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rn&Type-又不管我的事,又要来抱我

Tharn&Type-真愛墨菲定律小說第7章

今天最夯BL耽美文网的小編繼續分享泰劇BL劇真愛墨菲定律又名與愛同居原著小說第七章, Tharn好溫柔,所以即使對gay有很深的恐懼,但是但是,總會有例外,然後壞人理應去地獄!

Tharn 做好事不留名

第二天早上。
清晨的陽光射進狹小的房間裏,兩張單人床相對放置著,睡在張貼有歌手海報那邊床上、神情呆滯地看著天花板的人在太陽光線的照射下暴露無遺,那人正是······Tharn。
少管老子的事,老子就算死了也不用妳小子管,呵!
壹直來來回回地想著這些的Tharn,竟是壹整夜翻來覆去都睡不著覺,腦子裏還壹直浮現那人想吃了自己以及罵自己多管閑事的樣子,要不是宿舍出入時間有限制的話,Tharn好幾次都想直接起床洗澡然後離開宿舍算了。
天亮了,別再想了,起床,吃飯,上課去。
少年這樣告訴自己,然後轉過頭看了看睡在對面的家夥······那人睡得正香,沒有像昨晚那樣做噩夢,為什麽只有他自己壹個人在那郁悶,罪魁禍首反倒跟沒事人壹樣!
“呵。”最終,帥氣的年輕人嘆了口氣,他轉身拿起自己的手機看了看時間······6點多。
大手壹把掀開身上的毯子,將毯子疊好放在了床尾,眼睛掃過Type那圓圓的腦袋,Tharn再次嘆了口氣。
那小子這麽罵自己,還去擔心他幹嘛。
這麽想著,Tharn快速走出了房間,趕緊走才是正確的,因為不碰面就不會吵架,就不會再對他心軟。
對Type這樣的家夥心軟又能得到些什麽呢?得到的也不過是謾罵和嫌惡的表情動作,白白讓自己難受罷了。
然而,嘴上說著不管、不在意、以後絕對不會對那嘴巴不饒人的家夥好的Tharn,說好要趕緊洗完澡出門,都7點多了,卻還在宿舍裏徘徊著,兩條大長腿本應該早就帶著身體的主人出門了,此刻卻仍讓他在宿舍裏來回踱步。
因為忘了帶書,沒有別的原因了。
為自己找到借口後,Tharn走進寂靜的房間,不同於以前合租的朋友們早上壹起亂哄哄起床洗澡趕去上課的場景,Type此刻仍睡得香甜。拿到書後Tharn不僅沒有立即從房間裏出來,反倒放任自我坐到床上去了。
這麽早過去也是等,那幹嘛還要那麽急著過去。
Tharn又給自己找了個借口,他拿起MP3戴上耳機,大聲放著音樂來平靜自己混亂的內心,眼睛······卻不由自主地瞟向從他早上起床後就壹直保持著同壹睡姿的家夥。
這小子還行麽?
Tharn搖搖頭,拼命想把這想法從腦子裏驅逐出去,以往聽著歌,他的心情總能得到平靜,但這次連音樂都起不到作用,Tharn放棄為自己找借口之後,終於意識到······他壹直坐在這裏等著,不過是為了確定那小子真的沒事,他才能放心去上課。
呵,說到底老子也不過是個心軟的家夥。
嘀嘀嘀
時鐘的指針指向了7點半······7點40分······7點45分·······Type依然沒有醒。
這會Tharn臉上開始變得焦急起來了,他低頭看了看手表,摘下耳機塞進書包裏,Tharn清楚地知道要是自己再不出發就沒時間吃飯了,還可能趕不上8點15分的課,然而此刻那個早上有課的家夥卻還不願起身。
那小子真的沒事吧。
“管他去死!”
最後,嘴上說著不管的家夥從床上起身,走了兩步後卻停在了對面仍保持著同壹睡姿的人的床邊。
“Type,8點了。”Tharn大聲說道,他伸出手想搖搖Type的肩喚醒他。
“少管老子!!!”
然而昨晚刺耳難聽的話語再次在腦海中回放,Tharn伸出去的手停滯在半空,他握緊了雙手將之默默收回,與此同時,他再次叫了叫床上那人。
“該起床了,妳小子還想睡到什麽時候?”冷硬的聲音中仿若夾帶著諸多不滿,然而若有誰仔細看看Tharn那雙眼睛,就不難發現,那裏面顯示出來的,最是清晰無比的······是擔心。
“Type,醒醒。”
“額。”呢喃聲讓Tharn心往上提了提,看到對方身子動了動,他又繼續講下去。
“醒了就趕緊起床,老子可不是好心叫妳起床。”
“嗯。”剛醒的人典型的哼唧聲從毯子下傳來,本打算立馬出門的Tharn又強調了壹遍。
“快起床,妳快遲到了······”
“閉嘴。”

Tharn早就知道肯定是不會有感謝自己的話了,但他也沒想到對方會直接讓他閉嘴。之後,對方甚至壹把抓過毯子把自己蓋了個嚴實,喑啞的聲音從毯子裏傳出來,“少管老子。”
Tharn拳頭握得咯咯響,他看了看那個縮在毯子底下的家夥,轉身壹把抓起背包,不像以往總要大吵壹架,他壹言不發直接從房間裏出去了。
光這些就足夠了,足夠讓他知道對方是有多討厭自己。
RRRRRRRRRrrrrrr
然而,房門關上沒多久,Type放在枕頭旁的手機鈴聲就響起來了,剛把那個為自己好的家夥趕走的Type,像要死了壹般伸出手四處摸尋著手機,然而此刻他的睡姿依然沒有改變,而他嘴裏吐出的話語也只有······
“什麽鬼聲音,老子頭痛得要死了。”Type邊說邊找著那打破了壹室寂靜的罪魁禍首,找到後他將手機拿到毯子下來,努力睜開眼睛看了看。
“No·······”
“嘿,Type妳小子在哪兒呢?老子今天早早就到學校了,壹起去吃飯。”
“老子······不去······”
“妳小子聲音聽起來怪怪的,剛起床啊?嘿,該起床了,這都快上課了,別告訴老子妳小子要逃課。”
頭痛得要命。
聽到朋友提醒的話時,Type腦子裏只剩這話,他默默把手機挪遠了壹些,因為覺得聲音大吵得他腦子有點疼,盡管此刻還睡在床上,Type卻覺得比坐過山車時還要暈,說話的時候也感覺喉嚨十分疼,連挪身的力氣都沒有。
“老子頭痛。”
“嗷,不舒服嗎?不來上課了對吧,老子上去看看妳吧。”
“不······不用了······”
連起身的力氣都沒有,哪來的力氣給妳小子開門。
“等會就會好了。”最後Type自行結束了交流並快速掛斷了電話關了機,因為再來什麽擾人的聲音,他的腦子可能真的就要爆炸了。而此刻他不用把手放到額頭上去,光從毯子底下傳來的熱度也知道,自己肯定是發燒了。
“老子還真是可憐。”失去意識的前壹秒,Type這樣告訴自己······他再次陷入那糾纏了他壹整晚的不堪回憶裏。
整晚的噩夢中,既有12歲時無助的自己,也有那個自己差點忍不住抱住的Tharn,更有兒時諸多回憶壹齊湧上心頭,再加上高燒,這壹切對Type來說無疑是地獄了。
“這小子怎麽回事,會不會很嚴重啊?”
與此同時,站在食堂中央的Techno努力嘗試再次打電話給自己的死黨,然而對方卻把手機關機了,也不知道到底是真的病得很厲害還是只是想逃課的借口。但Techno是個好人,他兩腿朝著壹家店走去。
“阿姨,麻煩要壹碗粥。”
有這樣的好朋友,Type妳小子感激涕零吧妳。
Techno看了看手表,要是他上去把粥給了Type,他自己可能就會遲到了。他和Type專業不壹樣,今天上的課又不是同壹門,今天上課的老師還嚴得變態。
要不還是買來自己吃算了,傍晚再去看他?
“嘿,Tharn、Tharn!!!!”因為眼神好(不關對面那家夥很高的事!!),Techno看到自己死黨的死對頭--Tharn正提著裝著兩個包子的袋子從食堂2樓下來,Techno大聲叫喊,Tharn轉過頭來看向了他。
“這邊這邊。”因著Tharn是個好人(但Type那小子就是和他不對付),Techno才跟他示好。
“有事嗎?老子上課要遲到了。”
“哎哎哎,Type那小子不舒服嗎?”
“嗯?”聽到Tharn疑惑的聲音以及滿是訝異的表情,Techno皺了皺眉頭,他立馬明白過來。
“嗷,妳不知道,意思是那小子是找借口不去上課麽?虧老子還那麽擔心他呢。”
“妳小子為什麽覺得他病了?”
“剛剛我叫他下來壹起吃飯,他說他頭痛,他不上課了,額,但是他的聲音聽起來很虛弱,像是沒有力氣的樣子,我這才問妳他是真的病了還是借口不去上課。”Tharn楞了楞,他低頭看了看手表,他可能真的要遲到了。
“老子今天也有課,老師嚴得要死,怎麽辦?老子上去看看他吧。”Techno嘆了口氣,擔心朋友是真的,但他更擔心自己。就在這時······
“啊,粥好了。”
“嗯?”Techno正要去接粥的手卻停了下來,有人快他壹步伸出了手,還把自己的飯卡拿給了賣粥的老板刷,甚至還用催促的聲音對他說道:
“妳去上課吧,老子自己去看看他。”
“嗷,不是說妳有課嗎······”看到自己朋友討厭至極的家夥臉上滿是擔心的樣子,正要繼續說的Techno立馬安靜下來。
他倆什麽時候和好了?
“額,那就拜托了,妳把妳的電話號碼給我吧,我好打電話問那小子的情況。”
最後,Techno拿到了新朋友的手機號碼,他滿心疑惑地看著Tharn急急轉身跑回宿舍,手在下巴那摸來摸去,心裏若有所思。
“話說這兩人是真的在互相討厭對方嗎?”
Tharn想打人發泄自己的情緒,但他更想打的是自己,竟然沒發現對方情況不好。
那小子睡成那樣子是因為生病嗎?
鑰匙開門的瞬間,看到那個讓自己閉嘴的家夥還維持著原來的姿勢睡著,甚至還拿了毯子包住了頭時,年輕人在心裏暗罵自己,他立馬放下了粥半跪在床邊,並伸出手想把毯子扯下來,但伸出去的手卻停住了。
“少管老子!!!”
老子不能不管了,要是他死了老子也有責任。
找到理由了,Tharn壹把扯開那包著Type頭和臉的毯子,第壹時間感受到的就是Type身上傳出的熱度,他脫口而出壹句······
“靠!”
他罵的不是躺在床上的那人,他罵的是自己什麽都不知道。Tharn看著對方那蒼白的臉色、幹裂的嘴唇、滿是汗水的臉,以及那細看不難發現正在顫抖著的身體,立馬伸出手摸了摸對方的額頭。
“身體燙成這樣了都。”跟自己的體溫比較了好幾次,確定對方是真的燒得很厲害,Tharn雙手抓住Type的肩輕輕搖了搖他。
“Type,妳能站起來嗎?”
這回就算他怎麽搖,睡得不省人事、鼻腔裏滿是熾熱的氣息的家夥也只是輕輕動了動身,表情痛苦、眉頭緊皺,似乎Tharn的聲音讓他的頭更痛了。為了他逃課的Tharn立馬轉向自己那邊的桌子,去找房裏常備的藥。
“退燒藥在哪呀?”Tharn快速查看了下,發現自己的退燒藥和止疼藥已經用完了,也難怪,這幾周來天天和Type對著幹,沒有止疼藥他可能還真睡不著。想著,Tharn壹把拿起鑰匙和錢包跑下樓買藥去了。
不久Tharn就帶著壹版退燒藥、壹瓶礦泉水和退燒貼回來了。
“Type、Type······”壹進門,Tharn就拍了拍病著的家夥,看到對方擡了擡眼皮他稍稍放下了心,並立馬開口問道:
“妳發燒了,有力氣起來吃飯和吃藥嗎?”
“沒······”微弱的聲音響起,對方的眉頭皺得更緊了,似乎頭痛得不得了。
“那就只吃藥吧。”
“不······不要······呵······不·······”

看到對方來回使勁搖頭,嘴裏含糊不清地說著些什麽,Tharn楞住了,他立馬坐到Type身邊,看到對方的身體晃得比原來還厲害,嘴裏壹直在念叨著······不。
這已經不算是意識清醒時的回答了,他這是因為發燒做噩夢說胡話呢。
“Type醒醒,起來吃藥······”
“呵······呵······”這回Tharn清晰地聽到了哭聲,眾人眼裏的男子漢像哭得個孩子似的,眼淚不停地從閉著的眼睛裏流出,那總能讓Tharn心軟的眼淚,越是在現在這樣無自理之力的時刻越是讓人憐惜,Tharn心裏不自覺地隱隱泛痛。
“妳要是不起來吃藥,是好不了的。”曾經冷硬的聲音此刻像是另壹個人的聲音壹般變得溫軟不已。Tharn的大手輕輕拍了拍Type的臉頰,並忍不住幫他擦了擦臉上的淚水,他想知道對方到底是夢見了什麽才會怕成這樣。
然而不論Tharn怎麽叫、怎麽喚他,床上的人絲毫沒有要自己起來吃藥的意思,Tharn心裏忍不住想是不是應該把他送到樓下的醫院裏,但不知哪來的感覺,他知道······對方並不想讓任何人知道自己做噩夢了。
某種預感告訴他,這個噩夢是對方不想讓別人來觸碰的傷。
“讓他死了算了。”Tharn第三次嘗試餵藥失敗,他看了看退燒藥和水,擡手扶額。
“老子沒想對妳怎麽樣的Type。”Tharn呼出壹口氣,他將藥放入自己口中,又喝了口水,然後······
“呃!”唇形漂亮的唇瓣緊緊壓在對方因發燒而蒼白不已的嘴上,Type喉嚨裏發出呻吟聲,不得以張開嘴迎接那攜帶著白色藥片和水的舌尖,舌尖直沖喉嚨深處,發著燒的家夥努力阻擋,他全身都發起了抖,雙手拼命想推開身上的那個人,眼淚越發肆虐。
“不·····呵······呵······”
然而Tharn壹手緊緊制住了對方的雙手,好在對方因為生病沒什麽力氣反抗,另壹只手也牢牢捏著對方的嘴,不讓對方有機會把自己的舌驅逐出來,與此同時舌尖也努力把藥推進去直至對方吞下,Tharn才離開對方的唇。
“咳咳咳。”
盡管生著病的人努力想把藥吐出來,但壹顆藥也沒被吐掉,餵藥的Tharn壹把拉過Type抱住他,感受到對方身上灼熱的溫度,大手在對方寬闊的後背上輕輕撫摸如同安慰。
“抱歉,我不是故意要占妳便宜的。”低沈的聲音在Type耳邊響起,Tharn的手壹直在Type後背輕拍直到對方不再咳嗽,他輕輕把Type重新放到床上,拉過毯子給他蓋上,又撕開退燒貼貼在Type的額頭上。
做完壹切Tharn筋疲力盡般整個坐到了床邊,雙手放到了膝蓋上,他的頭低垂著,似乎照顧那個壹哭就讓他無緣無故心疼的病人,讓他累到不行。
沒壹會Tharn又挪動身子去看那個比原來還要更安靜的病人,他忍不住拿手碰了碰對方蒼白的嘴唇,低沈中滿帶擔憂的聲音自言自語般響起,似乎是在問那個正做著噩夢的人。
“妳到底夢見了些什麽Type?告訴我妳夢見了什麽。”
我才好幫妳。
無人回答。
“好孩子,張大嘴,張嘴。”
不要!!!誰來救救我,救我,呵,不要啊。
Type感覺自己像是要溺死了,他喘不過氣來了,他努力呼吸新鮮空氣,但身體似乎不聽自己的話,除了感受到下巴傳來的痛感以及作嘔的欲望之外,他只能哭著祈求心裏某個人好心幫他。
救命,救我,不要,爸爸媽媽,救救我,救我······
“沒事的,妳只是發燒了,吃了藥等會就好了。”
“不······難受······”
身體難受得要死,心臟因為恐懼跳得飛快的時候,Type腦子裏突然響起了某些聲音,他感受到正在撫摸安慰自己的大手,然而,他的眼睛只能睜開壹點點,只能看到模糊的畫面。
“媽媽······救救我······呵······看到那混蛋了······我看到······那混蛋了······”雙手摸索著抓住自己覺得呆在壹起最有安全感的人,Type已經不在意會不會有人說自己沒斷奶了,因為此刻他只想要媽媽溫暖的懷抱緊緊擁抱自己,趕走兒時那不堪回首的噩夢。
好端端的溫熱的身體就靠了過來······不是夢裏那令人作嘔的混蛋的懷抱,而是讓生著病的Type覺得安全的人······的懷抱。
無聲的溫暖懷抱,壹直都在輕拍後背安慰自己的大手,以及滿臉的淚水······
就在懷抱即將遠離的時候,Type壹只手抓住對方的衣角,與此同時他掙了睜眼,看向那模糊的高大身影。
“爸爸······別拋下我······別······”
Type心裏焦急得不行,怕對方離開了噩夢又會卷土重來,他祈求的撒嬌聲似乎讓“爸爸”又重新坐回原地,並再次在自己的後背上輕拍安撫自己,Type自己都記不清父親是否曾經做過這些事了。
“沒去哪,只是想給妳擦擦身子。”
“別······走······”
“不走不走,就在這陪妳。”
“爸爸”強調自己哪兒也不去了後,Type這才放心松開他的衣角,半夢半醒間他記不清 “爸爸”曾給自己灌藥, “媽媽”給自己擦身子、摸頭安慰自己的事,心裏有的只是安心,過往的噩夢慢慢遠離,身體終於得到真正的休息。
緊閉了好幾個小時的眼睛再次睜開又是幾個小時之後了,Type感覺自己全身酸軟無力,整個人昏昏沈沈的,聚焦視線後他發現自己在宿舍裏。
為什麽想的總是和實際不壹樣呢?
Type問自己,他轉頭看向另壹邊,發現那張用來作為分界線的日式桌子上放著半瓶水、壹個水杯、壹版藥還有裝退燒貼的空盒子,他擡手摸了摸自己的額頭。
“誰的呢?”
察覺到自己額頭上張貼著的東西,感覺癥狀好轉的家夥皺起了眉頭,因為他確定自己沒那個力氣能自己下樓去買退燒藥,因此肯定有人在自己生病期間壹直在照顧自己。
Tharn麽?
“不!”這個名字剛出現在心中,Type就壹口否定了,他拒絕承認只有Tharn壹個人能進到房間裏照顧自己的事實。
不是他,肯定不是他,他去上課了,他怎麽可能回來照顧老子?
想著Type腦子又隱隱作痛,他不願再細想什麽了,但他還不忘壹直找理由來欺騙自己說肯定不是Tharn,盡管眼前所見,房間裏的壹切都在說明有人壹直在照顧著他。
“幹嘛對老子這麽好?想從老子這裏得到些什麽。”Type似乎開始願意接受事實了。就在此時······咿呀咿呀
“好香,搶病人的東西吃應該不算罪過?”房門打開了,某人熟悉的聲音壹並傳來,Type所能做的只有······
“No。”
“嘿!妳小子醒了呀?怎麽樣了,老子這可是急急趕過來看妳小子的喔。”
Type把粥放在桌子上後,立馬沖到床前,聲音裏滿是擔憂地問道,對方松了口氣的樣子讓Type沙啞著嗓子問道,
“粥······是妳買的?”
“啊,我的呀,特意買來給妳小子的,從壹大早妳小子打電話給老子的時候就買了的,但妳小子壹直都在睡都不吃,老子這才拿去重新加熱,要是妳小子吃不下,老子可就代吃了。”Type的眼神在朋友的臉和粥之間來回挪動,壹副心存疑惑的樣子。
“是妳小子啊。”
“嗯,那妳小子覺得是誰呢?”
“沒。”Type低聲否定道,又頭疼又全身酸軟的,他只想睡覺了,但讓他慶幸的是來照顧自己的人是自己的好友,想到這他大大呼出壹口氣。
“妳小子能起來喝粥嗎?等會也好吃藥。”
“老子不餓。”
“好歹吃壹點,從早上到現在妳還什麽都沒吃呢。”這麽說著,Techno扶起Type讓他坐起來,並將裝著粥的碗遞給他,Type不得不伸手接過,並拿起勺子咬了壹勺送進嘴裏。
不吃就好不了,還怎麽和Tharn那小子鬥下去。
“他······去哪兒了······咳咳咳·····”Type這問題問得好友壹臉蒙。
“妳小子指的是誰?Tharn那小子麽?哦,不知道他去哪了,幹嘛?”
“沒······我飽了。”
“嘿,妳小子再吃點。”此刻生著病的家夥對朋友說話的聲音感到頭疼,他不得不舉起手告訴自己的好友。
“藥······咳咳咳。”這麽壹說,本還想勸他多吃點的Type就放棄了,他轉身把藥弄好送到Type的手上,並附上另壹杯水。
盡管喉嚨裏很不舒服,Type還是把藥咽了下去,然後把水杯遞回給好友,之後他開始開口詢問起自己疑惑的事情,盡管此刻身體仍在發燒需要休息。
“妳小子壹直在照顧······”
咿呀
“Tharn妳小子去哪了?Type這小子醒了······剛剛妳小子說什麽?”還沒來得及問完,房門再次被打開,床邊的Techno轉身熟絡地和剛進門的Techno打著招呼,Type也跟著回頭看向門口,自己的死對頭正拿著壹袋吃的進來。
“沒。”Type率先開口回答,盡管心裏很想拿毯子抱住頭繼續睡,他睜大眼看向那個把食物放在桌子中間的家夥。
RRRrrrrr
“啊,學長打電話過來了,老子告訴學長說妳小子不舒服,但老子逃課來照顧妳小子都不知道會不會被記名,老子接電話先。”好在Techno這小子還知道自己頭疼,還知道去外面聊。Techno拿著手機走出房門,徒留兩個壹直以來都不對付的家夥共處壹室。
Type發現了Tharn瞥向桌上那碗粥的視線。Tharn徑直走過去拿了個盤子,把買來的食物放在盤子裏,全稱和Type無眼神交流,Type都有點想感謝他沒有在此刻發動戰爭了,因為他現在這副鬼樣子肯定是輸的壹方。
“······”
“······”
對方什麽都不說,Type也跟著壹言不發,他努力想讓自己睡著,但內心的疑惑久久不散,他最終還是開口詢問。
“咳咳咳······誰照顧的我?”

Tharn停滯壹秒轉過身來和他對視了壹眼。
“妳小子可能很不想那個人是我吧。”
“沒錯。”生著病的家夥不假思索地回道,他討厭他,當然不想讓他這個死對頭來照顧自己。Tharn楞楞地看著Type,似乎想開口說些什麽,但卻沒有說出來。
以往Type會壹直追問到底來消除自己心中的疑惑,想到這,Tharn繼續說道,
“那妳可真幸運,老子可沒什麽閑工夫來管妳這種沒長大的小屁孩的破事。”
盡管氣得想給他壹巴掌,但Type也只是繼續問下去。
“那No那小子······咳咳咳。”
“······”巨大的咳嗽聲響徹整個房間,Type拼命深呼吸,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對方似乎正要過來幫他但最終反倒低頭看著桌上盤子裏的食物不語,之後Tharn終於說出了Type最想知道的那句話。
“妳朋友照顧的妳。”
光是這句話就足以讓Type大松壹口氣,他終於安心沈睡過去,但半夢半醒間,他隱約聽到遠處傳來熟悉的聲音······
“要是妳知道是我,妳可能都不願接受我對妳的擔心,就讓別人來當這個人吧,這樣最好了。”
僅存的意識告訴他,那聲音······是Tharn的。
之後那聲音如同驅除噩夢的咒語壹般,讓Type安睡了壹整晚。

最夯BL同人小說分享網的小編就給您 TharnTypeTheSeries小說第七章介紹到這裏了,繆哥糕弟cp原著小說果然很甜啊!請期待我的下次更新!

文章來源:天腐泰劇字幕組 如有侵權請聯系我刪除

上一篇:真愛墨菲定律: 救救我······Tharn······Tharn······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