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生副cp哥滚-WardPlamecp同人文第11篇

一年生副cp哥滚-WardPlamecp同人文第11篇

最夯bl同人文分享網的小編就來分享泰劇 壹年生副cp滾哥跟Fluke哥哥的同人小說文11篇啦, 泰劇壹年生的哥滾cp走起!經歷了壹夜的相處,也許彼此都明白了彼此在各自心中的位置吧!

不知不覺的改變

早晨最先醒的還是Plame,Ward已經睡沈了。按照慣例,他在家中被迫養成的雷打不動的早起習慣,應該會提前叫醒他。結果誰料到昨晚上壹直再為不安分的Plame蓋被子,活生生頂著熊貓眼接近淩晨4點才睡著,整個人看起來有些頹廢。Plame倒是壹幅生龍活虎的樣子,看了看睡著的Ward,又看了看不遠處的錢包,深吸了壹口氣,悄咪咪地往床邊挪著。找出錢包,套上帽子,躡手躡腳地出了門。
Plame自詡不是個會照顧人的人,自己親弟弟還經常吐槽自己,這麽大個人了還需要弟弟照顧。可是他也不知道為什麽看著有些疲倦的Ward腦子壹熱就出了門,等買了煎餃後他才反應過來自己正在做了什麽。思前想後他覺得是他對學弟的關愛才讓他開始學著照顧人的。但是他忘記了以前自家弟弟叫自己給他買早餐,自己就特別無語的回了壹句:妳在想春天的故事。
Ward也不知是不是睡得太沈等Plame都進門了他才醒過來,他揉了揉太陽穴,有些慵懶的靠著背後的墻坐了起來。早晨的嗓音帶著熬夜的沙啞,有些性感地叫了壹聲:“P 早上好。”
給Plame手上驚出了壹層雞皮疙瘩,有些不自在的問,“額,醒了?那我先去洗漱還是妳先去?”
Ward像是沒看出Plame的不自然,反倒被放在桌上的早餐吸引了視線,翻身起床理了壹下衣服沒有多嘴,只回了壹句,“P 妳先去吧,我清醒壹下。”說罷理了理被子,疊了壹下兩人搭在沙發上的衣服,把衣服大致收拾了壹下,坐在沙發上翻著Line未讀消息。正準備回Keler女士的消息,卻被壹通電話打亂了思路。
Ward“餵”了兩聲,可是對面都沒有回音,他有些疑惑的準備掛斷時,那邊出聲了,“矮冬瓜。”壹個稱呼就把他的思緒帶回了3年前,曾經他對這個稱呼有多沈迷,現在就有多惡心。但是時間的沈澱早就教會他,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心急可是吃不了熱豆腐的。而且如果Sorn不用他家裏的勢力僅憑他自己的實力,他相信Sorn絕對不會查到自己的準確消息,就算他查到了,那又怎樣。他也不擔心Sorn再對他做什麽,他現在可不是壹個軟柿子任人拿捏,想要動他,還得掂量掂量自己。
“屁話。”
“額,我說的是屁話。Ward,幾年不見妳還是這麽獨特不是嗎?”
“Ward我想妳了。”
Ward的臉色沈了沈,擡眼盯了盯窗外,又看了看浴室裏暖暖的燈光下若隱若現的身影,感覺怒火稍稍平息了,才開口,“滾吧!勞資惡心。”
“Ward,我……”回答他的只有嘟嘟的斷線聲,他有些興味的摸了摸唇角。
“有趣。”Sorn的眼睛在眼鏡的遮擋下閃爍著精光。他是混血兒,樣貌也是繼承了父母所有的優點,濃眉大眼,高鼻梁,家事背景也是頂好的,所以無論在那裏他都是受人追捧的。直到他遇到Ward,才感受到了挫敗感。
他和小Ward第壹次見面是在迎新會上,他在臺上,Ward在臺下,他是學生代表,Ward是初出茅廬的新生。年少時總會遇見壹些讓人驚艷的人物,毋庸置疑Ward遇上了Sorn,Sorn瞄準了Ward,僅僅是因為驚鴻壹瞥。那時的Ward雖然沒有長開,但是五官精致,板著小臉裝高冷的樣子倒是惹人疼,又樂於助人,大家都喜歡他,其中也有憑借著學生會會長職務之便找各種理由讓他做事的Sorn。就這樣壹種叫做愛的種子開始在Sorn的心裏生根發芽,在歲月的澆灌下茁壯成長,等到他發現時早已無法挽回。可是這時的他發現那個壹直跟在他身後的Ward,也是其他人的Ward,他的驕傲在Ward面前看起來分文不值,自始至終自己就仿佛是個笑話。他嫉妒著站在Ward周圍的每壹個人,所以他要斬斷Ward跟其他人的聯系,就用這短短的壹學期,他成功了。不枉費他步步為營,把Ward變成眾矢之的,他親手毀了他,卻想又用血淋淋的雙手擁抱他,他看著單純得Ward滿心歡喜的步入自己的囚牢,就差最後壹步。他算錯了最後壹步,他萬萬沒想到Ward竟然拒絕了自己,他又變成了壹個笑話。於是,他又像是光明正大的頂著為大眾服務的頭銜,明目張膽的欺負著他曾經說過喜歡到骨子裏的人,他似乎還能從Ward求救的眼神中得到快感。直到他把人真正的弄丟了,他才發現他錯的離譜,發瘋似的搜尋著關於Ward的壹切蛛絲馬跡,卻如同大海撈針,他知道自己錯了是壹回事,秉性不改還是於事無補。
壹個等不到卻瘋狂想得到的人,在Sorn的心裏生了根發了芽長成了壹棵參天大樹,樹根交織盤錯,壹寸也無法抽離,抽離便疼得無法呼吸。他握緊了手機,看向了窗外,“我們來日方長,Ward。”
這個讓氣氛有些低沈的電話,讓Ward有些心煩意亂,找出了那個瘋子的電話拉入黑名單,有些不在狀態的發著呆。剛剛出浴室的Plame都看在眼裏,心裏壹合計,還是打算帶著學弟早些返程,催促著Ward趕快收拾了去車站。
買了票,坐在車上的Ward想著Sorn可能會有的行為,腦子飛速的轉動著,想著應對方式,神色有些低落。好在Plame還在身邊陪著,總會想到話題跟Ward搭話,才讓氣氛沒有那麽低沈。
“吶,妳看壹下我拍的照片,挑壹些好看妳想留著的,我到時候洗照片可以給妳壹份,攝影社我有很多朋友。”Plame此舉倒是分散了Ward的註意力,相機就這樣放在了他的手中,可還沒等到Ward開始正式看時,Plame的小腦袋已經開始壹點壹點的了。Ward有些無奈的扶好Plame的投,最後實在沒辦法了,只能把他的頭放在自己的肩膀上。
看著睡的很安心的Plame,心情好歹明朗了些,這才拿起Plame的相機翻看著照片。剛開始都還好,可是越往前翻越讓Ward有些震驚,這壹天的照片裏面幾乎接近有壹半都是自己。背影、側臉、全身照,連群像都沒缺少自己。笑著的,冷著臉的,心煩著的,還有孤獨著的,說實話,Ward既開心又有些害怕了。從自己最近那些不可控的行為來看,自己肯定動心了,可是Plame呢?Ward有些怕了,怕Plame無法接受,也怕自己拖他下水。雖然自己早在Sorn那壹遭後認清了性取向,可是他Plame還是張白紙,根本連這個圈子是什麽都不知道吧!就算知道,Plame也應該好好過他該過的生活,娶妻生子過得幸福美滿才對。
“妳的身邊不應該是我才對……P Plame……”

妳還有這種癖好

他側目看好壹會兒Plame的臉,才收回了有些貪婪的視線。他好像不能再多走壹步了,到這兒剛剛好,找到了這個人已經足夠。天空像是知曉他的心聲壹樣,也配合著他適時的陰沈了下來。遠處的烏雲滾滾而來,隨之而來的還有淅淅瀝瀝的雨,雨倒是不大,只是這風吹得有點冷,他伸手扣上了窗戶,把雨聲和冷風都隔絕到了窗外,只有身旁的小火爐仿佛沒有知覺似的安然睡著。
Ward有些疑惑,明明該睡的不是自己嗎?這個人怎麽能睡得這麽香?有些無奈的搖搖頭,把頭靠在靠椅上閉目養神,耳朵裏斷斷續續的聽見了坐在前面的壹對情侶好像在爭執著,剛開始還很小聲後來越來越大聲,Ward就在這樣的狀況下睡著了。許是太疲倦了,直到到站了他才醒過來。自己也不知道在什麽時候已經靠在Plame的肩上睡著了。
“醒了?”
“嗯。”
“那走吧!照片選好了嗎?”
“P 幫我選吧。或者等妳回去再看,咱們先去換乘?”
雨也不知是怎麽的,絲毫沒有要停的意思,反而越下越起勁,逐漸有變大的趨勢。幸而兩個人換乘也不需要暴露在雨中太久,沒有被淋得很濕。只是Plame不得不把自己的小寶貝收好,站在等車隊伍中,有些為難摳著背包扣,煩躁的盯著吵吵鬧鬧地上車的人,糾結著的圓潤指尖白裏透著紅,看起來溫潤動人。
上車過後,Ward別扭地把臉朝著窗外望去,整座城市都陷在了雨霧中,連路旁站臺上的廣告牌發出的光都有些黯淡,他的目光掃過壹幢幢高樓,車如流水,人影交錯,彰顯著這座城市的快節奏與繁華。他在這裏生存了十多年了,好不容易碰上了壹個人,卻愛而不得,著實有些惋惜。
Plame之於Ward,仿佛世間所有的顏色,皆因妳而絢麗無比,也皆因妳而慘淡無光。
有些沈悶的氛圍惹的Plame三番兩次想和Ward說說話卻都堵在了嗓子眼,註視著Ward陰雨密布的臉,不知從何說起,最後都用散裝的詞語組成了壹句可有可無的話。“照片我回去處理了再發給妳。”
Ward這次轉過身看了壹眼Plame,只答了壹句:“都可以。”他思慮了片刻還是把話說了下去,就當是給學長提個醒,“我大致看了壹眼,P 妳的鏡頭是跟著我走的嗎?妳還有這種癖好?”
“嗯?哪種癖好?”Ward壹言不發的盯著Plame,似乎不打算解釋,Plame也不知道怎麽回答了,幹脆就自己憋著,他學弟有些時候說話總有些深不可測,但他直覺覺得這個癖好搞不好會是個不好的東西吧!他感覺自己有被冒犯到,心裏直說,妳在無中生有、暗度陳倉、憑空想象、憑空捏造,“額??”
“我能有什麽癖好。”Plame想不通只好打馬虎眼混過去。Ward看著覺得有些莫名的Plame,心下了然,看了這個人壹點都不清楚,他笑了笑又把註意力放在了窗外。Plame總覺得學弟笑得有些不自然,又看了看他盯著窗外發神,有些好奇窗外有些什麽東西吸引住了他,也往窗外瞧去,不過是平平無奇的都市,他不明白這麽平常的景色,為何能入了Ward的眼。直到後來他才明白,讓Ward醉心的從來不是景,是情、也是人,當然這都是後話了。
眼看著要到站了,Plame這才跟他搭了兩句話,給Ward讓了讓位,不知怎的他總覺得什麽地方不壹樣了,他和Ward明明昨天都還是好的,怎麽現在又成這樣了?感覺不尷不尬的。Plame有些敏感的覺得事情不簡單,可是讓他找原因,卻又壹個有疑惑的地方都沒有,難道他做了什麽不好的事?還是說Ward做了什麽對不起自己的事?
Ward恭恭敬敬的打了個招呼才往公寓跑去,正跑著有壹個陌生電話打來了,他想也沒想直接拉黑了,他從來不接沒有備註的手機號碼。可是他沒想到對方還能找壹個新的手機號給他發簡訊,Ward自然不會理會,也壹並拉進了黑名單。想也不用想能這麽堅持不懈的絕對是那個瘋子的手筆,不過還好瘋子沒有繼續瘋下去。畢竟那人自尊心比誰都強,根本容不得被無視,絕對不會再來。不過說實話Ward到底是低估了他的魅力,長開了的他和小Ward相比之下更加吸引Sorn。不過現在的Ward又不知道這其中的彎彎扭扭,只能簡單的收拾好東西,去洗個熱水澡驅驅寒氣。
Ward特意沒開排氣扇,把自己藏在了濃濃的水霧裏,熱水從頭淋下,才讓他有些空落落的心有了壹絲絲暖意。雙手抵著墻壁,冰冷的觸感瞬間激的Ward雞皮疙瘩壹層壹層的冒出頭,濕漉漉的頭發乖順的蓋住了他的眼睛,他微微低頭註視著昨天打架留下的傷疤,思緒投過傷痕想到了Plame。他確定了,自己是喜歡他的,不然他不會三番五次的跟他杠,那個時候情竇初開是喜歡的,現在的他壹如過往那般,也喜歡他。可是這份感情來的有些沈重,會壓的人喘不過氣,他不願,也不能讓Plame陷入僵局。別人說三道四,他不在乎,可是如果心尖兒上的人站在了輿論的中心,他在乎。他比以往成熟了不少,也懂得了更多,即便他沒談過戀愛,卻看得比別人更遠。
他關掉水,似乎想讓自己清醒些,可是意識卻緊緊的揉在壹起,像是要用耳機時,卻死活解不開的樣子。水霧凝結在了鏡子上,他系上了浴巾,把搭在眼前的頭發往後背著,硬朗帥氣的面龐出現在了眼前,只是眼神有些讓人難受,他收了收目光,把翻騰在胃裏的苦楚悉數咽下。
“離遠點,合適,不是嗎?”

最夯耽美bl同人小说分享网的小編就給大家介紹泰劇一年生Ward&Plame同人小說文第11篇到這裏,我不在乎與世界為敵,但我怕的是妳因此受傷害!因為是妳所以不敢冒壹點危險!谢谢橘子果酱酱酱酱酱小姐姐的友情赞助!

bilibili cv号:4414082

泰劇Ward&Plame小說文上一篇: Plame在他學弟身上,硬是找到了“繆斯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