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夥伴們腐文網站要記得點擊收藏哦,側邊欄底部的廣告也幫忙點擊下,賺些小廣告費來給網站續命用的,辛苦了,萬分感謝!

一年生副cp哥滚-WardPlamecp同人文第十篇

最可愛的人應該是ward了吧!第10章!

最夯bl同人文分享網的小編就來分享泰劇 壹年生副cp滾哥跟Fluke哥哥的同人小說文十篇啦, 泰劇壹年生的哥滾cp走起!兩個人也有了質的關系進展,也許是緣分吧!讓兩個人再次相遇,而也在慢慢相愛!

種下的因

“小不點、小不點。”壹聲聲的擊潰著Ward最後壹道防線。那個夏天他告訴自己不能再哭了,可是所有的自控力,在這壹刻潰不成軍,眼淚止不住的溢了出來。他不敢轉身,生怕自己的淚折煞了故人。他立在原地,眼淚無聲地滴在了地上,是喜極而泣的重逢,是無法釋懷的執念,是心中嗔癡貪眛的交織。
情緒會崩潰往往不是壹瞬間的興起,而是鎖事的疊加,往往不會壹蹴而就,而是壹種持續的狀態。因為那壹年的事他不敢再信任任何人,常常自己壹個人坐在清冷的房間裏。應激性失語癥是被治好了,可是心裏還是無法完全解脫,好不容易回到泰國,卻再也找不到Plame了。所以Ward這四年來的艱辛,會在Plame的壹聲“小不點”下,全程崩盤。
Plame壹如當年那般,長嘆壹聲,踱著步子繞到了Ward身前,勾著Ward的脖子讓他靠在了自己肩膀上,伸手輕撫著他的後背,“妳早該告訴我的,要是我早想起來,今天我就幫妳把那些個妖魔鬼怪都收起來。也怪我沒早點認出妳,妳應該早就認出來了吧!抱歉。”
Ward只能用力的環住Plame的腰,卻沒有哭出聲來。暖橘色的路燈和溫暖的懷抱正在撫慰著這個孤獨的靈魂。
“好了,別哭了。哥帶妳吃東西去,剛剛被攪和了的,我都沒吃飽。不過還好酒錢他們付。”Plame撐開了Ward的肩膀,有些無奈的捏了捏Ward的耳垂說到,“妳怎麽跟個小姑娘似的。”Ward卻是笑了笑,勾住了Plame的脖頸往7—11走著。
酒店
“當年……願意聊聊嗎?”
“P 還記得當年的我吧!”
“嗯,小不點,明明是高中生卻是小個子,第壹次見妳是妳們校門口吧!妳被剛剛那幾個人圍著欺負,我幫了妳。後來第二次見面是小巷子口,妳全身臟兮兮的都快被打得沒知覺了,我把妳送去了醫院,妳醒來卻壹句話都不說,目光呆滯,嚇得我呀。可是妳不說話也沒辦法聯系妳家人,也不知道妳叫什麽,我幹脆就壹直叫妳小不點,還讓我媽給妳做飯。那個時候妳誰都不理,只有我在,妳才會理人。我陪了妳三天的時間,越跟妳相處越喜歡妳。可是醫生說妳可能是應激性失語癥,我那時候就想吧,要是妳沒親人,我們家幹脆就把妳收養了吧!”
“誰知道第四天妳就不見了,我找遍了整個醫院,感覺妳像是從未出現過壹樣。最後還是求了很久照顧妳的護士姐姐,人家才告訴我說,妳是被家人領走了,我才安心。卻不成想再見妳,就這麽大了。而且重逢我就給妳留下來壞印象,我覺得我真厲害。”說罷笑了笑,拿起酒碰了碰Ward的杯子。
“那個醫生說的沒錯,我確實是應激性失語癥,所以我爸壹找到我,就把我送出國治療了,所以我休學了壹年。第二年回來,我倒是通過關系找過妳,可是妳的消息都石沈大海了。後來我想著如果見不到妳,那就算了,地球是圓的,我總會遇見妳。後來,我就跟我們家警衛學了好些招式,還找我大哥專門幫我特訓,到了新學校誰都不敢欺負我,也誰都離我遠遠的,不過不要緊這樣也省得我麻煩。而且我現在攻擊性挺強的,妳要不要試試?”Ward挑了挑眉,玩笑似的舉起酒杯盯著Plame,“小子,想挨打?”
“P……”
“嗯。”
“抱歉,當年沒有告別就離開。”
“我是小氣的人嗎?再說了那個時候妳會說話?妳就壹小屁孩兒,我需要跟妳計較?別說這個,給我說說那幾個人,怎麽回事?”
原來當年Ward很瘦小,不過顏倒是不錯,那個叫Sorn的看上了他,當然這件事被Ward壹筆帶過,Plame也察覺了但是沒多問,只是安安靜。
當時的Sorn為了讓Ward乖乖妥協,設計讓周圍的人誤會他、排擠他。那個時候Ward還是個心智不成熟的半大小孩兒,什麽都不太懂,懵懵懂懂的就中了計,卻沒機會為自己辯護壹句,就這樣被大家孤立。
Sorn好像是找到了壹個好玩的玩具,故意接近Ward,讓Ward放松警惕,以為這個哥哥是個好人。不過這個好人卻在Ward拒絕他後,就讓他們那壹檔子人開始變本加厲的欺淩Ward,所以Ward才反應過來那個人自始至終都把自己玩弄與股掌之間。周圍的人根本不敢惹Sorn,而且本來就不喜歡Ward,巴不得他早點滾。就這樣小乖乖Ward被折磨成了壹個不喜交際的酷男。
即便Ward沒細說,但是Plame能從前面三番五次的情緒失控中,知道這些年Ward的心酸,想交朋友,卻不敢邁出壹步,不敢相信別人的好,也不敢隨意接受別人的喜歡。他伸手拍了拍Ward的頭,給他遞了壹根肉串兒。
“吃吧。”
涼風也來的剛好,輕輕地掀起了Ward散開的衣袂,壹小節腹肌就這樣露了出來,Plame也不知是不是手賤,伸手就上去了,觸感還是不錯。Ward顯然也被他突如其來的行為震驚到了,腰腹下意識收緊,微微往後撤了半步。誰知Plame好死不死還想往上摸著,Ward本就寬松的襯衣就這樣多了壹只鬼鬼祟祟的手。他咽了咽口水,根結分明的手壹把握住了Plame還欲作亂的手,壓了壓嗓子,“P 別摸了,我去壹趟衛生間。”
腳步矯健的走進了廁所,打開了水龍頭,看起來是雲淡風輕的樣子,但是那片被觸碰過的肌膚和不正常的心跳頻率正在提醒著Ward他心裏有鬼。他胡亂的往臉上潑著水,妄圖讓自己無法控制的心跳舒緩起來。鏡子裏帥氣的面龐上還帶著水滴,眼底藏不住的是呼之欲出的渴望,是壹點壹滴堆積在心中的情緒。是什麽時候這樣的呢?初見?還是他給自己買藥?還是?他有些混亂了,如果真是這樣,那自己該怎麽辦?他不敢再往下想了。
其實如果他願意再深挖壹下自己的內心,他會發現這些情緒中還有壹種是害怕,害怕自己產生對Plame有難以啟齒的念頭,更怕Plame受到傷害不論是自己還是那個不會善罷甘休的瘋子。他眉頭緊鎖著,撐在洗漱臺的手用力的握了握,才咽下了心中翻湧著的情緒。看了看沾了不少水的衣服,準備把它脫下來用吹風機吹壹吹。
靠在陽臺欄桿上的人,遲遲等不到廁所裏的人出來,手指在不經意間蹭了無數遍瓶口,顯得有些著急。輕聲喚了兩聲Ward,廁所卻沒有人回答,他有些擔心的走了進去。
“哢噠”壹聲推門而入,映入眼簾的是Ward大半胸膛,正在脫衣服下來吹的Ward明顯是楞了壹下。Plame盯了盯暴露在外的肉體,本來就白的臉上很快爬滿了紅暈,呼吸有些紊亂,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就這樣跟Ward幹瞪著眼。
Ward倒是最先反應過來,“P 想看?”Ward剛剛壓下去的想法又冒出了頭,沒有絲毫克制地笑著伸出手快速的在Plame的下巴上摸了壹下,活生生把自己塑造成壹個調戲良家婦男的登徒子,襯衣大開著的往Plame的面前走了兩步。
Ward張了張嘴,“P。”
“嗯?”
“也許妳那個姻緣簽是對的呢!”
“啥玩意兒?”Plame黑人問號臉的盯著突然爆出個莫名其妙的話的人,攤了攤手往外走著。Ward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麽腦子裏想到這句話,還腦子壹熱給說了出來,也許Plame不知道他的這句話想表達的意思,但是Ward可不能忽略,不得不承認Plame對於他的特殊性,因為他不僅僅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更是自己的同號學長,不論從那壹個方面看,自己都不該跨過去。Ward單手插兜,右手捏了捏後頸,把冒出頭的想法又按了回去。

留宿(下)

被莫名調戲的Plame有些賭氣,憋著氣的紅臉在昏暗的燈光下顯得更加曖昧,也更容易讓人沈溺。Ward像是溺水者碰到了救命的木板壹樣,感覺撒手就會丟命壹樣。有感覺自己中了壹種名叫Plame的毒藥,並且在不知不覺中陷的更深,明明千方百計的阻止自己上癮,卻還是讓人無法停止。
思來想去,Ward心裏堵得更慌了,壹杯酒硬生生被他喝出了百轉千回的味道。
“P 妳相信命運嗎?”
“嗯?”
“感謝命運讓我認識了妳。”
Plame以為Ward是在感慨,還好當年遇到了自己,寬慰到:“乖,哥現在也能幫妳,只要……妳叫我壹聲哥。”
Ward看著開著玩笑的Plame,他抿了抿唇,想到了當年Sorn攻略自己做的壹些事,如果發生到了Plame身上,不知道沖動的他能不能解決好。越想越不是滋味,不由得握緊了瓶身,許是太過用力,手上的紋路越發清晰,看起來有些獨特的美感。
“P 以後碰到Sorn,躲著他吧!他們那群人都是瘋狗。”
Plame沒有問為什麽是瘋狗,因為他相信自家學弟不會跟自己說兩家話,他也相信自己學弟說出這些話肯定有他的原因。
“不說那些,咱們不應該好好喝酒嗎?妳這酒量究竟行不行啊?養魚呢?”
Ward笑著和Plame碰杯,眼神盯著遠處夜幕下的鄭王廟,湖面風光與天緯相依相襯。河岸上燈光中的人群,相偎相依的情人,相生相伴的老人。此時的人間百態,卻不如身旁人那般讓人無法忘卻。他的聲音融進了晚風中,有些溫柔,“P 這兒拍夜景,看起來也不賴。”
Plame順著Ward的視線向外看著,剛剛光顧著盯學弟去了,卻忘記了不遠處的美景。他有些欣喜的灌了壹口酒,進房間拿出了自己的小情人,用著他自己的方式記錄著這個瞬間,卻在最後把鏡頭對準了自己的學弟。Ward以為他在找角度,沒有過多的把註意力放在他身上,所以他根本就沒註意到Plame的動作。
Plame在他學弟身上,硬是找到了“繆斯”的感覺,他學弟這個顏值完全沒有吐槽的可能,360度幾乎無死角。畫面裏的Ward壹面迎著燈光,壹面陷入黑暗,明暗結合的配著夜景顯得格外憂郁,清冷的眸子中散開的盡是對人間煙火的通透。Ward手指拎住易拉罐的邊緣,時不時的往嘴裏灌著啤酒,動作顯得優雅好看,微微揚起的頭拉長著脖頸的線條,有些突出的喉結,都略微有些禁欲的性感。作為壹個男人的Plame都不得不承認,他旁邊這位在無形中散發著克裏斯馬的學弟,確實具有屬於他自己獨特的個人魅力,同樣像美人壹樣吸引著外人駐足欣賞。
也不知是不是身旁人的視線太過熾熱,讓Ward不能忽視,終於把他的魂吸引了回來,但是他沒立即轉頭,反而是盯著遠處的鄭王廟開口到,“這些景物拍出來好看嗎?”
反觀盯著Ward的Plame,由於盯得過於認真,楞是只聽清了學弟的幾個字,還沒反應過來,就對著Ward的側顏楞楞的回了壹句,“好看。”他不明白究竟是人好看,還是景好看,只是覺得今天的酒似乎有些醉人,讓他有些迷糊了。他晃了晃頭,試圖從這種迷茫的狀態中抽離出來,結果用力過猛,腳下踉蹌了壹下,差點給Ward跪下,還好Ward伸手扶住了他的腰,不然他就要在學弟面前出醜了。
“P 還好嗎?”
“額,我還能再喝八百瓶,妳信嗎?”Ward看著梗著脖子有些迷迷瞪瞪的Plame,笑出了聲,“P 我先扶妳起來。”Plame這時才反應過來自己已經在學弟懷裏靠了好壹會兒了,有些尷尬的抓了抓頭發,重新站好。
幸好Ward很自然的選擇忽略掉這個小插曲,但是新的問題來了,他沒帶換洗的貼身衣物。“P 我覺得我應該還要去壹下市場。”
“怎麽了?”
“我……沒帶換洗衣物。”
“穿我的唄,我帶了兩件T恤。”
“不是。我沒有貼身衣物。”
於是Plame就帶著有些微妙的眼神掃了掃Ward的下三路,搞得Ward有些尷尬的別開了視線,側對著Plame。Plame倒是不管不顧的,勾住Ward的脖子,大笑到“走,哥帶妳買去。”
Ward心甘情願的被Plame勾著,往市場走去。12點的夜晚,對於某些人而言是壹天辛苦忙碌的結束,但對另壹些人來說,卻是夜生活的起步。街道上的人群比白天顯得更加年輕化,他們兩人的出現倒沒顯得特別突兀。直到Ward去挑選時,店員掃視他們的眼神格外熱切,才讓Plame有些不自在的感覺,只好插著褲兜盯著店門外的情景。Ward似乎沒註意到店員的目光,或者說他刻意忽略掉他們的目光,隨意挑了壹條布料相對舒適,花色素凈的,順便買了兩套睡衣壹起結賬,扭頭就快速地拍了拍Plame的肩膀示意回酒店。
兩人忙活了壹陣也差不多該休息了,Plame毫無顧慮的就往浴室裏走著。許是忘記了外邊還有個學弟,竟然習慣性的系著壹條浴巾就往外走著。被熱水沖刷的有些泛紅的肌膚就這樣坦坦蕩蕩的暴露在了Ward面前。
推門出來的Plame在Ward的註視下顯然也有些懵,當他和Ward眼神交織在壹起時,Plame才真正地慌亂著,逃命似的躲回了浴室,可是進了浴室他才發現自己好像真的沒拿衣服進來。
“艹了,勞資的壹世英名。”就在Plame糾結著要不要叫Ward給自己遞衣服時,敲門聲響起了,“P 我給妳拿了衣服過來。”
Plame有些倉皇的把自己炸著頭發理順,才開了壹條門縫,外面的人很紳士的把眼睛移開,伸手遞了壹套衣服進來,Plame也沒註意衣服是不是自己,等展開來看,媽呀!真不是自己衣服,“嘿,Ward,這是妳衣服嗎?”
“不是,我買了兩套睡衣,壹套給妳,謝謝妳收留我。”
Plame雖然有些不情願,但是這好歹也是Ward的壹片心意,他糾結了不到半分鐘,還是認命的把衣服套上,條紋體恤灰色短褲,合身也舒服。
“Ward,妳來洗吧,我馬上出來。”
說罷就拿著衣服出來了,現在的Plame倒是像壹只溫順的垂耳兔,連腳尖都是白裏透紅的可愛,活生生地反差萌典範。Ward默默地掃視著Plame,直到Plame有些疑惑的回看時,Ward才拿上衣服往浴室走著,手欠似的揉了揉Plame的頭,“P 妳還挺白。”
Plame以為他是在調侃自己前面不穿上衣服就出浴室的行為,有些生氣的罵了出來,“白妳大爺,滾!”
壹直等兩人睡在壹張床上,Ward才開始緊張,“P 我要不睡沙發?”Plame盯了盯沙發,再盯了盯Ward,“磨磨唧唧的,上來啊。”Plame拍了拍身邊的枕頭示意Ward過來躺下,Ward躊躇了半天,整的Plame有些心慌,掀起了被子,踩著床走到了Ward面前,居高臨下地盯著坐在沙發上的Ward,“叫妳上來,妳就上來啊!糾結個屁,都在壹個房間了,要發生什麽早該發生了。”最後壹句Plame壹時嘴快的蹦了出來,有那麽壹瞬間Plame有點想把自己的嘴縫上了,這他喵怎麽解釋怎麽尷尬,艹!
Ward聽了Plame的話也明顯被震撼到了,細碎的頭發適時的遮住了他藏在眼中的情緒,他品了品這句具有歧義的話,把要脫口而出的虎狼之詞在心裏打了個轉,重新組織了語言。“我上來不就行了嗎?”兩人心裏揣著明白,面上裝糊塗,各懷鬼胎地躺在床上。
“晚安吶,Ward。”
“晚安。”
慶幸的是Plame總是心大,所以他還是肆無忌憚的睡著了,明顯沒將身旁的隱形炸彈放在眼裏。Ward有些好笑地盯著睡著的Plame,不論是過去到現在他承認對Plame的感情都是特殊的。無論是兄弟友情,還是肆無忌憚愛情,也許對於想明白了的Ward來說都是別人無法替代的。想著想著他也睡著了,誰知睡到半夜,身旁的人就開始鬧騰,睡的很不安穩,Ward只好幫他蓋好被子,就這樣壹直反反復復,折騰到了淩晨三點Ward才尋到法子,輕拍著Plame的肚子,才讓他安靜了下來。

最夯耽美bl同人小说分享网的小編就給大家介紹泰劇一年生Ward&Plame同人小說文第十篇到這裏,不知道ward心裏多希望天天能壹起睡呢? 谢谢橘子果酱酱酱酱酱小姐姐的友情赞助!

bilibili cv号:4414082

泰劇Ward&Plame小說文上一篇: Ward壹言不發的低著頭順著Plame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