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rn&Type-靠这么近,你就不怕……

Tharn&Type-靠这么近,你就不怕……第3篇

今天小編繼續分享泰劇BL劇真愛墨菲定律又名與愛同居原著小說第三章部分,繆糕CP同人小說走起!

“這邊請,你們進來吧,進來。”

“怎樣,Type,讓我們來給你加油助威,要是今天沒有免費的酒喝,我的拳頭倒是可以免費為你准備。”
“當然有酒,No買去了。”現在戰爭已經進入了第二周,上周末基佬室友回家了,所以Type才有時間抽空鑽研兩天怎麼對付他。周一剛開始,Type就已經跟No這個副司令商量好的計劃行事,他們征用的士兵不是其他人,高中同學而已。起初,他對他和No是唯獨的兩個考進這所大學的人這事只字未提,只不過他還念過另外一所學校,還有一個同班同學和一個非同班同學在這裏,現在這兩貨正坐在宿舍中間。
“來了,你們要的酒來了,嗷,Oam,Team,你們來得真快啊~”那時,No開門進來,雖然沒在一個班,他也和校友親密地打招呼。Oam,科學學院學生,高中時和Type一個隊,No和他熟也不奇怪,因為他們之前是一個顏色隊的。至於Team,雖然在不同班級,在不同顏色的隊伍,學院也不同(Team在數學學院),但他也效力過球隊,他們倆一起踢過球,踢過屁股。現在,這兩貨不自覺地忽視Type的存在了,完全當成自己的宿舍。
“我來是因為有免費的酒喝啊。”Oam邊說邊翻開No手中提著裝有酒、汽水、冰塊的塑料袋,(我努力藏起來的啊),Team皺著眉說:“你不是說有事讓幫忙,如果不幫,你就自殺給我看,我就快馬加鞭地趕過來。”
“你來是來幫我,還是因為有免費的酒喝?”
“當然是來幫你,我來找我的好朋友。”說著,那個白皮膚的男生,戴大大黑框眼鏡的Team便第一個坐到了日式桌子上,伸手接過No手中的袋子,開口道:“你杯子在哪裏,快點,我要喝水。”
啪!Type立刻打了一下他的頭:“想喝水還是想喝酒,有錢人。”他把杯子拿來分給朋友們。小羊Oam還坐在日式桌子上,也不管是誰的桌子,No走過來悄聲對朋友說:“這樣能行嗎?”
“能!”
Type對著他的耳朵回答得很大聲,眼睛放光,只要想到Tharn回來看到他在宿舍搞派對,有酒,有食物,他就要暴跳如雷了,不要以為只有一天,只要他不搬走,我就每天搞派對搞得他受不了,等著瞧。“哦,Type,你請我們來這裏喝酒,你室友不介意嗎?”震驚!No覺得自己不怕Type,但Type威逼利誘兩個渾然不知的人來鬥法,再配上他動聽的聲音實在讓人汗毛豎起。“不會,我室友心腸好,心胸像海一樣寬廣,不過是約朋友們來喝酒,他不會說什麼的。”反話,一定是諷刺,Type他媽的真是太諷刺了!No咽一口口水,往後退後了一點,原本只是想幫朋友,但看Type回答問題,他就想立刻轉身回家,仿佛宿舍的主人再過半個小時就要來把自己殺死。那是什麼鬼問題啊!“Type你的床是哪張?”Oam問,Type露出微笑,指著貼著TheKiller海報的那張床。那不是你的床啊,Type!No只能在心裏叫喚,眼睜睜地看著同屆校友提著一大包樂事薯片跳上那張床,在床上那樣吃,今晚螞蟻可能要光顧那張床的主人啊,捂臉。
“我以為那張床是你的,你喜歡聽這個樂隊啊!”
“嗯,我最近喜歡聽歌。”撒謊我就不說了,但你的笑容也太可怕了!副司令No只能告訴自己順其自然吧,這工作不是要自己伸一條腿來幫他,是誠心要把他拉入火坑啊!“你記得Bank嗎,現在他有老婆了,那女的膽子真大,剛認識三天就搬到一起了。”
“靠,Bank呐,那個沉默的小學生?”
“嗯,同一個宿舍。”Tharn也想到了Type肯定要找事把他趕出宿舍,因此,剛到門口,房間裏的聲音就引起了他的懷疑,以為是電腦在放什麼所以聲音很大,便做好心理准備了推門進去,但卻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他的房間不像被洗劫了,狹小的空間擠著四個人,而且每個人手上都拿著酒,中間堆著零食的垃圾殘骸,即使有人還睡在他床上也不要驚訝,Tharn的眉頭擰成一股麻花。“喂喂,你朋友。”一個朋友戳了戳正在開懷大笑的Type說。Type沒注意到他回來了,斜瞟了一眼,裝出沒料到的樣子,他笑了:“嗷,回來了啊,呃,我朋友來找我,借宿舍用用啦。”換成平時,Type笑得牙齦外露,發出友好的聲音,Tharn也感覺不錯,但他現在笑裏藏刀,還舉起酒杯來挑釁,鼓手Tharn一下捏起了拳頭。“啊,呃,你朋友回來了,那我先回去了。”No一邊愉快地說,如果不是被Type揪著衣服,他就要趕快逃跑。“急著回去幹嘛,八點都沒到,謔,早睡早起身體好,我室友也沒說什麼,是吧?”說最後一句時,Type轉回頭看著Tharn問,Tharn緊握的拳頭漸漸放松。看眼神就知道他要幹什麼。“呃,我不說,也好,很熱鬧。”Tharn一進門充滿挑釁的眼神,因沒有看到Type大吵大鬧而變了,他把包放在一個椅子上,對著Type其中的一個朋友笑著說:“我能加入嗎?”“喂!可……”“好啊,來啊,Type你還有多餘的杯子嗎?”沒等Type回答不,斜倚著躺在他床上的那個朋友就立刻大聲回答,轉頭對他微笑,並介紹自己。“我Oam,是Type的高中同學。“我叫Team。”
“呃,我是No。”這個朋友看起來知道他和Type的事。
“你呢?”
“Tharn。”Tharn用友好的語氣回答,一點不冷漠,還用開玩笑的語氣問:“話說你去我床上幹什麼?”
“嗯?你的床?……Type你他媽不是說這是你的床嗎?白癡,你玩我?”Oam邊喊邊立刻從床上跳起來,坐到地上,用抱歉的語氣對Tharn說:“對不起啊,我以為這是Type的床,別生氣哈。”
“不存在,小事。”盡管Tharn記仇,但表現出來可能讓某人正好稱心如意,所以他聳聳肩,裝不在意。
“你真是像Type說的那樣的好人啊。”
“咦,Type誇我?”Tharn扭頭看室友已經握緊了拳頭,不用想也知道Type多想把他碾碎,他的臉都變綠了“我沒有!!!”
“哎,少來,Type,剛剛你自己誇他來著,說的什麼,Team,他剛說什麼來著?”
“他說你是好人,而且心胸寬廣。”Type現在的臉色看起來似乎想把這裏的所有人殺死,臉都氣紫了,Tharn微笑著靠近他,好像在說小心傷了和氣,只不過嘴裏卻吐出另一句話:“多謝誇獎,真沒想到你會這樣誇我。”聲音友好,但眼神裏滿是嘲笑,讓Type真想找個地縫轉進去,他生氣地說:“我再去買點吃的!”“喂,你帶點豆子給我。”Oam大喊,但沒等他說完,宿舍門就被重重關上,屋子裏的人面面相覷。“他生什麼氣啊?”Team問。Tharn此時掃視著宿舍,心想:行為極其愚蠢,但先不管他也行。
“那我去幫Type提東西吧。”Tharn說。嘭!
“……”
“啊啊啊啊啊啊,我要瘋了!!!”Tharn出宿舍還沒到五分鍾,一直靜靜坐著吃東西的No就兩腿一伸,躺在地上,不停蹬地板,真是有苦難啊,朋友們覺得他行為奇怪便說:“你他麼幹嘛啊!”
“我很緊張,很緊張!!”其他兩人不知他所說何事,只有No煩躁地踢腿,這兩貨根本不知道剛才TypeTharn的眼神多可怕。如果眼神能殺人,他們肯定已經死了好幾回了。為什麼,為什麼我得夾在易燃易爆炸的物品中間!
“我覺得我們得聊聊。”
“哈。”宿舍樓下,Tharn跑著追上跟著剛出宿舍門的Type,聲音冷冷地說,話語的短暫讓對方只能急躁地發出一個卡在喉嚨中的“哈”音,Type似乎不想和他說話,所以Tharn接著說:“你真是幼稚園的小孩!”
“……”
“不對,你和他都是還在吃指頭的小孩吧!”(意思是沒斷奶。)劈啪!這回在前面走著的人停下來,終於轉回頭來惡狠狠地盯著他,Tharn雙手抱於胸前:“你覺得你這種幼稚行為能對我怎樣嗎?”
Type盯著他,因過於生氣摔門而出的他此時露出微笑,盛氣淩人地說:“如果我的所作所為對你沒有影響,你也不會跟著我到這裏來吧,蛇精病!”呃。聽完面前這個人輕蔑的言語,Tharn恨得咬牙切齒,他也只是外表淡定罷了,內心深處早已炸開了鍋,況且Type還侵犯自己的私人領域,比如他的床,但他必須淡定,若是他表現出生氣的樣子,他現在就輸了。不要跟他的節奏,不要跟他的節奏啊,Tharn。
“那又怎樣,你覺得我會因為你叫幾個朋友來破壞宿舍就搬走嗎?”這個問題Type立刻想好好教育他一下。不用擔心現在誰會看見他倆在這裏,因為現在深更半夜,男生宿舍樓下沒有幾個人影,所以,自然不用擔心有謠傳說他和這個基佬兩個人大半夜的在樓下溜達。
“我覺得這樣好,呵,我應該告訴他們你是Gay,我也想知道Oam和Team會有什麼反應……”
“你去啊!”沒等Type說完,Tharn立刻插話,表現出一副無所畏懼的樣子,好像在說不要以為這種威脅對我有用,Type聽了眯起眼,Tharn又強勢地說:“可你換個角度想想,如果你朋友知道你和Gay住了一個星期,他們會怎麼想……”
Type大吼:“勞資不像你!!!”Type抓著對方衣領,不用誰來翻譯這些話,他也知道Tharn要表達什麼,若是告訴別人Tharn是Gay,那麼自己也會被人懷疑是不是和他之間有什麼不同尋常的關系,嫉基如仇的Tpye告訴自己,即便討厭Gay,也不能讓人誤解了自己是Gay。
“我不是Gay,永遠不是!!!”Type拎起Tharn的領子,冷酷地說,南方孩子Type目光犀利凶狠,好像失去了耐心,Tharn笑了。Tharn的笑聲沒有一絲開心,是冰冷而令人畏懼的,他把拎著自己領子的雙手推開,將臉貼近Type,看著他說:“那你最好小心一點,不要忘了,你現在和……GAY……一個宿舍!!!”
“靠,畜生!”說完,沒站穩的那個就大吼起來,當時長的帥的那個拳頭快速揮過來,盡管Type脖子往後一閃稍微躲開,但猶如長城般的高鼻梁還是被擦傷了,留下火辣辣的痛感,可還沒過幾秒鍾,那個討厭gay的Type就回擊了。嘭!
“該死,你他麼幹嘛!!!”Type怒吼,他揮出的拳頭被對方抓住,他的氣還沒消,正准備用另一只手出拳,卻被打斷:“靠我這麼近,小心感染同性戀!”聽完,Type連忙後退了幾步,掙脫被拽著的小臂,目光猙獰,用手背擦幹臉上的,嘴上厭惡地說:“如果你敢這樣,我把你踹死在地上!!!”鼓手看起來淡定,卻不甘示弱地回擊:“你說過,只要有洞我都能鑽,不過,你也有洞……”Tharn揚起嘴角,低下一點點頭打量著Type的身體,眼睛轉上去看著Type:“。
……即便我想戳你的洞,又何錯之有?”“我草XX!!!”Type無語了,他沖過去,一只手揪著對方衣服,另一只手正准備打得對方滿地找牙,這時有個聲音冒了出來。
“喂,幹嘛呢,哪個宿舍的!”正在巡邏的保安大聲喊道,用手電筒照過來,Type壓抑著怒火,揮出去的拳頭拐了回來,只能順勢推了Tharn一把,致使Tharn後退幾步,他明白如果現在打起來,只會有源源不斷的問題要處理,盡管討厭他,但也不能毀了他的大學生活。
“沒事啊,大哥,我們是朋友啊,打個招呼。”Tharn回答,他伸手將衣服整理平整,保安還是不相信的看著他們:“剛剛怎麼回事?”
“真的沒什麼,大哥,就和……。朋友……。習慣性地打招呼。”
說到“朋友”這個詞時,Type咬牙切齒,惡心的想吐,我和他是朋友嗎,前世的仇人更恰當,那些下流話真的讓人火大,火大的就算是裝朋友也不裝不下去。“確定嗎?”“確定啊,大哥,我去7-11而已。”Type堅定地回答,他一邊看著便利店的方向,一邊想:轉身往另一個方向走之前,教訓這個室友之前,還是讓他自己和保安解釋吧。若是你還要來煩我,就到我教訓你的時候了,混蛋Type!Tharn買了很多吃的,心平氣和跨進宿舍門,但先回來的那個又開始搞事情了。
“啊,啊,啊,kimoji。”聽呻吟就知道那四個人在宿舍裏在用筆記本電腦看什麼。
“喂,你室友回來了,征求一下他的意見吧,我們可以看AV嗎,Tharn?”正坐著剝開烤花生豆的Team介意地回頭問,而Type卻插嘴:“問他幹嘛,我說了能看就能看,在這兒在這兒,我打開給你們看就完了。”
“你不會拼‘介意’這個詞嗎Type?”說話的這位,不明情況的人回頭看Type,簡直不敢相信他是這種人。但Type只是聳了聳肩,語氣帶著嘲弄,態度強硬“我說了他是好人,不管我做什麼,他都不會搬出去的。”
“你現在變成這種人了嗎,我和你說,住在一起就要學會‘介意’……。”
“那是睡我的床狗會說的話嗎?Oam?”Oam沒來得及趴下,就被Type“爆頭”,疼得他咧嘴欲哭,他伸手示意說看屏幕,別鬧了,這時Oam看到站在門口的人,便說:“你也來一起看吧,Type說很好看。”
“你邀請他看簡直浪費口水,他不感興趣!”Type再次打斷朋友的話,他眼神憐憫的看著Tharn,而Tharn呢,他穩當當把吃的放在日式桌子上,走過來坐在Type旁邊說:“誰說我不感興趣?”“就你……”“我怎麼了?”Tharn盯著正要開口的Type,但還來得及改口,Type不滿的言語噎在喉嚨裏,扭頭對朋友說:“沒怎麼,No按播放,呆呆的坐著幹嘛?”No嚇了一跳,看了一眼Tharn,被看得人也盯著他,No嘴裏呢喃著為什麼是我啊,然後趕快跳起來去按播放。此後,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屏幕上,不管屏幕上的女人多豐滿,Type一點感覺都沒有,因為再清楚不過了,旁邊這貨看了幹嘛也不知道!!
“Type,這是你意猶未盡的片嗎,我感覺不咋滴啊!”還沒等看了十分鍾,Team就搖頭,咂嘴說不好看,但沒等Type回答,Tharn開口了:“那要看我的嗎?”
“不要!!!”Tharn一說完,Type立刻回答,挑釁地看著Tharn,這貨不會看AV的,看GV吧,他不喜歡森林灌木,等會兒,如果他打開那種視頻,Type肯定要把宿舍給拆了。“但我感興趣。”沒等再次開戰,Oam似乎很感興趣的開口說,還用手就推一下Type的頭,使得Type往前一倒。像Tharn這麼帥的人,喜歡看哪種類型,也想試試看啊。“但我不看,想想就惡心!”
“為毛?”
“因為他是人……”Type再次住嘴,看著Tim做出一副‘你再摻和,我就幹死你’的表情,朋友越發好奇,聲音期待又好奇地問:“你倒是說啊,什麼惡心,Tharn,你是喜歡看SM,還是變態的啊,Type才受不了,長的這麼帥,卻喜歡那些東西啊你。”Tharn笑笑不說話,把自己的電腦打開,點開了一個收藏夾,然後放到客人們面前。
“你要試看看,看了才會著迷。”
“著迷尼瑪啊,勞資不看!!!”Type大叫著,趕緊從桌子旁走開而出,一想到他打開的爆菊視頻就起雞皮疙瘩,冷汗直冒,趕快給勞資滾出去,但又好奇他到底要幹嘛,於是他站在床旁邊觀察。此時的電腦屏幕上,出現了一座辦公大樓,那畫面一看就是日本,有一個穿緊身職業套裝的女職員,胸大臀翹,太陽鏡款款而來,彎腰和這個、那個打招呼,彎腰的時候……內褲露了出來。

光看了這個Oam就叫喚:“這個好看,這個一定要看!”
“雙方肯定要幹起來,絕對是!”Team低頭湊著屏幕說,本來害怕說不知會看到什麼畫面的No也被吸引過來,片中的女人越是被老板罵,房間裏的看戲的兩三個男人越是發出籲噓聲,眼睛死盯著屏幕不放,像極了三歲小孩在看動畫片。坐在Tharn旁邊的Type皺起眉,聲音穿過牙縫傳來:“你是雙性戀?”
“不是,我不喜歡女人。”鼓手語氣肯定,Type聽完眯起了眼,想踢飛坐在旁邊的死貨,他疑惑地問:“那你怎麼會有那東西,不要告訴我說你平常用這些來騙某些傻逼。”Type聳聳肩,舉起酒杯喝了一口,Tharn揚起俊俏的臉微笑著看著Type,Type此時的神情從疑惑不解變成了不安,於是Tharn心想:很好,很好,他不放心我!
“剛剛你問的那個問題,對,我對毛片不感興趣。”Tharn又湊近了一點,語氣一點不像開玩笑:“但我現在對看毛片的人有點感興趣。”
不用想也知道Tharn此時說的誰,Type一下汗毛豎起,瞳孔放大,他的反應把周圍的朋友嚇了一跳。
“他媽麼說什麼!”是啊,他剛剛說了什麼,光是想想都要吐了。
“嗯,不要搞到我失去耐心就成。”Tharn說罷,抬起酒杯喝光了酒。
“你恐嚇我?”Type怒叱。“哎,Type,你安靜點,我正看得入迷,正來感覺,你嘴要是閑不住就倒酒喝啊!!!”一個朋友抱怨,他們根本沒有回頭看見這宿舍的兩位主人正要再次掐架,Type真是想把這群損友打死。啪!Type胡鬧地伸腿踢向Team的後背。
“嗚咦!”Team慘叫。
“真煩啊你!”Type罵他。我叫你來幫我,不是叫你來幫你自己,去死吧!越是煩躁,所以酒喝得越多,大家注意力都在屏幕上,根本無暇顧及他倆。而Tharn笑得越大聲,Type越是煩躁,但是他自己知道嗎?他現在正在致自己於危險之中啊…

最夯BL同人小說分享網的小編就給您 TharnTypeTheSeries小說第三章介紹到這裏了,繆哥糕弟cp原著小說果然很甜啊,這個甜度可以支撐我壹年甚至更久!

文章來源:天腐泰劇字幕組 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刪除

TharnTypeTheSeries小說 上一篇:直男于基佬之间对战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