樣攻擊,是我的錯,因為討厭像她們那樣的人,我應該是錯的離譜吧!”
我聲音顫抖的問著自己,緊緊的閉著雙眼,抑制著那種想要從這裏逃走,糟糕透了的情緒。如今,所有罵我的人,他們沒有問過任何壹句,為什麽我要說那樣的話。
沒有人問過任何壹句,她們……曾經對我做過什麽。
擔心……擔心到快要瘋了!
這是Tharn對室友埋藏在內心深處的感受,但……他卻什麽也做不了。
‘不要來煩我!’
當他因為擔心而開口問Type,這是Type給他的回答。這雖然讓Tharn感到很生氣,但他反而什麽也說不出口,因為現在他覺得他是最了解Type感受的那個人。
他偏見,他狹隘,他厭惡同性戀。但這壹切都是有原因的,前幾次他痛苦的狀態表明那個原因傷他至深,以至於讓他覺得Type厭惡像他這樣的同性戀是應該的。
所有費盡心機只為了努力讓Type對他放心,費盡心機只想要努力慢慢走進他。所有的壹切都毀於壹旦,因為那些人對Type怨恨嘲諷的言語。
Tharn拎著他買的吃的,取下鑰匙走進寢室內。
“Type!”
太陽已經完全落下去了,整個房間都黑漆漆壹片,當他伸手開燈後,他就看見縮成壹團哭得顫抖的Type……壹直以來都很驕傲的人,此時此刻蜷坐在地板上,腦袋軟軟的搭在膝蓋上。
“妳怎麽了呢?”
Type像個布偶壹樣,靜靜地坐著的人擡起頭來看著他,面帶譏笑……不是在笑他,應該是在笑自己。
“妳站在那邊,討厭我入骨的人還是罵同性戀的時候卻把我屏蔽的人。哦,妳應該對我恨之入骨吧,因為罵我的人和妳是壹樣的同性戀。”Type癲狂的大笑著問他,但這樣的笑聲讓Tharn覺得猶如錐心壹般。
“……”
現在的Tharn不知道該說些什麽,而且他也沒有想過Type會和他談論這件事情。
“今天我在教室幾乎是眾矢之的,就連老師都在挑刺,去哪都有人註視我,去餐廳也有人罵,這就是我之前那麽罵妳的報應吧。”,Type擡頭朝著他微笑著,虛弱無力的用手撐著讓自己起身。然後從他身邊走過。
唰!
但在我從他身側走過之前,Tharn抓住我的胳膊,視線緊盯著因為被拽住而壹臉不爽的我。
我低頭看著他拽著我的手,但沒有像往常壹樣厭惡的把他甩開,我反而面帶微笑。
“等下我這張狗嘴不知會怎麽罵妳呢。”但Tharn沒有在意我說的話。
下壹秒對我說“:我可以幫妳些什麽嗎?”
他的問題讓我內心驚訝了壹下,隨後我看著他大笑出聲。
“讓這個世界上的所有人性取向都正常,妳可以做到嗎?”
Tharn只能楞楞的站著,直到我大笑著甩開他的手。但在我走出寢室之前,他開口說道。
“我做不到,因為就連我自己也沒有辦法不去喜歡男生。”如果我細心壹點的話,我就能看到Tharn的視線在註視著我。但由於我沒有轉身去看,並且還快速的離開寢室。Tharn只能緊握雙手。他好想摟住Type,把他緊緊的抱在懷裏。
想緊緊的擁抱他,然後跟他說沒關系。但Tharn知道……他沒有權力那樣做。
“Type,妳能不能告訴我,我能幫妳些什麽嗎?”
此時此刻,他……想成為他的依靠。
“Tharn,要我說妳搬出來吧,忍耐著和那樣的人住在壹起幹什麽。”
從這件事開始時,Tharn都無法數清他被這樣問過多少次了。確實,學院內的同學幾乎人人都知道他是Gay,所以很多人擔心他,疑惑他怎樣能和討厭Gay的室友住在壹起,這也沒什麽奇怪的。更甚至有很多人感到好奇跑來問他,他又不在乎。
這次,這個人竟然這樣跟他說。
Tharn扭頭問感到疑惑晃著腦袋的好友:“那樣的人是什麽樣的人。”
“妳應該知道我這是什麽意思,搬出來吧,不然妳也會被牽扯進這件事情裏面。眾所周知現在妳的室友正在醜聞纏身。”Tharn也明白朋友是在擔心他,但他卻還是因朋友對Type評語感到很生氣,他還是把這種情緒壓下來了,搖頭拒絕。
“為什麽我要搬走,我和Type之間沒有什麽問題啊。”
“呃,這個我也想知道,這麽長時間,妳是如何和他相處下來的,他非常討厭Gay不是嗎?”聽到好友這樣說的Tharn深吸了壹口氣,但還是願意直面問題,輕聲跟好友解釋。
“就壹般情況下不要離他太近就好了。”
“那他知道了嗎?妳是……”Long好奇的探頭向他湊近問道。Tharn無奈的把好友的腦袋推開,站起身截斷朋友的話題。
“有空來管我的閑事,期中考試的書看完了嗎?”
“哦咦,妳不要提起這件事,讓我沈浸在自己的天堂之中吧,什麽書籍課本讓它們隨風而去吧!”壹提到這個事Long就開始不斷念叨抱怨。Tharn扭頭把所有的東西收進書包,隨後把書包掛到肩上。
“嘿,妳要去哪裏,今天不復習了嗎?”
聽到這個問題,Tharn轉身半嘲諷半幸災樂禍的看著好友。
“我不是妳,我要回去看書準備考試。”
“好的呢,好的呢,Tharn真是壹個對學業上心認真負責的人呢!快請回去看書學習吧……妳很讓人討厭啊。”Tharn壹點都不在乎背後朋友的調笑聲,因為壹路很快的就走到寢室了。但在他回寢室之前,他也沒有忘記順道去買飯,而且可以確定,他買的不僅僅是他自己壹個人的飯,還順帶有……
吱吱~
“今天也沒有去上課嗎?”
那個躺在床上,穿著壹身校服仿佛與世隔絕壹般的我,翻身看向Tharn。
“不要來管我的事。”我毫不客氣的兇他,Tharn,除了去房間轉角那邊拿了兩個盤子之外什麽也沒有說。走到桌子旁,坐下,然後他打開袋子把食物放到盤子裏,隨後聲音低沈的開口。
“妳逃了公共課嗎?”
“……”
“我從Techno那裏知道公共課可以讓人頂替點名,可以逃,但妳已經逃了壹個星期了Type。”Tharn清楚這個室友是逃避去上所有學院的大壹新生壹起上的公共課,因為他所上的學院是不用和其他的學院壹起上公共課的。所有他也不太清楚公共課的上課形式是怎麽樣的。但不管怎麽說,Type曠了壹個星期的課或多或少都還是會有影響的。
而且是在期中考試這段時期。
“煩人!”
Tharn從塑料袋中把飯盒拿出來的手沒有任何停頓,只是扭頭看向此時此刻躺在床上背對著他的人。
“我覺得妳要去重新學習泰語吶,煩人和擔心妳是兩種不同的意思吶。”
“妳擔心我才見鬼,我都快笑掉大牙了!”
“那妳就盡管笑吧。”
咯咯~
Tharn話才剛說出口,剛才還在嘲笑他的人就只是沈默地躺著,Tharn知道我是笑不出來的,誰遇到這樣的事情還能沒心沒肺的笑出來。我已經很好了,我很堅強依舊在堅持反抗,如果是其他的人,早就跑回家,不然就是早就報警把事情搞得更大了。
Type很堅強,但Tharn應該是唯壹壹個感覺到他內心也很脆弱的人。
現在他又開始做噩夢了……半夜經常能聽到他被嚇到而發出的呻吟聲。這聲音讓他擔心到崩潰。但當他去晃著他的身子把他搖醒,他又會生氣地跟他說不要管他,之後……Type又會整夜無法入眠。
他想幫助Type,但他能幫到他的卻很少,幾乎微不足道,例如……
“先不管這個事,妳可以來吃飯了。”
“我不餓。”
他聽到如出壹轍的答案,這次Tharn卻無法再繼續讓他放縱下去。
咻!
“去吃飯!”Tharn起身邁著步伐走到床邊,拉著Type的胳膊把他壹點點的拽起來,但他得到的卻是……
“我告訴妳了,不要來煩我,神經病!額咦!!!”Type甩開他的手,而且轉身用充滿厭惡的目光看著Tharn。仿佛他是壹個正在傷害他的人壹樣,Type這副樣子使得Tharn無法再繼續控制住自己。
媽的!
“哦咦!混蛋!”
噔!
不知道是否因為Type幾乎沒吃什麽東西,所以讓Tharn死死的抓住了他的肩膀,僅僅只是用了壹點點力度就把想要躺回去的Type控制住,身下傳來Type在奮力掙紮而發出的聲音,Type的雙腿掙紮想要從他身下逃脫,如果不是因為……
啪!
Tharn把腦袋埋進Type的肩膀,雙手抱著Type的肩膀,聲音低沈無力的跟Type說。
“我求妳……妳起來吃飯吧。”
“死Tharn……”
“妳把我看作是壹個同性戀,看作是其他妳討厭的人,這樣也都隨妳,但妳起來吃飯吧,我求妳,真的在求妳。”Tharn說出口的聲音輕柔且滿含真誠。這樣的話讓被控制住的Type放棄掙紮安靜地躺著,Type目光心不在焉的看著頂上的天花板,眼眶越來越濕潤。
“妳來求的是我這種糟糕透頂的人吶!”
“我知道妳沒做錯,妳不是錯的那個人。”Tharn緊接著低語道。
Type聲音哽咽不清的說道“:呵!學校裏所有的人都判定我的錯的那個吶。”
“是,所有人都在說妳做錯了,但對於我來說,妳沒有錯!”圈住Type肩膀的手在慢慢放松力度,但腦袋並沒有從他的肩頸離開,如果是正常情況下,討厭Gay的Type估計會想辦法讓他付出點血的代價,但此時,Type反而很安靜……安靜到幾乎沒有呼吸壹樣。
Tharn跟Type說的很直接,他想得到這個看不起他的人,即使每天那個人很少回來,也輕易的就接納和習慣了眼前這個人。
“就算我討厭Gay……?就算我討厭妳?”
Tyep的質問讓他楞住了,但Tharn的答案還是始終堅定如壹。
“是,就算妳討厭我!”
這也許是我瘋了,我想成為那個守護妳的人。
Tharn不知道此刻的Type的臉色是怎樣的,他所說的話就如同在告訴他,自己很在乎他,他可能很厭惡他,很厭棄他。但他卻不在乎,無論如何Type還願意讓他像這樣擁抱著他。
“我12歲的時候……”Type隨後說出口的話讓Tharn想要離Type遠壹點,但只是為了能夠看到Type的臉,但不知名的感覺在告訴他,Type現在所說的是很重要的事。因此Tharn什麽也沒有說,很安靜,用心地聽著。
“……我曾經被侵犯了。”
“!!!”
Tharn瞬間瞪大了眼睛,為了能夠看清此刻躺在他身下的人的臉色,迅速從Type身上抽離。緊閉著雙眼的Type似乎不太想提及這件事的前因後果,但他還是把這件事傾訴出來給他聽。
“那個人是來幫我父親修理度假村屋頂的壹個工人,我每天都能看到他,他告訴我說他認識壹個可以玩球的地方,我跟著他去了,然後他就把我放倒了,那個時候我還是小小的壹只,我在他面前顯得很矮小,我哪裏有力氣跟他反抗!”,此刻Type的聲音顫抖無比。
“他緊緊地抓住我的胳膊和雙腿,不管我怎麽求他,他都沒有放過我……我很清晰地記得那個地方是什麽樣的,那個臟亂惡心,老鼠亂竄的地方。”
Tharn感覺自己的心臟正在被猛紮壹般,他慢慢地輕輕靠近那個依舊緊閉著雙眼,壹臉憔悴的Type。Type努力地壓抑著自己的情緒,使得面容呈現蒼白的樣子。他這副樣子讓Tharn想告訴他不要再說了,他已經能夠清楚地猜測到發生了什麽。
“他侵犯了我啊!”……Type睜開眼睛,他的眼淚流的滿臉都是。
“我這個討厭Gay的人卻被男的在12歲就侵犯了。”
“那妳怎麽樣了!!!”
Tharn很少感覺自己憤怒成這個樣子,這次的怒火比此前任何壹次燃燒的都更劇烈,聲音急促的問道。雙手再次緊緊的抱住Type的肩膀,與此同時他的臉頰也被淚水浸濕。
“當他侵入我的口腔時,他身上的味道臭的要死。很惡心,想要嘔吐,沒有辦法呼吸,眼淚崩潰的流個不停,他還到處撫摸我的身體,緊緊抓住我脫下我的衣服……”
嘭!
“混蛋,夠了!!!我不要再聽了,妳不要再說了!”
下壹秒,Tharn就把眼前的人緊緊擁抱到懷裏,把他的腦袋按在自己胸前。Type安安靜靜的讓他抱著,安靜得都有點過分,但Type的雙手卻因為害怕而顫抖著。他終於知道為什麽……他會討厭Gay了。
“我對不起,我對不起,夠了,妳不要再說了。”
“妳向我道歉幹嘛,妳是那個傷害我的混蛋嗎?”Type大笑著,聲音渾濁的說道。但他這個樣子卻讓心疼他的Tharn把他抱得更緊。
“我道歉……對不起……”他也不知道為什麽會說出對不起這個詞,但他能做的就只是不斷地重復的說著對不起,而Type也在壹遍遍地問著為什麽。
“妳……向我道歉幹嘛……道歉……幹嘛!”聲音含糊不清顫抖地問著他。Type沒
推開他,只是把腦袋埋進他之前及其厭惡的人的胸口,不斷詢問著……
“向我道歉幹嘛……妳向我道歉幹嘛!”
嘭!
Type擡起雙手揪住Tharn的衣服,幾乎要把Tharn的衣服都扯破了,壹直壓抑在眼眶中的淚水此刻終於控制不住地沿臉頰流下,身體劇烈地顫抖著。然後不斷說著此前他壹直會說的話。
“我討厭……妳……討厭妳……討厭妳們這類人……”
像他這類的Gay不斷在傷害著他。
“沒關系,妳討厭我也沒有關系。”
“討厭妳……”
嘭!
但為什麽在他那麽厭惡Gay的情況下,Type卻覺得他討厭的那個人的擁抱……他的擁抱很溫暖……這個懷抱溫暖到他想要靠得更近,緊緊地去擁抱。
“這件事都是因為妳,都是妳啦!”
“不要來怪我,妳也是壹樣的啦,不制止我,嘿呀,剛開始妳也被氣得跳腳,當事態嚴重就在這裏亂咬我。”
如今,不僅僅是Type壹個人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另外壹邊也在因為這件事而怨聲載道。
是的,就是把事情上傳到網上的那兩位學姐。
起初只是想教訓壹下讓學弟學會禮貌,但看到事態慢慢變得不可收拾。之前只是想把圖片傳上去想要他受辱,想要捉弄那個小學弟讓他屁滾尿流的跑來道歉。但誰知道她們小小的苦情劇會擴大到被重要領導約談這種地步。
不知道會不會被批評教育!!!
“那是誰的錯!”
“那個死孩子啊,如果他不罵我們,我就不會這樣做了!”
兩個人都很贊同這個答案,推辭說是Type的錯。為了逃避被罵成過街老鼠……是誰讓這件事影響惡劣這種質問。
RRRRRRRRRRRrrrrrrrrr
嘿!!!
但是,響起的手機鈴聲讓兩個人都被嚇壹跳,嚇的差點把手機都丟了。她們迫不及待的打開手機看,看到是關系很好的老師的電話,才匆匆忙忙的接起電話。
“您好,老師……什麽啊!”
剛開始聲音還很甜甜的,但由於老師所說的話讓她情不自禁的聲音提高了八度,脫口而出。緊接著就扭頭看向朋友。
“咩咩咩咩!慘了,校長約見!!!”
“啊啊啊啊啊啊,前路渺茫,我已經說過了了了了,妳這個死人哪裏來的臉把這件事上傳到網上啦!!!”
然後呢,這件事就比之前更加嚴峻了。
“妳們可以給我解釋說明壹下這件事嗎?”
此時此刻,牽扯這件事情的兩個人,不對,三個人正站在用冷靜沈著的語氣質問他們的校長面前,在校長尖銳責備的目光中,他們三人感覺像被在法庭上審判壹樣。
“知道嗎,這件事現在不僅僅是在我們學校內部議論得熱火朝天,就連外面也在討論。妳們想過沒有,外面的人會怎麽看待我們學校!”
“唔,我,額,我沒有想到事態會變得這樣嚴重。”
“意思就是妳們沒有想過,或者說想的比較少。”
嗤!
兩個學姐瞬間就閉上了嘴巴,不敢再說什麽,但還不忘用仇視的眼神瞅著Type。兩邊都被校長批評警告了。校長囑咐他們不管這件事是由哪邊引起的,都趕緊讓這件事平息下去。
Type除了嘴上答復著好好好之外,壹直都是安安靜靜的坐著,默默聽著校長的批評,沒有任何反駁,更沒有去看那兩位學姐,因為他擔心……萬壹控制不住自己,沖上去朝著她們的臉狠揍。
網上的風波雖然告壹段落,但每個人看他的眼神是沒有辦法變回原來的樣子的。
現在不管怎樣,大家都會覺得他是壹個狹隘,嘴臉醜陋的人。
“沒有想過要給我們道個歉嗎?”
Type冷靜。
從校長辦公室出來後,沒有想到有人還自我感覺良好的說出這樣的話。我在心裏壓抑著怒聲怒氣的告訴自己。
“那姐姐們沒有壹句道歉的話想對我說嗎?”我平靜的回擊道。
“為什麽我們要道歉。”
“呵!如果沒有想要羞辱我,姐姐們也不會被罵。而且妳們還把我的照片傳上去了。其實我應該去報警,讓妳們被抓起來。但姐姐們應該慶幸我在做事情之前會動腦子想想。”雖然我說的是事實,但學姐聽到後還是瞪大了眼睛,怒火直沖腦門。
“妳……”
“不要啊,這件事鬧得還不夠大嗎,讓這件事趕緊結束吧。”還好另壹位學姐還有理智,攔住了她。因為繼續爭執下去對雙方都沒有好處。
我加快離開的步伐,不想讓事態更加嚴重。
咯噔!
“Tharn”我楞了壹下,看到那個站著等我的人。那個我願意向他傾訴往事的人,那個我埋在他的胸口哭泣過的人,那個正在微笑著。但……不是在對我微笑。
Tharn從我身側走過,卻走到那兩位學姐面前,說出我聽了後老生氣的話。
“我有事想拜托兩位學姐。”
Tharn,妳不要去她們那邊湊!!!
我幾乎要大吼出來了,但由於心裏突然警醒過來,顧慮到如果我那樣做了,就等同於我承認了我把Tharn看作是壹體的;我想要他站在我這邊;我不想他和那兩位學長說話。因為這只是我自己的私心,我只是失去力氣般的垂下了手臂,然後轉身離開。
他要說什麽,要拜托什麽鬼都不關我的事!

最夯BL同人小說分享網的小編就給您 TharnTypeTheSeries小說第12章介紹到這裏了,曾幾何時妳不再是他人了,所以不知不覺就對妳有所要求了,ThranType大法好呀!繆哥糕弟cp原著小說果然很甜啊!請期待我的下次更新!

文章來源:天腐泰劇字幕組 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刪除

上一篇:真愛墨菲定律: 話說剛才……妳高潮了哦!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