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生副cp哥滚-WardPlamecp同人文第14篇

一年生副cp哥滚-WardPlamecp同人文第14篇

最夯bl同人文分享網的小編就來分享泰劇一年生副cp滾哥跟Fluke哥哥的同人小說文14篇啦,小編又開始繼續更新哥滾cp文啦!不知道大家想念他們了沒有!祝安好吧!

論酒鬼如何撒潑

Ward拉著他壹路磕磕絆絆才走到了壹半,說實話,其實Ward確實能扶起Plame,但是實在是扶不住壹直扭動的長蟲啊。
“P Plame,妳別動了,先扶好我。”
“嘿,Ward~妳要帶我去哪裏呀?”
“P 妳別亂動了,要滑下去了。”
“不走了,妳陪我唱歌。”
Plame說著就要開始撒潑了,死活拉著Ward唱歌,Ward沒辦法只能像哄孩子壹樣,陪著他輕聲哼唱著,壹路連哄帶騙的才到路口。伸手攔了個車,就把人扶了上去。
“師傅,麻煩去阿卡迪公寓A棟,謝謝。”
“小哥,妳朋友這是喝了多少酒啊?可別吐在車上了。”
Ward有些擔心的看了看臉色有些紅潤的Plame,“他也沒喝多少,只是喝得太雜了,後勁有些大,放心應該不會吐。”
“妳扶著他壹點噢,前面有好幾個急轉彎,我怕他撞倒頭。”
“好嘞,謝謝您,麻煩您開慢壹點。”
得到司機的肯定答復,Ward才有些擔心的把Plame的頭輕放在肩上,伸出手探了探Plame臉上的溫度,不出意料的有些微熱。這也惹得Plame也不舒服的哼唧著,Ward沒辦法,替他松了松襯衣紐扣,把他頭上的帽子又放回了袋子中。
Plame的頭有些無意識的往Ward的脖子靠著,溫熱的鼻息帶著果酒的香甜,壹點壹點的鉆進Ward的鼻子裏面。Plame有些柔軟的頭發還在壹點壹點的蹭著,有些撒嬌的感覺。Ward捏了捏拳頭,低下頭看了看醉酒還要撒潑的Plame,果真是有些可愛。特別是傳來陣陣果酒香的紅唇,簡直是勾引人犯罪。
“Ward……”
Plame呢喃的名字被正在替他扶頭的Ward聽了個真真切切,他有些不知所措的甚至有些慌亂的收回了手。說不開心是不可能的,只是他不知道這種開心的狀態對Plame是否有好處。雖然已經說服自己順其自然,可是真正的做起來卻有些為難人。Ward也不知該怎麽辦,他也解釋不清楚Plame的真實想法。他盯了盯禮品袋,裏面還有壹個自己參與制作的巧克力,就像這塊巧克力壹樣,自己從未嘗過是什麽味道,讓他去猜Plame是否喜歡,他猜不出來。他打開了窗戶,讓新鮮的空氣透了進來,吹散了壹些混濁的氣息。
好不容易才把人帶到了房間門前,找不著鑰匙,只得晃晃Plame,企圖通過他的片刻清醒找到開門的鑰匙。
“額……誰呀!不要慌……嗝~”
“P Plame妳家鑰匙在哪兒?”
“啦啦啦~我沒有家~鑰匙在哪兒呀~”Plame已經兀自的唱起來了,那聲音仿佛是有余音繞梁三日不絕的勢頭,不得已Ward把他抵到門上,用手捂住他的嘴。手中那人的嘴唇分明柔軟又溫潤,妄圖歌唱的嘴壹努壹努的,感覺起來像是在輕吻Ward的掌心壹樣。摩挲著的感覺,讓Ward都差點忘記了自己為什麽要把人按在門上。萬幸那人仿佛鬧騰時間已經過了,又安靜的低垂著眼,嘴巴也不再努動,壹切都正合Ward心意。他這才再次嘗試和Plame的思維進行連線,“P 房間鑰匙妳還記得在哪兒嗎?”
Plame有些迷茫的擡頭,用壹雙彌漫著水霧的眸子眨巴眨巴地註視著Ward,也不回答問題,就這樣有些懵懂又有些說不出的熾熱般的盯著Ward,惹得他覺得臊得慌。無計可施的他只得撥通Not的電話很快得到了備用鑰匙的位置。把門打開後,那人又脫離了Ward的控制,壹溜煙的往裏鉆著,鞋和襪子還記得得在門口脫,其他的就開始放飛自我,褲子、T恤扔的到處都是。但是妳說人家醉了吧,人家還記得睡前要洗澡,徑直地往浴室裏走著。Ward放心不下的緊跟著他,剛進去就看見那個酒鬼正打開花灑也不管冷水還是熱水,就往身上澆著。Ward眼疾手快的關掉花灑,好說歹說的把Plame安頓到壹旁,把浴巾蓋在他身上,還好這人還沒脫貼身衣物,不然等他醒了絕對要後悔死。
Ward取下花灑調好了溫度,才敢把人扶過來,把花灑交到他的手中。“還沒醒嗎?後勁這麽大?”
Plame混混沌沌的感覺意識都在被撕扯開,頭疼欲裂的感覺真不好受,還好壹雙帶著涼意的手好像在幫自己按摩好歹好了壹些了。頭沒那麽疼了,他才睜開眼,好歹清醒了壹些,看清眼前人後,他本就紅潤的臉,更像是腮紅摸多了。
“P 妳先洗澡,我就在外面,有事可以叫我。”
“額……”
不放心Plame的Ward只好靠在浴室門上隨時註意著裏面的情況。果不其然,壹會兒過後,“碰”的壹聲驚得Ward壹把推開浴室門,不出所料Plame滑倒了。
“噢咦~痛死了!”
“P Plame!”兩人手忙腳亂的相互扶著,可是他們忽略了地面還是滑得,所以Plame又滑了壹下,Ward伸手去攬,結果腰磕到花灑開關,還是結結實實的撞上去的,現在背上是火辣辣的疼,惹得Ward不由得倒吸了口涼氣。不過還好Plame沒有摔地上去,這壹下要是下去了,明天身上絕對是壹片青紫。
Plame倒是有些清醒了,可低頭壹看,兩人下半身正貼合的嚴絲合縫的,自己的腰還在人手裏,整個人幾乎都縮在了人懷裏,酒精和曖昧的氛圍壹下子就染紅兩人的臉。Plame嘗試說話可是嘴巴張了張卻不知該說什麽,想動壹動可是只要壹動就會不經意的蹭到某個已經很久沒碰過的地方,他有些煩躁的擡頭,結果沒想到他的沐浴露的清香就順著他的動作往上竄著,壹個勁兒的滾進Ward的鼻子中。Ward在心裏暗罵了兩聲,松開了對Plame的束縛,連忙轉過頭去,不去看有些慌亂地系著浴巾的人,幸好他及時放開了手,不然他怕再慢壹步自己身上的變化就會被Plame察覺出來。
“P 我先出去了。”Plame的身材不能算有多好,但是勝在勻稱,還白,好吧,重點是白!白!白!真的白,白得Ward眼睛都開始反光了,腦子裏壹直是Plame白花花的肉。
不知道為什麽明明該趁這個機會離開的Ward,卻有些楞頭楞腦的又回到了浴室門外站著,自己的褲子和前胸都有些濕潤,看起來有些冷,可是心裏卻越來越急躁,他有些沈默的走到陽臺上,企圖讓自己得到平復。
過了不久浴室門開了,看樣子Plame就算沒有完全恢復,但是還能繃著壹根弦,扶著門邁了出來。也不知是不是站的有些久,他覺得腿上有些發軟,壹下子就跌到了等在壹旁的Ward懷中,為了不尷尬,幹脆就開始撒潑了,“嘿,Ward,我腳軟了,妳能把我丟床上去不?就當送佛送到西。”Ward認命似的答應著,扶著他,丟到了床上。
“Ward,再幫個忙唄。”Ward擡眸仔細的看了看沒有聽到回復還在當復讀機的Plame,再三確定了這人的確還在醉著過後,才嗯了壹聲。
得到回應的Plame手指在虛空的指著,“幫哥拿條褲子唄,我現在還在耍流氓呢。”得!喝醉了還記得不能耍流氓,也是挺不錯的。
“在哪兒?”
“嘻嘻,在天上妳看!”好吧!這是位喝醉的酒鬼,不能喝他壹般計較也甭指望他能說出準確的地方,就想剛剛找鑰匙是壹樣的,不過他不知道某些人是戲精,明明已經清醒了不少了,還要繼續演著戲。Ward環顧了壹周,結果被壹本厚厚的相冊吸引了註意力,黑皮滾金的復古外殼,金屬扣,倒是有些復古氣息。他摸了摸外殼,想打開看看,可是轉念壹想這是別人的東西,這才適時的收回手,回頭去找著某人的貼身衣物。

外面下雨了

Ward打開他的衣櫃就開始翻找,發現這Plame和他的收拾習慣都差不多,衣服整理的不算特別好,但是需要掛起來也看起來整整齊齊的,T恤、外套、衛衣、褲子還是分好了類,看起來倒是很舒心。
他看了壹圈,才打開了衣櫃下方的抽屜,這才發現了某人想要的東西。也不要怪Ward變態,他只是不經意的看了壹個大概,發現倒是有好些不同風格的,不過總體來看還是素色偏多,隨便拿了壹個關好衣櫃,把褲子丟給了Plame,正想出聲告訴他讓他穿,結果就看到那人大大咧咧的躺在床上壹副睡著了的樣子。
生活不易,Ward嘆氣。他認命似的撿起了Plame的內褲,幾經掙紮,最後才伸出了手。他在心裏壹遍壹遍的說著: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乞求著上天,千萬別讓Plame在這個時候醒來,不然就是天王老子來了,他也解釋不清楚為什麽自己正在解開壹個毫無防備意識的優質男青年的浴巾,還是在他知道這是人家最後壹塊遮羞布的情況下。
“艹!”他深吸了幾口氣控制好了情緒,把系著的部分抽了出來,然後他就不知道該怎麽辦了,因為浴巾的另壹端被壓在Plame死死地壓在身下。Ward覺得現在有好幾只烏鴉嘎嘎的飛過去了,糾結了好壹會兒,他才伸出手擡起了Plame的壹只腳,有些艱難的把褲子往上挪著。
於是非常幸運的事就降臨了,Plame其實還有些意識,總覺得是不是有蟲子在爬,努力地睜開了眼,映入眼簾的就是壹個蹲在旁邊正擡起自己的腿的Ward。沒錯,就是那只蟲子!
“謔咦,艹!”更幸運的事發生了!因為他過於激烈的反應,促使他從床上跳了起來,所以浴巾掉了下去,他真真的失去了最後壹塊兒遮羞布。而不上不下的褲子,更是將Plame不上不下的心情體現的淋漓盡致。Ward被突入起來的這幅場景震驚地挺直了腰背跪坐在床上,眼睛仿佛放在那兒都不合適。跪坐的他如果平視,就是和小Plame面對面,如果仰視就是Plame震驚地臉,他有些不知所措。還是Plame先反應過來,強迫著Ward轉過頭去,“妳……妳給勞資轉過去。”
Plame有些驚慌的把褲子穿上,左右找著合適的衣服,都沒有,沒辦法只好鉆進了被窩。無奈被子還被人壓著自己裹不上,他有些自暴自棄的對自己翻了個白眼,又從被子裏出來把浴巾搭在身上。
“妳、妳轉過來。”
壹直在註意Plame動靜的Ward,有些好笑地轉了過來,註視著有些炸毛的Plame。看得Plame有些心虛,“看我幹嘛?”
“不是P讓我轉過來的?”
Plame有些無語,卻又無法反駁,雖然酒沒有完全醒,但是倒是清醒了不少。“那個啥?我……”Ward看著有些不好開口的Plame,瞬間搶過發言權,“是P 讓我給妳找褲子換上的,我本來打算給妳,妳自己穿,結果妳睡著了。然後我怕妳不舒服,所以自作主張的替妳換上。”
Plame有些不明情緒的抓了抓頭發,又摸了摸後腦勺,“額,諒妳也不敢做什麽!”
“還是說妳想讓我做什麽?”此言壹出兩人均是壹楞。這就相當於說相聲時,妳的搭檔給了妳壹個Pe包袱,妳還要寵溺的給他翻包袱,順帶焊死了車門,給了壹腳油,把車開上了高速。
兩人眼中分明有些情緒閃過,還是Ward先抽離出來,打破了僵局,“我要不先回去了吧?反正,妳也沒事了。對了。”他拿過禮品袋,把帽子和巧克力壹並拿了出來。帽子是個漁夫帽看起來平平無奇,只是在帽子飄帶上寫著Plame的名字,巧克力也是他的名字。Ward見他看得認真不再出聲,躡手躡腳的下床。
“去哪兒?”
“回公寓。”
“額,註意安全,還有東西我很喜歡。謝謝。”
Ward笑了笑看著臉色紅潤的Plame,識趣地退出了房間。Ward離開過後Plame就像泄了氣壹樣懶散在床上,有些暴躁的在床上打了壹套軍體拳。還好電話鈴響了及時拯救了無辜受牽連的床,明明是個出廠沒多久的床結果卻承受了他這個年紀不該承受的事情。
Plame掃了掃周圍,終於在床下摸到了手機,不是自己的,估摸著是剛剛Ward不小心滑到了床下去的,看了還在不停催促的手機,他考慮了壹會兒接了起來,壹個清冽的聲音傳了過來,“寶貝,妳爸可能要回來了,妳周末會回家吃飯吧……嗯?怎麽不說話。”
“噢~那個,阿姨您好!我是Ward的學長,他送我回來不小心把手機落我這兒了,您放心我壹定把您的意思傳達到位。”Plame壹下子繃直了身體,嚇得酒都醒了,又怕自己嘴笨,只能放慢了說話速度。
“好的好的,不急,沒事。妳說妳是Ward的學長?”
“是的。”
“承蒙妳照顧我們家那個不懂事的臭小子了,他有些不知道怎麽去社交,還請妳多費費心。”
“沒有事,Ward他人很好,大家都挺喜歡他的,而且他也有交朋友,他還代表學院參加了籃球賽。”
“嗯嗯,也就麻煩妳多帶帶他了,有空來家裏吃個便飯吧。”
“好的好的,不麻煩的阿姨,倒是我有些時候還要麻煩Ward。您的消息我壹定幫您傳達到位。”
“好的,那麻煩妳了,再見。”
“好的,阿姨再見。”
掛完電話Plame才註意到外面貌似在下雨,想起了剛剛Ward媽媽那些感謝的話,他有些不安的從衣櫃裏抽出了衣服套上,拿著鑰匙和傘往外走著,剛出公寓門就看見正準備沖出去的Ward,看樣子是待了壹會兒了,見雨沒有小,沒有辦法只能沖回去了。Plame沒有猶豫,及時出聲制止,壹把拉著Ward的手腕往回走著。
“今天別走了吧。”Plame有些頭疼的揉了揉太陽穴,感覺醉酒後的感覺真不好,現在他只能跟著心走,無心考慮說的話是否和事宜。畢竟應付Ward他媽時,他都有些力不從心,更別說出來追Ward了。Ward看了看站在電梯外的Plame,立在電梯裏不是很想下去,倒也不是因為害羞,而是他知道Plame可能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麽。
“Ward、Ward?”
Plame叫了幾聲,沒法子了,只好拉著Ward手腕帶了回去。等兩人回到房間裏面面相覷的時候Plame才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在心裏無數次爆出口過後,他才平復過來。事已至此,如果又叫Ward回去,顯得有些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感覺,而且他為什麽要心虛啊!以前Bright也跟自己睡過呀,再說Ward他也壹起睡過啊,自己娘們兒唧唧的這是在鬧哪樣?
“咳咳,那個,外面下雨了,妳壹個人回去,我不放心,還有妳的手機落在這兒,我追妳是因為手機。妳媽剛剛打電話說讓妳周末回家吃飯,好像是說妳爸回來了。”似乎意識到接人家的私人電話有些不好,他又自己補充到,“我不是故意接妳電話,而是它響了好幾次,我沒轍了,所以才接了。而且備註是妳媽,她奪命連環call讓我以為出什麽大事了,抱歉。”
Ward其實壹點都不介意這件事,反倒是Plame把自己留下來的這個行為才值得人去深究。不過人家都邀請了,要是不留下來豈不是打人臉了?俗話說的好伸手不打笑臉人。
“Plame……”
“叫P!”
“P 妳真的要我留下?”
看著問得有些真誠的Ward,Plame不知是拒絕好還是留下他好。他抿了抿唇,盯了盯窗外的雨,沒錯,自己是因為下雨才讓他留下的,並沒有什麽其他不正當的理由。想到這兒,他才有些坦然的說到,“嗯,雨可能會下大。”
Ward聽了他的說辭,不再多言,只是指了指自己前面被Plame打濕的衣服,“P 來件衣服吧。”

最夯耽美bl同人小说分享网的小編就給大家介紹泰劇一年生Ward&Plame同人小說文第14篇到這裏,哈哈!他兩真的很可愛的呀!哥滾大旗要壹直搖起來才行呢!谢谢橘子果酱酱酱酱酱小姐姐的友情赞助!

bilibili cv号:4414082

泰劇Ward&Plame小說文上一篇: Ward低著頭看著Plame閃爍著的眼眸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