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生副cp哥滚-WardPlamecp同人文第16篇

一年生副cp哥滚-WardPlamecp同人文第16篇

最夯bl同人文分享網的小編就來分享泰劇一年生副cp滾哥跟Fluke哥哥的同人小說文16篇啦, 上壹次也是Not去開導的Arithit,才能讓p Arithit跟鋼炮能很好在壹起,這壹次也來助攻啦,泰國好朋友!留下感激的眼淚!

堅持不要臉

Plame沒有回包間,而是徑直沖出了KTV,路上還不小心絆倒了人,他來不及看清是誰,急忙道了歉,順著馬路攔了壹輛車,急匆匆地沖上去,司機也像是被這局勢嚇著了,聽了Plame的話,連忙壹腳油門沖了出去。
Plame不敢回頭去看那個追出來的人,腦子裏全部都是剛剛的畫面。他和Ward,他們剛剛接吻了,呵,tui !不是的,這他喵算什麽接吻,就是嘴碰嘴,啥也不是,啥也沒有。可是壹想到嘴碰嘴,他的心跳就有些莫名的不受控制,他伸手摸了摸胸口,妄圖得到平靜,但是貌似那個畫面就在腦子出不去,他就不明白了,Ward為什麽要親他?他剛剛又為什麽不推開?
他摸不著頭腦,有些苦惱的吼出了聲,把開車的司機嚇得不輕。“靚仔,請問是我的車開得太快了嗎?”Plame壹下子才意識到自己還在車上,有些歉意的笑了笑,擺了擺手示意是自己的問題,不自在的撓撓頭。熱情的司機大哥好像還不願意放棄,繼續寬慰到,“靚仔,妳這是怎麽了?剛剛還急沖沖的沖出來,我還以為妳是遇到什麽事兒了。妳這是有什麽苦惱嗎?我說不定可以當妳的聽眾。”
Plame正處於壹籌莫展的階段,這個司機大哥簡直就像是個救命稻草,這兩人就是壹個敢問壹個敢答,的確是解決問題的普通組合。他組織了語言直接開始陳述,當然他舍去了壹些別人可能不理解的信息,大致的說了壹通,司機聽完過後笑了笑,他說:“靚仔,有些事情要跟著妳的心走,妳的所見所聞,也不壹定是真相。最重要的是,妳對這件事的看法,以及妳對那個人的感覺。”
司機的話似乎對Plame沒有起到特別大的作用,直到他拿著鑰匙進了門,還是壹頭霧水,什麽都沒想通,或者說,在心底他想通了卻下意識的想逃避。
等跟著Plame跑出來的Ward沖出來時,就只能看見絕塵而去的車尾,他有些懊惱的壹拳打在樹上。“艹!”他伸手把遮住眼睛的頭發薅了上去,他竟然做了這件合時宜的事,而且還是不合適的事。他拿出手機妄圖解釋,卻在打了幾個字後有些沮喪的放下,Plame現在連他的面都不想見,更別說電話了,聽著他的聲音都會煩吧,他慢慢的蹲了下來,捏緊了手機,結果太過用力導致指節都在發白。
過了壹會兒,他冷著臉緩緩地站了起來,往旁邊的巷子裏走去,在不是很明亮的燈下,摸出了煙給自己點上,似乎只有香煙的刺激才能讓他保持清醒。頭腦中那人叼著煙的表情,驚慌失措的眼神,以及抵在自己肩膀的手,壹寸壹寸地占據了Ward心裏的壹方天地。他的內疚讓智商開始急劇下降,導致他根本就沒有看清整盤棋的局勢,直到他想到了那人的退讓,才讓Ward開始覺得那個人的回應有了真實感。Plame沒有拒絕自己的靠近這也許就是說明他至少有那麽壹瞬間是動了情的。這時的他躲在黑暗處看似像壹只頹唐的人,可實際上他眼睛裏的精光徹底暴露了他腦袋裏的想法,這樣壹看他倒想壹只雄心勃勃的野獸。
可是兔子驚了都要咬人,更何況是Plame,想到這個Ward就有些糾結,這個本該自己敬著保護著的學長,要把他變成戀人似乎有些不道德。不過很快他就找到了讓自己寬心的謬論,畢竟愛情更能讓他感受到責任,也許還會把Plame護的更好。不過在這之前,他得去拿回Plame放在包間裏的衣服,他熄滅了煙,瀟灑的扔進垃圾桶,往回走著。
他推開了門,裏面的人倒是嗨的不得了,只有那個Plame的前女友情緒低落的盯著酒杯發呆,她根本就不明白自己明明精心打扮過的妝容,為什麽Plame都沒多看自己壹眼。Ward禮貌的向Bank講明了Plame先行離開的原因,得到回應後,才拿上了Plame的衣服準備告辭離開。
那女孩子站了起來,氣勢全開的向Ward走去。“妳是叫Ward,對嗎?”面對語氣有些不善的學姐,Ward挑了挑下巴,沒說話等著來人自己開口。“這是Plame的衣服?給我吧,我給他。”說著就要伸手來拿,Ward也不是好欺負的人,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腕,“P 這種小事就給我吧,就不勞煩您了。我是他同號學弟,也是好朋友。”
“妳和他住壹起嗎?不得繞路?”她掙脫不開被抓住的手,有些生氣的盯著Ward。
“您說巧不巧,我剛好跟他住壹起。”Ward不想跟這個人再掰扯下去,幹脆順著她的話頭接下去,不管她的表情如何變化,松開了她的手腕,恭恭敬敬的告辭踢開,挑不出壹絲禮儀的破綻。
他壹回家就把衣服洗了出來,晾在了外面,在現在這個季節,明天就能收衣服了。本來想著剛好第二天去還衣服,順便回家吃飯,卻不成想,剛出門就被家裏的車攔住了去路。他哥按下了車窗,讓他上了車。
“妳剛剛要準備出門?”
“嗯。去還衣服。”
Way看了看露出的衣角,有些欣慰,“男的?學長?朋友?”Ward根本不在乎他哥的欣慰,有些心煩的撓了撓腦袋,不打算進行這個話題。他哥倒是鍥而不舍的想套話,他弟已經很久沒有顯示出來他有其他朋友了。不過,無奈的是Ward不松口,他哥就壹概不知,所以他哥準備采用迂回戰術。
“爸回來了。”
“知道,回家不就是替他接風?”
“妳可別跟他吵架了。對了,要不我先送妳去還衣服?”
Ward這才把頭側過來,但是過了幾秒又轉了回去,“不用,衣服我去上課的時候給他也行。”語氣中有些掩飾不住的失落顯露了出來,Way有些驚訝的看了壹眼,猶豫再三還是開了口,“有什麽事要跟我說嗎?”
Ward和哥哥不像是Plame兩兄弟從小壹起長大,他和哥哥壹直都是分開養著的。早年哥哥喜歡英國,學習成績又好,他爸Chad先生和他媽壹合計,尋思著既然兒子喜歡英國,那就送出國,就這樣中學、大學的讀完,才回到了泰國。所以在Ward最需要哥哥的情況下,他哥不在身旁,後來Ward又變得有些不親近人,久而久之兩人的關系談不上特別好,但耐不住他哥是個弟控,並且他哥單方面覺得兩兄弟關系好的不得了。
Ward無奈的搖搖頭,不打算繼續說下去,Way直接伸出手薅了薅Ward的頭發,就當作安慰壹樣,結果Ward偏了偏頭躲了過去,他不明白為什麽他弟為啥不跟他說,還躲他,不過他弟做什麽都挺好的。
“吶,哥給妳說。在大學妳壹定學會三件事,第壹堅持,第二不要臉,第三堅持不要臉。如果是因為做了什麽事,妳才要選擇逃避,大可不必,做錯了事該道歉就勇敢道歉,不要壹味地躲避。如果想見誰就去見,當面解決總比不見面好,而且有些事拖長了越容易產生間隙,距離產生美也產生鴻溝。”
沒想到他哥又接著說了下去,“如果想見的人也想逃避,那麽最好的方法就是假裝偶遇,讓他避之不及,順便把事情說通,剩下的就交給時間和……他。”Way伸出了手,指了指躺在Ward懷裏衣服,其中的意思很明確。Ward第壹次覺得他哥有些厲害,就這壹些小細節就能猜出這麽多事情。他用了有生以來他給過他哥所有眼神中最感激的眼神盯了過去,還他哥給整害羞了。但是他哥說得的確也沒錯,追人不都是堅持不要臉嗎?但是那人好像恨不得離自己500米開外,而且恨不得離得更遠。
但是不管怎麽樣,Way也給了他提議。不得不誇壹下Way僅僅花了幾句話的時間就把Ward洗了腦,並且Ward已經在盤算把他哥說得話付諸實際了。

如夢初醒

那天晚上回到公寓的Plame,打開了自己的小冰箱,把存的啤酒都拿了出來,打開了壹部他喜歡的科幻片。可是他卻壹個片段都看不下去,只是壹個勁兒的喝著酒,喝醉了倒床就睡,這種頹唐的時光壹直持續到第二天傍晚Bright給他打了電話。Bright邀請他去夜店,他這才放下了酒,看了看時間貌似確實應該是夜生活開始了,他想破戒了,答應了Bright的邀請。
等他打車到了的時候才發現不止Bright壹個人,還有母胎solo的Not,他有些詫異的看了看Not,“妳怎麽也來了?”
Not點了點頭,“嗯,沒事,就來了。”
“謔咦,不要閑聊了,走吧。這是我哥們兒的店,今天哥帶妳們浪起來。”
三人進去找了座位坐下,點了酒過後便在閑談著,Bright倒是早就發現了目標,跑進了舞池,跟美女們互動著。Plame看了看使勁兒撒歡的男男女女,耳朵裏充斥的全是嘈雜的音樂,他突然有點想念自己的公寓了。等到Not都去嗨了,他還坐在沙發上發呆。他有些心煩的看著擺在桌上的酒,怎麽看怎麽不順眼,這他媽不就是上次他和Ward在酒店喝得酒嗎?他心煩的要命,壹臉不爽。
或許是因為他跟別的人不壹樣,沒有去舞池中間像壹個孔雀似的去引人註目,很快就有人註意到了有些格格不入的他。可是Plame根本不知道自己被人盯上了,還是冷著臉喝著杯中的酒。
“N 哈,怎麽壹個人在這裏喝著悶酒呢?”Plame看了看在對面落座的那位身材火辣,全身都在散發魅力的大波浪女子,確是壹番好風景,是個人都會為她的鼓掌嘆息,其中也包括了Plame,但是不是現在的他。不過不得不承認這個女孩子,比其他隨著音樂晃動的身體,更有吸引力,他聽了女子的話,笑了笑卻不答話。
“不說話,難道是我不夠漂亮?”
“跟姐姐無關。”
他放下了酒杯,仔細的打量了壹下身著紅裙的人,“您很有魅力,只是我現在很心煩,無心欣賞。”
對面的人紅唇微啟輕笑了兩聲,搖了搖頭,聲音就是像伊甸園的蛇壹樣,帶著壹絲絲蠱惑的味道,“N 這個時候不應該跟人聊聊嗎?”說著就往Plame身邊走了走,起身還有意無意的露出了自己的優勢。她的靠近讓Plame不著痕跡的往旁邊挪了挪,Plame全身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不得不吐槽壹下旁邊人鋪天蓋地的香水味,香的Plame有些頭暈,他又挪了壹步,還是無濟於事。他快要炸了,看了看遠處正在和漂亮妹子搭訕的Bright,又看了看Not,這幫損友正要找的時候,壹個都不在。
終於在紅裙女郎還要再進壹步時,他“蹭”的壹下站了起來,退到了壹旁,從包裏拿出了煙晃了晃,“不好意思,煙癮犯了,我去抽根煙。”說完就逃似的離開了座位。走到了廁所門口,他擡頭看了看標識才意識到自己走到廁所來了,他躊躇著到底進不進去,最後還是進去了。只是進入了廁所隔間,他才意識到,自己腦子裏全是昨天的畫面,無論他怎麽催眠自己,那些畫面都無法消掉。他有暴躁的抓了抓頭發,低吼了壹聲,抽出了壹根煙,點燃了。
有了煙提神,他終於冷靜了下來,他不想去糾結關於Ward的東西可是這種本能的逃避,讓他心裏很不是滋味。那些呼之欲出的答案他不想去細想,可是越不想越容易去想,連煙都快抽不下去了。
“謔咦,艹了!”
還沒等他發泄完,Not就給他發消息問他在哪兒,他拿著煙走了出去,把煙碾碎,扔到了垃圾桶。黑著臉用清水搓著手,把手上的煙味去了壹些,擦了擦手往座位處走去。Not早就把酒倒上了,正等著Plame回來。“妳剛剛去哪兒了?”
“廁所。”
Not點了點頭,和他碰了碰杯,喝起了小酒。Not心細如發,早就看出了Plame的異常,只是沒說出來,現在看著Plame把杯中的就壹飲而盡,又想倒滿時,他才出手制止。有些擔憂的看了看Plame,壹把奪過酒瓶,欲言又止的看著Plame。Plame認命似的盯著空蕩蕩的右手,甩了甩手,幹笑了兩聲,“怎麽?酒也不讓喝了?”
“妳……遇到事了?怎麽了?”
Plame擺了擺手,沒出聲。Not就開始猜測了,這些個朋友中,現在最崩人設的就是Plame了,從來都沒見他這麽不正常過。明明昨天下午還在跟他聊的很開心,說晚上P Bank請他們壹起唱歌,結果僅僅過了壹天就變成了這樣,這其中必有貓膩。
“妳們聚會發生了什麽事兒?”
Not壹出聲Plame才緩緩的把頭轉了過來,“妳?得,我說還不行嗎?腦子這麽好使,嘁。”他現在正需要壹個軍師幫自己分析分析,昨天那熱心老大哥的話實在是聽得倒懂不懂的。
“也沒什麽,就是我問妳個事兒。如果,我是說如果。如果妳被妳朋友親了妳會有什麽反應,妳覺得妳應該怎麽辦?”
Not驚了,這他喵要晚節不保了?但他好歹經歷了Tuta出櫃,Arithit戀愛,Bright翻船,人生苦短,損友成群沒辦法。他點了點頭,抓住了重點。“妳被誰親了?男的?女的?”Plame扶額,他怎麽就忘了這壹茬兒呢?這人這麽聰明又怎麽會不懂?不過既然要找人幫忙,他自然不會再有所隱瞞。“額!我說行了吧?就……就……就那啥,我學弟。”最後三個字他幾乎是咬著牙說出來的,不過還好Not還年輕,耳朵也好使,離得也近,終於是聽清了。他頓了頓,思索的片刻才把心裏話說了出來,“妳是說妳被Ward親了?”Plame靠在了沙發上,揣著手,沒有靈魂的點了點頭。
Not消化了壹會兒,才繼續說道:“妳現在是在在乎他對妳的感情,還是妳對他的感情?妳拎得清嗎?”
“現在是重點嗎?”
“這是根本問題。”
“我……我覺得我都在乎。他是我同號學弟,我和他又有淵源,可是我覺得我和他就不應該那樣,他就應該好好學習。所以不管他對我有什麽情感,都是不應該的吧。而且,而且我不喜歡男的。”越說越沒底氣的他說完最後壹句,就猛灌了口酒,就像是有誰要跟他搶似的。
Not看了看喝酒Plame,這壹段話不就是表明他已經動心了,並且已經知道學弟對他想法的不單純了嗎?這他喵還需要他分析?不過看了看好友的狀態他就懂了,糾結有些時候才是最致命的,不過每壹段感情都是有這樣的過程不是嗎?而且當初Arithit比現在的Plame還要虐人,虐的Kongphop肝疼,虐了人家也虐了自己,最後不還是在壹起了。不過他還是不忍心Plame這麽糟踐自己,出聲提示到,“有些事情要看全面壹點,並不是壹味地避讓就能錯開的。而且這種情況在兩人的羈絆中,會經常出現,所以妳最好聽從內心做出抉擇。”雖然他不忍心Plame受苦,但是他不介意助攻壹把,讓他糾結,逼他去面對,有些時候虐的足夠才能足夠痛心,才會明白自己最想要的是什麽,這就避免了兩人曖昧不清到最後卻連壹點情面都不留下的好。“如果妳想解決這件事,最好找當事人說清楚。當然這僅僅是我的觀點。”
“聽君壹席言,勝讀十年書啊!兄弟,果然是我們的最強大腦。”Not的話Plame聽了進去,也覺得可行,總比他當無頭蒼蠅的好。聽進去是壹回事,行動起來又是另壹回事,但總歸讓Plame撥開了雲霧,摸到了壹些類似於真相的壹些東西。

最夯耽美bl同人小说分享网的小編就給大家介紹泰劇一年生Ward&Plame同人小說文第16篇到這裏, 如夢初醒,勇敢追求愛吧!幾時GMM來拍他倆的續集呢!心痛ing!還有現在很多人是站星星跟滾哥cp的,因為哥滾cp糖分實在太少的原因吧! 谢谢橘子果酱酱酱酱酱小姐姐的友情赞助!

bilibili cv号:4414082

泰劇Ward&Plame小說文上一篇: Ward抑制不住的吻了上去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