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生副cp哥滚-WardPlamecp同人文第15篇

一年生副cp哥滚-WardPlamecp同人文第15篇,滚哥同人文

最夯bl同人文分享網的小編就來分享泰劇一年生副cp滾哥跟Fluke哥哥的同人小說文15篇啦, 孤男寡男的,不發生點什麽事都對不起自己,也對不起我們這麽觀眾呀!給我上呀!Ward!Plame!

假酒害人

Ward的話把Plame壹口氣堵在了嗓子眼,他怎麽把這壹茬給忘了呢!他有些尷尬的打開衣櫃找出了自己的睡衣勻了壹套丟給Ward,還找出了讓他換洗的衣物。“睡衣我不經常穿,妳將就壹下,這個是……”Plame有些不自然的遞出了新買的nei ku,“咳咳,這是那啥,我們倆差不多高,碼數應該沒差多少。額……那個,妳要是不喜歡這個顏色,妳可以挑壹下這些盒子裏的,我昨天買的。”
Ward挑挑眉,有些私心的握了握Plame遞東西的手,他正在壹步步的試探。Plame感覺到Ward的觸碰,心中有些別扭,卻又不抽回手。這段時間久到Plame疑惑擡頭盯著Ward,以為他要說什麽事時,Ward才堪堪的收回手。
Plame的手頓在原地,他有些奇怪Ward的反應,正想問下去,結果被Ward壹下子扯開了話題,“妳……”
“P 那我先去洗澡了。”
等到浴室裏的水聲想起Plame才把手收回來,用力捏了捏,確定了剛剛Ward握他的手不是錯覺。這種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充滿歧義的觸碰攪的人心煩,妳說它很重要吧,卻又對日常生活仿佛沒多大影響,妳說它沒有影響吧,它又像是羽毛壹樣,不輕不重的撓著心窩子,總歸不舒坦。別人摸他他什麽感覺都沒有,但是Ward今天的觸碰總是讓Plame覺得帶點不壹樣的感覺,跟以往他倆接觸的感覺都不同,說不上哪兒不壹樣,但是就是覺得哪哪兒都不壹樣,而且他也不反感這種感覺,這就讓Plame有些摸不著頭腦。
這頭Plame各種糾結,那頭Ward卻在慶幸。自己握了人的手,還沒被推開,不管從哪方面來說,好像都有些可能性。“P Plame、Plame……”壹聲聲的呢喃和有節奏的手部律動,帶著有些急促的呼吸,融進了水霧裏。
收拾完了,Ward才註意到Plame的沐浴露竟然是牛奶味兒的,好吧!果然年紀大的人喜歡的東西越可愛,他無聲的笑了笑,拿過那沐浴露痛痛快快的抹上,“現在是壹個味道了。”他終於明白了為什麽那人皮膚生的如此瓷白無暇,仿佛隨便碰壹下都能留個印記,讓人不由得想靠近,多半是保養的好,嘖。還好他沒花多少時間洗漱,等洗完穿上Plame的衣服才覺得有些不可思議,這個人總是會給他驚喜。
Ward從水霧中出來,Plame才擡起頭打量這個借宿的小子,再壹次見識了Ward的魅力,他微微低頭,把手機放在了壹旁。
“出來了?”
“嗯。”
Plame伸手拍了拍旁邊的枕頭,示意Ward趕快睡覺,他有些鬧覺了,“過來躺下,把燈關壹下。”
Ward聽話的關了燈,乖乖的挨著Plame躺下,兩人都是同樣的味道,碰在壹起到又有些許不同的感覺,Plame是純白,Ward就是禁欲,總歸有些不同。兩人挨得近的手臂還在提醒他們,旁邊確實睡了這麽壹個人了。Plame也不知是少了根筋還是怎樣,他有些好奇的轉過來,盯著Ward的側臉喊了壹聲,Ward睜開了眼,也跟著轉了過來。
“嗯。”
“妳喜歡過什麽人嗎?”Plame的眼睛透過Ward直擊靈魂,Ward頓時壹震,不知該從何說起,動了動喉結,註視著Plame,“Plame妳呢?”
他叫的是名字沒有任何贅述的名字,Plame眼睛閃爍著,最後還是盯了上去,兩人仿佛有些較勁似的,誰也不移開視線的剛著。
“我先問得。”Plame有些不耐地說著。
Ward笑了笑,有些寵溺的盯著Plame,“有。”
“她是什麽樣的?”
Ward動了動喉結,有壹句話浮現在了Ward腦中:不是“她”,是“他”,不是“喜歡過”,是“喜歡”。可是他不能說,他得埋著,他怕如果說出了口,連普通朋友都不能做了。
Plame看著Ward的表情就知道Ward是真的有喜歡的人了。他沈默了片刻,想問,她知道嗎?妳和她怎麽認識的?可是心裏堵的有些心慌,頭也疼得不行,他根本無法思考了,他腦子裏突然崩了壹句話,“假酒害人。”
Ward倒是不好奇Plame到底有沒有喜歡的人壹樣,默默的把頭轉了過去,側過了身,輕聲說了壹句,“P 早點休息。”。
Plame看著他有些落寞的背影,也把頭轉了過去,自己為什麽要嘴賤好奇呢?活著不好嗎?即便他糾結,但是他仿佛也意識到了什麽,可是想再去抓住那壹縷線索時,腦子又變成了壹盤散沙,混沌的沒法。他伸手敲了敲腦袋,有些不舒服的輕吟著。Plame分明覺得自己不該沈溺進去,可是他的腦子根本就不允許,像壹段等待疏通的河道,無數的想法思緒在沈積,根本無法思考。
想睜眼卻又覺得眼皮沈的不行,什麽線索都被拋之腦後,他就想好好睡覺,於是他就順著心意睡著了。睡著的Plame比活蹦亂跳的他看起來更柔軟,他下意識的把頭往被子裏縮的模樣,看起來有些可愛,Ward伸出了手,指尖剛碰上柔軟的發梢,便清醒了過來,可是他只片刻猶豫過後,還是義無反顧的摸了上去。
“醒了就不能了……”
他有些意猶未盡的收回了手,往Plame身旁挪了挪,側對著Plame開始進入夢鄉。
手機“嗡嗡”的震動著,震的Ward有些心煩,他猛地睜開眼,伸出手越過Plame拿了過來,也沒註意是誰的電話,他直接就接了起來。貼著Ward的某人無意識的蹭了蹭他的腰,有些不爽的皺著眉,就是不睜眼,壹個勁兒的想找個舒坦的地方縮著。
“死Plame,今晚7點Golden house不見不散,記得帶上同號小學弟,妳不能再幫他推脫了,醜媳婦總要見公婆,拜。”
沒等Ward全部吸收完,那邊就迫不及待的掛了,他有些無奈的看了看手機,又看了看身邊還窩在被子裏的人,有些好笑地想起來那個學長的話,“醜媳婦總要見公婆?嘖。”他伸手拍了拍Plame,“P、P 起床了。”
Plame頭裏就像放了壹顆為點火的炸彈,結果被Ward壹把火點燃了,他心煩的把枕頭蓋在頭上,壹幅生人勿近的模樣。Ward伸手推了推,那人沒動,又推了推還是沒動,他都要笑出聲了,不信邪的又伸出了罪惡之手拍了拍那人露在外面的壹小截後背。Plame終於煩了,從被子裏竄了出來,把枕頭蓋在了Ward臉上,欺身壓了上去,Ward迫於無奈抓著Plame沒怎麽用力的手腕。
“妳煩不煩,要起自己起。勞資頭疼,煩死了!是不是有病?”Plame壹咆哮完,Ward笑了笑,就掙紮的起身,坐了起來,順帶把Plame的手用力扣在了身旁,兩人中間就隔著壹個枕頭,氣氛說不出曖昧。兩人頭發都淩亂著,呼吸也是雜亂無章的,Plame的睡衣也隨著剛剛那壹波動作,露出了右邊的鎖骨,Ward的視線掃過了鎖骨,越過了嘴唇,停在了他的眉眼處。Ward的凝視讓Plame感覺到心慌意亂,沒由頭的想躲開,他想壹定是這個姿勢太羞恥的緣故。他動了幾下嘗試性的想把手抽離出來,卻被扣的更緊,他眼睛的慌亂再也掩飾不住的露了出來。Ward有些著魔似的,把頭輕輕的湊了過去,本來就不遠的距離,活生生地縮短到了仿佛能聽到彼此“碰碰”的心跳聲的程度。
Ward有些溫熱的鼻息撲面而來,Plame就直接喪失了思考能力,只看見了Ward有些瘆人的眼神,這種被狩獵的感覺,讓他本能的想逃,那種帶著強烈占有欲的眼神,他有些扛不住了。他低了低頭,妄圖逃過Ward的註視,可是他卻感受到對面人的呼吸越來越靠近。我低頭不是在向妳示弱,啊餵!他有些心慌的在心裏吼著。“Ward妳給我撒開!”
明顯帶著慌亂而有些心悸的聲音終於是制止了Ward的前行,反應過來的Ward立馬松開了束縛,“抱歉,我這是高級自我防禦系統。”他適時的選擇把這件事翻面,Plame當然求之不得,配合的接過了話。
“我TM還是暴力攻擊系統呢!妳小子手勁兒大了不起?”說著還配合的揉揉手腕,“妳快滾去洗漱,別礙著我的眼。滾!”Ward欠了欠身子,順從的往浴室裏走去,遮住了有些變化的物什。
等浴室水聲響起,Plame才開始思考剛剛的情況。明明剛開始是他占得上風,這最後怎麽還被人收拾了呢?而且Ward為什麽剛剛要用那種眼神盯著自己?為什麽自己剛剛如此慌亂,還喪失了思考能力?他有些不知道怎麽辦了。他好像有些懵,卻又分明感覺到混沌著的思緒好像投進了壹絲明亮的光線,仿佛下壹刻就可以整理得清楚明白。

試探和渴望

Ward走進浴室,他才緩緩吐出了壹口濁氣,盯了盯微微擡頭的某處,他狠狠的瞪了鏡子裏的自己壹眼。扭頭打開了花灑,卻沒有進去,而是靠在盥洗盆上,抓了抓頭發,有些心慌的意識到自己剛剛要付諸實際的欲望,這得讓那人心裏產生多大的陰影啊!盯了盯緊閉的浴室門,那個人就在外面,他剛剛過分了,他想著。可是仔細想來Plame做出那樣的表情就讓人有些琢磨不透了,他是否真的無動於衷?他到底有沒有那麽壹絲絲感覺,Ward有些不確定了。也許他還有壹絲絲的希望呢?所以,要不要試試?“試壹試”這個詞太具有魔力了,Ward頓了頓,朝臉上潑了幾下冷水,才讓他清醒了不少,這才鉆進了水中。等著心情收拾的差不多了,他才推門出去。
Plame還保持著盤腿坐在床上的姿勢盯了盯Ward還套在身上的衣服,“衣服妳帶走。”他低下了頭,盯著手機不打算再說什麽。Ward換上了昨天的衣服,指了指桌上的禮品袋,“P 感恩會的禮物在桌上。”隨後揚了揚握在手中的衣服真誠的道了謝,Plame隨意丟了壹個袋子給他,Ward裝上衣服沒有絲毫留戀的走了出去。
Ward走後,Plame摸了摸有些涼的被窩,有些莫名的覺得自己就像是個棄婦。他有些自嘲的扯了扯嘴角,從小冰箱裏拿出了冰水,倒在了杯子裏,壹飲而盡。“靠,我在想些什麽鬼東西。”他晃了晃頭把不切實際的想法,拋了出去。
想到臨走前Ward說的P Bank要聚餐的消息,他就頭大,昨天的酒已經夠他受的了,今天還得來壹波,KTV是那種能輕易推掉酒局的地方嗎?顯然不是。他搖了搖頭,認命的刷著牙。不過Ward的禮物倒是有點好奇,他咬著牙刷找到了禮品袋,昨天他都沒仔細看只知道裏面有個帽子,結果打開還有壹塊兒巧克力。他拿出帽子端詳了壹下,在帽子的飄帶上發現了壹個落款名:Plame。不得不說他這個學弟倒是壹個有心人,可惜小天使終是要嫁人的。
他把巧克力拿出來,看了看有些歪歪扭扭的字,他笑了。麻利扯開包裝袋咬了壹大口,這塊巧克力看起來像黑巧克力,可吃起來卻是苦中帶了些牛奶的香甜,還有壹股白茶花的香味,跟他學弟壹樣,外表硬梆梆的,可是接觸過後卻又覺得他很特別,貼心、懂分寸、還很吸引人,就是不知道以後會被誰家的豬給拱了。想到這兒,Plame有壹點他自己都沒發現的心酸,他搖了搖頭,不管Ward選誰和誰在壹起,都跟他沒有關系不是嗎?自己只有祝福他不是?
Ward拿著衣服出了門,早晨的街道上行人不算特別多,衣服的重量能有多重呢?可是在Ward的手上卻似有千斤重,甚至有些燙手,手心微微的汗意,提醒著他,他內心似乎太過激動了,因為那個埋下種子的“試壹試”太吸引人了。他擡頭望了望遠處陽光照射著的商貿大廈,反光玻璃顯得光彩奪目,誰都不記得商貿大廈的頂層就是壹個販賣靈魂、出賣00肉00體的賭00場。這些絢麗多彩的面貌下,都埋葬著腐朽的靈魂,就像自己壹樣,Ward有些自嘲的想著。
他怎麽能夠去沾染太陽,他壹遍壹遍的勸過自己,壹遍壹遍的強行克制,反倒滋生了更加深刻的欲00望,那是壹種嵌入骨髓的渴求。他站在理智的角度上從未想過得到他,可是渴求卻又壹次次的打破束縛,沖出牢籠。他活在灰暗,卻向往光明。這就像他的身體裏住了壹個第二人格,可是實話實說,他身體裏根本就不存在第二人格,這些自始至終都是他壹個人。
像是感應到了他的孤獨,壹個小生命就這樣,在風裏舞動著,拼盡全力去吸引註意力。於是Ward就看見了巷子口拐角的墻角生長著壹株孤獨的向陽花。他好像突然明白了為什麽Plame會喜歡拍照了,因為目光所及皆是風景,思想所及皆是人性。他的所思所想都會融入世間萬物,壹切事物又會重新組合,創造不同的意境,入景便入情。他入了Plame的景,動了自己的情,如果Plame是他的太陽,那他就是那朵向陽花,守著寂寞、等著故人,現在他想走得更遠了。
“P Plame~”壹聲嘆息從Ward的口中滑出,他好像已經做好準備了,那就試試吧。他拿出手機,快速的找到了那個人。
Ward:P 晚上可以帶上我壹起去嗎?
Plame:額,我過來接妳。
Plame沒有食言,早早的收拾好東西就去了,兩人壹路上都像平常壹樣閑扯,很默契的選擇跳過某個話題。
等兩人到了KTV才發現,這間房裏面擺的酒是認真的嗎?Plame雖然知道Bank很能喝,但這並不代表他們能喝啊!
“P Bank。”
“噢,Plame,這就是那個被妳藏得很好的小學弟?”Bank調笑的語氣,讓Ward也沒那麽拘謹了,跟著學長們挨個打招呼。Bank讓他們找地兒先做下,挑壹挑想唱的歌,等會兒還有人要來。Plame撞了撞Bank的肩,試探性的問了問是誰,Bank擡了擡下巴,笑了笑指了指外面,“來了。”
進門的是壹個長卷發的美人,Ward本來不好奇,卻在看到Plame有些局促的表情,才有些疑惑的看了看熟稔的在Plame和Bank中間落座的這位小姐。白色燈籠袖壹字肩襯衣,露出了緊致好看的鎖骨,黑色亮片高腰A字裙,配上壹雙壹字綢帶恨天高,顯得高挑而不露骨,唯壹的缺點就是,路過Ward時身上是聖羅蘭的黑鴉片的味道,香得Ward有些不適應。不過總體來看,這個女孩兒是壹個有魅力的人,顯然也是壹個懂得散發魅力的人。
他看了看Plame有些不自在的表情,拿著酒給他杯子裏添酒,“妳認識?”Plame接過酒,不做痕跡的點了點頭,臉上沒有太多表情,也不看Ward毫不掩飾的關切。直到他被再次提問,他才轉過身來仔細打量著Ward。
“前女友?”
“嗯。和平分手,我提的,愛過。還有問題嗎?”
Ward直覺覺得有些不對勁,但是他沒有再問,而是默默的喝著酒。似乎是意識到自己的反應有些過激,Plame伸出手勾了勾Ward的下巴,“嘖,想什麽呢?走,哥帶妳去認識認識這些人。”
酒局,酒局,就總會有壹些不必要的過場,比如:敬酒、勸酒,無非都跟酒掛鉤。兩人喝了壹輪下來,都有些累了,但是Ward有些玩開了,想要拉著Plame壹起唱歌,不過沒等他邀請,旁邊的女孩子就已經把話筒遞給了Plame,不容置喙地拉著Plame坐到了屏幕前面。
聽到前奏Ward就知道這TM是壹首情歌對唱,Plame雖然有些抵觸,但始終沒多說壹句,尊重了女生意願,配合的唱了起來。兩人和諧的背影,相襯的和聲都格外的給人添堵。Ward摸了摸杯口,把酒倒滿,壹杯壹杯的喝了下去,速度不快,但是量不少,在壹眾起哄和歡聲笑語中低氣壓的有些突出。壹曲將終,那個女生便停了下來,有些緊張的盯著Plame,就在這壹刻他好像懂了什麽。他轉身把麥克放在桌上,不經意和Ward對視了壹眼,Ward沒來得及掩飾的落寞就被Plame盡數看了去。Plame盯了盯正欲開口的女生,趕在她說話之前,微笑著說了壹句,“抱歉,既然妳不想唱了,那我就去上個廁所。嘿,Ward,壹起?”
天知道,他說的是問句,可是他壹點詢問的意思都沒有,跟其他人打了個招呼,就把人徑直拉出了包間,轉身走進了廁所。Plame不知道自己究竟要逃避什麽,這種事又不是壹兩次了,但是他為什麽又把Ward牽了出來。傳出去人家都會笑,多新鮮呀,大三學長為躲避前女友的二次表白竟帶著大壹學弟壹起上廁所。
這邊Plame急得就像熱鍋上的螞蟻,那邊Ward卻很淡定的點燃了壹根煙,吞雲吐霧起來,有些長的頭發遮住了眼眸,彌漫的煙霧遮住了他的神色,讓他看起來有些神秘。Plame不由自主的楞了楞,往Ward身邊踱著步子,最後停在了他的面前。他感受到撲面而來的是自己熟悉又不熟悉的煙味,他不自覺的伸手夾住了Ward的煙,Ward擡眸,多情的眼眸裏單單只容得下Plame,兩人就這樣僵持著。聽到有人靠近的動靜,Plame下意識的拉著Ward倉皇的躲進了離得最近的壹個隔間。
狹小的空間裏兩人只能貼身站著,Plame後面就是馬桶,他已經不能再退了,不得已用右手扶著Ward的肩,左手上的煙還在靜靜的燃著。Plame也不知是緊張,還是沒註意,直接就把煙往自己嘴裏送。
Ward盯著有些肆無忌憚地抽著煙的Plame,覺得嗓子有些幹,喉結上下滑動著,他覺得Plame在玩火,有些強勢的貼了過去,伸手合上馬桶蓋,壹把把Plame推坐在馬桶上。Plame有些不明所以的盯著Ward,Ward眼神暗了暗,手再壹次伸了過去,按在Plame背後的墻上,兩人的距離就差最後壹步。
這壹次Plame在原地壹動不動,他不知道是自己已經了喝醉,還是被煙熏暈了,還是先前Ward那個眼神太讓人心疼了,他壹步都沒有躲,就這樣感受著屬於Ward的味道壹圈壹圈的包裹著自己,他能清晰的在廁所熏香中捕捉到Ward身上自己熟悉的木質香水的味道。Plame又吸了壹口,這壹次他的眼中明顯帶了壹絲笑意,煙霧輕輕地被吐了出來,氣氛曖昧的讓人頭皮發麻,兩具身體就這樣相互吸引著。外面的腳步聲漸行漸遠,Ward抑制不住的吻了上去,他冰涼帶著酒味的唇貼了上去,Plame瞪大眼睛卻也沒有躲,他覺得自己瘋了,Ward也瘋了。
Ward的吻帶著試探也帶著虔誠,他輕輕地含住了Plame柔軟豐滿的唇瓣,卻不敢再進壹步,動作輕柔又克制。Plame手中的煙不知什麽時候掉在了地上,他的雙手已經撫上了Ward的肩,Ward感受到了Plame的回應,伸手扣住了他的脖子企圖加深這個吻。這時Plame才反應過來,他和他學弟再做什麽,壹把推開Ward,深吸了壹口氣,奪門而去。
Ward立馬反應過來自己的所作所為,快步追了上去。

最夯耽美bl同人小说分享网的小編就給大家介紹泰劇一年生Ward&Plame同人小說文第15篇到這裏,終於親了,來自老母親的眼淚,壹年生劇裏他們沒有結果,小說裏有結果也是很棒的! 谢谢橘子果酱酱酱酱酱小姐姐的友情赞助!

bilibili cv号:4414082

泰劇Ward&Plame小說文上一篇:“P 妳真的要我留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