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生副cp哥滚-WardPlamecp同人文第12篇

一年生副cp哥滚-WardPlamecp同人文第12篇

最夯bl同人文分享網的小編就來分享泰劇 壹年生副cp滾哥跟Fluke哥哥的同人小說文12篇啦, 泰劇壹年生的哥滾cp走起!越來越靠近的兩個人會因為壹些舉措而害羞不已吧!這是愛情嗎!

假裝偶遇

Plame壹打開車門就沖進了雨裏,雨裏跳動著的身體,看起來可愛的有些過分。如果Ward看到都要懷疑他到底是不是個大三的學長,起碼現在順毛的他不像。雨像是要把陰冷的空氣強硬的塞進他的衣服中,把他澆了個透心涼,除了胸前護住的背包還有些幹以外,其他的都被澆了個透。
“謔咦,什麽鬼天氣,煩死個人。”他壹邊罵罵咧咧的,壹邊走進電梯。每次他帶傘天空就不下雨,不帶傘準要下雨,他癟了癟嘴,有些煩躁。
壹下電梯,他就三步兩步的跨進了家門,剛把相機和手機放好,就沖進了浴室。等他收拾完出來,才想起來自己好像還沒問學弟收拾完沒有,有沒有安全到家。有些擔心的點開了和Ward的聊天界面。
Plame:收拾完沒有?
Ward:額。剛洗完澡壹會兒。
Plame:我也是,晚飯要壹起吃嗎?
學長突如其來的邀約有些讓人不知所措,最終還是理智戰勝感性。Ward把拒絕的話刪了又改,改了又刪的,最後把“對不起”三個字發了出去。Plame比較粗線條的以為學弟下雨天不想走太遠了,也沒多想便關了手機,收拾了衣服,才開始處理照片,準備處理了照片出去吃飯。
壹點開儲存卡,他就明白為什麽Ward說他有那種癖好。自己什麽時候拍了這麽多Ward,這個沖擊性也太大了!他覺得自己需要吸壹口氧,不過Ward看起來倒是好看的不行。可是看那些照片越看越尷尬,強壓下心頭的尷尬,挑了壹些很具有Ward個人特色的照片發了過去。
兩人各有心事的寒暄了兩三句,草草的結束了對話。令Plame沒有想到的是,這壹結束對話過後,壹連4天過去了,他就再也沒和Ward好好的聊過天,每次聊上幾句就草草結束了。是個人都能看出來Ward有些疏離的意味,Plame雖然想不通,但是最近也忙著寫課題自然也沒空管,準備找個機會好好問問個中緣由。
食堂
“P 哈,我們是語言學院的,我們正在做壹項問卷調查,請問學長們有空幫忙嗎?”
長相清秀的學妹們壹出現,整個飯桌都有了生氣,除了心事重重的Arithit和有些無奈的Plame。Bright還在借著這個機會套路學妹們,企圖能夠要到學妹們的Line,結果被Plame開著玩笑阻止了。Plame總覺得自己的朋友就像海王壹樣,總想抓點小魚進漁場,他有些無奈的懟著Bright,伸手接過了學妹們遞過來的問卷,微笑著目送學妹們離開去其他桌。Bright調笑似的怪著Plame,有些搞怪的讀了讀題目,壹下子就逗笑了整桌的人。
“不要笑,死Not妳看妳寫的第壹題。問,妳談過幾場戀愛?哦豁,母胎solo吶,咩~真的嗎?”
“死Bright,Arithit也是,怎麽?看不起我們這些母胎solo?”
“哦豁,Arithit,沒談過?怕不是騙我喲。是不是因為妳們約過會後,人家又把妳當朋友了?謔咦,兄弟,妳也太慘了吧。”
“Bright,妳信不信我現在就把妳扔出去,妳以為Arithit是妳?”Plame看了看臉色鐵青的Arithit,出聲阻止了Bright的玩笑,給他使了個眼神,讓他註意壹點。這才從兜裏拿出筆開始填寫,結果被中間的某個題卡住了,就莫名的有些糾結。題目是,學生時代您最關註的性別。
他擡眸瞄了瞄Tuta的,又擡頭掃了掃Bright的,有些疑惑的想起了那天被Ward問癖好時的畫面,鬼使神差的有些心虛。幸好對面走來了壹個身材面容姣好的學妹,Plame會心壹笑,覺得自己還是欣賞女孩子的,沒錯!這才大大方方的在女性的選項上畫了勾。
“嘿,我等會兒要去圖書館,有要去的嗎?”Not作為這群人中成績壹頂壹好的人,自然是有理由的,不過他還是沒有帶動全體成員,至少海王先生Bright就是壹位。這位泡妞、泡吧樣樣在行的人,卻唯獨對學習提不起壹絲興趣。唯壹壹次得A的課程還是因為當時為了追文學院的妹子才學的。
Plame和Bright不壹樣,成績倒是班上排名靠前的,但是不是特別出眾,和Arithit倒是差不多。可是他還是不想去圖書館,正想拒絕就聽Not說,好像大壹的都在圖書館抱著書啃,忙著做課題。心下決定還是去碰碰運氣,說不定能碰到那個貌似在躲自己的人。
Ward按照老師的要求分到的是關於熱力學的課題,幾周後就是期末考試了,他雖然不擔心考試,但是這份課題有10分附加分,如果成了對自己倒是有好處。並且,如果……如果不那麽早回公寓,在路口碰到那人的幾率應該會變小。說到這個,他有些沈默了,他已經克制到了極致了,不去刻意找Plame,也不刻意回復他的Line,能避則避,自認為感情已經整理的差不多了。可是越是克制越會去想,就像是壹遍又壹遍的提醒著自己不要在頭腦裏想壹只粉色的大象時,妳依然會想象壹樣。他從不知道,原來自認為的整理好了,其實再在到真人的時候會全部崩潰瓦解。
壹到了圖書館他就找了個靠窗戶的位置,把書包壹撂下,就去書架上搬了不少關於熱力學的相關資料,等回來時就看到對面多了壹個人,努力克制了把書打包帶走的沖動,壹步壹步的挪著步子,把書放在了桌上。
對面的人像是沒看見自己壹樣,自顧自地掏出了手機,敲擊著鍵盤。Ward有些緊張的坐在板凳上,那感覺怎麽形容呢?四字概括:如坐針氈。
Plame:躲我?
Plame的消息很快就傳了過來,Ward有些嘆氣似的,拿出了手機,有些無奈的看著對面的Plame。
Ward:沒有。
Plame:怎麽不聯系我?
Ward:忙,課題沒做。
這時Plame才擡眼看了看堆在桌面上的書,纖長的手指撥了撥,從中挑出了壹本,遞到Ward面前。
Plame:熱力學?這本容易理解壹些。
Ward有些不知所措地坐著,壹言不發的盯著Plame。他覺得自己敗了,敗給了現實,也敗給了自己。他想,有些東西避之不及,只能邊走邊看,順其自然。但是如果最後都沒有結果,如果真有那麽壹天,他希望是他看著Plame轉身離開,而不是像現在這樣,讓Plame處於被動狀態,盯著自己離開。

泡圖書館

若不是Ward的透過來的眼神過於認真,Plame都不會覺得有些害羞。不過此時的他只是覺得學弟只是單純得好奇自己為什麽會在這兒,再說了,任誰被Ward這樣盯著都會害羞好吧。
Plame:別頂我了,看書。
Ward:頂?
Ward饒有趣味的盯了盯這個有歧義的字,手指伸了過去,在Plame的面前敲了敲桌,示意Plame看Line。這壹看就搞得Plame白臉通紅,出口成臟的小聲嘀咕著。看了看Ward的表情,有些氣急敗壞的敲著字,“是盯,不是頂。懂?”
Ward:額,看書。
Plame覺得自家學弟肯定學壞了,而且多半是跟Kongphop學的,老是找茬,得找個時間跟Arithit說說管管他學弟。不過話說Arithit跟Kongphop氣氛有些奇怪,而且最近竟然沒看到Kongphop在他們面前晃悠,轉性了?而且自從0062不晃悠了,Arithit就壹副心事重重的樣子。問他他也不答,頹廢的就像失戀了壹樣。有好幾次上課他發神,讓老師批評了好久,真不知道是怎麽搞的,直覺告訴Plame那兩人之間絕對發生了什麽。秉著對朋友的擔心,他問出了自己心中的疑問。
Plame:Kongphop最近怎麽樣?
Ward有些疑惑的盯了盯Line,思慮了片刻才把筆放下,盯著Plame,壓低聲音的說著,“挺好的。不過,妳問來幹嘛?”Plame勾了勾手,Ward聽話的伸過頭來,然後就被拍了好幾下頭,“連P 都不叫了?想死?”Ward像是扮豬吃老虎習慣了,習慣性伸出手摸了摸後腦勺,惹得Plame都覺得是不是自己下手太重了,可是自己也沒用多大力啊,用力瞪了瞪某W戲精,“別裝了,問妳正事呢。”
Plame認真的表情,讓Ward仔細的想了想最近Kongphop的狀態,“還真沒有怎麽,只是他最近看起來情緒有些低落而已。怎麽了?”
“妳P Plame好奇不行嗎?”
Ward捏了捏筆,用著開玩笑的語氣問出了口,“P 喜歡他?”Plame覺得有些好笑,自己怎麽可能就這樣平白無故的喜歡上壹個人,而且自己從來就沒考慮過喜歡上另壹個男孩子,並且這個男孩子看來貌似有主了。
“親,勞資喜歡的可是女人,就算這世上女人都消失了,我也不會喜歡上男人,懂了?動動妳的豬腦子,不動就要生銹了。”
Plame伸手敲了敲Ward的額頭,無奈的笑了笑,不再談論這個話題,打開了書,開始認真學習。Plame的話看似輕描淡寫,卻著實變成了尖銳的冰棱錐,壹顆壹顆毫不留情的釘進了Ward的心,他擡起了頭,神色黯淡的看了看Plame正在翻動書頁的手。他本就知道也許是不可能,可是這樣的話從Plame口中說出,他總覺得心有些疼。但是又能怎麽樣呢?他Plame從來都是直男不是嗎?不過還好Ward的低落並沒有持續很長時間,很快他就從低落中脫離出來。因為他想通了,以後說不定他會遇到更多這樣的情況,現在他要是都不能忍了,那以後自己怎麽辦?假如以後自己憋不住了表白了,也許還會收到比這些話還傷人的話,再說了這句話也不算特別過分。他轉了轉筆,翻開了Plame給自己挑的書,開始為自己的課題查找著資料。好歹現在的Plame還是對自己很好,不是嗎?
下午的暖陽有些溫柔的輕撫著人們,陽光照射下Plame已經開始趴下的頭發,看起來有著不同的光彩,暗紅的系服襯出了他瓷白的肌理,看書時下意識微蹙的濃眉和微微嘟著的嘴唇顯得十分有趣,最可愛的是他壹邊翻頁,壹邊動著嘴,並且還做著筆記,壹心三用也是沒誰了。Ward側頭偷瞄了壹眼,笑得有些甜,看著男人有些疑惑地摸了摸後腦勺,心情明朗了大半。兩人就在這樣的氛圍中在圖書館泡了壹下午,最後還是Ward提出壹起去吃飯,兩人才把已經看了的書放回了原地,拿著要用的書去辦理借閱。
剛出門Plame就想伸展壹下身子,不成想壹不小心在樓梯上踩空,被Ward壹把摟住了腰,才穩住了身形。Ward很知禮數的在Plame穩住身形的那壹刻撒開了手,Plame有些好笑地拍拍Ward的肩,“謝了,看不出來妳這反應能力可以啊。”
Ward胡亂地點點頭,“額,走吧。”Plame“嗯嗯”了兩聲,快步跟上Ward,跟他並肩走著,兩人閑扯著往外走著倒也十分和諧。
夕陽的余暉鋪滿整個街道,身旁走過的男男女女在談天說地,他們兩人在人群裏倒顯得不那麽紮眼。偶爾看看旁邊的原本有些冰冷的建築,由於紅燦燦的暖色光線,潤色的更加柔美,仿佛它們也具有了溫度。
Plame突然走到了Ward的前面,逆著光註視著他的眼。就在這瞬間,時間仿佛都定格在了這壹刻。光照進了Ward的眼,長睫毛微遮著的深邃的眼眸,看起來像琥珀色的壹汪潭水,深不見底,讓人情不自禁地跌了進去。那壹刻Plame好像懂得了情詩裏說的眉眼如畫,會攝人心魄的眼睛,是什麽樣的,終於有了立體畫面感。
只是片刻Plame就回過神來,有些局促的笑了笑,明亮的眼睛眨了眨,“感恩會在月末,會去嗎?”Ward有些意外,但是還是搖搖頭,繞開Plame往前走去,“我還是不去了。”
“為什麽?”Plame扭頭跟了上來。
Ward站定微微低著頭,“P 妳知道的,我有些不自在。”
“可是總要去面對不是?難不成妳想壹輩子都這樣?不交朋友了?”
“P~”
Plame看著自我隔離的學弟,死活都想勸他去,Ward絲毫不為之所動。最後被鬧得有些無語了,幹脆伸手扣住Plame後腦勺,壹把捂住他的嘴,“真拿妳沒辦法,那天如果我有空,會去。”
Plame眼睛眨了眨,“啪”的壹聲打在了Ward的手腕上,給了他壹記眼刀,這才讓Ward被迫松開了桎梏,松開過後還裝作無奈地擡擡手。Plame笑著沖上去就來了壹記鎖喉,把Ward用手臂扣住。“哦豁~妳小子,是不覺得自己了不起了,敢在太歲頭上動土!”
“嘿,P 我沒有。妳先放手好不好?”Ward只好配合著求饒。
“我不!”拉著Ward就往店鋪裏走。

最夯耽美bl同人小说分享网的小編就給大家介紹泰劇一年生Ward&Plame同人小說文第12篇到這裏, 總有人會讓妳打破原則,也總也人會為妳打破原則, 而那個妳就在這裏!谢谢橘子果酱酱酱酱酱小姐姐的友情赞助!

bilibili cv号:4414082

泰劇Ward&Plame小說文上一篇: 離遠點,合適,不是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