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夥伴們腐文網站要記得點擊收藏哦,側邊欄底部的廣告也幫忙點擊下,賺些小廣告費來給網站續命用的,辛苦了,萬分感謝!

一年生副cp哥滚-WardPlamecp同人文第13篇

一年生副cp哥滚-WardPlamecp同人文第13篇

最夯bl同人文分享網的小編就來分享泰劇一年生副cp滾哥跟Fluke哥哥的同人小說文13篇啦,看著這裏的Bright就想到只因我們天生一對的Bright,心痛啊!現在他微博都不敢更新了,Win也幾乎沒有更新!祝安好吧!

瘋子

其實道理Ward都懂,可是要去面對這麽多人他還是有些抵觸。而且他最怕跟Plame走得更近了,雖說是走壹步看壹步,但他還是怕自己克制不住,越了界限,最後搞得兩個人都很難堪。話雖如此,Plame卻是給他提了個醒,感恩會要來了,自己也許可以借這個機會感謝感謝學長和朋友們給的幫助了,心下壹合計,如果自己不去,禮物還是可以給出去吧。而且壹直跟學長說不去,但是如果、如果自己那天想去又怎麽搞呢?
Ward:Kong,感恩會妳要去嗎?
Kongphop:去啊。妳呢?
Ward:不是很想。
Kongphop:真的不去?我聽P Arithit說,這壹次籌備的比往年更好。
Ward:額,我知道。
Kongphop:妳也應該多接觸壹下其他人不是嗎?而且P Plame不是妳直系學長?他應該會幫著妳的,妳別怕他們拉妳去喝酒。
Ward:謝了,朋友。我考慮考慮。
Kongphop的話聽起來確實讓人心動,可是想到其他人,再想想Plame,他拿起手機給Plame發了個消息,表示自己那天會去。為了給大家挑合適的禮物還特意請教了品味向來不錯的Keler女士。
按照他媽的話來說,禮輕情意重,能夠傳達出自己的謝意的禮物自然會受人喜歡,有新意的小零食或者小配飾之類的單品,價格不貴還很貼心,而且妳能挑出符合他人性格、品味的禮物就更能說明妳對別人尊重和喜愛。
Ward在感恩會當天就去了臨近的壹家蛋糕店,訂了壹堆看起來美味的巧克力,挨個挨個的讓店員幫忙寫名字,倒是挺細心。到最後壹個Plame時,他才自己動手壹筆壹筆的描著,雖說看起來,沒有其他的好看,但是勝在是自己動手的。等到打包過後,他提著包裝好的巧克力往外走著。在路過飾品店時卻被壹頂帽子吸引了註意力,而且這家店的招牌上還說能在帽子飄帶上做些小心機的刺繡。他拿出手機看了看時間,糾結了片刻,便往裏走著。等他拿了帽子出來已經6點了估摸著走過去應該剛合適。
可是流年不利事事衰,運氣差了喝冷水都會塞牙縫。他不慌不忙的順著街道走著,旁邊路過的壹輛車囂張的橫在了路邊,有些得意的響了響喇叭。Ward有些疑惑的盯著停在路邊的白色保時捷跑車,確定不是自己熟悉的車牌,正想擡腳離開,卻被車裏的人叫住。
“嘿,Ward!”
聽到聲音他就知道這是哪個畜牲了,想離開卻發現那人竟然跟了上來,壹把抓住了自己的手,Ward強忍著惡心掙脫開,有些不耐地盯著Sorn,等著他開口。
“Ward,我們能不能重新開始,我……當初我……”
“是妳瘋了,還是太陽從西邊升起了?”
“Ward……”
還沒等Sorn說完,壹個嬌滴滴的小女生就跑了過來,“P Sorn~妳怎麽丟下我了呀。額,妳好呀。”還沒等兩個人男生反應過來,人家女生就開始壹番自我介紹“我是P Sorn的未婚妻,很高興認識妳,能冒昧問壹下妳的名字嗎?”Jane見Ward沒有理自己,又轉過頭問著Sorn,“P Sorn妳怎麽不介紹壹下呢?”
在Sorn開口之前,Ward就出聲阻止,“這位小姐您好。您未婚夫好像認錯了人,不好意思打攪了兩位的約會,抱歉。”
Ward收斂的表情,禮貌的轉身離去。可是卻連背影都讓Sorn轉不開眼睛。
“P Sorn,走啦!媽媽還等我們壹起吃飯呢。”
“Jane乖,我覺得那就是我朋友。來,車鑰匙給妳,妳先過去,我隨後就來,絕對不會食言。”
他有些心急地拉著Jane的手輕輕地親吻了壹下,便沖過馬路去找轉頭去另壹條街的Ward。Jane看了看手中的鑰匙,有些失落。她早就知道Sorn心裏有壹個白月光,但是能怎麽辦呢?她還是奮不顧身的奔向了他,她捏了捏鑰匙,壓制住了心裏的嫉妒,因為無論如何最後Sorn要娶的人也還是自己,所以又有什麽必要去糾結呢。想明白了她便把表情切換到了知書達禮的大家閨秀模樣,優雅的開車離去。
Sorn很快就跟了上來,快步走向前去攔住要離開的Ward。Ward都沒正眼看過他,便伸手打開了阻擋他前行的手,繼續走著。Sorn知道自己攔不住他,所以他出聲威脅到,“只要妳敢走壹步,妳猜猜我會對妳的學長做什麽?”
於是Sorn如願以償的看見Ward走了回來,但是他心裏的感覺卻不是高興的,而是無盡的憤怒。他恨,自己喜歡的人,好不容易等回來的人,心裏卻已經住進了另壹個人,明明他最先遇到,為什麽?究竟是那壹步出了問題!
Ward冷眼看著眼裏有些掙紮的Sorn,伸出手扣住了Sorn的脖子,壹把把他抵到了墻上,眼裏的冷意壹層壹層的包裹著Sorn,“我說過吧!敢動他,我就毀了妳,不信妳就試試。”
其實Sorn是真的不信Ward有能力傷自己壹分壹毫,畢竟自己查Ward背景時,查到Ward的父親是老師,母親就是醫生,職務都不大,他可不相信Ward能掀起什麽大風大浪。但是如果Ward想這麽玩,自己就陪他玩,反正這個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瘋子,不是嗎?但是他所不知道的是,他查出的資料只對了壹半,剩下的信息全是假的。更離譜的是,關於Ward的父母僅僅只有名字是對的,其他的都是錯的。
“Ward,妳先松開。我不那樣說,妳會回來?”
“不會。”Ward瞪著他,松開了他的衣領,冷冷的說到。
“Ward,我們不能重新來過嗎?”
“我們?我和妳從來都沒有開始過,好嗎?”
“我可以退婚,也可以為妳放棄我現在擁有的東西。”
“抱歉,妳心動了,我沒有。真諷刺,妳滾吧!”
“不然妳還想怎樣,我真的喜歡妳,這麽多年,我從來沒忘掉妳。”
“但是我從來就沒喜歡過妳。”
Ward不再和他多費口舌,攥緊了手中的禮品袋,往遠處走去。其實他說謊了,曾經那個溫柔的Sorn自己就沒有壹絲心動嗎?那個站在發言席後面肆意瀟灑的人,自己真的不曾動心嗎?壹點都沒有嗎?Ward用力咬了咬後槽牙,沒有往感恩會的地點趕。他有些失神的順著街道,找了壹個地方坐下,把頭藏進了手臂中。
身旁行色匆匆的路人,身後商業大廈鱗次櫛比,商店裏的各種商品琳瑯滿目,十裏繁華,霓虹璀璨,都彰示著這個街區富得流油,但是這壹切都與他無關。他只能坐在椅子上感受著自己視線之內的景色。他想,過了這麽多年,為什麽那些人總是不放過自己呢?他真的想不通。本來已經過去了的事,怎麽總是要被人壹次次的提醒呢。還有那個瘋子這TM這麽變態嗎?口口聲聲說喜歡,不是也壹次壹次把自己往火坑裏推,口口聲聲說喜歡,卻還能跟別的女生不清不楚,這樣的喜歡也太廉價了!他以前要不起,現在也更不會要。
直到電話鈴聲想起,他才意識到自己身上仿佛有些涼。他有些遲緩地拿出手機,聽到他媽的聲音才反應過來,自己今天還要去感恩會,連忙掛掉電話,伸手攔了壹輛出租車往學校趕。拿出了手機給那人發消息,卻得不到回復,打電話又沒人接。他慌神了,他發了瘋的想見到那個人,他說Sorn是瘋子,自己又何嘗不是個瘋子。

酒不醉人人自醉

Plame站在活動場外,踢著路邊的小石塊兒,覺得等待的過程真是百無聊賴。偶爾身旁有人影走過,他都會下意識擡頭去確認,發現不是,又會低頭繼續玩石塊兒。Not看著都快被他盤圓潤的石塊兒,有些無奈的笑了笑,勾著他的脖子往裏走,強制性的打包帶走。
“死Not,放開。”
“妳呀,要是再玩下去,石頭都該嫌棄妳了。”
Plame反手就呼了過去,“額。”
“妳在等人?N  Ward?”Not有些好笑的盯著Plame,等著他回答,不過看樣子不用他回答,他的表情已經說明了壹切。“他為什麽不來?傲嬌?”
“沒有,他說他要來。”
Plame有些期待的表情讓Not挑了挑眉,他貌似聞到了壹股不壹樣的味道,他好像突然知道了什麽不得了的事。“妳……嘿!別這樣,妳快看那兒,Bright都快把尾巴翹上天了,就差在他腦袋上寫上:海王,這兩個字了。還有Arithit,喏,他學弟也來了,有戲看了。去不去?”
Plame笑了笑,做了這麽久的損友,不用Not點明他就知道這個八卦是什麽,只是有些擔心。不過作為朋友他還是很支持朋友追求幸福的,即便對方是個男生,準確的來說,對方是壹個非常優秀的男生。他有些誇張的砸吧砸吧嘴,調侃的說著,“嘖嘖嘖,妳看他倆,喲喲喲,妳給我戴上,我給妳戴上。”
“走啦,去拿飲料去。”
拿完飲料,Plame還是有些擔心的朝Arithit走去,“Arithit,妳……跟N Kongphop是認真的嗎?”Plame小心翼翼的問著,他問的意思不是嫌棄朋友,而是出於對朋友的擔心,這條路不是誰都可以走下去的。Arithit笑了笑,有些害羞的泯了幾下手中的飲料,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Plame體貼的笑了笑,有些出神地喝著杯中飲料,放眼望去這麽多人,卻獨獨少了那個答應自己要來的人。剛剛還帶著笑意的眼睛,卻又加上了壹絲難過,“Plame?”
“嗯?”
“妳怎麽了?”
“我沒事,學弟在等妳呢,妳快去。”Plame指了指待在壹旁等人的Kongphop,笑著說到,“不愧是新婚燕爾,嘖嘖。”
“滾蛋。”
送走了Arithit,周圍的世界仿佛就清靜了,他盯著人群的神色有些落寞,仿佛那群人的快樂都與自己毫無瓜葛。他壓了壓自己的帽子,去放飲料的地方挑了壹杯酒,找了個清靜的地方喝著。Bright作為壹個酒鬼自然不會放過喝酒的機會,拿著幾瓶酒和幾杯飲料就走了過去。於是兩個人兌著自制果酒,說著天南海北,但其實都是Bright壹個人在那邊說著,Plame聽著。不知不覺兩人把酒都喝完了,Plame才後知後覺得發現這酒的後勁貌似就這麽上來了呢?他動作都漸漸的慢下來,顯得有些安靜,Bright倒是越喝越起勁,整個人都處於亢奮狀態。所以當Ward擺脫了Sorn來的時候,Bright正拉著Plame在給大家唱歌,那歌聲簡直響徹雲霄。
Plame唱的讓人聽著倒是沒問題,可是耐不住旁邊有壹個奪命歌姬,Plame也不知該笑還是該哭,總而言之,情緒波動地有些大。終於這個美侖美奐的歌曲結束過後,Bright放棄了Plame,改去謔謔Tuta,畫面極其辣眼睛。
終於解脫的Plame覺得自己都是踩著雲朵虛空的飄著出來的,撥開人群眼看就要倒下去了,卻壹頭撞進了敞開著懷抱害怕Plame摔倒的人懷裏,帽子都被蹭掉了,落在地上。Not有些擔心的往這邊看著,Ward朝著有些擔心這邊情況的Not打了打手勢,示意他放心過後,才摟著Plame的腰,彎下去把帽子撿起來放在袋子裏。這才扶著Plame找了個椅子坐著,他晃了晃坐著的酒鬼。
“P、P 還好嗎?”
被搖醒的人努力的睜著眼睛才看清是誰扶起了他,有些不敢相信伸手碰了碰Ward的臉,感受到了人的溫度,才高興的壹把抱住了Ward的腰。
“妳還是來了。妳看哥說的對吧,這兒很好玩吧。”
“嗯,好玩。”
Plame仰起了頭,燈光映在他的眼中,他問著,“好看嗎?”
Ward低著頭看著Plame閃爍著的眼眸,擡手輕輕的理開他亂著的的軟發,鄭重其事的點了點頭,“好看。”
Ward拿出了自己早就準備好的帽子蓋在Plame頭上,“這是給妳的禮物。”Plame有些可愛的伸手摸了摸,“謝謝哦。”
“P 我都來了,我先去跟學長們打招呼吧,不然枉費妳壹番苦心。妳坐著等我壹下。”
Plame老神在在的坐著,揮了揮手,卻在Ward剛走出壹步就拉住了他的衣角,指了指遠處,“別去找Arithit和Kongphop,他們有事呢。”
“額。”
放心不下學長的Ward連忙給大家分了巧克力,把Kongphop的拿給了在拓展人脈的Ork手裏。轉頭就去找Plame,結果這個人是真的只要壹秒不盯著他,他就到處跑的那種人。這不,他又跟著Bright去拿了酒在旁邊深情歌唱。
看著Plame那樣開懷的笑容,Ward心裏總有些感觸。Sorn的話還在耳邊響起,惡心的Ward胃疼,但是他是真怕那個瘋子做出什麽事來。如果自己能時時刻刻跟著Plame都還好,但是問題是他不能,就算自己能護著壹時,總有防不勝防的時候,但是人總要長大不是?所以這壹次,換我保護妳了,Plame。
他大大方方的走了過去,恭恭敬敬的打了招呼,把人又拉回到自己身旁 。
“謔咦,Ward,妳就扶妳學長,不扶我嗎?我不是也是學長嗎?”
Ward覺得Bright是個有趣的人,接觸下來還真是朵奇葩,他剛準備安撫,可是已經有些醉了的人似乎比他還激動。“妳誰呀?我們家Ward認識妳嗎?傻缺。”
“死Plame,妳是不是要打壹架。”說罷就要擼起袖子打架。Ward拉都拉不住,兩個酒鬼就隔著Ward開始小學機互懟,畫面滑稽的不得了。直到最後Not和Tuta過來幫忙才讓這兩個酒鬼消停了片刻。
“他們倆這樣不行啊,Tuta,我先送Plame回去,妳先看好Bright。”
“額……那個,P Not,要不我送P Plame先回去,妳們送P Bright回去。我住的公寓離他的公寓不遠來著,只是不確定具體是那壹戶。”
Not跟Tuta對視了壹眼,盯著突然熱心腸的Ward,Tuta想婉拒,被Not握住了手腕。“Plame在阿卡迪A棟10層門牌號1006。有什麽問題,記得打給我們。”
“好,知道了,P Not、P Tuta、P Bright,我帶著他先走了。”
Not還是有些擔心,看了看還在跟Bright拌嘴的人,感覺要操碎了老父親的心“額,辛苦妳了,妳回家記得給我們報個信,妳把我電話記壹下。”
記完電話Ward跟大家告了別,扶著半迷糊半清醒的Plame往外走著。

最夯耽美bl同人小说分享网的小編就給大家介紹泰劇一年生Ward&Plame同人小說文第13篇到這裏,哈哈,又來一次親密接觸的機會,妳們應該學學隔壁的醉後愛上妳,開篇就啪啪啪!谢谢橘子果酱酱酱酱酱小姐姐的友情赞助!

bilibili cv号:4414082

泰劇Ward&Plame小說文上一篇: Plame從來都是直男不是嗎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