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rn&Type-直男于基佬之间对战争!

泰劇BL劇真愛墨菲定律又名與愛同居原著小說第2章

今天最夯BL耽美文网的小編繼續分享泰劇BL劇真愛墨菲定律又名與愛同居原著小說第二章,繆糕CP同人小說走起! 停停,妳們以後可是要壹對的,莫激動,哈哈,這是所謂的相愛相殺吧!

"妳必須搬出去,我受不了和妳壹個宿舍!!!"

Type呵斥那個正把耳機塞到耳朵裏的那個男生,但他把手搭在脖子後面表現得不在意對方,除了沒睜開眼睛看,還把身子轉過去面對著墻,搞得Type緊緊捏緊了拳頭。

"站起來我和談談!"

".….."

站著的人聲音比之前更大了,但是,另壹邊卻滿不在乎的樣子,瞟都不瞟壹眼,讓Type火冒三丈。

Type是個用腦子比四肢多的人,至少也是個運動團隊的規劃師,從不會對剛認識的人粗魯無禮,但是只有壹件事能使他淪為情緒的奴隸,那就是——那些性別不明的人的情情愛愛,因此,盡管認識還不到壹個星期,他也盡量不去打擾別人,而這次……

突然。

Type的大手抓住了耳機線,致使躺著的那位(Tharn)立刻轉過身來憤怒的看著他。

人壹轉過來,他便惡狠狠地說:"妳必須搬宿舍!!!"這種行為就為了讓人作出如下回復……

"呵,勞資不搬。"就這個回答就更是讓他恨得腳後跟癢癢,想踢人,而Tharn還咧嘴笑,好似要把Type惹得更生氣。

嘎嗒。

"混蛋Tharn!"

手中的耳機線被扔到那人臉上,雖也不是特別疼,但彈起來的耳機線還是讓Tharn發出沈悶的叫聲,他猛地把Type拽到床上,眼中怒火中燒,兩人似乎要打架。

"我!不!和!Gay!壹個!宿舍!……夠清楚嗎?

Type壹字壹頓地把話甩到那個智障臉上,導致Tharn眼神突然間可怕起來。

"妳沒有權力趕我走,我又沒對妳做什麽!"

"現在不做,那將來呢,我對性取向錯亂的人不放心,我知道妳們只要是個男人就能給人吃抹幹凈!"

咵。

"混蛋!!!"Type吐出最後壹個字,卻被大力鉗住手腕,黑皮膚的年輕人動彈不得,來不及大聲叫,只剩下睜著的眼睛在問妳發生什麽瘋,就……討厭做活塞運動的他躺在壹個活物身上(最好不要搞勞資的菊花)。

"臭Tharn,放開我,畜生!"這回啊,好像險境逃生,Type又推又踢,但對方還是緊鎖著他的身體,好像知道怎樣才不會讓他掙脫,最重要的是他……翻了。

Tharn把他翻過來壓在身下,他的雙手被約束著,雙腿被鉗住,僵持了壹陣感到喘不過氣來,壹雙冷漠地眼睛盯著他,說了幾句粗話,在俯下身前,Type眼神壹下慌了。

"妳要幹什麽!!!滾下去,否則勞資踢飛妳!"只能恐嚇,他的腿被鉗住不能動,所能做的無非只有盯著正準備進攻的Tharn,使他膽戰心驚。Type心中充滿恐懼,冷汗不停地冒出來,大腦無法運轉。

"|啊,Tharn滾出去!!!"

Type大聲叫喊,好像這麽做能夠幫他似的,Tharn帶著微笑快速彎下身,導致Type又惱火又生氣,想殺他的心都有,氣的跺腳,更是發出了震耳欲聾的怪叫。

"那麽討厭我是嗎?……好!來試試做我老婆吧妳。"

"!!!"

這次,Type的眼睛瞪得像看到閻王來索命壹樣大,身體僵硬得像快死了,只知道壹件事,就是——我正被Gay強吻。

不!不!!不!!!!!!!!!!!!誰都可以,救救我!!!!!!!!!!!!

在最後壹刻,Type只記得壹件事……

臭Tharn,我要殺了妳,殺了妳,殺了妳,畜生!!!!!!!!!!!!!!!

轟隆!!!"啊!!!!!!!!!!!!!!!!"

宿舍裏充斥著Type的尖叫聲,兩只手在空中亂捶,像困在什麽裏面壹樣,直到他睜開眼,汗流得比打了三小時的比賽流還多,嘴為了發泄痛苦的叫聲而張著,好像痛苦比憤怒更多壹些。

"嗚,我的背啊!"

是了,現在痛苦從屁股疊加到後背,眼睛眨巴眨巴,腦子剛剛清醒過來,同時有壹段不知為何物的、長長的影子撒下來。

那個影子的主人正要用自己的嘴唇碰他的嘴。

"臭Tharn!!!"Type的聲音明顯在找事,腦子還沒能把剛剛的事串起來,生氣的時候讓帥小子被亂箭射死(帥哥慘死),壹個譏諷聲道:

"幾歲的人了睡覺還能掉下床,愚蠢!"

"妳罵我蠢嗎,臭……"

等會兒?睡覺掉下床?!!

罵人停在嘴邊,Type剛剛意識到自己處於什麽狀態。

我怎麽會睡在地上?

他剛剛才知道自己沒睡在床上,最後記得就是自己睜著眼睛睡不著,猜測對床的那個會對他做齷齪事,但現在怎會滾下床睡在地上,被子裹著四肢,還沒完,還捆著壹個皺皺的、白癡壹樣的綠色青蛙枕頭。

而看壹眼對方呢,已經穿好了校服,背好了背包,還有臉轉回來對他說:

"晚上見,室友!"

嘭!!!

"誰是妳室友,說了我要搬宿舍!!!"門被嘭的關上,只留下Type的咒罵聲,他煩躁地踢開裹得像碟蛹的被子,壹個軲轆翻起來坐著,瞬間想通了剛剛發生了什麽。

"原來我做夢!!!"

對了,昨晚肯定是稍不留神睡著了,本來想著壹起床就去找願意調宿舍的人,卻沒想到夢見被Gay強吻,那些蜜汁畫面,譬如被生拉猛拽,被壓在身下,被抓手腕等等,都只是被被子裹住了。

他放心了嗎,肯定啊,但另壹方面….真是丟臉啊!

"為什麽我會做那種夢啊!而且那被那妖孽看到我這麽淒慘的畫面,畜生!!!!!"這位運動員暴躁地撓頭,把自從來曼谷上學就用的那個舊枕頭扔到床上,猛地跳起來,又把被子拽下床,用腳使勁踹。

"該死的被子!為毛讓我在那個混蛋面前丟臉啊,我靠!他現在肯定拿被子的事嘲笑我,要怎樣才能離開這該死的宿舍啊!"Type拿被子和床發泄了半天,氣喘籲籲,然後又重重地嘆氣,將被子收拾好。

他就這德性!

整理好了,Type便坐在床邊,雙手緊緊握拳,腦子在飛速運轉。

肯定有辦法啊,能把Tharn趕出宿舍!

"戰爭開始了,妳給我等著死混蛋,勞資要讓妳在這個宿舍待不下去!"

雖然嘴上充滿信心的說著,眼神明亮,但心裏卻思索著……還是把這事同No商量壹下,現在也想不出來什麽辦法啊!!!!!不要煩,振作起來,夢見就夢見吧,我壹定要把讓我做這種夢的人打倒,走著瞧!

"妳怎麽了?"

"沒事。"

"可妳的臉色告訴我有事,Tharn。"

Tharn依舊沈默,跨進音樂教室,同學們都開口與他打招呼,但他仍然看著教室天花板,腦子裏浮現出那人掉下床的蠢樣。

"有點小事。"鼓手談談回答,他現在沒心情講給問的人聽,問的那位打了個響指,笑著說:

"今早妳遇到冤家了!"

"沒有。"

"那是……今早火車相撞了?"

"沒有。"

"呃,那……他們為了搶妳打架……"

"沒有!"Tharn的音調變高,猜測的人笑起來,還不停追問。

"那……有學長追妳,還是那種肌肉男……求妳說Tharn弟弟啊,做壹下吶,吶,就壹下,Tharn弟弟。"

"這樣調侃我真的很好玩?"Tharn瞅著好友,兩只手做出認輸狀,慢慢靠近,尷尬地笑笑。

"很久沒見妳心情郁悶,臉臭得像狗的屁股,有什麽事和我說說啊,我幫妳。"Tharn知道朋友擔心他,Long和他快4年的朋友了,壹起經歷過很多事,即便學院裏中人人都罵他拔屌無情,但這位朋友總會走過來,說我陪著妳。

雖然Tharn不常談心,但遇到事總會與Long商量,只是這次真的沒心情。

出生以來才剛剛遇到壹個合我意的人。

"沒事。"Tharn還是堅持說,Long只好聳聳肩。

"呃,沒事就沒事吧,什麽時候想說了再說也成。"恰逢說完,老師剛好進來,Tharn就裝出專心聽老師講課的樣子,心裏卻想起室友。

如果Type和他好好談,真心請求他,他可能也會願意搬出去,有些人的偏見他能理解,但遇到Type這樣令人生厭的極端人種,他莫名地生氣,所以無論Type要怎樣趕他出去,他都要賴著不走,讓Type郁悶死。

Tharn告訴自己說是Gay沒有錯,何況他也沒給誰帶來麻煩,他是家中的老二,沒結婚,沒孩子,可沒關系啊,再說他也沒有招惹任何人,若是不喜歡就不結交,可以離得遠遠的,如果能接受,他很感謝,但人們總是覺得像Tharn這類人讓人生厭。

前面也提過,Type是超級直男,加上幾天前Tharn自己也說了,能和Type做朋友就得了,不會讓Type郁悶,不會讓他不愉快,但看了他昨晚以及昨天的所作所為,Tharn轉變了想法。

這麽討厭我是嗎,告訴妳,我同樣不會搬出去!

此刻,兩個男孩子正在下決心,但想法不謀而合。

"看妳這臉色,和他沒談成啊!"

No看朋友打電話叫自己出來,臉色又不好,就忍不住問,Type恨得牙癢癢,重重捶自己的頭,聲音不愉快地說。

"嗯,他不搬。"

"我就知道。"

"什麽意思!"Type生氣地問,促使朋友不得不說出自己的想法。

"誰會搬啊,他沒有做錯什麽,只是不喜歡女的,他又不是殺人犯強奸犯,他住他的,妳住妳的,就像妳昨天說的,他也分飯分零食給妳吃,昨天我去妳宿舍,看見他沒有不愛衛生……他有什麽理由非要搬出去,我問妳?"No說了很多理由,但沒有哪個理由是Type能聽見去的。

"但他是Gay啊!"

"但他也沒來上妳啊,還是說……"

"妳敢說出什麽汙言穢語,勞資把腳塞妳嘴裏!"

No瞪了瞪眼睛,聲音便立刻小了,看著朋友壹副殺心的臉,覺得還是閉嘴吧,其實Type平常心情挺好的,就這次才變這樣,還是不要管這事的好。

昨晚回去No還反思說把這件事告訴Type到底是對是錯呢。

因此,No換了個話題,"|那妳咋整?"

Type聽了便靜靜地思考,深呼吸調整心情,將筆記本和筆拿了出來,把筆套打開轉過來看著No。

"好了,我問妳……在妳眼中,哪種的室友是可憐的?"No撓撓頭,看看朋友的臉,又看看他手中的筆,真的不願意回答。

Type,妳幹嘛搞得跟個八歲孩子壹樣!

"妳不要告訴說妳要列出壞室友的清單,然後用這招把Tharn趕出去吧!"

"呃!!!"回答就壹個字?!聽的人表示我只想撓撓下巴。

"用就用吧,誰叫我是妳朋友呢!"在No開口說自己不想要哪種室友前,他這樣回答。

"我覺得那些不尊重個人隱私的人不成,可以借我的拖鞋去用,但不能穿我的內褲……"

"哈,那我應該把Tharn的內褲拿來穿壹下,還是算了吧。"

"麽,我才說了壹條,妳問我啊……還有就是把我電腦拿去用也不行,壹不小心進了不該進的文件夾,我的臉往哪裏放?"這個回答不是說討厭有人用他的電腦,而是害怕秘密被公開。

"但我覺得我不能忍受臟亂差!"

"我倒是能接受!"還沒等Type說完,朋友就插嘴,還呵呵大笑起來。

"妳不記得我把襪子忘在書包裏了嗎?"Type突然語塞,回想起高中時他去找朋友拿賽程表,No說放在包裏了,因為太熟了,他的垃圾還能勉強接受,但那種味道的襪子怕是要丟到三米開外,粘的滿手都是惡心的味道,No竟然還說:

"呃,我上個月還奇怪說我的襪子去哪裏了,謝了朋友!’

說起這事,Type發誓絕不和No扯上什麽關系。

"這倒提醒了我,如果妳住宿舍,不要做我室友!"Type轉動眼珠,充滿信心地看著自己手中的紙,為了找出哪些是室友不願意接受的,細致地做筆記。

誰要是說我是個吸吮手指的孩子也不管了,反正我要整Tharn!

花了近乎壹天的時間,Type終於整理好了他幼稚的整蠱計劃,所以,若是本人要氣餒,就繞回來按計劃來做。雖然感覺有點不厚道(筆記即使被人看到了,也不看不明白),但Type還是計劃得很周全,相信Tharn只要回宿舍,肯定氣得四處冒煙。

雖然不耐煩他抽屜裏的東西,但為了把Gay趕出宿舍,Type啥事都幹得出來。

所以我們還是折回頭看看這位室友的反應吧。

今天,Tharn回宿舍比平常的快了壹點,不知是不是有預感,還是因為昨晚的事有點累,當他推開門進宿舍…….

嘩~

啪~

"發生了什麽!!!"

他出去上課前,屋子裏的壹切物品都還整整齊齊的放著,有可能是因為男生喜歡亂丟東西,但不是這種畫面啊……面前簡直是地獄!

此時,Tharn的課本被亂堆在地上,被子被扯下來掛在陽臺門上,擺放整齊的鞋子被扔的到處是,印有曲譜的厚實資料以及壹些其它東西到處散落,甚至把強勁的風扇對著他的床,吹得東西到處飄……就像被搶劫了壹遍又壹遍!

壹平靜下來,Tharn就捏起了拳頭,深深地呼吸,徑直走向貼在床頭的壹張紅紙,拽下來壹看,上面寫著:

滾出去,死基佬!

嘩!

手中的紙被捏成壹團,眼睛裏閃出可怕的光,不用查也知道是誰破壞了他的房間,怒火壹下湧上心頭,走到抽屜邊檢查看看值錢的東西是否還在,然後走過去壹屁股坐在床邊,生氣地看著手裏的紙團。

"我本來想著只要妳不惹我,我肯定不動妳!"Tharn發出比冰塊還冷的聲音,展開手中的紙團,看著那些摻雜著侮辱、鄙夷和厭惡的言語,。

換做其他人肯定會因為Type的惡作劇搬離宿舍,但Tharn不會。

"非要這麽玩是嗎,可以!"

男生對自己怒吼,然後起身開始將散落的資料收起來,被分開的物品以後再收,把自己的東西拿起來就夠了,誰讓他要這麽玩……自己也不能只作被捉弄的壹方!

"哈哈哈哈,妳真做得出來,下次學長肯定把妳搞死!"

從迎接完今天的新生,Type正和朋友邊走邊說笑,心情大好,肯定啊,心情不好是因為有人竟敢和學長討價還價,心情好是因為想到室友沒有被邀請會是什麽情形,光想想他正在找被自己扔到廁所裏的拖鞋就笑到直不起腰。

能耐幾何,等妳收起來,明天我就再拆開!

Type呵呵地笑著和住不同層的朋友分開,然後走到自己那壹層,喜形於色地用鑰匙打開房門……

哐!

"!!!"

關上門進宿舍,這回啊,心情大好的人嘴張得老大,當看到這樣的畫面……他的床。

此刻,小小的宿舍分成了兩邊,壹邊是整齊的Tharn區,根本想象不到不知道壹小時前還亂七八糟,他的那邊完全不同於他出門的時候。

早上疊好的被子,被扔到地上,課本淩亂的散在床上,沐浴露、香皂、洗發水撒的滿屋子都是,衣櫃裏的衣服也被到處扔,眼睛偷偷瞄到抽屜邊緣的內褲,剛要挪腳,就提到什麽東西,於是低下頭去看。

看見那東西的壹瞬間就像靈魂出竅又回來壹樣。

durex play

"這是……"

"哦,找了很久,還以為放到哪裏去了。"沒等Type說完,壹個冷冷的聲音傳來。Tharn用肘部頂地而坐的看著書,此時他站了起來,於是Type便轉身咒罵起來。

"這是潤滑凝膠啊,畜生!"

"我又沒說是潔廁劑。"

"狗日的Tharn!"Type大聲呵斥,光看到房間裏的情形就夠嗆了,這貨還若無其事地逼逼叨叨,當Type正準備把那臭瓶子踢回去,他卻開口了。

"沒關系,像我這種基佬有很多瓶,那瓶我給妳了,就當是迎接室友的禮物。"

"勞資不稀罕!!!"

"禮物我已經送妳了,但妳要拿去幹嘛就是妳的事了哦……"Tharn裝得若無其事,壹邊用冰冷的眼神碾壓對方,壹邊把手伸進口袋裏,與Type對視,並微笑著舉起壹個東西。

"外加這個。"

嘟卟!

避孕套盒被扔到日式桌子上,就像在挑戰他耐心的底線,Type壹腳把潤滑凝膠踢開。

嗙!

潤滑凝膠瓶碰到床邊發出響聲,呵斥聲也伴隨而來。

"我不是妳的小夥伴,土賊,把妳的贓物拿回去,我不需要,看見我就惡心,死基佬!!!"Tharn怒目圓睜,身體還沒有進攻,但聲音卻氣憤不已。

"我也不是妳的小夥伴,恬不知恥,妳爹媽沒教妳不要隨便碰別人的東西嗎?"

"妳不也拆了我的東西!"Type大聲地質問,生氣歸生氣,不能多說,畢竟是他拆別人的東西在先,這話使得Tharn冷哼壹聲。

"我是想告訴妳,不是只有妳會拆東西,妳會我也會,我先告訴妳!"這種回答使聽的人握拳,想沖過去揍他,但又後怕昨晚的夢,所以能做的也只有拿起桌上的避孕套盒子仍還給他,眼睛卻瞥見了用紅色魔術筆寫的字,他彎下腰來看。

我不會搬走的,鬥筲之人。

我想殺了妳!

就像他對那貨做的,那貨壹樣不差的還給他,Type看完緊捏著拳頭,手裏拿著的避孕套盒子變了形,被他扔了出去。

"哦咦!"結果幾種了鼓手帥氣臉龐的四分之壹,扔的人卻壹聲冷笑,沒覺得自己有錯,心裏在說:

我討厭Tharn的程度,全世界的Gay加起來都不夠!

"我壹定要讓妳搬出去!"Type語氣嚴肅,但Tharn也沒在怕,只是雙眼死死盯著他,然後Type抓起毛巾,拿上洗漱工具,昂首挺胸地走了出去。

嗙!

重重的關門聲使地板也發出巨響,但床上的人很安靜,盡管滿眼都是不樂意,但想贏啊,所以在心裏暗暗發誓。

"壹開始我也不想對妳怎樣,這麽討厭我是嗎……"Tharn只說了這麽多,扭頭看了看對方被他搞得像壹開始他進門那搬亂的床鋪,便躺下睡了。

從今以後這個房間徹底變成了戰場。

壹個要攆,壹個要住。

最夯BL同人小說分享網的小編就給您 TharnTypeTheSeries小說第二章介紹到這裏了,繆哥糕弟cp原著小說果然很甜啊,戀愛總是要“打架”的,我並沒有在開車哦!!

文章來源:天腐泰劇字幕組 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刪除

上一篇:真愛墨菲定律:还要跟我这个基佬再住一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