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生副cp哥滚-WardPlamecp同人文第一篇

一年生副cp滚哥-WardPlamecp同人文第一篇

最近在泰劇只因我們天生壹對劇中再次看到滾哥,想著可憐滾哥萬年配角,但這也阻擋不了我們愛他!那麽接下來小編就來分享滾哥跟Fluke哥哥的同人小說文吧!

開學

開學是Ward最煩的時候,這就意味著他又要去面對那些自以為是的人,他捏了捏鼻梁感嘆了壹句,“嘁,真他喵煩人。”
他用眼神掃視著這個知名學府的每壹處景色,學校校史久遠,校區修得很大,道路寬敞,設施挺齊全的,身邊偶爾路過的男男女女都在談笑著,顯得特別有朝氣。可是他壹點也不想管這些事,從容的從包裏掏出了耳機帶上,開始播放著音樂,這樣的他和整個充滿活力的校園看起來格格不入,但是貌似他從來不在乎壹樣。
從Ward身邊路過的女生,都會側頭悄悄的瞄著這個個子高高,外型帥氣自帶憂郁氣息的酷蓋,悉悉索索的談論聲此起彼伏,有些大膽的還會拿出手機偷拍他。這些Ward都感知的壹清二楚,因為從小到大他都是這麽過來的,要是放在以前,Ward可能還會說上兩句,但是現在的他不會了,無視了那些鶯鶯燕燕,終於找到了工程學院新生報道處,在進門前,他摘下了耳機,跟在早就坐在那兒的學長學姐們認真的打了招呼,填寫了信息,在學姐的提示下進入了室內籃球館。在人群中找了壹個不起眼的地方坐下,他沒有主動跟誰打招呼,只是安安靜靜的坐著,眼光掃過在場的每壹個人,這其中有充滿喜悅的、有激動得難以自控的、有壹臉油膩想泡妹的、有和自己壹樣安安靜靜坐著的。他的目光出奇的平靜,不知是不是自身氣場太過強大,都沒人敢主動上前跟他搭話,正好他也不想理人,懶得費口舌。在人群中好像有壹些人遇到了老朋友,激動的交流著,他視線掃過去就看見了坐在那群人中的,長得非常帥氣的男生,他聽到他旁邊那個男生叫他“Kong”,看來是很熟悉,叫的應該是小名。
逐漸的估摸著人來齊了,大二的學長學姐們還是帶著他們壹起做起了遊戲,氣氛壹度活躍了起來,每壹個人都在開心的參與著,想把自己融入到這個集體中,很快就要到Ward了,他還在沈思怎麽做時,人群突然停止了喧鬧,壹行穿著院服的學長們走了進來,為首的是壹個長得白凈好看的男生。如果忽略掉這壹行人嚴肅的嘴臉,Ward還覺得也許這些人好相處,可是看了看這些人的嘴臉,Ward知道自己的厄運要來了,只能期待自己能不惹事,安安靜靜的度過自己的大學生生涯,想到這兒他深深的默默嘆了口氣,壹遍又壹遍的強調著要克制住自己的脾氣。
很快這壹行人背著手在舞臺上站定,為首的人開口了:“各位壹年生,我是Arthit,工程學院大三的學生……”
那幾個學長的輪番訓話讓Ward心中覺得很不爽,都壹副高高在上的樣子,感覺自己很了不起?Ward撇了撇嘴,盯著上面的人說話。這些人自以為是的貶低著比他們經驗少的人真是服了,Ward幹脆不聽了,壹臉平靜的發著神,突然他看見那個叫Kong的人站了起來開始正面懟人。Ward心裏竟有些贊賞,不得不說這個男生的確給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看著臺上那些人吃扁的表情,Ward無聲的笑了笑,突然和臺上那個看起來不太好惹的男人對視了,那男人皺著眉頭盯著他,但很快又收回了視線,Ward不想自討沒趣,準備繼續無聲的當個局外人。可是這局外人還沒當好,就理清了事情的原委,MD,這些人竟然要讓壹年生去要簽名,壹個星期壹千個,瘋了吧!這些城裏人真會玩兒。
很快那些人走了,隨後發下來的本子很快到了Ward的手上,本來想扔了,但是回想起媽媽的勸導,嘆了口氣將本子收好,周圍的人陸陸續續的離開了,他也收好自己的名牌朝公寓走去。
新的壹周開始了,班級裏大家都還沒熟絡起來,除了認識的人三三兩兩結著伴,就剩下像Ward壹樣的散客。他毫不費力的收集著簽名,因為總有人上趕著貼上來,他根本不用求人,本子上都密密麻麻的寫著各色各樣的學姐的名字,看起來也不少了,上面還充斥著各種調情的話,更有甚者還留了不少電話號碼。
看著跟自己同樣境遇卻處理得遊刃有余的Kongphop,Ward默默的挪開了視線,心裏還感嘆著真厲害啊。思緒逐漸飄遠,視線卻釘在了壹處,那群自以為是的家夥正在逗跟自己同班的女生,不過那群人中沒起哄的那個人可真是顯得壹枝獨秀呢!那個人的表情看不出特別大的情緒,不過也沒有像死人臉那樣,而且那個側臉總覺得有些熟悉,仔細想卻又想不起來,他暗自嘆了口氣,準備離開這個是非之地,“噢~學弟~怎麽不吃完就走了~”
Ward淡定的扭過頭看著打扮的花枝招展的不知道叫學長還是學姐的人,“我吃飽,學姐要坐就坐吧。”不再看那人的表情,冷漠的端著盤子往出口走著。
下課鈴剛打,負責迎新的學長學姐們就走了進來。
“好了,現在我們來分發衣服,先請M碼的同學們先上來吶。”
“好了,現在請L碼的同學們依次上來哦。”
Ward不爭不搶的排在了後面,不在乎是不是先拿到衣服,過了壹會兒終於到他了,巧合的是剛好沒有L碼了,學長壹臉為難的翻找著,“不好意思,學弟,能不能先將就壹下穿M碼,等後面學長再幫妳換吧或者妳可以跟班裏身量稍微小的同學換壹換,妳看行不行?”
俗話說伸手不打笑臉人,Ward即便看起來是個冷面人,但是他也懂得為人處世的道理,淡淡的回了個扯嘴笑,“沒事。”
那名叫Kongphop的男生壹直等在旁邊,在Ward路過的時候將手中L碼的衣服遞給了Ward,“妳。”
Ward楞楞的看著這個熱心腸的男生,“我叫Ward。”
Kongphop點了點頭,“OK,Ward,我叫Kongphop,妳也可以叫我Kong。妳拿我的去穿吧,我比妳瘦些,應該可以穿M。”Ward回以了壹個微笑,“可以嗎?”得到主人授意的Ward伸出了手跟Kong進行了交換。
“謝謝妳,Kong。”真誠的對Kongphop笑了笑,還伸手輕拍了壹下他的肩,隨後回到位置上坐著。Ward看著那個帶著主角光環,星目劍眉的男生,突然明白這個男生為什麽這麽有人緣,而且在別人還未真正去交朋友時,這人的旁邊已有了不少人,想來這樣品行俱佳的人,也值得交個朋友。

論被教頭叫到名字是壹種什麽體驗

換好衣服的Ward乖乖的等在門口,盡管他認為自己表現的挺友善的,但是不熟悉Ward的人總會有種“這個人不好惹”的錯覺,而且有這種錯覺的不在少數,顯而易見有領導力的,並且正在幫學長學姐們整隊的Tiw就是其中壹個。被Ward擡眸掃了壹眼後,Tiw就覺得渾身不自在,可是作為人精,有些道理他還是懂的。於是,在Ward再次望向幫忙整隊的Tiw時,Tiw對他笑了笑,Ward回以了微笑以示友好,Tiw都挺震驚的這人竟然還笑得挺好看的?
那群魔鬼教頭早已站在了主席臺上,眼神鎖定著這些好不容易整好隊進場的小雞仔們。Arthit掃視了整個場館,他目光鎖定了Kongphop,壹個惡劣的點子浮現在了Arthit的腦中。Ward壹看向那個板著臉過來的人,大概就猜到會發生什麽了,盯著那個學長叫了Kongphop的學號,Ward在心裏獨自替Kongphop嘆了口氣,但是他沒想到,事情反轉的挺快的。本以為會被收拾的Kongphop竟然發表出了要強搶學長當老婆這種驚天地泣鬼神的勇敢發言。Ward呆住,徹底呆住了,整個場館在這短暫的幾秒鐘裏似乎還回蕩著那句話,所有人在這幾秒鐘內都死機,只有Not走上前,試圖挽救,拉住了打算發作的Arithit。作為教頭被當場戲弄,Arithit自然不會放過他們,Kongphop更慘不僅有單獨懲罰還要和他們壹起訓練。Ward擔心的看了壹眼斜前方的人,又盯了盯上面的人,其實說實話Ward並沒覺得雙方沒有責任,但是這種事他無能為力,他也不想管這種不相幹的問題。幸好這壹天再也沒出什麽岔子,Ward又躲在了不起眼的角落,再也沒被抓住。
不知是不是昨天沒找回場子,今天這些魔鬼教頭又換了壹個場地——露天足球場。下午的太陽依舊很毒辣,整個球場都在升溫,如果仔細觀察還能看見輕微的熱暈。Ward雖然看著瘦得弱不禁風的樣子,但是他好歹跟著父輩進過軍隊,踏過禁區,自然能夠堅持下來。他環顧了壹周,心裏感嘆了壹下,不得不說好像又有些人沒有來,不過教頭們應該都知道,他也不想多此壹舉,去當出頭鳥。
後面的Ork用余光往四周看了看,才低下了頭,側頭小聲的向周圍的人問著:“死了,咱們明天不是上課還要交報告嗎?M 妳寫沒有?”
M做賊心虛的低下頭,壓低聲音回應著,“還沒呢,怎麽辦?”耳朵聽四方的Tiw也乘機應答道:“明天還有課呢,怎麽辦?”
他們幾個的竊竊私語在壹群安靜的小雞仔中,顯得格外突出顯眼,Plame這暴脾氣就上來了,“妳們有什麽講不完的嗎?”
被逼無奈的Tiw只能舉手示意,“P,學號0072有話要講。我們剛剛只是在討論明天有很多課,還有很多作業,我們在想可不可以請假?”
Tiw的聲音吸引了Ward的主意,他側過頭看了壹眼壹個充滿書生氣息和人性光輝的人物就知道他不簡單,當然不簡單了,不然這位仁兄怎麽會幫忙整隊。再看了看教頭們的表情,他知道他們又會被新壹輪炮轟了。
Tiw的話被那個叫Plame的學長嚼了壹兩秒,就在人們都在幻想這些教頭會很人性的讓他們暫時請假的時候,Plame的不爽加劇,他瞪著大眼睛,盯著那個出頭鳥“我不準假。”
全場寂靜,只有Tiw壹個人還想繼續講著道理,“P 不是我們不來,是因為明天學習任務比較重,我……”
Bright按住了想要繼續說話的Plame,“是嗎?妳們都已經是成年人了,要學會自己合理安排時間了,如果連時間分配都不會那妳們會什麽呢?還有問題嗎?沒有,很好,那妳就蹲下。”
Tiw的提議被壹口回絕了,這是在意料之中的事,被拒絕後他還要講道理,惹所有人都為他捏了把汗。Plame和Bright眼神交匯著,Plame壹下子就讀懂了朋友的意思,讓他不要沖動,明明三言兩語就可以打發的事,沒要這麽嚴厲。可是Plame總覺得難道這些不是應該的嗎?對他們嚴厲,不是歷來的傳統嗎?想當年自己被虐的更慘,這點根本就不算什麽。
Ward早就知道Tiw是往槍口上撞,本來做這些都是徒勞,反正這些人是講不通的。因為這些人就像是軍隊裏的教官壹樣,專門教紀律和義務的,相比之下,這些人除了不讓人信服以外,其他目的都與軍隊訓練相差不大。
Ward耳朵在聽著教頭的命令,腦子裏卻在想著今天的領頭教頭們。那個看起來稍微溫和壹點的叫Bright,看起來很聰明,但是不威嚴,吼不住新生,而另壹個好像叫什麽Plame,好吧!沖動、不計後果、嚴厲,尊卑意識貌似很嚴重,自大不好惹。轉念壹想自己不就是那樣的?想到這兒他自嘲的搖搖頭,把頭埋的更低了些。
Plame掃視著整個運動場目光無意間停在壹個地方,那個人好像叫Ward,跟自己同壹個學號,那人的頭發遮住了半張臉,頭埋的很低,這不禁讓他想起了以前在高中門口見過的壹個被學長們圍堵的小不點,這樣的感覺真奇怪。Plame皺著眉頭,不滿的“嘖”了壹聲,看來得找機會壹起聊壹聊,畢竟是同號要求壹定要更加嚴格。
Plame的思緒漸漸地飄遠了,等他回過神來時,那群壹年生竟然還敢在下面說話,氣得他呀!紀律不好好學,團結也不會,口號也喊不好,只會偷懶,活該往槍口上撞,Plame壹下子吼了出來:“Ward!還不閉嘴!低頭!”吼出來Plame就震驚,MD他叫錯人了,怎麽能……低低的罵了自己壹句,但是好在他自己也被訓練了這麽久,很快又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繼續盯著訓練。
而被叫到名字的Ward壹臉懵,自己乖乖的受著訓還要挨罵?而且講話的不是Ork嗎?他擡頭盯著那個叫錯名還不臉紅的人,莫名覺得這人有病,誰知好死不死眼神還沒來得及收回來就被Plame盯到了,Ward微微楞了壹下,還是盯了回去。就這樣兩人眼神隔空碰在了壹起,誰也沒收回視線,Plame下意識心虛的咽了咽口水,最終還是理虧的他先收回了視線,把視線放在了遠處,不再去管那名叫Ward的青年。

最夯耽美bl同人小说分享网的小編就給大家介紹Ward&Plame同人小說文第壹篇到這裏,歡迎大家來評論區嘮嗑! 谢谢橘子果酱酱酱酱酱小姐姐的友情赞助!

bilibili cv号:441408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