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rn&Type-我的室友居然在房间里做这种事情

我的室友居然在房间里做这种事情第五章

今天最夯BL耽美文网的小編繼續分享泰劇BL劇真愛墨菲定律又名與愛同居原著小說第五章,繆糕CP同人小說走起! 這壹章停在很尷尬的,很微妙的地方,小編已經迫不及待想看下壹章了!!

親眼所見

“淡定,淡定,Type,妳冷靜點。”
“淡定不來,No妳死定了!”
“靠,Type,妳冷靜點,冷靜,哇哇哇!”
今日的體育學院的教學樓,看起來比平時更吵鬧,當Type走進來時,壹個寸頭男生正張嘴打哈欠,身材高大的壹位也跑著跳著壹起進來,可能是Type盯著獵物的目光過於 “有神”,導致No轉回頭去看,目光剛和那人相遇,他立刻起身逃跑。
好啊,妳有飛毛腿,Type也有風火輪啊,雖然No邊跑邊大喊“宅焉焉”,但Type馬上追了上來,壹只有力的腿踢上了他的軀幹,幸好他躲得及時,否則小命不保,可他的叫聲還是穿透了整個教學樓。
“就因為妳,就是因為妳啊,損友!”現在誰說無理取鬧Type他都不在乎,他只想先找個受氣包發泄下怒火。
“我什麽都沒做!什麽也沒做啊!”
“昨天妳丟下我自己跑了,妳知道我遭遇什麽了?”
咿呀!!!!!!
“靠,不要告訴我,妳被……”
聽到Type淒慘的叫喊聲,死黨便壹腳剎車,轉回去眼睛瞪得圓圓的看著Type,最可恨的是他的眼光盯著著Type下面看,雖然話裏省去了幾個詞,但聽的人還是知道他想說什麽。
“妳……”
“哎呀媽呀!這可不關我事啊,是妳自己爬到他床上去的!!!”在Type準備痛罵他前,No突然大聲說出這樣壹句話,還用手擋著頭,生怕被打了。Type聽完,原本揮出去要打No的手停在了半空中,身體也僵住了。
“我?我嗎?我自己爬到他床上去的!”
Tharn那畜生沒有說謊啊!
“嗯嗯嗯,就妳啊,自己爬到人家床上去,我也很努力地趕妳走了,但妳不願意啊,說什麽要睡覺,要睡覺,何況這事兒我也沒錯啊,宿舍門快關了,如果我不回家,我媽肯定殺了我,明明是妳的錯,都知道和什麽人在壹起還把自己灌醉!”壹被逼供,No把所有他知道的都招了,於是,Type冷靜了壹點。
啪!
“餵,我的頭!”壹只手“啪”地扇在No腦袋上,Type咬牙切齒地說:
“反正我今早遇到這種糟心事,都是因為妳丟下我啊!損友!”
“啥,妳,哎,妳們開車了?” 看被打頭人的臉色不知道他在想什麽,從頭到腳覺得不對勁。
“還沒有!”
“靠,妳怎麽虎口逃生的!”本來已經很生氣了,加上聽到No這樣說,更是想殺No的心都有,如果不是No立刻用兩只手護住頭彎下身子,Type還要再擡手打他幾下。
“反正我沒有被開!”Type急躁地掠起頭發,他知道即便打了No也無濟於事,No還保持著雙手護頭的姿勢,後退了幾步,用余光看了壹眼朋友,再次問:
“所以……妳?”
“嗯!”
“那說明Tharn很誠實啊!”
“誠實妳妹!”
“妳先別生氣,聽我說完,昨天晚上我和他說不要對妳做什麽,他說他不會對喝醉的人下手,所以我才說他誠實。”No急忙解釋給朋友聽,雖然朋友看起來滿臉不信,Type皺起眉頭,過了壹會兒又握緊拳頭。
“這龜孫!”
“妳又生什麽氣,虎口逃生已經是萬幸了。”No立即接話,聽的人呢,暗暗嘶吼,聲音低沈地說:
“妳不會明白的,他這麽告訴妳是因為他有信心,無論是誰上了他的床,那人都是心甘情願和他發生關系,他這麽告訴妳,是因為他的計謀是讓妳知道,倘若真的發生了點什麽,那也是因為我心甘情願,畜生,我永遠也不可能和Gay發生關系!”Type怒吼著,向朋友解釋那禍害的話中話。
妳覺得妳是誰啊,竟敢如此放肆!
“倒是妳啊,自己爬上人家的床!”
“說什麽!”
“沒什麽。”雖然是很好的朋友,但Type生氣成這樣,No不會真去惹他,看著他不殺人不罷休的樣子,於是轉移話題:
“我有好消息告訴妳!”
“從來沒想過我生活遇到了Tharn還能好起來。”看吧,他還帶著這麽強烈的偏見,搞得No也無能為力了,特別是在這場虎羊爭鬥中看了Tharn的表現,現在他還比較喜歡Tharn的,他心想。
如果人家真的壞,或者和妳壹樣喜歡報復,妳恐怕早就被吃幹抹凈了,死Type!
“好了,真的是好消息……我找到和妳換宿舍的人了。”
楞了。
Type馬上扭頭看No,因為No知道若是自己的朋友還不能換宿舍,他的生活肯定會被搞得不得安寧,所以他親自壹個個的去問周圍的人,有沒有人願意和Type換宿舍,不過也是剛剛才得知這個消息五分鐘而已。
“誰!”
“就,唉,就Champ那孫子啊!”說著,No大聲叫Champ的名字,那個名字的主人,名為Champ的拳擊手走了過來。
“怎樣,Type,恢復正常了?”看到那人過來就讓No閉嘴,Type瞇著眼睛,對了,Champ是No專業課的同學,但不是很熟。
“嗯,恢復正常了。”他咬著牙齒說,所以No急忙解釋道:
“是這樣的,這位說要和妳換宿舍的人,剛好是我問我同學得知,只有Champ願意和妳換宿舍,我懶得去問那些護理班的了,誰知啊,願意換宿舍的人遠在天邊近在眼前。”說完,Champ點點頭說:
“嗯,我也是要找人換宿舍呢,不是我的室友不好啊,只是他是學醫的,夜夜刻苦讀書,開著燈我睡不著,我很開心,如果能換宿舍。”No輕輕點點頭,心想著勞資可真厲害,才壹天時間就把事情解決了。
“那妳們就去辦交接手續吧!”
“可是我不想換了。”
“哈?!我擦!!!!!”
好端端的Type卻說出這麽壹句話,搞得那個想換宿舍的人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No震驚到說出這麽壹句“我擦”,面前的兩人二臉懵逼。
“嗷!”Champ無語了,疑惑地抓抓頭,扭頭看著Type,看吧,又變成No多管閑事要讓他們換宿舍了,Type變臉變得真快!
“呃,算了,那如果妳要換宿舍的話再告訴我。”明明還抱著希望,現在碎了壹地,No轉回頭看著面無表情的Type,低聲問:
“妳又TM發什麽瘋,我那麽努力幫妳吶。”
“謝謝妳幫我,但就像我說的,我的大仇未報,我和Tharn的事還沒完。”除了低沈的聲音,Type整理了壹下衣領,然後說:
“如果我搬出去,我就輸了,只能是他搬宿舍,不是我!”說罷,Type就帶著復仇氣息俯首直趨而走,留下No在原地撓頭。
“擦,仇恨蒙蔽了妳的菊花啊!”No嘆了口氣,自己喃喃。
所以我還要幫他玩復聯啊!
呵,我真是搞不懂妳,好不好的還要努力去送死,管他媽的,是妳的菊花又不是我的!
他哭了。
Tharn心想,他腦海裏回憶著那個哭包的畫面。
壹雙深邃的眼睛裏湧出了淚水,然後淚水填滿眼眶,眼睛裏滿是憤怒,傷心的樣子仿佛是個小孩在質問為什麽,暗含著害怕,雖然外表鎮定,表現出壹副像他這種人絕不會在敵人面前流淚的樣子,報復完之後,鼓手的心裏卻感覺很同情他。
不對,他才是要被同情的壹方啊,和那種室友住在壹起。
Tharn想著想著拳頭不自覺的捏了起來,還是不要想今早是不是做的過分了吧。
和他前幾個星期的所作所為比起來,我壹點也不過分啊,甚至比不上他,只是稍微嚇嚇他而已。
“妳發什麽呆啊,Tharn。”朋友的吶喊聲讓Tharn回過神來,看見Long張著嘴感興趣地問,Tharn就舉起手中的東西說:
“妳覺得牛奶和奶酪的味道,哪種好吃?”
“所以妳靈魂出竅是因為不知道要吃什麽味的啊。”Long回答說,似乎相信了Tharn的借口。
Tharn點點頭:“嗯,不知道吃什麽。”他們現在在學校門口的便利店,已經和學院那壹大群人壹起吃中午飯吃厭煩了。
“深夜零食啊,我覺得那個東西不適合妳,就是糖做的,妳需要這個!”Long把五顏六色的魚幹魚絲遞到他面前,擺出大力水手的樣子。
“沒有脂肪,美味又營養。”Long的樣子搞得Tharn大笑起來。
“妳弱智啊!”
“呵呵,擔心現在沒了吧,想吃什麽就吃吧,把妳那副棺材臉擺壹邊吧,妳前男友求復合啊。”他的朋友也知道自己問的事不是Tharn正煩惱的事,主要是因為其中壹個前男友也是事兒精他媽。
“不是,我擔心新樂隊的事。”聽他這麽說,Long就長嘆壹聲,重重搖頭好像很理解的樣子,然後回答說:
“好啦,還有時間找新夥伴,我和妳就兩個人了,光照壹個貝斯手有什麽難的。”Tharn深呼吸,回憶起高中時的樂隊,現如今只能重組新樂隊,解散的原因也是因為他。
他曾經和樂隊裏的壹個弟弟拍拖,然後分了手,學弟就生氣說他對自己做了不好的事,雖然是學弟先甩的他,就因為這個原因學校裏的人都不拒絕加入樂隊。
現在僅剩的就只有他壹個鼓手,加上Long壹個領唱。
“呃,不管了,馬上就找到了。”Tharn跟著Long說,然後往籃子裏塞了奶酪味和牛奶味的爆米花壹樣味道的壹袋,拿了兩個不同味道的魚幹魚絲,接著走過去拿了壹瓶汽水,看著他拿的東西,Long想說妳是逼自己發福嗎,但他沒有說出來。
所以妳真的哭了。
今天Type很快就回宿舍了,因為前輩們的叫喊壹截壹截減弱了,並且現在已經開學兩星期,但學院裏的壹些同輩還不會唱歌(校歌?),最後被留堂,讓他們長點記性(不知道罵了幾個),就放他們回去了。
所以,他現在很惶恐那個該死的室友回去沒有,就直說了吧,還沒有找到還擊之法。
還是說我把他的內褲拿來穿好了,呃,想想都覺得惡心。
Type發出感覺他內褲很惡心的聲音,壹堆的衣物堆在床邊,因為自從開戰以來,小小的宿舍就被分成了兩邊,壹張日式桌子放在中央,只有昨晚才越界了,聽No的口氣,還是他自己越的界。
“餓死啦,出去校門口找點吃好了。”南方孩子自言自語,而且覺得是時候找爸爸要買自行車的錢了,現在幾乎整個宿舍樓裏的人都有自行車,何況宿舍樓距校門口很遠,有張自行車會省力許多。
咦!
“那是什麽鬼?”他環視四周,籌備著要怎樣像老爸開口,然後看見壹張貼在袋子口處的彩色便利貼,上面寫著:
別動我東西。
“我真是想動的要死,土賊!”讀完那張紙,Type就像腦子壞了壹般嘟囔,因為他覺得動別人的東西很失禮,但在他轉身回自己的床前,他突然改變註意了,他靜靜盯著那個塑料袋,耳邊響起壹個聲音。
‘我覺得那些不尊重別人隱私的人,借我的拖鞋可以啊,但那我的內褲去穿我受不了……’
No的聲音在耳邊響起,他緊緊盯著那個塑料袋,如果不經同意借他的東西來用不行,那吃他的東西不還呢?
呃,有了!這樣他就沒法對付我了啊,因為我不在宿舍囤吃的!
想出了這個壞計劃,Type看了看掛鐘,確定那貨肯定還不會回來,於是打開袋子,看見很多零食還有壹瓶飲料放在袋子裏,這樣就等於偷啊!
“就當是妳早上對我做的事的償還吧,幾口零食而已。”說罷,南方男孩拋下禮節把零食袋子打開,心安理得地吃起來,(如果嬸嬸知道非罵死他不可),他把吃的狼吞虎咽的塞進嘴裏,噎到了就喝口汽水,昂起頭喝水的熊樣壹點都不顧及買東西的那位。
直到剩下最後壹半包魚絲,他把原來的便利貼貼在袋子另壹邊,端端正正的把筆擺正,用別針將袋子別起來,丟在桌子中央,還不忘把吃幹凈的零食袋子大大的敞著,然後…….搖了搖Tharn的床,讓碎屑散落在整個床上,順便拍了拍他的床,完成儀式。
“我擔心妳餓著,撒在妳床上好了,呵。”說完就捏著袋子扔進了垃圾桶(之前還有滿滿壹袋的零食),打個嗝表示飽了,來來回回幾轉於是心情很好的去洗澡,內心吶喊著:
希望今晚螞蟻大軍光臨妳的床!
OK,我知道這種做法太幼稚,但只要能稱心如意地報復他,我願意被罵幼稚!誰叫我被憤恨之手卡住了咽喉!!!
越想越開心,但又伴隨著氣憤,因為看到頸部那些紅色的痕跡,就用手去搓,結果越搓越紅:
我不搬,妳才是要搬的那個!
Tharn回寢室的時候已經快到寢室關門時間了,因此壹點都不奇怪寢室裏漆黑壹片,更不要指望寢室裏那貨會留燈,所以Tharn用手機燈照著,看到對床那貨已經睡了。
真不知道昨晚發生了那樣的事他還怎麽睡得著,裝的?
但他的目的不是Type,而是桌子上的食物。
沙沙,塑料袋的聲音。
提起袋子,感覺袋子很輕,就覺得大事不妙,手機的光亮找到壹張便利貼,他湊近去看,紙條上清楚的寫著:
我吃了能怎樣!
Tharn楞住了,晃了晃袋子就知道食物所剩無幾了,他怒吼:
“不知道禮貌這個詞怎麽寫嗎?沒看見貼在上面的字條啊!”鼓手邊說邊用手拿起桌子上的那個零食袋,呢喃道:
“這些入不了妳的法眼是嗎,我不碰也行。”說完,Tharn徑直走向衣櫃,拿起睡衣重重砸上櫃子門,轉身出了寢室,裝睡的人立刻直起身子來。
“走了啊!”看著漆黑的房間,剛回來的人又出去了,Type就從床上下來,從剛剛的聲音來看那個袋子肯定在桌子旁邊,然後躡手躡腳地過去查看…….Jackpot!中大獎了啊!
很多瓶喝的,很多袋零食,還有買東西的小票,當然這些小票要在燈下才能看見。
“呵,香腸、羅勒炒飯、牛奶,這些壹定是放在冰箱裏。”Type說完,把東西放回原樣,接著回到床上裝睡。心想明天我肯定去宿舍樓的公用冰箱檢查裏面有沒有Tharn的東西,如果有吶,我就全吃幹凈,讓他以為吃的是被偷了。
然後,這個裝好人的偷飯賊就爬到床上,幸福的睡了,光是想想象那貨因為吃的丟了而氣急敗壞的樣子就覺得開心啊,想著想著,Tharn不知廉恥地笑了。
雖然只能用這種幼稚的方法趕走妳,我也要把妳逼瘋!
Type想著想著就和周公約會去了。
與此同時,剛才被偷零食的那位正站在宿舍門口,混血兒那雙漂亮的眼睛正看著手上的那張筆跡潦草的紙,看起來像那個愛找茬的Type的字,他嘴角舒展,沮喪壹下子消失了。
“對不起讓妳流淚了。”
Tharn只說了這樣壹句話,把那張紙條塞進了褲兜,確實是Type吃了那些零食,那些東西不是買來給自己的,而是為了向他道歉,因為今早把他弄哭了。
如果只是放在那邊,Type肯定不會吃的,但如果放上壹張紙條,剛好不知道要怎麽整自己的他肯定會吃,真如他料想的那樣,他的那句對不起似乎是不知不覺冒出來的。
其實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從住在壹起,在Type還沒有討厭他時,壹切還沒分開,就像前輩說的那樣,他自己買東西討好他,希望和他做朋友,但自從Type變成這樣,他於是就時刻準備著要和他鬥到底。
不是說Tharn對Type的憤怒值有所下降,只是他對那貨今早的眼淚感很疑惑。
不想讓他哭,讓他繼續裝狠也成,但不想讓他哭。
“就當那些吃的自己消失了吧。”
Tharn自言自語,若是Type願意敞開心扉,就能知道自己本質不壞了。
OK,又快過了壹星期了,壹切還停留在原地,壹點沒變,那些要讓Tharn氣的原地爆炸的計劃,也沒實踐多少,偷了他壹星期的零食,Tharn除了惡狠狠地瞪了他幾眼之外,事情毫無進展,Tharn也曾問過是不是Type幹的,但是基於沒有證據,事情不了了之,Tharn還是不願意搬宿舍。
雖然今早他的床上爬滿了細小的螞蟻,螞蟻基本是在他床上做窩了。
‘不要讓我逮到是妳幹的吶!’
他指著Type罵,Type只是笑笑,然後輕松地問:
‘妳找出證據來我看看啊。’
看他砰砰乓乓的走出宿舍,Type感覺不是壹般的好,Tharn他是有多能忍,只是罵人,不偏不倚剛好罵到源頭上,但他還是不願意搬宿舍啊,也不知道是不是刻意回避,Tharn最近都很晚才回宿舍,所以兩人基本沒有沖突。
“喔咦,好煩!”最後,Type把靠枕扔下床,睜開眼看著陳舊的天花板,努力尋找擺脫對床那個死基佬的辦法。
叮!
手機響了壹聲,Type煩躁地去拿起手機,看見Om在高中微信群裏發了個什麽東西。
Oam:妳們趕快看,壹會兒被河蟹了。
手機屏幕留下這些提示,然後又發來壹個網址,感覺可能是壹些不正常的東西,根本激不起Type的好奇心,若不是手機又發出壹連串的提示音,他絕不會又煩躁的拿起手機去看,然後看到女同學們開始在群裏討論。
所以Type就點進群裏去看。
發什麽東西在群裏啊,妳把女生們都當觀賞植物啊!
如果要發,就發點有意義的東西啊,搞什麽都不知道。
妳知道嗎,我點開的時候,我媽坐在我邊上啊,差壹點點,我媽要是看到她女兒看這些東西,肯定罵死我。
而男生呢:
再發壹個,再發壹個。
壹會兒我來,先收藏起來,優秀極了,老鐵!
現在勾起Type的好奇心了,群裏討論的那麽激烈,點進去看看好了,於是……
“咦…….啊…….哈…….啊啊…….”
這種視頻真不愧是Oam的作風啊!
雖然心裏那麽想,但身體很誠實,他環視了壹圈宿舍,確定Tharn肯定還不會回來,又看了看確定門是鎖著的,便放心大膽的盯著手機看起來。
此刻,漂亮的女人正騎在壹個深色皮膚的男人身上,各位不要會錯意,Type對男人不感興趣,皮膚顏色多深都沒關系,以下省去壹萬字,反正是各種姿勢打炮,總之是撩起了Type的欲望。
“幹得漂亮Oam!”Type嘟囔道,下面那個近乎三個星期沒工作的小家夥起反應了,肯定啊,他的時間都用來和同寢室的那貨戰鬥了,哪還有時間釋放自己,所以,壹受到刺激,像Type這種精力旺盛的人肯定就硬了啊。
嘶。
這回,Type直起身坐在床邊,那玩意兒甚是滾燙,他壹手持手機,咬著牙,壹只手開始運動,聽著女優甜美的聲音無法自拔。
現在不需要衛生間,只要壹間臥室!
Type沈浸在自我愉悅的快感裏,享受著朋友發來的美麗視頻,精蟲上腦的他似乎忘了什麽事?對,他不是壹個人住。
嘎吱。
這聲音貌似不是視頻裏的啊,但專註於女優“嗯嗯啊啊”聲音的Type怎麽會發現呢?他正在加速沖刺啊……根本沒意識到門開了。
砰!
“臥槽!”門壹開,就聽到宿舍裏的人壹聲慘叫,Type睜著他的卡姿蘭大眼睛看著門口的方向…….全身僵硬。
囧大了!我的小兄弟還在我手裏直挺挺啊!

最夯BL同人小說分享網的小編就給您 TharnTypeTheSeries小說第五章介紹到這裏了,繆哥糕弟cp原著小說果然很甜啊,哈哈,沒先那啥,就要開始跟小兄弟打招呼了,天啊!!!

文章來源:天腐泰劇字幕組 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刪除

上一篇:真愛墨菲定律:Tharn&Type-他真的睡了我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