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rn&Type第18章-兩個人的床單?情侶床單?

除了床上用語‘炮友’,妳就不能是我的朋友嗎18章

今天最夯BL耽美文网的小編繼續分享泰劇BL劇真愛墨菲定律又名與愛同居原著小說第18章 ,這些年輕的小夥子精力旺盛呀!慢慢的新床單改有妳們彼此的味道了,小編又開車了嗎?


Happy Ending

Tharn覺得自己被耍了。
手機上的時鐘顯示現在的時間越來越接近九點半了,但仍然不見任何生命出現的跡象,這個從傍晚就開始等的人正在重重的嘆氣,暗自想那家夥可能是換了壹種方式在躲避自己。重物墜地聲。
最後,鼓手只能把手托著脖子,呆呆看著那舊舊的天花板,不明白自己為什麽喜歡Type這壹種人。
答案是……他自己也不知道。
Tharn嘴角微微揚起,因為他也不明白自己為什麽那麽喜歡他,若是Long知道他現在這個樣子,可能要罵他神經病吧,畢竟有那麽多的好人不去喜歡,不去在意,偏偏喜歡這個對基佬深惡痛絕的人,況且Type說話又難聽,嘴巴很毒,他的行為有的時候真的非常讓人反感和討厭。
但他也……很可愛。
“呵。”Tharn輕輕微笑。
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麽會喜歡愛哭的Type,難道是因為他曾經被性虐待?還是因為Type那張臭嘴中的同性戀片偏見?說到底,其實Tharn只是想照顧他,想保護他,想幫他擺脫噩夢罷了。
當了解到Type遭遇了什麽,Tharn變得很沈默,而且很生氣,還很同情他,可憐他,是不是因為這些原因,所以自己才放不下他。
“呵。”但那家夥聽見了肯定要嘲笑自己。
Tharn深呼吸,任由思緒飛舞,時而笑,時而嘆息,(瘋了?)但有壹件事可以確定,那就是壹切事情都和他的耍詐有關系。
關門的摩擦聲。
“麽。”
宿舍門開了,引得正在靜靜思考的人回過頭來看,進門的人幾乎要跌倒在地,Type突然停住,壹進門兩人的視線就交織在了壹起,Type避開他的視線,走進去將飯放在桌子上,然後去拿毛巾。
“都不打個招呼嗎?”
“怎麽?”
面對這個煩人的人,Tharn也很想嘲笑他,但他僅僅皺起眉頭,看著正在拿洗漱工具的那位,毫不拐彎抹角地開口說:“妳耍我幹嘛?”
立刻反應。
“我沒耍妳。”
聽的人挑挑眉毛,然後搖頭說:
“那就好,趕快洗漱回來繼續。”
“我不做。”南方孩子聲音低沈地回答。Tharn已經猜到他肯定這麽回答,於是嘆了嘆氣,保持原來的姿勢躺到床上,疲憊不堪地說:
“那我說妳耍詐,哪裏說錯了?”
聽Tharn這樣說,Type就瞪大了眼睛,眼睛裏閃出凜冽的光,他停在Tharn的床邊,煩躁地說:“我不喜歡那種味道。”
聽的人沒懂,滿是疑問,使得Type輕輕地咒罵他,然後聲音裏全是不滿:
“我和妳的味道,我不喜歡。昨晚想讓味道散出去,結果開著門被蚊子咬得身上到處是包,我不想在宿舍裏做,夠清楚嗎?Tharn?”
聽完這話,Tharn楞了楞,然後看著這個之前做也沒有什麽問題的人,正如所說的那樣,昨晚沒有插進去,只是互相摩擦,即便只是摩擦,完事睡得死沈沈的人不可能感到房間內壹直彌漫的異味。
“那也行。”
Tharn壹邊簡短地說,壹邊從床上跳起來,做出壹副要出宿舍的架勢,導致另壹方趕緊問他:“妳要去哪裏?”
“衛生間。”聽的人眉頭都要擰成蝴蝶結了。
Tharn笑起來:“反正妳不在宿舍裏做,那去衛生間做。”
“妳是瘋了嗎?如果別人聽見怎麽辦?”此刻的宿舍裏,南方男孩沖過去抓住Tharn的衣袖,帶著挑釁地目光看著他,導致提供地點的人嘆了口氣,看著面前這個不對現實毫不關註的人,不對,應該是屏蔽了壹切有關同性戀事物的人才對,接著說:
“Type,現在這個時間段,沒人用衛生間,而且妳可能忘了這裏是男廁所,誰會去在意誰在裏面做什麽,何況妳可能也沒註意吧,在這裏不是只有我和妳是壹對,妳覺得這宿舍樓裏有多少對同性戀,妳覺得如果他們不在宿舍裏做,還能去哪裏做?”聽他說話的人——Type,眼睛圓滾滾地瞪著Tharn,他看著眼前這個口若懸河的人,心裏實在疑問……這丫說的是真的嗎?”
“而且,妳也不會拒絕我的。”Tharn充滿自信的樣子使得聽他說話的人感到很厭惡。
“為什麽?”
“因為妳也想試試。”
楞住。
Type又再次楞住了,這回楞住就好像願意接受Tharn的提議,不慌不忙,不緊不慢,也不問,只是呆呆地站著。
默認。
“最好不要讓我失望。”Type說完,便把洗發水和香皂放進了抱著準備去洗澡的那堆東西裏,不過他也只收拾了那些東西而已,接著邁步走開了,剩下Tharn在原地偷偷地笑,搖搖頭,然後緊跟了上去。
那就給他服務壹下吧!
沙……沙……沙……
死無葬身之地,被五馬分屍,被土地女神抽……老子詛咒他!
Type頂著濕噠噠的頭發回了宿舍,現在的他坐在自己床邊擦頭發,他努力控制自己的表情,裝出壹副什麽事也沒發生的樣子。
但……為什麽對面的床看起來是那樣的!
Type煩躁的想,他斜著眼睛瞥見對面床上的人正在打坐,背倚著墻,戴著耳機,剩下眼睛直勾勾盯著這邊看,火藥又再次被點燃。
太丟臉了!
“妳把……”
“妳丫如果再敢問壹個字,老子手機砸妳臉上!”
“呵呵。”Type想把手機砸到那貨臉上,他咬著牙,雖然他知道自己臉漲得通紅,不過也幸好他不白,所以不會被發現。
“但我好奇……”
哐。
“閉嘴!”扔過來的不是手機,是壹個軟軟的枕頭,從對面的床上砸向Tharn的臉。砸完,砸枕頭的那位便倒在床上,用被子捂著頭,表示不想說話,意思是妳他麽別再繼續問了,妳小子趕緊睡吧。
為什麽勞資在他面前要表現得像個未經風雨的小女孩啊!
南方男孩問自己,我要控制我自己,hold住,Type聽到拖鞋聲越來越近,好像正站在自己床邊,因為有壹個身影擋住了燈泡的光。
“Type。”
“又幹嘛?”壹個很響的、悶悶不樂的聲音從被子裏傳來,Tharn把枕頭放在他旁邊,然後說:
“明天去壹起去買床單。”
“自己去。”Type躲在被子裏回答。
“壹起去吧,我不知道妳喜歡哪種款式。”
買買買,床單不都壹樣嘛。
想讓他回去睡覺的Type在心裏想,卻被說話聲打斷了思緒。
“不然的話,我買hello kitty給妳啦。”
買來老子把它燒了!
Type咬牙切齒,光是想到他買來的床單上那些弱智的貓咪頭,他就沒法接受,但那時他……
"還是說妳不想去其實是因為害怕對我有什麽其他感覺?”
楞住。
聽的人突然被打斷,幾乎要把頭上的被子掀翻和他對罵,但回頭壹想覺得自己不想看見他的臉,但是天生性格又不服輸,聽見這種話就好像挑釁他壹樣。
像我這種人會害怕那個事?
“嗯,我去也行。”南方男孩低聲回答,這真是今年最可笑的事情,像他這種人,竟然不敢和他出去,想太多,不管去還是不去,他都不會對他有什麽其他感覺的。
Type估計Tharn可能沒什麽要說的了,完事了,所以才靜靜地在他床邊久久站立著,可誰料到……
“那……”
壹個麽麽噠?!
“好夢。”
聽完這句話的人整個身體立刻僵住了,因為他非常肯定剛才觸碰他的不是手,而是——嘴,如果是他的嘴,那我怎麽可能……
會好夢!
和我說話的時候有禮貌壹點會死嗎?!
Type在心裏怒喊,他聽到Tharn走去關燈的聲音,接著光線暗了,然後聽到Tharn回到了床上。但他的身體依舊很僵硬,心裏總有壹種無法言喻的奇怪,還很懵逼不知道剛剛發生了什麽。
不知道那奇怪感覺的來源,是因為“好夢”這個詞,還是……臉頰上留下的觸感。

其實只是害怕

Type現在的感覺只剩下……不舒服。
在離學校不遠的商場裏,兩個早上十點才醒的男生,為了搞定自身的事情正繞著商場轉悠,已經十壹點多了,要說是壹起來的吧,恐怕也不太對,因為……
處理完早上的事情,兩個人各走各的去等電車。
壹上了電車,兩人各自坐在壹個角落裏。
即便現在兩人在同壹個商場內走著,Type走在前面,而Tharn跟在幾米開外的後面,但還是壹句話沒說。雖然這樣做會讓南方來的那孩子舒服點,但其實是兩人還是會壹起回去的,因為不論在隔得多遠,另壹個都跟在屁股後面,而且……盯得死死的。
此刻的Type皺著眉,他感覺背後有壹雙炙熱的眼睛在盯著自己看,他的第六感告訴他……那雙眼睛來自Tharn。
Type猛地回頭。
看吧,果然被我猜對了。
“妳看著我幹嘛?”壹轉回身去,後面看著他的那位就被逮了個正著,來不及躲避了,兩人的眼神已經對視上了,已經被看見了,何況他的嘴角還剛好上揚著,裝不知道?怎麽辦,可是這個動作讓混血看起來更好看了呢。
“我跟妳屁股後面走,不看妳看誰。”
說得也是。
“但我感覺妳看我的眼神很奇怪。”這個問題似乎問到了關鍵,抓到了重點,所以被問的那個人——Tharn,他楞了楞,Type立刻反應過來自己猜對了,深色皮膚的Type轉過身來盯著Tharn的臉,挑著壹只眉毛,做出壹副很挑釁的樣子,好像手裏攥了王牌般似的說。
“妳倒是說來我聽聽,為什麽要盯著我看?”
“唉~”Tharn重重地嘆了口氣,真是個不想回答的問題啊,他嘴裏勉強吐出兩個字:
“擔心。”
“擔心?”
擔心個毛線,擔心個屁,有病啊,瞎擔心個什麽勁,我有什麽好擔心的?
Type的想法全寫在了自己臉上,他滿臉不樂意,何況他也已經猜到那貨接下來要回答什麽了,所以他很淡定,他決定不給自己惹麻煩。
Tharn自己在那邊嘆氣,雖然似乎也不想說什麽,可還是忍不住問Type:
“妳不痛嗎?”
Type楞住,這貨要幹嘛?!
“昨晚妳腿抖成那樣,我超級擔心說妳今天會疼。”
真是禽獸啊!
Type在心裏咒罵,第壹個就讓Type成功被噎住了,現在還有臉來問我疼不疼,到底是幾個意思,Type正準備擡手摸摸自己的屁股檢查看看屁股還好不好,又立刻收住自己的手,而且臉馬上紅了。
沒有,沒有在想在衛生間裏的事情,但那件事……想得美。
“妳不要瞎摻合,我的屁股就是我的屁股!”Type生氣地說,同時轉回身繼續前進,還是趕緊買完東西趕緊回去好了,因為他不想和他牽扯太多,但Type的行為卻得到了對方另壹個回應:
“怎麽能不擔心呢,我是我老婆啊!”
無語了。
“閉上妳的狗嘴Tharn!”Type生氣地站著,牙齒磨得哢哢作響,所以那個叫老婆的Tharn只能連連嘆氣,因為現在他知道Type很生氣,可是告訴自己要保持鬥誌,繼續進攻(加油,妳是最棒的!)。
能改變兩人間微妙氣氛的機會很多,今天如果遇到就值了。
Type又生氣又憤恨,同時還想轉回頭去揍扁那個該死的室友,可是他很清楚這個商場很有名,如果真的發生了點什麽事情肯定會上頭條,況且自己之前遇到的糟心事兒也夠棘手了,還是不要輕舉妄動,但聽他叫老婆還是很不爽啊。
不是叫女朋友,是老婆……妳丫做夢去吧!
Tharn可能不知道吧,這個夢想……就像跨域太平洋那麽難。
“我覺得這塊穿床單適合妳。”
“想吃我的臭腳嗎?就當飯後甜點了?”
此刻兩個男孩子正在挑選床上用品,壹開始Type打算挑點便宜的,在外面的小市場買也行,但誰讓這個幹爹今天黑著臉拒絕了,還說……
‘買吧,就作為之前很多事情的道歉吧。’
Type仔細分析了壹下,心想反正是他要賣給我,我也沒必要推脫啊,那就買唄。剛剛那貨指著的那個床單看起來很便宜的樣子,還是說那貨說存心找茬,因為那個床單是壹塊布滿彩色巧克力蛋糕的床單啊。
蛋糕……適合我嗎?!
“我不是故意惹妳吶,Type,我只是覺得巧克力蛋糕真的很適合妳。”
“因為我黑嗎?妳這個嘰嘰喳喳的老外!”Type回嘴,Tharn那貨壹臉認真樣,還堅持說這床單和他很配,聽完Type的話,那個有美國混血的人皺起了眉頭:
“像我這種人能叫老外嗎?根本看不出來和東南亞人有什麽區別啊。”
“至少妳的眼睛是藍色,鼻子高的像堵墻,我問妳,妳有沒有用鼻子去刺過誰的臉?妳的臉也是白裏透紅的,而且全身的體毛那麽多,不叫妳外國人妳讓我叫妳什麽好。”Tharn嗤之以鼻,和這種人真沒辦法溝通,因為說來說去都是在贊美他啊,何況那貨還有很多地方是現在這個時代的男生想擁有的東西。
比如皮膚的顏色,眼睛的顏色,頭發的顏色,他的臉就更讓人嫉妒的了,簡直和自己是兩個色號。
“妳剛才問什麽……”
“什麽?”自言自語的Type回頭說,卻看見正在似笑非笑的Tharn笑得越來越不知廉恥,Type馬上意識到這貨壹聽他說完心情馬上大好。
Tharn用手摸著自己的下巴,簡短地說:
“妳問我有沒有用鼻子刺過誰……這事妳最清楚不過了嘛。”
呃。
有時候真是好恨自己這張嘴啊!
Type捏緊拳頭,好像每次接吻的時候他的鼻子都頂著我的臉啊,剛反應過來,Type就雙手交叉抱著,然後笑著說:
“呃,那又怎樣,親親而已。”南方男孩感覺這事得讓Tharn分清楚,親就親,反正親了幾次根本也數不清,反正Tharn鼻子的感覺壹直在。於是最後對方回嘴道:
“至於體毛……我沒感覺妳討厭啊……”
呃。
“妳要死了!!!”Type兩只手去打他,牙縫裏擠出這句話。Type的臉開始變色,不只因為害羞,還夾雜著生氣,他努力把他們倆人的事情撇開,不知道重復了幾遍說他們之間只有性關系而已,但Tharn似乎壹點不在意,還繼續說:
“那邊那塊怎樣?”
Type努力深呼吸,讓自己冷靜,讓自己不要生氣,生氣給魔鬼看,不要生氣,不要生氣,然後扭頭看著那貨指著的那塊適合男士的略帶圖案的藍色床單,Type放松擰著的眉頭,走近去瞧那塊床單。
“那塊也還ok。”混血又走近了壹點,指著那塊帶有有奶油色條紋枕套的灰色床單,看起來很整潔,而且還很時尚,不過Type還是覺得另壹個邊的那塊好,雖然對他來說,只要是能睡的都行。
仔細想想,Tharn用的物品都是很好的啊。
“有什麽能幫忙的嗎?”剛想討論什麽之前,女售貨員主動走過來親切友好地問倆人,導致不經常來這裏買東西的Type不知如何是好。
“除了擺放出來的這些圖案,有沒有其他的圖案呢?想找顏色深壹點的。”Tharn詢問女售貨員,於是導購小姐姐露出了老母親般的微笑,尷尬嗎?不尷尬。
“這裏放的都是三英尺和三點五英尺的床單,如果兩位要看大床的,在那面,這邊請。”
呃。
“我去!為什麽是大床啊,姐?”
Type脫口而出,他剛剛明明在看單人床的床單啊,幹嘛多管閑事,要他們去看大床啊!Type的話問得導購壹臉驚訝,眼睛很無辜的眨巴。
“哦,不是來買雙床的啊,誒,不好意思,真是不好意思,我以為……”最後那句話,售貨員沒有說出來,因為猜錯了,她只好閉上嘴。但比導購更害羞的那個人,非Type莫屬,臉也紅了,還感覺很丟臉,不過Type可能理解錯了……來買情侶床單?
愚蠢至極!
Type想罵人,但看導購也很尷尬,只好回頭嚴厲地對Tharn說:
“妳幫我買來吧,我沒心情看了,我去麥當勞那裏等妳。”說完,Type立刻邁步走開了,搞得導購更加說不出什麽話來,轉頭看著還留在原地的另壹個人,她在想真是沒有看錯啊,果然倆人有關系。
Tharn向導購道歉:“真是對不起了。”
看見倆人相親相愛地走著,任誰都會當做男性情侶吧。
“沒事兒,我男朋友很害羞。”
“啊?我沒看錯是吧?” 當看到Type笑起來,售貨員釋懷了。
“還不完全是,不過我很開心別人能這麽看我們,因為我現在只是個備胎。”Tharn邊說邊挑選床單,但聽的人卻替剛剛急忙出去的那個人害羞起來,因為無論是笑容、眼神,還是聲音裏提到的‘備胎’,都好甜啊,真是讓人心生嫉妒啊。
天啊,假如有這樣的男生來追求,就算身為男生我也壹百萬個願意啊!
當然了,不只是這個導購員這麽想,無論是誰看到,都會想歪吧,兩個男生壹起來買床單沒有什麽特殊關系才怪。
Type對於這些真的是個小白,他什麽都不知道,如果是壹起來買東西,意思就會馬上變味兒啊。
“妳幹嘛心情這麽不好,她也道歉了啊。”
自從Tharn買好了壹整套的床單,男孩子就馬上趕到快餐店,找了沒多久就看到壹個穿黑T恤、短褲正好到膝蓋的人,正在惡狠狠地盯著壹杯可樂撒氣,所以Tharn坐到了他對面,Type斜起眼睛來看。
“哼。”
“妳不能生我的氣,我什麽也沒做啊。”
“妳要是沒做,那女的幹嘛這麽想。”Type很肯定自己沒有任何壹點地方像gay,壹點也沒有,只有和這貨走在壹起,還是說通過做愛,被他的基佬氣息感染了啊。
不可能,我還喜歡女生。
“我怎麽知道,別蠢了……我壹會兒過來,先去買點吃的。”
“我要回去了。”Type看著對方手中的袋子就知道今天完事了,吃完剩下的壹般漢堡,他聲音低沈地說,Tharn皺起眉頭,臉上表情復雜,然後深呼吸:
“和我這種基佬吃頓飯妳是會死嗎?”
楞住。
若是換成前幾個月,南方孩子肯定毫不猶豫地脫口而出“是”,但看著對面這個人好像傷心,而且眼神和失望,這個“是”字他便說不出來。
確實,他剛知道基佬不像他想的那麽壞。
他討厭基佬,他沒法靠近他們,但對於Tharn……是個特殊選項。
雖然他叫自己老婆很煩,但似乎他的內心並不討厭Tharn。
若是真的討厭,怎麽還會和他做愛呢。
“買回來吃快點,我懶得等。”因此,Type也很奇怪自己為什麽會這樣心軟,越是這麽煩躁,還越是看到對面的笑臉在說話:
“謝謝妳!”
只是陪著吃頓飯謝我幹嘛,又沒有請妳吃飯?
Type看著那個走去櫃臺點餐的人,回憶他的笑容,他的話語,還有他重重嘆氣的樣子,如果Tharn是個直男,他們肯定會成為死黨,自己也想和他親近。
但現在呢……
男孩子沒再想下去,因為感覺想他太多了,所以伸手將購物袋拿過去檢查看看Tharn有沒有買什麽弱智圖案給他,是深棕色,交錯著黑色,這個還挺合我意,Type的嘴角上揚……
“麽。”
“喜歡嗎?”Tharn端著托盤坐下問Type,此時正專註於某事的Type立即擡起頭。
“妳是瘋了嗎?壹個床單要上千株。”Type嚴肅地說,Tharn皺起了眉頭。
“這種才好,貴的用的久,而且布料也很好。”
“太貴了,我不要。”南方男孩搖頭,因為他沒必要接受啊,他自己那塊臟床單也洗好了,但Tharn堅持要給他。
“我說了要買給妳就是要買給妳,拿著吧。”
“妳很有錢嗎?怎麽能這麽用父母的錢?”雖然Type的嘴很賤,心眼也小,但是他有自己的想法,所以才會這麽不滿的問。他們才上大壹,沒有必要互相送對方貴的東西,就算是工作了,也不會送男朋友這麽貴的東西。
如果是幾百株的東西還能接受,但是幾千株……還是把錢還給父母吧。
“沒有,那是我工作賺的錢。”
“嗯?”聽完Tharn的臺詞,Type很疑惑,他皺起眉,Tharn開始訴說,他很開心有人想聽他的故事。
“我沒告訴過妳是嗎?我以前有個樂隊,在pub演奏,也是飯館,那是還是高壹,大學的學長邀請我去他熟悉的壹個店去演奏,然後學長畢業了,我們又重新組了壹個樂隊,因為店裏的老板信任我們。所以壹直在店裏演奏,直到上了高三,出了點事所以樂隊解散了……那家學長唱歌的店,現在有活動也會叫我去打鼓。”
Type疑惑地看著正說話的Tharn,直說吧,但像他這種長相的人從高壹就開始工作存錢,那時候的自己在幹什麽呢……大概還在學校的球場上打籃球吧。
“每天醉醺醺的回來是去工作嗎?”
“有時候是,但有壹回喝高了是因為學長請客。”
“那為什麽要解散樂隊?”
楞住。
Type很想知道原因,所以這麽問,但是這個問題卻讓本來說得正高興的Tharn沈默了,臉上的表情寫滿了不想回答,於是Type搖了搖頭,甩了甩手。
“算了,不關我的事。”
突然。
Tharn壹把抓住了Type的手,手的主人剛要開口罵,但碰上對方的視線,混血接著說……
“我和樂隊裏的成員吵架……因為學弟的事。”
“放開勞資的手!”Type大叫道,Tharn放開他的手,Type立刻抓著自己的雙手,然後才接著問:“所以呢,為學弟的什麽事吵架,妳上了人家?”
“對。”
Shit!
Type擡起頭盯著Tharn,為了避免看見Tharn犀利的眼神,Type將頭扭向壹邊。
“不是故意弄成這樣的,我和樂隊的學弟好,但因為分手了,他就找我茬,他說我讓他受了傷,而且確實是我提的分手。”Tharn悲情的苦笑,Type從來沒看過他這種眼神。
他很正經啊……真的很嚴肅啊!
“為什麽把這事告訴我?”Type挑釁般地問,導致對方擡起頭盯著他回答說:
“因為我想讓妳了解我這個人,我也是人,而且……會痛。”
“……”
聽完,Type安靜了,因為他被壹個詞卡住了……會痛。
壹直以來自己都在罵他,壹直以來看不起他,壹直以來都表現的很討厭他,而他現在卻說……會痛。
“我去下衛生間。”那種感覺使得Type沒法在這裏呆下去,於是他站起來,走出了快餐店,他知道背後的眼睛正在看著他,他感覺自己是不是有病,居然玩弄別人的心。
他感覺很內疚。
對,非常內疚。
Tharn沒有做錯任何事,其實是我做錯了。
走向衛生間的人慢慢認清自己。
“靠,是Type啊!”在徑直走進衛生間之前,背後壹個呼喊聲傳來,Type不得不回身去看到底是誰喊他,於是看見是Cham和他的朋友壹行人。
“以為是誰呢,妳和誰來的?”Cham大笑著問,問得Type呆住了。
就是啊,我和誰來的……以什麽身份來的?
“室友……我和室友來的。”
最直白的回答了吧。
“是嗎?還以為妳壹個人來的,還說請妳去看電影,我和高中同學壹起來的,剛好看見妳,就說來打個招呼。”Cham邊說邊向壹同來的朋友點頭示意,壹行人裏有男有女。
“嗯,去吧,我壹會兒就走了。” Type笑著回答,並向他揮手,看見以前的拳擊手Cham跑著走向朋友們,Type才壹副輕松地轉身進了衛生間,但他沒來得及看見人群裏拉著Cham衣服的女生手指著這個方向。
“我走了。”
“陪我去買點東西嘛。”
壹會到快餐店,Type就簡短的說了壹句,順便提上了裝床單的袋子,但坐著等他回來的那位立刻接上話,Type那雙濃密睫毛包裹著的犀利眼睛瞪著他說:
“我為什麽要去?”Type的樣子感覺像是有壹大堵墻堵在自己面前。
Tharn垂下眼簾:“陪我去壹下不行嗎?不想自己提著東西回去。”
"那就買剛好能自己提回去的東西不就行了?”Type粗聲大氣的回答,鼓手Tharn好像沒懂的樣子,繼續追問Type:
“妳怕什麽?”
這都被妳知道?!
Type今天不知道楞了幾回了,被問得無語了幾次了,但此刻南方男孩還是楞楞地站在那裏,然後才慢慢坐到了Tharn對面,看著那個問他在怕什麽的人。
“我怕什麽?”Tharn看著對面的人問,Tharn感覺Type沒說實話,剛才他說去趟廁所,Tharn還以為他們倆人間的情形不知不覺好轉起來,但Type壹回來,就好像變了,Type的行為舉止就像那些是坐在對面吃飯的陌生人,還是說他去哪裏做了什麽不可言狀的事,所以Tharn追問他:
“對,妳怕什麽呢,才不和我壹起去買東西?”
“我沒怕。”Type堅定地回答。
“那為什麽不能壹起去?”
“我不想去。”
“只是買個東西而已,妳的洗發水也快完了不是嗎,妳的洗衣粉妳不是也說快用完了,我囤在宿舍的零食,妳也吃,為什麽和我壹起去買東西就不行?”Tharn有理有據的說服他,Type只好裝作不知道,扭頭看著其他地方,他臉色看起來很緊張,想著要壹起去買東西,煩。
Tharn接著說:“Type……我不想讓妳顯得好像我沒有自我壹樣。”
“我沒有。”
“妳真的做了……而且經常做。”聽的人轉回頭與他對視,這是第壹次Tharn看見他的眼睛裏閃出這種信號,他從未見過的……復雜的眼神。
“是妳自己說我們是……炮友……”Tharn繼續說,他不太喜歡這個詞,但是如果說出來能讓Type舒坦些,那還是用這個詞吧。
“除了床上用語‘炮友’,妳就不能是我的朋友嗎?”倆人又眼神又遇到了壹起,顯得有些猶豫,於是Type嘆氣,他很直接地說:
“我不喜歡妳叫我老婆。”
“那我不叫就是了……就這個嗎?”
“嗯!”Type不耐煩的回答,盡管有敵對態度,Tharn看到Type那雙看起來有吸引力的眼睛變得柔弱起來。
“有件事情我要坦白。”
“嗯。”Type回答,看著他的Tharn皺起眉。
“其實,最近我都在用妳的洗發水。”
“我的?”Tharn重復。
正坦白的Type聳肩,然後繼續說:“正好我的用完了,我討厭妳,所以就把妳的洗發水裝來我的瓶子裏,所以最近我都在用妳的洗發水。”Tharn靜靜聽完,什麽也沒回答,因為他只知道這貨就像捉弄小朋友壹樣,把他的零食拿去吃,沒想到他竟然侵犯自己的私人物品,所以Tharn就沈默了,但這不代表他生氣,而是……
“那就說明妳和我的洗發水味道是壹樣的。”
“嗯,妳是豬啊!我都用了半個月了妳竟然還不知道。”犯錯的人嘴又硬了,聽的人當然很無語,不過他笑了。
笑得很大聲,似乎不是從Tharn嘴裏發出來的,Type皺起眉頭。
“笑什麽?生氣就罵出來,不準笑!”
“沒有,沒有,妳真的在很多事情上都很厲害。”笑的人這樣回答,還轉回臉朝著另壹個方向笑,Tharn感到很舒心,因為Type願意說出來,願意和他說話,願意和他這樣聊天。自從互築炮臺之後的很長壹段時間,兩人沒好好說話了,Type重重呼吸,他的緊張感減緩下來。
“別笑了,吃完,才能趕快去買東西。”
“好,好,我趕快吃完。”Tharn客氣地回答,然後又笑起來,對面的人扭頭不想看他。
但是咱們的鼓手壹點都不介意,他快速地吃完東西,收拾幹凈自己的盤子,而且還起身收拾幹凈了Type吃東西的盤子,Type根本沒察覺到Tharn已經起身將兩人的垃圾收拾幹凈了,因為他壹直在玩手機,收拾東西的人露出微笑。
Type害怕的情緒讓Tharn很擔心呢。
此時的Tharn算是看清楚了……Type害怕是因為害怕愛上他。

最夯BL同人小說分享網的小編就給您 TharnTypeTheSeries小說第18章介紹到這裏了,Type明明壹開始就是討厭Tharn,可是現在已經要淪陷,肯定惶恐不安又有點甜蜜的吧!小編沒談過戀愛,也沒喜歡一個人,不知道這種感覺怎麽形容!繆哥糕弟cp原著小說果然很甜啊!請期待我的下次更新!

文章來源:天腐泰劇字幕組 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刪除

上一篇:真愛墨菲定律:他和他現在只能走腎,還不能走心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