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rn&Type第19章-這算朋友

泰劇BL劇真爱墨菲定律小说Tharn&Type第36章-占上風的人認真地說

今天最夯BL耽美文網的小編繼續分享泰劇BL劇真愛墨菲定律又名與愛同居原著小說第19章 ,別人說我們是朋友,Type開心,但妳Thran妳說我們是朋友就不行了!

“妳要去食堂吃飯不?”
“嗯,要什麽東西嗎?壹會兒順路幫妳帶。”
“不用,我跟妳壹起去。”
“嗯?”
Tharn猛地回過頭去看正往包裏塞課本的他,不過人家只顧著忙碌,並沒有理會他的視線。他只好獨自努力的回想,會不會是自己聽錯了……居然約他壹起去吃飯。
今天是星期壹,跟過去的的幾個月壹樣,都有早課,他起來洗好澡,把自己收拾的整整齊齊,準備先出去找點東西吃再去教室。可這幾個月以來,壹直讓他覺得很奇怪的是,Type突然就開始各種約他壹起了。
這怎麽回事?
Tharn這樣想著,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正在系襯衣扣子的雙手也不自覺的停住,直勾勾的看向那個膚色黝黑,已經穿戴整齊的男孩,不知道是該感到開心還是惶恐。
自從那天壹起去買床單之後,Type的態度就柔和了許多,可他沒想到能柔和到約他壹起吃早餐。
“那麽看著我幹嘛……妳不想去?”
“去!”不用他問第二遍,Tharn就迅速的接話道,接著反問道,
“為什麽?”
為什麽要約我。
這個問題立刻讓Type表現出壹臉的嫌棄,覺得他這話問得莫名其妙,可還是回答了他的問題。
“這不妳自己說的嗎……如果把炮友裏的炮字去掉,我們勉強還算是朋友咯。”Type想接著說什麽,但最後還是停住了,Tharn繼續直勾勾的盯著他,希望聽到他更多的解釋。
“那妳以為是怎樣?”Type再次做出厭煩的樣子。
“我就是約妳壹起去吃個早餐而已,要是不想去就別去,別在這兒磨磨唧唧的。”他轉身拎起書包甩到背上就走,毫無留戀,完全沒有要等Tharn 的意思,Tharn迅速的系好扣子,拿起房間鑰匙和書包也走了出去,快步跟上那個已經下樓的人,實在沒想到他居然還能有這樣的機會。
不,是沒想到這麽快就有如此好的機會。
這樣說來,上次跟他壹起出去買床單簡直就是幾個月以來發生的最幸運的事。
現在,Type有點說不上來的煩躁,而煩躁的原因就是因為那幾句話。
我是真的受傷了。
簡單來講,就是像做了什麽特別混蛋,不可原諒的事壹樣。
在休息日裏,Type都在壹遍又壹遍的不斷思考這個問題,自己是不是真的做錯了。
直到最後,排除掉壹些主觀偏見之後,他才終於覺得,沒錯……我確確實實是在好多事情上都傷了人家的心。
好吧,雖然他打心底裏討厭gay,但努努力也就……去死吧!他發誓,壹直都把Tharn當成朋友的,可能有時候話說的比較重,傷到了人家,但那又怎樣,Tharn又不是沒傷過他的心。
Tharn還讓他想起了過去的陰影…可也幫了他很多次。
這壹點僅存的意念……他突然很不想聽到Tharn說自己受傷了。
這段時間,Tharn壹直安安靜靜的,雖然後來總喜歡露出奇怪的笑,但總體來說,他覺得Tharn是不是有毒,讓他做什麽都提不起興趣,有時候……都忘了自己是壹個有知覺,有思想的大活人了,當他被學校裏的人說閑話的時候,恨不得沖過去弄死他們,可Tharn……
天天聽我罵gay,性別錯亂,亂搞關系,還說了很多別的,要是不會多想就怪了。
所以,Type現在做的這些事都是因為之前的種種錯誤。
他能補償的大概就是……盡量讓自己回歸到朋友的角色……雖然會很難。
“吃的話就走啊,盯著我的臉看什麽呢!我臉上有什麽東西嗎?”
沒錯,最難的應該就是正常面對討厭的人(好吧,除了Tharn),還得做出壹副不知道的樣子,當他……目不轉睛,帶著笑意看著他的時候。
“沒有啊,我只是看看同桌的臉而已。”
“那妳笑什麽?”Type冷淡的問到,因為對方不止嘴角上揚,連眼睛都帶著笑意。
“我開心嘛。”
“妳在開心什麽。”Type知道自己不應該問這個問題,因為很清楚會得到壹個怎樣的回答,可還是脫口而出了,而Tharn也想都不想就回答道,
“開心妳開口約我了呀。”
然後,Tharn笑得更燦爛了,說明他的確很開心。Type表情很不自在的暗自罵了幾句,但卻意外的沒有像之前壹樣起雞皮疙瘩。而就是因為沒起雞皮疙瘩,讓他更加的煩躁,這說明自己已經越發得習慣Tharn的存在了。
“就吃飯而已啊。”
“但對我有別的意義。”Type擡起頭,眼睛亮晶晶的,聲音冷淡的說道,“請妳告訴自己,我們只是朋友,別讓我再起雞皮疙瘩。”話是這麽說,但他還是認真的思考了壹下朋友這個詞,以前從來沒有認真想過。
那就是說我已經接受成為他炮友的這個事實了?這也太容易了吧。
思緒突然回到了那次做愛的時候,那種感覺是從來沒有過的美妙,他承認自己當時沈浸在裏面了,不然也不會每回都高潮。他努力的告訴自己那只是兩個男人為了解決自己的生理需求而已,也沒有什麽人會比睡在旁邊的那個人更合適……只是這樣而已。
嗯,做炮友也行,反正也跟他睡了幾次了,但下了床就還是普通朋友。Type這樣告訴自己。他看著那埋頭弄早餐的身影,看不清眼神,卻也開口繼續問道,
“下午要壹起去吃晚飯嗎,朋友之間約的那種。”
呃。
壹開始心裏是拒絕的,但下壹秒卻又莫名的開始猶豫。
“就只是室友之間壹起去吃個飯……不是嗎?”Tharn擡頭看著他的眼睛,刻意強調朋友兩個字讓他皺了眉頭,還沒來得及回答,他又接著說,
“妳說只是朋友是吧,那好,就當照顧照顧我這個沒朋友的人,陪我去吃個晚飯可以嗎?”Type知道,他又壹次被面前的這個人套路了,真是自討苦吃,腦子裏出現了兩個小人在打架,最後道德感還是占了上風。
那話的意思是……委屈了?
突然覺得心虛,不忍心拒絕他。
“妳覺得我會答應妳嗎?”Type把頭轉到壹邊,才輕輕的嗤笑著說道。
“放學之後發消息給我吧。”他知道自己已經心軟到極致,因為這小子笑得更開心了,估計有女生在朝這邊看吧。他迅速的把自己吃完的盤子和對方的盤子放在壹起,示意會幫他也壹起收拾……真好。
“妳心腸比我想象的好多了。”他說道,正在喝水的人停下來擡頭看著他回答道,
“妳也比我想象中的更可憐。”
他頓住,Tharn用真誠的語氣說道,
“要是妳願意可憐我,我也願意壹直可憐下去。”他說完,就徑直拿著盤子走了,留下他楞在原地,努力在想剛剛那話的意思,最後也只能想到,
Tharn的意思是,只要能得到他的同情,他願意做任何事……是嗎?
他還沒想到的是,Tharn可能不僅僅是想要得到他的同情,更多的是想吸引他的視線。
放學之後,去樓頂玩了壹圈,約吃飯的消息就發過來了,還告訴他在哪兒碰頭。Type剛下樓就看見他坐在出租車上沖他揮手,他把Type拉上車後領到壹個帶酒吧的店裏。Type回頭看著他,輕聲的責怪道,
“Tharn,我說的吃飯是去吃面,不是這裏啦。”
他回了壹個大大的笑容。
“這就是我之前說過的,來幫學長忙的那家。”
“嗯?這家嗎?”他回頭看著這家寬敞的店,店裏很明顯的分成兩個區域,壹邊是用玻璃墻隔開的卡座,放著酒吧式的高腳凳,壹邊是餐廳的擺設。角落裏有壹個架高的舞臺,擺著各式樂器,四周還裝飾著壹般人看不懂的堆疊藝術畫,看著會莫名的感覺心情很好。
Tharn之前在這家酒吧玩過?
“工資高嗎?”
“還行,要是客人多就更高,這些都可以跟老板商量的。”Tharn壹邊說壹邊往裏走,還拽住他的胳膊壹起進去,而Type其實也產生了興趣,想看壹下他的社交圈子是怎樣的。
“哎呀Tharn,妳怎麽來啦,今天男孩子們都沒有來店裏玩。”剛壹走進去就有壹個漂亮的女人大老遠的打著招呼,還走了過來,Tharn回頭看到,擡手行了禮。
“妳好呀Jid姐,今天不是來玩的哦,是來跟朋友壹起過來吃飯的。”說完Tharn稍微縮了縮身子,讓老板娘看到了和他壹起來的Type,老板娘突然笑了,
“是嗎?真的是朋友,還是妳的新男朋友呢?”

說實話Type有點生氣,不,是很生氣。當他聽到那個姐姐說自己是Tharn的男朋友,而且她還朝自己擠眉弄眼,他很想問壹句,請問妳他媽是眼睛有啥毛病嗎?為什麽眼睛壹直在抽搐。可看到Tharn對她很是尊敬的樣子,他還是忍住了。
不想讓他為難。
其實Tharn也知道他心裏不爽,因為他在老板娘說完之後就迅速接話道,“不是的姐,我們就只是朋友而已。”妳在刻意強調什麽呢。
雖然Type聽他這麽說感覺舒服多了,但他如此強調朋友這個詞,還是讓Type介意得瞇起了眼,安靜的看向那個正和老板娘聊著天的男孩,當老板娘的視線投過來,他心虛的不自覺擡手又行了個禮。
倒也不是介意,只是不想讓Tharn為難,自己那麽不會說話,別壹會有說傷到他的心了。
Type就這樣自我安慰著,而這時老板娘似乎也接受了這個說法。
“真的是朋友?不對,妳這次肯定是有了其他心思的,之前就不見妳帶人過來店裏玩了……”最後這句話Type沒聽到,Jid姐就像她的名字壹樣,小小壹個,踮著腳附在Tharn的耳邊悄悄說的。看樣子好像在八卦壹個什麽事,而且肯定和他有關,因為他看到Tharn轉過頭看了自己壹眼,還帶著莫名其妙的微笑。
我也不知道啦姐。”
“好吧好吧,我不問了,等會兒讓人帶妳們去座位上……妳們隨意哈,喝什麽就點,每次妳當主鼓手,就會有女生送喝的到臺上,妳們這次來也好好消費消費,挺好的。”老板娘說,Tharn壹邊笑著壹邊語氣帶著撒嬌的說道,
“Jid姐請我倆喝酒~”露出那笑容是Type從來沒見過的燦爛。
“哎~別在這兒撒嬌,妳酒量這麽好,我要是請客可不得破產。”她壹邊說壹邊揮手讓他倆跟著侍應生走,去壹張遠離舞臺的桌子,說是舞臺上聲音會很吵,不方便聊天。
等到都坐下,Type就用打量的眼神看著對面的人。
“看我幹嘛,我都跟Jid姐說了我倆是普通朋友。”對面可能以為他還在為之前的話不爽,Type很快收回了目光。
“沒,不是因為那個事……我就覺得……妳剛笑的不像妳了。”
Type提出了自己的疑問,因為認識這麽久以來,Tharn都是壹副安安靜靜與世無爭的樣子,就算笑也是想其他性格安靜的人壹樣,淡淡的笑容,但是今天他對老板娘的這個笑容,比任何時候都有吸引力。
是的,他讓老板娘請客時的笑容有種奇怪的吸引力。
“那我每次都是怎麽笑的?”
“笑的像個煞筆。”Type話裏帶著笑的回答道,Thran楞了壹下,不自覺擡手摸了摸自己的臉。
“那是工作需要。”
“怎麽說?”這句話說的還挺有意思,Tharn聽了像平常壹樣淺淺的笑了,眼裏卻透著真摯,完全不是剛才那樣燦爛,帶著吸引力的笑容。
“妳知道什麽是假笑嗎?”Type慢慢的搖搖頭。
“妳看,就是那樣,舞臺上的人也身負讓聽眾開心的責任,雖然我不是主唱,但還是要保持笑容,這樣人就會多,人壹多,老板才會繼續聘用我,會續約什麽的。除了笑給客人看,這也是老板用來決定是否要續約的好方法,要是讓老板覺得我沒有任何吸引客人的價值,那他吃飽了撐的雇我來浪費錢啊。”Tharn解釋道,Type也開口說,
“那都是假笑。”
Tharn被這傻兮兮又執著的回答逗笑了。
“沒錯,那是假笑。”說完Tharn露出壹個燦爛的笑容,真誠的說道,
“只有這是非常真心的笑……而且只為妳。”

Type突然楞住,擡頭看著能說會道的他,燦爛的笑容連眼底都染上了光芒,照得整個店都熠熠生輝,那光芒和笑容並不像剛剛和老板娘開玩笑時那樣意味深長,感覺像海底壹樣的深沈,而是燦爛如光,滿滿的真心,這個笑容……比剛剛好看多了,讓他心情也跟著好起來。
“妳好肉麻嘛。”心突然動了壹下,但也是只這麽回答道。Tharn嘆了口氣:“肉麻就肉麻吧,妳要吃什麽,我請客。”
“隨便。”
“哎,妳這樣隨便敷衍我,會讓我覺得妳是不情不願的被我拉過來。”
“噢,原來妳還知道我是不情不願呢。”Type鼻音很重的說道,Tharn輕輕的笑了笑,低頭看著面前的菜單,又緩緩的說道。
“我想妳來……”
Type擡起頭,卻只看到Tharn的側臉,他埋頭認真的看著菜單,接著說道……
“我想妳能進到我的世界裏來。”

聽到他這麽說,Type的心又動了壹下,但奇怪的是,這次的話居然沒有左耳進右耳出,而是聽進了心裏,感覺怪怪的,因為他知道,Tharn這個話是充滿真心實意的,真心到那麽伶牙俐齒的壹個人都開始磕巴了。
“我們只是朋友,用不著這麽費心。”
“嗯,沒錯,朋友而已。”Tharn順著他的話說道,而擡眼的壹瞬間,卻讓他的心猛地刺痛了壹下。
那是壹個平靜又隱忍的眼神。
隨便他吧,他愛怎麽樣就怎麽樣,我的身份只是朋友而已,還能做什麽……
燈光漸暗,這個酒吧餐廳就好像變了壹個樣,整個店裏的燈光變得昏暗朦朧,透著壹種曖昧的氣息,也讓人不由自主的想多喝幾杯。酒吧周圍也還有很多人在等位子,高高的舞臺上有樂隊來唱歌制造氣氛,為了讓客人放松跟釋放壓力。
這時,那張離舞臺很遠的桌子只剩了壹個人……Type。
他正端著酒小口小口的啜飲的,腳尖隨著音樂打節拍,感覺自己沈浸了進去,前所未有的放松。
他不是那種喜歡出來玩的人,但是像這種地方,偶爾來壹趟也不是不行,何況……還是免費的。
他這麽想著,不由自主的輕輕笑出聲來,嘴角帶著笑意的繼續看向舞臺,卻看到Tharn正和樂隊的四五個人壹起在聊天,是之前說過的認識很久的哥哥們,說要去打招呼。
其實Tharn已經過去了差不多十五分鐘了,Type也不介意,因為他自己在這兒有吃有喝還有表演看,只是眼神比以前更會不由自主的跟著那個臭小子轉。
Tharn現在看起來很是放松,比以前他見過的笑得都開心,仔細想來,他算是漸漸明白Tharn說的話了……有時候我們還是需要有些假笑來維持社會關系的。
除此之外,他開始佩服Tharn,雖然他倆年紀都差不多,但明顯Tharn更懂人心,知道怎麽為人處世,知道怎麽和長輩說話更合適,還能自己掙錢,而他,家裏的寶貝兒子,現在還在跟家裏要錢花。
我和壹般人壹樣的,只是Tharn比壹般人能幹。
“哎?Tharn去哪兒了呀。”
“啊,姐。”
思緒被背後突然插進來的聲音打斷,轉頭壹看是Jid姐,正笑嘻嘻的看著他,走過來坐在Tharn的位置上。
“Jid姐找他嗎?他在那邊。”Type示意他在舞臺上。
“噢,也沒什麽,剛好在店裏轉了壹圈,看到妳壹個人坐著,就過來打個招呼而已。妳叫Type對嗎,我好像聽Tharn是這麽叫妳的。”
“是的。”他還是有點介意,因為她說自己和Tharn不只是朋友。
“我叫Jid。”她介紹著自己,Type點點頭。
“我知道,Tharn說姐妳是這家店的老板。”
“哈哈哈,說老板娘更適合我啦。”Jid笑著說道,轉頭看向另外壹桌正在喝酒的人。
“我認識Tharn也有幾年,早把他當成弟弟了,他樂隊解散太可惜了,以前的客人都可迷他了,雖然他待不了太晚。”她邊開玩笑的說著,邊轉身找服務員要了壹個杯子,把Type的也拿過來往裏倒酒,遞給他。
“他那麽厲害的嗎?”
“可厲害了呢。”Jid姐滿口稱贊,接著說道,
“我男朋友也是玩音樂的,那時候有約他壹起做樂隊,而他那時候也還只是個高中生,我也經常拉他過來壹起玩,雖然他也只是來和他的學長們壹起玩音樂。妳應該看壹次的,看了就知道他有多厲害了,還是妳之前看過?”
“我還沒見到過。”
“那就找機會,下次再過來唄,就是不知道他們什麽時候會約Tharn壹起……唉,也不知道啥時候會再組樂隊,說實話,真的可惜了他的本事。”Jid姐這樣說著,又把酒拿過來給自己倒了壹些,看樣子是想要壹直跟他嘮嗑了。
“噢對了,剛剛對不起啊,我說妳跟Tharn不只是朋友,我以為妳……額,妳知道的是吧,他……”
“我知道。”Jid姐試探著問他,當聽到這個回答,笑得很是開心,向他豎起了大拇指,聲音很是愉悅,
“就是嘛,哎呀,我那時候以為是呢,因為從沒看到過Tharn帶朋友來店裏,有也就那邊那幾個,以前樂隊裏的朋友……”他瞬間安靜了下來,以前樂隊的朋友……就意味著Tharn以前跟他說過的前任也可能在裏面?
“已經壹年多沒見他帶人來了,妳看,再見到他過來就是帶著妳,所以我就以為妳是。Tharn眼光真不錯……真帥。”Jid姐調侃著說道,Type雖然不覺得自己有多帥,也還是笑接受了。
“沒有啦姐,我這種可不叫帥,Tharn才是美男子。”
“哪有,妳倆都特別帥,還特別般配。”
Type皺起了眉頭,把杯子裏的酒壹飲而盡,覺得很奇怪的是……他好像沒有之前那麽介意了。
壹年多沒帶過人來……不知道是真是假。
“妳在跟我朋友聊什麽呢Jid姐。”這時,被說閑話的Tharn笑著走了過來,眼裏的笑意比之前更甚,已經把杯裏的酒喝了壹半的女子笑著站了起來,讓Tharn坐下。
“我們在討論互相的朋友呢。”Jid姐意味深長的說道,Tharn回頭坦然的看著他,
“因為他只想跟我做朋友嘛。”

“呀,我聽到了什麽,妳是在追求人家嗎小帥哥,要不要我幫妳?”Jid姐大笑道,Type眼神閃爍,聲音大到能穿透天花板,
“死Tharn!”
“我的媽呀,我看還是別在這兒打擾妳們了,這頓酒姐請妳們喝了啊,為了感謝妳們讓我聽到了有趣的八卦。”Jid姐說完就走了,殊不知自己投下了壹顆巨型炸彈在兩個人之間,Tharn又淡淡的笑了笑,很明顯他也醉的不輕。
“本來就是嘛,妳說只想當朋友,我們就只是朋友咯。”
“妳讓別人誤會了。”
“哪句話?”
喝完酒更能說會道了。
Type心裏這樣想著,看見他笑著又往自己杯裏倒了些酒,朝他招手,
“妳想知道剛進來那會兒,Jid姐悄悄跟我說了什麽嗎?”Type當然很想知道,可不是很相信面前這個醉鬼。架不住好奇心,他還是側身去聽會跟他說什麽。
“Jid姐問我倆是不是真的只是朋友關系,還有……”Type又湊近了點,因為聽的不是很清楚。直到感受到那溫溫的氣息,混合著酒精的味道撲面而來,兩雙眼睛就這樣在這朦朧又曖昧的燈光裏對視,讓Type感覺不對勁。不論是Tharn的笑,眼神,還是他低沈的聲音,吵鬧的音樂聲好像越來越遠,Tharn突然笑了……
“Jid姐問我,我是不是只把妳當朋友。”
“啾”
!!!
當他柔軟的嘴唇覆蓋上來時,Type不知所措的呆坐著,明明只是親壹下而已,不會造成什麽損失,但這輕柔的觸感,讓他的心莫名跳動的很厲害。
這輕輕的,甜蜜而柔軟的觸感……
Tharn稍微挪開壹點,對著他笑,又湊近了說道,
“妳的確是朋友……是我想這樣對妳的朋友。”
說完,Tharn再次湊過來貼上了溫熱的嘴唇,只是不再淺嘗輒止,而是輾轉品嘗著他柔軟的唇瓣,那麽的溫柔,像在親吻花瓣壹樣。時間就這樣流逝著……
對於這次親吻,Type心裏還是內疚的,都是酒精的錯,讓他就這樣呆坐著,他曾經很是自信的以為,只是睡到壹起而已,還有機會做普通朋友,可現在,他得重新問自己了……和Tharn,真的只是朋友嗎?

最夯BL同人小說分享網的小編就給您 TharnTypeTheSeries小說第19章介紹到這裏了,Type朋友不是這樣的,有時我在想,身體是不是比我們自己的心更快知道喜歡誰呢!繆哥糕弟cp原著小說果然很甜啊!請期待我的下次更新!

文章來源:天腐泰劇字幕組 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刪除

上一篇:真愛墨菲定律:兩個人的床單?情侶床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