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生副cp哥滚-WardPlamecp同人文第18篇

一年生副cp哥滚-WardPlamecp同人文第18篇

最夯bl同人文分享網的小編就來分享泰劇一年生副cp滾哥跟Fluke哥哥的同人小說文18篇啦, 這壹章很虐的節奏,小編的心糾糾疼!小編分享的滾哥跟Fluke哥的同人衍生文都沒人看的嗎?滾哥真的很可愛嘛!!

華燈初上的城

两人顺着滨河路走着,黑夜正在一步一步的吞噬光明,昏黄的灯光在晚风中挣扎着。Plame正在审视着这座华灯初上的城,路上行人熙熙攘攘,看起来很美好。挂在脖子上的相机安安静静的当着装饰品,正在努力不引起主人的注意。Plame完全忘记了自己想要搜集素材的心,他告诉自己,如果走到了桥中央,他便把这段不该有发展的情,亲手斩断,就这样各走各的吧。从这儿到桥头还有大约几百米的距离,每走一步他就在自己的心门上砌一块儿砖。可是突如其来的心酸,让他的鼻子也有些发酸,他看着周围笑着的人们,每一步都走的无比沉重,压的他快喘不过气了。

Ward早就发现了Plame的异常,可是他开不了口,他怕这一次人又选择躲避,只能配合着他的步调走着。他总觉得今晚的风吹得人有些冰凉,可是明明天气预报说今夜能看到满天星辰,如果是这样,那Plame应该会很高兴吧,毕竟他很喜欢这个世界。

他与Plame并肩走着像以往一样,有意无意的触碰、摩擦都让他很满足,他侧过脸看了看Plame望向大桥的侧脸。暖暖的灯光给他撒下了一层温柔的光芒,霓虹灯光闪烁在Plame的眼中,Ward觉得好看的不得了了。他看着Plame停下了脚步,出神地望着夜幕中拉玛八世皇大桥,他没舍得出声打扰,静静地候在一旁。

Plame想的越发出神,这么漂亮的夜幕,霓虹下的大桥,欢笑着的人群,怎么在他眼中却显得格外苦涩冷漠。他目光所及之处是冷漠的夜,无神的霓虹,人们微笑背后又有多少心酸啊。他彷徨着,突然转过头盯着望着自己的Ward,他笑得很灿烂,可眼底的仓皇被他藏的很好,他听见自己说:“Ward,当我的模特吧。”

Ward不出所料的没有拒绝,但他敏感的觉得Plame情绪不对,可是Plame不是笑着吗?对呀,他是在笑着,可是总觉得怪怪的。等到Plame出声提示,他才乖乖的笑着看着Plame,那种望向情人的似水眼眸让人无法移开视线。Ward笑得越灿烂,Plame越是想逃避。Plame为他按下了一次次快门,在他的镜头下,Ward不是个不让人走进的禁区,而是一个真真的如风少年,潇洒还意气风发,满目星辰,多情的让人沉溺。

他带着强烈感情色彩的视线透过了镜头,直视着Ward,他收敛了心神,一遍一遍的提醒自己做的是正确的抉择,好不容易咽下了不舍,轻轻地放下了相机,把有些许颤抖的右手藏了起来,握紧不让Ward看出异常。Plame内心的感受搅的他心尖尖生疼,他不愿意妥协,所以,Ward你准备了吗?

“Ward……走吧!”他说到。

Ward笑了笑,乖乖的跟在了Plame身旁,用身体下意识帮Ward挡着从河面吹来的作妖的凉风,Plam没注意他的小动作只是看向了不远处树下唱着歌的街头艺人,他无心欣赏,正往大桥走着,可是他想走,却被Ward叫住,看起来他想看的样子,但其实是Ward觉得他哥的话很对,有些事总要解决的。Plame站定,走了过去,既然要斩断就在这之前对他好点吧!可是他没想到Ward竟然出乎意料的跟人家打着商量,自己要上去唱。Plame张了张嘴,却没说出阻止的话,在这一夜把你想做的事都做了吧。

Ward跟着吉他声就开始打着节奏,他有些紧张的望向Plame,好在Plame对他笑着,眼里只装的下Plame,他觉得自己好像没那么紧张了,他开始唱了起来:

只要和你相近 只要一起共渡时间,

只是朋友 但却无法停止,

滞留在心里的 你内心深处想着什么,

有多爱你 没对你说过,

。。。。。。

你也在心动吗,

那是我心里想知道的真相,

但不想问,

害怕你会改变,

不问还比较好 因为我知道如果问了,

害怕那句话 会伤害彼此,

把内心的秘密藏好,

只要这样开心着就足够了。


一字一句都饱含着真情,Plame心里在叫嚣着,心里的苦涩急剧增多,他要不起,要不起啊!但是他还是笑着看着Ward,缓缓抬起了相机,相机里的人太耀眼了,耀眼的让他难过,他该怎么办啊?他认命的为他按下快门,把所有的情都融入了相机里的景,这种从来没有过的强烈情绪让他心里挣扎到了极点。这种不安让他决定了,放手才是最好的出路。可是他不知道当他真的说出狠话后的一段时间,他都后悔的要命,Not更是自责的没法,他本意是Plame早点认清内心,结果这个缺根筋的,直接把自己搞废了,当然这都是后话。

唱着歌的Ward想着,如果不能放过他,那就发疯似的爱上吧,疯了就疯了,只为那一丝丝可能,疯了也足够!这首歌就是我的心声,P Plame看看我吧,我可以吗?

Plame透过镜头看到了Ward坚定的眼眸,和那样的人相处真的不能再多一步,这已经不是自己是不是直的的问题了,他想。他躲开了Ward的注视,强颜欢笑着后退了几步,抽离出了人群,在旁边找个树靠着。Ward眼神随着他追着不放,看到他没有逃走,才安心的继续唱着。

Plame靠着树干,指尖逐渐冰冷,俗话说的十指连心的感觉他是懂了,指尖的温度早就传到了心底。他吸溜了一下鼻子,把酸楚重新埋回去,他想起来Arithit提到大桥时的害羞神情,想到了自己刚开始想的美好场景,只可惜他给Ward留下的可不是什么好的记忆了。脑子里回想起Not的话,侧过身用力捶了捶大腿,疼痛让他回到了大脑清明的时候。

他不知道他是怎么和Ward走到了大桥上的,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停下来靠在栏杆上的,他只听到了Ward叫他,他回神侧过了头盯着Ward。他听见Ward在说话,说什么他没听清,只是在他抛出问题的时候,他才真正的回过神,因为Ward说的是,“P Plame,在一起试试吗?”Ward眼神中的坚定和炽热,他忽略不了,正是因为忽略不了,所以他得下狠手不是吗?

他听见自己说:“你以为你在问谁?”这不是我心里所想。

“劳资恶心。你听到了吗?如果你是那种意思,抱歉,你让我感到恶心。”不是真的,我从来没恶心过你。

他看见自己用手指着Ward的鼻尖吼道:“我警告你,把这个危险的想法收回去,咱们还能做朋友,识趣地就赶快滚。劳资今天就把话撂在这儿,你要再出现在我眼前,就别怪我不留情面了。滚!”

他眼睁睁的看着Ward多情的眼慢慢的凝结成了冰霜,脸色变得冰冷,慵懒的背慢慢变得僵直。他强迫自己转过身去,不再看Ward,Ward也是识趣,没有多言只是礼貌的道别,往着大桥另一端走着。Plame看着Ward受伤却又强装坚强的背影,决绝的往相反的方向走去。

这个寂静舒适的夜里,没有一个人知道今晚又有多少人相互错过。


(PS:中间歌曲是Pop Pongkool的单曲《อยากรู้...แต่ไม่อยากถาม (想知道但不想问)》,他们两个人在见面会的时候唱的歌,挺好听也很契合,所以我就把它加上了。

两人走到现在算是真正的摊牌吧,Plame刚开始不能接受这是必然,他原来是直的,突然让他把学弟当成自己的另一半本身就有些强人所难。而且他一直以为自己是把学弟当成弟弟来疼爱,所以虐一个必须经历的阶段,但是我的文都是虐一会儿,不会长久虐。)


藏起來

Plame的话就像五雷轰顶一样,让Ward愣在了原地,一颗滚烫的心被浇了个透。他后悔了,明明知道这一步踏出去就回不了头了,他还是踏了出去,这个就是结局。因果报应、因果报应,他种下的因,为什么上天就不能给他一个果。

“我恶心你,你懂吗……滚!”Plame的话一遍一遍的循环播放着,一字一句刻骨铭心。原来你是这么想的吗?他迈出的每一步都钻心的疼,觉得有些提不上气,双手连忙扶住了栏杆,支撑着努力地吸气,却又无法克制的看着那个决绝的背影,可是没有勇气冲过去了,干涸的眼里挤不出一滴眼泪,他想开口发泄,却心疼的无法发出一个音节,是他过了,是他不该,是他愚蠢。他,就不能站在Plame的身边了吧……

他像行尸走肉般的行走着,灯火阑珊的街道人影交错,唯独他落寞的把爱意在心底挖了一块大坑一点点的埋着。这是救人的他,这是拍照的他,这是发火的他,这是善良的他,放眼望去处处皆是他,又处处都不是他。他按住了心口,蹲坐在地上,调整了好久,才晃晃悠悠的站起来,在路边叫了一辆摩托回家了。

Plame也没像他想的那样洒脱,早在他开始说出狠话的时候,他就后悔了,可是说出口的话就想泼出去的水。人人都说覆水难收,现在一看,可不是吗?明明应该庆幸,可是他为什么会这么难过,这一刻他发现他无法正视自己的感情了,他竟分不清究竟是谁动心了。

走到刚刚路过的街头歌手那儿时,他再也无法控制的走的远远的,抬头看到他俩停顿片刻的路灯,让他分明意识到了什么,这是他自己活生生地把人赶走的啊!心里压抑不住的疼让他都无法呼吸了,他不知道Ward会不会比他还心疼,他想起来了前面自己做的抉择,到了这种地步他开始怀疑难道真的只有一条路吗?那为什么Arithit有另一条路,他为什么选择了这一条,这是命吗?是吧。是的!他不能害了Ward,他真的给不了。

他不敢走下去了,让他再走一遍来时的路,这TM就是对他进行公开处刑啊,而且再走下去他真的怕自己失控了。他连忙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坐了上去,把相机关机,他真的不敢触碰关于Ward的一切东西了,包括他亲手按下的快门。他别扭的埋下头,放弃曾经他最爱的观察行为,不去注意两旁的景色,只是安安静静的坐着。到家也不敢点开灯,唯独开了走廊的灯,转身摸进了黑暗中,推开了浴室门,收拾好了,便浑浑噩噩的摸上床,不安稳的睡着。

Ward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家的,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洗完漱,躺在床上睡着的,只觉得心疼的发慌。他用被子把自己裹紧,却还觉得冷,他不知道折腾了多久,直到后半夜听着钟表的声音,才昏昏沉沉的睡去。在梦中,他想起了第一次见到Plame的场景,他就像一个超人,慌慌张张的闯进了他的世界,可是现在却又慌慌张张的想要退出。梦着梦着,他越睡越沉。

直到Kongphop的一通电话,才让Ward从混沌的梦中惊醒过来,他伸手粗糙的抹了一下挂在眼角的眼泪,接起了电话。

“喂,Ward,下午的课要来吗?上午的课,我们帮你请假了,理由发烧,帮你请的病假,别说漏了嘴。”

Ward捏了捏鼻梁,压低了嗓音道了谢,说了下午还是要去,跟他寒暄了几句,便挂了电话,掀开了被子起床,像往常一样快速的洗漱、收拾。装书时不小心碰掉了某个信封,里面的照片掉了一地,他出神地望着一张照片的背后,那上面竟然还有字,搞笑的是,他第一次竟然没有发现。Plame清秀有力的字迹洋洋洒洒地写着对Ward的祝福,希望他永远像这样活得潇洒,开心顺遂。

Ward伸出了有些苍白的手拾起了这张照片,照片上的他拿着名牌手上绑着的是Plame为他系上的白绳,笑得特别真诚。他伸出手有些出神的摸了摸,他笑了笑,笑得很含蓄,蹲下来把照片一张一张的捡起来,放回了信封里,屈身把齿轮从盒子里拿了出来,就着照片一并锁进了抽屉,抽出钥匙放在盒子里藏在了架子最里边。等完全收拾好了,他才带着东西出门,他把自己的心绪都藏得很好,旁人根本都无法看出他的异常。

也许是因为回到更熟悉的自己,他没有多么的不适应,他没有去想Plame过得怎么样,既然那人做出了选择,那应该是想好了,那就兵分两头,互不干涉。只是在路过那个饮品店时,他下意识地往里望着,让他认清了,要想整理好所有关于Plame的东西得花更久的时间。他想起了他哥说得坚持不要脸,他冷漠的摇摇头,这才走出第一步就被拒绝了,怎么往后呢。曾经想过的因果缘分,命中注定的缘分,到最后也不是他。不过好在他没有那么要死要活的,摸了摸口袋重新戴上了耳机往学院走着,他今天下午还有实训课。

可是他好像忘记了作为大三的Plame有更多的实训课。他还是像往常一样,慢慢的踏着楼梯往上走着,迎头就跟大三教头撞了个正着。他站在下面微笑着跟学长们打着招呼,还出乎意料的跟Arithit的寒暄着,一切仿佛都和平常一样,谁都没发现他的异常。只有Plame知道Ward的眼神从没有实质的落到他的身上,Plame没有笑,只是平静的看向Ward,手紧紧的抓住书脊,这才暴露了他的情绪,最后他才克制的收回了眼神,拍了拍Arithit的肩膀,示意Ward还要去上课,才结束了这场对话。

两人这才对视了一眼,Ward勾起了嘴角,礼貌性的微笑了一下,转身往教室走着。Plame看着那个有些瘦削的背影,想起了刚刚Ward那个苍白的脸色,有些担心。可是他转念一想,这不该是他关心的事了,忙跟上Not的步子。

Not看着他凑了上来,伸手拉了一下,两人现在正好走在队伍后方,如果前方的人不注意都听不见两人的谈话内容。Not看着脸色有些异常的Plame有些担心的说,“你,跟他是不是?”

“我听了你的跟他说清楚了,话说的挺重的,看起来,好像对他没有太大影响不是?”Plame笑得很勉强,Not有些无语了,不是让你想清楚再说吗?你告诉我这就是你想清楚的?哦豁了,这种自杀式拒绝真的让人担心。

“你想清楚了?”

“嗯。他走他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我们俩依然是学长和学弟的关系。他不该,我也不该。”他说这句话带着一丝丝伤感被Not敏感的捕捉到了,他知道现在的他说什么Plame都不一定听得进去了,只能往后看。这一看就又到了周末,这俩人已经一个星期没有搭话了,除了见面时打打招呼,其余就再也没有交集,Not都快以为这俩人快翻页了。

最夯耽美bl同人小说分享网的小編就給大家介紹泰劇一年生Ward&Plame同人小說文第18篇到這裏,什麽是好,什麽是壞,為了所謂的好,而忽略當下彼此真正的情感,這還是好嗎?人生有太多的教條了,很多人都在叫我們遵守,以至於我們現在都分不清哪些教條才是對的,哪些是可以違背的!谢谢橘子果酱酱酱酱酱小姐姐的友情赞助!

bilibili cv号:4414082

泰劇Ward&Plame小說文上一篇: 想不起來的眉眼

2 thoughts on “一年生副cp哥滚-WardPlamecp同人文第18篇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